目前分類:【改編】BOSS,請不要狂躁(鮭魚) by 雪原幽靈 (2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雷子祥主要活動區域在這幾個地方,從最後一次的聯絡信息來看,他最有可能藏身在這個地方」卓離在地圖上指道。

金聖圭點點頭,正要布置人手,手機突然響起來,上面顯示的是一個陌生號。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小圭,媽媽知道你心中有很多疑問,但媽媽請求你,不要怨恨寧珊,因為她是我的姐姐,同父異母的姐姐。不僅如此,我們家還欠了他們幾條人命。當年,母親為了嫁給父親,用盡心機破壞寧珊母親與父親的婚事,甚至暗地裡害得他們家破人亡。寧父被騙欠下巨債,走投無路之下跳樓自殺;寧母重病無錢醫治,病死在家中;寧家的老人也因為連番遭受打擊鬱鬱而終。

「寧珊母親懷著寧珊,孤身一人遠走他鄉,在另一個城市生下孩子後難產而死。寧珊一出生就成了孤兒,被一戶普通人家收養,在我母親的監控下活得十分艱辛。父親到死都不知道這個女兒的存在,我也是在母親臨死前才聽她說起這件事。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最近幾天,金家父子都很忙,表面忙著應酬,實際上卻是調動人手搜捕雷子祥。

南優鉉留在金家別墅,白天幾乎看不到其他人影,偌大的空間顯得十分清冷。這哪裡像個家?空有奢侈豪華的裝潢,卻沒有一點人氣,孤零零地佇立在山頂,想要竄門還得開車行駛幾里路。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金聖圭從浴室出來,一眼便看到南優鉉已經躺在床上睡著了。

他隨手丟開毛巾,輕輕躺在他身邊,將他擁入懷中,充實而溫暖的感覺令他感到無比安心。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金聖圭將安明琛打傷的事情,讓安家十分震怒。金峰給安家送去了份厚禮,以表歉意。誰知安家卻將禮物退了回來,言明他們只有一個條件,那就是讓南優鉉去安家照顧安明琛的生活起居,直到痊癒。

「這件事與南優鉉有關?」金峰在電話中詢問。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南優鉉,你不是說只要讓我陪那幾個小鬼玩,就讓二哥給我半天自由時間嗎?」金溪氣沖沖地跑回來,對著正坐在鋼琴邊的南優鉉大聲質問。

「金聖圭不是同意讓你出去了嗎?」南優鉉起身走向客廳。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你別忘了,三年!」杜長飛被拉上警車時,氣勢洶洶地沖著南優鉉喊道。

南優鉉友好地對他做了個“ok”的手勢。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二天清晨,南優鉉緩緩睜開眼睛,迷茫了片刻才清醒過來,只感覺渾身酸痛不止,私密處更是陣陣鈍痛,一股熟悉的溫熱氣息緊貼他的背脊。

這是南優鉉第一次清醒地與金聖圭做愛,長期形成的觀念讓他對男人的侵入有些抵觸,身體也接納得很勉強。快感不能說沒有,卻無法抵消那種被強勢衝撞的無力感。金聖圭的手,金聖圭的吻,金聖圭的氣息,都讓他有種無處可逃的感覺。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之後幾天,任妍時不時會打電話過來邀約南優鉉,南優鉉有意擺脫金聖圭對他的影響,便嘗試著與任妍接觸。他們一個熱情主動,一個溫文寬和,倒也相處得十分融洽。

「南優鉉,正式做我的男朋友吧?」任妍將南優鉉送到公寓樓下,突然開口道。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南優鉉連鋼琴都沒顧上,便匆匆從金聖圭家裡跑了出來。

他沒有入住酒店,而是在臨城租下了一間小公寓。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合同事件之後,他和金聖圭的相處變得有些僵硬。就算他脾氣再好,也無法忍受金聖圭獨斷專行的做法。

「你以後就安心待在我身邊吧,別浪費時間琢磨怎麼離開了」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金聖圭根本沒將南優鉉的反抗當回事,但由於做愛計劃失敗,他積攢了一肚子憤懣和欲求不滿,開著遊艇怒沖沖地往回趕,似乎打算回去之後再把南優鉉給辦了。

不過,他注定要失望了。南優鉉一回去就「幸運」地病倒。之前喝了下過藥的酒,又英勇地跳了海,最終的結果就是發燒感冒,只能軟趴趴地窩在床上。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二天10點多,沈慕等人在一陣悅耳的鋼琴聲中醒來,溫暖的陽光透過窗子照入房間,靜靜傾聽片刻,晚睡的暈眩和疲勞逐漸淡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種心靈的平靜。

聽到門聲,南優鉉停下彈奏,看向走廊,金聖圭的身影出現在拐角處,他果然是第一個醒來的。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午餐時,南優鉉終於見到了金家大少金澤,年約三十,面目清俊,帶著一副金絲眼鏡,氣質斯文儒雅,看起來一點都不像商人,更像是一名藝術家。他的妻子楊可心,是傳媒大亨的女兒,美麗端莊,是標準的大家閨秀,只是眉毛上挑,稍稍透著幾分傲氣。

眾人一一落座,餐桌上寂靜無聲,只有碗筷碰撞的輕響,氣氛顯得格外沉悶。金家人似乎對此習以為常,表情平淡,各自用餐。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金聖圭將南優鉉拉入懷中,緊緊摟住。

「金聖圭.....」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金聖圭帶著南優鉉來到市立醫院,一名年約二十幾歲的棕髮男子迎上來,舒了口氣道:「老闆,你總算來了」

「怎麼只有你在?其他人呢?」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金聖圭「砰」地一聲關上房門,將南優鉉甩進房間,然後猛地擡腳朝茶几上踹去,發出哐噹一聲巨響。

以前金聖圭發怒都不是針對南優鉉,這回卻是實實在在地讓他感覺到了壓力。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清晨醒來,金聖圭輕輕擡頭,發現自己正枕在南優鉉的腿上,雙手緊緊抱著他的腰,臉上還留著他身上的餘溫。

南優鉉斜靠在床上,腦袋歪到一邊,姿勢僵硬,眉目間透著幾分疲憊。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金聖圭,我能另外開一間房嗎?」南優鉉做著最後的嘗試。

「不行」金聖圭一邊換衣服,一邊堅定地將他的請求駁回。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二天早上,金聖圭按時起床,神態如常,臉上甚至連一絲宿醉之後的萎靡都沒有。一頓早餐吃下來,南優鉉沒有發現任何不妥,金聖圭也沒有追問酒醉之後的事情。

南優鉉暗暗鬆了口氣,看來他是不記得了,萬幸。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