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改編】完全控制(烈洙) by 天望 (1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李成烈解決完這件事之後,回到梧桐路的宅子,看著他的小王子正在鋼琴邊上彈著歡快的曲子,李成烈雖然不懂音樂,但是他能感覺到明洙心情很愉快。

「這麼輕鬆,論文寫完了?」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因為有金莫間遺稿這個餌吊著,所以龍二一直都很小心的觀察明洙少爺有無任何關於曲譜的動靜。他是不懂音樂,可偶爾從明洙少爺廢紙簍裡發現塗塗畫畫的五線譜稿子,他彈琴也不像平日那麼嫻熟流暢,有時候會時斷時續的,這種種跡象,龍二當然就留了十二分心眼——是.....是明洙少爺要賣金莫間的遺作了嗎?

媽媽呀,那女人也太強大了吧,她這才認識明洙少爺多久,就把他們家少爺迷得連爹都不認.....龍二當時冷汗都下來了,難道自己看錯了人,那女人其實是個精明厲害的?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李成烈覺得這就是報應,剛說完明洙做完了不會肚子疼,結果第二天一早,明洙的肚子就開始疼起來,疼的小臉煞白,來來回回去廁所好幾趟,險些拉得虛脫。

根據龍蝦這個江湖醫生的分析.....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李成烈給明洙緩緩講述當年小太妹幹得那些蠢事,講後來這件事如何連累到他。故事是原原本本的講完了,明洙聽完之後,很茫然,有點惴惴不敢相信,心情會好一點不假,但沒有一下子就“活過來”的那種戲劇般的變化。這都在李成烈意料之中,他沒以為這一件陳年往事就能打開明洙的心結,很正常,明洙這個心結太久了,長時間心理暗示的自卑絕不是李成烈紅口白牙的講個故事就能抹平的。也許自卑的根源會因為這個故事而漸漸化解,但是自卑的慣性卻需要一段時間,貨真價實的發生幾件讓明洙肯定自己優秀的事之後,才能慢慢消散。

「反正事情最初的經過就是這樣.....」李成烈親親他:「別想太多,我試試找找龔淑,沒準兒你們還能聯繫上。願意聯繫她嗎?」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權且不管是不是明洙看錯了,金明洙回到別墅區之後,就沒有空糾結妮娜的問題了。不管他承不承認,李成烈身上都有一種強大的氣場,足以吸住周圍人的注意力,明洙就算有神遊的習慣,也很難真正把心思從李成烈身上轉到別的什麼上面去。

這一晚,明洙摘得果蔬質量很過關,晚飯也很可口,然後在溫泉池子裡,李成烈完成了他的承諾,把他的小王子餵得飽飽的,只是到底還是把人給弄哭了。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明洙這一天的愉快心情一直延續到家門口,然後漸漸沉重。

從感情上講,明洙認為自己要對妮娜負責,“忠貞”什麼的說起來太冠冕堂皇,但家庭教育讓明洙認為對待感情真誠是起碼的道德底線。按理來說,他應該跟跟李成烈攤牌,告訴他自己如今有女朋友了,不會再跟他做那種事了,他必須擔負起這段感情.....不過,明洙腦抽了才敢那麼幹。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今一早,金明洙睜眼,模模糊糊的看到眼前一片肉,結實、溫熱,像上好的天鵝絨包著的熱鐵,帶著節奏的脈動,明洙不用擡頭,單憑觸感和那股熟悉的體味就知道是李成烈——他正躺在李成烈胳膊彎裡。

再清醒一點,明洙開始意識到今天不正常。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明洙在床上一向很緊張。也許因為從最開始就是被迫的,而李成烈一貫強勢,時間久了,就成了習慣,再久了,就成了定式,可能明洙自己都無意識自己的僵硬。李成烈翻身,半壓住他的小王子,舔舔他的耳垂兒:「作為交換,從今天起,不要再拒絕.....好嗎?」
明洙咬著下唇,似乎想說些什麼,可嚅囁了半晌,最後只發出了一點模糊的囈語.....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如果金剛再年輕三十歲,他今天就敢卷起袖子跟李成烈拼個你死我活,可他畢竟沒有年輕三十歲,他今年也五十有九了,經歷了太多的人和事,看到了太多的無奈和酸痛。金剛知道眼前這個人,就算豁出他全部身家和老命,也不是自己能惹得起的。

所以,額上的青筋挑了一次又一次,最後還是被壓下去了。金剛拿起文件看了一遍,他不是明洙,對於信託基金他心裡有點譜。通篇仔細看了內容,金剛手腳冰涼,明洙怎麼會惹上這個人,不是上上周還打電話說想出國留學嗎?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別沒事兒往湖邊跑,這幾天下雨,那裡水汽重,你發燒才剛好」晚飯時分,大約有人跟李成烈匯報了明洙這幾天的活動狀況,李成烈如此開口囑咐,然後示意傭人把新鮮的甲魚湯端給明洙一盅:「趕快趁熱喝了」

這東西驅寒滋補,李成烈特意吩咐廚房給明洙弄的。至於順道沾了太子爺的貼心關懷、正捧著湯碗咕嚕咕嚕灌的某些閒雜人等,李成烈懶得理他們。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茴香裡的生活,很.....不同。
這裡的環境與明洙過去二十年成長的地方,似乎是完全不同的世界——擁擠、嘈雜、忙忙碌碌。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雖然沒有人住,但整個房子還真看不出來是閒置了很多年的,水電煤氣都是通的,廚房外窗旁邊有個老式的燃氣熱水器,淋浴什麼的都不成問題。沙發、床之類的雖然舊,但也是好好的。櫃子裡還掛著好多件衣物,被包在塑料罩裡,乾淨是乾淨的,但根據款式,明洙笑了,是父母年輕時的東西,現在看來真是“土”的可以。

櫃子裡除了衣服,下面還有疊得整整齊齊放在密封袋子裡的毯子和枕頭,明洙打開時候還能聞到淡淡的洗衣粉和樟腦球混合的怪味兒。夏日天長,趁著太陽餘輝還沒下去,明洙把東西拎到陽台上好一頓敲打,等到晚上再用絕對沒問題。如果說對於入住還有什麼缺乏的話:廚房是空的,一個老舊的冰箱因為長時間不通電,大概已經不能制冷了,鍋碗瓢盆也沒有,好在這附近的早點攤、小飯館什麼的極多,老區就這點好。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個人信用上,李成烈從來沒打算讓明洙失望過,這次當然也不會例外。說好吃過一次之後,李成烈果然罷手,甚至堪稱溫柔的哄著明洙度過情事之後的戰栗餘波,然後一起睡過去了。嚴格算來,明洙就寢的時間並不晚,外加運動一場,最後竟是一夜好眠。除了第二天醒過來的時候後面流出來東西讓明洙羞臊大窘之外,這還算是不錯的一周之始。

這一周,相對上一周的驚心動魄,似乎顯得平靜了許多。在領略了黑社會惡勢力的囂張之後,這一周明洙顯得異常聽話,不再在乎家裡的黑衣保鏢,不再掙扎抗拒李成烈的親熱,他似乎認命妥協了,把所有的精力和專注都放在學業上——也不奇怪,快要考試了。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撥雲見日了!

昨天被李成烈趕出去一晚上在外奔波忙碌的查夜、龍蝦和老黑天亮累的像死狗一樣回來後,發現整棟房子彷彿都砸散發春天的光彩——龍蝦那廝的比喻——不管比喻恰不恰當,李成烈明顯愉悅的心情是個長眼睛的都看得出來。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對明洙的這種反應,李成烈是意料之中,查夜最初有點意外,後來想想也明白了。不過查夜覺得.....烈哥似乎對自己的意料之中隱約.....失望?查夜搖搖頭,自己是不是做臥底做得太久了,敏感過頭了?

金明洙可沒想那麼多,既然這夥黑社會無意軟禁他,那他現在要努力地讓自己的生活恢覆正軌,除了生活中平白多了幾個人之外,事實上,他當前的生活跟以往並無不同,所以他今天是按照自己的作息時間表來的:在學校食堂吃過晚飯,然後在圖書館看書,到了晚上八點半收拾書包回家。到家上樓換衣服、洗澡,接下來在樓下彈一會兒鋼琴,然後回臥室,也許在床上再看一會兒書,差不多睏意來襲的時候就可以睡覺了。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金宅的一樓主要是客廳,書房,娛樂室什麼的,臥室都在二樓,金莫間夫婦的房間,金明洙的房間,兩個客房,金爸的工作室,還有一個小書房,看裝潢應該是明洙學習用的。李成烈第一次上樓,在眾多緊閉的房門中,卻徑直走向明洙的那間——不是他能未卜先知——此時此刻,二樓走廊裡,守了三個一級保鏢,這是昨天半夜剛佈置好的。

敲門,停頓兩秒,然後開門進屋。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原文作者:天望

文案: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