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改編】完全控制(烈洙) by 天望 (2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話說當時買家們紛紛驗過貨之後,各自的小算盤就劈裡啪啦的打開了。這桌子菜就這麼些,多一張嘴進來,自己就得少吃一口,所以注定最終能搶上桌的贏家,十個手指頭數得過來。鄭三爺把投標日訂在五天後,未嘗沒有看買家鬥法,最後莊家通吃的打算。

在這樣時間充裕的條件下,競爭的激烈就不言而喻了,勢力大的琢磨獨吞多吞,像李成烈這號人。那些勢力小的自然眉來眼去彼此勾搭,反正八仙過海各顯神通。表面上各位大佬還都很能沉住氣的一團和氣,買賣不成仁義在,在沒到最後關頭之前,你知道這屋子裡誰是對手,誰又可能成為盟友呢?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當前的明洙,還在信心被打擊,努力被否定,感情又被傷害的情緒低谷,所以抱著李成烈展現的渴望有點急切,李成烈知道有心情因素影響,但不妨礙情事上的歡暢。明洙最後累得直接昏睡過去,李成烈卻無聲的起身沖個澡,穿好衣服下樓出門,今天明洙的比賽結果在他的理想範圍之後,於情於理,他得感謝一下功臣。

某茶樓包間。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儘管李成烈確實厭惡滿身打洞穿環的那類叛逆性少年,但明洙豈能跟那些人等相提並論?更別說如今這玉環從選料到設計,到最後消毒、佩戴,全都是李成烈一手操持,看著那小巧的白玉乳環隨著明洙的心跳顫動,在紅暈中轉過一輪滿月的白,勾得李成烈只覺得嗓子冒火,甚至有一瞬,他忍不住想像剩下的玉件戴在明洙私密處那魅惑的樣子。

早就知道這小東西會這般勾人.....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明洙集中特訓兩個星期,有個旗鼓相當且互補明顯的對手兼師兄,日子過得愉快且充實。至於李成烈?只能說明洙正在備賽、心無旁鶩——那天,李成烈給他打電話,問他喜不喜歡試一下日本和服,把明洙問的一愣,那時他才知道李成烈兩天前就出差到了神戶。

備賽這兩週過得一眨眼。臨到週末,明洙得計劃準備收拾東西回家了,週一就是初賽,他沒必要還住在教授家裡。任仲夏家在外省,他和他家老闆會在郭師伯家暫住直到比賽結束。今天練琴的時間不長,三點多鐘,這對兒師兄弟從琴房手拉手出來了——倆人如此雙手十指交握,互相施力能壓壓胳膊和手的筋骨,為緩解疲勞。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二天下午,當明洙吃完下午茶要去彈彈小琴、為大賽備戰的時候,他往鋼琴凳上一坐,就不由自主的想起昨天在這裡發生的那事兒,這頓羞澀還沒按下去,明洙就看到那光滑錚亮的鋼琴琴面上的可疑斑斑痕跡,認出那是什麼東西時,明洙腦子嗡的一下子,臉紅得要滴血。

即使明洙能用專業清洗劑把鋼琴上的痕跡擦掉,也沒有辦法把心底和腦海中的深刻記憶抹掉,一首兩分鐘不到的練習曲被他彈得拌拌磕磕,手指抖得像中風,旋律彈得像曲目大串燒,配上李成烈在一旁笑的滿是深意的表情,明洙最後惱羞成怒的撲過去咬住李成烈的肩膀不鬆口。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回程坐的據說是李成烈在美國的關係戶提供的私人飛機,不知道屬於哪個黑社會大佬的奢侈物,裡面弄得像家居裝修,有客廳、酒吧、臥室,房間裡居然還帶雙人床的!

明洙靠在床頭身上裹著毯子,毯子下面不著寸縷,臉上還帶著被寵愛後的紅暈,此刻正有一搭沒一搭的跟李成烈聊天。在紐約的後來度假的日子直到現在,明洙對李成烈任何親暱要求都有求必應,乖巧得不得了,如果是在之前,李成烈想必會滿足得以為自己置身天堂,可是他現在更清楚的意識到,這是明洙用他的方式在對自己表達“謝意”,為他準備的那麼浪漫難得的生日禮物,為淘換到的那些絕版的唱片,為與某著名的百老匯作曲家的共進晚餐.....李成烈有的時候也在懷疑,恐怕明洙自己也搞不清情意與感謝之間的差別。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平淡的日子總會感覺時間過得就特別快,一眨眼一個月過去了,曾經的同學各奔東西,而明洙也要面臨他的期末考試。

明洙坐在錄音室的羊氈毯上,寬鬆鬆的七分褲蹭到小腿肚以上,上身是純棉的針織家居服,領子開得挺大,露出優美白嫩的頸子,有塊粉色的吻痕又旖旎又紮眼,明洙嘴裡叼著一只鉛筆,懷裡抱著個吉他,身邊鋪了一圈五線譜稿紙——這就是李成烈一推門進來看到的樣子。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太子爺一出手,原本那群學生自己搗鼓出來的簡陋旅行計劃就被徹底顛覆了,五星級的度假酒店,兩輛七人座路虎旅行車配上司機,衣食住行全套服務。李成烈安排了這一切,出面領情的卻是明洙——下了火車,看到來接的車,再到酒店,一幫文藝小青年的「哇哦!」「哇哦!」的大驚小怪就沒從明洙耳邊消停過。

是啊,當初金明洙說他搞定了吃住和車子的問題之後,別人也沒多想,都知道明洙家庭富裕,父輩交友廣泛,真弄個打折優惠啥的也不值得奇怪,但也沒想到竟然是這種級別的招待,就好像本來捧的是吃街邊麻辣燙的心,結果一筷子掘下去挖出兩塊鮑魚鵝掌。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濱市的中央商業區有好幾個,大小商場加起來數量過百,但以李成烈的標準,屬於能配得上他的小王子的商場就很鳳毛麟角了,滿打滿算兩三家。現在明洙面前的這家“瑪雅帝國”是濱市最大一家奢侈品商場,比曾經明洙帶尹妮娜去過的那家還誇張,彷彿地上都鋪金磚。

儘管在絶大多數人看來,這種地方從內到外散發著奢靡氣息,從上到下都是富人來燒錢的,是一個棉質內褲就敢標價幾百塊的異度空間。可在真正的行家眼裡,別看商場只有三層,這三層也要分三六九等的。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只有足夠瞭解,才能完美利用」李成烈晚飯的時候面對明洙的問題,如此回答,然後笑了笑:「是龍蝦告訴你的吧」

「你知道?」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本來很好的先聲奪人的氣勢,因為老爺子隨即鬧的這把烏龍,硬把那倆醉鬼的酒精膽子又提了提。

「哈哈哈.....」倆人笑開了,抓住明洙的那一個,胳膊收的緊了又緊,隨即聞到一股清新的沐浴露的味道,身下某處竟然漲的開始抬頭。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李成烈解決完這件事之後,回到梧桐路的宅子,看著他的小王子正在鋼琴邊上彈著歡快的曲子,李成烈雖然不懂音樂,但是他能感覺到明洙心情很愉快。

「這麼輕鬆,論文寫完了?」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因為有金莫間遺稿這個餌吊著,所以龍二一直都很小心的觀察明洙少爺有無任何關於曲譜的動靜。他是不懂音樂,可偶爾從明洙少爺廢紙簍裡發現塗塗畫畫的五線譜稿子,他彈琴也不像平日那麼嫻熟流暢,有時候會時斷時續的,這種種跡象,龍二當然就留了十二分心眼——是.....是明洙少爺要賣金莫間的遺作了嗎?

媽媽呀,那女人也太強大了吧,她這才認識明洙少爺多久,就把他們家少爺迷得連爹都不認.....龍二當時冷汗都下來了,難道自己看錯了人,那女人其實是個精明厲害的?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李成烈覺得這就是報應,剛說完明洙做完了不會肚子疼,結果第二天一早,明洙的肚子就開始疼起來,疼的小臉煞白,來來回回去廁所好幾趟,險些拉得虛脫。

根據龍蝦這個江湖醫生的分析.....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李成烈給明洙緩緩講述當年小太妹幹得那些蠢事,講後來這件事如何連累到他。故事是原原本本的講完了,明洙聽完之後,很茫然,有點惴惴不敢相信,心情會好一點不假,但沒有一下子就“活過來”的那種戲劇般的變化。這都在李成烈意料之中,他沒以為這一件陳年往事就能打開明洙的心結,很正常,明洙這個心結太久了,長時間心理暗示的自卑絕不是李成烈紅口白牙的講個故事就能抹平的。也許自卑的根源會因為這個故事而漸漸化解,但是自卑的慣性卻需要一段時間,貨真價實的發生幾件讓明洙肯定自己優秀的事之後,才能慢慢消散。

「反正事情最初的經過就是這樣.....」李成烈親親他:「別想太多,我試試找找龔淑,沒準兒你們還能聯繫上。願意聯繫她嗎?」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權且不管是不是明洙看錯了,金明洙回到別墅區之後,就沒有空糾結妮娜的問題了。不管他承不承認,李成烈身上都有一種強大的氣場,足以吸住周圍人的注意力,明洙就算有神遊的習慣,也很難真正把心思從李成烈身上轉到別的什麼上面去。

這一晚,明洙摘得果蔬質量很過關,晚飯也很可口,然後在溫泉池子裡,李成烈完成了他的承諾,把他的小王子餵得飽飽的,只是到底還是把人給弄哭了。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明洙這一天的愉快心情一直延續到家門口,然後漸漸沉重。

從感情上講,明洙認為自己要對妮娜負責,“忠貞”什麼的說起來太冠冕堂皇,但家庭教育讓明洙認為對待感情真誠是起碼的道德底線。按理來說,他應該跟跟李成烈攤牌,告訴他自己如今有女朋友了,不會再跟他做那種事了,他必須擔負起這段感情.....不過,明洙腦抽了才敢那麼幹。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今一早,金明洙睜眼,模模糊糊的看到眼前一片肉,結實、溫熱,像上好的天鵝絨包著的熱鐵,帶著節奏的脈動,明洙不用擡頭,單憑觸感和那股熟悉的體味就知道是李成烈——他正躺在李成烈胳膊彎裡。

再清醒一點,明洙開始意識到今天不正常。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明洙在床上一向很緊張。也許因為從最開始就是被迫的,而李成烈一貫強勢,時間久了,就成了習慣,再久了,就成了定式,可能明洙自己都無意識自己的僵硬。李成烈翻身,半壓住他的小王子,舔舔他的耳垂兒:「作為交換,從今天起,不要再拒絕.....好嗎?」
明洙咬著下唇,似乎想說些什麼,可嚅囁了半晌,最後只發出了一點模糊的囈語.....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如果金剛再年輕三十歲,他今天就敢卷起袖子跟李成烈拼個你死我活,可他畢竟沒有年輕三十歲,他今年也五十有九了,經歷了太多的人和事,看到了太多的無奈和酸痛。金剛知道眼前這個人,就算豁出他全部身家和老命,也不是自己能惹得起的。

所以,額上的青筋挑了一次又一次,最後還是被壓下去了。金剛拿起文件看了一遍,他不是明洙,對於信託基金他心裡有點譜。通篇仔細看了內容,金剛手腳冰涼,明洙怎麼會惹上這個人,不是上上周還打電話說想出國留學嗎?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