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瑞克等人拜訪時,南優鉉正在陽台上曬太陽。

金聖圭將三人迎進來,南優鉉遞上飲料和點心,而後轉身準備走開。金聖圭將他拉坐在身邊,對三人宣佈道:「三個月後,我打算和南優鉉結婚」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金聖圭,你好像跟我求過一次婚了」兩人濃情蜜意時,南優鉉突然想到。

「那次是在床上,不算,這次比較正式」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只有足夠瞭解,才能完美利用」李成烈晚飯的時候面對明洙的問題,如此回答,然後笑了笑:「是龍蝦告訴你的吧」

「你知道?」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本來很好的先聲奪人的氣勢,因為老爺子隨即鬧的這把烏龍,硬把那倆醉鬼的酒精膽子又提了提。

「哈哈哈.....」倆人笑開了,抓住明洙的那一個,胳膊收的緊了又緊,隨即聞到一股清新的沐浴露的味道,身下某處竟然漲的開始抬頭。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南優鉉一直睡了六個小時,金聖圭便陪了他六個小時,醒來時,已經是下午兩點多。

南優鉉好多天沒睡得這麼舒服了,他清洗了一下,便輕鬆地拉著金聖圭出門去覓食。這回老人倒沒說什麼,大概是看金聖圭表現不錯。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什麼?住院?」

金聖圭安排好國內的事便趕到法國,來到南優鉉外公所居住的尼奧爾,卻從他們家的保姆口中得知南優鉉生病住院的消息。他心臟一陣緊縮,才半個月而已,他怎麼就把自己整進醫院了?難道他父親居然趁著他轉移注意力的時候派人到法國來鬧事了?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李成烈解決完這件事之後,回到梧桐路的宅子,看著他的小王子正在鋼琴邊上彈著歡快的曲子,李成烈雖然不懂音樂,但是他能感覺到明洙心情很愉快。

「這麼輕鬆,論文寫完了?」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因為有金莫間遺稿這個餌吊著,所以龍二一直都很小心的觀察明洙少爺有無任何關於曲譜的動靜。他是不懂音樂,可偶爾從明洙少爺廢紙簍裡發現塗塗畫畫的五線譜稿子,他彈琴也不像平日那麼嫻熟流暢,有時候會時斷時續的,這種種跡象,龍二當然就留了十二分心眼——是.....是明洙少爺要賣金莫間的遺作了嗎?

媽媽呀,那女人也太強大了吧,她這才認識明洙少爺多久,就把他們家少爺迷得連爹都不認.....龍二當時冷汗都下來了,難道自己看錯了人,那女人其實是個精明厲害的?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金聖圭緩緩坐回原位,目光鋭利地直視金峰,原本暴怒的表情逐漸收斂。

金峰心中詫異,如果是以前的金聖圭,此刻必然已經暴起,但他如今卻能迅速地冷靜下來。不得不說,南優鉉對他的治療還是頗有成效的。可惜,他不該將他兒子帶上歧路。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金聖圭推門而入,看到南優鉉已經醒來,立刻走到他身邊,詢問道:「感覺怎麼樣?」

「還好,就是嘴巴裡又苦又澀,我想漱一下口」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