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當時買家們紛紛驗過貨之後,各自的小算盤就劈裡啪啦的打開了。這桌子菜就這麼些,多一張嘴進來,自己就得少吃一口,所以注定最終能搶上桌的贏家,十個手指頭數得過來。鄭三爺把投標日訂在五天後,未嘗沒有看買家鬥法,最後莊家通吃的打算。

在這樣時間充裕的條件下,競爭的激烈就不言而喻了,勢力大的琢磨獨吞多吞,像李成烈這號人。那些勢力小的自然眉來眼去彼此勾搭,反正八仙過海各顯神通。表面上各位大佬還都很能沉住氣的一團和氣,買賣不成仁義在,在沒到最後關頭之前,你知道這屋子裡誰是對手,誰又可能成為盟友呢?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看到有人推門進來,南優鉉連忙走出櫃台走上前:「歡迎光臨」剛說出了第一個字,話就全部卡在了喉嚨。

他略帶吃驚的看了一眼出現在自己面前的賀貝貝,已經忘記了自己還在工作,忍不住走上前一步問道:「貝貝,你怎麼在這裡?」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完全沉浸在自己被女朋友隱瞞現實的南優鉉一直魂不守舍,就連小女孩說的笑話都沒有去聽。

「大哥哥,你叫什麼名字?」小女孩突然間伸出手在南優鉉的眼前晃了晃,然後雙手撐著桌子探過身子,期待的看著南優鉉。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當前的明洙,還在信心被打擊,努力被否定,感情又被傷害的情緒低谷,所以抱著李成烈展現的渴望有點急切,李成烈知道有心情因素影響,但不妨礙情事上的歡暢。明洙最後累得直接昏睡過去,李成烈卻無聲的起身沖個澡,穿好衣服下樓出門,今天明洙的比賽結果在他的理想範圍之後,於情於理,他得感謝一下功臣。

某茶樓包間。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儘管李成烈確實厭惡滿身打洞穿環的那類叛逆性少年,但明洙豈能跟那些人等相提並論?更別說如今這玉環從選料到設計,到最後消毒、佩戴,全都是李成烈一手操持,看著那小巧的白玉乳環隨著明洙的心跳顫動,在紅暈中轉過一輪滿月的白,勾得李成烈只覺得嗓子冒火,甚至有一瞬,他忍不住想像剩下的玉件戴在明洙私密處那魅惑的樣子。

早就知道這小東西會這般勾人.....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看到南優鉉遲遲未動,金聖圭不免有些不高興。

只見他路過南優鉉身邊,徑直走進南優鉉身後的房間。他環視了一下房間的四周,十足的簡潔風,只是看著有些.....接下來的形容詞金聖圭一時不知道用哪一個,因為那已經超出了他的預想,最終也只是用了一個亂字。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明洙集中特訓兩個星期,有個旗鼓相當且互補明顯的對手兼師兄,日子過得愉快且充實。至於李成烈?只能說明洙正在備賽、心無旁鶩——那天,李成烈給他打電話,問他喜不喜歡試一下日本和服,把明洙問的一愣,那時他才知道李成烈兩天前就出差到了神戶。

備賽這兩週過得一眨眼。臨到週末,明洙得計劃準備收拾東西回家了,週一就是初賽,他沒必要還住在教授家裡。任仲夏家在外省,他和他家老闆會在郭師伯家暫住直到比賽結束。今天練琴的時間不長,三點多鐘,這對兒師兄弟從琴房手拉手出來了——倆人如此雙手十指交握,互相施力能壓壓胳膊和手的筋骨,為緩解疲勞。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凌晨兩點,南優鉉拖著疲憊的身體打掃完酒吧的衛生,在換好衣服準備離開時,卻被突然間出現的人影嚇住了。

藉著酒吧還亮著的幾盞燈的光線,終於看清了站在他面前的人,一時嘴快叫出了自己私底下對那人的稱呼:「BOSS?不對,金總,你怎麼出現在這裡?」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二天下午,當明洙吃完下午茶要去彈彈小琴、為大賽備戰的時候,他往鋼琴凳上一坐,就不由自主的想起昨天在這裡發生的那事兒,這頓羞澀還沒按下去,明洙就看到那光滑錚亮的鋼琴琴面上的可疑斑斑痕跡,認出那是什麼東西時,明洙腦子嗡的一下子,臉紅得要滴血。

即使明洙能用專業清洗劑把鋼琴上的痕跡擦掉,也沒有辦法把心底和腦海中的深刻記憶抹掉,一首兩分鐘不到的練習曲被他彈得拌拌磕磕,手指抖得像中風,旋律彈得像曲目大串燒,配上李成烈在一旁笑的滿是深意的表情,明洙最後惱羞成怒的撲過去咬住李成烈的肩膀不鬆口。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意識到自己睡著的南優鉉打了一個激靈,連忙在副駕駛座上坐直了身子板,睜著朦朧的睡眼看向四周,發現自己已經到了自家樓下。

他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臉,讓沒有完全清醒過來的大腦清醒過來。他尷尬的轉過臉看向駕駛座的大BOSS,這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此時的金聖圭黑著一張臉,彷彿是德都遭到了前所未有的重創一般,上面還寫著生人勿近。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