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沒事兒往湖邊跑,這幾天下雨,那裡水汽重,你發燒才剛好」晚飯時分,大約有人跟李成烈匯報了明洙這幾天的活動狀況,李成烈如此開口囑咐,然後示意傭人把新鮮的甲魚湯端給明洙一盅:「趕快趁熱喝了」

這東西驅寒滋補,李成烈特意吩咐廚房給明洙弄的。至於順道沾了太子爺的貼心關懷、正捧著湯碗咕嚕咕嚕灌的某些閒雜人等,李成烈懶得理他們。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你別忘了,三年!」杜長飛被拉上警車時,氣勢洶洶地沖著南優鉉喊道。

南優鉉友好地對他做了個“ok”的手勢。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二天清晨,南優鉉緩緩睜開眼睛,迷茫了片刻才清醒過來,只感覺渾身酸痛不止,私密處更是陣陣鈍痛,一股熟悉的溫熱氣息緊貼他的背脊。

這是南優鉉第一次清醒地與金聖圭做愛,長期形成的觀念讓他對男人的侵入有些抵觸,身體也接納得很勉強。快感不能說沒有,卻無法抵消那種被強勢衝撞的無力感。金聖圭的手,金聖圭的吻,金聖圭的氣息,都讓他有種無處可逃的感覺。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茴香裡的生活,很.....不同。
這裡的環境與明洙過去二十年成長的地方,似乎是完全不同的世界——擁擠、嘈雜、忙忙碌碌。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雖然沒有人住,但整個房子還真看不出來是閒置了很多年的,水電煤氣都是通的,廚房外窗旁邊有個老式的燃氣熱水器,淋浴什麼的都不成問題。沙發、床之類的雖然舊,但也是好好的。櫃子裡還掛著好多件衣物,被包在塑料罩裡,乾淨是乾淨的,但根據款式,明洙笑了,是父母年輕時的東西,現在看來真是“土”的可以。

櫃子裡除了衣服,下面還有疊得整整齊齊放在密封袋子裡的毯子和枕頭,明洙打開時候還能聞到淡淡的洗衣粉和樟腦球混合的怪味兒。夏日天長,趁著太陽餘輝還沒下去,明洙把東西拎到陽台上好一頓敲打,等到晚上再用絕對沒問題。如果說對於入住還有什麼缺乏的話:廚房是空的,一個老舊的冰箱因為長時間不通電,大概已經不能制冷了,鍋碗瓢盆也沒有,好在這附近的早點攤、小飯館什麼的極多,老區就這點好。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之後幾天,任妍時不時會打電話過來邀約南優鉉,南優鉉有意擺脫金聖圭對他的影響,便嘗試著與任妍接觸。他們一個熱情主動,一個溫文寬和,倒也相處得十分融洽。

「南優鉉,正式做我的男朋友吧?」任妍將南優鉉送到公寓樓下,突然開口道。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個人信用上,李成烈從來沒打算讓明洙失望過,這次當然也不會例外。說好吃過一次之後,李成烈果然罷手,甚至堪稱溫柔的哄著明洙度過情事之後的戰栗餘波,然後一起睡過去了。嚴格算來,明洙就寢的時間並不晚,外加運動一場,最後竟是一夜好眠。除了第二天醒過來的時候後面流出來東西讓明洙羞臊大窘之外,這還算是不錯的一周之始。

這一周,相對上一周的驚心動魄,似乎顯得平靜了許多。在領略了黑社會惡勢力的囂張之後,這一周明洙顯得異常聽話,不再在乎家裡的黑衣保鏢,不再掙扎抗拒李成烈的親熱,他似乎認命妥協了,把所有的精力和專注都放在學業上——也不奇怪,快要考試了。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南優鉉連鋼琴都沒顧上,便匆匆從金聖圭家裡跑了出來。

他沒有入住酒店,而是在臨城租下了一間小公寓。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合同事件之後,他和金聖圭的相處變得有些僵硬。就算他脾氣再好,也無法忍受金聖圭獨斷專行的做法。

「你以後就安心待在我身邊吧,別浪費時間琢磨怎麼離開了」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金聖圭根本沒將南優鉉的反抗當回事,但由於做愛計劃失敗,他積攢了一肚子憤懣和欲求不滿,開著遊艇怒沖沖地往回趕,似乎打算回去之後再把南優鉉給辦了。

不過,他注定要失望了。南優鉉一回去就「幸運」地病倒。之前喝了下過藥的酒,又英勇地跳了海,最終的結果就是發燒感冒,只能軟趴趴地窩在床上。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