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住院?」

金聖圭安排好國內的事便趕到法國,來到南優鉉外公所居住的尼奧爾,卻從他們家的保姆口中得知南優鉉生病住院的消息。他心臟一陣緊縮,才半個月而已,他怎麼就把自己整進醫院了?難道他父親居然趁著他轉移注意力的時候派人到法國來鬧事了?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李成烈解決完這件事之後,回到梧桐路的宅子,看著他的小王子正在鋼琴邊上彈著歡快的曲子,李成烈雖然不懂音樂,但是他能感覺到明洙心情很愉快。

「這麼輕鬆,論文寫完了?」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因為有金莫間遺稿這個餌吊著,所以龍二一直都很小心的觀察明洙少爺有無任何關於曲譜的動靜。他是不懂音樂,可偶爾從明洙少爺廢紙簍裡發現塗塗畫畫的五線譜稿子,他彈琴也不像平日那麼嫻熟流暢,有時候會時斷時續的,這種種跡象,龍二當然就留了十二分心眼——是.....是明洙少爺要賣金莫間的遺作了嗎?

媽媽呀,那女人也太強大了吧,她這才認識明洙少爺多久,就把他們家少爺迷得連爹都不認.....龍二當時冷汗都下來了,難道自己看錯了人,那女人其實是個精明厲害的?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金聖圭緩緩坐回原位,目光鋭利地直視金峰,原本暴怒的表情逐漸收斂。

金峰心中詫異,如果是以前的金聖圭,此刻必然已經暴起,但他如今卻能迅速地冷靜下來。不得不說,南優鉉對他的治療還是頗有成效的。可惜,他不該將他兒子帶上歧路。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金聖圭推門而入,看到南優鉉已經醒來,立刻走到他身邊,詢問道:「感覺怎麼樣?」

「還好,就是嘴巴裡又苦又澀,我想漱一下口」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李成烈覺得這就是報應,剛說完明洙做完了不會肚子疼,結果第二天一早,明洙的肚子就開始疼起來,疼的小臉煞白,來來回回去廁所好幾趟,險些拉得虛脫。

根據龍蝦這個江湖醫生的分析.....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雷子祥主要活動區域在這幾個地方,從最後一次的聯絡信息來看,他最有可能藏身在這個地方」卓離在地圖上指道。

金聖圭點點頭,正要布置人手,手機突然響起來,上面顯示的是一個陌生號。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李成烈給明洙緩緩講述當年小太妹幹得那些蠢事,講後來這件事如何連累到他。故事是原原本本的講完了,明洙聽完之後,很茫然,有點惴惴不敢相信,心情會好一點不假,但沒有一下子就“活過來”的那種戲劇般的變化。這都在李成烈意料之中,他沒以為這一件陳年往事就能打開明洙的心結,很正常,明洙這個心結太久了,長時間心理暗示的自卑絕不是李成烈紅口白牙的講個故事就能抹平的。也許自卑的根源會因為這個故事而漸漸化解,但是自卑的慣性卻需要一段時間,貨真價實的發生幾件讓明洙肯定自己優秀的事之後,才能慢慢消散。

「反正事情最初的經過就是這樣.....」李成烈親親他:「別想太多,我試試找找龔淑,沒準兒你們還能聯繫上。願意聯繫她嗎?」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小圭,媽媽知道你心中有很多疑問,但媽媽請求你,不要怨恨寧珊,因為她是我的姐姐,同父異母的姐姐。不僅如此,我們家還欠了他們幾條人命。當年,母親為了嫁給父親,用盡心機破壞寧珊母親與父親的婚事,甚至暗地裡害得他們家破人亡。寧父被騙欠下巨債,走投無路之下跳樓自殺;寧母重病無錢醫治,病死在家中;寧家的老人也因為連番遭受打擊鬱鬱而終。

「寧珊母親懷著寧珊,孤身一人遠走他鄉,在另一個城市生下孩子後難產而死。寧珊一出生就成了孤兒,被一戶普通人家收養,在我母親的監控下活得十分艱辛。父親到死都不知道這個女兒的存在,我也是在母親臨死前才聽她說起這件事。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權且不管是不是明洙看錯了,金明洙回到別墅區之後,就沒有空糾結妮娜的問題了。不管他承不承認,李成烈身上都有一種強大的氣場,足以吸住周圍人的注意力,明洙就算有神遊的習慣,也很難真正把心思從李成烈身上轉到別的什麼上面去。

這一晚,明洙摘得果蔬質量很過關,晚飯也很可口,然後在溫泉池子裡,李成烈完成了他的承諾,把他的小王子餵得飽飽的,只是到底還是把人給弄哭了。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