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院病房裡,張東雨正靠在床邊,唸手機上的社會新聞給李浩沅聽。
 
畫面簡直太感人了好嗎!
 
「你不需要一直陪著我」李浩沅拉住他的手:「有護工就好了」
 
「難道你不想讓我照顧你?!」張東雨淡淡一怒。
 
不要逼我!
 
和你!
 
吵架!
 
「當然不是」李浩沅哭笑不得:「我是怕耽誤你的工作」
 
「我一點都不想去工作!」張東雨斬釘截鐵。
 
「.....那好吧」李浩沅抬手想捏他的臉,卻由於看不太清,很悲壯的戳到了眼睛上。
 
「啊!」張導演慘叫了一聲,因為文藝青年都特別嬌弱。
 
「沒事吧」李浩沅被嚇了一跳。
 
「沒事!」張東雨拉過他的手,啪的一下按到了自己臉上!
 
李浩沅:.....
 
「要不要吃水果?」張東雨問。
 
李浩沅搖頭,拇指在他臉上輕輕磨蹭,表情很溫柔很溫柔。
 
然後張導演就硬了?
 
怎麼可能!
 
那必須不能夠!
 
文藝青年不能隨便硬因為這不科學!
 
他們只能夠被戳中細膩神經,然後感動的稀里嘩啦!
 
而目前也正是這種狀況!
 
張東雨被李浩沅寵溺的表情戳得一塌糊塗,連鼻子都紅了!
 
於是他就撲上去狠狠吻住了李總裁!
 
真是奔放滾燙又柔軟!
 
李浩沅愣了一下,然後就覺得嘴唇生生一疼——咬得非常狠!
 
張導演環住他的脖子,舌尖輕輕掃過唇齒。
 
雖然李浩沅重傷未癒,暫時還不能狂野無比把人壓在身下翻來覆去狂野嗶——!不過這並不影響他雙臂摟緊張東雨,加深這個纏綿的親吻。
 
即便兩個人已經翻雲覆雨許多次,不過張導演大都數時候都很被動,而且經常會在做到一半時憤怒咆哮“長這麼大是要死嗎”“你給老子溫柔一點”之類的句子,非常沒有情​​調,像今天這種狀況絕對非常罕見,所以李總裁覺得自己必須好好享受!
 
於是兩個人纏綿糾纏氣喘吁籲,舌尖攪來攪去整整五分鐘還沒捨得鬆開!
 
「好了」張東雨終於受不了推開,因為他覺得自己快窒息了!
 
「親愛的」李浩沅不依不饒,手指捏捏他的腰。
 
「你不會是想.....」張東雨表情瞬間奼紫嫣紅。
 
這種!
 
熟悉的表情!
 
分明!
 
就是!
 
某種事情的!
 
前兆!
 
但是身上還縫著針啊!
 
去洗手間都要扶,你還想做什麼!
 
這是想要造反嗎!
 
張導演怒視他:「老實一點!」
 
「乖」李浩沅拉著他的手,輕輕按向自己某個地方。
 
啊啊啊啊!
 
張東雨面紅耳赤!
 
太無恥了!
 
必須離婚!
 
都這樣了居然還想著這種事情!
 
簡直沒有辦法理解!
 
「不想?」李浩沅問。
 
張東雨傲嬌的哼唧了一下,然後站起來走向門口。
 
接著他就出去了?
 
才不是呢!
 
其實張導演是去反鎖門了!
 
如此貼心必須點贊!
 
李總裁比較苦逼的視力模糊,因此只能覺察到張東雨走了又回來,然後還沒等他開口說話,就已經被扒了一半褲子。
 
李浩沅:.....
 
由於兩個人剛才實在親吻的太激烈了,所以李總裁不可抑制的有些起反應,張東雨隔著內褲看了一眼,覺得有些hold不住!
 
我早上!
 
到底為什麼!
 
要給他換一條!
 
這麼!
 
性感的!
 
內褲!
 
「親愛的」鑑於張東雨大半天只看不動,李浩沅只好叫了他一下。
 
「你閉嘴!」張東雨頂著一張紅臉怒視了一下他,然後就用手指勾住他的內褲邊,往下拉了一點點。
 
嗶——什麼的真是非常昂揚!
 
雖然兩人已經滾過非常多次的床單,但基本上都是李浩沅主導,張東雨最多就在迷亂的時候被他握住手到處亂摸一下,所以現在他有點淡淡的緊張!
 
但箭在弦上又不能不來一發,而且要是這麼走掉說不定會對李浩沅造成陰影,導致陽痿或者早洩,對以後夫夫生活造成巨大傷害!
 
而且他身上有傷也不能自己解決!
 
所以就算是硬著頭皮也要上!
 
當是行為藝術好了!
 
張導演自我安慰!
 
然後輕輕握住了那個略微猙獰的物體。
 
「你閉上眼睛!」張東雨面紅耳赤。
 
「我就算睜著也看不著」李浩沅說得很實在。
 
「老子讓你閉你就閉啊!」哪裡來這麼多廢話!張東雨咆哮。
 
李浩沅只好閉上眼睛。
 
張東雨稍微放鬆了一點,手開始慢慢上下動作,當然稱不上有多麼熟練,不過李浩沅依舊發出滿足的喘息,表情非常享受。
 
這些被肉慾所控制的人類啊!
 
張導演在心裡不屑一顧!
 
然後腦袋發熱,低頭用舌尖舔了一下。
 
.....
 
啊啊啊我到底在幹嘛!
 
剛才什麼都沒有發生!
 
所以說自從和李總裁在一起以來,張導演就經常會做出一些和傲嬌本性相悖的逆天舉措!
 
比如說上次答應他的求婚,比如說經常在看電視時的不自覺勾引,再比如說剛才的主動口嗶——,連金明洙也沒有這麼奔放!
 
李浩沅顯然也被驚到了,他睜眼看著張東雨!雖然其實也看不太清,但這並不影響震驚的表情!
 
「老子讓你睜眼了嗎?!」張東雨惱羞成怒:「閉起來!」
 
「用手就好了」李浩沅不怎麼捨得委屈他。
 
「閉眼!」張東雨咆哮。
 
李浩沅:.....
 
張東雨抱著革命戰士的必死心態,把他的那個啥含進了嘴裡。
 
李浩沅呼吸瞬時變得急促起來。
 
平心而論,純潔如白蓮花一般的張導演對這種事沒有任何經驗,技巧也生澀的一比那啥!不過大概的東西也還是能懂,再加上李浩沅實在是喜歡他喜歡到魔障,所以很快就繳了槍。
 
「咳咳!」張東雨被嗆到,手忙腳亂撲到抽床頭紙巾。
 
「親愛的」李浩沅也驚了一下,想坐起來幫他卻​​牽動傷口,於是疼的吸了一口冷氣。
 
「別動啊!」張東雨把他壓回被窩。
 
「對不起」李浩沅摸摸他的臉蛋:「剛才沒有推開你」因為實在是太舒服了所以有些失神!
 
「你閉嘴!」張東雨耳朵滴血,用靠墊摀住他的臉:「敢再提這件事老子就滅了你!」
 
「我不說」李浩沅舉起兩隻手,表示投降。
 
「哼!」張東雨怒飄去洗手間漱口。
 
我居然心甘情願為他做這種事情!
 
一定是中邪了!
 
而李總裁則躺在床上,舒坦的每一個毛孔都張開。
 
要是換做平時,他一定會打電話跟李成烈炫耀十分鐘!但現在他的手機被沒收了,因為張東雨嚴禁他再過問公司的事情!
 
所以只好在心裡默默暗爽!
 
自己的小情人真是非常火熱!
 
「張導演」金明洙打電話過來。
 
「怎麼了?」張東雨還在漱口!
 
「沒什麼事,就關心一下你」金明洙道:「李總裁身體怎麼樣了?!」
 
好的不得了,剛才還嗶——我一臉!張導演在心裡冷艷一怒,然後哼唧道:「他挺好的」
 
「明天我工作就結束了,後天再來看李總裁」金明洙道,但其實他主要是想張東雨八卦一下“有一個特別淫賤的開發商想潛規則我但是被我罵走了”這件勇敢事蹟!不跟人分享一下簡直太難過!
 
「後天金聖圭也要過來」張東雨道:「他剛剛還給我打電話」
 
「他來做什麼?」金明洙聞言非常嫌惡。
 
「.....看李浩沅」否則還能來​​做什麼!
 
「那等他走之後我再過來」金明洙特別斤斤計較。
 
「為什麼?」張東雨很納悶:「你們鬧翻了?」
 
其實並沒有!金明洙撇嘴:「我和他還好」
 
「哦,我知道了」張東雨恍然:「你是要和李總監一起過來,怕被看到」
 
「.....」也不是啊!那當然是我一個人!要是和我英俊的男人一起還怎麼吐槽下流開發商!不過金明洙也沒有多解釋,只是含糊其辭的“嗯”了一下!
 
進退皆可,真是非常有計謀!
 
「那我等金聖圭走之後再打電話給你」張東雨道:「不過估計他也待不了很久,最近好像要推出一首新的廣告單曲,工作會很忙」
 
納尼?!金明洙瞬間非常不高興!
 
長著腹肌唱歌,這種畫面一想就蠢斃了!
 
哈哈哈哈特別好笑!
 
出單曲什麼的我一點都不羨慕!
 
「你有沒有覺得金聖圭的嗓音很難聽?」掛斷電話後,金明洙憤恨問李成鍾。
 
「那當然難聽」李成鍾走了一整天累半死,正躺在床上有氣無力!不過這並不耽誤他繼續掉節操:「出單曲算什麼,就算是開演唱會,我打賭百分之九十的觀眾也是想去看他撕開衣服亮腹肌!」
 
「腹肌有什麼好看的!」金明洙怒!
 
「腹肌根本就沒什麼好看!」李成鍾從善如流:「我的意思是看假腹肌!現代美容技術這麼發達,大家一定特別好奇矽膠做成的腹肌到底能逼真到什麼程度,而金聖圭就是最好的例子,所以一定要去看一下!」
 
「沒錯!」金明洙點頭!
 
「所以快點睡吧,我已經快散架了」李成鍾閉上眼睛:「腿都斷了」
 
「愛妃!」金明洙撲過去壓在他身上:「今天害你吃苦了,等他日朕回宮之後,定賜你明珠千斛!」
 
這真是非常大氣!
 
李成鍾:.....
 
天可憐見,他真的只是想好好睡個覺而已。
 
由於“跟著刀疤闖深山”這件事實在太恐怖,所以在最後一天工作的時候,李成鍾寧死不肯再守門,抱著衣服寸步不離跟著金明洙!生怕再被拖去荒郊野外!
 
不過事實證明他這次比較多慮,因為羅力一整天都沒有出現,據工作人員說是公司臨時有事,所以一大早就回去了。
 
居然真的走掉了!李成鍾頓時激動不已淚流滿面:「昨晚我做夢都在求神拜佛,希望他能有急事突然回家!」所以說菩薩顯靈這件事果然非常給力!
 
「這三天真是太漫長了!」金明洙也跟著感慨萬千,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被色狼覬覦什麼的真是特別可怕,一定要趕緊離開!
 
「不如我們晚上一起去吃大餐?」李成鍾覺得很有必要慶祝一下!
 
但是金明洙竟然拒絕了!
 
吃貨拒絕大餐這不科學!
 
李成鍾受驚:「為什麼?」
 
「我晚上約了人」金明洙非常迫不及待!久別剩新婚什麼的。
 
「.....好吧」李成鍾油然而生一股被拋棄的悲愴感!
 
但金明洙顯然沒有多少心情安慰愛妃,因為他現在滿腦子都是英俊的總監先生!
 
「酥酥」李成烈打電話過來:「工作結束了嗎?」
 
那必須結束!金明洙坐在床邊:「你定的那家餐廳?」雖然約會纏綿很重要但吃什麼同樣也很重要!
 
「新開的餐廳,我載你過去」李成烈回答。
 
金明洙淡淡驚喜:「你要來接我?」
 
「已經到了,你出別墅後向右走大概三百米,我在那裡等你」總監先生向來非常給力。
 
金明洙瞬間春花爛漫,抱著李成鍾狂笑了半分鐘,然後嚴肅拍肩:「祝你孤獨一人用餐愉快!」
 
李成鍾欲哭無淚:「不要特意戳點啊!」
 
「收拾行李的任務就交給你了」金明洙在洗手間梳妝打扮了一下,然後歡歡喜喜往外跑。
 
「等等!」李成鍾一把拖住他,覺得事情有些不對:「你是不是談戀愛了?」
 
「不要亂講!」金明洙一根根把他的手指掰開:「朕此生最愛,只有愛妃一人!」
 
李成鍾雙手拽住他,焦慮萬分道:「這種事情你必須要讓我知道!誰?!」
 
金明洙嚴肅和他十指交握:「情情愛愛,不過世間一抹浮塵。就算朕這一生看遍嫣紅奼紫,也終抵不過煙雨江南中,愛妃那不經意的淺淺低眉」
 
李成鍾面色蒼白:「我要吐了」
 
「那就好好休息」金明洙把手抽回來:「安心養胎,孕吐太頻繁對胎兒不好!」
 
李成鍾:.....
 
金明洙歡快奔出房門。
 
張東雨的狗血劇本真是非常好用!
 
下次要多背一點!
 
出門已經天色漸暗,沿著小路走了幾百米,果然就看到一輛熟悉的黑色小車。
 
這種時候就不要再矜持了啊!
 
最後一小段距離,金明洙幾乎是跑過去的!
 
李成烈替他打開副駕駛的車門。
 
金明洙坐進車裡,對望之間千言萬語堵心頭,就好像是一部纏綿悱惻跌宕起伏的言情小說!
 
自己的男人好像又更加英俊了一些!
 
這真是特別給力!
 
「寶貝」李成烈親親他的額頭,然後把人抱進了懷裡。
 
金明洙使勁聞了一下他身上的味道,幸福的一比那啥!
 
「工作累不累?」李成烈問。
 
「還好」金明洙勾住他的脖子,其實拍照之類真不算累。累的是要時刻提防屁股被色狼看到,簡直心力交瘁,還搭上了愛妃!
 
「我們去吃一家新開的日本餐」李成烈捏捏他的鼻子。
 
先舌吻一下啊!金明洙用眼神勾引他!
 
「再看下去,我們大概就不能去準時吃飯了」總監先生傾身壓過去。
 
「.....」我只想要舌吻而已啊!金明洙淡淡不淡定!車嗶——什麼的。
 
而且肚子好餓!
 
但李成烈只是幫他繫好了安全帶。
 
怎麼能這樣呢,金明洙特別欲求不滿!
 
「在這裡不能待時間太久,萬一被記者拍到」李成烈在他嘴角吻了一下:「其餘的事情,我們留著回家做」
 
總監先生真是既溫柔又特別有智慧!金明洙覺得很驕傲!
 
晚餐地點很隱蔽,服務生一見李成烈出示的會員卡,立刻就把兩個人領到了最角落的私密小包間。
 
「難道這家的老闆你也認識?」金明洙拿掉墨鏡,簡直要膜拜他男人!
 
李成烈笑了笑,點頭。
 
金明洙熱淚盈眶,有夫如此,夫復何求!
 
「乖」看著他傻乎乎的表情,李成烈覺得心情很好。
 
自從和這個小蠢貨在一起,他的業餘愛好就又多了一個——結交各種餐飲企業的終極BOSS,然後享受媳婦兒崇拜的眼神。
 
特別惡趣味!
 
雖然李成鍾媽媽做的飯菜很好吃,但畢竟是真空包裝品種又少,遠遠不能滿足一個吃貨博愛的心!於是這個晚上,金明洙吃得異常氣壯山河!
 
「你又餓了三天?」李成烈皺眉。
 
「是!」金明洙一邊吃魚子手捲一邊悲情控訴:「那個樓盤開發商非常可惡,天天給我吃白水煮蘑菇和涼拌沙拉!」雖然覬覦美貌不懷好意這種事情不能說但其餘事情還是可以說一說的!
 
李成烈幫他擦掉嘴角芥末醬:「慢點吃」
 
「那個開發商簡直壞透了!」金明洙忍不住又強調了一遍。
 
刀疤蘿莉什麼的。
 
「據說他一直在國外,很偶爾才回來一趟」李成烈餵給他一勺湯,以免吃太快噎到。
 
「咳咳」金明洙被嗆了一下:「你怎麼會知道他?」
 
「你接的工作,我多了解一下總沒錯」李成烈很坦率。
 
「.....」我男人佔有欲真是很強!
 
「好了,乖乖吃飯」李成烈沒有在多說。其實調查出的結果遠不止這些,不過那個開發商的背景一旦涉黑,就擺明了這次工作和他的哥哥有關,自己也沒必要再插手更多。
 
「最近棉花糖乖不乖?」金明洙一邊吃一邊問。
 
「棉花糖是誰?」李成烈納悶了一下。
 
「薩摩耶」金明洙喝茶:「這是我給它的新名字」
 
「那兔子呢?」李成烈問。
 
「叫曹操!」金明洙老神在在。
 
李成烈黑線了一下:「為什麼和棉花糖不是一個系列?」
 
「因為曹操比較帥!」金明洙有些淡淡想念兔嘰先生!
 
「不如叫糯米糰?」李成烈建議。
 
金明洙一口回絕:「一點都不霸氣!」
 
巴掌大的小毛球,為什麼需要霸氣!李成烈拽拽他的耳朵:「我們一人起一個,這樣才公平!」
 
「.....好吧」夫夫生活要和諧,一定不能獨權專政:「糯米糰就糯米糰」
 
真是特別懂事!
 
這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其實也莫過於現在這樣啦!
 
能和喜歡的人一起吃晚餐,然後手牽手回家,看寵物撒歡賣萌!
 
「你說棉花糖會不會在我們開門的一剎那,就叼著脫鞋跑過來?」金明洙問。
 
「我不覺得他已經掌握了這種高端技能」總監先生一邊掏鑰匙,一邊潑了一小杯涼水給他。
 
「那也不一定啊!」金明洙萬分期待這種場景,因為很有愛!
 
門被打開之後,一個小白影子“嗖”的竄了過來,然後趴在了金明洙腳上,特別萌!
 
啊啊啊!金明洙心都要化了,大耳朵耷拉下來什麼的!
 
「它怎麼又從籠子裡跑出來了」總監先生受驚。
 
但是金明洙沒有功夫回答他,換完鞋後就抱著兔嘰歡歡喜喜去找薩摩耶。
 
.....
 
李成烈一邊鎖門一邊嘆氣,自己居然淪落到和兔子爭寵。
 
真是非常窩火!
 
晚上十點。
 
「酥酥睡覺了」李成烈叫。
 
「再過一會」金明洙盤腿坐在地上,看薩摩耶先生叼著垂耳兔跑來跑去。
 
晚上十一點。
 
「酥酥!」
 
「嗯」
 
「休息」
 
「你先睡」
 
棉花糖居然會玩槍斃裝死遊戲這真是好大一個驚喜!
 
晚上十一點半。
 
「寶貝」李成烈推開寵物房的門。
「biu!」金明洙瞄準薩摩耶。
 
「汪!」薩摩耶四肢朝天倒在了地上,還吐出大舌頭一抖一抖!
 
垂耳兔先生趴在一邊,用特別冷豔的目光鄙視著這兩個蠢貨。
 
李成烈忍無可忍,上前彎腰把他一把抱了起來。
 
「啊!」金明洙受驚。
 
「去洗澡」李成烈抱著他往浴室走。
 
「汪!」薩摩耶一路小跑跟過來,因為它想繼續和金明洙玩遊戲。
 
但是總監先生居然冷酷無情的關上了浴室門,特別殘忍無情無理取鬧!
 
薩摩耶只好耷拉著腦袋往回走,結果就看到垂耳兔正趴在它的狗窩裡,黑溜溜的眼睛裡充滿了側漏霸氣!
 
這個世界真是壞透了。
 
薩摩耶沮喪上前張嘴,把垂耳兔叼出了自己的狗窩,接著再跳進去趴好,最後重新把兔子塞在自己肚皮下——與其讓它一次又一次的往臉上跳,還不如一次放對地方。
 
垂耳兔滿意的拱了拱,覺得非常舒服!
 
浴室裡,金明洙被剝得光溜溜放進了浴缸。
 
「不要每次都把鴨子放進來啊!」淡淡的抗議。
 
但總監先生顯然不會在意這些,他跨進浴缸,把自己的小蠢貨抱進了懷裡!
 
「肩膀怎麼了?!」金明洙一眼就看到他肩頭的青紫腫痕。
 
「去看新店的裝修,被天花板上掉下來的燈管砸了」李成烈不以為意:「沒事」
 
「怎麼沒事,都腫成這樣了」金明洙捉急:「什麼時候的事,怎麼都沒告訴我」
 
「又不是什麼大事」李成烈失笑,湊過去親親他的嘴巴:「別擔心」
 
怎麼能不擔心呢!金明洙嚴肅萬分:「你的身體對我來說比什麼都重要!」真是感人極了!
 
當然這句話其實有小小的水分在裡面,因為最起碼哥哥就是和總監先生一樣重要的!但作為一個純爺們,顯然不能在意每一個細節!所以金明洙無恥忽略了下半句!
 
「嘴跟誰學得這麼甜」李成烈捏捏他的下巴。
 
明明就是真心話! !金明洙在心裡抗議。
 
「放心吧,只是有些瘀傷而已」李成烈抱著他放在自己腿上:「等忙完這陣子,我們找機會一起去海島度假吧。
 
哈哈哈那當然好啊!金明洙暗爽了一把:「去哪裡?」
 
「去哪裡都好」李成烈捏捏他的腰:「重點是沒人認識我們,然後可以每天手牽手吹風曬太陽」
 
「還能吃活蹦亂跳的海鮮!」金明洙補全重點。
 
「嗯,還能吃海鮮」李成烈在他胸前親了一下:「想沒想我?」
 
「.....」其實也才三天沒見而已!!但是真的非常想! !金明洙嚴肅點頭:「想!」
 
「真的?」李成烈逗他。
 
當然是真的!為了表現誠意,金明洙主動伸手,安慰了一下總監先生的嗶——。
 
看《亂世情纏》的另一個好處就此凸顯,可以學到很多嗶——時的技巧!從而增進甜蜜夫夫感情!
 
「乖,我去拿東西」李成烈拍拍他的屁股。
 
金明洙淡淡的臉紅了一下,然後就目送他男人出了浴室。
 
那裡果然非常非常大!
 
忍不住就伸手溫柔安慰了一下小菊花,想像到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忍不住連後背都紅了!
 
氣氛溫馨又浪漫,但偏偏會有邪惡的黑暗勢力來進行破壞。
 
「酥酥」李成烈拿著KY套套和.....手機進門:「你的電話在響」
 
悲催極了!
 
待續.....
 
2016-08-05-17-08-03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育珊 的頭像
育珊

烈洙귀엽다-育珊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