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中心,大屏幕。
 
記者手拿話筒滿臉凝重:「據悉,著名新銳導演張東雨今早偕男友一同出席電影展,卻不幸在雙子星大廈遭遇歹徒伏擊,男友重傷昏迷,至今仍未脫離危險,張導演助理表示暫不接受任何採訪,本台將持續跟進此事」
 
鏡頭一轉,由記者轉向受訪者。
 
服務生妹子飽含熱淚:「我們李總裁為人特別好,真不知道是誰這麼歹毒!」
 
水電組大叔憤怒揮舞鉗子:「殺千刀的龜兒子,那麼多的貪官不去打,打我們李總裁做啥子,把老子惹火了,老子拿一塊石頭給你焊起!」
 
清潔部大嬸全身顫抖:「我們李總裁那麼好的人,怎麼忍心下的去手喲!」
 
採訪背景是明晃晃的餐飲連鎖LOGO,由於李浩沅在慈善方面口碑一直不錯,所以圍觀群眾得知是他之後,紛紛表示真是特別特別揪心。
 
醫院裡,李浩沅還在手術室沒有出來,張東雨在隔壁休息室坐著,臉上依舊沒有一絲血色。
 
「你也不要太擔心了」金明洙遞給他一杯水,安慰道:「李總裁不會有事的」
 
張東雨沒有回應他,只是呆呆坐在椅子上。
 
「你也受傷了,還是回病房休息吧」李成烈蹲在他面前:「李浩沅有任何情況,我都會第一時間告訴你」
 
「沒事,我在這裡等他」張東雨嗓子沙啞。
 
「要是李浩沅醒著,也一定不會願意看到你這樣」李成烈扶著他站起來:「我帶你去休息」
張東雨眼前有些發黑,半天才緩過來。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手術室的燈終於滅掉,主治醫生表示李浩沅雖然被捅了刀,但所幸沒有傷及要害,不會有生命危險。
 
大家聞言鬆了口氣。
 
「但是」醫生扶了扶眼鏡。
 
臥槽怎麼還有但是!但是這種詞真是好驚悚!
 
大家的心又提了起來!
 
「病人失血過多,需要好好休養一陣子」醫生道:「顱外受傷,有可能會留下後遺症」
 
「什麼後遺症?」金明洙追問。
 
「這些要等病患醒來之後,再做進一步詳細檢查」醫生道:「現在還看不出什麼」
 
顱外傷什麼的,會不會失憶啊?
 
金明洙腦海裡立刻湧現出狗血劇經典場景!李總裁醒來之後雙眼迷茫看著張導演,幽幽問“你是誰”這類畫面一定不能出現啊!張導演那麼脆弱,一定受不了這種打擊,說不定還會一夜白頭,真是非常非常可怕!
 
「他一定不會失憶的,對吧?」金明洙憂心忡忡,直到回休息室還在問。
 
「別亂想」休息室裡暫時沒外人,李成烈拍拍他的背:「李浩沅和張導演都會沒事的」
 
「那幫歹徒真是可惡!」金明洙憤憤。
 
「已經被警察抓了,不會有好下場的」李成烈拉著他坐在沙發上:「你要不要先回家?待在這裡也沒用」
 
李浩沅要過好幾個小時才會醒,張東雨打了點滴也已經睡過去,金明洙猶豫了一下:「那我先回趟哥哥家」畢竟今天他要和金聖圭見面,這種事情自己還是在場的好!
 
「嗯,路上小心」李成烈親親他的額頭:「李浩沅沒什麼家人,我要在這裡守著他」
 
金明洙聞言有些心酸,李總裁真是特別讓人同情!
 
城西賭場,韓威正在看賭場監視屏,突然就接到了弟弟的電話。
 
「哥」金明洙一邊開車一邊問:「你和金聖圭約了哪裡見面?」
 
「真的要來?」韓威皺眉。
 
那當然要來!金明洙很堅決:「沒錯!」
 
「老地方,還是那家咖啡廳」韓威也沒再制止:「從後門小路進去吧,我讓李叔帶你去隔壁包廂」
 
「嗯」雖然在隔壁偷聽有些困難,但也總歸聊勝於無!
 
金明洙踩下油門,朝咖啡廳疾馳而去。
 
金聖圭和張東雨的關係其實並不算太親近,不過在聽說他出事後,還是帶著南優鉉在第一時間驅車前往醫院,確定並無大礙後才轉而赴約。
 
南優鉉坐在副駕上,一直很緊張。
 
「別怕」金聖圭一邊開車一邊道:「我不會讓你有事」
 
「我不是怕」南優鉉心情複雜看他:「你真的一定要去?」
 
「這至少是你第十次問我」金聖圭笑笑:「再問十次答案還是一樣」
 
南優鉉沒有再說話。
 
「你要是出了事,我下半輩子要怎麼辦」金聖圭表情很嚴肅:「都是你的人了」
 
南優鉉嘴角揚揚,勉強笑了笑。
 
看他這副樣子,金聖圭在心裡嘆氣,把車停在路邊後,伸手抱他到自己懷裡。
 
「聖圭哥」南優鉉有些愣住。
 
「要我怎麼說,你才會放鬆一點」金聖圭捧起他的臉,低頭輕輕吻了一下:「我從不做沒把握的事情,既然答應帶你去見韓威,就說明至少能再把你帶回來」
 
「韓哥想要解釋,我一個人去就好」南優鉉道。
 
「不行,我一定要去」金聖圭捏捏他的臉蛋。
 
「萬一出事呢?」南優鉉心裡沒有底。
 
「那我就把你推到前面打架,自己抱著腦袋趕緊跑」金聖圭很嚴肅:「這樣總行了吧?」
 
南優鉉被他逗樂。
 
「傻瓜」見他終於放鬆了一些,金聖圭眼底帶笑,低頭和他蹭蹭鼻子:「現在可以出發了?」
 
南優鉉點點頭,湊上去親了一下他的下巴。
 
咖啡廳裡,金明洙正壁虎狀趴在牆上,努力竊聽隔壁動靜。
 
「小少爺.....」咖啡廳老闆是韓威的親信,表情複雜看著他:「韓哥還沒來」
 
「隔音怎麼這麼好」金明洙埋怨:「而且還沒有竊聽器!」
 
「.....」這也有錯?!
 
「你有沒有聽診器?」金明洙充分發揮了一下人民群眾的智慧。
 
「沒有」咖啡廳裡為什麼會有聽診器這種東西!
 
「不知道這樣行不行」金明洙找了個杯子反扣在牆上,然後迫不及待把耳朵湊過去,表情認真又專注。
 
老闆腦袋嗡嗡響:「等一下我也會陪著韓哥」
 
「那和我有什麼關係」金明洙不滿回頭看他,你在隔壁又不能把我的耳朵帶過去,這是在炫耀嗎!真是特別特別可惡!
 
「我的意思是如果你實在想聽,我就把手機接通」老闆解釋。
 
咦咦,自己怎麼就沒有想到呢!金明洙瞬間很愉悅,霧霾之氣一掃而光,整個人都神清氣爽起來。
 
「你一定要記得把手機充滿電!」金明洙用革命戰友的眼神看他。
 
老闆用同樣的赤誠和他握了一下手。
 
這種相互信任的場面果然感人極了!
 
「你們在做什麼?!」韓威剛一推開門,就看到兩個人在凝望握手,於是有點淡淡斯巴達。
 
「韓哥」老闆趕緊抽回手。
 
「我們什麼都沒有幹啊!」金明洙也迅速撇清關係!哥哥真是神煩,這種讓人誤會的話怎麼能亂說呢!我可是結了婚的人!
 
沒錯!在金明洙的心裡,已經主動把他自己的戶口分配給了總監先生,真是活潑又奔放,主動的一比那啥。
 
「你去隔壁等」韓威把咖啡老闆打發走。
 
金明洙朝他做了一個打電話的姿勢——一定要記得開手機!
 
「又在玩什麼勾當!」韓威拍拍他的腦袋,有些哭笑不得。
 
「金聖圭什麼時候來?」金明洙問。
 
「大概再過幾分鐘」韓威捏住他的鼻子:「不許半路跑出來,知不知道?」
 
那必須知道啊!我又不是弱智!金明洙認真叮囑:「你千萬不要和他打起來!」這一點真是讓人放不下心!
 
「韓哥」老闆敲門:「你約的人來了」
 
「乖乖吃點心吧」韓威把金明洙按在椅子上,轉身出了門。
 
咖啡廳老闆果然很仗義,第一時間把電話打了過來。
 
金明洙聽得特別認真!
 
「韓哥」見到韓威進門,南優鉉有些心虛。
 
「坐吧」韓威語氣很冷。
 
金明洙嘆氣,他哥真是一點都不好客!
 
「說吧,當初是怎麼回事」韓威看著南優鉉。
 
金聖圭捏捏他的手:「別怕,說實話就好」
 
南優鉉鼓起勇氣看著韓威,說出之前自己被騙的事情。
 
金明洙在隔壁聽得感慨萬千,生活真是電視劇啊,簡直狗血到不能再狗血!
 
韓威聽完之後默不作聲,也沒有說相信或是不相信。
 
金明洙捉急,他哥在裝深沉!
 
金聖圭攬住南優鉉的肩膀:「韓先生」
 
「噗」金明洙沒小心笑了出來,因為他覺得韓先生這三個字聽上去有點淡淡喜感。
 
「和我先賭一把」韓威拿出來一副撲克牌。
 
這是什麼情節?南優鉉有些無措的看了一眼金聖圭。
 
金聖圭眉頭一皺,剛準備開口,韓威就淡淡道:「不管贏或輸,我都不會把你們怎麼樣」
 
金明洙讚歎,哥哥真是特別帥!
 
「你可以用任何方式作弊,手法越熟練越好」韓威把撲克推過去:「先洗牌」
 
「.....賭什麼?」南優鉉問。
 
「炸金花」韓威靠回椅背:「像我剛才說的,你可以在任何一個環節作弊,而且要贏我盡可能多的錢。不過放心,這只是虛擬籌碼而已,我不會讓你們兌現」
 
不可能再躲得掉,南優鉉拆開包裝,盡量定了一下神。
 
嶄新的撲克牌被分成兩摞,洗牌過程一氣合成,嘩嘩如同流水,七次牌洗下來,也僅僅用了十幾秒而已。
 
現場每一個人說話,都在盯著南優鉉靈活的十指,於是隔壁的金明洙就被活活急成了神經病,怎麼沒人說話呢,真是好焦慮!
 
參賭的人只有韓威和南優鉉,所以發牌過程很快,每人三張。
 
韓威揭起來一看,清一色黑桃QKA,最大的同花順,基本上穩贏。一半賭客遇到這種牌,基本上都會欣喜若狂下血本。
 
「開牌吧」韓威翻出牌面。
 
金聖圭看到他的花色,微微皺了一下眉頭。
 
韓威用餘光瞥到後嘴角一揚:「這牌是他親手發給我的,你覺得他會有可能比我小?」
 
果然,南優鉉是底牌是三個2,豹子通吃。
 
「洗牌手法和誰學的?」韓威問。
 
「之前在A市的時候學了一些,後來自己練出來的」南優鉉回答。利用洗牌時的壓力抽空部分牌之間的空氣,使得最後出現對自己最有利的排列,雖然說上去簡單,練起來卻一點都不簡單。
 
「看一下這副牌的問題在哪」韓威又丟給他另外一副牌。
 
「牌邊被人切割過,只留下了9和5」南優鉉一眼就看出破綻。
 
「我們可以走了嗎?」金聖圭打斷兩個人的對話。
 
坦白來講,他並不想讓南優鉉表現的在這方面太擅長,會的越多,利用的價值也就越大。
 
果然,韓威接下來開口道:「做一筆交易怎麼樣?」
 
「抱歉,優鉉他現在已經回到了學校,我不想再讓他沾這些東西」金聖圭搶在之前拒絕:「至於優鉉之前做的錯事,我真的很抱歉」
 
「說句抱歉就完了?」韓威冷冷看著他。
 
「我們可以談一下別的條件」金聖圭把南優鉉拉到自己身邊。
 
「我不想和你談別的條件」韓威語氣微涼。
 
怎麼能說不想談呢,你不想談我想談啊!金明洙偷聽的特別捉急!這麼好的機會,明明可以勒令他連吃一個月豬油拌飯加可樂,直到腹肌和胸肌蕩然無存!再或者還可以強迫他簽一個演出合同,在電影裡演風華無雙蘇少俠的小廝!或者乾脆出演個江湖第一名妓之類,穿著紅紗裙胸肌半露勾引夜風舞!這種場景一想就特別讓人激動哈哈哈哈哈!金明洙陷入意淫無法自拔,於是站上板凳想體驗一下睥睨蒼生的感覺!
 
結果他特麼就從椅子上掉下去了。
 
「啊!!!!」金明洙尖叫出聲,情急之下抓到桌布,帶下一堆盤盤杯杯。
 
碎裂聲真是非常慘烈,再加上隱隱約約的尖叫,韓威臉色瞬間一沉。
 
「.....韓哥」
 
餐廳老闆也被手機裡的動靜嚇了一跳。
 
韓威站起來就往外走。
 
金明洙看著掌心的傷口,幾乎要淚流滿面。
 
這也太倒霉了,不科學!
 
「酥酥」韓威推門吃驚:「你怎麼了?」
 
「沒事」金明洙抽出紙巾擦了擦:「我剛才一個不小心.....從椅子上摔下來了」
 
聽上去簡直蠢的無法直視!
 
韓威用紙巾壓住他的傷口,在心裡無力嘆氣。
 
有一個越來越笨的弟弟,人生真是處處充滿黑線。
 
「你相信剛才優鉉說的事情嗎?」金明洙小心翼翼問。
 
「信」韓威幫他擦乾淨手心的血:「之前剛查出來時,我派了許多人去找他,曾經有手下得到消息,說他四處躲還問人借錢。如果真和老千勾結在一起,他不至於連一兩千塊都要借」畢竟在那種時候,最應該做得事情絕對是隱藏自己,還不是冒著危險拋頭露面。
 
「那就放他們走吧,也挺可憐的」金明洙心很軟:「而且他現在已經學好開始上學了,還是別再回來了」
 
韓威手下一頓,沒有說話。
 
「你要讓他和誰賭?」金明洙問。
 
「楚恆背後的勢力,一個南美洲境外集團」韓威道:「如果我確定能有百分之百的勝算,這就是解決土地爭端最好的方式」
 
「賭什麼?」金明洙好奇。
 
「由我們決定」韓威把紙巾丟進垃圾桶。
 
「那我去跟他們賭」金明洙特別有底氣。
 
「又是黑傑克?」韓威捏捏他的鼻子:「我不會再讓你上賭桌」
 
「我又不會上癮」金明洙道:「而且可以和之前一樣戴面具,也沒人會認出來」
 
「不行」韓威很堅決。
 
「可是優鉉明明就不願意!」金明洙強調:「你這是逼良為娼!」
 
然後他就被哥哥狠狠敲了一下腦袋!
 
「就算他做錯過事,你也已經懲罰過他了,把人家打得那麼慘!」金明洙繼續孜孜不倦嘮嘮叨叨:「大不了我最近勤學苦練一下,一定不會輸!」
 
「這件事沒得商量」韓威眼神一暗。
 
金明洙決絕無比道:「那我就割腕死給你看!」
 
非常有革命意志!
 
然後哥哥就被嚇到了?
 
怎麼可能!
 
其實哥哥是被氣到了!
 
「啊!」金明洙猝不及防驚叫。
 
韓威把人壓在膝蓋上,甩手一巴掌拍下去:「跟誰學的這些?」
 
「張東雨」金明洙淚流滿面,第一時間出賣了戰友!!被自己英俊的男人打屁股也就算了,因為那雖然很疼但是還能勉強劃歸到情人間的小情趣!但是被哥哥打就完全是兇殘的體罰了呀!體罰什麼的真是特別喪心病狂!
 
「下次再學這種潑婦說話,看我怎麼收拾你!」韓威鬆開壓在他腰上的手。
 
雖然只是五六巴掌,金明洙屁屁還是疼的烏泱烏泱!有了對比才能得出結論原來總監先生平時那真的不叫打完全就是愛的撫摸哥哥才是真狠毒不僅疼得要命還有偏癱預兆,根本就受不了!
 
小眼神真是特別委屈!
 
「以後不許再隨隨便便說死字,記沒記住?!」韓威很嚴厲。
 
「.....嗯」金明洙低著頭,我當然不會割腕啦!又不是白痴!你不講道理!
 
「打疼了?」韓威語調放軟。
 
「嗯!」金明洙擲地有聲的回答了一下,一定要讓哥哥狠狠內疚!
 
「再裝!」韓威哭笑不得。
 
怎麼能是裝呢本來就特別疼!金明洙在心裡默默抗議。
 
「我去把隔壁的事情解決完,小心別再摔了」韓威捏捏他的臉蛋。
 
「哥,說真的你放過南優鉉吧,算我求你」金明洙雖然很少插手家裡的事,不過這次是真的不想讓南優鉉再回到賭場。如果有可能,他也希望哥哥當年能有機會去念研究生,然後找一份普通的工作,而不是像現在這樣。
 
將心比心,也就很容易會對某些事情心軟。
 
「我有分寸」韓威轉身出了門。
 
金明洙在心裡嘆了口氣,手機已經被掛斷,也沒什麼可能再偷聽,於是只好坐在沙發上打電話。
 
「李總裁和張導演怎麼樣了?」電話接通後,金明洙問。
 
「張東雨已經打完點滴,現在正守在李浩沅床邊」李成烈回答:「李浩沅還沒有醒」
 
「李總裁確定沒事吧?」金明洙還是放心不下。
 
「醫生說了沒事,再過一兩個小時就會醒來」李成烈道:「我要一直在醫院,你今晚住在哥哥家好不好?我讓Austin先暫時照顧一下寵物」
 
「你要在醫院守通宵?」金明洙皺眉。
 
「張東雨的家人在外地,航班凌晨會到」李成烈道:「我等他們來之後再走,後半夜才能回家」
 
「那我也還是回家吧」金明洙很懂事:「我等你」
 
就算幫不上別的,好歹也能放一缸洗澡水,熱一杯牛奶,然後在睡前幫他按摩啊!
 
小乖受什麼的果然非常貼心又非常溫暖!
 
「那我盡量早點回去」李成烈隔著手機親親他:「你不要等我,早點睡吧」
 
「嗯」金明洙嘴上欣然答應,心裡默默駁回!
必須不能早睡!在床頭留一盞昏暗小燈等自己英俊的男人回家,這種場景簡直不能再期待更多!
 
走廊上傳來噪雜人聲,金明洙迅速趴在門口偷瞄,就看到金聖圭和南優鉉已經離開,於是心裡淡淡一喜!如果答應合作的話,一定沒有這麼快就能走掉的道理,所以哥哥最終還是放了他們?
 
這種結果聽上去果然特別棒!
 
「你放走他們啦?」韓威剛一進門,金明洙就迫不及待巴巴問。
 
「.....嗯」其實韓威並沒有明確表態,只是讓兩人離開而已。不過這種事情顯然沒必要說太清楚,所以哥哥採取了含糊其辭的敷衍戰術!
 
「你真好」金明洙把存給總監先生的好人卡派了一張給他哥!
 
「去吃晚飯吧」韓威不想和他過多討論這個問題。
 
「那就確定我和你一起去賭場?」金明洙鬥志昂揚,這種繼承自粑粑的天賦必須不能浪費!
 
「我再考慮一下」韓威把墨鏡架回他臉上:「帶你去吃酸筍雞」
 
「好!」聽到他哥說的最後三個字,金明洙瞬間咽了一下口水。
 
所以說吃貨這種生物真是.....非常沒有氣質!
 
這天晚上,李成烈回家很晚,進臥​​室就發現金明洙正靠在床頭端著書,歪著腦袋呼呼睡。
 
怎麼也不怕扭到脖子。總監先生哭笑不得,抱著他塞回被窩。
 
「你回來了」金明洙揉揉眼睛,有點迷茫的看他。
 
「嗯,好好睡吧」李成烈吻吻他的臉蛋:「我去沖個澡」
 
「張導演他們怎麼樣了?」金明洙問。
 
「他們都沒事,別擔心」李成烈幫他蓋好被子:「很晚了,睡覺」
 
「我去幫你熱杯牛奶」金明洙迷迷糊糊爬起來,還惦記著要賢惠!
 
「我自己來就好」李成烈制止他:「快睡」
 
「那我等會幫你按摩」金明洙抱著被子嘟囔。
 
李成烈伸手捏捏他的鼻子。
 
眼睛都睜不開了還按摩。
 
浴室裡水聲嘩嘩,金明洙一邊打呵欠,一邊掐了自己的大腿一下。
 
「嘶!」淡淡的疼!於是稍微清醒了一點。
 
給自己晚歸的男人體貼按摩,這種事一定要來一發!因為可以讓夫夫感情得到昇華!
 
「怎麼還沒睡?」李成烈吹乾頭髮回到臥室,就看到金明洙正在伸懶腰。
 
「等你」金明洙抱著被子坐起來。
 
「等我幹什麼」李成烈掀開被子上床。
 
那當然是纏綿悱惻一下啊! !雖然嗶——什麼的有點太累但像舌吻之類還是完全可以進行!
 
「我幫你按按肩膀」金明洙跪坐在他身邊。
 
李成烈也沒再拒絕,趴在床上閉目休息。
 
「把上衣脫了!」金明洙扯扯他的睡衣。
 
「隨便按一按就好了」李成烈忙了一天特別累,只想趴著不動。
 
「脫掉啊!」不脫掉怎麼用精油!按摩這種事情必須專業!金明洙很執拗!
 
總監先生拿他沒辦法,只好配合的抬起身體,任由他把自己的上衣拽掉。
 
我男人身材真好!連背上的肌肉都這麼漂亮,簡直高出金聖圭不止一個檔次!金明洙在心裡瘋狂讚歎半天!然後把手心的精油搓熱,幫他在肩頭按揉。
 
雖然力氣不算大,不過酸酸疼疼還是很舒服,李成烈放鬆身體,覺得自己的小蠢貨真是非常值得疼!
 
五分鐘之後,金明洙覺得眼睛有點淡淡睜不開,因為他實在是太睏了!催眠魔法從全身每一個細胞升騰而起,手上的力度也越來越輕,到最後面已經基本變成了撓撓!
 
李成烈覺得有點納悶,於是回頭看了一眼,結果差點沒笑出來。
 
金明洙閉著眼睛暈暈乎乎,嘴巴微微張著,看上去隨時都有可能一頭栽下去。
 
「睡吧」李成烈把人抱回被窩。
 
「不要按摩了?」金明洙含含糊糊問,眼睛都沒​​有睜開。
 
「不按了​​,晚安」李成烈親親他的臉蛋:「我愛你」
 
「嗯,我也愛你」就算即將睡到人事不省也要抓住機會表白,必須點一下贊!
 
「有多愛?」李成烈問。
 
「特別愛」金明洙把腦袋埋進他懷裡。
 
「和哥哥比起來呢?」雖然有點太斤斤計較但是.....總監先生就是特別想知道!
 
金明洙哼唧了一下,沒有說話。
 
因為這真是非常難回答!
 
「不想說?」李成烈戳戳他的屁屁。
 
金明洙嘟囔:「如果我和你媽同時掉進河裡,你先救那個?」
 
「.....」
 
「說呀!」金明洙戳戳他的小鳥。
 
然後他就被總監先生瘋狂的親吻了一番!
 
金明洙心裡很舒爽,因為他不僅反擊成功,還得到了纏綿的舌吻!
 
不能再棒!
 
惦記著醫院裡的李浩沅和張東雨,第二天早上兩人很早就起床,由於媒體大量聚集在醫院外,為了避免被偷拍,李成烈只好一個人驅車去了醫院,金明洙則先回公司,等李成鍾一起過去。
 
病房裡,張東雨正守在李浩沅的病床前,一直握著他的手。
 
「醫生都說了他不會有大事,你也不要太擔心」張媽媽勸慰。
 
「我知道​​」張東雨嗓子有些啞:「媽,你先回去休息吧,昨晚熬夜飛過來一定很累」
 
「看你這樣子,我要怎麼睡」張媽媽嘆氣。
 
「我真的沒事」張東雨站起來:「我讓助理先送你回去,好不好?」
 
「伯母,我先送您回去吧」助理妹子很懂眼色,上前扶住張媽媽:「酒店就在醫院旁邊,您想過來看張導演隨時都可以」
 
「那我等會回家,給你煮點湯」張媽媽道。
 
張東雨點點頭,目送她出了病房後,又重新坐回病床邊。
 
昨晚李浩沅只是醒了不到一個小時,就又昏睡了過去,雖然醫生說沒關係,心裡卻還是放心不下。
 
不管病房溫度多高,手心攥住的指尖依舊微涼,張東雨眼眶一紅,眼淚猝不及防掉了出來。
 
「你不要有事」張東雨把臉埋在他手心,肩膀微微抖動。
 
「不哭」李浩沅聲音很低。
 
張東雨一愣,抬頭看他。
 
李浩沅沖他笑了一下,神情有些虛弱。
 
「有沒有哪裡不舒服?」張東雨問。
 
「冷」李浩沅唇色蒼白。
 
「醫生說你失血過多,所以會冷」張東雨替他蓋好被子,按下了床頭的呼叫按鈕。
 
李浩沅眼皮沉重,不知不覺就又閉在了一起。
 
張東雨親親他的手:「你先不要睡,等醫生來檢查好不好?」
 
李浩沅沒有回應他,呼吸又重新綿長起來。
 
「怎麼了?」值班醫生推門進來。
 
「他剛剛醒了一下,不到一分鐘就又重新昏睡」張東雨擔心:「會不會有事?」
 
「正常現象,不用太擔心」醫生站在床邊:「倒是你,最好能去多休息」
 
「我沒關係」張東雨很固執。
 
「我們這裡有最好的護工,一定會照顧好李先生」醫生繼續勸慰。
 
「真的不用了,謝謝」張東雨拉開窗簾,讓陽光曬進來。
 
醫生只好在心裡唏噓,這種場景真是特別感人!
 
經紀公司裡,李成鍾正在電腦前最終確認金明洙的近期工作安排。
 
「我們什麼時候去看張導演?」金明洙在他身後第十次嘮叨。
 
「總要先把工作弄完」李成鍾苦口婆心,眼睛一秒都沒有離開電腦螢幕:「你從明天到大後天,要拍攝三天半山別墅的廣告,還記不記的?」
 
「當然記得」金明洙坐在桌子上啃玉米:「我這麼敬業!!」
 
「上次也不知道是誰,忘記工作一個人跑去郊區吃烤全羊!」提及此事,李成鍾簡直不知道該用什麼表情面對他,烤全羊這種東西也能一個人跑去圍著篝火吃?!
 
「那只是偶爾啊!」金明洙辯駁。
 
「那在走秀的時候發呆想火鍋魚,結果差點掉下T台呢?」提及這種黑歷史,李成鍾手裡一攥一大把!
 
「那是因為你前一整天都沒有讓我吃飯!」金明洙非常怒,居然還好意思說!
 
「吃成胖子怎麼辦!」李成鍾順手揭起他的衣服檢查了一下:「肚子一定不能有肉,今天晚餐吃素,我死都會監督你,所以別想跑掉!」
 
金明洙頓時拿著玉米很傷感。
 
居然不給吃肉,愛妃真是特別特別歹毒,而且還特別特別矯情!
 
李成鍾繼續發郵件。
 
金明洙一邊啃玉米一邊嘆氣,頻率特別高。
吃全素什麼的。
 
「唉」
 
.....
 
五分鐘後,李成鍾趴在桌子上認輸:「爺,算我求你,你安安靜靜去沙發上看書,讓我安心工作行不行?」
 
「唉」
 
「我們晚上去吃海鮮大餐」
 
哈哈哈太棒了!金明洙成功乖乖閉嘴,開始坐在沙發上給他英俊的男人發簡訊,詢問李浩沅的情況。
 
——張導演和李浩沅都沒事,放心吧。
 
李成烈很快就回覆。
 
金明洙鬆了口氣,又去八卦論壇逛了一圈,意料之中的,首頁帖子大半是和張東雨相關,標題一個比一個波瀾壯闊,而最驚悚的莫過於一個叫做《驚天揭秘,張東雨神秘男友其實來自河外星系》的帖子,居然還被頂成了HOT!
 
網友的想像力是無窮無盡的,在這篇帖子裡,李浩沅被描述成了一個星球王子,在他某天駕著金色馬車在銀河暢遊時,無意中低頭一眼,剛好看到地球上冷艷而又高貴的張東雨,從此一見蓮花誤終身,為了贏得美人心,不惜放棄王座與財富,隱姓埋名到地球上做了一個平凡的總裁!
 
真是感人透了!
 
網友紛紛在下邊留言,這段真愛果然感天動地撕心裂肺,簡直太值得被祝福!
 
但愛情又怎麼可能一帆風順?!那必須不能夠!一定要歷經風雨,一定要生離死別,這樣才能患難見真情!
 
由於李浩沅長的實在太英俊了,所以有許多星球的公主都覬覦他的美貌!而其中最邪惡的,自然就當屬觸手星球的觸手公主,為了得到李浩沅,她甚至已經到了喪心病狂的地步!而這次李浩沅遭襲,也正是由於她胸中熊熊燃燒的嫉妒烈焰所導致!
 
你們以為那真的是流氓歹徒小混混?
 
真是太單純了!
 
那根本就是偽裝成人類的觸手軍團!
 
而李總裁作為神聖的帝國王子,想要打退這些黏糊糊的生物其實是輕而易舉!但為了保護張東雨不受傷害,他毅然捨棄自己的生命,將守護石掛在了他胸前!
 
金色聖石瞬間發出刺眼光芒,形成了一個無堅不摧的保護結界,將張東雨牢牢籠罩在了裡面,就如同戀人最堅硬的臂膀!
 
「不!」眼看著自己心愛的情人被黏液觸手包圍,張導演發出了撕心裂肺的尖叫:「你放我出去,我要與你同生共死!若你出了事,我又如何能獨活?!天長地久有時盡,此恨綿綿無絕期!」
 
金明洙被雷的外酥裡嫩,連玉米都忘記啃了!
 
這種比亂世情纏還要喪心病狂的情節,一般人根本就受不了!
 
「好了,我們走吧」李成鍾合上筆記本,然後就被他的表情驚了一下:「你這是怎麼了?」
 
「朕有點暈,愛妃過來扶一下」金明洙顫抖伸出手。
 
「又吃壞了?」李成鍾聞言捉急。
 
「.....」完全沒有啊!金明洙在心裡咆哮!吃壞了什麼的真是非常沒有氣質!
 
「等會一定會有記者蜂擁而上,你不用回答他們任何問題」李成鍾叮囑:「也不能有笑容!」
 
「嗯」已經很長時間沒有再裝過脫俗,金明洙臨時練習,對著鏡子裡的自己冷冷一瞥,覺得還是和以前一樣,非常不食人間煙火!
 
於是忍不住就又瞥了一下。
 
還是很高貴!
 
哈哈哈簡直太棒!完全就沒有生疏!
 
必須按贊!
 
李成鍾全身泛上脫力感,站在一邊看他和鏡子裡的金明洙相互冷艷。
 
誰能告訴他這個小蠢貨到底是怎麼混到大明星的!
 
完全不科學!
 
「李先生」張東雨的助理突然打電話過來。
 
「有事?」李成鍾問。
 
金明洙頓時很緊張,好端端的為什麼要打電話過來,不會是出事了吧?
 
難道真的失憶?
 
呸呸呸!童言無忌大風吹去!
 
這一定不會發生!
 
「助理小姐說李總裁已經醒了,狀態還不錯,所以張導演暫時不想見任何其他人」片刻之後,李成鍾掛了電話:「我們可能要改天再去了」
 
改天也沒關係,只要沒失憶就好.....
 
金明洙深深鬆了一口氣!
 
醫院裡,張東雨正在用一個小勺子給李浩沅餵水。
 
「去休息吧」李浩沅聲音很虛弱。
 
「沒關係,我陪著你」張東雨幫他擦擦嘴。
 
「我沒事,你去睡一會兒」李浩沅已經不記得自己昏迷又醒來多少次,只記得每次醒來的時候,他都坐在自己床邊。
 
「我知道​​你沒事,我也沒事」張東雨捏著他的手:「我媽在家燉魚湯,你等會喝一點,對身體好」
 
「伯母什麼時候來的?」李浩沅聞言很吃驚。
 
「昨晚」張東雨回答。
 
「.....」岳母第一次見面,自己就因為打架鬥毆昏迷不醒躺在病床上,這未免也太悲劇!李總裁覺得自己甚是苦逼。
 
「在你昏迷的時候,醫生跟我說你有可能會失憶」張東雨想哭又想笑。
 
「你聽他亂講」李浩沅捏捏他的手心:「我忘了誰也不會忘了你,好不容易才騙回家的」
 
張東雨眼眶紅彤彤,把他的手湊到嘴邊親了一下。
 
「醫生跟你說的時候,你是怎麼想的?」李浩沅問。
 
「要是你真把我忘了,那我們就同歸於盡!」張東雨解決問題的方式特別不文藝!
 
李浩沅笑了笑:「這樣也好」
 
「李浩沅」張東雨眼眶泛紅:「你別忘了我」
 
「嗯」李浩沅捏捏他的手指:「傻瓜,我又沒有真的失憶,逗你呢」
 
「當時看你滿身是血,我差點以為.....」張東雨哽咽的說不出話。
 
「放心,我命硬」李浩沅想抬手幫他擦眼淚,卻沒什麼力氣。
 
「你快點好起來」張東雨埋首在他頸側:「然後我們就結婚」
 
這真是一個非常了不起的時刻!
 
李浩沅嘴角揚起的幅度愈發大。
 
雖然被捅了兩刀但是像現在這樣.....也不算太壞啊!
 
而相對來說,金明洙這個下午就過得有點無聊,因為一來沒有工作,二來韓威李成烈都很忙,甚至連李成鍾也嫌他煩,給了一根黑莓棒棒糖就把他打發出了辦公室!非常冷漠又勢力。
 
這分明就是歧視啊!金明洙長吁短嘆在公司裡游蕩了一圈,最後決定出去散散心。
 
而吃貨的散心方式顯然就是.....吃東西!
 
下午茶時間一定不能浪費!
 
於是金明洙開著李成鍾的車,興致勃勃去了一家著名甜點屋,可可甜心和蜜糖吐司都非常非常好吃,特別值得專程去一趟!雖然礙於身份不能坐在店裡吃,但是打包回家用烤箱熱一下也一樣贊!
 
懷抱著對美食的期望,金明洙鎖上車就直奔街對面,然後就被一輛自行車給.....撞到了!
 
啊啊啊車禍!
 
「你沒事吧」對方趕緊把他從地上扶起來。
 
那必須有事啊!金明洙在心裡咆哮,以為你騎得是非機動車就能不看路嗎!自行車也是有殺傷力的!
 
膝蓋簡直疼的一比那啥!
 
「真的抱歉」對方把他扶到路邊椅子上坐好,又小心挽起他的褲管。
 
膝!蓋!血!淋!淋!
 
「你!」金明洙氣得頭暈,明天老子還要去拍宣傳照!
 
「我送你去醫院」對方拿下騎行裝備,是一個大約三十出頭的男人,臉頰上有一道淺淺疤痕,一看就不是好人!
 
「算了算了,下次小心一點」金明洙不想把事情鬧大,掙開他一瘸一拐往自己車跟前走。
 
雖然蜜糖吐司近在咫尺,但滿身是灰還滾進去買實在有點誇張,只好忍痛放棄。
 
真的是忍·痛!
 
心理生理雙重痛!
 
坐進車裡之後,金明洙用紙巾擦了擦血,然後委屈又憤怒的給自己英俊的男人打電話:「我被車撞了!」
 
「啊?」李成烈被嚇了一跳:「什麼時候?」
 
「就是剛才!」金明洙咆哮。
 
「被什麼​​車撞了?」李成烈覺得他中氣挺足,似乎不像出車禍的樣子。
 
「自行車!」金明洙怒視了一下窗外,發現肇事者居然已經不見了!
 
真是特別膽小如鼠又特別猥瑣!
 
「沒事吧?」李成烈無奈又頭疼,怎麼一分鐘不在身邊都會出事。
 
「膝蓋破了!」金明洙本來想誇張一下說個“腿斷了”,但最後還是採取了寫實路線。
 
「總監,董事長找您回去開會」手機裡傳來秘書妹子的聲音。
 
「你去開會吧」金明洙立刻回覆乖巧狀:「我沒事的,就是想跟你抱怨一下」
 
一定不能耽誤自己英俊男人的工作!
 
真是好懂事。
 
待續.....
 
PhotoGrid_1469456752852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育珊 的頭像
育珊

烈洙귀엽다-育珊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