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明洙把菜單遞給剛才跟他握手的那位:「怎麼稱呼?」
 
「我叫張力,叫我小張就行,金老闆,你點吧,我不會點菜」
 
「你們想吃點兒什麼,能吃辣的嗎?」
 
「沒那麼多忌諱,有酒有肉就行」
 
金明洙笑了笑:「想喝什麼酒」
 
「啤酒吧」
 
「好」金明洙把服務員招過來,加了幾個菜,然後要了一打啤酒和一些飲料。
 
酒菜上來後,鋪了滿滿一桌子。
 
「來,大家應該都餓了,趕緊吃吧」
 
「不急,咱們先喝一杯,我們跟小李好久沒見了,今天又認識了金老闆,怎麼也得先喝一杯」張力嘩嘩給幾個人倒上酒,輪到金明洙的時候,金明洙伸出手做了個制止的手勢,他笑道:「不好意思,我喝酒嚴重過敏,會出事兒,我以茶代酒吧」
 
幾個人全都沉默了,他們看著金明洙,明顯不信。
 
張力硬是倒上了一杯:「金老闆,真的假的啊,不是看著我們人多害怕了吧,你放心吧,我們對你這樣的斯文人,肯定也用斯文的喝法」
 
金明洙笑給自己開了一罐飲料:「是真的,我真不能喝,別說一杯了,就是一口也會全身起疹子,那我下午就沒法上班了,這是我上班的第一天,請大家諒解,我看著你們喝,我自己感覺也很痛快」
 
李成烈道:「金總,我今天帶這麼多朋友來,你也太不給面子了吧,好歹喝一杯吧,酒精過敏的我又不是沒見過,哪兒有那麼嚴重,喝一杯總行了吧」
 
金明洙知道,只要自己喝了一口,那就不再是一口、也不是一杯的問題了,他們這麼多人,自己喝了必然吃虧,所以他一口都不能喝,這幫人總不至於硬往他嘴裡灌酒。要比臉皮厚,十個李成烈張力也未必是他的對手,他就笑眯眯地看著眾人,咬緊了牙關死活不喝。
 
張力憋得滿臉通紅,偏又沒法把金明洙怎麼樣,一想到這麼多人勸不動金明洙喝一口酒,就非常讓人憋氣。
 
金明洙笑道:「其實只要有情意在,喝的是什麼根本不重要,你們說是不是?今天能看到這麼多朝氣蓬勃的解放軍,我對咱們國家的國防力量是充滿了信心,我今天必須以一個普通老百姓的身份敬咱們解放軍一杯,我以飲料代酒了,大家也隨意」說完自己先一口喝了。
 
眾人沒想到他話題一下子帶到那個高度了,這下都有些騎虎難下,硬頭皮把杯中酒給喝了。
 
李成烈眼看著想把金明洙灌趴下的計劃落空了,心裡更加不爽了,他想這小子果然不好對付,用一般手段行不通,看來還要想別的辦法。
 
吃飯的時候,李成烈的兩個戰友拉著他說話,其他人則在跟金明洙聊天。
 
李成烈有些心不在焉,他一直注意金明洙能和其他人說些什麼,結果居然聽到他們在說看手相。金明洙還煞有介事地真的幫人看了起來,看上去有模有樣,講起來頭頭是道,把每個人都說得不錯,但又有那麼點小瑕疵,而那點小瑕疵金明洙總會用一種特別讓人忍俊不禁的方式表達出來,把這幾個糙漢子逗得笑得前仰後翻的。一會兒金明洙就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李成烈的幾個戰友紛紛把爪子伸到金明洙面前,讓他給看。
 
金明洙還真就認認真真地一個接一個地看。他態度隨和,口才又好,把這幾個當兵的哄得無比地開心,一頓飯吃得和樂融融,到最後居然是張力幾個人搶得臉紅脖子粗的把單買了,把李成烈鬱悶壞了。
 
吃飯完後,李成烈的那些戰友都走了,金明洙看了看錶,上班時間也快到了,他去了趟洗手間,回來發現李成烈正抱胸坐在原位,看著窗外不知道在想什麼。
 
金明洙叫了一聲:「咱們回去吧」
 
李成烈扭過頭來,諷刺道:「挺有一套的嘛,我才不相信你喝酒過敏」
 
金明洙聳了聳肩:「我過敏是季節性的」
 
「放屁」
 
「是真的,就像花粉過敏有季節性,喝酒也有」金明洙說得煞有其事。
 
李成烈壓根兒不信,咬牙道:「今天是看在我戰友在,給你個面子,下次你再胡說八道,別怪我直接灌你嘴裡去」
 
這話說得相當不客氣了,金明洙也沉下了臉來,他雙手插兜,立在李成烈旁邊,涼涼道:「我不這麼說,等你帶來這麼一幫幫手輪番灌我一圈,我今天就得橫出去了。你這事兒做得也不光彩,還不服氣?」
 
李成烈騰地站了起來,眯眼睛看著他:「我什麼時候說我要灌你了?」
 
「哦,那你帶來這麼多朋友做什麼?」金明洙笑了笑:「我不是不敢喝,有種的話,你跟我單獨拼,別找外援」
 
李成烈冷笑道:「你想跟我拼酒?沒問題,找個時間咱們好好切磋切磋」
 
「好,一言為定,現在可以跟我回公司了嗎?」
 
李成烈瞪了他一眼,轉身走了。
 
金明洙跟在他後面,倆人穿過馬路,回到了公司。
 
張霞早早就在辦公室門外等金明洙了,一見他過來,趕緊跑過來:「金總,公司的管理層已經全部通知到了,十分鐘後準時開會嗎?」
 
「嗯,準時開」
 
「這位是.....」張霞偷偷看了李成烈幾眼,心裡直打鼓。唉呀媽呀今天什麼日子啊,平時公司陰盛陽衰,長得像樣的男的沒有幾個,今天一來就來倆極品美男,這讓她們怎麼消化啊。
 
「他是我的助理和司機」
 
李成烈慢慢扭過頭:「什麼?」
 
金明洙道:「小張,你先過去吧,我隨後到」
 
張霞偷瞄了一眼倆人之間的氣氛,感覺很不對勁兒,這個年輕的小帥哥好像挺不好熱的,態度也不好,怎麼聘來的呀?
 
張霞走之後,金明洙自顧自地進辦公室了。
 
「我他媽什麼時候成你的助理和司機了」
 
金明洙一進辦公室,居然開始解領帶,他慢悠悠地說:「以你的學歷,目前只能幹這個,年輕人,不要好高騖遠,未來發展的可能是無限的,但最首要的,是要把眼前的工作做好」
 
「放你的.....你脫衣服幹什麼?」
 
金明洙把領帶扔到了沙發上:「中午吃飯味道太大了,衣服太熏了,我洗個澡換套衣服,你可以在這裡等,也可以先過去」他從手提行李箱裡拿出了三套衣服,掛在櫃子裡,然後挑了其中一套拿準備進浴室。
 
李成烈怒火中燒,一把扯住了他的領子,寒聲道:「讓我給你當司機?你算哪根蔥?」
 
李成烈手勁兒太大,他感覺自己輕輕一扯,對金明洙的衣服卻是不小的壓力,金明洙低頭一看,嗯,三顆鈕扣全掉了,李成烈的手掌正好擦過他赤裸的胸膛,竟然有些火辣辣的。
 
李成烈低頭看了看金明洙的衣服,稍微愣了愣。
 
金明洙笑道:「再扯我叫非禮了啊」說完慢慢地把自己的衣服從李成烈手裡拽了回來,沒鈕扣可繫,他索性就敞前襟,狀似語重心長地說:「你不願意當助理當司機,你覺得自己可以幹什麼?讓你當老闆,你能管人嗎?能管公司嗎?」
 
「我他媽什麼都不想當,我就當來這裡執勤,我自己隨便挑個地方坐著,你當我不存在就夠了」
 
金明洙搖了搖頭:「李大公子,我親口答應了李董要幫你步入正軌,我是個很負責任的人,我不會讓你在公司無所事事的,我會幫我能教的都教給你,如果你不想學,跟李董請示吧,我是做不了主的」說完不再理會李成烈鐵青的臉色,轉身進浴室了。
 
他沖了五分鐘的澡,換了套衣服,出來的時候,發現李成烈正坐在沙發上,抱胸閉目養神,即使是這樣懶散的時刻,也沒有佝僂身子,腰背和沙發緊緊貼合,兩條長腿隨意地交疊,倒是一副頗為賞心悅目的美男圖。
 
金明洙眯眼睛,多欣賞了兩秒,然後看了看錶,道:「走吧,去開會吧」
 
李成烈睜開一隻眼睛,挑釁地瞥了他一眼,然後才慢慢站起身,很不情願地往外走去。
 
倆人來到會議室的時候,二十多個管理層員工已經全部坐定等待了,金明洙一進屋,笑說了聲「大家好」,屋裡立刻爆發出熱烈的掌聲。
 
李成烈皺了皺眉頭,他非常不喜歡這麼正式的場合,以前他爸要帶他出門,他都是能躲就躲,沒想到到最後還是沒躲過。
 
金明洙坐在總裁主位上,大家不知道李成烈是幹什麼的,但是看他器宇軒昂,又是總裁帶來的,也不敢怠慢,一個三十多歲的女經理打算把副手的位置讓出來,金明洙一抬手:「不用,小李,你找空位坐吧」
 
李成烈倒不介意坐哪兒,離金明洙越遠越好,他就挑了個特別遠的位置坐下了,不過因為他個子高,金明洙坐下之後,一眼掃過去,還是李成烈最顯眼。
 
金明洙環視了一週,露出隨和的笑容:「大家好,我先做個自我介紹,我姓金,金明洙,明亮的明,三點水的洙,從今天開始,我跟大家一樣,都是李氏集團的一員了,我將和大家一起努力,為李氏集團恢復主板上市,做自己最大的貢獻」
 
眾人又開始鼓掌,女性員工看金明洙的眼神都直發光。
 
金明洙清了清嗓子,開始做他的入職講話:「這是我來李氏的第一天,大家的熱情讓我很感動,很欣慰。儘管這裡絶大多數人的名字我還叫不出來,但是我相信,李氏在大家共同的努力下,一定會成為一個有凝聚力、向心力的團結堅固的集體,也終將發展成中國優秀企業的代表模範。為了這個目標,李董把我帶進公司,就是需要我大刀闊斧地整頓公司管理上的漏洞,人才上的缺失,債務上的混亂,現在有一系列的障礙擋在我們面前,阻止我們恢復上市。但是這些障礙,在我看來都是紙老虎,你們不敢去衝破,僅僅是畏懼它兇殘的假象,其實只要你們鼓起勇氣去掃清這些障礙,你們會發現,它的獠牙、它的利爪,在這麼一個充滿智慧的集體面前,不堪一擊的。大概兩三年前,李董就向我發出過邀請,我用這些時間,對李董,對李董公司的前景,都做過很充分的調研和瞭解,我認為這是一個充滿了前途,未來會有爆炸式發展的公司,所以我放棄了我打拚了十年的、穩定清閒的國企的工作,來到了這裡,和大家重新創業,我想告訴各位的是,沒有什麼,各位同仁們,沒有什麼能夠阻擋李氏前進的腳步,只要我們萬眾一心,必將眾志成城!」
 
會議室裡再次爆發出熱烈的掌聲,金明洙臉上依然掛好看的笑容,不動聲色地觀察每一個人的反應。
 
「當然,想要達成這樣的目標,以我們現在的狀態是不行的。我在來之前,通過李董介紹的幾個公司的老員工,對公司的情況也算有所瞭解。想要滿足上市條件,光有優良資產和主營業務是不夠的,這些僅僅滿足了資金環境,除此之外,我們還要滿足的,是管理的條件。我們公司目前的管理是無序的。我來到這裡,從今天,從這一刻開始,我要跟大家一起,建立李氏集團的文化和制度,我,和在座的各位,都將成為李氏集團法治化、規範化建設的奠基者,這對我們恢復上市,是至關重要的。如果你們炒股票的話,應該知道,一個上市公司在管理方面需要做到怎樣規範的程度,光是證監會要求的關於公司的規章制度,摞起來就比一個人高。我以前所在的公司,相信大家都不陌生,瓜分了中國三到四分之一的石油天然氣市場,當時我們光是一個簡單的考勤管理規章制度,就能長達三四十頁,如果是涉及到生產經營或者財務授權方面的制度,更是可以長達數百頁,這才是一個標準化經營上市公司應該有的樣子,我們的李氏集團,有一天就應該走出那一番天地,到時候,我相信,在座的各位,在個人前途上,也必然早已經是另一番光景。
 
金明洙多年來的經歷和成就,讓他把鼓舞人心、給人畫大餅這一招運用的爐火純青,基本上他一個演講說完,底下的人的士氣已經大不同了,更何況他現在說的這些,都是發自內心的,如果不是看到這個集團的輝煌的前景,他是不會來的,在說的話有強大的資金和項目撐腰後,他底氣更足了。
 
他續道:「大家覺得我們現在最緊迫的是什麼?是融資嗎?是做項目嗎?是恢復主營業務嗎?我告訴各位,都不是。李董為了支持李氏恢復上市,已經準備投入超過百億的資金,不僅要恢復貿易這個主營業務,還要拓展房地產板塊和能源板塊,做石油煉化,礦產開採,這也算是我的老本行了,我大學學的就是這個,所以我和李董才能一拍即合,所以我才能對李氏的前景,如此地有信心,因為我熟悉這個行業的一切,我知道錢往哪兒使,錢從哪兒收。目前,李董為了讓李氏滿足上市條件,準備把他控股的倆家公司合併進來,這倆家公司都是經營狀況良好,有穩定現金流收入的,一下子就能給李氏注入資產額高達四十個億的優良資產,解決了李氏很大一部分債務虧損。而理清李氏殘存的那些債務,不過是一年之內的事,李氏馬上就能拋棄債務,輕裝上陣,在資本市場獲得一席之地,這一切的發生,最長不會超過三年。可是同志們,你覺得自己和公司做好準備了嗎?你們做好了,掛牌上市,接受資本市場的挑戰,接受監管方和股民全方位無死角的觀察了嗎?我們的文化和制度體系,基本等於零,這樣的我們,能成為一個合格的上市公司嗎?顯然不能,所以,我們最緊迫的,不是融資,不是做項目,不是招人,而是建立文化,建立制度,開啟李氏集團從人治到法治轉型的大門。現在李氏就處於企業化管理的最不規範的人治階段,所以管理混亂,分工授權不嚴格,造成了很多人能夠鑽管理的空子謀取私利,這些都是堅決不能允許的。我們現在要做的,就是要將企業去人格化,去情緒化,以法治代替人治,規範我們的管理,保證公司健康、高效的運營」
 
金明洙說到這裡,會議室裡鴉雀無聲,沒人敢說話。因為金明洙臉上已經換了嚴肅的表情,看上去頗有威嚴,一席話鏗鏘有力,沒人敢插一句嘴。
 
金明洙用手指點了點桌子:「那麼,各位知道我們現在開始要做什麼了嗎?」他目光掃視一週,有幾個人敢看他,大部分則眼神遊離到了旁邊。
 
金明洙滿意地笑了笑:「我們第一步要做的,就是建立公司的規章制度,未來我們還要有自己的企業文化,還要有完整的組織架構,現在,我給大家佈置的第一個任務,就是三天內製定出完整的考勤管理制度,我不想再看到我去打卡機那兒隨便拿出一張卡片,大部分人都在八點半和九點之間上班,我想,我們公司的規定上班時間是八點半吧,以後遲到要罰,任何違規的行為都要受到處罰。我們再也不能以這種懶散的、漫不經心的態度對待工作,對待公司和你們個人的前途。以後,每個星期一早上班點半準時開周例會,各部門負責人要彙報工作。我要求大家從這一刻起,拋棄那個懶散的、得過且過的自己,以一個全新的自己,迎接挑戰!」
 
散會之後,所有人都匆匆往外走,到最後,只剩下金明洙和李成烈兩個人。
 
金明洙喝了口茶,看向李成烈:「雖然你現在看到的還是一個二十多個管理層員工一個會議桌坐不下的小家子氣的公司,但是這個公司未來的發展絶對是不可限量的,你不覺得培養這樣一個公司,看著它開枝散葉,很有成就感嗎?既來之則安之,如果你換個平和的心態,靜心地呆在這裡,你也不會難受,李董也不會那麼著急,這對大家都有好處,你說是不是?」
李成烈難得沒有做出不屑的表情,只是鎮定地說:「我對這些完全沒有興趣,我是被迫在我奶奶臨終前答應她離開部隊,但即使離開部隊,我也有其他事可以做,像我爸一樣做生意,是我最不願意做的一件事,你不用再勸我,只要你不多事,我們就能相安無事」
 
金明洙失望地搖了搖頭:「你這孩子倒是真固執」
 
李成烈看了看錶:「演講很動人,可惜這幫人可沒那麼容易管,你忙活吧,我走了」
 
「你要去哪兒?」金明洙跟著站了起來。
 
「回家睡覺」李成烈頭也不回地往門口走去。
 
金明洙跟了上來:「不行,你不能無辜離崗。公司的任何規定,只要我不遵守,所有人都可以不遵守,但只要遵守了,每個人都要遵守,你沒有正當理由,不能走」
 
李成烈回過頭來,眯眼睛看著他:「我剛才說什麼了?不要多事」
 
金明洙微微抬起下巴:「李成烈,你不懂怎麼管公司,我來教你,管公司的核心,就是管人,你也是公司的一員,你就必須在公司的框架裡有序的活動,否則你只能走」
 
「那你就讓我走啊」
 
「我沒法趕你走,你想走,自己去跟李董說,走不了,你就老實呆」
 
李成烈握緊了拳頭:「姓金的,你說這些話的意思,是想告訴我,你要管我?」
 
「沒錯,我是總裁,你是助理,當然是我管你,我再說一遍,只要你是公司的一員,就要受到制度的約束,收到我的監管,除非你離開公司,而你有沒有那個本事離開公司,顯然不是我能決定的」
 
李成烈一腳踹翻了一把老闆椅,即使地下鋪的是地毯,響聲依然很大。他幾步跨到了金明洙面前,一把揪起了金明洙的衣領,咬牙道:「姓金的,別他媽老拿我爸壓我,你再得寸進尺,我會讓你後悔」
 
「你想打我?那下手可得輕點兒,不然不好向李董解釋」
 
李成烈氣得額上青筋都爆了出來,拳頭握得咯咯響,卻下不去手。
 
如果是以前,他早不知道削金明洙多少回了,可他現在必須忍,一旦他真的動了手,他就有大把柄落到他老子手裡了,那他可能一輩子都沒法翻身了。
 
無論是李成烈還是金明洙,都希望對方是主動退出這場較量的那一個,這樣他們就不用承擔來自李立江的責難。可惜,要比心志堅定,他們誰也不輸誰。
 
李成烈手下一使力,把金明洙推了個踉蹌,他指著金明洙的鼻子寒聲道:「姓金的,你既然敢向我挑戰,就要做好準備,我看看你究竟有幾個膽子」
 
金明洙微微一笑:「隨時恭候」
 
總裁辦公室外面有一個專門的隔間,通常是給秘書準備的,從秘書辦公室開始就跟外界隔開了,金明洙就讓人把這個地方收拾出來,配了電腦和辦公用具,給李成烈當辦公室。
 
這個秘書辦公室雖然不小,但是被夾在總裁辦公室和外場辦公室中間,沒有窗戶,顯得有些壓抑,李成烈看了一眼就撇了撇嘴,直接跟金明洙進總裁辦公室了。
 
金明洙正在翻閲他叫張霞送過來的一些人事資料,抬頭看了他一眼:「有事嗎?」
 
李成烈打了個哈欠,直接歪倒在他的沙發上,閉眼睛想睡一會兒。
 
金明洙看了看錶:「按照正常上班程序,給你一個半小時午休時間」
 
「別吵」
 
金明洙支下巴,看著李成烈無處可放只好耷拉在沙發外的長腿,眯起了眼睛。這小子雖然性格挺煩人,長得倒真是好看,可惜了。
 
「你要睡就進屋睡吧,我裡面有床,你睡在我沙發上像什麼樣子」
 
李成烈站了起來,毫不客氣地繞過他的辦公桌,進了裏屋的午睡間,並「砰」地一聲帶上了門。
 
金明洙繼續看人事資料,過了一會兒,他桌上的電話響了。
 
他拿起電話:「喂?」
 
「喂,金總」
 
「哎,李董」
 
「那小子呢?」
 
「還在公司呆呢」
 
「不錯,今天能呆住就不錯。你做得對,以後一有情況,馬上就告訴我,咱們兩個一起治治他,他年紀小,非常不懂事,如果言語上有得罪的地方,希望你別跟他一般見識」
 
「不會的,我相信這個孩子是講道理的,而且絶對是個可塑之才,只是現在逆反心理比較重,以後就好了」
 
「你能這麼說我就放心了。他要是不老實,你就告訴我」
 
「好,李董請放心」
 
掛上電話後,金明洙從電腦裡打開一個輕音樂的專輯,靠在舒服地老闆椅裡,閉眼睛休息。
 
他雙手交疊在肚子上,手指沒有意識地點自己的手背,大腦快速地思考。
 
李成烈比他想像中還要倔強,而且非常不近人情,是塊硬的不得了的破石頭,會給他添很多麻煩,尤其是在以後的工作中,難保不會當眾讓他難堪,看來懷柔政策未必能湊效,能一次性解決的途徑,就是把李成烈徹底惹毛了,他自己應該會想辦法滾蛋。
 
雖然可能會付出一些代價,不過總比一直留這麼一個定時炸彈在自己身邊好,他有很繁重的任務需要完成,實在沒時間給人帶孩子玩兒。
 
金明洙決定再觀察幾日,如果李成烈實在頑固不化,他就只能用點兒強硬手段了。想到這裡,他拿起自己的手機,走到了陽台外面,關上門後,給李立江又去了個電話。
 
「喂,李董,有個事我想問您一下」
 
「你說」
 
「李成烈的資金來源是您提供的嗎?」
 
「他跟朋友有幾個餐廳和會所,他自己不經營,只拿股份,規模雖然不算很大,倒是也不缺錢,不過最初的投資資金是我給的」
 
「李董,想讓他聽話,就不能讓他有錢花,不然他什麼都不用擔心」
 
李立江停頓了一會兒:「你說得有道理,不過這個操作起來有點困難,那些產業都是他自己的」
 
「其實一點都不困難,我看得出來,李成烈這個孩子,自尊心非常強,您直接管他要吧,本金是您的,所有投資所得都該是您的,讓他自己創業去」
 
李立江雖然在商場上是個雷厲風行的決策者,可是私底下有點喜歡慣孩子,要不然也不會把李成烈慣成這樣,雖然他現在態度比較強硬,可那始終是自己兒子,他一聽到金明洙這麼說,當即就有點猶豫。
 
「這個,你說得有道理,就是.....」
 
金明洙笑了:「李董捨不得?」
 
李立江不好意思地笑了:「不能捨不得,就按你說的吧,今天我把他叫回家來。金總啊,你這招不錯,我也挺想看看這小子能是什麼反應的」
 
金明洙調笑道:「感謝李董對我工作的大力支持」
 
他打完電話後,回了辦公室,繼續看他的資料。
 
看了一會兒,他抬起頭,發現已經四點了,李成烈已經睡了快兩個小時。
 
金明洙也站起來伸展了下身體,然後打開了午睡間的門。
 
一進屋他就愣住了。
 
李成烈只穿了內褲,衣服鞋都扔在一邊,抱著被子睡正香。
 
那腰,那胸,那腿,簡直挑不出半點瑕疵來。金明洙本不看白不看的態度,欣賞了兩秒,這時李成烈聽到動靜也醒了,警惕地睜開眼睛,轉頭看向他。
 
金明洙搖了搖頭:「真把這兒當自己家啊,衣服都脫了」
 
李成烈有個不算毛病的毛病,就是睡覺不愛穿衣服。他媽小時候老是嚇唬他,說睡覺穿衣服不長個子,今天是考慮到不在自己家,他還穿了條內褲,以前在部隊,都是光屁股走來走去的。
 
他也懶得解釋,翻了個身蓋上被子,不耐煩地說:「幹什麼」
 
「一小時四十分鐘,你還不起來,打算睡到什麼時候」
 
「睡飽」
 
金明洙哭笑不得:「馬上起來」
 
李成烈睡得正香,起床氣大呢,悶聲道:「滾」
 
「睡迷糊了?你現在睡的是我的床,起來」金明洙被他那個「滾」字鬱悶得不輕,心想就這種招人煩的東西,如果不是生對了人家,憑什麼敢這麼囂張跋扈。
 
他想也沒想,伸手就想去拽李成烈的被子。
 
手還沒碰到被角,李成烈猛地轉身,在金明洙驚訝地目光中,一把抓住了他的手,猛地將他按倒在床上,李成烈整個人在同時彈了起來,以擒拿的手勢制住了金明洙。
 
李成烈只穿了條平角內褲,大半個身子赤裸地坐在金明洙身上,居高臨下地看著金明洙,兩人四目相接,火藥味兒十足。
 
金明洙雙目圓瞪,厲聲道:「放開我,你是不是有毛病」
 
李成烈低吼道:「你他媽才有毛病,不長記性嗎?我告訴過你別從背後拍我」
 
「我說了只給你一個半小時時間休息,你馬上給我起來!」
 
「老子愛誰多久睡多久,姓金的,你不要再惹我,我他媽第一天就忍夠你了」
 
「哦,不想忍了,你打算怎麼辦?」金明洙故意挑釁他。
 
李成烈咬牙道:「你別以為我拿你沒辦法,咱們兩個的較量剛開始,早晚我要讓你主動求我爸讓我走」
 
金明洙冷冷一笑:「在那之前,你還是歸我管,現在放開我,說不過就動手太孬種了,我不想跟你這樣的小孩子計較」
 
「跟你動手?憑你這副就會裝逼的德行?我一拳你都禁不住,你最好老實點,我告訴你金明洙,雖然我現在不想違抗我爸的意思,但是你別把我惹急了,我什麼都幹得出來」李成烈長這麼大,從來沒有人敢這樣挑釁他,偏偏有火還不能盡情發洩,讓他格外憋悶,他本來脾氣就極差,現在簡直快氣爆了。
 
他移開身子,放開了對金明洙的箝制,金明洙馬上坐了起來,喘了幾口氣。任何一個男人被這麼壓制,心裡都很不痛快,還好金明洙雖然不滿,定力還在,快速跳下床後,冷冷看了李成烈一眼:「起來,我說了一個半小時,就是一個半小時,多出來的半小時算做遲到扣你工資」
 
李成烈嗤之以鼻,根本沒把工資放在心上。
 
金明洙在心裡冷笑,他一定要想辦法把李成烈這小子的財路給封了,看他還不老實。他就不信,他金明洙治不了這個毛都沒長齊的兔崽子。
 
被他這麼一攪合,李成烈的睡意全沒了,他憤憤地穿上衣服,一腳踢開門出去了。
 
金明洙在他背後涼涼地說:「還有半小時才下班,下班之後送我回家」
 
李成烈氣得眉毛都要燒了:「我,送你回家?」
 
「沒錯,你不僅要送我回家,以後早上還要來接我上班,你是我的專職司機。公司給我配的車要下個星期才到,先用你的車吧,我會給你報銷油費」
 
李成烈指著他的鼻子,咬牙道:「金明洙,你他娘的膽子真大,你讓我給你開車?你知道老子是開什麼的嗎?我是開坦克、開裝甲、開飛機的,不是給你開車的!」
 
金明洙抱胸輕笑:「你現在什麼都幹不了,估計也就開車還行。我比較喜歡當兵的司機,紀律性強。我已經說過了,你不滿意,跟李董說去,」
 
李成烈額上青筋都爆出來了,拳頭握得咯咯響,看來氣得不輕。
 
今天在金明洙辦公室裡發生的事,比他當兵多年受過的憋屈還多,因為他沒法動手,沒法發洩,金明洙不是他能用拳頭去鎮壓的對象,但在他習慣了的生活方式裡,他竟然不知道除了用拳頭還怎麼解決這種衝突。
 
這可能才是最讓他鬱悶的。
 
他必須想出別的辦法對付金明洙,而不是動手。
 
必須想出來.....
 
李成烈第一次產生了忍一時的打算,他就先忍忍這個傻逼,等他抓到金明洙把柄的一天,他一定讓這個膽敢招惹他的傻逼好看。
 
他寒聲道:「行,我給你當司機,只要你坐的安穩」
 
金明洙咧嘴一笑:「我會繫安全帶的」
 
待續.....
創作者介紹

烈洙귀엽다-育珊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