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藍色的睡衣被丟到地上,金明洙睫毛微微顫抖,手也緊張的抓著被子。
 
「別怕」李成烈在他臉側落下一個輕柔的吻:「不舒服的話就告訴我,不勉強」
 
「他現在明明就很不舒服」金明洙還沒來得及說話,門口突然就傳來一個不陰不陽的聲音。
 
窗戶被猛地打開,微涼的夜風灌進臥室,把那曖昧的氤氳氣氛吹的一乾二淨。
 
金明洙身體微微一個戰栗,還沒等反應過來,就被李成烈用被子裹了個嚴實。
 
「用不用連腦袋也捂進去啊?」張東雨鄙視。
 
「你們給我滾去外面!」李成烈咬牙切齒。
 
李浩沅嘴角一抽,從窗戶上跳下來,拉著張東雨去了客廳。
 
李成烈恨得牙癢癢,不過現在顯然不是打架的時候,不管怎麼想,都是被子裡的那個傻瓜比較重要。
 
「明洙」李成烈把他從被窩裡拉出來一點點。
 
金明洙臉通紅,手緊緊抓著被子邊。
 
「你先一個人睡,我打發走他們再來陪你,好不好?」李成烈聲音溫柔的要化開。
 
金明洙耳朵紅的在下一秒就要燒掉。
 
李成烈最喜歡他傻呼呼的表情,於是又忍不住低頭,吮咬住那已經被自己蹂躪到紅腫的唇瓣,不捨得放開。
 
「寶貝兒!我們也來親一個吧!」身後突然炸開一個聲音,驚雷一般。
 
金明洙被嚇得一哆嗦,差點咬掉李成烈的舌頭。
 
李成烈覺得自己有要爆發的趨勢,扭頭一看,諾雷正摟著李成鍾親的不亦樂乎,可憐的李成鍾穿著鬆垮垮的絲綢睡袍,拖鞋也只穿了一只,漂亮的淺金色頭髮更是亂糟糟,顯然是被某人直接從床上扛過來看熱鬧的。
 
李成烈忍了很久,才沒有在金明洙面前太暴力,只是一言不發的從床上起來,又幫金明洙蓋好被子,最後才拖著那兩個多餘的人去了客廳。
 
沙發上,張東雨正趴在李浩沅身上吃夜宵。
 
「三個小時之前不是才吃過東西?」李浩沅有些無奈又有些寵溺的揉他頭髮。
 
張東雨在吸血的時候最認真,所以完全忽略李浩沅在說什麼。
 
李成烈坐在沙發上,臉色難看的轉動著手上的瑪瑙指環,看著那四個人一語不發。
 
諾雷繼續抱著李成鍾研究法式深吻,很詫異的是,這次李成鍾非但沒有暈掉,居然還有些配合。
 
我們才沒有看到親王要殺人的眼神!我們是來接吻的!啵!
 
這兩個混蛋!李浩沅在心裡暗地詛咒了一句。
 
可是看看自己胸前一直趴著不肯起來的張東雨,李浩沅只有幽怨的嘆了口氣。
所以,還是由自己開口?
 
人生真是寂寞如雪。
 
「咳咳」李浩沅咳嗽了一下,把頭轉向李成烈:「沒有接到回信的貓頭鷹,擔心你出事,所以咳咳,過來看一下,其實我想說的是,今晚月亮很不錯.....」
 
張東雨差點被一口鮮血嗆到。
 
「是,月亮不錯,正是血族的活躍期」李成烈讚同的點頭,指指張東雨:「今晚他會很亢奮」
 
「是嗎?」李浩沅兩眼放光。
 
「白癡!」張東雨擡頭,狠狠瞪了他一眼:「收起你亂七八糟的念頭!」
 
「呃.....」李浩沅識趣的不再招惹他。
 
「好了我來說!」李成鍾實在受不了諾雷連啃帶咬的親法,推開他後氣喘籲籲的看著李成烈:「我們是來問,到底要不要按計劃進行,時間快來不及了!」
 
「我不答應」李成烈想都不想的拒絕。
 
「可是這是最好的藉口!」諾雷有些著急:「現在光明之域的軍隊已經遣散,如果我們能先一步發兵,會占很大的優勢!」
 
「我說了,我不答應」李成烈臉色冰冷如霜。
 
「你愛他?」李浩沅有些不可置信的看著李成烈:「玩真的?一個人類?」
 
李成烈沒有回答,臉色依舊冰冷,眼底卻閃過一絲不易覺察的溫柔。
 
「我知道了,本來以為你這次只是玩玩,所以才.....」李浩沅拍拍李成烈的肩膀:「剛才打擾了,很抱歉」
 
說完後,就帶著張東雨一起從窗戶裡跳了出去。
 
「這算什麼?」諾雷莫名其妙:「我的計劃,就這麼夭折了?」
 
「我也要回去了」李成鍾站起來看著諾雷:「你要不要回去?」
 
「按照我的計劃,魔界軍隊的死傷能占到最小!」諾雷情緒有些激動,也顧不上李成鍾,只是看著李成烈吼:「您是魔界大陸最高統治者之一,必須為所有的士兵負責!」
 
「易地而處,如果我讓你封印李成鍾的魔法和戰鬥力,然後把他送去光明之域,你願不願意?」李成烈沒有在意他的失禮,只是神色平靜的問他。
 
諾雷一愣,扭頭看著站在窗邊的李成鍾。
 
穿著睡袍的青年男子嘴唇微微抿起,不管時光過去幾千幾萬年,都是一樣讓自己驚艷,耀眼的像鑽石。
 
這樣的人,這樣的感情,誰會捨得親手送他入那個危險的地方,去面對那個卑劣的種族?
 
「對不起」諾雷有些明白了李成烈的難處,於是歉意的看著他。
 
「回去吧」李成烈淡淡一笑:「我會想到更好的方法,也會負起我應有的責任」
 
諾雷微微點頭,和李成鍾一起瞬移消失。
 
李成烈嘆了口氣,轉身回到臥室。
 
昏暗卻又溫暖的壁燈下,金明洙裹在被子裡,正在看著自己。
 
「在等我?」李成烈蹲到床邊,伸手刮刮他的鼻子。
 
「你們在說什麼?」金明洙問。
 
「嗯?」李成烈一愣,自己出去之前在臥室周圍布了結界,他怎麼還會聽到外面在說話?
 
「什麼計劃?」金明洙接著問。
 
李成烈看了看四周,頓時一陣慪火,原本自己布下的結界被撤得一乾二淨,到底是哪個傢伙這麼多事!
 
「和我有關?」金明洙試探的看他。
 
李成烈猶豫了一下,點頭。
 
金明洙嘴角揚了揚,努力想裝作不在乎的笑,眼底卻還是裝滿失望。
 
所以,之前說過的愛,還是為了騙自己嗎?
 
「別亂想」李成烈握住他的手:「我不會再欺負你了,相信我好不好?」
 
「那是什麼計劃?」金明洙問。
 
「還記得之前我跟你說過,魔界和光明之域遲早會有一場戰爭嗎?」李成烈看著他。
 
金明洙點點頭:「嗯」了一聲。
 
「最近光明之域不知道為什麼,居然遣散了所有軍隊,這本來是進攻最好的機會,可是要是沒有一個合適的藉口,魔界也不能主動出兵」
 
「所以剛剛你們說的藉口,和我有關?」金明洙的腦袋偶爾也會靈光一下。
 
「前幾天魔界出了事,格林特也趁亂帶了人來抓你,可惜運氣不好,半路剛好遇到了金聖圭」李成烈覺得有些搞笑:「據衛兵的情報,當時他們正在黑森林裡商量,抓到你之後要囚禁在人界還是光明之域,只是沒想到所有的談話都被一只貪玩的小恐龍聽到」
 
「小南南?」金明洙失笑。
 
「然後那只小恐龍就爬了回去,告訴了金聖圭,然後倒霉的格林特公主,就再次落到了魔界手裡」李成烈捏捏金明洙的鼻子:「所以我們明天就回去城堡欺負她!」
 
「你還沒告訴我,計劃是什麼」金明洙很堅持的問。
 
「.....如果看守的衛兵不小心讓格林特跑了,她就一定會繼續來找你,神魔二界都知道,我愛你愛的快發瘋了,如果光明之域的公主把你綁走,你覺得我會不會失去理智?」
 
「然後魔界就有藉口出兵了?」金明洙扁扁嘴:「很好的藉口啊,為什麼不答應?」
 
「你希望我答應?」李成烈看他。
 
「當然不希望!」金明洙拿枕頭砸他:「老子又不是傻子!你這個混蛋!」
 
「那明天就跟我回去吧?」李成烈握著他的手。
 
「不去」金明洙把自己的手抽回來。
 
「為什麼?」李成烈皺眉。
 
「我才剛回來,再走會被院長開除的!而且我爸媽也肯定會懷疑!」金明洙裹緊被子,只露出兩只眼睛:「你自己回魔界」
 
「我有辦法幫你解決」李成烈抱著被子卷,在他額頭啵了一下:「所以,跟我回去吧?」
 
「什麼辦法?」金明洙好奇。
 
「親一下就告訴你」李成烈把臉湊過去。
 
「滾!」金明洙直接拽被子遮住腦袋。
 
「小氣鬼,親一下又不會懷孕!」李成烈拽開被子,把他拽到自己懷裡。
 
「你才會懷孕!」金明洙奮力和他搏鬥。
 
「你想要幾個?」李成烈繼續逗他。
 
「啊啊啊你這個混蛋!」金明洙耳朵通紅。
 
李成烈找準機會把金明洙抓到自己懷裡,然後湊過去親了一口。
 
「混蛋」金明洙嘀嘀咕咕,拿袖子擦嘴。
 
「我們算正式在一起了?」李成烈不理會他的壞態度,摟著繼續問。
 
金明洙沒說話。
 
「我喜歡你」李成烈繼續在他耳邊開口:「我承認,剛開始的時候我只想跟你上床,可是現在,我好像真的有點愛你」
 
好像?有點?
 
這叫什麼見鬼的表白!
 
金明洙推開李成烈,氣吼吼的看他。
 
「給我個機會,好不好?」李成烈握著他的雙臂。
 
金明洙彆扭的看著別處,沒有說話,可也沒有說拒絕。
 
李成烈嘴角一揚,湊近吻住他的唇瓣。
 
金明洙微揚著頭,第一次青澀而又認真的回應,心裡還是不確定,卻又固執的不想再懷疑。
 
晨光微熹,金明洙靠在那個溫暖的懷抱裡,輕輕閉上眼睛。
 
再相信這一次,也是最後一次。
 
如果到頭來結局還是欺騙,那我這輩子,都會恨你。
 
魔界亡靈聖殿裡,諾雷端著兩杯咖啡走到花園,遞給李成鍾一杯。
 
「謝謝」李成鍾接過杯子,沖他笑笑。
 
「你是不是怕我?」諾雷蹲在他面前。
 
李成鍾手一抖,咖啡差點灑出來。
 
「你一直就在躲我,我知道,之前我的確很混蛋」諾雷苦笑:「可是——」
 
「你多想了」李成鍾打斷他:「我是在想光明之域的事情」
 
「嗯?」諾雷看著他:「想什麼?」
 
「總覺得,事情不僅僅是格林特爭風吃醋這麼簡單」李成鍾眉頭微皺:「光明詛咒的開啟本來就很詭異,我不相信僅僅依靠一個連張東雨都打不過的公主,就能操縱它,我也不相信那個在魔界潛伏了幾千年的鄧肯教授,會聽命於她」
 
「你懷疑有光明王的參與?」諾雷神情一肅。
 
「我懷疑他們那天的鬧劇,不僅僅是要抓金明洙那麼簡單」李成鍾站起來:「我要去圖書館查資料,你去找李浩沅王子和張東雨,然後等老大回來,我們再一起商量」
 
諾雷點點頭,看著李成鍾一笑。
 
「怎麼了?」李成鍾莫名其妙。
 
「一千年前我第一次見你,你就是現在的樣子,很認真,也很聰明」諾雷指指自己心口:「或許那個時候,我就已經愛上你了,可惜——」
 
「早忘了」李成鍾站起來:「我要走了」
 
諾雷點點頭,在心裡苦笑。
 
有些錯誤犯下了,是不是就真的再也不能被原諒? 
 
成鍾和諾雷的感情糾葛正文裡不會出現了,完結時會專門出一個他們的番外
 
第二天,金明洙睡到中午才起床,迷迷糊糊一看手機,瞬間清醒。
 
嗷嗷!怎麼已經十二點了!!
 
「怎麼了?」李成烈一進臥室,就看到金明洙正在火急火燎的套衣服。
 
「遲到了!說好今天要把培養好的菌種拿去研究院,遲到又要被罵!」金明洙匆匆忙忙繫襯衣扣子。
 
「那就不去了」李成烈放下手裡的咖啡,從身後環住他的腰,低頭親他脖子。
 
「別鬧了!」金明洙掙扎,卻換來某人更加放肆的動作。
 
「你這個變態!」金明洙提著褲子到處跑。
 
好不容易擺脫那個大色狼,金明洙刷牙刷到一半,突然就又聽到門鈴響。
 
「誰啊!」金明洙氣沖沖的叼著牙刷去開門,怎麼什麼事都遇到一起!
 
拉開門後,金明洙一愣,把準備好的怒吼全部生生咽了回去!
 
門外站著一個氣質高貴的中年貴婦,鑽石耳釘亮閃閃,愛馬仕包在胸前!
 
「媽」金明洙把牙刷從嘴裡拖出來:「你怎麼現在過來了?」
 
「你不是又要出國了嗎?來給你送點東西!」金媽媽氣場十足的從愛馬仕裡摸出來一個塑膠袋,塑膠袋打開後是一層報紙,報紙拆開後,是一個玻璃瓶,瓶裡裝滿了紅艷艷的辣椒醬!
 
「我要出國?」金明洙一愣。
 
「是啊,你們院長一大早就給爸爸打電話」金媽媽疑惑的看著金明洙:「院長沒告訴你?」
 
「呃,告訴了」金明洙一想就知道是李成烈搞的鬼,於是嘿嘿乾笑的敷衍。
 
「剛回來就要走,聖圭也待在國外不回來!你們就是兩個小混蛋!」金媽媽憤恨。
 
金明洙很無語,李成烈則在臥室笑,總算知道那個傻瓜一口一個混蛋是在哪兒學的了。
 
「媽,我以後一定好好陪你們」金明洙狗腿狀諂媚。
 
「陪我就不用了,找個媳婦陪我吧?」金媽媽笑瞇瞇。
 
「我不找!」金明洙一口回絕。
 
「為什麼?」金媽媽很不滿。
 
「沒興趣」金明洙嘀咕。
 
「怎麼會沒興趣?難道你有問題?」金媽媽大驚失色。
 
「媽你亂說什麼呢!」金明洙無力。
 
李成烈在臥室笑到胃疼。
 
「沒問題?健康的?那你就是喜歡男人?」金媽媽語出驚人。
 
金明洙恨不得暈過去,這到底是什麼媽!
 
好不容易送走了母后大人,金明洙氣勢洶洶的拉開臥室門,衝進去就見李成烈正在悠閒地喝咖啡。
 
「你跟我們院長說什麼了!為什麼不告訴我!」金明洙咆哮。
 
「親一下就告訴你」李成烈最近很熱衷這個遊戲。
 
「做夢去吧!」金明洙憤憤,轉身去廁所接著洗漱!
 
親你個毛線!變態!不說算了!
 
剃須泡沫剛塗到臉上,就聽到廁所門口傳來一個很欠扁的聲音。
 
「寶貝你還會長鬍子?」
 
語氣裡竟然還有些驚訝和喜悅!
 
金明洙一口血噴滿水池,老子一不是女人二不是太監,長個鬍子有什麼好驚訝的?
 
忍無可忍,金明洙拼命把李成烈推出廁所,然後反鎖門,順便用屁股頂住!
 
搞個毛啊!別人談戀愛不都是溫馨甜蜜的嗎?為什麼自己的戀愛過程這麼變態猥瑣!
 
早餐桌上氣氛很詭異,金明洙套著皺巴巴的睡衣,低頭呼嚕呼嚕喝粥,筷子上還插著一個包子,而在餐桌的另一頭,李成烈穿著華麗的黑袍,手裡端著一杯咖啡,優雅又迷人。
 
這絕對是名貴波斯貓和廉價小土狗的組合.....
 
金明洙一邊喝粥一邊悶悶的聯想。
 
「吃完早餐,我們就回去吧」李成烈用修長的手指叩叩桌子:「好不好?」
 
「不好!你還沒告訴我,到底是怎麼搞定那個禿頂院長的!」金明洙擦嘴開條件:「不說我不走!」
 
「就是找了一個朋友,打電話給你們院長,然後告訴他最近市政府有一個出國學習的名額,想讓你去」李成烈攤攤手:「就這麼簡單」
 
「什麼朋友?」金明洙愕然,這樣也行?
 
「市長」李成烈輕描淡寫。
 
「啥?」金明洙張大嘴巴:「你怎麼會認識政府的人?」
 
「他是魔界的墮天使」李成烈很耐心的解釋,「來人界純粹是因為愛上了一個人族女孩,沒別的目的」
 
金明洙趴在餐桌上很無力,世界果然很奇妙。
 
回到魔界後,李成烈想都沒想,直接把金明洙帶去了自己的臥室。
 
「我要回自己的房間!」金明洙抗議。
 
「為什麼?」李成烈皺眉:「我們又沒有吵架,為什麼要分居?」
 
分居你妹啊!金明洙心裡飈出血和淚,我什麼時候和你同居過?
 
「你要是覺得委屈,那我們就舉行一場盛大的婚禮?」李成烈若有所思:「明天怎麼樣?」
 
金明洙覺得有點胸悶。
 
魔界看上去還是和以前一樣,沒有絲毫的變化,粉紅小報銷量火爆,英俊帥氣的魔界高層們,依舊是小報記者最愛八卦的對象。
 
李浩沅和張東雨的婚禮自然是最大的噱頭,金明洙發現在每一天的報紙上都會有諸如《揭秘!王子將於明天舉行婚禮!》《本報獨家!李浩沅殿下將於明天迎娶王妃!》《他們都是騙人的!真正的婚禮其實是在明天!》之類的消息,然而過了一個星期,金明洙還是沒發現那兩個人有任何結婚的跡象。
 
「他們到底什麼時候結婚?」金明洙很好奇。
 
「我怎麼會知道」李成烈攤攤手:「又不是你和我的婚禮,為什麼要關心?」
 
金明洙耳朵再次通紅。
 
而在亡靈聖殿裡,張東雨正坐在圖書館,一本接一本風飛速看書。
 
「天氣這麼好,出去喝一杯吧?」李浩沅坐在他對面呵欠連天。
 
「不去」張東雨拒絕。
 
「這些戰爭的歷史書有什麼好看的?」李浩沅無奈。
 
「你給我閉嘴!」張東雨惡狠狠:「再說一句就給我滾出去!」
 
李浩沅在心裡嘆氣,單手撐著腮幫子看他。
 
塵封已久的典籍被一一打開,空氣裡揚起細小的微塵,有些嗆鼻,張東雨卻絲毫不在意。
 
「你到底——」
 
「去幫我買一杯咖啡,要街角那家的」張東雨搶先一步打斷他:「要加牛奶」
 
「好的」李浩沅無奈的嘆了口氣,站起來出門。
 
泛黃的書頁上,用古老的符咒寫著神魔二界的種種傳奇。
 
千年前那場臭名昭著的背叛,自然也被寫在了歷史裡。
 
字裡行間,自己已經被寫的面目全非,一片狼藉。
 
要是李浩沅知道這些不堪的語言都是在描述自己,是會生氣,還是會徹底的鄙視自己?
 
張東雨笑容苦澀,動作緩慢的合上古舊羊皮卷。
 
夕陽在他身上灑下一個金色的光環,水晶般的眼睛微微瞇起,雖說皺著眉頭,卻還是遮不住那份與生俱來的倨傲氣質。
 
歸根結底,也終還是天使。
 
咖啡買來後,張東雨隨手放在桌上,看都不看一眼。
 
李浩沅不計較他的壞脾氣,放下杯子,站在身後幫他揉肩膀。
 
兩人離得很近,張東雨甚至能感覺到從李浩沅身上傳來的熟悉溫度。
 
血族沒有體溫,因此對溫暖便分外貪戀,可是這次,張東雨卻有些想要逃。
 
一千年的時間太短,短到連傷口都來不及完全長好,單憑一頁泛黃的舊書,就能重新揭開那些陳舊的往事,一點一滴,不堪回憶。
 
「寶貝,你今天究竟怎麼了?」李浩沅從身後環住他,眉頭微皺。
 
張東雨搖搖頭,沒有說話。
 
心裡清楚,該來的總會來,誰都躲不掉。
 
晚上就是諾雷的生日派對,作為魔界最受歡迎的王老五,諾雷絕對是鑽石級別,因此這場派對也就極其盛大,人山人海相當熱鬧。
 
二樓的休息室裡,金明洙正在無聊的打呵欠。
 
明明就說好帶自己來看熱鬧,為什麼不讓自己下去!
 
「下面記者太多」李成烈端著紅酒靠在沙發上:「我不想讓你上頭版」
 
「真無聊」金明洙嘆氣。
 
屬於金聖圭的金色的貓頭鷹落在金明洙肩頭,金明洙拆下信看了一眼,扁扁嘴。
 
「怎麼了?」李成烈問。
 
「說是在斯芬克河的源頭髮現了奇怪的腳印,所有人都認不出是什麼所以畫了一個回來,看看有沒有人知道」金明洙把信紙遞給李成烈。
 
李成烈抖開信紙只看了一眼,就臉色一變,猛地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怎麼了?」金明洙被嚇了一跳,很少能看到李成烈這麼不淡定!
 
「你在這裡玩,我要去找一趟張東雨」李成烈拍拍金明洙的肩膀,然後從窗戶鑽了出去。
 
「喂!先告訴我什麼事啊!」金明洙趴在窗戶吼:「知不知道我好奇心很強啊!」
 
於是第二天,小報頭條的內容除了諾雷盛大的生日party,還有一些《人族小萌萌為什麼要怒吼?本報為你揭秘》《柔弱萌萌的無限爆發力——您聽到那聲吼了嗎?》之類的新聞。
 
「真無聊」金明洙把報紙丟進垃圾桶。
 
李成烈自從昨天出去,就再也沒回來,也不知道到底出了什麼事。
 
嗷!心裡好撓。
 
直到三天後,李成烈才回到了城堡,正在花園裡找特特的金明洙一聽到這個消息,立刻就飛奔回了臥室。
 
周圍的女僕紛紛捧頰,哎呀好相愛.....真是讓人羨慕。
 
臥室裡,李成烈已經躺在床上睡著,連外套都沒脫。
 
缺不缺德!一回來就睡!不知道我很好奇嗎?!金明洙坐在床邊,憤恨的用手指戳他臉,戳了半天也沒戳醒,於是索性騎在他身上晃:「你給我醒來!」
 
李成烈眉頭微皺,無奈的睜眼。
 
「快說,發生了什麼事情!」金明洙這幾天一直抓心撓肝,好不容易才有機會求真相,於是拽著他的領子不鬆手!
 
「沒什麼,就是制定了一下作戰計劃」李成烈握過他的手:「戰爭馬上要開始了」
 
「這麼快?」金明洙一驚:「可是之前不是說,魔界不會主動挑起戰爭嗎?」
 
「光明之域喚醒了被封印的傀儡獸,觸犯了當初和神魔二界所做的約定」李成烈翻身把金明洙壓在身下,低頭吻吻他的眼睛:「最近我要去一次神界,聯合他們一起出戰,你想不想一起?」
 
「我能去?」金明洙激動的瞪大眼睛。
 
「當然」李成烈疲憊的笑笑:「好了寶貝,我真的很累了,晚上再跟你說,好不好?」
 
「睡吧」金明洙好奇心得到了滿足,還額外獲贈一個神界一日遊的機會,於是心滿意足的想下床,卻被李成烈圈在懷裡不放。
 
「幹什麼!」金明洙掙扎。
 
「反正你也沒事,陪我睡一會兒」李成烈拽過被子蓋住兩個人。
 
「你幾歲啊!」金明洙鄙視。
 
李成烈沒有說話,卻也沒有鬆手。
 
午後的陽光照進窗戶,灑下一片溫柔。
 
金明洙最擅長的就是睡覺,這次也是一樣,一覺從中午直接睡到天黑,等到睡醒後,身邊早就空空蕩蕩。
 
金明洙美美的伸了一個懶腰,然後抱著被子坐在床上,盤算是繼續睡呢,還是起來吃點東西再睡。
 
被子裡鼓出一個小小的包,然後從裡面鑽出來一個小白球。
 
「特特!」金明洙拖過小狗蹂躪,捏完耳朵捏屁股。
 
特特急得汪汪亂叫,嘴裡叼著的紙團也掉到了床上。
 
「跟你說過多少次了,不許吃報紙,也不許玩紙球!」金明洙把紙團藏到身後,心底暗說魔界真是變態,居然把油墨做成各種食物的味道,搞得特特現在最大的愛好就是舔牛肉味道的報紙!
 
「汪汪」小狗掙開金明洙的魔爪迅速逃逸。
 
「笨狗!」金明洙鄙視,拿過那個紙團準備丟到垃圾桶,卻發現貌似上面出現了自己的名字。
 
帶點好奇的打開報紙團,赫然又是一整個彩版。
 
柔軟柔美柔若無骨的人族萌萌被殘忍殘酷殘無人道的變態老處女格林特抓回了光明之域,受盡了各種無法想象的折磨,很快就奄奄一息,偉大的血族親王獲悉後暴跳如雷心急如焚,連夜召集了軍隊準備進攻光明之域,沒想到在進攻的前一天,人族萌萌突然渾身是血的出現在親王眼前,並在見到情人的一剎那昏迷不醒,在睡夢中還不停地呼喊親王的名字,並且一直在說不要發兵,這是個陰謀!出於對萌萌愛人的充分相信,親王下令全軍暫時解散聽命,甚至不顧形象,和堅持要出兵的諾雷互相吐口水。
 
昏迷了三天後,小萌萌才醒了過來,說出的第一句話,就是自己在光明之域看到了被喚醒的傀儡獸。
 
原來格林特抓走親王的情人,不僅是因為可怕的嫉妒,更是因為要引誘魔界出兵,然後再利用傀儡獸,讓魔界全軍覆沒!簡直是卑鄙下流到了一種讓人無法超越的境界!!
 
報紙上扯得沒邊沒際,外表柔弱骨子堅強的人族萌萌受盡殘酷的刑罰,居然還能拼死跑回來給魔界報信,簡直就是魔界的英雄!大家紛紛表示,這是一種要被載入史冊的行為!之前曾經認為金明洙配不上李成烈的人們也開始自責,並且表示以後一定要加入粉紅萌萌守護團!
 
金明洙哭笑不得,拿著報紙去找李成烈。
 
「醒了?」李成烈正在書房看書,見金明洙進來,於是笑著沖他伸手。
 
「這裡說的陰謀和傀儡獸,到底是什麼意思?」金明洙沖他揚揚報紙,有點疑惑。
 
「傀儡獸是變異的地獄犬,頭腦簡單,兇殘,暴力,而且很容易被人控制,經常會造成大規模的騷動」李成烈解釋:「所以在幾千年前,神魔二界就已經聯手,把所有的傀儡獸封印在了阿刻戎河的河底,並且立下誓約,誰都不能私自打開封印」
 
「所以那天聖圭送回來的那個腳印,就是傀儡獸的.....光明之域已經解封了傀儡獸?」金明洙恍然,怪不得李成烈那麼緊張。
 
「是」李成烈點頭:「所以幸好,我沒有讓他們把你抓走」
 
要是自己真的聽諾雷那個混蛋的主意,讓格林特把金明洙帶去光明之域,然後魔界再趁機出兵,估計現在肯定損失慘重。
 
在一個多月前,光明之域就高調的解散了軍隊,當時魔界的白癡專家們還分析,說這是示弱的表現,現在看來,這根本就是想讓魔界放鬆緊惕的計謀。
 
「你在想什麼?」金明洙在李成烈面前晃晃手。
 
「.....你好像總能帶給我好運氣」李成烈捏他的腮幫子。
 
「抓到格林特的是聖圭,發現傀儡獸腳印的也是聖圭」金明洙撇撇嘴角:「和我有什麼關係?」
 
「我說有就有!」李成烈揉他的頭髮:「去吃東西吧,吃完我帶你去神界」
 
「晚上去?」金明洙愕然。
 
「神界永遠都是白晝」李成烈攬過金明洙的肩膀:「幾千年前,魔界也永遠都是黑暗,現在魔界的日月星辰,都是偉大的魔族長老們用最精純的魔法製造出來的」
 
「那神界為什麼不製造出黑夜?一直是白天,多煩」金明洙不解。
 
「因為神只愛光明,他們都認為黑暗只屬於魔鬼,是骯髒而又邪惡的」李成烈笑笑:「不過我認為,是因為他們怕死,畢竟如果想要改變固有規律,就需要耗費很多的精力」
 
「什麼意思?」金明洙不解。
 
「魔族的長老們製造出日月星辰之後,也就耗盡了所有的魔法,失去了魔法的庇護,他們比普通的人類還要容易死亡」李成烈收起了滿臉的調笑,指著最東方的尖塔:「他們死後,被魔王葬在了那座塔裡,他們才是魔界的英雄」
 
金明洙看著那若隱若現的塔尖,想起之前李成烈說過的一句話。
 
這裡比天堂還要讓人留戀。
 
現在看來,的確是。
 
在去神界之前,李成烈先帶著金明洙到了一個空曠的大殿。
 
「來這裡幹什麼?」金明洙好奇的四處看。
 
「洗澡」李成烈脫掉自己的外衣,指指中間那個巨大的水池:「一起」
 
「你這個變態!」金明洙嚇的一愣,撒丫子就往外跑,卻被一把拽了回來。
 
「嗷嗷!」金明洙掙扎。
 
「這不是普通的泉水」李成烈敲敲他的腦袋:「是我一個人專屬的!」
 
「那又怎麼樣!」金明洙使勁掰開他的手。
 
啊啊不要!那種事情!一想就很恐怖!屁屁會很慘!還會殘廢掉!
 
「神界和魔界不一樣,你想去那裡,就必須提高自己的防禦等級」李成烈一邊解他的襯衫扣子一邊哄騙:「聽話,你現在的體質去神界會有危險」
 
「我聽不懂!」金明洙拼命捂住自己的領口。
 
「你不需要懂,乖乖聽我的就好!」李成烈掰開他的手,有點急躁的隨手一扯,薄薄的襯衣立刻被撕裂,露出了大半個白皙的胸膛。
 
「你混蛋!」金明洙臉都嚇白了:「說好不再欺負我的!」
 
李成烈手下一頓,眼神複雜的看著他。
 
「我不去神界了!」金明洙緊張無比。
 
「那不脫衣服了」李成烈妥協一步,握過他的手:「就這樣去水裡,行不行?」
 
金明洙思考了一下,覺得可以接受,於是點頭。
 
「你會不會後悔?」見他答應了,李成烈眼底反而滑過一絲猶豫:「這是黑魔法泉,一旦沾上這裡的氣息,你就.....你的體質,會有一點變化」
 
「什麼變化?」金明洙問。
 
「.....黑暗屬性會增強」李成烈回答。
 
「會不會生病?」
 
「不會」
 
「會不會難受?」
 
「不會」
 
「會不會變成奇怪的樣子?」
 
「不會,你不會有任何感覺,還是和現在一樣,只不過對神界的防禦能力會增強,其他的,什麼都不會變」李成烈整整他額前的碎髮:「行不行?」
 
聽上去沒什麼大不了,金明洙很爽快的答應了下來。
 
在跨進泉水的一剎那,不知道是不是錯覺,金明洙覺得李成烈握住自己的右手,好像微微收緊了一下。
 
魔法泉的水很冷,泡了不到五分鐘,金明洙就覺得骨頭都開始疼。
 
「寶貝堅持一下」李成烈抱緊他的身體:「一小會就好」
 
「還要多久?」金明洙凍得嘴唇發白。
 
「沒多久,出去之後就不會疼了」李成烈低頭,在他唇瓣上輕啄了一口。
 
金明洙蜷進李成烈懷裡,努力想尋求一點溫暖,卻覺得越來越冷,眼前也有些發黑。
 
看著昏倒在自己懷裡的金明洙,李成烈伸手,慢慢拉開他的襯衣領子,露出白皙的肩膀和微微凹陷的鎖骨。
 
尖銳的獠牙觸碰上細膩的肌膚,猶豫了一下,還是輕輕刺入。
 
年輕的血液乾淨甜美,是自己嘗過最完美的味道。
 
昏睡中的金明洙大概是感覺到了什麼,眉宇間隱隱有些抗拒的意味。
 
李成烈安撫的親了親他的臉,然後抱著他出了魔法泉。
 
擔心他會凍傷,李成烈瞬移回了自己的臥室,幫他換上睡衣後又塞進被子裡。
 
「親王殿下」管家在門外輕輕叩門:「李浩沅王子在客廳」
 
「知道了」李成烈又檢查了一下金明洙的狀況,確定他沒有太大的不適後,才幫他掩上房門。
 
「你去黑魔法泉了?」李成烈剛一進客廳,李浩沅就感應到了他身上那股強烈的暗黑氣息。
 
李成烈挑眉,魔族的敏銳度果然很高。
 
「你的暗黑屬性已經很強了,還去那裡幹什麼?」李浩沅有些不解。
 
「帶別人去」李成烈慢慢喝咖啡。
 
「別人是誰?」李浩沅問完之後反應過來,於是吃驚的瞪大眼睛:「金明洙?!」
 
李成烈沒否認。
 
「你瘋了,為什麼要把他變成惡魔?」李浩沅覺得自己無法理解:「低等惡魔進化成高等惡魔時才需要魔法泉的幫助,他是人類,你難道就不怕他被暗黑魔法吞噬?!」
 
「有我在,他就不會有事」李成烈微微皺眉:「而且我也沒有讓他泡太久,所以他現在不是惡魔,依舊是人類!」
 
「可是他的靈魂已經被染上了漆黑,永遠也不會褪掉!」李浩沅有些可憐金明洙:「你知道,人類總是希望以後能上天堂——」
 
「他不需要去天堂!」李成烈有些粗暴的打斷李浩沅。
 
靈魂間被染上如淵漆黑,那就只能待在魔界。
 
身體裡被種下血族氣息,那就只能屬於自己。
 
即使將來有一天灰飛煙滅,也無可逆轉。
 
「真不知道你在想什麼!」李浩沅搖頭。
 
「你找我有什麼事?」李成烈不想再和他糾結這個問題。
 
「我跟你一起去神界」李浩沅回答。
 
「你去那裡幹什麼?」李成烈眉頭微皺,誰都知道李浩沅最煩神界。
 
「我想去看他出生的地方」李浩沅的理由很簡單。
 
「三個小時後見」李成烈點頭答應。
 
李浩沅將來會是整個魔界大陸的統治者,他要去神界,自己沒有任何理由阻止。
 
臥室裡,金明洙已經醒了過來,正裹在被子裡打噴嚏。
 
「再睡一會吧」李成烈蹲在床邊,伸手幫他掖好被角:「三個小時後,我們一起去神界」
 
「難受」金明洙覺得全身的骨節都疼,於是往被子縮了縮。
 
「魔法泉有點冷,我已經讓女僕準備了熱湯,喝完之後就會好」難得見金明洙這麼乖順的樣子,李成烈湊過去親親他:「下次再去的時候提前喝點酒,會舒服一點」
 
「還要去?」金明洙皺眉。
 
「下次我會縮短時間」李成烈彎起手指,親暱的刮他的鼻子:「有我在,你不需要害怕」
 
「我才沒怕」金明洙把被子往上拽拽,遮住自己有些發燙的臉。
 
李成烈笑笑,靠在床邊陪他,兩人手勾手說一些很沒營養的話題,幼稚如同剛出生的嬰兒。
 
幾個小時後,女僕送來了一套嶄新的純黑色魔法袍,摸上去柔軟精細,袖口嵌著細碎的紅色瑪瑙,內裡也繡著暗紅色的六芒星。
 
「試試看」李成烈把金明洙拽起來。
 
「給我的?」金明洙驚訝。
 
「難道你想穿著襯衣去神界?」李成烈失笑:「去聽場音樂會還要穿正裝,況且我們去的是天堂」
 
「可是我穿這個會不會很奇怪?」金明洙有點無法想象自己穿這身衣服的樣子。
 
「當然不會,而且一定很好看」李成烈吻吻他的唇角:「快點換衣服吧,我在客廳等你」
 
雖然有點彆扭,金明洙最終還是換上了那身魔法袍。
 
出了臥室往客廳走,迎面遇到幾個女僕,金明洙跟往常一樣,笑瞇瞇的沖她們打招呼,沒想到那些女僕居然立刻退到了牆角,恭恭敬敬的垂手而立,連頭也不敢擡——就和平時見到李成烈一樣。
 
金明洙有些莫名其妙,走到客廳後,就見李成烈和李浩沅正在等自己。
 
「您好,我尊敬的小殿下」李浩沅單手放在胸前行禮,神情半是戲謔半是認真。
 
金明洙四下看了看,才驚疑未定的指著自己:「你在叫我?」
 
「當然」李浩沅挑眉,扭頭看著李成烈:「沒告訴他這身衣服的含義?」
 
「沒來得及,不過現在告訴也不晚」李成烈笑笑,拉過金明洙的手親吻:「從現在開始,你就是魔君之一」
 
「那又是什麼?」金明洙錯愕。
 
「魔君是魔界的統治者」李成烈捏捏他的臉蛋:「成為魔君之後,你就可以吃霸王餐看霸王戲,賭博輸了也可以賴賬,酒吧裡的紅酒隨便喝,街上看到美女姐姐也能隨便摸,每個月還有一箱金幣可以拿,你覺得怎麼樣?」
 
「.....可是我什麼都不會,要怎麼當魔君?」金明洙被李成烈描述的種種好處刺激的有點頭暈。
 
「你什麼都不用幹,只需要待在我身邊」李成烈握著他的手:「好了寶貝,我們出發」
 
由於李成烈的瞬移實在太牛逼,所以金明洙什麼也來不及看到,就覺得自己陷入了一片無邊的黑暗。
 
耳邊是呼呼的風聲,金明洙有點緊張,於是伸手拽住李成烈的領子。
 
李成烈嘴角一揚,伸手把他抱的更緊:「等會我們要穿越紅海,閉上眼睛不要亂動」
 
金明洙點點頭,把臉埋在李成烈懷裡。
 
越過一片海浪的巨吼後,金明洙覺得自己似乎被人放到了地上,雖然閉著眼睛,還是能感覺到刺目的亮光。
 
「我們到神界了」李成烈把手捂在他眼睛上:「這裡太亮,記得慢慢睜開眼睛,不要著急」
 
金明洙點點頭,帶著一點好奇一點忐忑,慢慢拉下了李成烈的手。
 
觸目所及,四周都是金色的光線。
 
除此之外,空無一物。
 
「這就是神界?」金明洙有些失望。
 
「這是十環天的第四天,傳說中的神之所在,世人心裡最神聖的地方」李成烈幫金明洙整整衣服,湊在他耳邊悄聲低語:「也是最無聊的地方」
 
待續....
創作者介紹

烈洙귀엽다-育珊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