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麼跑出來了?」金聖圭問金明洙:「李成烈送你來的?」
 
「老子為什麼要讓他送!」金明洙怒:「又不是弱智!」
 
「那那些記者沒跟你?」金聖圭疑惑。
 
「他們開會呢」金明洙自己抓了個蘋果啃:「過幾天是張東雨的生日,李成烈說現在所有的記者都在商討,要怎樣才能把王子和王妃的愛情寫成一段驚世傳奇,沒空理我,所以我才敢出來的,這幾天悶死了」
 
「既然你嫌魔界無聊,那要不然我送你回去吧?」金聖圭始終不想讓金明洙留在魔界。
 
「不!回去要上班,上班好無聊,還有猥瑣的禿頂研究院長!」金明洙強烈拒絕:「我不回去!」
 
「隨便你」金聖圭無奈的揉他腦袋:「小心別吃虧了就行」
 
「放心吧」金明洙大咧咧的揮手,伸手戳南優鉉:「我陪你下棋好不好?」
 
「不好」南優鉉迷迷糊糊的拒絕,昨晚被翻來覆去折騰了一夜,擺了好多奇怪的姿勢,累得要命。
 
「來嘛來嘛」金明洙不死心,南優鉉是自己唯一一個下五子棋能贏的人!
 
「主人我想睡覺.....」南優鉉甩不掉金明洙,於是閉著眼睛使勁往金聖圭懷裡拱。
 
「小南南.....」金明洙拽著小傢伙的腳丫子往出拽,結果被金聖圭一腳踢出門外。
 
「姓金的!」金明洙從地上爬起來憤怒指。
 
「沒事就趕緊回去吧!」金聖圭很沒人性的關了門,自己回去陪小寵物鑽被窩。
 
金明洙在心裡默默比中指,本來就是因為李成烈有事,自己無聊才來找南優鉉的!沒想到居然被重色輕友的竹馬給趕了出來!看著緊閉的房門,想象著裡面發生的和諧場景,金明洙不禁再次感慨,禁欲系的老處男一旦破處,這真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
 
出了亡靈聖殿沒走兩步,就撞見了浩浩蕩蕩的花車巡遊,看上去又熱鬧又喜慶,金明洙從兜裡摸出偷李成烈的大墨鏡戴上,自以為很低調的站在路邊看熱鬧。
 
花車上站著兩個惡魔,分別扮演王子和王妃的角色,執手相望情意綿綿,有人歡呼的時候還會深情擁吻,於是周圍的人們起哄聲此起彼伏,並且時不時的傳來「脫衣服!」「摸!」「做啊!」「做兩次!」之類的叫喊聲,魔界民眾的開放程度和饑渴程度可見一斑。
 
金明洙喜滋滋的看得正高興,突然覺得自己衣服被人拽了一下,扭頭一看,只見到一個背影慌不擇路的跑走。
 
這一幕簡直就是電視劇裡的經典橋段,金明洙一摸衣兜,果然,錢包沒有了!
 
金明洙很憤怒,撒丫子就追了上去,這麼多人!憑什麼就偷自己的!自己看上去很好欺負嗎?!
 
繞過三條街道之後,金明洙終於氣喘籲籲的在一個胡同裡堵住了小偷。
 
「我X」金明洙上氣不接下氣,罵的極其沒有氣勢:「把錢包還,還給我」
 
「你真的是人類?居然跑這麼點路就累成這樣」那個小偷摘掉了帽子,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他。
 
「你是.....啊!!!!!!!」金明洙震驚,居然是那個叫什麼特的公主?!小三遇到原配,狗血劇經典橋段!啊呸呸我究竟在想些什麼!
 
「他怎麼會喜歡你這種鼻涕蟲!」格林特公主揚著下巴,一臉鄙視的看著金明洙。
 
「你才是鼻涕蟲!」金明洙怒:「你全家都是鼻涕蟲!」
 
「混賬!」格林特惱羞成怒:「刷」的一聲展開三對灰色的羽翼,來彰顯自己的不凡出身:「你的出身怎麼可能和我比!」
 
「長幾對雞翅膀就出身高貴了?」金明洙很鄙夷的看他:「鄉巴佬,土包子,老女人!」
 
「你說什麼?!」格林特氣得冒火。
 
「我說你是老女人,好幾百歲了還沒嫁出去!」金明洙沖她做鬼臉。
 
「我要殺了你!」格林特尖叫。
 
「殺吧」金明洙驕傲的挺了挺小胸脯,心想老子身上有血族VIP防護罩!
 
格林特臉色發青,迅速在手裡凝結了一個灰色的能量球。
 
金明洙從褲兜裡摸出一個泡泡糖,淡定的嚼了嚼,吹泡泡。
 
格林特徹底被氣暈了,手裡的能量球凝結了無數能量,狠狠朝金明洙拋了過來。
 
巨大的爆炸聲傳來,空氣裡充滿了灰黑色的煙霧,金明洙被震的後退了三步,不過毫髮無損。
 
「怎麼樣,認輸了吧?」金明洙什麼也看不清,不過還是很得意洋洋的得瑟。
 
「你愛他嗎?」格林特突然開口。
 
「嗯?」金明洙一愣,心想幹嘛問這個。
 
「你愛不愛他?」煙霧那一頭的格林特又問了一句。
 
「當然不愛」金明洙鼻孔朝天:「誰要愛那個混蛋!」
 
「一點都不愛?」格林特似乎對這個問題很感興趣,而且語氣中似乎還有一些喜悅。
 
「一點都沒有!」金明洙嘴很硬:「是他自己意淫的!我怎麼可能愛他!」
 
「聽到沒有,那個卑賤的人類說他根本就不愛你!」格林特聲音裡充滿了嘲諷。
 
金明洙莫名其妙,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巷道裡突然狂風大作,瞬間吹散了那團混沌的黑霧。
 
在金明洙和格林特的中間,站著臉色難看到極點的李成烈。
 
「你.....」金明洙愣住,他是什麼時候來的?
 
一想到剛才自己說過的話,金明洙覺得心裡一空,擡頭看看李成烈,卻發現他根本沒有再看自己一眼。
 
「他不愛你」格林特看著李成烈尖銳的笑:「這真是個笑話,高貴的血族統治者愛上了低賤的人類,居然還遭到拒絕!」
 
「滾!」李成烈面無表情的說出一個字,伸手攬過金明洙,瞬移回到了城堡。
 
金明洙自知理虧,本想道歉的,可惜李成烈根本沒給他認錯的機會,到臥室後轉身就走,拉都拉不住。
 
小白狗從床底下爬出來,很同情的看著金明洙。
 
「特特.....」金明洙抱著小狗坐在地上,無語凝噎的同情對視:「你也惹菲力生氣了嗎?」
 
小狗趕緊搖頭,嗚嗚叫了兩聲,床下又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音,半晌後,就見菲力慢慢挪了出來。
 
「汪汪!」小狗歡樂的撲過去,前爪抱著菲力的大腦袋站起來,親暱的和它蹭鼻子。
 
金明洙悶悶的嘆氣,心裡要多堵有多堵。
 
晚上吃飯的時候,李成烈沒有去餐廳,金明洙看著桌上的海鮮飯和沙拉,胃口全無。
 
到了休息的時候,也再也沒人和自己搶枕頭搶被子,耳邊沒有了那熟悉的呼吸聲,寂靜的有些冷。
 
此後一連三四天,李成烈也沒有再出現過,金明洙一個人坐在花園裡,看著親親熱熱咬來咬去的菲力和特特,覺得心裡有些發酸。
 
再後來,就到了張東雨的生日,全魔界的人都在亡靈聖殿周圍歡呼慶祝,只有金明洙一個人坐在空蕩蕩的城堡裡發呆。
 
櫃子裡有一套黑色的小西裝,乾淨又精緻,本來是李成烈送來,說是要和自己一起去參加張東雨的生日派對。
 
自己當初一臉不屑的說不去,可是心裡清楚,其實是很想去的,想去看魔界最盛大的派對是什麼樣,想去看長著翅膀的墮天使唱詩,想去看金色貓頭鷹是不是真的有血紅牙齒,更想站在李成烈身邊,和他一起出現在所有人的視線裡。
 
金明洙覺得有點想笑又有點想哭,連自己都不知道,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到了後半夜,走廊裡突然傳來一陣吵鬧聲,金明洙出了房子,就見幾個僕人正在匆匆忙忙的搬運酒桶。
 
「怎麼了?」金明洙拉住其中一個人問。
 
「親王殿下要我們往浴缸裡充滿紅酒」一個僕人匆匆忙忙的回答。
 
李成烈回來了?金明洙猶豫了一下,還是慢慢走向了浴室。
 
走廊裡混合著玫瑰和葡萄酒的香味,浴室門口站著兩個僕人,見金明洙來了,表情都有些吃驚。
 
在金明洙推開門的時候,其中一個僕人似乎想攔住他,卻被另一個僕人制止。
 
「說不定親王是想三個人一起玩呢」
 
在門被關上的一剎那,金明洙只聽到這麼一句話。
 
大大的浴池裡飄滿了玫瑰花瓣,李成烈正閉著眼睛靠在池壁上,頭微微揚起,完美的下巴和脖子連成一道漂亮的線條。
 
金明洙站在門口,突然就覺得有些尷尬,正在猶豫的時候,李成烈卻突然睜眼看了過來。
 
「呃.....」金明洙有些慌亂的沒話找話:「那個,你回,回來了?」
 
李成烈嘴角一勾,笑的魅惑人心,像是黑夜裡盛開的玫瑰。
 
金明洙被他笑的大腦短路耳邊嗡嗡亂想,剛想糾結的組織一下語言,卻聽到李成烈語氣曖昧的問了一句:「要不要和我們一起?」
 
我們?金明洙只聽到這兩個字。
 
水面晃動成一片,從水下突然鑽出了一個人,濕透的紅色頭髮緊緊貼在臉上,像是一顆漂亮的紅寶石。
 
「親王」少年撒嬌的環住李成烈的脖子。
 
李成烈沖金明洙伸出手,依舊笑的魅惑無比:「過來,給你介紹我的小寵物」
 
微風吹起了窗簾,沒有星光的魔界之夜,漆黑一片。
 
來魔界這麼久,金明洙第一次覺得,這裡的夜晚居然這麼長。
 
不記得自己剛才是怎麼出的浴室,好像是沖李成烈笑了一下,還說了話,可具體的細節,卻怎麼也想不起來。
 
所以,大概還是不愛吧,兩個人,都不愛。
 
第二天一大早,金明洙就出了門,臨出門前看了眼特特,就見它正蜷在菲力的腦袋上,睡得呼呼流口水。
 
金明洙苦澀地笑笑,心裡雖然不捨得得,還是把小狗留在了臥室,這裡不是自己的世界,卻是特特出生的地方,況且還有菲力在這,誰都沒有權利帶它離開。
 
這一次,是真的下了決心要走掉的。長到二十四歲,金明洙從來就沒有自卑過,可是自從遇到李成烈後,不管怎麼嘴硬,心裡也清楚,其實是有些自卑的。
 
血族本來就是最驕傲的種族,況且那個人,還是個擁有超能力的血族統治者,黑袍華麗,瑪瑙暗紅,面容俊美,舉手投足間,都是不可侵犯的貴族氣息。
 
而自己呢?
 
穿廉價的沙灘褲和拖鞋,最愛窩在家裡吃泡麵逛論壇,分不清各種葡萄酒的區別,看到帶血的牛排會噁心,不會魔法,往上追溯祖宗八代也和貴族沒有一點關係。
 
所以,有些人天生就是不適合,沒有誰對誰錯,趁早散了,才會讓彼此好過。
 
十幾年的死黨,就是有這個好處,金聖圭甚至沒有問為什麼,就帶他出了魔界,直接回到了C市的公寓裡。
 
「謝謝你」金明洙遞給金聖圭一瓶啤酒:「還有,這次是我自己要回來的,不是他欺負我,你別誤會」
 
金聖圭點點頭,在心裡嘆了口氣。
 
房間裡亂糟糟,有一層薄薄的灰塵,送走金聖圭後,金明洙換上拖鞋,開始慢慢收拾。
 
心底還是冰涼一片,可是沒關係,一個人久了,總有一天應該會習慣吧?
 
晚上回家看了父母,一起吃了頓晚餐,還給家裡換了漂亮的小地毯,開開心心高高興興。
 
所以你看,沒什麼事是大不了,這個世界,少誰都一樣。
 
生活回到之前的軌跡,早上起來出門上班,忍受禿頂院長的折磨,中午吃食堂,和同事討論三號打飯窗口的雞腿比較大只,晚上帶外賣回家,看看電視吃吃水果打打遊戲泡泡論壇,然後洗澡睡覺,等待新的一天到來。
 
親戚家的阿姨介紹了個漂亮的妹子給自己,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姑娘害羞的低著頭,坐在餐桌的對面一句話也不說。
 
「小露害羞」阿姨笑呵呵的解釋:「明洙你要主動一點」
 
看完一場電影出來,才發現外面早已風雨交加,身為一個純爺們,金明洙自然脫下自己的外套罩在穿吊帶的妹子身上,自己衝進雨裡去叫出租車。
 
擠在狹小的車廂裡,姑娘顯然很滿意金明洙的表現,臉蛋愈發的紅撲撲,歪著身子隨時準備在車下個顛簸時,靠上他的肩膀。而一邊的金明洙卻絲毫無視妹子粉紅的電波,滿心都是另外一張臉。
 
「我靠你這個混蛋!我不要淋雨!你言情片看多了吧!」
 
「寶貝兒,魔界很少下雨,躲在屋子裡多無聊,快出來」
 
「不!」
 
「出來」
 
「不.....啊!混蛋!放我下來!你這個討厭的.....唔.....」
 
瓢潑大雨裡的那個吻霸道而又溫柔,帶著滾燙的溫度,一直傳到心裡。
 
分開之後才發現,原來那些過往的細節像是最倔強的植物,早已伸出無數細小的根須盤在心底,拔也拔不掉。
 
所以,要怎麼辦才好?
 
而在魔界的賭場裡,李成烈正面無表情的把面前的一大堆籌碼推到張東雨眼前。
 
「寶貝兒你簡直太厲害了」李浩沅抱著張東雨狠狠親:「你又給我們贏了一棟豪華別墅!」
 
「心情不好就不要玩,要不然很容易破產」諾雷看的眼紅,於是不陰不陽的開口。
 
「你們哪來這麼多話!」李成烈扔掉手裡的撲克牌,有些煩躁的靠在椅子上。
 
「看到你失戀後這麼難過,我簡直不忍心再刺激你了」諾雷滿臉同情的看著李成烈,然後迅速把站在一邊的李成鍾拽到懷裡,摟著他的腰深深吻了下去。
 
「我覺得他快把李成鍾吃掉了」李浩沅先是同情的看著李成鍾,然後伸手摟過張東雨:「親愛的,他們簡直太可憐了,我們來示範一下什麼叫熱情的法式.....啊!」
 
「你給我滾出去!」張東雨收回自己的拳頭,咬牙切齒的看他。
 
李成烈被吵的心煩意亂,於是站起來出了門,想去外面透氣。
 
「李成烈!」張東雨追出來:「為什麼不去找他?」
 
「我為什麼要去找他?」李成烈冷淡的反問。
 
「因為你在意,否則怎麼不肯撤掉他身上的防護魔法?」張東雨向來不會給人留面子。
 
「不讓他受傷,那是我給金聖圭的保證,僅此而已」李成烈聲音裡沒有一絲溫度。
 
張東雨滿臉鄙視。
 
等李成烈回到城堡,金聖圭已經等在書房,在華麗的客廳裡,坐著兩個小小的少年,正在分一個蘋果。
 
「這個給你」南優鉉分給丹尼比較大塊的那一半。
 
丹尼接過來,沖他感激的笑笑。
 
都是小寵物,自然沒多大隔閡,到了吃飯的時候,已經熟悉的像是認識了幾百年。
 
因為金聖圭和李成烈沒空吃飯,所以兩個小傢伙從廚房拿了煎餅和肉湯,坐在花園的台階上一邊聊天一邊吃。
 
「能問你一個問題嗎?」南優鉉猶豫著問丹尼。
 
「嗯」丹尼一邊往煎餅上塗肉醬,一邊點頭。
 
「明洙離開魔界,和你有關係嗎?」南優鉉看著丹尼:「我以為明洙是和親王在一起,可是主人說不是的,到底是怎麼回事?」
 
丹尼搖搖頭,沒有說話。
 
再過十天就是月圓之夜,也是魔界能量最強大的時候,每年的這時,邊境的骷髏軍團都會暴動一次,平時都是李成鍾負責鎮壓,而這次,這個任務落到了金聖圭頭上。
 
第二天一早,金聖圭就帶著南優鉉,率領一小隊魔界軍團,秘密出發前往邊境。
 
南優鉉雖然很捨得不得丹尼,但是主人最重要,於是只有和認識不久的小伙伴告別,還送了他一個糖果形狀的小水晶。
 
「你似乎真的很會討人喜歡」李成烈擡起丹尼的下巴:「連同類都很喜歡你,這次又是怎麼收買人心的?」
 
丹尼眼睫輕顫,表情嫵媚而又誘惑。
 
李成烈眼底滑過一絲輕視,頭也不回的出了門。
 
看著屋門被重重關上,丹尼苦澀一笑,從兜裡掏出那顆剔透的水晶糖果,握寶貝一樣握在手裡。
 
自己唯一的朋友,無論如何也不想丟掉。
 
由於這幾天李浩沅一直在忙碌和張東雨的婚禮,因此魔界的大小事務就落到了李成烈頭上。
 
看了不到半個小時,李成烈就覺得大腦快要爆炸。
 
邊境有幾個墮天使投靠了光明之域,魔界的披薩價格平均上漲半個金幣,異性戀者上街遊行要求獲得平等待遇,這些事情也至於讓那些長官寫十幾頁的情況報告?!還有這個,由於最近TKY火山噴發,導致魔界民眾開始大肆搶購啤酒,導致啤酒脫銷?這兩件事情有什麼關係?
 
「據說是掉落的火山灰會影響魔界水源,從而導致啤酒汙染」一旁的書記官解釋。
 
「他們是用膝蓋思考的嗎?」李成烈暴躁:「TKY火山在人界!火山灰怎麼可能會汙染魔界的水源!」
 
「經過魔界著名學者鄧肯先生的精密分析,火山灰可能會通過上升氣流漂浮到神界,然後形成汙染雲,然後再通過降水的方式落到魔界,所以還是有可能的」書記官流利的回答。
 
「把鄧肯給我找來!」李成烈狠狠把鵝毛筆扔回筆筒:「每次那個白癡專家一分析講話,民眾就會恐慌一次!他簡直是比光明之域還要巨大的災難!」
 
鄧肯很快就被帶到了李成烈面前,是個白髮的小老頭,戴著細細的金絲邊眼鏡,看上去很好很權威。
 
「馬上把你製造出來動亂給我平息掉!」李成烈不給他廢話的機會:「要是明天還有人囤積啤酒,我就宰了你!」
 
「我也沒有料到會造成這麼大的麻煩」鄧肯戰戰兢兢:「我有辦法平息動亂,可是需要親王殿下的配合」
 
「說!」李成烈冷冷看著他。
 
「只要親王殿下願意去斯芬克河邊飲用一杯河水,就能證明水源沒被汙染,大家也就會平息了」鄧肯壯著膽子建議。
 
「滾去告訴所有記者,明天中午12點準時到斯芬克河邊!」李成烈不耐煩的趕人。
 
「是,我尊敬的殿下」鄧肯教授恭恭敬敬的低頭退出了房門,卻在轉身的一剎那,換上了另一副表情。
 
正午12點,聽上去是個不錯的時間。
 
由於小報記者的積極造勢,第二天一大早,斯芬克河邊就被聞訊而來的魔界民眾擠了個嚴嚴實實。
 
在這種有熱鬧看的時候,墮天使的優勢就顯現出來了,至少他們可以不用像低等惡魔那樣,需要擡著小板凳在前排占位置。墮天使們只需要牛逼哄哄的揮揮翅膀,就能刷的一聲飛到半空中,想怎麼看就怎麼看!
 
「怎麼這麼多人!」張東雨很納悶:「報紙上會有全部的報導,他們為什麼還要擠來河邊?」
 
「我打賭,他們百分之九十九都是來看李成烈的」李浩沅護著張東雨,小心翼翼的不讓他被別人碰到。
 
「李成烈有什麼好看的?」張東雨更加的莫名其妙。
 
「有關於血族親王的傳說很多,他又不經常出現在公眾視野裡,所以就越來越神秘,而人們總是會有好奇心的」李浩沅攤手:「據說他已經連續一百年被評為“魔界少女心中最想親吻的英雄”」
 
「真無聊」張東雨表示了一下自己的鄙視,然後伸手抱著李浩沅的腰:「我們去空中,這裡人太多」
 
李浩沅不是墮天使,不過卻有著最強的空間魔法,帶著一個人懸浮在空中沒有絲毫問題。
 
魔界民眾很快就發現了他們尊貴的王子和王妃,於是習慣性尖叫。
 
這段時間在張東雨的引導下,奇裝異服在魔界逐漸被接受,比如今天當民眾看到張東雨穿著一身紅色羽毛出現時,也並沒有表現出太大的詫異,反而紛紛感慨王妃果然天生麗質,這麼難看的衣服都能穿的這麼有氣質!
 
「去告訴那些土包子!我穿的是當年奧匈帝國的宮廷裝!現在時裝展上最流行的趨勢!不是什麼山雞毛!」聽到底下民眾的竊竊私語,張東雨有種想要抓狂的趨勢!
 
李浩沅摟緊他的腰:「寶貝別在意,我喜歡就好.....不過我們結婚的時候,你能不能稍微.....樸素一點?要知道,我們婚禮的照片是要被放到聖殿的.....」
 
「那又怎麼樣?!」張東雨眼冒兇光。
 
「沒,沒什麼,你穿什麼都好」李浩沅腿軟。
 
「哼!」張東雨高傲的扭過腦袋。
 
王子殿下垂頭喪氣,看著自己懷裡火紅色的小王妃,悶悶回憶他昨晚洗完澡,穿小襯衣的可愛模樣。
 
正午十二點的時候,李成烈準時出現,慣常的面無表情外加一身黑,身後跟著一身軍裝馬靴的諾雷和李成鍾,氣場十足。
 
眾人尖叫一片,據後來記者統計,在這一瞬間共有三十九位女士和十倍數量的男士由於過分激動而暈倒。
 
「他是來辟謠的還是來開演唱會的?!」張東雨繼續鄙視。
 
「我們要不要過去?」李浩沅問他。
 
「不要,站在那裡就要喝河水,多噁心!說不定還有人在裡面洗襪子!」張東雨堅決拒絕。
 
李浩沅失笑,在他耳朵上輕輕吻了一下。
 
清澈的河水被注入透亮的高腳杯,李成烈端起來一口氣喝得一乾二淨,民眾紛紛歡呼鼓掌,被親王這種偉大的行為感動的熱淚盈眶。
 
小報記者一擁而上,誰都想去搶一個絕佳的拍攝地點,那些仰慕親王已久的粉絲們也趁機撲了過去,一時間斯芬克河邊亂成一團,尖叫聲和吵架聲混成一片。
 
「我覺得我快看不下去了」張東雨拽拽李浩沅:「我們回去吧,沒意思」
 
李浩沅點點頭,帶著張東雨落到人群外,手牽手慢慢往回走。
 
又一波的尖叫聲傳來,張東雨被吵的腦袋嗡嗡響,剛準備瞬移回去,卻突然被李浩沅摟著腰升到了空中。
 
「幹什麼!」張東雨吼他,卻發現李浩沅根本就沒看自己,只是一臉驚愕的盯著前面。
 
順著他的目光看過去,張東雨也一愣。
 
在斯芬克河的遠處,一道白色的巨大水牆正在急速前行,不斷有來不及逃的民眾被卷進水裡。
 
現場一片混亂,李成烈來不及多想,迅速朝那道水牆沖了過去,利用魔法在河底製造出無數個個黑色的漩渦,試圖把水引到地下。
 
諾雷和李成鍾想過去幫忙,卻發現自己只要一靠近那道水牆,就會覺得心口撕裂般的疼。
 
「該死!」諾雷扶起李成鍾:「寶貝你怎麼樣?」
 
「我沒事」李成鍾驚魂未定:「是被下了光明詛咒的魔法!這種消失了一千年的東西為什麼會出現!」
 
不斷飛濺開的水花裡有細碎的金色光芒,張東雨臉色驟變,連李浩沅也顧不上,飛身衝到了李成烈跟前。
 
「回去!這裡交給我」張東雨拖過李成烈:「是光明之域搞的鬼!」
 
「我製造漩渦,你負責把河水引進來!」李成烈全身都被淋透,沒有絲毫多餘的魔法為自己製造出一個保護結界,只有任憑那些細碎的金色碎片刺入自己的身體。
 
張東雨是熾天使,因此河水中的光明詛咒對他沒有絲毫作用,在他的幫助下,水牆很快就被摧毀。
 
兩岸的民眾和記者早已逃得乾乾淨淨,因此偉大的血族親王殿下昏倒時的樣子,也就成了永遠的秘密。
 
回到亡靈聖殿後,張東雨替李成烈檢查了一下,確定他暈過去的理由只是魔法耗盡,休息一兩天就會正常後,才鬆了口氣。
 
李浩沅從門外進來,端著一杯紅糖茶遞給他。
 
張東雨看著李浩沅,隱隱有些內疚。
 
「李成烈怎麼樣了?」李浩沅問。
 
「他沒事,血族的自愈能力跟強」張東雨咬咬下唇:「剛才,對不起」
 
李浩沅是整個魔界黑暗屬性最強的人,光明詛咒對他來說比吞噬魔法還要危險,可是自己當時太著急,居然連一聲囑咐也沒有,就直接衝去救李成烈。
 
「沒關係」李浩沅嘴角一揚,捏捏他的臉:「我沒事,別在意。現在回去洗澡吧?寶貝全身都濕了,那河水裡,說不定有人洗過襪子哦」
 
張東雨被他沒心沒肺的樣子逗笑。
 
泡在溫暖的池水裡,張東雨蒼白的臉上泛出一點紅暈,整個人都懶洋洋的。
 
李浩沅把他抱在懷裡,用手把他的濕髮攏到耳後,露出尖尖的耳朵和粉嫩可愛的耳垂。
 
「今天的那些河水,是從阿刻戎河流過來的」張東雨突然開口。
 
「嗯」李浩沅漫不經心的回答了一聲。
 
「你知道?」張東雨擡頭看他。
 
「畢竟是冥河之一,我多少還是有了解的」李浩沅點點他的鼻頭:「我只是想知道,為什麼阿刻戎的河水裡會有光明詛咒,那種邪惡魔法的創造者,在一千年多年前就被神魔二界聯手摧毀了,為什麼會重新出現?」
 
「.....不清楚」張東雨把臉埋在他懷裡,聲音悶悶的:「大概,戰爭快開始了吧」
 
「所以在戰爭開始前,我們結婚吧?」李浩沅抱緊他:「不知道戰爭會持續多久,也不知道會不會有什麼意外.....我不想留下遺憾」
 
張東雨搖搖頭,沒有說話。
 
李浩沅在心裡苦笑了一聲,收緊雙臂,抱緊那微涼的身體。
 
沒關係,你不願意,我就等,等到你願意為止。
 
第二天中午,李成烈就醒了過來,除了胸口還有些發悶之外,已經沒有了任何問題。
李浩沅派去調查的人也已經回來,說那道水牆是從阿刻戎河與斯芬克河的交匯處湧上來的,現在已經沒什麼問題了,民眾們受到的損失已經得到了賠償,社會秩序基本正常,只是,鄧肯博士已經不見了。
 
「我就知道那個混蛋一定是光明之域派來的奸細!」李浩沅暴躁。
 
「可是他們製造這次動亂有什麼目的?」張東雨有些想不明白:「除了有一些低等惡魔受傷,兩岸的建築受損之外,我們沒有任何損失,難道是要特意告訴我們一聲,他們已經開啟了光明詛咒,要我們做好戰爭的準備?」
 
「他們腦殘,做出這種事情也不是不可能」李成鍾一向很鄙視光明之域。
 
「那些混蛋!居然差點傷到我的寶貝!」諾雷摟著李成鍾不撒手。
 
「你有什麼想法?」張東雨問李成烈。
 
「不知道」李成烈搖頭:「現在看上去,我們基本上沒有受到任何損失。而且就算沒有你的幫助,我一個人也能摧毀那道水牆,最多也就是魔法多消失五天而已,五天時間對戰爭沒有任何影響,光明之域不可能不知道這一點」
 
「可是鄧肯只說了要你去河邊,並沒有提到其他人,他並不知道我們也會去」李浩沅皺眉:「所以他的目的,僅僅是要你的魔法消失幾天?」
 
「我就說了他們腦殘」李成鍾繼續鄙視。
 
「會不會是.....」張東雨突然想到了一個可能。
 
李成烈看了張東雨一眼,突然臉色一變。
 
自己的魔法一旦耗盡,那下在金明洙身上的保護結界,自然也就會消失。
 
一天一夜的時間,足夠做太多的事情。
 
幾乎是在一眨眼的工夫,李成烈就已經瞬移消失。
 
要是那個笨蛋出事,自己一定會親手毀了整個光明之域。
 
C市的公寓裡空空蕩蕩,窗戶大大打開,客廳的桌子上擺著吃了沒幾口的炒麵和半罐可樂,電視開著,遙控器卻被孤零零的甩在地上,一看就能猜到曾經發生過的事情。
 
李成烈覺得自己大腦有些空白,桌上的麵條還在隱隱冒著熱氣,自己哪怕早來五分鐘,說不定那個笨蛋都會沒事.....活了幾千幾萬年不曾有過波瀾的心,突然在一剎那知道了什麼叫恐懼,想都不敢想,要是金明洙落到格林特手裡,會有什麼下場。
 
看著一片狼藉的客廳,李成烈紅瑪瑙般的清亮瞳仁一點一點,變成看不到底的暗紅,心底湧上太多感情,卻找不到爆發點,只得近乎於狂躁的在左手凝聚了一個能量球,向著客廳的茶几狠狠扔了過去。
 
玻璃桌面脆弱的不堪一擊,頃刻間就變成了一堆碎片。
 
光明之域那麼大,自己要到哪裡去找?
 
就在李成烈覺得自己快要發瘋的時候,門口突然傳來了一聲怒吼。
 
「你這個混蛋!在我家在幹什麼!」
 
這世上,除了那個笨蛋,還會有誰敢叫自己混蛋?
 
李成烈不可置信的扭過頭,就看到了某傻瓜正穿著米老鼠T恤,一臉怒氣的站在玄關處,手裡還拎著一個大塑膠袋。
 
「明洙?」李成烈有點怔住。
 
「幹嘛!」金明洙把手裡的塑膠袋丟到地上,惡狠狠的衝過來:「你這個混蛋!趁我不在就來砸我的桌子!簡直太討厭太下流太卑鄙了!」
 
「你沒事?」李成烈想哭又想笑,任由他拽著自己的衣服領子晃來晃去。
 
「有事你妹啊!你才有事!你全家都有事!老子就出去搶個鹽!能有什麼事!」金明洙看著地毯上的碎玻璃、炒麵條,還有到處亂淌的可樂,氣得差點昏掉。
 
「你沒事就好」李成烈抓著他的手腕:「跟我回魔界」
 
「誰要跟你這個混蛋回去啊!」金明洙用力掙脫他:「回去看你和你的小情人卿卿我我?你有暴露癖是你的事!老子又不是偷窺狂!」
 
「你在.....吃醋?」李成烈眉毛一挑,語氣裡有一絲戲謔。
 
「呸!」金明洙回了他一個字,然後怒氣沖沖的看他,肚子咕嚕咕嚕亂叫。
 
「餓了?」李成烈揉揉他的腦袋。
 
「滾!老子才不想吃你煮的麵條!」金明洙是屬鴨子的。
 
「麵條?想吃番茄牛腩麵?還是義式肉醬麵?或者彩椒雞肉麵?」
 
金明洙恨恨推開他,自己在塑膠袋裡翻出來一包海鮮味道的泡麵,拿去廚房燒水泡。
 
「明洙」李成烈跟進廚房:「對不起」
 
金明洙手下一頓,繼續把面餅丟進大碗裡。
 
「明洙」李成烈從身後環住他:「我愛你」
 
金明洙繼續無視他。
 
李成烈無奈,於是大腦一熱,很幼稚的伸手搶過調料包。
 
「你到底想幹什麼!」金明洙終於轉身,怒吼。
 
李成烈有些無力,自己的表白居然還比不過一個方便麵調味包?
 
兩個人不發一言的對視了一陣後,金明洙終於先開口:「你說你愛我?」
 
李成烈猶豫了一下,點頭。
 
「過來!」金明洙拽著李成烈走到臥室,然後二話不說就脫了上衣,接著又去解運動褲的繫繩。
 
「你幹什麼!」李成烈一驚,拉住他的手腕制止。
 
「你他媽不就想要這個嗎?」金明洙有些情緒失控:「做完了趕緊滾!老子不想見到你!」
 
李成烈臉色陰沉,拳頭瞬間捏的鐵緊,最終卻還是緩緩鬆開,然後伸手,把那個單薄的身體摟進懷裡。
 
「對不起,那天我不該和別人上床」李成烈嘆氣,主動服軟。
 
金明洙把頭埋在他懷裡,沒說話。
 
「可是那天我真的很生氣,你怎麼能在外人跟前說不愛我?」李成烈端起他的下巴,笑的有些苦澀:「就算真的不愛,好歹也要裝一下吧?」
 
金明洙還是沒有說話。
 
李成烈湊過去,在他柔軟的唇瓣上輕輕碰了一下。
 
「你這個混蛋!」金明洙拿手背擦嘴,紅著眼睛瞪他。
 
「嗯,我是個混蛋」李成烈看著他笑:「問你一個問題,撒謊的是小狗」
 
「我為什麼要回答你!」金明洙拒絕合作。
 
「你愛不愛我?」李成烈很直白的問。
 
「傻瓜才會愛你這個混蛋!」金明洙眼睛紅得像小兔子。
 
沒說不愛?李成烈嘴角忍不住一揚。
 
「我要去泡麵了!你自己愛幹嘛幹嘛!」金明洙覺得有點亂,於是想去廚房冷靜一下。
 
「我去煮麵條給你吃」李成烈把金明洙摁到客廳沙發上:「十分鐘」
 
「.....」金明洙從地上撿起遙控器,換頻道。
 
李成烈笑笑,自己去廚房煮飯。
 
打開冰箱一看,不由得皺眉,罐頭香腸飲料啤酒,除此之外只有幾個雞蛋和幾片生菜。
 
哼哼,做吧!看你怎麼用雞蛋做義式肉醬麵!
 
金明洙坐在沙發上憤憤。
 
不高興就砸人桌子!野人!
 
十分鐘後,李成烈端出了一盤雞蛋炒麵條,加了生菜和火腿末。
金明洙不得不承認,看上去貌似挺好看。
 
「不喜歡的話,我去超市買別的」李成烈遞給他:「嘗嘗看」
 
金明洙端過盤子,自己坐到沙發的一角,低頭很沒形象的吸溜吸溜吃。
 
李成烈搖頭笑笑,又做了個紫菜湯,因為沒茶几,所以只好端著坐在他跟前。
 
空蕩蕩的胃裡有了東西後,金明洙心情好了一點,扭頭瞥了李成烈一眼。
 
「喝湯?」李成烈蹭掉他鼻子上的一點蔥花。
 
「你來我家幹什麼?」金明洙終於想起來問這個問題。
 
「前幾天魔界出了點意外,我的魔法也消失了一段時間,我以為光明之域會趁機把你擄走」李成烈揉揉他的腦袋:「來之後發現你不在,客廳裡又亂糟糟的,我以為我來晚了,所以才.....」
 
「所以就砸我桌子?!」金明洙很憤懣,瑞士進口的,很貴的有沒有!
 
好吧,知道桌子不是重點,重點是.....剛才聽他說魔界出了意外。
 
「大家沒事吧?」金明洙彆扭的問。
 
「大家是誰?」李成烈靠在沙發上,看他。
 
「聖圭,小南南,李浩沅,張東雨,諾雷,李成鍾」金明洙一個個往過數:「還有特特和菲力」
 
「還有呢!」李成烈敲他腦袋,恨不得把這個嘴硬的小彆扭狠狠咬一口。
 
「你一看就沒事,還有力氣砸我桌子」金明洙嘀咕。
 
李成烈好氣又好笑。
 
吃完飯後,金明洙跑去廚房把碗筷丟進水槽,然後跑回臥室上網。
 
「你這段日子是怎麼過的!」李成烈站在門口無力:「屋子裡這麼亂!你看了難道不會難受?」
 
「舒服著呢!」金明洙抱著電腦爬到床上,不理他。
 
李成烈咬牙切齒,回到廚房洗碗,順便用水魔法在空氣裡畫了個Q版的金明洙,然後伸手戳他肉嘟嘟的屁股。
 
不到半個小時,原本一團糟的屋子就被整理的乾乾淨淨。
 
「喝不喝果汁?」李成烈從櫃子裡翻出幾個蘋果,覺得那個笨蛋大概懶得啃,於是乾脆榨了果汁遞給他。
 
金明洙接過酸甜適口的飲料,默默在內心感慨,這簡直就是專業級的好月嫂!隨便放在哪個家政公司都是頭牌!三百塊一小時還需要提前兩個月預約的那種!
 
看著金明洙傻呵呵的笑臉,李成烈深知他一定沒有想什麼好事,於是很自覺的沒有問。
 
接下來的時間裡,金明洙在臥室上網,李成烈坐在一旁看書。
 
一個小時兩個小時三個小時,到了午夜十二點的時候,金明洙睡眼朦朧的打呵欠。
 
「睏了?」李成烈問他。
 
「你為什麼還不回去!」金明洙耷拉著眼皮。
 
「我不回去,萬一格林特派人來抓你怎麼辦?」李成烈很嚴肅。
 
「.....」金明洙認真思索了一下,覺得那個格林特是有點可怕,那就,勉強讓李成烈留下好了。
 
李成烈洗完澡,自覺從櫃子裡拿出金明洙的睡衣往身上套。
 
「你這個變態!自己變衣服穿!不許碰我的!」金明洙用枕頭掄他:「還有!你睡沙發!」
 
「我要保護你!」李成烈躺在床上,伸手把金明洙拽到自己懷裡:「睡吧」
 
「你這個變態!」金明洙在他懷裡掙扎。
 
「再吵我就真變態給你看!」李成烈狹長的眼睛瞇成一條線,右手有意無意的劃過他臀間的縫隙。
 
雖然隔著睡褲,金明洙還是覺得自己全身汗毛都起來了。
 
變態啊!為什麼要摸人那裡!啊啊啊!
 
窗台上撲棱棱停了只金色的貓頭鷹,李成烈有些詫異,拿過那封信掃了一眼,臉上表情頓時變的很難看。
 
「怎麼了?」金明洙問他。
 
「沒什麼」李成烈揚揚手,把那封信燒成了灰燼:「光明之域這次的確是特意針對你,不過,他們似乎運氣不太好」
 
「他們抓我幹什麼?」金明洙覺得很生氣。
 
「你是我的小萌萌,神魔二界都知道」李成烈笑著逗他。
 
「我是你二大爺!」金明洙卷著輩子滾到一邊,背對著他開睡。
 
李成烈看著他柔軟的髮絲,伸手,揉。
 
「你有完沒完!」金明洙炸毛,跳起來拿著枕頭掄他。
 
李成烈笑的開心,伸手把他拽倒在床上,翻身,吻住。
 
金明洙顯然有些錯愕,傻乎乎的沒反應過來。
 
李成烈眼角微微瞇起,舌尖輕而易舉的撬開他微張的雙唇,找到那傻乎乎不會動的小舌頭親吻吮咬,溫柔卻又霸道。
 
等這個綿長的吻結束後,金明洙那原本淺色的唇瓣,已經被蹂躪的有些紅腫,看上去有些慘兮兮。
 
「我們這算和好了?」李成烈低頭,在他微翹的鎖骨上親了一下:「那天我其實什麼都沒做,就是做做樣子給你看.....別生氣了好不好?」
 
金明洙這輩子還沒被人這麼下工夫親過,於是一時之間嘴有點發木,大腦也還沒有反應過來。
 
李成烈順勢解開他的鈕扣,伸手輕撫過他細韌的腰線,然後一路下滑,伸進那鬆鬆垮垮的睡褲裡。
 
「嗯.....」金明洙嘴裡發出無意識的呻吟,扭動著身子想要躲開。
 
驚喜於這個笨蛋的青澀和敏感,李成烈摟住他的腰,再次深深吻了下去。
 
金明洙閉著眼睛,全身都軟在李成烈懷裡,沒有反抗,或者說根本就忘記了反抗。
 
夜闌風清,連空氣裡都是粉色的小桃心。
 
待續.....
創作者介紹

烈洙귀엽다-育珊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