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中的籃球場上一群孩子在打籃球,旁邊的看台上坐了一些女同學。時不時來兩聲喝采和歡呼。起碼有不少女生是“心懷鬼胎”的。那是個乾淨透明的年齡,有時候連喜歡的理由都是簡單明了。
 
「鄭珊彤,你覺不覺得我們班李成烈特別有貴族氣質?我從沒見他穿過大眾品牌的衣服。而且衣服上從來沒帶過皺褶」
 
「那是他愛顯擺,誰說有錢就一定有氣質?」鄭珊彤明顯對司陽的眼光嗤之以鼻。她的眼睛掃過籃球場,定格在李成烈身上,他在籃球場上招手,轉身,投籃。隨著一聲“漂亮!”臉上露出燦爛的笑容。鄭珊彤的臉上有點發燒。
 
「給你,水!」司陽的有點不自在地遞給李成烈,心跳加速,更多的是怕被拒絶的惶恐。周圍響起一陣起鬨的聲音,在那時候這個動作人人都明白是怎麼回事。
 
「謝謝你了,司陽!哈哈.....」吳振一把接過水,咕咚咕咚就喝下去了。喝完擦擦嘴就把李成烈拽走了。司陽又氣又惱,但硬要說是給李成烈的也太明顯一點了,只好作罷。
 
「謝謝你,吳振」兩人在回家的路上又開始勾肩搭背。
 
「是誰啊?我們知道你眼光高,就我們班那點貨色肯定入不了你的眼」
 
吳振還在興奮地說著,李成烈的腦子裡卻在想著別的。
 
「吳振,我有一個弟弟了」李成烈低頭使勁踢著路邊的石子。
 
「哦,啊?你媽什麼時候又生一個了?」吳振瞪大眼睛。
 
「不是生的,是領養的」
 
「為什麼要再領養一個?你前兩天是不是就為這事煩呢?」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反正我心裡就是不痛快。我媽護著那個兔崽子!天天為了他數落我」
 
「真的假的?不是你媽背著你又生的吧?不是親生的誰這麼較勁啊?家有兩個孩子真不好。我和我妹天天打架。我媽一來她立刻就哭,現在眼淚就是武器啊!我在家一點地位都沒有。所以哥們對你深表同情」
 
李成烈本來想說他就是一個要飯的,不過看了看吳振,還是沒說出口,說出來指不定會被他笑成什麼樣。吳振說想去看看這個讓李成烈都失寵的孩子,李成烈沒有拒絶。
 
「老大!」酥酥跑過來開門。
 
「這就是你說的那個弟弟,怎麼叫你老大啊?有點兒意思啊!」吳振開門便看見了酥酥。
 
「估計我媽這會兒還沒回來,週五我們放學早,我媽還沒下班」李成烈不太放心,又到屋子裡各處檢查了一番,確定了沒有。開始檢查自己的東西有沒有被小要飯的動過,現在可是教訓他的良機。結果在臥室找了半天都沒發現,最後挫敗的又回到了客廳。
 
「小要.....酥酥,你過來」李成烈意識到吳振在這,不能提要飯的這幾個字。
 
「老大,你叫錯了。你應該叫我“小要飯的”因為媽媽沒在這.....」酥酥走過來一本正經的說,被李成烈堵住了嘴。吳振湊過來使勁盯著酥酥看。
 
「一點也不像你啊!這孩子可比你好看。就是瘦了點」李成烈一瞪眼吳振立馬閉上了嘴。吳振趴到李成烈耳邊不知道說了什麼,李成烈心裡一動。
 
晚上李媽回來做飯,酥酥在旁邊跑來跑去,手在洗菜的盆子裡亂攪了一陣。然後就在旁邊盯著媽媽的切菜的手一上一下。
 
「怎麼看得這麼認真啊,酥酥?」李媽笑著看著托著小腦袋的酥酥。
 
「我得天天看著這刀,你總是切,就不會切到手嗎?」
 
「傻孩子,我切了多少年了。閉上眼睛都切不到手。你別在這看著我了,反而給媽添麻煩。你去那房間和你哥哥玩吧!」酥酥這才從廚房向臥室跑去。
 
他輕輕地從門口進去,發現李成烈正趴在桌子上寫著什麼。
 
「哥哥,你是在寫作業嗎?」
 
他的突然出現嚇了李成烈一大跳。李成烈轉過頭看著若無其事的他。情緒一下子就控制不住了,他伸出腿對著酥酥的後面就踢了一腳,酥酥一下子就坐到了地上。連叫都沒敢叫,眼睛裡又露出初次到來的那種驚恐。還有摔倒的疼痛。
 
「我告訴你,別以為我和你說話了你就把自己當成這家人。沒事別往我身邊湊。看見你就煩!」說完就轉過頭繼續寫作業。酥酥費力的從地上爬起來。拍了拍身上的灰急忙一瘸一拐地走了出去。
 
晚上睡覺的時候,酥酥小心翼翼地爬上床,用眼睛偷望了李成烈好幾眼。李成烈假裝沒看見,直接關燈睡覺。
 
半夜裡空調開得有點大,感覺有一點冷,李成烈無意識的就捲走了酥酥的被子。酥酥很快便被凍醒了,身子蜷縮成一團。但他不敢往李成烈那裡移,白天李成烈的話還清楚地記在腦袋裡。他只好閉上眼忍著。等著李成烈自己把被子捲過來。這一忍就到了天亮。
 
大早上李成烈在溫暖的被窩裡醒來,心想今天沒有課,可以多睡一會兒,真舒服,他打著哈欠看了旁邊的酥酥一眼,奇怪,平時這個時候他早起來活蹦亂跳的了,今天像只死魚在那裡一動不動。不會是昨天被我踢得不行了吧?
 
李成烈湊過去看,這才發現小要飯的什麼都沒蓋,再看看自己身上捲著的被子明顯是兩個。
 
「你這小要飯還挺禁凍.....」李成烈一邊感嘆一邊好奇地對著他瞧。剛一靠近就輕易感覺到他的呼吸很不順暢,面頰潮紅。身上很燙,略微有些發紫。再摸摸額頭,又摸了摸自己的,感覺差別太大了。
 
「不會發燒了吧?以前睡樓底下不是都沒事嗎?看來這人就是不能慣著。你說你怎麼這麼傻,冷了不知道蓋被子,發燒了也活該」李成烈埋怨是埋怨,心裡面還是有些著急。
 
「媽.....對了,媽上班了!小要飯的,別睡了,快點起來」李成烈用力拍他。萬一不醒就麻煩了。回來我媽肯定得把這事賴我身上!難道要我帶著這小要飯的去醫院嗎?也太便宜他了吧!
 
正想著,酥酥費力地把眼睜開了,頭昏沉沉的,但是他還能感覺到面前搖他的是李成烈,身子開始迅速地往後撤,李成烈感覺到他的躲避心裡不知道是什麼滋味。想了半天還是穿起衣服掙扎著起來了,抱著他去了樓下的一個小醫院。
 
「高燒39度7。怎麼燒成這樣了才送過來?得輸液!」
 
「大夫,你先給打一針吧!別惡化了就行。輸液的事晚上我媽回來再說吧」
 
「也行!」大夫進去調藥水。酥酥一直在昏睡中。
 
「你讓他趴你身上,按著他,別讓他動」褲子扯下來的時候李成烈看到了酥酥屁股上明顯的一塊青紫,想起了昨天自己的那一腳。現在看來的確是重了點,但當時脾氣一上來就不管不顧的。
 
整個打針過程中酥酥一點動靜都沒有。李成烈的心卻反覆糾結著。現在看來自己的較真如此沒有意義。自己的行為也如此地幼稚。看著一個6歲的孩子在自己面前病的一塌糊塗,他忽然間覺得這個過程中什麼快感也沒有。
 
「李成烈,李成烈,趕緊過來開門!」李成烈大清早上還沒睡醒就聽見外面在嚷嚷,他穿著睡衣就跑了出去,門一打開李成烈就愣在那裡。
 
「你們這麼多人都為什麼來了?」門外站著的幾乎是全班的男生,李成烈被這陣容嚇到了。
 
「你忘了我們的計劃了,你看我多支持你的工作。瞧瞧!我的那點哥們弟兄都給你叫來了,大勇,小張.....」吳振興奮地說著。李成烈一摸腦門,想起了前天他和吳振的計劃。讓吳振叫來點同學假裝和酥酥一起玩,然後找機會變相欺負他,給李成烈出氣。李成烈回頭望瞭望還在屋裡睡覺的酥酥,猶豫了一下還是讓那幫人進來了。
 
「那小崽子呢?我特愛逗他」吳振一進門就滿處亂找,最後往臥室走去。
 
「快來,快來。在這裡睡覺呢!」吳振從屋裡喊,一幫人蜂擁而入。李成烈心裡有點不樂意,但既然說了,反悔豈不是太沒面子了?他沒有進去,不想去參與這場小遊戲。甚至連看都不想看。但是站在外面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心裡七上八下的,總擔心這幫人會沒有分寸。
 
「捏他鼻子,別讓他出氣。嘿!蹬腿呢!」聲音像是大勇的。
 
「臉怎麼這麼紅啊?想擰他兩下連點肉都沒有」
 
「好像醒了,小兔崽子,看你怎麼叫!大胡你壓住他腿,撓他癢癢,哈哈.....好玩嗎,小弟弟?」
 
李成烈在外面不知道是自己產生了幻覺還是真的聽到了。一聲一聲的哭泣夾雜著咳嗽。他還在病著,這樣做有點不合適。給自己找了這麼個理由,李成烈也走進了臥室。
 
「吳振,帶大勇他們走吧!我媽一會就回來了」李成烈的一句話讓屋子裡一下子就安靜下來,吳振轉過頭,臉上帶的是沒有盡興的表情。
 
「這才到哪啊?還沒開始呢!」
 
「剩下的我幫你做吧,你放心的走吧!」李成烈的這句話一說出來,吳振和那幫同學也就沒什麼可說的了。李成烈送他們到門口,和吳振說了一句謝謝就打發他們走了。
 
回到臥室。酥酥的被子已經被扯開了,臉憋得通紅。正奮力地擦鼻涕。臉上沒有哭過的跡象,李成烈發現自己明顯是看扁了這個小要飯的,平時餐風露宿的人生命力果然頑強。他走過去要幫酥酥蓋上被子。酥酥卻一個勁的往裡鑽。李成烈想起了前天晚上那一腳和剛才對哥們保證過的話。他在床邊坐了一會兒,忽然間想起了什麼,就拍著酥酥的被子問。
 
「小要飯的,我問你,那天你為什麼跟我到了我們家?」
 
「因為我喜歡你那溜冰鞋。咳.....咳.....」很小聲的回答從被子裡悶悶地傳出來。
 
「那我把溜冰鞋給你你走吧!」
 
「不.....我不走!」酥酥趕緊把小腦袋鑽了出來。
 
「為什麼?你不是就奔著這溜冰鞋來的嗎?」
 
「因為.....因為那溜冰鞋壞了」酥酥急忙接口,自以為逃過一劫的長出了一口氣。酥酥的表現讓李成烈覺得想笑。其實這個小要飯的除了是個要飯的出身以外,別的也沒什麼不好。而且沒有什麼大腦。隨便欺負都沒什麼反應,什麼時候不順心當個出氣筒也不錯。李成烈煞那間又有了新看法。
 
一個月過去了,李成烈已經漸漸適應了多一個人的生活。酥酥的話也多了起來。不再像開始那樣懼怕李成烈。李成烈還是不允許他私下裡叫他哥哥。不過叫他小要飯的的時候他也樂呵呵地跑過來,李成烈讓他幹什麼他幹什麼,以前要自己動手拿的,找的東西現在統統是酥酥代勞。不過酥酥倒是樂此不疲,每次李成烈讓他幹什麼事情他都特別興奮地去做,像行駛一項重大的任務似的幹勁十足。一個人在屋子裡跑來跑去。
 
「媽,明天早上6點半叫我起床。別忘了,明天輪到我做值日生」李成烈在臥室衝著客廳裡喊。
 
「媽媽,明天早上6點半也叫我起床」酥酥也張著小嘴奮力地喊。
 
「你那麼早起床幹嘛?你哥哥上學你做什麼?」李媽笑著走到床邊摸著酥酥的頭。
 
「我也上學啊」酥酥一本正經地說。
 
「你上個屁呀!你有學校上嗎?再說了,哪個學校收你這麼笨的?」李成烈懶懶地插話。
 
「是嗎?媽媽」酥酥失望的望著李媽。李媽這才想起來酥酥已經快6歲了,早該上學了。一直都把這事給忘了。明天得先去學前班給他報個名。要不然明年直接上一年級就晚了。肯定會跟不上。她笑著安慰酥酥:「酥酥不笨,明天媽媽就給你聯繫學校,然後你就可以上學了」
 
「真的?那我也可以有書包和鉛筆盒了。還有,對。還有溜滑梯我也可以玩了。明天我得早起,得按時到校」酥酥興奮的眼睛都睜大了。在被子裡指手劃腳,好不高興。
 
「別著急,酥酥,等媽媽和人家說好了再讓你去。明天媽媽先帶你去買書包,文具什麼的,今天晚上你就好好睡覺,別吵到哥哥,哥哥明天還得上學呢」
 
「就是,趕緊消停會!一上學也至於這麼鬧騰。等你進去了你就想出來」李成烈在旁邊有些不耐煩。
 
酥酥乖乖地閉上了嘴。但是心裡還是很激動的。他記著自己以前在近處看那些小孩子玩轉椅都會被轟走。這次他也可以和別人一起玩了。光是想想就讓他高興的不得了。於是酥酥就偷偷摸摸地躲在被窩裡笑。
 
李成烈顯然沒有他那種激情,一個月的相處,李成烈發現自己對小要飯的態度已經偏離了自己最初預想的軌道。他除了對他的利用和欺負之外,似乎也多了一種他不想主動賜予的關心,人果真是有感情的動物,李成烈心裡感嘆著。
 
想著想著,李成烈伸出手,迅速地往酥酥的腦門上彈了一下,馬上就聽到一個清脆的響聲,酥酥被嚇了一跳,爬起來滿處亂找。李成烈呵呵笑出聲來,酥酥一下明白了,嘟噥了一句
“臭老大!”李成烈一聽立刻翻身壓住他,“反了你了!”李成烈按住他的手,往他腦門上重重彈了10多下,酥酥連忙求饒。直到李成烈的手打麻了,他才意猶未盡地收回手,轉過身繼續睡覺。
 
其實如果一直這樣,也沒什麼不好,李成烈在心裡暗暗地想。
 
「哥哥,你看。這是媽給我買的書包,多好看!好多兜兒呢!還有鉛筆盒,雙層的。你看,小蘑菇橡皮。好多好多.....」酥酥一回到家就迫不及待的把這些東西全攤在桌子上,一一為李成烈作介紹。李成烈顯然是不屑一顧的,這些東西他扔都扔了好多,虧他還當寶似的。小要飯的就是目光短淺。
 
「好看好看」李成烈頭也不轉地說,繼續盯著他的電腦屏幕。QQ消息裡面有一條是鄭珊彤發的,寫了一句“你覺得司陽怎麼樣?我和司陽,你更在乎誰?”。無聊,李成烈撇了一下嘴角。關上了聊天頁面。拿起眼藥水滴了兩滴,閉上眼睛休息,耳邊還傳來酥酥在另一個屋子裡的笑聲。
 
真不知道一個小要飯的怎麼還可以活得這麼樂呵。小的時候就是無憂無慮啊!他記得自己小的時候還騎到爸爸的脖子上照過一張相片。後來就再也沒有了親密接觸。有兩個月沒見到爸爸了,不知道他這次又會拿來什麼寶貝。但這些對他的吸引力隨著年齡的增加在一天天減少。他都不知道自己現在想要什麼,對了,不知道爸爸看見小要飯的會有什麼反應,李成烈想,他應該還不知道吧。
 
沒過幾天李媽就帶著酥酥去報名了,起初酥酥還有一點害怕,看見老師就躲到李媽的腿後面。還好學前班的老師很溫柔,很有耐心地把酥酥叫了出來,李媽這才放心地走了。
 
後來同學們玩什麼都帶著他,酥酥也就慢慢活潑了起來。到了家裡他很嚴肅認真地坐在自己的小桌子上寫作業,李成烈看見他一副苦思冥想的勁頭兒就忍不住想樂。心想不知道的還以為這是神童在搞研究呢!結果拿起本子就是一首小兒歌。酥酥打那天起每天都擦一遍自己的鉛筆盒,拿鉛筆的時候都是小心翼翼的,每支鉛筆都一樣長,削好了頭對頭,腳對腳地排在鉛筆盒裡。
 
「酥酥,明天媽媽休假,媽媽帶你和你哥哥去逛街買一些衣服。媽媽給你去買一身漂亮的衣服,好不好?」
 
「不,媽媽,我不要了!」酥酥斷然拒絶了,臉上的表情很堅定。
 
「為什麼?」李媽有些納悶:「前兩天你不還和我說喜歡你們班小非的那件衣服嗎?媽給你買一件比他那還漂亮的。你的衣服太少了,再說了,穿的漂漂亮亮的多招老師喜歡啊!」
 
「媽媽,你說的不對。我們老師說了,不能比吃穿,要比學習。吃穿再好也沒有用,關鍵是把學習給弄上去。我穿漂亮的衣服老師會說我的」酥酥說的一本正經,聽著一個小孩兒說與他年齡不相符的話,李媽不禁想笑。
 
李成烈從房裡走出來,聽到了剛才的對話,走到酥酥跟前指著他的腦袋說:「瞧你那傻德行,你要是嫌你那衣服漂亮我給你剪兩個口,把屁股都給你露出來。你說好不好?」
 
酥酥趕緊搖頭,李成烈說完就要去扯酥酥的褲子,酥酥嚇得滿處跑。李成烈只做了幾個假動作,跺了幾下腳,根本沒有追他,他一個人在屋子裡轉圈,弄得氣喘吁吁。最後自己跑回李成烈的身邊。驚奇地說:
 
「哥哥,你好厲害,你比世界上最厲害的人還厲害,你還是把我追上了。我剛才跑得多快啊!」李成烈一把把他頭朝下抱了起來,嚇得他啊啊亂叫。
 
最後李媽還是給酥酥買了兩套小衣服,酥酥抱在懷裡一會兒高興一會兒又皺起眉毛。
 
「媽媽,你說老師會說我嗎?」
 
「不會,老師也喜歡漂亮可愛的孩子」李媽摸摸酥酥的頭。
 
「對,是這樣的」酥酥點了點頭:「我們班老師可偏向陳露露了,他們都說她是我們班最最好看的女孩子。你說我穿上你新買的衣服會比陳露露還好看嗎?」
 
「傻孩子,男孩子和女孩子怎麼比啊?」李媽笑了出來。
 
「那小非呢?他是男孩子」
 
「你比他帥多了」
 
「多了是多少?有一百倍嗎?」酥酥掰出手指頭算著。
 
「有,一千倍都有」酥酥一聽這話驚喜地瞪大眼睛。
 
「一千倍,那該有多好看啊!那買來可真值了!」酥酥說完又跑去照鏡子。
 
李媽看著他天真可愛的樣子,覺得做一個這樣孩子的母親真的很幸福。真希望他永遠長不大,就像當年的李成烈一樣,問一些幼稚的問題,稍微騙他一下嚇他一下他就會乖乖的聽話。那時候的孩子沒有過多的想法,所有的思維都是直的,自己在他面前無論做什麼都很放心,很踏實。現在的李成烈在一天一天長大,有了自己的想法,做母親的反而開始有了一絲惶恐。很多事情怕是瞞不住了吧!
 
五中的教室裡.....
 
「快看,明星!」班裡的同學紛紛向外張望。有幾個女生臉都貼到了窗戶的玻璃上。班級的門口停了一輛高級轎車,從車裡走出一個年輕男子,因為帶著墨鏡看不清他的樣子,他豎了豎衣領走到教室門口,敲了敲玻璃。
 
「對不起,打擾一下,老師,我是李成烈的父親。因為時間有限,只能在現在請他出來一下」老師看了看這位男子,不禁有些訝然,他怎麼看也只有20幾歲,但看到他誠懇的表情也沒有什麼不放心的,示意讓李成烈出去見他父親。李成烈前腳一邁出去,班裡就沸騰了。議論聲不絶於耳,老師敲了好幾次桌子才遏制這場騷動。
 
「爸,你找我有事嗎?」李成烈看到站在自己面前越來越年輕的父親不知為什麼有一點兒厭煩。感覺他越是這樣,自己的媽媽和他的距離就越來越遠。
 
「我兒子越來越帥了,有你爸我當年的風範了」父親摘下眼鏡,露出一張絲毫不帶歲月痕跡的面容。這讓他想起有一次他爸爸回家,喝的醉醺醺的就往床上一躺。全身在床上肆意伸展,那時候一位女老師在為他做家教補習奧林匹克數學,當講到黃金分割時。老師為了形容它的美,就指著床上睡的毫無形象的李成烈的爸爸說:「你的哥哥的身體線形就是黃金分割的最完美體現」
 
的確,他怎麼會是自己的爸爸呢?像是一個只有20幾歲還沒有成家的花花公子。哪怕他可以醜一點,可以窮一點。只要他能讓我感覺到一點父親的氣息,他都願意去愛他。
 
「爸,你去看過媽了嗎?」
 
「你們同學在窗戶那偷看你呢!」李成烈的父親笑了一下,點燃了一支菸。
 
「爸,你可真能打岔!你要打到什麼時候?你知不知道媽整天在家.....」
 
「你真的不像我兒子,一點都不像。我真怕將來我給你好東西你都不知道怎麼用」李成烈的話被無情打斷,不過也沒有了說下去的興致。他意識到說多少對於眼前的這個男人也是無濟於事。
 
「我走了,這次什麼也沒給你帶,不過我們很快又會再見面的,再見,兒子!」打開車門,搖上車窗。開動,然後車子揚長而去。李成烈身邊還充斥著煙草的香味。如果不是聞到這個他都感覺不到這個人曾經來過。一次次的期盼,又一次次的失落。他已經習慣了這種一成不變的感情定律。他也經常問自己:我究竟等的是什麼?如果小時候等的是玩具,那麼現在呢?
 
「放學等我,我有東西給你,可以嗎?」李成烈打開從前面一桌一桌傳過來的紙條,署名是司陽的。他揉了揉放進抽屜裡依舊聽課。抬起頭,正好看見司陽在前面回頭對他笑,他什麼表情也沒回應,心裡感覺無端煩亂。
 
放學後,李成烈在校門口等吳振,司陽走過來。臉上帶著喜悅的表情。
 
「你還真等啊!我以為你走了」李成烈沒有回應她的調侃。
 
「那天的人真的是你爸爸啊?真帥!比你帥多了」司陽笑著看李成烈的表情,她希望看到的是李成烈暴跳如雷的樣子,然而他除了“哦”了一聲什麼反應也沒有。司陽覺得自己很尷尬,就在這時遠處傳來女生的起鬨聲,還有曖昧不明的笑。司陽很是羞澀的朝她們一招手,並往李成烈的身邊挪了挪。肆意享受著周圍傳來的懷疑的目光。
 
「成烈!走不走?唉,司陽,你也在這!」吳振從大老遠跑過來,拉著李成烈就要走。
 
「等會兒,吳振,你先走吧,成烈.....和我有話要說」司陽笑笑地向吳振下了逐客令。
 
「成烈?成烈?哎呦,叫的都這麼親熱了,哥們怎麼都沒和我提過你啊?這就是你的不對了,小李子」吳振挑釁的給了李成烈胸口一拳,李成烈抓住他的手反擊,兩人鬧得不亦樂乎,完全把司陽曬在一邊。司陽心裡大罵吳振討厭。忽然吳振一個轉身,向遠處跑去,李成烈發狠的追過去,司陽看著他們遠去的背影,把手中的水晶小魚狠狠地塞進書包裡。
 
「她沒跟來吧?」李成烈向後張望。
 
「沒有,累死我了」吳振大口喘著氣,李成烈搭著他的肩膀往自己家走去。
 
「你爸那天找你什麼事?說實話,我看著都眼生,根本沒認出來。不過他可夠給你長臉的,你不知道自那以後我們班女生有事沒事就提兩回,說的倍起勁,就和議論那台韓明星似的」
 
「呵呵.....去我家吃吧,你好久沒去了,我媽都想你了」李成烈不想繼續剛才的話題。
 
「行,順便去看看那小兔崽子」兩人一邊聊一邊往家走。
 
「媽,我回來了」跑過來開門的是酥酥,他每天放學放得都比李成烈早,李成烈一敲門他就去門口把拖鞋給他放好。然後把他的書包接過去,笑呵呵地送到臥室。
 
酥酥再出來的時候才注意到吳振,猛然想起來上次吳振帶好多同學來家裡的事情。心裡一下子就害怕起來,想偷偷摸摸地躲到房裡,他的這一反應一眼就被吳振看穿了。吳振笑嘻嘻地走過去抓住他,掐住他的肩膀想把他固定住,酥酥使勁往外掙脫。
 
「行啊!比上次來勁兒大多了」吳振想讓他服軟,把他胳膊背到後面擰,酥酥疼的臉都白了,又不敢叫。眼睛直朝李成烈那邊看,明顯是求救的意思。李成烈被那眼神看得心裡不忍,叫吳振鬆開了手。酥酥趕緊跑到了廚房裡。
 
「吳振來了,我昨天還念叨你來的。你先和成烈在屋裡玩,飯一會兒就好!」李媽出來笑著說。
 
「謝謝阿姨,你慢慢做,我們不著急」吳振摸著腦袋笑。
 
「和我還說什麼謝謝,這裡不就是你的家嗎?」吳振笑著點頭,酥酥從廚房裡探出半個小腦袋,看到吳振馬上就縮了回去。
 
吳振和李成烈來到屋裡打遊戲,兩個人殺得不亦樂乎。吳振一使勁,遊戲把手裡的電池滾了出來。直接滾到了床底下,真掃興,吳振蹲下身子朝床底下看,有一節電池滾到了最裡面。他先把外面的拿了出來,裡面的說什麼也摸不到。
 
「你們家有沒有新的?」吳振問。
 
「沒有,你用的這是最後兩節,忘記買了!」
 
「那怎麼辦?你等我鑽床底下拿出來」吳振說著就要往床底下鑽。
 
「沒事,用不著你,你那麼大身匹,這不有現成勞動力嗎?你等著,酥酥,過來,老大喚你有重要任務」李成烈跑到門口喊,不一會兒,酥酥就興奮的衝了過來。
 
李成烈把他叫到床邊:「聽著,床底下有一節電池,和這個一樣,你爬進去撿出來,迅速點。今天晚上睡覺我就給你大點兒地方!」酥酥聽完之馬上就爬了進去,在裡面摸了好一陣才找到。床底下有好久沒有打理,都是灰,等酥酥爬出來身上沾滿了土,還有一些蜘蛛網。
 
「別在這裡身上都是灰,去浴室。清理乾淨!聽見沒?」酥酥乖乖地去了浴室,吳振看著這整個一個過程都直眼了。
 
「這就是你說的你在家因為他沒地位?剛才你給你弟弟提的那破條件他竟然美得和什麼似的,你平時都怎麼虐待人家啊?」
 
「誰虐待他了?他樂意的,你沒看見他把這當好事看嗎?」
 
「李成烈,你就知足吧,別說我讓我妹給我幹點事,她能叫我句哥就不錯了」
 
「都去洗手,吃飯了!」李媽把菜一個一個端上來,四個人坐在一起一邊吃飯一邊聊天。李成烈給酥酥夾了一片里脊肉。當時自己也沒多想,順手就夾了。酥酥笑得特歡。李成烈看見他的頭頂上還貼著一個棉絮,還在那裡看著李成烈嚼的很帶勁兒,心裡有點不是滋味。
 
「阿姨,李爸可真帥。那天他去我們學校我們班全炸開.....了!啊」李成烈在桌子底下踩了吳振一腳,吳振意識到自己可能說了什麼不該說的,就一個勁的在那齜牙咧嘴。李成烈看見媽媽的臉上沒有什麼表情,他知道這只是媽媽刻意的掩飾。然後吳振又說了一些好玩的事來緩和剛才的氣氛,那頓飯吃得各有各的心事,只有酥酥一個人吃的不亦樂乎。
 
「媽,今天吳振.....你別多想」李成烈晚上來到媽媽的臥室。
 
「沒事,你爸爸也來找過我了。過兩天我們全家一起吃頓飯」李成烈不相信的睜大眼睛,他記得這樣的場景已經是很久很久以前的回憶了。李媽笑著摸了摸他的頭:「你在長大媽媽也在長大,很多事情經歷多了也就淡了,你不用擔心媽媽,現在媽媽所有的心都在你這,只要你好媽就好」
 
媽媽的話讓李成烈心裡平和了不少,回到屋裡酥酥已經睡著了,由於習慣他還是緊貼著床沿睡。李成烈把他輕輕往裡挪了一點,躺下睡時聽著他均勻的呼吸聲,李成烈感覺自己心裡很踏實,不一會兒也進入了夢鄉。
 
待續.....
 
2016-12-24-11-22-23  
創作者介紹

烈洙귀엽다-育珊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