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洙在床上一向很緊張。也許因為從最開始就是被迫的,而李成烈一貫強勢,時間久了,就成了習慣,再久了,就成了定式,可能明洙自己都無意識自己的僵硬。李成烈翻身,半壓住他的小王子,舔舔他的耳垂兒:「作為交換,從今天起,不要再拒絕.....好嗎?」
明洙咬著下唇,似乎想說些什麼,可嚅囁了半晌,最後只發出了一點模糊的囈語.....
奇異的,李成烈知道他的意思——明洙在害怕,他在他身邊的時候,一直不自覺地像繃緊的發條。
「乖.....別怕,不食言.....我不會傷到你。從現在開始,試著接受我,明洙.....」李成烈的聲音沉穩的像催眠,手很輕,吻也很溫柔。
然後,李成烈慢慢感覺到身下的身體從一貫的緊繃開始僵硬地嘗試放鬆,不管明洙是被李成烈催眠了,還是為了拿回房子而逼他自己放鬆,這是明洙第一次這樣做,李成烈的動作無比珍惜小心,同時又為了這樣的契機而內心發狂,引導明洙一步步打開身體主動接納他,整個過程好像花苞綻放的瞬間,顫抖、吐蕊、舒展、然後散發出迷人的芬芳.....
從剛剛認識第三天就把人吃到的最初到現在,做了這麼多次,明洙一直處於“因為你對我用強,所以我不得不接受”的拒絕狀態,這還是第一次明洙沒有拒絕,李成烈享受著前所未有的柔順,險些溺斃其中。如此甘美,讓李成烈最終沒有把持住自己,要了明洙一次又一次.....
除了最初那次,明洙哪裡受過如此頻繁而猛烈的索取?後來趴在李成烈懷裡哭著一遍遍求他,身體再想拒絕,可有些事情就像堤壩,一旦被撬開了一角,滔天洪水傾瀉下來,那就不是你說堵就能再被堵上的。
.....
六點半鐘,該起床了,嚴格的說李成烈沒休息多久,不過並不覺得疲累。李成烈抱著懷裡的明洙,明洙裹著被子埋在他胸口,貼的緊緊的。這是李成烈最愛的時刻。只有這個時候,明洙才會毫不掩飾的表現出對孤單的恐懼和對自己的依賴。慢慢把人安撫重歸平靜,李成烈抽身去浴室沖去一身縱欲的味道,然後神清氣爽、滿面紅光的下樓了。
從飯廳出去到後院中間的過渡帶,被李成烈的手下開拓出來一小塊地方安置健身器,黑社會也是要敬業的。龍蝦吭哧吭哧做引體向上,眼睛就沒離開過正在拉力器上揮汗如雨的李成烈。
龍蝦琢磨呢。
那事兒吧,其實是耗費精神和體力的高強度運動,從醫學的角度講,事後需要大量時間休息,那小王子就屬於正常反應,可烈哥明顯不正常,你見誰跑完一馬拉松還能上躥下跳精神得跟沒事人似地?別怪龍蝦八卦,這是當醫生的職業病,這類非正常現象值得琢磨.....
「有事兒就說話」李成烈從器材上下來擦擦汗,龍蝦那眼神就差給他解剖了,當他死人沒感覺哪?
龍蝦繼續神遊中.....
「龍蝦!」老黑喝他。
「啊!」龍蝦激靈回神,看到烈哥正神色不善的看自己,腦子脫線的隨口抻出一句馬屁:「烈哥您文成武德、生龍活虎,千秋萬載,一統江湖!」
李成烈一腳踹過去,沒給好臉子轉身離開。
「合著你剛才琢磨半天,就是要琢磨扣個東方不敗的口號在太子爺身上.....你太有才了,兄弟」 老黑拍拍龍蝦的肩,幸災樂禍地一路嘆息進屋了。
龍蝦:「.....」
神龍島上的那口號是啥來著?
可惜,沒等龍蝦拍到「太子(與夫人)仙福永享壽與天齊」呢,就被李成烈給外派了,頂著九月的秋老虎,去碼頭當監工。
走了一個八卦聒噪的龍蝦,李成烈沒想到來了一個更愛說的。
該客人是個身高一米八的光頭,被保鏢一號帶進來,立刻客廳就顯得亮了。來人按門鈴的時候就說的清楚:是來拜訪金明洙少爺的。別說明洙此刻還在睡,就是什麼事也沒有,保鏢也得把人帶給太子先行過目。就這樣,來人與李成烈打一照面,倆人都有點意外。
此光頭江湖人稱“百搭”。別誤會,只是單純的外號,此人不是混道上的,金夫人在世時不是有個禦用設計師麼,就是他,幾乎明洙的所有衣服都出自百搭的工作室。
「啊!太子爺!真沒想到在這兒碰到您,真是個意外的驚喜」百搭笑著伸手過去寒暄,態度熱情。自然,沒有人不對李成烈畏懼三分,但就像那個笑話裡講的:哪怕是國王,我讓他擡頭他就得擡頭,我讓他低頭他就得低頭,因為,我是理髮師。
百搭的情況跟這個笑話有點像——在濱市方圓百公裡的範圍內,找一個有名氣、有品味、有手藝的裁縫不容易,百搭的條件在華國時尚界都屬於頂級的那種,所以一點也不叫“巧”,李成烈也穿過他做出來的衣服。
「剛剛在門口看到保鏢,我就覺得有點眼熟,可怎麼也想不起來.....真是想不到,這房子的正主兒我都找了快一個月,到現在也沒聯繫到人影,倒是在這裡見到太子爺.....」
李成烈沒什麼情緒起伏,這個百搭.....他還待觀察。
不知道是誰說的,說時尚界的設計師百分之九十都是同的,也不知道這個數據準不準,反正百搭確實是個Gay,在上流Gay圈裡還是個很有名的人物,很難形容出他到底有什麼魅力,反正上至純攻猛男,下至純零C受,全都愛死他了。
百搭長得不差,身材頎長有形,光頭形象很爺們,吸引了一票哭著喊著求他上的純零,但他本人又長了一對桃花眼,你說他一點不娘吧,一笑起來眼神卻特別柔美,弄得一群純攻天天追在他屁股後面,像發了情的公狗。百搭給人的感覺很矛盾,就好像現在,緊腿褲配休閒衫,你說他痞呢,卻戴了副文質彬彬的黑框厚邊眼鏡,立刻從混混級轉向了雅痞;然後脖子上繫了條棕黑暗紋的小方巾,雅痞氣質裡分明的又添了秀氣的中性色彩。這種人在Gay圈混得實在太風生水起了,李成烈不喜歡他靠近明洙。
金明洙是被李成烈的一連串強硬上位給被迫拉進圈子裡來的,雖然目前身體已經接受李成烈,但心態還差得遠呢。李成烈正縝密計劃一步一步把明洙掰彎,水到渠成的讓他信任自己,且眼裡最終只有自己。到目前為止,一切還剛剛起步。
身體適應良好的下一步,就是漫長的攻心進程。李成烈當然不喜歡在這個當口,在明洙對同性之戀才剛剛開竅、正處於懵懵懂懂的階段,就遇到一個風塵味這麼濃的Gay出現在他世界裡。尤其,李成烈自己在Gay圈當純攻多年,如水晶般清澈的明洙到底魅力有多大,看看自己現在在明洙身上花的心思就明白了。
這些取捨得失,是李成烈在百搭跟自己寒暄的時候,瞬間理清的思路,如今理完了,太子端著和顏悅色招呼百搭:「你也算是個大忙人,怎麼今兒來就沒事先打個電話?」
「太子爺,這您可冤枉我了!我之前打座機沒人接,打手機連不通,我還道金少失蹤了,今早上我從“丁香”回來,正好路過這裡,想著順道看看是不是金少出國了?」
「不急說這些,如果今天你不忙,十一點半到兩點之間我有時間」李成烈忽然想訂幾套衣服。
「太子爺您發話,就是天下下刀子我也不能耽誤了您的時間」
「那好。先請自便,我少陪了」
「您客氣」百搭起身。
李成烈沖百搭點點頭,根本一個字兒沒提明洙就轉身去了主書房。至於百搭,屋子裡那麼多保鏢,傭人難道還能照顧不周?
百搭身為金夫人多年禦用的設計師,給明洙做了這麼多年的衣裳,尤其衣服這東西是要配氣質的,他怎麼可能不知道明洙是怎一副模樣?只不過,百搭從來沒往那方面想過。華國的保守風氣近百年閉塞得近乎殘酷。同性戀備受有色眼光,近幾年好點,但也好不到哪兒去,所以真正有點良心的Gay都不去想掰彎的問題,自己走上這條路就算了,刻意給人家拐到這條艱難的路上,不是害人嗎?尤其,以百搭的條件,他不缺優秀的男朋友。
百搭很明事理,尤其金夫人對他有知遇之恩,倆人名為同事實為師徒,所以從一開始見到明洙,百搭就把自己定位在家人、師兄的級別,一晃這麼多年過去了,百搭已經習慣站在這個位置看金明洙,從來沒有設想過換成另一種可能。
直到有一天,百搭忽然發現他那個寶貝小師弟長大了,從內到外都散發一種驚心動魄的美,不,指的不是外貌,是那種由心而生的氣質:堅強又有點脆弱,純真又很魅惑,眉宇間彷彿還帶著青澀,但細細一品,卻覺得明洙從骨子裡都透著股醉人的香甜。比玉更內斂,比水晶更璀璨,很耀眼,但又不像鑽石那樣過分張揚、咄咄逼人.....總之,很難形容,人間極品。
而這一切讓人心動的變化,都來自一個人的影響。
是的,百搭看到明洙被太子爺身邊的保鏢簇擁著下樓的時候,就明白了為什麼門口有太子爺的保鏢,明白為什麼太子爺會在金宅裡。百搭也是情場老手,而且做過下面的,從明洙走路的樣子就知道太子爺肯定已經出手了,而且下得是狠手,明洙如今一切的變化都源於太子的親身調教。
「百搭師兄.....」明洙看到百搭有點意外,但真的開心。
「啊,明洙師弟你終於起床了,這都幾點了,暑假過得太逍遙了吧你!」百搭小心的隱藏了驚艷迷茫又轉瞬失落的心思,換上絕對安全無害的大師兄嘴臉——開玩笑,這是太子爺看中的人,多瞄一眼都是活膩了。
李成烈微笑的站在樓梯口,伸手。明洙走下來,把自己的手放上去.....李成烈握住,很滿意,不僅滿意百搭的聰明與識時務,還有明洙這個被他養出來的習慣小動作。手腕微微用一力,把人拉入懷裡,低頭在嘴角輕吻了一下:「身子還難受嗎?先去吃點東西,然後讓百搭給你量身」
李成烈放開明洙後,明洙看了一眼百搭,百搭只是對他促狹的擡擡眉毛,儘管他沒表現出看到兩個男人親吻而大驚小怪,以師兄的身份喋喋不休的教訓,明洙還是尷尬異常,有點落荒而逃的去了飯廳。同時百搭這邊保持眼觀鼻、鼻觀心。
李成烈看了一眼:「先來給我量身吧」
「好的」百搭嗖地站起來。
倆人去了三樓露台旁的太陽房,這裡陽光好,而且不知道當初金夫人怎麼想的,太陽房裡裝了好大一面鏡子,正合適。
紙、筆、皮尺,百搭工作的時候很嚴肅。
「我聽說張副市長家的衙內最近找你麻煩?」李成烈在百搭的要求下轉身,狀不經意的提起。
「嗯.....是有點小麻煩」百搭手一抖,這是最新的八卦了,昨夜在丁香,百搭就是陪那個市長公子,官字下面兩張口,百搭就是在時尚圈名氣再牛也不敢輕易得罪這種人。此刻冒汗,既是為那個惹不起的官二代,也為太子爺竟在這麼短時間內就摸清了這麼近發生的事而吃驚。
李成烈擡胳膊:「聽說.....他有變態嗜好?」
「嗯.....是有些傳聞」聽說玩死過人,花了百萬私了的。
「他看上你了?」
百搭乾笑一下,昨天為了脫身,有點把人得罪了。
「那種下三濫.....」李成烈明顯不以為然:「你以後不用在意他」輕飄的語氣就好像在隨口寬慰。
但百搭卻身體一震,然後語氣頗為鄭重的表示感謝:「謝太子爺!」不用問為什麼,如果太子說不用在意,那就是真的不用在意了。
難道這也算.....官匪一家?百搭如釋重負之後,腦子開始天馬行空,不過,隨即回過味的百搭瞬間冒了一身的冷汗——看似風平浪靜的幾句對話,百搭現在才知道自己剛剛在鬼門關轉了一圈。
顯然因為明洙的原因,太子爺一見到他開始就用審視的眼光看他了。在客廳寒暄了幾句,順理成章的把自己留住,然後太子離開。百搭敢用頭擔保,這段期間太子在派人查自己,結果,被太子查到了最近自己正被張副市長的公子糾纏的事,並且那個官二代有些見不得人的嗜好。
然後便是明洙下樓,幸好自己從來沒對明洙起過那種心思,幸好驚艷過後自己清醒的很快,及時表明立場、應對流暢,所以太子現在順手幫自己一把,這應該是.....對自己識時務的獎勵。如果剛剛自己看到明洙.....百搭沒法不冷汗.....但凡他有一點點不識時務的跡象,那他敢肯定,太子會放手任那個衙內玩死自己。三條腿蛤蟆不好找,兩條腿的裁縫還不是到處都有?
至於太子這個匪類竟敢如此囂張的跟官家打擂,並且明顯還處於上風的位置,百搭不想深究,也不敢深究。
很多年以後,當李成烈教導小兒子的時候,他是這麼解釋的:「你可以把每個人都看成棋盤裡的棋子,無論黑白,最終能留在棋盤上穩定江山的,都是因為它們擁有不可取代的位置。想要生存,無關身份,你只需要讓自己成為不可取代的存在。或者你可以理解為“優勝劣汰,適者生存”」
一個像濱市這樣的國際都市,有一個市長,就有四十八個副市長,少了誰,下面都有一群人爭著上位。在那個張衙內的眼裡,百搭是小人物。在真正的上位者眼裡,張副市長也是個小人物。但李成烈不同,李成烈作為一個匪,能有這麼大的勢力,有這麼囂張的活法,如果他真的僅僅是碧海青天的丁哥或者戰天盟的古大的“擴大版”,早被打黑打得不知道在哪當肥料呢。太子爺,既然被奉為“傳說中的太子爺”,手中當然會扣一張不可被取代的底牌。
百搭的出現像一段激不起波瀾的小插曲,明洙每個季度都會做一次衣服,所以這一次根本也不覺得有什麼特別,如果硬要說特別,只能說百搭聽了更多來自李成烈的意見,而不是自己的。然後,明洙穿著百搭趕工送過來的秋裝,正式恢復上學了。
金明洙的休學,覆又入學,中間這幾周的生活對當事人來說,簡直可以稱得上翻天覆地的變化,不過對於旁人來說,一切正常如昔,除了一干同學憤憤不平研究生班的開課怎麼可以那麼晚,平白讓明洙多了好幾周暑假,好不公平,不公平.....
走在校園裡,明洙覺得連空氣彷彿都是甜的。
金明洙喜歡在圖書館三樓的E區看書,因為從這裡的窗口望出去,正好是圖書館門前的一片花壇廣場,然後走出自習室的大門,左轉就是一道空中走廊,直通隔壁樓的視聽專區。學校裡的視聽設備可能不如家裡的好,但有一點明洙得承認,學校裡的唱片收藏量絕對國內居首,找個資料什麼的,特別方便。
於是,借著這個幌子,儘管他現在每周只用上兩天課,明洙依然保持七點半起床,九點之前到校,風雨無阻。李成烈對此沒有表示出高興或不高興,非常大度的給明洙最大的私人活動空間——只不過,因為前車之鑒,李成烈送給明洙一塊手錶。
「這裡面有個定位裝置」李成烈對此直言不諱,同時幽黑幽黑的眼睛盯著明洙,氣勢堵得明洙連回嘴的意思都歇了。手錶本身是個名品,簡潔大方,防水防震,明洙沒看清環扣是怎麼搭的,反正李成烈給他戴上之後,手錶就摘不下來了。或者,明洙可以從另一個角度變相安慰自己,戴上這只手錶之後,原本貼身緊逼的保鏢從學校教學樓門口撤離了,他們現在只負責在學校大門口接送。
至於明洙的手機和銀行卡,被李成烈換了一撥新的,銀行卡的信用額度上限提升了,手機裡的功能也更多了。李成烈不確定明洙會不會意識上次就是這兩樣東西出賣了他的行蹤,但總歸有備無患。至於從百搭那裡送來的衣服有沒有額外被做手腳.....太子一向喜歡手中留牌,所以這事兒誰也說不準。
金明洙一般到了學校之後,會先去視聽實驗室找老師預定試聽間,這屬於學校的有限資源,限時、限量、需要排號。明洙屬於第二撥早到的那群人(第一撥人都住校),跟老師登記,然後差不多上午十點或者十點半的時候就能排到,訂好時間之後,明洙就轉身去圖書館E區。
占座,此時還比較容易,一般明洙都能坐在自己比較喜歡的老位置上去。如果等到十點半第一堂課下課之後,你再想到圖書館找位置,那就太難了。占好座位之後,這一整天你就可以放心了。中途因為吃飯、喝水、出去談個小情,打個電話,或者像明洙這種一去試聽間就待一個、半個鐘頭不回來,典型屬於占著茅房不便便的.....本院校園文化就這麼損人利己,人人都在罵,擱著自己身上就不叫缺德!
從試聽間出來後如果幸運的話,明洙還能再訂到一次,不過這就說不準了。因為李成烈規定的門禁時間是晚上六點,午飯在學校湊合也就湊合了,晚飯太子爺規定必須在家吃,你當廚神和營養師是擺設啊?
總體來說,這就是明洙開學後的正常作息時間。
不過,如果這就是正常作息的話,不到一個月時間,李成烈開始有意見了!
李成烈摸摸明洙臉上的淡淡黑眼圈,有些不悅:「現在課業很緊嗎,不就是要去圖書館查資料,你也不用每天都那麼早起」
真實的原因是明洙不想在家呆著。明洙避重就輕:「學校的人很多.....」
「哦?忽然多了很多人?」
「不,正常開學都這樣.....」
因為學校年年擴招,所以入學的新生在數量上永遠都超出畢業老生一大截。也許因為明洙經歷了暑期課程的冷清之感,以至於現在他對新學期的狀況有點不適應,他覺得學校裡哪哪都是人,吃食堂他一向去單炒窗口,還能好一點,但圖書館占座簡直就是一場戰爭:「.....所以,去晚了根本沒用」明洙把學校占座的經歷聳動的形容了一下,主要他覺得像李成烈這種土匪不詳細解釋估計根本不能理解!
「那你每天去那麼早就為了能占個座位,占個你中意的座位?」李成烈還是覺得有點匪夷所思。
「現在的學生有這麼勤奮努力嗎,這不是剛開學沒多久?」李成烈一直覺得音樂學院裡的學生都屬夜貓子的,別忘了太子爺手下有一大批高級俱樂部,有很多優秀的音樂學院學生在裡面打工,唱歌、伴奏、舞台秀,更有出來賣的,但不管怎麼說,這些娛樂場所都是晚上營業。
那是遠離明洙的世界,正常的汙糟的世界,李成烈一直認為金明洙是音樂學院裡的異類,沒想到聽明洙今天的意思,他這類型的還不是少數。
不料明洙卻回答:「大部分女生都愛學習」
李成烈瞳孔一縮,他可沒有明洙那麼遲鈍。
「哦?」李成烈給明洙夾了一塊燒海參,輕描淡寫的套話:「按你說的,男生都不學習,那他們做什麼?」
明洙想想,他還真不知道。
「怎麼?你平常不跟男生一起玩嗎?打球,網遊,鬥地主,」台球廳,泡酒吧,找女朋友.....後幾種李成烈沒問。
這個問題讓明洙有點失神,好像從小到大,他都不太合群。
「為什麼這麼說?」
飯後倆人在三樓樓台上喝茶,李成烈問。他不覺得明洙會被同學孤立,明洙性格溫柔而且樂於助人,也因為金莫間的關係,如果班裡同學組織出去玩,金爸還能給他們挑到一些乾淨的、安全的、高級的娛樂場所,且價格優惠。事實上從他的調查來看,所有跟明洙做過同學的人,都很喜歡他,嫉妒的也有,但在明洙的課堂筆記被奉為全班同學的考試寶典之後,那些真正嫉妒的人只能自己偷偷摸摸在心裡嫉妒了。基於這種情況,明洙竟然認為自己不受同學待見.....是他反應太遲鈍,還是明洙的人生觀真的很有問題?
金明洙自己也說不清,他不會受同學冷眼,同學跟他打招呼時的微笑也都很真心,出去玩什麼的也願意叫他一起,但是,他就是覺得跟人家有隔閡。
「我覺得,他們總在若有若無的跟我保持距離.....」學音樂的,這種感覺會很敏銳:「男生一起走會搭肩很正常,或者沒事兒的時候你踢我一下,我踹你一腳。他們從來不會對我這樣」明洙這樣說。
課間的時候他們會一起打球,也會渾身臭汗的跑到水房沖涼,但是明洙也知道他們會經常背著自己約到誰誰家私下聚會,那種時候明洙是被排斥在外的,他不知道他們都偷偷摸摸的幹什麼,也不明白他們笑容背後的心照不宣。還有中學時,男生之間開黃腔,青春期的躁動讓一群半大小子圍在一起背後評論女生,誰看上誰,誰親了誰,YY跟校花、班花約會什麼的,這個時候,假設中的那個人選永遠不會是金明洙,而且他們還警告明洙要努力離談論中的女生遠一點.....
李成烈有點明白了。
金明洙,有才華有相貌,家世好學習好,從小學到中學從來都是校園王子,再配上那對兒把明洙含在嘴裡怕化了的父母,金明洙真的很有王子氣場,是容易叫人自慚形穢的那種。如果李成烈是他同學,別說看黃片、聊女生的時候得隔離這麼一個強勁對手,沒準兒逼急了,在哪個小胡同給明洙套麻袋揍一頓。至於明洙那些同學,最後只是口頭上玩笑般的警告而沒有真給明洙蓋麻袋,李成烈覺得更重要的是明洙確實從來沒有交過女朋友。關於校園王子中學六年意外沒受到女生垂青這種詭異事實,涉及到另一個典故。
現在明洙還在糾結自己在大學裡的人脈單薄的問題。
金明洙剛進大學的時候,人氣很旺,滿學校都是學音樂的,除了個別優秀、有人脈的能最終走上正統音樂殿堂之路,更多的最後全混到家教界和娛樂場所了,能混到娛樂圈都算好出路,這就是現實的生活。
可隨著金明洙入學之後就不太一樣了。
金明洙是誰?他爸又是誰?別管有事沒事,萬一有朝一日教父幫你說句話,你能少奮鬥十年。
這樣殘酷虛偽的人際關係情況早被音樂教父料到了,他寶貝兒子可不是被你們踩來當上位台階的。於是教父大人大手一揮,給明洙辦了走讀。車接車送,除了踩點上課,盡量不讓明洙呆在學校。反正大一的課程離真正專業深度還遠著呢。兒子是自己親手教出來的,底子本來就好。金莫間手下能指導明洙課程的專業人士隨便劃拉劃拉就能拽出三五個。
於是乎,一個學期過去了,絕大數人連金明洙的影子都沒見到,更別提音樂教父了。
然後一個學年過去了,隨著四分之一的人畢業離校,很多人都慢慢歇了心思。
然後第二學年過去了,明洙習慣了走讀,習慣了偶爾在校園裡穿梭時的獨來獨往,習慣了自己認識的人還僅限於上小課的同班同學。
再然後,三年級一開學,金莫間夫婦飛機失事了。徹底沒人因為音樂教父的問題,懷著目的接近明洙了。
三年級這整個一學年,前半學年金明洙忙著處理後事,忙著整理父母留下的東西,忙著看心理醫生,除了考試前的幾周和考試,他就沒踏過校園大門。後半學年,明洙慢慢恢復過來了,恢復正常上課,偶爾也會在圖書館看書(心理醫生建議他多接觸人群),但是比起在家呆的時間還是少很多。
然後是暑期課程,那個時候校園裡人少,課程又緊,同時明洙發現在學校食堂吃東西很方便,這才慢慢延長在學校的時間,也開始試著在圖書館自習,一直到現在。
其實,當前這學期才是明洙第一次開始長時間泡學校,說句不好聽的,若不是因為李成烈也住在梧桐路上,明洙不會跟上班族一樣每天朝九晚五往學校跑,圖書館的位置再舒服也比不上家裡的沙發。圖書館的唱片收藏再多,又不是不可以翻錄,他幹嘛捨棄家裡這麼好的試聽設備,偏偏窩在學校?當然,這些話不能說,明洙認為李成烈如果知道這個,自己絕對會被禁足在家。
金明洙也是剛剛接觸圖書館的自習生涯,所以真實、正常的圖書館自習情況他不了解,每天上午進出圖書館他都是從視聽樓那邊過空中走廊抄近路,所以也沒機會發現其他樓層的自習室其實沒有那麼多人。男女比例也沒那麼失調。明洙覺得自己在陳述很平凡的校園生活,至於李成烈得了這些資料之後,腦子裡怎麼運作,那就是天不知,地不知了。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育珊 的頭像
育珊

烈洙귀엽다-育珊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