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裝了!明洙!發生了什麼事?告訴我!我們是兄弟!」阿東按著他的肩膀大聲的問。

「嗯?哈哈!阿東,你眉毛和鼻子皺一起了,哈哈!那麼嚴肅幹嘛?沒事兒!」金明洙眼眸暗了暗,隨即揚著笑臉,指著阿東哈哈大笑。

「明洙?你裝得不像!一點兒也不像!告訴我吧?」阿東垂著眼眸,對著金明洙說著。

「唉?阿東!你小子好煩人吶!老子好不容易回家一趟,你就囉嗦個沒完!唉.....真是.....算了,老子還是上班去好了.....」金明洙,起身扭扭脖子,拉拉褲腰,對著阿東轉移著話題.....

「明洙.....別騙我!」阿東拉了拉他的胳膊,皺著眉頭說著.....

「唉.....老子什麼時候騙過你?說沒事兒,就沒事兒!老子走了!好好照顧自己!」金明洙看看阿東,對著他笑笑,然後頭也不回的推門離開了門店。

雨停了.....可天空似乎還是那麼的陰沉,太陽始終都躲在雲層裡,偷著懶不願意露臉.....

看著金明洙的背影,阿東沉默了,清秀的眉頭緊皺:

明洙?你過得開心嗎?

難道你不知道,從你出現在家門口那刻起,你就不對勁兒?

你以為你不告訴我,我就不知道了嗎?

我能感覺到,你心裡有事.....

一定非同小可,對不對?

反正.....不管怎樣.....你開心就好.....

這是我們兩兄弟共同的家,什麼時候,你累了,想起了要回來,弟弟我都在家裡等你.....

天色已經漸漸的黯淡下來,四周升起了漂亮的霓虹燈.....

金明洙放下高高翹起的二郎腿,從座椅上起來。

看看四周,三三兩兩的情侶坐在小圓桌旁,親密的咬著耳朵,說著甜膩的情話.....

看看自己,一人翹著腳坐這裡半天,金明洙抓抓頭髮,笑笑:

媽的!和那混蛋在一起待得太久了嗎?

居然在咖啡廳,這麼安靜的地方坐了一下午?

居然學起了雅士?

真是難以置信!

喲呵?這麼晚了?

呵!都是雙雙對對呢!

自己一個單身漢夾中間,似乎很扎眼呢!

看看.....世間果然是男女才算正常的吧?

金明洙?你不正常了!

從心底裡不正常了!

活該!

拉拉褲子,起身,彈彈坐到酥麻的腿,掰掰脖頸,大步的出了咖啡廳.....

別墅旁,一輛疾馳而來的勞斯萊斯,停在門口。

「金明洙!!!金明洙?你給我出來!」李成烈怒喝著大步的竄上別墅樓上。

可是.....別墅裡,還是像之前回來的時候一樣,依然空無一人,不管臥室還是客房.....

甚至花園的長椅上都去找過很多次了.....

到底到哪裡去了?

黃昏街,他經常去的地方,剛才自己就去找尋過了.....

沒有!

手機也始終處於關機狀態!

為什麼?

為什麼他不見,自己會如此的慌張?

從來沒有這麼慌張過.....

「該死!金明洙!你到底去了哪裡?」一拳重重的砸在車窗上,震得車窗的玻璃直搖晃。

李成烈,皺著眉頭,托著下巴冷眼看著前方,腦子裡不斷的思索著.....

那貓咪到底去了哪裡?

突然,只見李成烈,眼眸一亮,立馬拉開車門鑽了進去.....

黑色的豪車,呼嘯著飛奔出別墅.....

豪車借著夜晚街道的各色燈光,停在一處門店門前.....

「歡迎光臨.....」阿東放下手裡的書本,站起身,擡眼看著眼前的人,震驚得忘記了反應。

「明洙有沒有來過?」李成烈雙手撐在櫃台上,冷眼掃了掃不大的門店,然後對著阿東急急的問。

阿東眨眨眼,看著眼前一身寒冷氣息的絕美男人.....

李成烈?他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還找明洙?

果然.....下午明洙的反常和他有關!

是你欺負他了嗎?李成烈?

「李成烈?明洙在你身邊做事,你突然找到我家裡來找人?那我倒要問問你,你到底對明洙怎麼了?」想著金明洙下午失落反常的模樣,阿東怒火中燒,對著李成烈大吼著問。

「注意你的態度!他到底在沒在這裡?」李成烈皺皺眉頭看看阿東,然後警告著問。

「哈哈!態度?明洙哥是你的員工,我不是.....沒必要注意什麼態度!你到底對明洙做了什麼?為什麼他會那樣?我從來沒見過那樣的他!」阿東拽著李成烈的手臂,急急的說著。

「果然是在這裡嗎?金明洙!!!你給我出來!」李成烈看看阿東,毫不客氣的甩開了來。

然後急急的在門店裡四處轉了轉,暴喝著叫著金明洙的名字。

那緊皺的眉頭,著急的動作,無不透露著他的緊張和擔心.....

「他沒在!你別叫了!早走了!」阿東抱著手臂看著著急的李成烈,冷著臉說著。

只要是對明洙不好的人,不管他是誰,也休想他阿東能給他好臉色看!

「他來過?去哪兒了?」李成烈反手扭著阿東的手臂,急急的問。

「不知道!」阿東咬咬牙,忍著手臂上的疼痛,恨恨的對著李成烈說著。

看著阿東咬牙的模樣,腦子浮現了金明洙那只貓咪齜牙咧嘴的模樣,他猛的放開了阿東的手臂.....

聽那貓咪說過,他的兄弟阿東,從小身體弱,不會拳腳,剛才自己這一扭,怕是傷到了他手臂的脛骨了吧!

實在是大意!

「抱歉!這些你去看看手臂!」李成烈從兜兒裡,摸出一張支票,大筆一揮,然後放在阿東的面前,冷冷的說著。

然後頭也不回的出了門店!

阿東,愣愣的看著桌上的支票!

李成烈這傢伙,真是個怪異的傢伙!!

看著他這麼著急,應該是擔心明洙的吧?

可是.....為什麼,一聽到他的名字,明洙會那樣?

那麼反常?

以至於後來,怕自己追問都逃走了?

說是要上班?

可是.....現在這傢伙這麼著急的跑來尋找又是怎麼回事?

明洙沒有回去上班.....

他們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

也許.....

「李成烈!」阿東開口叫住了正在打開車門的李成烈。

「明洙雖然暴躁,但是骨子裡很單純!不要欺負他!讓他傷心.....不然,就算拼了我這條命,我也不放過你!」阿東皺著眉頭,看著李成烈說著。

「.....」聽到他的話,李成烈眉頭一皺,沉思了片刻,然後踩著油門疾馳出了門店門口.....

微涼的夜風,吹拂著金明洙的短髮,絲絲飄揚.....

金明洙雙手插在褲袋,聳聳肩膀.....

呵呵!這麼大的g市,自己到底現在該去哪裡?

怎麼迷茫了?

方向呢?以前的目標呢?

都死到哪裡去了?

之前似乎已經習慣了,那人走到哪裡,自己跟到哪裡!

剛開始是為工作.....

可後來呢?到底是為了什麼?

不明白了,想不通了!

果然無謂的習慣,還真是可怕!

一個男人而已.....金明洙,你這是幹什麼?

一副失魂落魄的樣子,到底做給誰看?

你那麼的在意,在意一個自己不該在意的人.....

可是人家呢?

哈哈!也許,人家現在正抱著香玉滿懷呢!

誰又知道你,誰又記得你?

振作吧!金明洙!

回到之前那逍遙的自己!

做一個快樂的小混混似乎也不錯!

「yes!金明洙,你丫的要加油吶!前面大片的鮮花還等著你去摘呢!」金明洙縷了縷短髮,對著自己做了有力的加油姿勢!

然後揚揚頭,拍拍臉,換上了那一貫的招牌式的笑,一搖一擺的大步逍遙而去.....

熟悉的夜晚,熟悉的地段,熟悉的黃昏街.....

找個地方喝上一杯好了!

站在繁華的十字路口,不知道該如何選擇。

左邊是那個黃昏街最大最繁華的豪華夜場,右邊,是從前那個自己經常混跡的酒吧.....

到底是該左還是右?

金明洙站在原地,呆愣了片刻,剛要擡腳.....

「明洙?在這裡幹什麼呢?」一個低沉的聲音響起.....

金明洙顫顫的回頭.....

李成烈?

哦!不!

一張與李成烈一模一樣的臉,卻不是同一個人.....

李大烈.....

「看什麼呢?我看你半天了,你站在這裡猶豫著什麼嗎?烈呢?你沒和他一起?」

李大烈,從車裡探出頭來,左右看看,然後問著。

怎麼?平時和夜形影不離的他,今天為何一個人在這裡?

那失落的表情自己認識他這麼久以來,還從來沒有見到過!

到底是什麼事情?讓他如此的專注於一種思緒?

以至於自己跟蹤了他半天了,他都沒發現?

李大烈瞇瞇眼,皺著眉頭,看著金明洙,不放過一絲表情的,等著他的回答.....

聽到李成烈的名字,金明洙身型一震,一絲沒落在那漂亮的臉龐上一閃而過.....

但是,很快便被他隱藏了下去.....

「哈哈!大烈?你還真是沒良心呢?見著我找你弟弟?我就不是人?老子好歹也算是你哥們兒吧?太不夠意思了!罰你請老子喝酒,賠罪!」

金明洙抓抓頭髮,彎腰對著李大烈笑笑,伸出手拍拍他的肩膀齜著牙說著。

「嗯?喝酒?呵呵!好!」看著金明洙變換的表情,李大烈愣了愣,隨即笑笑答應著。

果然是有事發生嗎?

到底怎麼了?

「唉?老子就喜歡爽快的人!唉?說好了啊.....今晚你付錢!老子沒銀子!哈哈!」

金明洙嬉笑著拍了拍李大烈的肩膀,然後繞到車座的一邊,打開車門,自顧自的坐了進去。

「呵呵!好!」李大烈轉頭對著金明洙笑笑,然後發動車子駛了出去.....

反正,自己不知道該走左邊還是右邊,乾脆,就讓他來將決定好了.....

金明洙斜眼看看這張與李成烈有著同樣相貌的臉,心裡一陣的感慨:

為什麼?明明長得一樣!

在面對大烈的時候.....卻沒有在面對李成烈的時候的那種心跳的感覺?

這就是所謂的感情嗎?

明明長的一樣,為什麼感覺卻不一樣?

「來!來!來!大烈?乾杯!喝!」夜場裡,金明洙端著酒杯一杯一杯的往自己的嘴裡倒.....

怎麼還不醉?

腦子還是清醒?

還是能想起一些不該想的事?

「怎麼?明洙今天心情不好?」李大烈拍拍金明洙的肩膀,皺著眉頭問。

「嗯?心情?老子心情很好!唉?大烈?你丫的喝酒哇!老我一個人喝沒勁兒啊!」

金明洙晃了晃胳膊,指著李大烈的酒杯說著。

「哦?心情很好?嗯!看來明洙是打算今晚喝窮我了!呵呵!」李大烈笑笑,對著金明洙說著。

心情好嗎?呵呵!明洙?

你不適合偽裝呢!

好吧!既然你不願意提及.....那我便不問,陪著你鬧騰好了!

李成烈?明洙這樣一定和你有關吧?

這麼好的一只貓咪.....你怎麼就捨得往外推?

李成烈.....你也有失足的時候?

「哇!李大烈?你丫太小氣了吧?就喝你幾杯酒而已.....小氣包子!」

金明洙端著一杯酒仰頭一飲而盡,然後擡手擦著嘴巴說著。

「哈哈!小氣包子?哈哈!明洙,有意思!好!我不小氣,今天陪你喝個痛快怎樣?」

聽到他的話,李大烈哈哈大笑起來。

「吶!可是你自己說的哦?老子可沒強迫你!」金明洙揉揉鼻子,對著李大烈笑笑。

「沒人能強迫我.....只要你高興,怎麼都可以.....」李大烈看看金明洙,開口悠悠的說著.....

真是一種奇怪的感覺,和這貓咪在一起,居然會不自覺的替他著想?

金明洙,你果然是個尤物!

黑色的豪車疾馳在夜晚的g市街道,猶如一頭黑色的暴怒的獵豹一般,咆哮著狂奔著.....

車內,氣氛陰鬱非常,車內的每個角落都散發著寒冷的氣息.....

該死!從來都沒有這麼慌張過!

從來都沒有這麼在意一個人!

金明洙!你到底在哪裡?

李成烈皺著眉頭看著前方,想著開始和那貓咪相遇的日子,想著他那痞子式的招牌笑容,想著他那張嘴大罵自己的模樣.....

還有在溫存的時候的那勾人心魄的模樣.....

怎麼看都是一只惹人憐愛的貓咪.....

突然.....腦子裡閃過白天,當他看見自己和別人.....那一瞬間.....他那蒼白的臉,帶著些許的落寞的樣子.....

心裡一震,心臟彷彿被什麼東西給狠狠的刺穿一般.....

“再會.....老闆.....”那離開時的簡短無力的四個字,不斷的在李成烈的腦子裡回旋.....

再會?什麼意思?

難道你想離開?想結束?

不!不許!

沒有我李成烈的允許,你沒有權利擅自結束!

更沒有權利,去任何地方!

金明洙!想離開我身邊?你休想!

想著這裡,李成烈深吸一口氣,皺著眉頭看著前方,猛踩著油門,直直朝著黃昏街的方向駛去.....

「咕嚕、咕嚕、咕嚕、」隨著那酒水快速灌進喉嚨的聲音,喉結上下滑動著.....

「靠!真***爽!」金明洙擦擦嘴,彎著桃花眼,看著手裡的空酒瓶,歪著嘴大聲的感嘆到。

擡眼一看,看見桌上的一整瓶洋酒,眨了眨眼,咂巴咂巴嘴說:

「咦?這什麼酒?.....哦!.....洋酒.....黃色的.....我嘗嘗看.....」

話音剛落,那剛倒好的一杯酒,又進了他的肚子.....

「媽的!難喝!.....還***死貴!」金明洙一邊往自己的杯子倒著酒,一邊看著手裡的酒瓶不屑的扁扁嘴.....

都第幾瓶了?

為什麼還不醉?為什麼還有意識?

為什麼還能想起.....

「呵呵!好了!明洙,不要喝了,一會兒該多了!」李大烈看著一邊自言自語半天的金明洙,搖頭笑笑。

看他一晚上努力的裝作沒事的樣子,對他一個人出現的原因,閉口不提.....

更不提烈.....也不提所謂的保鏢的工作.....

平時暴躁粗魯的他,今天卻比以往的語言少了很多.....

到底還是心裡不痛快的吧!

看他那微微發紅的臉蛋兒,和不斷的自言自語的行為來看,今晚他似乎喝得差不多了!

「哈哈!大烈?你丫的又小氣了,說好不醉不歸的.....唉?你的酒還沒喝完?老子幫你代勞好了.....哈哈!」金明洙看著李大烈手裡的酒杯,奸笑著瞇瞇眼,然後趁著李大烈愣神之際,搶過杯子,仰頭就把那剩餘的酒往自己嘴裡倒.....

末了,還伸出舌頭,對著自己的唇邊一掃,那粉嫩的小舌,在那櫻紅的唇瓣兒上劃拉一圈兒,把那原本掛在嘴角的一滴酒水卷進了嘴裡.....

然後,瞇著眼,對著李大烈咧嘴一笑。

看著金明洙突然的行為,李大烈心裡一震,一種從為有過的強烈的衝動感從下腹燃起:

他.....搶了自己的酒?

自己喝過的酒?

那不經意間的小舌舔紅唇的動作,那麼的勾人,甚至可以用嫵媚來形容了.....

本就漂亮的臉蛋兒,配搭上這不經意間的調皮,加上酒精染紅的面頰.....

簡直.....

那粉嫩的小舌,櫻紅的唇瓣兒,味道一定很好.....

真有一種想要把他含在口裡的衝動.....

李大烈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下腹的衝動感越來越強烈,看著那微張的唇瓣兒,喉結不自主的滑動著.....

好想嘗嘗那唇的味道.....

李大烈瞇了瞇眼,靠過身體,湊過唇,慢慢的朝著那誘人的蜜汁地帶靠近.....

一切都是那麼的不由自主.....好像是被施了魔法一般.....

「哈哈!沒了!大烈?我替你解決掉了哦!怎麼感謝我?嗯?」

金明洙突然的聲音,驚醒了著魔一樣的李大烈,喚醒了他的理智.....

他再次皺皺眉頭,呼吸略微急促的看著金明洙。

只見那個沒心沒肺的傢伙,欲望之火的點燃者,此刻正高舉著自己的酒杯,湊著腦袋,緊靠著自己的臉,對著自己笑著.....

那帶著些許酒氣的氣息,噴散在自己的臉頰,溫熱的氣息,直直的讓自己心癢.....

真是一個沒有危險意識的傢伙!

難道?他不知道他自己此刻是多麼的誘人?

多麼的讓人不能自制?

多少年沒有過這樣的衝動了?

金明洙,你真是一個特別的傢伙!

李大烈,看著眼前這個和自己的唇自己有幾乎零距離的迷人臉龐,勾唇笑笑。

李成烈.....我的好弟弟.....

你也有疏忽的時候?

你怎麼捨得讓這樣的一個尤物流落在外?

你明知道,哥哥我對他很是中意.....

況且,哥哥我也早就提醒過你,東西要看好,別丟了!

呵呵!你還是犯了錯誤呢!

嗯.....也許是你膩了?

那樣也不要緊,我會替你好好的照顧他.....

這麼誘人的一個極品,你不懂得珍惜,不代表哥哥我不懂.....

哈哈!

「呃.....大烈?你丫的說話啊.....老子幫你喝完了酒.....你要怎麼感謝老子?嗯?呃。。我等著你呢!」

看著半天不吱聲的李大烈,金明洙再次拍了拍他的肩膀,湊在李大烈的臉龐邊上問.....

那雙原本勾人的桃花眼,迷蒙的眨了眨,嘴裡的話語也開始不成句.....

大大咧咧的動作.....

每一樣都顯示著,金明洙.....喝高了!

「哦?感謝?不然.....」李大烈擡手勾了勾金明洙的下巴,那雙漂亮的丹鳳眼裡閃動著點點異樣的光芒,微瞇著盯著那兩瓣兒一張一合的紅唇看.....

一陣燥熱的感覺再次襲來.....

嘴裡似乎也乾渴至極.....

如果.....吻上去.....將會怎樣?

李大烈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擡眼看看他那微紅的臉龐,慢慢的朝著那散發著神秘力量的,誘人的紅唇靠近.....

眼看著馬上就要到達.....

「唉?不如.....你再叫幾瓶酒來怎樣?.....就當是感謝了!哈哈!這個提議.....不錯吧?」

只見金明洙,突然坐直了身體,雙手撐在桌上,迷糊的揉揉自己的腦袋,然後朝著他擺擺手,笑呵呵的說著。

眼看著自己快到嘴的美味,突然的飛走了。

李大烈無奈的皺皺眉,看著迷迷糊糊的金明洙,搖搖頭,強忍著下腹的衝動,對著金明洙笑笑:

「呵呵!明洙,你不能再喝了,醉了!」李大烈拍拍金明洙的肩膀說著。

真是個勾人無限的傢伙,居然讓自己衝動到這個地步?

「靠!李大烈?你丫的說話不算數!說好的不醉不歸!你走開!老子自己喝!」金明洙突然皺著眉頭對著李大烈大聲的說著.....

他要喝!一直喝.....直到喝到自己正常了為止.....

「你.....和李成烈一樣.....姓李的都沒有一個好東西嗎?」金明洙看看手裡的酒杯,看著裡面那亮黃色的液體,喃喃的說著.....

說完不等李大烈回答.....抓起桌上的那半瓶洋酒,對著瓶口,仰著頭一股腦的倒了進去.....

冰涼的液體.....帶著絲絲的苦澀的味道,直直的刺激著金明洙的口腔.....

嘴裡苦澀.....可是.....心裡呢?

金明洙.....你到底要怎樣?

金明洙趴在桌上,嘴裡不停的喃喃自語著,呢喃的話語,朦朧的音律,讓人聽不清他到底在咕噥些什麼.....

「我和他不一樣.....」看著這樣的金明洙,李大烈心裡一頓,一絲心疼湧上心頭。

他攬過金明洙的肩膀,讓他靠在自己的懷裡,開口淡淡的說著.....

「不一樣?呵呵!一樣.....一樣的身材.....一樣的相貌.....連說話的語氣都差不多.....」金明洙搖搖頭,看著李大烈的臉,淡淡的說著。

頭好暈,眼前的這張絕美的臉,那麼的熟悉.....

一樣的吧?

李成烈?是你嗎?

「不一樣.....我是大烈.....我會對你更好.....相信我.....」李大烈捧過金明洙的臉,看著那迷糊的樣子,溫柔的說著.....

那帶著紅霞的臉龐,那微張的紅唇.....

「是嗎?」金明洙迷糊的搖搖頭,淡淡的問著,那聲音,與其說是在問別人,聽上去,更像是在問著他自己.....

李成烈.....你真的會對我好?

我到底該不該信?

「是.....」李大烈滿眼柔情的看著他,堅定的說著,那早就蠢蠢欲動的唇,慢慢的朝著那張合的唇瓣兒靠近.....

不帶話音落下,一種嫩滑,甜美的感覺從唇邊傳來.....

果然很甜美.....

甜美得讓自己體內的血液翻騰,湧沸.....

金明洙,我不打算放過你了.....

靈舌輕巧的敲開了那緊閉的貝齒,闖入了那醉人的禁區…

甜美中帶著絲絲的酒香.....

感覺真的不錯.....

隨著下腹欲望的燃燒洶湧,李大烈緊緊的抱著金明洙的腰,鼻息間的濃重的粗氣,預示著他此刻已經快要控制不住.....

「唔.....」金明洙眩暈著大腦,迷茫的抓著李大烈的臂膀,不自禁的呻吟出聲.....

李成烈,是你嗎?

為什麼,現在感覺不一樣?

雖然霸道,但是卻不是那麼的狂躁.....

味道也不對了.....

怎麼回事?

李成烈?是你嗎?

金明洙混沌著思緒迷糊的想著.....

「明洙.....」李大烈喘著粗氣,呢喃的叫著金明洙的名字.....

手臂也隨著金明洙那聲無意識的嚶嚀收得更緊.....

「烈.....」金明洙迷糊的叫著心裡吶喊的那個聲音。

他沒有多餘的力氣在掙扎了,酒精已經讓他迷失了自己.....

李成烈.....你可知道?

你可知道.....老子對你.....當真了?

那簡單的一個字,讓李大烈身形一震,一股莫名的怒火熊熊燃燒起來.....

烈?你叫我烈?

我是大烈!金明洙!不要把我當成他!

不要把我當成別的男人!

我要讓你知道.....讓你清楚的知道,我李大烈,遠遠比李成烈好!

原本溫柔如水的吻,突然加劇,猶如狂風暴雨般的落下.....

突然變換的吻.....

越來越不對的方式,和陌生的味道,讓金明洙瞬間驚醒.....

「唔.....靠!媽的!滾開!」金明洙迷糊著漲紅了臉,一把推開了李大烈,對著他大聲的呵斥著.....

靠!難道李家的人都有喜歡強的癖好?

「我不會放手.....明洙.....小貓咪.....」李大烈一把拉回金明洙,緊緊的禁錮在懷裡。

小貓咪?簡單的三個字,又讓金明洙迷糊了起來.....

小貓咪.....這三個字,李成烈那狐狸喜歡這麼叫自己?

眼前這個男人,真的是李成烈嗎?

腦子好暈.....已經分不清了.....

李成烈.....為什麼?即使我躲避都依然躲不過你的陰影?

金明洙半靠在座沙發上,眩暈迷糊的他已經分不清.....

好暈.....

身體也隨著無力的酥軟,和身上男人的擠靠而斜滑在沙發上.....

沒有力氣了.....李成烈.....隨你怎樣.....

老子敗了!

「明洙?」李大烈放平了迷糊的金明洙,吻了吻他的額頭,輕聲的叫著.....

這樣的他,很是誘人,讓人把持不住.....

「.....」沒有應答.....只是那深淺不一的呼吸.....

李大烈看著躺在沙發上的金明洙勾唇笑笑:

「醉了嗎?呵呵!也罷.....以後我會好好的對你.....」

說完,便俯下身,捧著那張自己心動已久的臉,對著那誘人的紅唇便吻了下去.....

「碰!!!」隨著包廂門突然的被闖開.....

「你在做什麼!!!」一個陰冷的聲音突然的響起.....

那熟悉的聲音,帶著濃濃的怒意.....

緊接著,李大烈只覺得背後冷風一掃,瞇瞇眼,一個閃身,便躲過了李成烈快速襲來一記拳頭.....

「我說過!不要動他!不要打他主意!哥哥難道忘了?」李成烈皺著眉頭看著李大烈冷冷的說著。

低頭看看沙發上,已經醉到不省人事的金明洙,心裡一悸!

該死!如果自己沒有想到這裡.....如果自己再晚來一會兒.....

擦!!!

李大烈!你是鐵定了要和我搶嗎?

我絕對不會讓你得逞!

「呵呵!弟弟這話說的?我早說過,我對他很感興趣!」李大烈抱著手臂,看看躺著的金明洙,笑著說著。

「該死!你到底對他做了什麼?」看著面頰通紅的金明洙,李成烈心裡一痛,擡眼怒氣沖沖的對著李大烈吼著,那焦急和緊張,隨著金明洙的迷糊,化作一記威力更大的拳頭,飛身而出,直直朝著李大烈的面頰擊去.....

李大烈神色一柄,一個跳躍,躲過了那重重的有可能讓自己破相的一擊,可是,躲過了這一擊的他,卻還是在瞟眼看金明洙的時候,那瞬間的失誤,導致自己的嘴角重重的受了一拳.....

「我說過!不要打他的主意!你沒機會得逞!」李成烈狠狠的說著。

敢打他的東西的主意,即使是親哥哥也不手軟!

「哼!你還好意思說?我得逞也是你自己造成的!」李大烈一邊揮拳還擊著,一邊冷冷的說著。

「是誰讓他一個在外面遊蕩?我從來沒見過他那種樣子?李成烈!是你!是你自己!」李大烈,瞇瞇眼,刻意的說著。

果然.....聽到李大烈,口口聲聲說的話.....

李成烈一驚:的確.....的確是因為自己,這貓咪才離開.....才會出現在這裡.....的確.....

李大烈抓緊機會,朝著那張與自己一模一樣的臉旁上,重重的還上一擊.....

因為同一個人,同樣是失神,被襲擊,也是在同樣的地方.....

想說不是兩兄弟都難.....

乒乒乓乓的打鬥聲不斷,一陣陣酒瓶,玻璃杯破碎的聲音,響徹著整個包廂.....

夜場服務員們,三三兩兩縮著頭,在門口望望,然後立馬的縮了回去,沒有人敢進來打擾,沒有人敢制止.....

「以後我不會讓你有這個機會!」李成烈擦擦嘴角,冷冷的對著李大烈說著。

「我還是那句話,我不會放手.....」李大烈揉揉嘴角,同樣的冷冷的回答著。

包廂的氣氛,因為兩人互不相讓而升級到了頂點.....

此刻,這兩個長得一模一樣的男人,就像是兩頭炸毛的雄獅一樣,分別的堅守在自己獵物的兩端.....

陰冷.....陰冷至極.....

門外的服務生們,不由得抱著手臂打了個哆嗦.....

「吵!再吵老子.....老子斃了你.....」

突然,只聽得金明洙迷迷糊糊的一句囈語,打破了這僵硬的氣氛.....

轉頭看看沙發上,金明洙閉著眼,雙手高舉著晃了晃,然後又無力的垂下.....

「哈哈!來!乾杯!今晚.....不醉不歸.....雖然老子沒得歸.....沒得歸.....」金明洙舉著手,做了個乾杯的手勢.....

眼睛依舊閉著,只是不停囈語著.....

「你到底灌他喝了多少酒?」李成烈看看金明洙的模樣,皺著眉頭問。

「呵?我倒要問問你?你到底怎麼他了?喝酒拉都拉不住?」李大烈看看李成烈,毫不客氣的質問著。

只見,李成烈眼神一閃,想到白天的情況,心裡一陣的煩躁.....

「不回答?呵呵!.....我不會傷他.....」李大烈看著李成烈,然後伸手刻意的摸摸金明洙的額頭說。

「你.....」李成烈正想發怒.....

「李大烈?你小子別跑.....說了請客.....記得買單.....」只見金明洙突然一揚手,在空氣中招了招,迷迷糊糊的說著。

「呵呵!我在!不跑!我買單!」李大烈挑釁的看看李成烈,拉過金明洙的手柔聲說著。

看著李大烈的炫耀,李成烈緊皺著眉頭,心裡一陣的煩躁:

該死!金明洙!

你故意的是嗎?

醉酒都想著大烈?

誰允許你擅自跑出來?

還和大烈喝酒?

看來,到底是我對你太過於縱容了呢!

「我的人我照看,不勞煩哥哥!」李成烈上前,一把拉過金明洙的手臂,抱著他的腰身在自己的懷裡,對著李大烈很不客氣的說著。

「呵呵!遲早.....我會搶到手.....」李大烈笑笑,對著李成烈淡淡的說著。

只要是他李大烈看上的東西,不管怎樣.....

最後都是屬於他的!

從來沒有變化過的定律!

「你沒機會.....」李成烈冷眼看看李大烈,然後起身抱著金明洙就大步的離開了包廂.....

李大烈,眼神暗了暗,隨即很是配合的跟在了身後,時不時的照看著.....

就在出門時.....

只聽得,懷裡人兒迷糊的一句.....

「李大烈!.....李成烈!.....李家的.....都他媽的不是好東西!.....」

就這樣的一句話,誰都不敢輕易說出口的話,今天,卻在這麼一個醉鬼嘴裡聽到!

還指名帶姓,把他們兩兄弟一起給歸納了!

這樣的傢伙.....只怕也只有他金明洙有這膽子吧?

李兄弟默契的對望了一眼,然後同時談了一口氣,無奈的搖搖頭,隨即護著懷裡醉得不省人事的某貓離開了夜場.....

清晨的陽光依舊燦爛,經過昨日的大雨洗禮後,空氣似乎比以前更為清新了.....

大床上,一具赤裸的身體,成大字型趴在床上,那白玉的肌膚在陽光的照射下,似乎正散發著誘人的光亮。

金明洙閉著眼,慵懶的翻翻身.....

好舒服.....什麼時間了?

接著陽光睜開迷蒙的眼睛.....

頭好痛?好像快要炸開一樣!

擡手煩躁的揉揉太陽穴,甩甩頭.....

熟悉的房間,熟悉的大床,還有那熟悉的味道.....

那種醉人心脾的清香味兒.....

媽的!老子怎麼回來了?

怎麼在那狐狸的別墅?

明明昨天已經離開了,明明打算不再回來了!

還打算連這個月的薪水都不要了,打算就這樣的便宜那該死的種豬狐狸了!

可是.....為什麼現在,自己卻在這裡?

在那狐狸的床上?

還一絲不掛?

金明洙眨眨眼,看看自己赤裸的身體,腦子裡努力的回想著.....

昨晚.....喝酒的路上遇到了李大烈!

然後,就一起喝酒.....

額.....貌似喝了很多.....

接著.....接著.....

啊!!!媽的!怎麼想不起來了?

靠!一定是李大烈出賣了自己!

早就該知道,那傢伙也不是什麼好東西!

縱使自己的弟弟可恨!

畢竟還是親兄弟哇!

血濃於水啊!

這不?出賣了自己不是?

該死的冷面狐狸,和李成烈是一路貨!

回頭,一定要好好的找他丫的算算賬!

金明洙靠坐在床頭,那好看的眉頭緊皺,雙手握著拳,心裡恨得牙直癢癢!

「醒了?呵呵!你那握著的拳頭準備揍誰?來喝杯水,會好過一些!」

只見李成烈手裡端著一杯熱騰騰的水,從臥室門外進來,正對著自己勾唇笑著.....

「李成烈?你他媽的.....嘶.....」看著進門的李成烈,金明洙正想開口說什麼。

但是頭腦的暈眩,和疼痛讓他住了聲,齜牙咧嘴的揉著自己的太陽穴.....

「以後少喝酒!更不准和大烈一起喝.....」李成烈把水塞進金明洙的手裡,對著金明洙警告著說。

要知道,昨晚.....如果.....自己在去的晚一點兒.....後果.....不堪設想.....、

這只迷糊的笨貓!

連自己差點兒成了人家嘴裡的肥肉都不知道!

還真是笨得可以!

「.....」金明洙看看手心裡的熱騰騰的水,在看看李成烈,聽著他那一如既往的霸道的言語。

昨日辦公室的那一幕浮現在腦海.....

心裡一陣的悶痛劃過.....

李成烈.....你到底想要怎樣?

為什麼找自己回來?

難到?你覺得?老子就適合看現場?

適合看著你和別的女人一起**的情景?

呵呵!你還真是殘忍!

演技也不是一般的高!

呵呵!居然能裝做無事一樣的,繼續對自己霸道的命令?

呵呵!也對!老子只是一個保鏢兼床奴而已吧?

所以.....不管你怎樣和別的女人亂搞,就算我看到了,你也是無所謂的吧?

李成烈.....你真行!

金明洙低著頭,愣愣的看著自己手裡的水,慢慢的送到嘴邊,小小的酌了一口。

臉上沒有了剛才的憤怒齜牙咧嘴的模樣,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的落寞和消沉.....

看著突然變換的金明洙,李成烈眉頭皺了皺,一陣心痛的感覺劃過心頭.....

「你在想什麼?我剛才說的話聽到沒有?」李成烈看看金明洙,開口淡淡的問。

果然,他還是在在意昨天的事吧?

金明洙,我到底該拿你怎麼辦?

「呵呵!聽到!老闆!」聽到李成烈的問話,金明洙,擡頭,看著李成烈淡淡一笑,然後恭敬的回答著,恭敬的叫著“老闆”二字。

還是叫你老闆,比較好吧?

保鏢而已.....不是嗎?

「金明洙?你.....」再次聽到那恭敬而刺耳的老闆二字,李成烈眉頭緊皺,一股莫名的怒火從胸口燃起.....

老闆?該死!

他居然又叫自己老闆?

難道?他就這麼想與自己撇清關係?

金明洙!不許!沒我的允許,不許!

「呵呵!抱歉,老闆,昨晚喝多了,不知道怎麼跑到這裡了,弄髒了您的床.....抱歉.....」

不等李成烈說話,金明洙開口繼續淡淡的一笑,然後跳下床,扯了一條浴巾繫在腰間,彎腰拍了拍剛才他躺過的地方,對著李成烈平靜的說著.....

這裡.....這張床,自己本來就不應該睡在這裡的吧?

這裡.....應該是屬於別人.....

果然還是應該離開的吧.....

金明洙擡眼看了看李成烈,然後皺著眉頭轉身就要朝門外邁步.....

「這浴巾.....先借用一下.....一會兒還您.....」擡腳的同時,微微的頓了頓,斜著臉對著李成烈說著。

看著金明洙的模樣,他那一系列的動作,聽著他那一句句恭敬萬分的言語,李成烈握了握拳,一股煩躁感來回的在他的胸腔裡流竄.....

該死!他這是在幹什麼?

想走?想和自己撇清關係?

金明洙,休想!沒有我的允許,你休想!

「站住!.....你想去哪兒?」李成烈強忍著心裡的怒氣,開口叫住了正在往門外走的金明洙。

「嗯?老闆?有事兒?」金明洙身型一顫,依然停住了腳步,轉頭對著李成烈恭敬的點點頭問著。

「你???金明洙,你到底想要怎樣?」李成烈深深的呼吸一口,看著金明洙冷冷的問。

「呵呵!抱歉,老闆!屬下只是離開您這尊貴的臥室,回我的房間而已.....」金明洙擡眼看看李成烈,勾唇苦苦一笑。

回到那個房間,然後回到,以前,在回到黃昏街.....回到那個沒有李成烈的地方.....

聽著金明洙的話,李成烈只覺得,心裡像是有著萬只螞蟻在啃食一樣的難受.....

他說,他要回到客房.....回到以前.....

「老闆如果沒事,屬下先出去了.....」金明洙看看莫不吱聲的李成烈,深深的吸了一口,然後揚揚頭,對著李成烈恭敬的彎彎腰,擡腳就朝著門外跨.....

「不准!沒我允許,你哪裡也不準去!」

只聽得李成烈一聲霸道的命令口吻的話語,緊接著,金明洙只覺得自己的身體失衡,隨著一股強大的拉拽力量朝後面重重的一倒.....

那股沁人心脾,讓人舒服至極的清香味道再次襲來.....

待回過神來,金明洙才發現,此刻,李成烈正站在自己的身後,那長而有力的手臂,緊緊的攬著他的腰身.....

頭埋在他的肩膀脖頸處.....不說一句話.....

那熱而滾燙的呼吸,噴灑在金明洙脖頸.....

熟悉的味道.....熟悉的氣息.....

“噗通、噗通、”心臟不受控制的急速跳動著.....

好想就這樣繼續裝傻沉淪.....

媽的!金明洙!

別傻了!

你只是個保鏢而已.....

頂多.....在加上個床奴的稱號.....

「放開老子!別逼老子暴粗口!」金明洙皺皺眉頭,在李成烈的懷裡掙扎著。

嘴裡不耐煩的說著自己所不自知的所謂的“粗口”.....

「別動!.....」李成烈緊了緊自己的手臂,頭埋在金明洙的脖頸間,啟唇,淡淡的吐出兩個字.....

這種感覺,似乎不錯.....

著急了一晚上,想要找到的感覺.....就是這樣.....

金明洙.....你真是個具有奇怪魔力的傢伙.....

聽到那喃喃的熟悉的呢喃,金明洙眼眸暗了暗.....

「李成烈!你給老子放.....」金明洙強忍著內心沉悶的感覺開口.....

「昨天.....抱歉.....以後.....不會了.....」突然耳朵邊傳來了斷斷續續的低沉的話語讓他住了聲.....

那富有磁性的聲音,帶著重重的呼吸,伴隨著那**的氣息,直直噴灑在他的脖頸和耳旁.....

“噗通、、噗通、、”又是一陣煩亂的心跳聲.....

他是在道歉?

向自己?為了昨天那女人的事情?還是別的什麼?

金明洙呆愣的眨眨眼,細細的品味著李成烈呢喃的話語.....

抱歉?這狐狸,是在道歉沒錯!

對象,也是自己沒錯!

可是.....為什麼他要道歉?

這樣的話語,認識他這麼久以來,還是頭一回聽到.....

像他這樣身份的男人,應該是從來都不會開口向別人道歉的吧?

即使自己真是錯了,也未必會道歉的吧?

可是.....剛才.....

為什麼?

「別走了,住這兒.....那樣的事情.....以後.....不會發生.....」又是一陣讓人心猿意馬的話語.....

李成烈,一邊啃咬著金明洙的耳垂兒,一邊呢喃的說著.....

要知道.....從小到大,像這樣和別人道歉,還是頭一次.....

呵呵!金明洙,你到底打破了我李成烈的多少個第一次?

「.....」金明洙呆呆的聽著李成烈的話語,難以用言語表達的感覺從心窩的深處升起.....

又來了?

李成烈.....你何必要與我道歉?

我算什麼?你從來沒有說過.....

你到底想怎樣?

就這樣,讓我離開多好?

為什麼要道歉?

為什麼要讓我動搖?

李成烈.....你存心的嗎?

「相信我.....明洙.....我的小貓咪.....相信我.....」李成烈雙臂環著金明洙的腰,那滾燙的唇不住的在他的脖頸處遊走.....

一邊,大手也沒停下,帶著灼熱的溫度,沿著金明洙的小腹向下.....

毫不顧忌的覆蓋在那致命的神秘地帶.....技巧的挑逗著.....

「唔.....」金明洙閉著眼呻吟出聲.....

這感覺.....

金明洙.....你真沒用!

身體沒用.....心更沒用!

其實.....就算他那樣.....也.....畢竟男人嘛!

不過.....他道歉了不是嗎?

「小貓咪.....叫我烈.....以後一直這麼叫.....」李成烈一邊吻著金明洙的耳垂兒,一邊把他翻轉過身,喃喃的說著.....

他不喜歡他叫他老闆.....不喜歡.....

「唔.....你.....唔.....烈.....」金明洙喘著粗氣,迷糊的跟隨著李成烈的引導叫著他的名字.....

為什麼,自己會忍不住跟著他的引導,叫他的名字?

為什麼?即使心痛過,還會發出這樣的聲音?

難道?短短時間,他已經占據了所有嗎?

金明洙?在這之前.....你可是從來沒有真正的在意過.....

「嗯.....小貓咪.....我要你.....現在.....」李成烈一邊瘋狂的啃咬著金明洙的唇,一邊一步步的把金明洙往床上按.....

他勾著唇,技巧的侵襲著金明洙身體上的每一個敏感地帶.....

「唔.....靠!滾下去.....唔.....你丫的不是昨天才爽過美女?唔.....」迷糊的金明洙,驚醒,看著正趴在自己身上的李成烈,漲紅了臉,開口大罵到。

金明洙啊金明洙!你丫的還可以在沒志氣一點兒!

丟臉吶丟臉.....一個男人的挑逗而已.....

至於興奮成這樣?

「嗯?呵呵!沒有.....趕走了.....所以.....我很急.....」李成烈看著紅著臉的金明洙笑著吻吻他的唇,柔聲的說著。

「額.....唔.....可是.....老子沒需求.....老子不急.....」金明洙漲著脖子想要起身.....

總得.....總得把自己的身段兒擡高點兒吧?

不能他想那啥.....就那啥的吧?

「嗯?呵呵!晚了.....我的小貓咪.....」只見李成烈勾唇一笑,隨即身體一個挺身.....

「靠!你.....唔.....嗯.....媽的!」金明洙攀著李成烈的脖頸,迷蒙著臉龐罵咧著。

隨著李成烈身體的律動,他的話語也斷斷續續,呻吟聲和罵咧聲交織在一起,混合聲,交織成一曲別樣的樂章,伴隨著喘息,久久的在屋內回蕩.....

交織的汗水,顛倒的黑夜和白天.....

時間總是在太陽的升起和落下中匆匆而過.....

這日,金明洙伸伸懶腰,一躍下床,赤著腳走到浴室.....

對著鏡子臭美的照照,擺弄擺弄自己的短髮,然後掰掰脖頸,踢踢腿兒,對著鏡子咧嘴笑笑.....

然後穿戴整齊後下樓.....

想想這幾日,自從那天李成烈那狐狸向自己道歉後.....

一切似乎都變得微妙了起來.....

好像.....好像,和他住一起,比以前自然了許多.....

有種,覺得就是天經地義的一樣.....

自從那以後,好像那女人再也沒有出現過,不管是在公司還是家裡.....

甚至都沒有聽李成烈這狐狸提及過.....

李成烈不提,金明洙自然不問,因為他覺得:那女人就是一個天生的晦氣包!

好端端的幹嘛找晦氣?

提及那女人,得意李成烈,憤怒他金明洙自己.....

畢竟,那一幕,給他造成的影響可不小.....

所以.....還是就這樣淡淡的讓它過去來得比較好!

邁著吊兒郎當的小步子,來到樓下。

李成烈正坐在沙發上手裡拿著一根煙,皺著眉頭看著手裡的文件。

「咳咳!一大早抽煙?你是活膩歪了?覺得自己身體很好?」

金明洙斜眼看看李成烈,走到他的身邊大大咧咧的坐下,然後端著桌上的水就往自己的嘴裡倒。

這樣的行為似乎已經習慣了.....

每次起床,到客廳都會有一杯熱水放在桌上,很方便,不是嗎?

「嗯!怎麼不多睡一會兒?」李成烈擡頭看看金明洙溫柔的說著。

「欸?不是要去上班嗎?老子可是一個稱職的保鏢!」金明洙揚揚頭,對著李成烈眨眨眼。

「哦?呵呵!今天不用去公司.....想休息一下!」李成烈笑笑,對著金明洙說著。

「唉??不去?你丫的不早說?早知道多睡會兒了!浪費啊,浪費!」

金明洙仰著頭嘆了口氣。

「呵呵!」李成烈淡淡的笑笑,然後轉頭專心的看著手裡的文件。

金明洙別別臉,看看李成烈,一副要開口,卻很猶豫的模樣.....

終於.....

「欸?李成烈?那天晚上.....你怎麼找到我的?一直都想問.....」

看著認真的李成烈,金明洙小聲的問著。

這幾天,他腦子可一直是在糾結這個問題。

可是這該死的狐狸,硬是嘴硬,自己不問,他就堅決不說.....

雖然,即使問了,他也不一定會說.....

但是.....問問總不會錯!

「嗯?.....你還好意思問?」聽到他的問話,李成烈擡擡眼,對著他皺著眉頭說。

想到那晚.....如果,自己去得晚點兒,後果將會.....

該死的笨蛋!居然還全然不知?

看來啊是什麼都不記得了呢!

「靠!老子喝醉了,你又不是不知道?老子怎麼知道是怎麼回事?明明和大烈在喝酒來著.....醒來就回到了這裡.....」

金明洙摸摸額頭,翹著嘴不滿的說著。

不就是喝醉了一次而已嗎?

用得著這麼火大?

況且.....不是他做錯在先的嗎?

自己喝酒而已,可真沒錯什麼!

「你??算了.....別問了!記住.....以後不許一個人出去喝酒!更不能和大烈一起.....明白嗎?」

李成烈咬咬牙,對著金明洙無奈的說著。

既然,他不記得,何必再提起.....

「欸?和大烈喝酒怎麼了?為什麼不能?他還能吃了老子不成?」金明洙揚揚臉,對著李成烈高昂的說著。

好你個死狐狸!

只準你和女人**,不準老子喝別人喝酒?

沒門!

「他.....金明洙!記住我的話!別讓我再發現第二次!」對於金明洙的話,李成烈強忍著怒氣,憤憤的大聲說著。

大烈不能吃了他?

那晚,要不是自己去得及時.....估計這貓咪已經被他吃得連骨頭都不剩了吧!

呵!真是個糊塗的傢伙!

看來.....以後還得把這只笨貓看嚴點兒!

「哎哎!好啦!好啦!你瞪什麼瞪吶!和老子比眼睛大?真是.....」面對李成烈的怒氣,金明洙眨眨眼,開口不情願的說著.....

「記住了!」李成烈皺著眉頭叮囑著。

就在兩人爭執不休的時候.....

“叮.....”一陣手機鈴聲響起.....

「喂?.....嗯!什麼?嗯!我馬上到!」只見李成烈神色凝重的接著電話。

金明洙,看看李成烈,心裡一陣的猜測著:什麼樣的事,讓這狐狸擔心成這樣?

看他那臉,陰沉的可怕!

到底出了什麼事?

掛斷電話的李成烈皺著眉頭,沉思了片刻,然後起身大步的出了門.....

「欸?等等,我去取車!」金明洙見狀,立馬小跑著跟了上去.....

一路上,車內氣氛陰鬱非常,李成烈皺著眉頭靠在座椅上,不說一句話,似乎在思考著什麼。

金明洙,看看後視鏡裡的他,也收起了一管的嘻哈作風,心裡難免的七上八下起來.....

突然要去公司.....到底出了什麼樣的事情?

什麼樣的事情,能讓這奸詐的狐狸這麼的緊張?

看來事情一定非同小可!

車急速又平穩的停在了大廈門口。

李成烈下車後,看也不看金明洙一眼,大步的朝著大廈內走去.....

金明洙,也不甘落後,只是緊緊的跟在他的身後.....

羨慕.....嫉妒.....欣賞.....各樣的目光依舊在他們的身上流連.....

可是.....今天,金明洙沒有理會.....

他皺著眉頭,大步的跟在李成烈的身後,心裡一直在猜想著這件讓這狐狸皺眉的事情到底是是什麼事?

「情況怎麼樣?什麼時候發生的?」一進到辦公室,李成烈直直的竄向辦公桌,對著公司主要幹員詢問著。

「總裁.....今天早上,現在我們公司的股市在大幅度的下跌.....情況不明.....」一個中年男人,戰戰磕磕的起身報告著。

「嗯?不明?馬上徹查!.....該死!」李成烈皺著眉頭冷冷的吩咐到。

該死!居然變化這麼快?

早就知道有問題,一直沒查出來,現在.....突然這麼大的動靜.....

那股力量開始行動了嗎?

哼!借機潛伏?想一口吞掉自己?

做夢!

不過.....到底是誰這麼大的膽子?

居然敢和李家叫板?

李成烈擡手揉著發痛的太陽穴,眼睛直直的盯著電腦的屏幕看.....

金明洙,看看四周,各個部門的高管,齊齊的聚集在辦公室內,他們紛紛的看著自己面前的電腦,屏住了氣息不敢出聲.....

氣氛.....從未有過的壓抑.....

金明洙皺皺眉,看著撐著頭專心的查看著電腦的李成烈,心裡一緊.....

媽的!誰來告訴他?

原來大公司也能碰上危機?

總裁這個頭銜就這麼的不好當?

電腦!電腦!又是電腦!

為什麼?偏偏他金明洙最不懂的就是電腦?

要是人腦該多好?

不用費心,去到處翻找什麼線,什麼符號!

直接一腳踢爆腦袋,看看哪根經出了問題就是!

媽的!為什麼就是幫不上忙?

金明洙緊緊的握著拳頭,躊躇著不知道做些什麼.....

就在這個時候.....

「烈!」一個低沉的聲音,從門外響起.....

「你來幹什麼?」李成烈,毫不客氣的看看李大烈說。

「呵呵!不是公司出了問題嗎?我來看看.....畢竟我也是李家的一份子,有義務守護家族的產業.....」李大烈抱著手臂笑笑。

「哦?消息傳得挺快?哥哥?你能解釋一下你知道的途徑嗎?」看著李大烈,李成烈雙眼一亮,對著他毫不客氣的質問著。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育珊 的頭像
育珊

烈洙귀엽다-育珊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