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明洙搓了搓臉,疲倦地看著李立江,低聲道:「李董,我需要些時間,我會處理好的」
 
李立江沉默了半晌,才起身往門口走去。他握著門把手,頓住了身體,沉聲道:「你的時間沒你想的多,好自為之」
 
李立江開門出去後,金明洙聽到李成烈急促衝進來的腳步聲。
 
金明洙轉過頭看著他,看著他臉上的倉惶和著急,心裡想著,果然就是個小孩子。
 
他真是越活越回去了,為了一個小孩兒,把好不容易規劃出來的大好前程給堵死了。再尋一條,哪兒是那麽容易的。
 
金明洙忍不住問,值嗎?究竟哪裡值?
 
李成烈走了過來:「我爸跟你說什麽了」
 
金明洙面無表情地看著他:「用腦子想想,你覺得會說什麽」
 
李成烈張了張嘴,無言以對。
 
「你早就知道了,卻不告訴我,讓我措手不及,你覺得好玩嗎?」
 
李成烈微微低下頭。
 
「李董是怎麽知道的?」金明洙感覺自己跟個機器似的,叭叭叭地說著話,卻沒有一句經過了大腦,他說出的每一句話,都是潛意識裡自由組建的。
 
「他.....看到我們的簡訊」李成烈想著自己還有更重要的事瞞著金明洙,就覺得脖子千斤重,頭很難擡起來。
 
金明洙點點頭,有些失神地看著前方的書架,淡道:「你回自己家吧,我今晚想安靜一些」
 
李成烈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聲音有一絲顫抖:「你別想和我分開」
 
金明洙把目光移到他身上,苦笑了一下:「李成烈,沒什麽想不想的,年後我就要去辦理離職了,我們怎麽都會分開」
 
「你知道我說的分開是什麽意思」李成烈緊緊抓著他的手臂:「我知道我爸不會同意,但是我.....」
 
金明洙抽出手,做了個停止的手勢,他看著李成烈,啞聲道:「李成烈,我們不是炮友嗎?何必弄得跟李董棒打鴛鴦似的,其實今天的事,是早晚會發生的,早一點晚一點,都是這樣的」
 
李成烈的心一陣抽痛:「所以你挺高興的?終於能甩了我了?」
 
金明洙閉了閉眼睛:「我沒甩你,我們只是到時候結束了」
 
他一向是個自私的人,他怎麽可能為了一個炮友去得罪李立江,他可得罪不起,他的事業,他的地位,他在北京辛辛苦苦打拼十數年積累起來的一切的一切,在李立江面前屁都不算一個,他憑什麽要為了李成烈去冒險?李成烈是他什麽人?他怎麽可能幹那種蠢事。
 
何況,李成烈不是就把他當床伴嗎?
 
李成烈咬著牙:「結束?金明洙,你盼著這一天呢吧?嗯?」
 
「我沒有」金明洙眼神遊離,腦子一片空白,他都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麽了。
 
「我爸當然不會同意,可是只要你說一句話,我才不管他同不同意,日子是我要自己過的,我自己選擇跟誰過,你、你他媽說句話」
 
「說什麽?」
 
「說.....」李成烈嘴唇顫抖,鼻頭髮酸:「你說你喜歡我」
 
金明洙的眼睛終於找回了焦距,他直直地看著李成烈,啞聲道:「你他媽憑什麽讓我說?憑什麽?你呢?你喜歡我嗎?你究竟是圖新鮮想跟我玩玩,還是心裡真的有我,李成烈你個傻逼,也就是肌肉發達,真到了關鍵事兒上,你連一句實話都不敢說,你也配讓我喜歡!」
 
李成烈狠狠抱住了他,低啞地嘶吼:「我他媽喜歡,喜歡你!我又不是有病,我跟前跟後地照顧你,我非要賴在你家,你還是個男的,如果這都不是我喜歡你,那我一定就是瘋了」
 
金明洙只覺得心如刀絞,他眼眶酸澀,幾乎要落淚。
 
李成烈豁出去了一般,低喃著:「我就是喜歡你,我從來沒打算跟你分開,你也別想跟我分開,更別想找別人,你這輩子只能跟我,其他的,你想都別想」
 
金明洙似哭似笑:「你真是個神經病,真是個神經病」他伸開手,抱住了李成烈的腰。
 
李成烈哽咽道:「你喜歡我嗎?你說句話」
 
金明洙摸著他的腦袋,輕聲道:「有點.....很多點」
 
李成烈渾身微顫,隨即緊緊摟著他,幾乎把他的腰折斷,讓他連呼吸都變得不暢,可他卻覺得那種壓力充滿了安全感。
 
自己確實是越活越回去了,三十好幾了,兜兜轉轉坎坎坷坷地和一個小男孩兒牽扯不清,到頭來才發現其實自己種種有失水準的表現,好像是在談戀愛。
 
他說不清楚什麽時候,開始對李成烈動心,那不是個好時候,而是個倒霉的開始。
 
最悲哀地是,李成烈在他身邊,他經常因為對方的幼稚而心煩,可真到了被逼著一刀兩斷的時候,他又一千個一萬個不捨。
 
他怎麽走出這道門,怎麽結束這個假期,怎麽了結這段關係?他巴不得時間就停在這裡,因為他一步也不想往下走了,在可預見的將來,路只會越來越泥濘,越來越顛簸,而且堅持走下去,還未必是樁划算的買賣。
 
金明洙第一次如此地迷茫。理智告訴他他應該和李成烈斷個乾淨,否則肯定損失慘重,可是他.....
 
李成烈吸了吸鼻子,放開了金明洙,他臉上掛著複雜的情緒:「你不要想跟我分開,我爸那邊,我會解決,我不會讓你遭罪的」
 
金明洙扒了扒頭髮:「李成烈,別把事情想得那麽簡單,你怎麽得罪李董都沒關係,但是我得罪不起」他低下頭:「我真得罪不起」
 
「我爸不會對你怎麽樣的,我會保護你,我會.....」
 
「你拿什麽保護我?」金明洙看著他:「你現在什麽都不是,李成烈。可我有現在有很多東西,是捨不得放掉的」
 
李成烈抓著他的手臂,咬牙道:「你想要的,未來我都會給你,我一定給你,但你現在不能離開我,你是我的,別說是我爸,任何人,任何人都不能讓我們分開」
 
金明洙低下了頭:「李成烈,你先回去吧,我現在.....真想一個人呆一會兒」
 
李成烈躊躇地看著他,最後擡起他的下巴,重重地親了他,並低聲道:「金明洙,我不會把你讓給任何人」
 
金明洙低下了頭:「回去吧」
 
李成烈握緊了拳頭,轉身走了。
 
金明洙坐倒在椅子裡,看著自己的書房,眼前的畫面彷彿定格了,他的視線被塞得很滿,卻又好像什麽都看不見。
 
沒有李成烈的屋子,開著再暖和的暖氣,也讓人從心裡發寒。
 
一想到他們和諧的日子可能再也無法回味了,他的心就揪成了一團。
 
世界上有很多事,都是很難的,而放棄一段讓人眷戀的感情,簡直是如剝離自己的內臟一般地難。因為如果一個人已經在心裡,他就哪裡都在,記憶力、視線裡、屋子裡、還有未來的畫面裡。
 
把這些都統統扔掉,究竟需要多大的意志力?金明洙連想都不願意去想。
 
金明洙很早就上床睡覺了。但直到後半夜才勉強入眠。他格外想念自己的父母,早知道回來會面對這樣的窘境,不如在家陪陪兩位老人。
 
第二天早上,他被電話聲吵醒,拿起來一看,是王晉打來的。
 
「王哥,新年快樂啊」
 
「明洙,你沒睡醒?不會吧,咱們這個年紀,還睡得下懶覺嗎,還是過年這幾天你呆懶了?」王晉含笑說道,語氣中盡顯親暱。
 
「不是,昨晚喝了咖啡,沒睡著」
 
「哈哈,睡前喝什麽咖啡。你回北京了是嗎,我的秘書跟我說了,我只有今天下午有時間,你呢?我們出來坐坐?」
 
「下午.....」金明洙本來習慣性地想答應,卻突然想起來,自己年後就要離職了,現在再繼續代表公司和王晉談項目,合適嗎?
 
「怎麽了?沒空嗎?」
 
「哦,有的,下午幾點?」金明洙想,最好還是能把這個項目簽下來,他心裡對李立江有所愧疚,而且,他做事習慣有始有終,這個合作案他推動了這麽久,想想都可惜。
 
「三點吧,我們找個地方喝茶,然後一起去吃個飯吧」王晉頓了頓:「不為難吧?我們這是為了工作,如果你覺得不方便,可以把李成烈帶上,但是我希望你自己來」
 
金明洙乾笑了兩聲:「沒有不方便,我們三點見」
 
他爬起床,用冰水洗了幾把臉,頭腦才算清醒了一些。他換了身衣服,打算早點出門,呆在這個到處都充斥著李成烈的身影的房間裡,讓他有些壓抑。
 
一開門,金明洙就愣住了。
 
李成烈裹著大衣站在電梯口,旁邊的垃圾桶上扔了一堆煙頭。
 
聽到開門聲,李成烈擡起了頭,滿臉疲倦,凍得耳朵通紅。
 
金明洙愣道:「你、你昨晚沒回去?」
 
「我不放心你自己在家」李成烈一張嘴,嗓子乾痛,聲音都變調了。
 
金明洙心裡一酸,上去就把他拽進了屋裡。
 
李成烈的羽絨服表面好像上了一層霜,一摸上去直凍手,他的臉被凍得煞白,一點人的溫度都沒有。
 
金明洙心疼道:「你他媽傻啊,大冬天的在走廊站一晚上」
 
「沒什麽,在建築內,冷不到哪兒去」
 
金明洙用溫熱的嘴唇碰著他冰涼的唇,不斷地撫摸著他的臉,又心疼又心酸:「傻小子,你真是蠢透了」
 
像條被主人懲罰關在門外的小狗一樣,在原地等了整整一晚上,被凍得像塊石頭,也要堅持守在門口,毫無怨言。
 
李成烈摟著他的腰,用鼻子蹭著金明洙溫暖的脖子:「我不想回家,我怕你跑了。我知道我現在差遠了,比起王晉,比起你,都差遠了,你給我點時間,我很快就能趕上你,你不能離開我」李成烈眉頭緊皺,眼裡全是不安與徬徨。他和金明洙的面前豎起了好幾道牆,一道比一道堅固,他感受到了從未有過的挫折。
 
金明洙眼圈有些發紅,他輕輕順著李成烈的背,顫聲道:「李成烈,我真希望我能年輕個十歲,那我就能跟你一樣,天不怕地不怕了。李成烈啊,我的難處你理解不了」
 
李成烈啞聲道:「我是理解不了,可是我知道你也喜歡我,你還說我孬種,你怎麽就不敢在我爸面前硬氣一回」
 
金明洙沉聲道:「李成烈,他是你爸,不是我的。要怎麽跟你說呢.....」
 
李成烈吸了吸鼻子:「我不接受你那麽多理由,我只知道你要是跟我分開,我就把你綁起來,我不會讓你離開我,絕對不可能」
 
金明洙嘆了口氣,不知道如何回答。憑著自己那股勁兒想怎麽活就怎麽活的李成烈,看上去真瀟灑,可那是他有這個命。
 
他金明洙沒有。
 
手機突兀地響了起來,金明洙鬆開了李成烈,掏出手機一看,是一條簡訊,王晉提醒他一條路出了車禍,車道被封了,讓他繞行。
 
金明洙這才想起來,他看了看錶,還有不到半個小時的時間了。他抹了把臉:「李成烈,我約了王晉談項目,來不及了,我先走了」
 
李成烈一把拽住他,不敢置信地看著他:「我爸都讓你離職了,你還跟他談項目?你跟他談個屁!」
 
「李成烈,李董對我有知遇之恩,而且一直對我很賞識,在你的事上,我對不起他,如果能把這個合作案談下來,我心裡會好受很多」
 
李成烈咬了咬牙「我跟你一起去」
 
金明洙猶豫了一下:「好吧,但是你不要搗亂,我們的事.....回頭再說吧」
 
李成烈一手扣著他的胳膊,低聲道:「我們的事,還沒你的生意重要是嗎」
 
李成烈的眼睛又黑又亮,金明洙對上他的雙眸,彷彿要被吸進去了。他嘆道:「李成烈,你.....」
 
「又想說讓我懂事,是嗎?」
 
金明洙一時語塞。
 
李成烈臉色沉了下來:「走吧,我不會讓你跟王晉單獨見面的」
 
倆人驅車前往跟王晉約的地點,一路上誰都沒有說話,車廂裡的空氣異常地壓抑。
 
倆人開到停車場後,李成烈還沒來得及熄火,他的手機響了,他拿出來一看,是一條陌生號碼發的簡訊,裡面只有一串地址,在唐山。
 
李成烈心臟猛地收縮,他知道那是李文耀發給他的劉強的地址。
 
找到了,終於找到了!
 
李成烈握緊了手機,恨不得把劉強嚼碎了吞下去。
 
金明洙察覺到他的異狀:「怎麽了?」
 
李成烈扭頭看著金明洙:「我有點事,要馬上走,不陪你上去了」
 
金明洙愣了愣:「好」
 
李成烈摸著他的臉:「等這件事解決了,我會回去找我爸」
 
「你.....別白費力氣了」
 
李成烈的表情突然有幾分猙獰:「什麽叫白費力氣?難道我爸說什麽是什麽?你從來就沒打算跟我長久,是吧?我爸隨便嚇唬你兩句,你就想跟我分開」
 
金明洙定定地看著李成烈,輕聲道:「李成烈,我不想跟你分開」
 
李成烈怔了怔,眼眶有些發紅,他揪著金明洙的衣領子,狠狠親了他一口:「媽的,有這句話就夠了」
 
金明洙下車之後,頭也不回地往電梯口走去。他真是不敢回頭,他害怕李成烈那種毫不遲疑的感情,這讓他覺得自己無論做出什麽決定,都是錯的。
 
他早就過了為所謂的感情衝動魯莽的年紀,他明知道自己該怎麽解決,對著李成烈那張霸道又單純的臉,打算好的話,卻一句都說不出口。
 
越是如此,他越是想要離李成烈遠一點,也許離得遠一點,他就不會被迷惑,也不會再猶豫。
 
王晉早已經到了,優先地喝著茶等著他。
 
倆人見面後,王晉還誇張地看了看金明洙身後,調笑道:「你的小男朋友沒跟來嗎?」
 
金明洙笑了笑:「沒有」他從公文包裡掏出文件:「這些請王哥過目」
 
王晉用手按著文件壓到了桌面上:「這大過年的,你一見面就談工作,會不會太掃興了?」
 
金明洙看著王晉:「我們這次出來,不是為了談意向性合同的事嗎?」
 
「一半一半吧,主要是我想見見你」王晉從口袋裡掏出一個小木盒子:「我昨天剛從老家回來,送你的禮物」
 
金明洙猶豫地看了那木盒子一眼。
 
「打開看看呀」
 
金明洙打開一看,是一個做工有些粗糙的手工藝品,從造型上看,勉強像一個號角。
 
王晉淡淡一笑:「是我自己磨的。我們家那邊兒盛產用牛角雕出來的工藝品,有些地方可以讓客人自己動手磨一些小東西,這個就是我做的,看得出來嗎?是個號角,有點兒難看,作為送你的第一件禮物,希望你不會嫌棄」王晉的態度非常誠懇,讓人根本無法拒絕這樣的善意。
 
金明洙笑道:「挺好玩的,謝謝王哥」他大方地收下了這個禮物。
 
王晉的笑容豐富了起來:「說出來可能你不相信,我很喜歡自己動手做一些小玩意兒,我記得小時候我用木頭刻了個公雞,半夜放在床頭,把我媽都嚇到了」
 
金明洙忍不住笑了起來。
 
王晉笑意盈盈地看著他:「明洙,你笑起來真是好看」
 
金明洙毫不避諱地看著王晉:「王哥,謝謝你的好意,既然你把我當朋友,有些話我也想敞開了說」
 
王晉挑了挑眉:「你說」
 
「王哥,你是個特別有魅力的男人,但我有人了,世上的事兒就是這樣,早一點晚一點的,剛好沒湊上。咱們除了不能發展感情,其他的共同愛好倒是挺多的,我們當朋友,遠比當情人對彼此有利,你說是嗎?」
 
「你說的句句在理,我很想讚同」王晉輕輕嘆了口氣,雙眸直勾勾地盯著金明洙:「但是我喜歡你,這個難題要怎麽解決?」
 
金明洙微微垂下頭,感覺一陣疲倦。
 
「明洙,我讓你為難了嗎?」
 
「你說呢?」
 
王晉的手指輕輕點著桌子:「明洙,我很不甘心,李成烈那樣不成熟的小男孩兒,你跟他真能處到一塊兒去?」
 
「我們相處得挺好的,他並沒有你想的那麽幼稚」說完這句話,金明洙才意識到,一直在嫌棄李成烈幼稚的自己,卻不願意這些批評從別人嘴裡說出來。
 
好歹是他養的小狼狗。
 
王晉自嘲地笑了笑:「從頭到尾都是我一個自作多情,是嗎?」
 
金明洙抿了抿嘴,沒有開口。
 
王晉的表情有幾分受傷,可他看著金明洙的眼神,反而升騰起更為旺盛的征服欲。他淺淺一笑:「明洙,我無意讓你為難,只能算是情不自禁,你可以理解嗎?」
 
金明洙不動聲色地笑笑:「王哥言重了,你能看上我,我真是受寵若驚,只不過咱倆確實少了些緣分,何必糾結呢」
 
王晉哈哈笑道:「你說得對,何必糾結。來,我讓你看看我給你準備的第二份禮物」他把一個文件袋放到桌面上:「打開看看」
 
金明洙開玩笑道:「什麽呀,空頭支票我可拒收啊」他心裡卻已經猜到大概是什麽東西了。
 
果然,是王晉那邊兒重新起草的一份意向性合同書,金明洙快速地瀏覽一下,王晉那邊兒做出了實質性的讓步,現在的條件已經基本符合他和李立江確立的最低底線,以現在的情況來看,合同完全可以簽了。
 
果然,王晉道:「我想這回你該沒有異議了,只要你願意,你現在就可以簽」
 
金明洙小心把合同收了進去,笑道:「謝謝王哥,這真是今年的好兆頭,我非常高興,我會回去跟李董匯報的」
 
王晉挑了挑眉:「難道你們合同條款還有意見?明洙,我覺得自己都有昏君的趨勢了,要不是因為你,我可不會這樣犧牲利益,你明白我這麽做,是想討好你吧」
 
金明洙笑了笑:「王哥,合同條款我基本沒有異議」
 
「那麽你是不信任我?總不至於簽個不具有實際法律意義的意向性合同,你這個大總裁都做不了主吧」
 
金明洙在腦子裡飛速思考一下,究竟要不要告訴王晉,他馬上就要離職的事。最後他決定說出來,王晉把話都說到這份兒上了,如果他瞞著王晉,恐怕王晉和公司的合作也就只到這個意向性合同了,得罪了王晉,實在沒什麽好處。
 
金明洙臉上的表情有幾分難以掩飾地落寞:「王哥,我沒法代表公司簽這個合同,年後我就打算離職了」
 
王晉愣住了:「什麽?你要離職?」
 
金明洙點了點頭。
 
「為什麽?你到李董那兒不是還不到一年嗎?」
 
「我有了其他的規劃」
 
王晉瞇著眼睛看著他:「明洙,你覺得這種話能糊弄我?如果不是你和李董出了什麽矛盾,你怎麽會工作還不到一年就跳槽」
 
金明洙嘆了口氣:「確實瞞不住王哥。我們工作上有些分歧,所以我打算換一個環境了」
 
王晉還是以審視的目光看著他,並搖了搖頭:「明洙,我還是不信。以你的智商和情商,不可能連自己的老闆都擺不平,如果李董竟然是那麽不方便合作的人,你當初是不會為他工作的。而且,我想象不出你們之間能有什麽不可調和的矛盾,這不是你的行事作風。再次,作為一個職業經理人,你沒做好足夠的了解,怎麽會輕易跳槽?你上次說過,你跟李董認識足有三四年之後,才決定跳槽的,這次呢?過了個年,就決定走了?還是說,你根本還沒找好下個東家?」
 
金明洙覺得跟王晉這樣太聰明的人說話真是挺累的。
 
王晉抱胸看著了他半晌,突然神秘地一笑:「我大膽地猜一下,是不是你和李成烈的事,被李董發現了」
 
金明洙臉色微變,他有種堵上王晉那張嘴的衝動。
 
儘管他的表情變化細微到幾乎無法察覺,可依然逃不過王晉的眼神,他低笑了兩聲:「果然如此。對不起,明洙,我並不該笑的」
 
金明洙也懶得再遮掩什麽:「王哥,你只要知道我無法代表公司簽這個合同就行了。但是這個項目我付出了心血,從土地置換,到項目評估、項目規劃、報建,再到和你談成合作,前後好幾個月的時間,就這麽撒手不管了,我心裡始終覺得不妥。當然,我的努力也只能到這裡了,我衷心地希望王哥能夠繼續和我們公司合作,畢竟這是一次雙贏的合作,至於我還是不是公司的總裁,在利益和成功面前,都是次要的,你說是嗎?」
 
王晉笑了笑:「明洙,你的嘴真會說,你放心吧,我還不至於因為你走了,就放棄了這個項目。我為這次的合作,也付出了不少,如果不繼續走下去,那我積極推動董事會下決議的努力,就成了笑話了,只不過.....」王晉從金明洙手裡抽回了合同:「如果你不能從中獲益的話,那我何必開出這樣的條款呢?」
 
金明洙無奈道:「這個全屏王哥決定」
 
王晉笑看著金明洙:「明洙,離職之後,有什麽打算?」
 
「先回家陪陪父母吧,在北京太多年了,每年就回去三四次,匆匆忙忙的,都沒時間照顧老人」
 
「好哇,孝子,然後呢?」
 
「然後,看情況吧,我一段時間不工作,倒也還餓不死」
 
王晉傾身向前,認真地看著金明洙:「然後來為我工作吧,我願意為你付出的,絕對是李立江比不了的」
 
金明洙微微一怔,身體有些僵硬,他沉默了。
 
王晉笑道:「你不用現在就答應,你有足夠的時間考慮。但是明洙,你這麽聰明的人,一定會做出聰明的決定吧。你的條件非常好,但是現在國內經濟形勢不好,哪個公司雇用你,要額外支付幾百萬的成本,你能在短期內找到理想工作的幾率非常低。你明白的,我這裡是最好的選擇」
 
金明洙當然明白這些,只不過他是不會去王晉的公司的。同樣涉足地產行業,王晉和李立江,既有合作,但同時也是競爭對手,他跳槽到王晉那兒,於理不合,再者,有李成烈在,於情不合。
 
條件再誘人,他也不能去。
 
王晉卻似乎很有信心:「明洙,我知道你心裡很多顧慮,不過最終你會發現,實實在在握在手裡的東西,比什麽都重要,我有足夠的耐心,我等著你這樣的優秀人才加盟」
 
金明洙客氣地笑了笑:「謝謝,王哥,我會考慮的」
 
王晉湊近他,低聲道:「明洙,你和李成烈,終於可以結束了吧」
 
金明洙的心臟狠狠一縮,這個問題,比王晉說的哪一句話,都尖銳得多。
 
李成烈裹緊衣領,拉低帽檐,往地址上那個毫不起眼的居民樓走去。
 
冬天天黑得早,才剛過了五點,光線已經比較暗,可這個時間,正是吃飯的時候,小區裡來來往往的人很多,李成烈個子太高,特別醒目,一路走過來,總讓人忍不住多看兩眼。
 
他盡量低著頭,在腦海中回憶了一遍劉強的容貌。
 
到了小區樓下,李成烈先繞著樓走了一圈,打量了一下外觀,然後把劉強可能從四樓逃跑的路徑模擬了一下,這才握緊了拳頭,慢慢上了樓。
 
一分鐘之後,他站在那個破舊的防盜門前,直接按下了門鈴。
 
門鈴響了半天,屋裡面才傳來有些急促的腳步聲,一個男聲在裡面說:「誰」
 
「物業」李成烈壓低聲音說。他微微低著頭,走廊的燈早就壞了,屋裡透過貓眼,不太可能看清楚他。
 
「物業來幹嘛」
 
「樓下說你廁所漏水」
 
門裡面猶豫了一下,才打開了房門:「你哪家.....」劉強的聲音卡在了喉嚨口。
 
一把黑洞洞的槍口正對著他。
 
李成烈居高臨下地看著他:「開門」
 
劉強冷笑了一聲,那笑容裡盡是嘲諷:「娃娃,這玩意兒不適合你玩兒,小心走火」
 
李成烈俐落地拉開了保險栓:「開門,開槍?」
 
劉強額上冒出了冷汗,他打開了防盜門,並把兩手舉了起來,他歪著嘴角扭曲地一笑:「自己找上門的,你可別後悔」
 
李成烈一腳踏進了客廳,在餘光瞄到客廳裡有別人的時候,他飛起一腳把劉強踹翻在地,槍口同時迅速調轉方向,往窗台的方向瞄準。
 
黑洞洞的槍口互相對峙,雙方才看清楚彼此後,皆是一愣。
 
「李成烈?」
 
李成烈皺眉道:「秦叔,你怎麽會在這裡」
 
屋裡的另一個人是他爺爺的警衛員長,從小看著他長大,擺弄刀槍什麽的,小時候都是這個秦叔教的,倆人關係一直不錯。
 
秦責立刻放下了槍,李成烈也垂下了手臂,他對著想要從地上爬起來的劉強又是一腳,並死死踩住他的胸口,用槍頂著他的腦袋,兇狠地說:「廢話我不跟你說了,你的案子已經撤訴了,想完整地帶著你的胳膊腿兒走出去,把錄像和照片都交出來」
 
劉強蹭了蹭鼻血,猙獰地一笑:「那是我保命吃飯的傢伙,我怎麽能交出來」
 
李成烈一槍托砸得他滿臉是血。
 
秦責上來架開了李成烈:「李成烈,你冷靜點,我正是為這個事來的」
 
李成烈掙開他,語氣不善道:「秦叔,你真的知道是什麽事嗎?我爸都告訴你了?」
 
秦責愣了愣,有些尷尬:「大概知道吧,不過不那麽細,總之他交代我要把東西拿回去」他看了劉強一眼:「你要的東西我都給你帶來了,你還想怎麽樣,把東西交出來」
 
劉強掙扎著從地上爬了起來:「我現在不可能給你,等我出了國,到安全的地方了再說,不然我交了出去,你們再對付我怎麽辦,當我是傻逼嗎」
 
李成烈啐了一口:「你他媽就是個傻逼,秦叔,你居然跟他談條件?老子今天把你活剮了,看你能挺到第幾刀」李成烈一把掐住了劉強的脖子。
 
劉強臉漲得通紅,嘶啞道:「有本事你殺了我,我死了之後,你那些精彩的錄像可就滿天飛了,哈哈哈」
 
秦責皺著眉頭硬是分開了倆人,他沉聲對李成烈道:「你冷靜點,你爸爸這麽做自然有他的道理」
 
李成烈握緊了拳頭,惡狠狠地瞪著劉強。
 
他根本不贊同他爸的做法,真讓這個孫子出國了,到時候再找他可就難上加難了,在國外幹什麽也不方便。李成烈根本沒打算放過他,劉強看過金明洙在床上的樣子,已經是他媽該死的罪,何況這個孫子還把那些照片送給了他爸,他不卸這孫子一兩條胳膊腿,絕不能罷休。
 
不過他還是給了秦責一個面子,他打算看看秦責怎麽處理,再伺機對付劉強。
 
秦責有些鄙夷地看著劉強:「李董的意思,設立一個共管賬戶,兩方同時確認才能支取。把錢存進去,你到了自以為安全的地方,把東西銷毀,我們這邊就同意你支取」
 
「哼,萬一到時候不給我呢?」
 
「萬一到時候你留底呢?」秦責冷冷地看著他:「我們同樣承擔風險,這件事我們只能相信對方。如果你依然不同意.....劉先生,我奉勸你一句,不要激化矛盾,把你從這個世界上抹掉,是件輕輕鬆鬆的事」
 
劉強臉色鐵青,他考慮了幾秒:「好,就這麽定了」
 
秦責拿出一個公文包:「這裡面有共管賬戶的信息,還有護照,機票和現金,到了德國你再想去哪裡都很方便,歐洲說大不大說小不小,沒人能輕易找到你,等你到了安全的地方,聯繫我們」
 
李成烈看著劉強,滿目寒霜,就像看著個死人。
 
劉強被李成烈的眼神嚇得心臟直跳,他接過了那個文件袋,抽出來仔細看了一遍:「明天的飛機?」
 
秦責挑了挑眉:「你還想繼續呆下去?」
 
劉強表情有一絲猶豫:「不想」
 
秦責拽著李成烈的胳膊:「事情我交代完了,希望你好自為之。李成烈,走吧」
 
李成烈淩厲地看著秦責,秦責朝他使了個眼色,示意他趕緊走。
 
李成烈猶豫了一下,被秦責拖下了樓,並拽進了小區外的一個車裡。
 
李成烈怒道:「你這麽放過他?我辦不到,就是追到歐洲我也要把這孫子廢了」
 
「你別急,他對我們是個極大的隱患,自然不能就這麽放過」秦責道:「明天上飛機之前,他肯定會聯繫家人,他手裡掌握的東西,一定就在他最親近的人手裡,拿到東西之後,我們才好對付他,現在不能他逼急了」
 
李成烈的臉色這才緩和下來,他冷道:「費那個勁,我現在進去,有一百個法子讓他把東西吐出來,根本不需要這麽折騰」
 
秦責揉了揉他的腦袋,笑道:「你別這麽血腥嘛,這是文明社會,能不犯事兒就別犯事兒,划不來。再說你性格這麽衝動,真把他弄死了就麻煩了」
 
「我下手有準兒,你怕什麽」
 
秦責搖搖頭:「李成烈,你給秦叔一個面子,按照你爸的辦法去做,儘管麻煩一下,可是穩妥」
 
李成烈煩躁地扒了扒頭髮:「我就在這裡等到明天」
 
秦責嘆了口氣:「在車裡窩著多難受,我訂好酒店了,你放心,有專人盯著他的,他說的每一句話,都在我們的掌控下」
 
李成烈這才勉強點了點頭。
 
秦責伸手:「給我看看你的槍」
 
李成烈遞給了他。
 
「槍不錯,不過以後別亂帶出來」
 
「我聽說這個劉強以前是混黑道的,誰知道連把槍都沒有,早知道我就不帶了」李成烈拿過槍,用衣服擦了擦,很珍惜的樣子。
 
「沒事兒收集點正常的東西,別弄這麽危險的傢伙,你呀,就能給老爺子添麻煩」
 
「我爺爺這兩天幹嘛呢?」
 
「天天打麻將呢.....」
 
倆人一邊閒聊,一邊驅車前往了酒店。
 
李成烈回頭看了一眼那個小區,眼神陰暗,深不見底。
 
回到酒店後,李成烈亟不可待地掏出手機給金明洙打電話。
 
電話很快接通了,金明洙清清淡淡地聲音從電話那頭傳來:「李成烈」
 
「你在哪兒呢?你見完王晉了嗎?你沒跟他吃飯吧?你回家了吧?」
 
「我跟他吃完飯才回家的」
 
李成烈不滿地哼了一聲:「那你們談什麽了?」
 
金明洙苦笑一聲:「李成烈,你別跟查崗似的,一個你都已經讓我累得人仰馬翻了,我沒心思再招惹別人」
 
李成烈沉默了一下:「離開公司後,好好休息一段時間,你去哪裡,我陪著你」
 
金明洙嘆道:「你陪不了,做自己該做的事吧」
 
「我就想跟著你,或者你跟著我」
 
「李成烈,你不能跟著我,我也不會跟著你,如果你不快點長大.....我不能一輩子帶孩子」
 
李成烈心裡一陣難受:「你只要留在我看得到的地方就行,我一定會讓你刮目相看」
 
金明洙沉默了。
 
李成烈把電話緊緊貼著臉,就好像這樣就能離金明洙更近一些,他輕聲說:「我想你」
 
金明洙捂住了眼睛,那種孤單又無奈的感覺,真能傷透人的心,他啞聲道:「你上哪兒去了」
 
「處理一些事情,明天就回去」
 
「明天幾點?我給你做咖哩蟹怎麽樣」
 
「可能晚上,好,那個好吃」
 
倆人就像普通的情侶那樣,絮絮叨叨地聊著沒有意義的內容,無邊無際的,沒有具體的思路,他們都不提來自各方的壓力,這樣就好像那些困難都不存在,他們只是互通個電話,討論晚上吃什麽。
 
就這麽簡單。
 
只有金明洙清楚,假期結束之後,他們也就該.....結束了。
 
掛上電話後,金明洙看著空蕩蕩的屋子,從來沒覺得時間這麽富裕過。
 
想到自己即將沒有工作了,很多事也就不急了,他不用加班了,也不用趁著節日送禮、約見客戶了,他現在甚至不知道自己該幹什麽。
 
看看時間,超市應該還沒有關門,他決定去買點東西,明天給李成烈好好做一頓飯。
 
這家超市是他和李成烈經常來的,他推著手推車在一排排貨架中穿梭,看著一些零食,就想到李成烈。這些東西他是從來不吃的,但是李成烈喜歡吃,一般到了這兒就塞半車,他不自覺地把李成烈平時喜歡吃的零食都扔進了車裡。
 
超市快要下班了,人特別少,金明洙下意識地回頭一看,一排排貨架空蕩蕩的立在他背後,孤零零地等著人挑選。
 
可是沒有人。
 
金明洙雙手顫抖著握緊了推車的把手,他從來沒覺得如此孤獨。
 
他和李成烈相處的時間不算很長,可是,也許是因為李成烈這個人的存在感太強烈了,他不知不覺間,已經把李成烈當成他生活中的一部分。他的家,他的周圍,甚至於他們經常來的超市,處處都是李成烈的影子,如果李成烈突然從他生活裡消失了.....
 
金明洙無法再想下去了。
 
他匆匆結了賬,落荒而逃。
 
回到家後,他給李成烈發了條簡訊:你在哪裡,我去找你怎麽樣?
 
李成烈的電話很快打過來了,語氣有些緊張:「你怎麽了?沒事吧?」
 
「沒事,就是在家呆著無聊,你在哪兒呢?方便我過去嗎?」
 
「我不在北京」
 
「哦」金明洙語氣難掩失望:「那就算了,明天就早點回來吧」
 
「你想我嗎?」
 
金明洙低笑道:「想」
 
李成烈嘴角禁不住上揚:「我明天一處理完事情,馬上回去,咱們重新安排假期怎麽樣?我還想跟你去度假呢」
 
金明洙心酸地一笑:「行」
 
掛上電話後,倆人各懷心事,徹夜未眠。
 
第二天,正在李成烈和秦責從劉強身上追查錄像的時候,金明洙接到了李立江的電話,約他出去交接一些東西。
 
還好李立江本人沒來,只是派了集團的幾個高管和他進行項目對接,以確保年後能夠順利開展工作。
 
而李成烈那頭,果然不出所料,劉強臨走之前,聯繫了他前妻給他生的大兒子,這小子十六七歲,不學無術,而且為人膽大包天,什麽都敢幹。
 
這小子現在人在外地,是他們這段時間唯一找不到的劉強的近親,因為這一通電話才暴漏了行蹤。秦責聯繫自己的同事,第一時間找到人,並把人扣下了。
 
抓到劉強的兒子後,劉強的前妻,二奶還有他的父母早被他們監視了很久,也全都被軟禁了。
 
李成烈聯繫了自己的戰友,在劉強上飛機之前把他逮了起來。
 
劉強被關起來之後沒多久,秦責就告訴他東西在劉強兒子住的小旅館裡發現了,現在正在調查,看還有多少備份。
 
李成烈本來打算自己親自去審一審劉強,不過他又急著回去見金明洙,想著劉強這個孫子要在監獄裡過一輩子,他也就不急這一時半會兒了。
 
李成烈在晚飯之前趕到了家,金明洙正圍著圍裙調咖哩汁,滿屋子都是那濃郁誘人的香味兒。
 
李成烈進屋之後,在金明洙驚訝的目光中一把抱住了他,狠狠地親著他的唇,想著錄像的事情暫時解決了,他心裡壓著的大石頭終於能放下了,他也終於敢跟金明洙對視而不至於心虛難受了。
 
金明洙單手勾著他的肩膀,按著他的後腦勺,反客為主,用力地吸吮著李成烈的嘴唇,倆條靈巧的舌頭曖昧地糾纏著,一個簡單的吻就讓人熱血沸騰。
 
李成烈的手伸進金明洙的衣服裡,盡情撫摸著。
 
金明洙低喘道:「你不餓嗎?想吃飯嗎?」
 
「我想先嘗嘗你.....」李成烈拽掉了他的圍裙,半拖半抱地把人弄出了廚房,壓倒在寬大柔軟的真皮沙發上。
 
金明洙低笑:「我身上都是咖哩味」
 
「正好開胃了」李成烈扯開了他的衣服前襟,雨點般地吻落在金明洙的胸膛上,金明洙的手指在他濃黑的髮間穿梭,不斷用下身蹭著李成烈的身體,撩撥他的情欲。
 
倆人對彼此的身體都已經非常熟悉,很知道如何調動對方的情欲,他們就像兩頭饑餓的野獸,撕扯著對方身上的衣物,舔咬著對方的皮膚,用最熱烈、最瘋狂的行為,回應著對方的熱情。
 
倆人翻雲覆雨地從沙發上折騰到地上,再從客廳做到臥房,等到他們徹底盡興,天已經全黑了。
 
金明洙累得在床上不想動彈,李成烈輕輕抱著他,舔著他背上的汗珠。
 
這靜謐美好的時刻,誰都不願意先開口說話,生怕破壞了這樣的寧靜。
 
最後,是刺耳的電話鈴聲將他們從恍惚中驚醒。
 
李成烈拿起電話,在看到來電顯示的人名時,眉頭深深皺了起來。
 
金明洙看他半天不接,就回頭看了一眼,手機屏幕上寫著“老爸”倆字。金明洙儘管表現得很鎮定,卻下意識地把呼吸的頻率都壓低了。
 
「喂,爸」
 
「你回來一趟」
 
「我有事」
 
「你有個屁事,馬上回來」
 
李成烈沉聲道:「等我吃完飯吧」
 
「家裡不缺你那一口飯,你過年就在家呆了一天,你像話嗎!回來,給我解釋解釋你跑去唐山找他幹嘛」
 
屋子裡太安靜,他們倆的通話內容金明洙聽得一清二楚,李成烈不敢再說下去,生怕他爸說出什麽來,他道:「行了,我知道了,一會兒就回去」
 
掛了電話,金明洙狐疑地看著他:「你昨天是去了唐山?找誰啊?」
 
待續.....
創作者介紹

烈洙귀엽다-育珊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