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削的下巴,殷紅的薄唇微張,真想讓人上前去咬上兩口.....
 
那薄唇的上方,筆挺的鼻梁,顯得是那麼的陽剛.....
 
一雙狹長的丹鳳眼,黝黑的眼眸,隱約的泛著絲絲的寒光.....正直直的盯著某個地方出神.....
 
這樣的傲人的身材,這樣的迷人的絕世臉龐,又怎麼會不眼熟?
 
光這迫人的氣勢,似乎也是沒有第二個人能比擬的吧!
 
不過,今天,這個神話般的男人,似乎和以往有什麼不一樣!
 
到底是什麼不一樣,沒人能明白.....
 
總給人一種壓迫至極的感覺。
 
路人瞪瞪的看著男人出神:
 
如此妖媚的男人.....雖然冰冷的臉龐上沒有一絲情緒,但是,依然也沒能阻擋他的光芒.....
 
那麼耀眼.....
 
只是那全身所散發的寒氣,讓人不由得全身發毛.....
 
直覺告訴他們,這男人不是簡單人物.....
 
只可遠觀.....不可近探.....
 
「砰」重重的關上車門。
 
男人的出現,夜場的壯漢們,早已列好隊,排成兩排,恭敬的站在門口,像是在迎接貴賓一般。
 
男人拉了拉自己的衣襟,擡眼掃了掃門口整齊列隊的大漢,再仰頭看了看夜場的招牌。
 
那淩厲的眼眸中閃過一絲寒光,然後勾唇一笑。
 
擡腳大步的走了進去.....
 
一切看上去都是那麼的正常.....
 
在眾人近乎膜拜的目光下,男人皺皺眉頭,轉身上了二樓。
 
找了個隱蔽而且視線不錯的位置坐下,悠然的點上一根煙,靠在座椅上仰著頭緩緩的吞吐著.....
 
那雙狹長的丹鳳眼,不停的在場內流連.....
 
他喜歡黑夜,更喜歡安靜.....
 
習慣了獨自一人把自己關在黑暗的地方.....
 
黑暗好啊.....黑暗使他成熟.....黑暗使他在掙扎中學會自我救贖.....
 
雖然痛苦.....但是.....至少.....在黑暗中,他總能清楚的看見自己想要的東西.....
 
從不迷惑.....
 
只有體會過失去痛苦的男人,才會明白.....
 
黑暗.....真的很適合.....
 
驕傲.....不允許被踐踏.....
 
自尊.....使他對過去的一切都不能忘記.....
 
所以.....他要用盡一切辦法.....奪回那些本該屬於自己的東西.....
 
「應該快來了吧?呵呵!不知道你見了我會不會很高興,就像我見到你一樣的高興!」男人微瞇著眼,對著樓下門口勾勾唇喃喃自語。
 
那寥寥的煙霧,從薄唇裡飄出.....環旋在男人頭頂上空.....
 
黑色的周圍,使得那星星的火光都閃閃發亮.....
 
「烈?」一個柔得能滴出水來的聲音在男人的身後響起,打斷了男人的思緒。
 
聽到女人的稱呼聲,男人極為不喜的皺了皺眉,原本沒有什麼表情的冰冷臉龐上,浮現出一絲絲的陰霾.....
 
不等男人發作,那一雙雪白的玉臂,從他的脖頸後面環了過來,嫩滑的肌膚輕輕的在他的臉頰旁摩擦著。
 
肩膀處,兩團豐盈的柔軟緊緊的貼在他的肩胛處.....
 
溫熱的體溫,透過襯衫,鑽進肌膚.....
 
肩膀處,兩團豐..盈的柔..軟緊緊的貼在他的肩胛處.....
 
溫熱的體溫,透過襯衫,鑽進肌膚.....
 
光憑著肩胛的明顯的觸感,就能感到,這女人身材的火辣,絕對是個不可多得的尤物.....
 
女人送上門,只要條件夠格,用來勉強解決生理需要,他也是不反對的.....
 
只是這稱呼.....他不喜歡.....
 
「烈?雪兒好想你.....」女人勾勾唇皎潔一笑,抱著男人的脖子,那櫻紅的唇瓣兒有意的舔舔男人的耳垂兒,在男人的耳邊廝磨著,輕聲的說。
 
她就不相信,憑她雪兒的資本,能讓任何一個男人臣服於自己的石榴裙下的本事,還會一而再再而三的輸給一個長得漂亮的男人,一個混混身上!
 
即使長得再好看又有什麼用?男人始終是男人!
 
不可能能鬥得過她.....這個能惹無數男人心癢的女人.....
 
況且,今天,好像小混混不在?
 
不是個天賜良機嗎?
 
那她是不是就有大把的機會去俘獲眼前這個,任何女人都夢寐以求的男人了呢?
 
見著自己的動作,男人並沒有什麼反對,女人勾唇一笑,一個轉身,大膽的坐進了男人的懷裡。
 
看著主動坐在自己懷裡的女人,男人挑了挑眉。
 
豐盈的酥胸,在禮服的擠壓下,幾乎就要彈跳了出來一樣.....
 
雪白的肌膚,一握而盈的楊柳細腰,挺翹渾圓的臀部.....
 
果然,資本不錯!
 
面對女人的熱情,男人冰冷的臉上沒有一絲的表情。
 
「烈?不要不理人家好嗎?那個混混有什麼好.....」見男人半天沒反應,女人眼珠兒一轉,肆意的靠在男人的胸膛上撒著嬌.....
 
聽到女人的話,男人眉頭一挑,似乎捕捉到什麼重要信息一般。
 
只見他勾唇一笑,伸出大掌,毫不客氣的握著女人胸前的豐盈。
 
那有力的大手肆意的在那豐...盈上擠壓.....
 
雪白的渾...圓被擠壓成各種形狀,連那雪白的肌膚都開始由紅變紫.....
 
男人依舊不說一句話,只是饒有興致的把玩著手裡的豐盈。
 
似乎是在擺弄一件有意思的玩具。
 
根本就沒有一點兒憐惜的意思。
 
「嗯.....烈?輕點兒,你弄疼人家了.....」女人嬌喘一聲,小聲的抗議著。
 
其實,疼痛不止一點兒,天知道今天這棵搖錢樹是怎麼了?
 
以往,從來不會這樣肆意的把玩自己身體的任何地方,每次,有需要,都是直接進入主題,完事後,就會毫不猶疑的把她推開.....
 
一點兒也不留情面!
 
今天.....居然跑破天荒的對自己的胸部來了興趣.....
 
那力度還真不是一般的重.....
 
胸部的疼痛讓她幾乎快要到了不能制止的地步.....
 
但是,為了長期釣到這棵大樹,即使疼點兒也無所謂.....
 
她不服,她一定不能輸給一個男人.....一個痞子!
 
「哦?你叫我什麼?」一直沉默的男人終於開了口,開口的同時,手上似乎更是加大了力度.....
 
那低沉的聲音,悠悠的從口裡鑽出,就像是地獄裡爬出來的使者以一樣,讓人不由得顫栗.....
 
「啊.....烈?好疼!輕點兒好嗎.....」男人的聲音讓女人一楞,他似乎生氣了?
 
她不知道自己到底什麼地方出了錯?
 
還是說,是那痞子故意說了自己的壞話?以至於烈如此的對待她。
 
「烈?一定是那痞子對不對?.....那痞子不是什麼好東西.....說是你保鏢卻一點兒沒有盡到保鏢的責任.....」
 
女人,攀在男人的肩膀上,揚著楚楚可憐的小臉,嘴角彎彎,盈盈的淚花在眼裡打轉兒。
 
她始終認為,對付男人,眼淚,是女人最致命的武器.....
 
原本對著女人已經了無興致的男人,聽到女人口裡一直說的那“痞子”,頓時來了興趣。
 
只見他突然松開女人的胸部,那狹長的丹鳳眼,微微一瞇,那墨色的瞳孔如得到什麼重要訊息般的縮了縮:
 
痞子?保鏢?
 
難道真的是他?
 
呵呵!看來消息還真是沒錯呢!
 
金明洙.....你好大的膽子.....
 
看著自己得救的資本,自己的酥胸,女人長長的呼了一口氣,暗自慶幸自己用對了方法.....
 
「烈?那痞子一定居心不良,突然冒出來.....一定對烈心懷不軌.....烈.....那晚.....烈為了那痞子,居然狠心的趕我下車.....人家.....人家.....」
 
女人掩著面,嚶嚶哭泣,哭泣的同時還不忘掀起眼角偷偷的瞟一眼正想事情想得出神的男人。
 
「烈怎麼能任由那痞子胡作非為呢.....」女人擦擦眼淚,靠在男人胸膛接著說著。
 
那副樣子,如果說她是亂世禍國的混世妖姬一點也不為過。
 
整個一唯恐天下不亂的像!
 
聽到女人的話,男人冰冷的面容上再次有了絲絲的陰霾反應:
 
哦?聽上去,好像是那人對那小子很縱容?
 
縱容到都可以為了那小子連女人都可以不要?
 
事情似乎沒有那麼簡單吧?
 
你到底是玩的什麼把戲?
 
「哦?“我”對那痞子和縱容?」男人捏捏女人的下巴,對著女人輕聲的問。
 
問話的同時,還刻意的加重了那個“我”字。
 
「嗯?難道烈不覺得?那痞子哪裡是保鏢的樣子?在你面前什麼時候偶尊重過?你的東西他想動就動,你的朋友他想兇就兇!.....甚至連我.....當你面上,他也要給我臉色看.....烈?雪兒真的好委屈.....」
 
女人往男人的懷裡鑽了鑽,那哭得.....簡直梨花帶雨.....
 
不得不說.....這女人還真有當演員的天賦!
 
「哦?縱容到了那個地步?呵呵!事情越來越有趣了.....」聽完女人的話,男人嘴角泛起一絲別有深意的笑。
 
呵呵!怎麼?素來以出了名的心狠手辣為主的你,居然會對一個男人縱容到如此的地步?
 
那個叫金明洙的傢伙,到底和你是什麼樣的關係?
 
真的很期待.....
 
男人摸了摸自己的下巴,那雙總是讓人膽顫心寒的雙眼,此刻正迸發著寒光.....
 
就連那微勾的唇角,那樣的笑,看上去都閃現著嗜血的光芒.....
 
「烈?.....」看著突然巨大變化的男人,女人抓著男人的一腳怯怯的叫了一句。
 
這樣的李成烈,她雪兒可還是從來沒有見過,那聶人的寒氣,就像是變了一個人一樣.....
 
女人弱弱的一句輕柔的聲音喚進他的大腦.....
 
腦子裡不斷的重覆著:烈?李成烈?烈.....烈.....烈.....李成烈、、、
 
頭劇烈的疼痛,疼得快要爆炸.....
 
腦子裡混沌一片.....
 
為什麼?
 
為什麼?所有人都叫他的名字?
 
我不是他!我叫李大烈?
 
難道就沒有人能夠記得住!
 
李大烈?
 
一個長著和李成烈一模一樣臉的男人.....
 
一個只比他早出生10分鐘的男人.....
 
一個什麼方面都比他強的男人.....
 
李大烈!!!
 
「烈.....」不明情況額女人再次弱弱的開口。
 
李大烈,皺著眉頭,手裡緊緊的端著酒杯,臉色陰暗到了極點.....
 
突然,長臂一揮.....
 
只聽得一聲尖叫,原本還掛在他身上的女人,瞬間便跌坐到地上.....
 
「烈.....」女人雙臂環抱著身體,瞪大眼睛驚恐的看著眼前這個突然暴怒的男人。
 
他是烈嗎?以前烈對自己,雖然談不上熱情,但是至少,不會這樣!
 
這樣的烈,讓她感覺好陌生,好恐怖.....
 
「不要叫我李成烈!滾.....」李大烈,揉了揉額頭,深深的調息了一番。
 
轉頭,冷冷的看了一眼,跌坐在地上楚楚可憐的女人,啟唇淡淡的吐出一句話。
 
低沉的聲音,依舊是那麼冰冷,不帶一絲溫度,讓人害怕.....
 
女人,擦了擦額頭的冷汗,連忙起身跌跌撞撞的跑了出去.....
 
看著女人慌忙逃跑的背影,李大烈勾唇一笑:
 
一個身材不錯的女人!
 
心機卻是那麼深?
 
李成烈?這就是你的品味?
 
呵呵!
 
那樣的女人就算送給我,我也是不要的!
 
何況還是你用過你東西.....
 
極度繁華的街道,最大的夜總會門前。
 
“吱—”一輛絢麗的蘭博急速駛來,那急促的剎車,使得蘭博的車輪和地面摩擦的聲音都那麼的刺耳!
 
囂張!狂肆!就像是那開車人的性格一樣.....
 
每到一處無不吸引眾人的視線!
 
蘭博身後,一輛色澤張狂的火紅色跑車,緊跟著停在一旁!
 
像這兩輛車一樣,這樣極為少見的車型,即使是在黃昏街,也是不多見的.....
 
而今晚,似乎一切都趕巧了.....
 
這不前不久,那讓人亮眼的黑色跑車的現身,加上現在的這兩輛豪車!
 
簡直可以用奇觀來形容!
 
路人無不大飽眼福!
 
養眼.....羨慕!嫉妒!
 
各種字眼,徘徊在人們的大腦.....
 
久久的移不開視線!
 
“砰”“砰”隨著車門的重重關上。
 
兩個長相絕美,身材高挑的男人從蘭博上下來。
 
一個膚質白皙,有著一張女人都無法比擬的臉。
 
他單手插在褲袋,一只手揚揚那精致的短髮,摸摸筆挺的鼻子。
 
那勾人的桃花眼四處搜尋了一遍,眼角彎彎,勾唇痞痞一笑。
 
那樣的笑容,映襯著那張漂亮的臉龐,居然和諧到了極點。
 
讓人真的很難相信,眼前這個渾身散發著痞子一樣氣息的男人,居然能輕易的把這樣的痞氣結合著絲絲的高貴的氣息融合得淋漓盡致。
 
另一個,有著誘人的蜜色的膚色,狹長的丹鳳眼,筆挺的鼻梁,殷紅的薄唇,配搭上刀削的下巴,那俊美的模樣,簡直是上帝的傑作。
 
他,身材高大健碩,微敞的領口露出的蜜色胸膛,足以讓所有的女人垂涎.....
 
那冰冷沒有一絲表情的臉龐,讓人猜不出任何的情緒。
 
他就像是一個來自神秘世界的佼佼者.....
 
那與身居來的王者氣息,讓所有的人都望而卻步.....
 
那種高貴,讓人不能忽視的氣息,總讓人感到壓迫.....
 
這樣本應反差頗大,而且估計沒有什麼碰撞的兩個男人,如今卻肩並肩的站在一起.....
 
兩種不一樣的氣息,混合交融,居然出奇的和諧?
 
閃亮的二人組,就像是那舞台上,最強聚光燈下的耀眼的新星.....
 
無不吸引著所有人的視線!
 
兩人身後,從那火紅色的跑車上下來的身影,顯然也不一般!
 
此男相俊美,而且,舉手投足間無不散發著貴典雅的味道!
 
今天,到底是什麼樣的黃道吉日?
 
以至於,帥氣的帥男妖精們都出來活動了?
 
路人們紛紛搖頭表示不解!
 
「老闆?為什麼又來這?」金明洙抓抓頭髮,對著李成烈嬉笑著說。
 
他這老闆,有錢有勢,為什麼每次出來都是來這裡?不換換口味?
 
還是有什麼特別的原因?
 
「嗯?」面對金明洙的問題,李成烈挑挑眉。
 
心裡暗自好笑:真是個糊塗的傢伙!現在才想起來問嗎?
 
那神經還真不是一般的大條!
 
呵呵!那自己到底要不要告訴他這裡的真正老闆是誰?
 
「哦!!我了了!哈哈!因為這裡妞兒正點對不對?我就說嘛!逍遙的場子那麼多,幹嘛每次都來這裡.....一定是!哈哈!都是男人嘛!別不好意思承認!」
 
不等李成烈回答,金明洙摸摸下巴,一臉奸笑的看著他接著說。
 
在金明洙的觀點裡,正常男人,都喜歡看漂亮的女人!
 
喜歡經常流連於這樣有很多選擇的地方,正常!
 
就算了為了一個適合的女人豪擲千金又怎樣?
 
(當然,此條款,可不包括金明洙自己!賺錢多辛苦,他可不會豪氣干雲!)
 
俗話說,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
 
男人能做到這地步,任誰都會死而無憾了吧!
 
聽到金明洙的定義,李成烈勾唇一笑:
 
呵呵!頭腦簡單的小貓咪!
 
難道他以為所有的男人都和他一樣?
 
只靠下半身思考?
 
難道,他認為,他李成烈要想找女人,還需要大費周章來這樣的地方?
 
說他是粗線條可一點兒沒錯.....
 
李成烈笑笑,並不理會金明洙的喋喋不休,擡腳朝著夜場裡面大步走去。
 
看著李成烈的背影,金明洙抓抓後腦勺,瞇眼壞壞一笑,然後跟了上去。
 
緊接著跟進門的是那個風度翩翩的白色身影。
 
如此亮眼的仨人組,無遺是場內最吸引人眼球得風景。
 
金明洙雙手插在褲袋,那筆挺的肩膀,隨著身體的走動而晃蕩,臉上始終掛著痞痞的笑,緊緊的貼在李成烈的身邊,一邊走路,一邊還不忘咧著嘴,朝著周圍的賓客揮動著爪子.....
 
那模樣,活像個正走著紅地毯的明星一樣!
 
當他們進門的那一剎那,那瞬間,似乎所有視線全部集中在了他們身上,那些灼熱,而又貪戀的目光,就像是一道道隱形的x光線,彷彿想要把他們身體內部的構造都分辨清楚一樣。
 
還真是讓人不舒服到了極點,李成烈不爽得皺皺眉。
 
而一邊的金明洙,臉上卻始終掛著那魅惑人心的笑,他.....似乎很享受!
 
樓下的一陣騷動,絲毫沒有樓上暗處的那雙眼睛。
 
李大烈看著從門口大搖大擺走進來的三個人,尤其前面的那人,原本清冷的眼眸中泛起了絲絲的狠絕,本就沒有一絲表情的冰冷絕色的臉龐上,那強烈隱忍的惱怒爬滿了整個面容。
 
那端著酒杯的修長手指,也因為樓下的情況而不由得收緊,不知道用了多大的力氣,以至於那手指關節都凸起泛白.....
 
「李成烈,你終於來了.....」那低沉而又極度隱忍的喃喃自語的聲音,帶著些許咬牙切齒的味道,從他的齒縫裡擠出。
 
那銳利的目光始終緊緊鎖定了樓下剛進場的幾人。
 
或許是那憤怒之意過於強烈,那濃濃的怒氣,和陰森寒冷的冷冽氣息,似乎隨著空氣的傳播因子擴散.....
 
以至於,剛踏上樓梯的李成烈,身形一頓,那漂亮的眉頭突然緊皺,微微側目,斜著眼角掃了掃樓上,那個黑暗的一角,隱約中似乎看見了那個模糊又熟悉的身影.....
 
敏銳如他,從剛才一踏進會場的那一瞬間,就感覺到,似乎今晚的氣氛不同尋常.....
 
到底哪裡不尋常,之前他不是很清楚.....
 
但是,現在,答案似乎漸漸揭曉了,到底怎樣,只要上樓一看究竟不就好了.....
 
“呵呵!你來了是嗎,我的好哥哥.....”李成烈,看著樓上一角,唇角一勾,凜冽一笑。
 
「唉?老闆?看什麼呢?有漂亮妞?哪兒呢?我看看.....」
 
不明所以的金明洙,看著突然停頓的李成烈,上前一步,伸出手臂習慣性的拍了拍李成烈的肩膀,前傾著身體,勾笑著唇,湊在李成烈耳邊,輕聲的調笑著。
 
說話的同時,那雙勾人的桃花眼,還滴溜溜的在場內四處的打轉兒!
 
大大咧咧的他,此刻完全沒有感覺到一絲的緊張氣氛,反而覺得異常的興奮.....
 
也是,對於一個長期出沒於黑夜的傢伙來說,此刻,不正是精力旺盛的最佳時刻嗎?
 
而且,周圍這麼多的性感美女,養眼的少婦,想不亢奮都難吶.....
 
聽到金明洙的問話,再看看眼前這只貓咪兩眼放光的私處搜尋美女蹤影的樣子,李成烈勾唇一笑,剛才的陰鬱感消失了一大半:
 
「呵呵!到處都是.....你難道沒看見?走吧,上樓!」伸出手臂勾過金明洙的脖子,也不顧他的掙扎,連拖帶拽大的笑著往樓上走去。
 
如此有趣的傢伙!他以為每個男人都跟他一樣?出門就是為了看美女而來?
 
李成烈唇角一勾,無奈的搖搖頭。
 
「唉!小氣.....看看.....哪兒呢?」金明洙不甘心的掙扎著,被半拖著上了樓。
 
兩人拉扯的樣子,哪裡像是老闆和保鏢的關係?
 
那親密樣子,簡直和一對兒感情良好的情侶沒差!
 
「唉!小洙洙?你們就當我是空氣?」緊跟身後的南宮翼,看著親密向前的兩人,不甘心的扁了扁嘴,隨後大步的竄了上去。
 
唉!革命尚未成功!還需大大的努力啊!
 
南宮翼無奈的嘆了一口氣,誰叫他自己眼光獨特呢?
 
那麼多擠破都想往他南宮大少床上爬的男人,他一個都看不上,高傲如他,卻偏偏看上了這麼一個脾氣暴躁,彆扭至極的傢伙!
 
關鍵是,這傢伙的身手可比自己要好上很多!
 
向來個霸王硬上弓都沒轍!
 
唉.....前途灰暗一片,什麼時候能看見一絲曙光呢!
 
南宮翼心裡無限的感慨著。
 
「呵!李成烈?那小子真是你的保鏢?還是.....你們有別的什麼關係?」
 
黑暗中,星星的火光,一閃一閃,映襯著那絕美的臉龐,那緊皺的眉頭,看不出一絲的情緒!
 
剛才樓梯上的一幕,兩人那麼親密的樣子,如果說,真的只是簡單的老闆與保鏢的關係!
 
那麼就是打死他李大烈,他也不會相信!
 
憑著這麼多年,他對李成烈的了解.....
 
如果,不是什麼他在意的人!或者沒有什麼特殊的關係!那麼以他那高傲冷清的性格來看,跟本就連對方的衣角都不屑碰觸!
 
更何況是那麼隨意的攬著對方的肩膀.....
 
從這點似乎就可以看出.....
 
金明洙?這個小子.....對於你李成烈來講,似乎意義非常呢.....
 
有意思!今天似乎沒有白來!
 
呵呵!你們到底是什麼樣的關係.....這個問題.....似乎非常的有趣呢!
 
依舊是那個屬於他們的專用位置。
 
李成烈靠坐在沙發上,隨手點了一根煙,眉頭緊皺,那雙如鷹般銳利的雙眼來回的在樓道各處巡視著.....
 
他十分肯定,剛才,上樓的時候,那股強烈的氣息.....
 
他一定來了沒錯!
 
早知道,他會出現,但是,似乎比預計的提早了呢!
 
金明洙看看身邊的李成烈,視線也隨著李成烈看的方向轉移,不解的抓抓後腦勺:
 
又開始了.....
 
每天剛來的時候,這傢伙都要這樣巡視一番,好像這地盤就是他李成烈家的一樣!
 
真***不懂!這有錢人的思想,到底是怎樣的?
 
放著上好美酒不喝,扔下大把美女不看,光看人家這裝修有啥意思?
 
這地兒雖然豪華,但是也不至於迷戀吧?
 
真***不懂!
 
金明洙皺皺眉,經過他的觀察,憑借著他多年的泡妞經驗可以確定:
 
嗯.....此處一定有異常!
 
為什麼異常呢?
 
媽的!難道看不出來?
 
這裡比其他的地方美女都要多,而且質量都屬上層!
 
這樣,難道還不異常?
 
嘿嘿!不過.....這樣的異常,他金明洙喜歡!
 
「小洙洙?來杯酒怎樣?這酒味道不錯!」一邊的南宮翼討好的送上一杯上好的洋酒,笑嘻嘻的推到金明洙面前。
 
金明洙看看自己面前的一杯酒水,好看的眉頭皺了又皺。
 
媽的!怎麼他們有錢的傢伙都喜歡這樣味道的酒?
 
這樣的酒有什麼好喝的?
 
還是沒有冰爽的啤酒來得實在!
 
「媽的!別叫老子小洙洙,噁心!.....叫我明洙!」金明洙嫌惡的看了看南宮翼,沒好氣的說。
 
「還有.....老子喝不慣這些個亂七八糟的什麼酒.....老子只喝啤酒!.....媽的!今天那小妞怎麼沒給老子上啤酒!」
 
金明洙看看桌上的幾瓶上好的不知名的洋酒,不滿的翹翹嘴。
 
南宮翼看著滿臉不滿的金明洙,並沒有因為他滿嘴的“老子”“媽的”那樣的粗俗的詞匯而感到生氣,反而覺得,這樣的小洙洙才真實!
 
如果,哪天他的小洙洙突然轉性,由一個粗獷的傢伙,變成文靜的小家碧玉.....
 
額.....那樣子.....想想都奇怪!
 
想來想去,還是覺得現在的小洙洙好!
 
「呵呵!好,我這就叫他們上啤酒!小洙洙等一下啊!」南宮翼笑笑,自動忽略了某人的警告,依然滿口小洙洙的叫著。
 
「唉.....你.....算了!老子自己去.....」金明洙無奈的看了看嬉笑的南宮翼。
 
誰叫他金明洙心底善良,總是不忍心對著笑臉的傢伙動粗!
 
不過,這傢伙,還真是.....
 
說他是塊特級牛皮糖一點兒也不為過!
 
「嘿嘿!那個.....老闆?您先自己在這裡看著,我去透透氣兒!順便整點兒啤酒喝喝!」金明洙嬉笑著拍了拍李成烈的肩膀,然後不等李成烈應答,已經自顧自的起身,朝著外面跨了出去。
 
嘿嘿!總是沒有藉口離開!
 
沒藉口離開,就沒法泡妞!
 
沒法泡妞,就沒法性福吶!
 
所以.....出去找找酒喝!
 
順便.....艷遇一下.....嘿嘿!
 
這樣應該不算是擅離職守了吧!
 
待續.....
創作者介紹

烈洙귀엽다-育珊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