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明洙一場球贏了二十萬,王晉贏了三十萬,於是王晉做東,一夥人在一家海鮮酒樓訂了包廂去吃飯。
 
李成烈很想拽著金明洙回家,卻見他興致高昂的樣子,已經開始跟王晉談合作項目的事。
 
倆人談得無比地投機,眼睛根本沒顧得上看李成烈一眼。
 
李成烈一下午都在生悶氣,他越看王晉,越覺得那種面帶笑容的樣子太過虛偽,看金明洙的眼神也不太對。
 
吃飯的時候,王晉幾乎一直在抓著金明洙敬酒,金明洙也不是吃素的,三兩白酒下肚面不改色,後來顯然是王晉自己先扛不住了,才消停下來。
 
吃飯的時候金明洙提了好幾個大有可為的項目。金明洙是個天生質優的演說家,滔滔不絕之間,把幾個項目的前景描繪得讓人心動不已,李成烈是看過其中幾個的資料的,有些還有產權糾紛沒解決,在金明洙嘴裡都不算個事兒了。
 
論起吹牛放炮,金明洙絕對不輸人。
 
吃完飯後,李成烈去開車,王晉陪金明洙在酒樓門口等著。
 
王晉略有些醉態,不知是有意無意地,往金明洙身上歪了歪。
 
金明洙連忙扶住他,笑道:「王總,酒量堪憂啊,還想灌我啊」
 
王晉笑著擺擺手:「失策了失策了,沒考察好敵情」
 
「王總,你的車來了,先上車吧」
 
「不不,我等你先上車」王晉不著痕跡地扶住他的腰,輕笑道:「金總,今天跟你一見如故,無論是打球還是吃飯,都非常開心。你提到的項目,晚些把資料發到我郵箱裡,我一定會認真考慮,下次我單獨請金總吃飯」
 
「能結識王總才是我的榮幸,承蒙王總看得起,以後哪怕再忙,也得赴王總的約,哈哈。王總看完資料之後,給我來個電話,有不清晰的地方,我隨時給你解答」
 
「好,哎,金總,車來了」
 
李成烈在車裡一眼就看到王晉放在金明洙腰上的手,他眼裡直冒火,一腳油門踩了下去,汽車轟的一聲巨響,以相當嚇人的速度衝了過去,堪堪停在了倆人身側,把倆人嚇得心驚肉跳。
 
李成烈下車後,金明洙怒道:「有你這麽開車的嗎!」
 
王晉臉色也不太好,喝完酒之後任何刺激都會被放大,剛才著實有些嚇人。
 
李成烈沒什麽誠意地說:「把剎車當油門,不小心踩錯了」
 
王晉搖了搖頭,他走上前去,儘管喝了酒腳下有些虛浮,依然風度翩翩地給金明洙拉開了車門,並儒雅地沖金明洙一笑:「金總,上車吧」
 
金明洙跟他客套了幾句,道了別,這才上了車。
 
李成烈迫不及待地把車開走了。
 
從後視鏡看著靠坐在座椅上,閉目休息的金明洙,李成烈口氣不善地說:「你和那個什麽達老總談得可真投機啊,」
 
金明洙懶懶地說:「是個很有能耐的人,我們能聊到一起去」
 
李成烈不想顯得自己小肚雞腸,可他又不能裝著不在意,忍不住就像挑刺兒:「你跟我就聊不到一起去,是吧?」
 
「我跟你?我跟你聊什麽?是聊創業艱辛,還是聊股市行情?還是聊管理,聊資本,聊政治?你這個不學無術的大少爺,你說你讓我跟你聊什麽」
 
李成烈猛地一腳踩在剎車上。
 
金明洙身體猛然前傾,差點兒吐出來。
 
李成烈似乎是給氣壞了,握著方向盤的手直發抖。金明洙的話雖然刺耳,他卻反駁不了。認真想想,他和金明洙除了逞兇鬥狠,互相羞辱,好像還真沒認認真真聊過什麽,也沒有平心靜氣地單純只是說說話,談話到最後,往往都會變成互相攻擊和諷刺。
 
想到王晉跟金明洙有說有笑、相談甚歡的樣子,李成烈氣得想打人,他從來沒想過,跟金明洙沒有共同話題這件事,也能讓他羞惱。
 
金明洙撐著身子靠回椅背:「媽的,你開車能不能穩當點兒,我差點吐了」
 
李成烈惡聲惡氣道:「活該,喝死你拉倒」他重新發動了車,只是眼睛依然冒火。
 
他憤恨地想,他跟金明洙之間,不過是炮友,只要做就夠了,需要個屁的共同話題。可是這麽想,也沒能讓他心情平靜,反而更糟糕了。
 
把金明洙送到家後,李成烈也跟上了樓。
 
金明洙看了他一眼:「你不回去?」
 
「太晚了,懶得開車」他脫掉鞋,跟回自己家似的,大喇喇地進了屋。
 
金明洙也懶得阻止,隨他去了。他去浴室洗了個澡,出來的時候,看到李成烈還在沙發上坐著,扭頭看著窗外,不知道在想什麽。
 
洗完澡後金明洙清醒了不少:「你打算在那裡坐一晚上?」
 
李成烈回過頭,看著金明洙油光水滑的樣子,想著現在是自己在擁有他,心裡多少好受了一點。他站起身,湊過去嗅了嗅金明洙的頭髮:「嗯,酒味兒都洗掉了」
 
金明洙打了哈欠:「我累了,你自便吧」他轉身回了臥室。
 
李成烈洗完澡出來,金明洙已經深陷在被子裡,呼吸均勻平穩。
 
李成烈爬上床,掀開被子鑽了進去。他看著金明洙的後腦勺,突然對金明洙老是背對著他相當不滿。
 
他伸手把金明洙翻了過來。
 
金明洙瞇著眼睛:「你要幹什麽?我很睏」
 
「又不是不讓你睡,不準背對著我」
 
金明洙懶得搭理他,重新閉上了眼睛。
 
李成烈伸手關了燈,藉著月光打量著金明洙的臉。
 
儘管光線很暗,可五官輪廓依然清晰可見。
 
李成烈忍不住親了親他的鼻尖。
 
金明洙皺了皺鼻子,沒睜開眼睛。
 
李成烈不管他聽沒聽見,低聲說:「我討厭那個姓王的,你以後少跟他接觸」說完把手搭在了金明洙腰上,慢慢閉上了眼睛。
 
金明洙卻睜開了眼睛,看著李成烈近在咫尺的臉龐,眼裡閃過精光。
 
金明洙一覺醒來,李成烈已經跑完步回來,把早餐準備好了。
 
「吃飯」李成烈口氣有些冷淡,明顯昨天的事還沒消氣。
 
「你這方面倒是挺勤快的」
 
李成烈滿不在乎地說:「本來就是又簡單又輕鬆的活兒,有什麽難的」
 
金明洙一邊吃飯,一邊道:「趙律師要我去一趟XX市,他給聯繫上了一個領導,讓我們去做做工作,推進判決書趕緊下來。你跟我一起去,把那個副院長引薦給我,我想跟他談談,尤其是好處的事情,這種事交給別人我不放心」
 
「哦」
 
「這趟出差保密,別跟別人說」
 
「嗯」李成烈繼續悶頭吃飯。
 
金明洙挑了挑眉:「怎麽了今天,忘了充電了?」
 
李成烈瞪了他一眼:「你不是跟我沒什麽可聊的嗎?我少說話也讓金總不滿意了?」
 
「你小子真是比女人還記仇,媛媛以前.....」金明洙意識到說了不該說的,馬上住了嘴。
 
果然,李成烈擡起了頭,瞇起眼睛看著:「媛媛?你那個前妻?她怎麽了?叫得挺親熱啊」
 
金明洙皺眉看著他:「你怎麽知道媛媛是我前妻?你調查我?」
 
「這還用怎麽調查?戶籍上寫得明明白白的」李成烈撂下筷子:「既然是前妻,說話膩膩歪歪的幹什麽?你不是GAY嗎?」
 
「我們現在也還是朋友」對這個問題金明洙完全不想多談,他冷下臉:「以後少打聽我的事」
 
李成烈冷哼:「誰稀罕打聽你的事了」想想自己已經打聽了趙媛的事,便辯解道:「我有個哥們兒公安系統的,不過是順口問了問他而已」
 
金明洙淡道:「以後連順口都省掉」
 
李成烈臉上有些掛不住,慍怒道:「誰他媽稀罕打聽你的事了,少自以為是。趕緊吃飯,一大早的哪兒來那麽多廢話」
 
金明洙埋頭吃飯,沒再理他。
 
李成烈憋了一肚子氣,煩躁地把桌上金明洙吃不完的早餐都打掃了個乾淨。
 
開車上班的時候,李成烈也沒跟金明洙說話,金明洙更是樂得清閒,在車上還瞇了一會兒。
 
整整一天的時間,李成烈都沒在金明洙的辦公室出現過。
 
這倒是挺新鮮,平時李成烈有事兒沒事兒都愛往他辦公室跑,因為他“辦公室的沙發舒服”,尤其是中午,總要占著他的床睡午覺,可是今天一整天都沒人影,中午也沒給他打飯。
 
這麽安靜,金明洙反而覺得有點不習慣。
 
他在心裡嘲笑了自己幾句,看來自己已經被膈應習慣了,李成烈一天不來煩他,他反而覺得哪裡不對勁兒,人哪,怎麽這麽犯賤呢。
 
不習慣是不習慣,可金明洙還是感到了無比的輕鬆。他已經做好了李成烈不來接他下班,他就步行去公司附近一個泰餐館吃飯,避開高峰期再打車回家。
 
今天或許應該帶公司的幾個小姑娘出去吃吃飯看個電影,她們平時挺辛苦的.....
 
金明洙給張霞撥了個電話,讓她進來。
 
過了一會兒,張霞敲門進來了。
 
金明洙靠在椅子,笑瞇瞇地看著他:「小張,最近電影院放什麽好電影呢?」
 
「呃,好像有個災難片兒,海上暴風雨的,忘了叫什麽名字了」
 
「你問問公司有沒有人想看,想看的都給訂上票,今晚帶你們看電影去」
 
「哇,真的啊金總」
 
金明洙笑道:「我說的還能有假的嗎,下班之後大家也別急著回去了,公司附近有個不錯的餐館,我這兒有朋友從法國帶回來的好酒,咱們下館子去。來了這麽長時間,還沒跟你們吃過飯呢,今天我代表李董,好好犒勞犒勞你們」
 
張霞高興地說:「謝謝金總,我這就跟他們說去」
 
下班的時候,不去看電影的都走了,公司有二三十號人留了下來。
 
金明洙處理完事情準備往外走呢,李成烈回來了。
 
金明洙詫異地看著李成烈:「你怎麽回來了」
 
李成烈挑了挑眉:「我在這裡上班,我怎麽就不能回來了」
 
「我今天要帶他們吃飯看電影去,你去不去?」
 
「我聽說了」李成烈抱胸看著他:「我是你的司機,你去我當然去」
 
「不想去可以先回去,不用你送我」
 
「我要去」李成烈一瞪眼睛:「讓你一個人去,誰知道你又會勾搭一個什麽圓圓扁扁的回來」
 
金明洙皺眉道:「瞎說什麽呢」
 
李成烈上前拎起他總是隨身攜帶的電腦包,冷哼道:「走吧,金總」
 
晚上吃飯的時候,公司裡的小年輕們都多少喝了點兒酒,金明洙更是被輪番敬了一圈,不過他酒量好,沒怎麽樣,倒是有幾個人喝了兩杯就不行了,被提前送回了家。
 
晚上看的是一部美國大片,講海上風暴的,3D視覺效果做得非常好,開場才十多分鐘,狂風暴雨就開始上演了,所有人都聚精會神地看著。
 
李成烈就坐在金明洙旁邊,他的心思不在電影上,而是金明洙身上。
 
他忍了又忍,終於湊到金明洙耳邊,壓低聲音說:「你和趙媛為什麽離婚」
 
金明洙一開始沒理他,在李成烈問到第二遍的時候,金明洙目光依然直勾勾地看著電影畫面,並低聲道:「你現在問這個合適嗎?」
 
「你回答就是了」
 
金明洙嘆了口氣:「因為我是GAY,這個答案你滿意嗎?」
 
李成烈撇了撇嘴:「還可以」
 
沉默了一會兒,李成烈又湊過去問:「那你以後還會結婚嗎?你父母不管你?」
 
金明洙依然目不轉睛地看著螢幕,只是口氣已經很不耐:「你管的太多了」
 
「回答問題」
 
「與你無關」
 
李成烈臉沉了下來。
 
就在金明洙以為他終於能讓自己消停看會兒電影的時候,一只手突兀地伸到了他胯下,把他嚇了一大跳。
 
電影院裡比較熱,金明洙的腿上放著他的大衣,李成烈的那只賊手就那麽悄無聲息地鑽到大衣底下伸了過來,隔著褲子抓著他的寶貝。
 
金明洙臉色鐵青地瞪了他一眼,李成烈得意地看著他,甚至挑釁地用手指戳了戳那一團肉。
 
金明洙咬牙道:「你瘋了嗎」他們左右邊都坐著人,儘管電影院裡很暗,可只要有人稍微一轉頭,還是能看到異常。
 
幸好這時候電影正放映到最精彩的時刻,沒有人回頭,可金明洙又緊張又備受刺激,驚出一身冷汗。
 
李成烈以極低的音量在他耳邊說著風涼話:「金總,回答問題,你還會結婚嗎?」
 
金明洙沉聲道:「不會,放手」
 
李成烈滿意地笑了笑,把身子收了回來,正坐在椅子裡,可那造孽的手卻拉開了金明洙的褲鏈,肆無忌憚地鑽了進去。
 
金明洙渾身一顫,不得不用大衣死死蓋住自己的下身,卻阻止不了那只應該剁掉的手對他的戲弄。金明洙只能微微弓著腰,努力保持著鎮定,可那只手越來越放肆,竟然還想往裡面鑽.....
 
金明洙惡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低聲道:「夠了」
 
李成烈眼看出了一口惡氣,金明洙有些狼狽的表情讓他一掃從昨晚到現在的鬱悶,他覺得差不多了,這才把手收了回來。
 
金明洙鬆了口氣,電影卻怎麽也看不下去了。
 
電影散場之後,已經十一點多,人群一窩蜂地湧去廁所。公司有幾個女同事跟他們一個方向,金明洙和李成烈就坐在車裡等著她們上完廁所下樓,好順道送她們回去。
 
李成烈剛坐上車,就打開車窗,想點根煙。
 
金明洙伸手搶過他的煙,掰彎了扔到垃圾桶裡。
 
李成烈白了他一眼:「你幹什麽?」
 
金明洙笑了笑,傾身湊過去:「剛才在電影院裡挺激情啊,好玩嗎?」金明洙說話間,手已經按在了李成烈的褲襠上。
 
李成烈愣住了,金明洙從來沒這麽主動過,他說話都有些不俐落:「還.....挺好玩」
 
「我還真看不出來你以前沒跟男的好過,你那兩手不是挺熟練的嗎,還是說,你成天自己練習啊」金明洙拉開他的拉鏈,並故意用力往下一扯。
 
李成烈正處於第一次被金明洙主動靠近的亢奮中,完全沒有察覺,他哼笑道:「想跟我睡的人都得排隊,我用的著自己打飛機嗎,不過男的嘛,總該知道怎麽做」李成烈把車窗升了起來,一手固定住金明洙的後腦勺,細細密密地吻著手,並按著他的手,用動作催促著他。
 
金明洙也沒讓他失望,修長靈活的手指鑽進了李成烈的褲子裡,技巧地揉按著。
 
李成烈呼吸有些急促,簡直被眼前的場景給弄暈乎了。
 
就在他勾著金明洙的舌頭逗弄的時候,金明洙突然推開了他:「她們回來了,你趕緊下車,幫她們提下剛買的東西」
 
「啊?」李成烈完全沒反應過來是怎麽回事兒,金明洙已經幫他拉開車門,而且一把把他推了出去。
 
他們停車的地方就在廣場上,周圍全是看完電影準備回家的人,李成烈被從車裡推出來的時候,周圍的人都不禁轉頭看著他,同時也看到了他褲子上打開的拉鏈。
 
順著周圍人和公司女同事的目光,李成烈也低下頭,一眼就看到了自己黑色的內褲。
 
女同事們哄堂大笑起來。
 
李成烈臉上一熱,趕緊想把褲鏈拉上,可怎麽都拉不上去,仔細一看,褲鏈已經被扯壞了。
 
他一個箭步跨回車上,瞇著眼睛看著金明洙,咬牙道:「來這手?」
 
金明洙的笑容溫和儒雅,簡直讓人如沐春風:「禮尚往來罷了」
 
沒有機會徹底教訓教訓金明洙,幾個女同事已經上了車,李成烈不意外地被嘲弄調戲了一路,到最後臉都綠了。
 
他先把金明洙送回了家,然後一個一個地送那些姑娘們。
 
金明洙洗完澡吹乾頭髮,打算上床睡覺的時候,已經十二點半了。
 
他盯著錶看了看,決定多等一會兒。李成烈那小子,今晚不來找他算賬,那簡直就該改姓了。
 
與其睡下被吵醒,不如等他來了再說吧。
 
左等右等,都十二點了,李成烈依然沒來。
 
金明洙感覺有些奇怪。就李成烈那個受不住一點兒刺激的暴脾氣,不殺上門兒來,還真挺意外的。
 
不來更好,他可以放心睡個覺了。
 
於是金明洙吹了聲口哨,回味了一下今天李成烈窘迫的表情,上床睡覺。
 
睡到半夜的時候,他家的門鈴聲突然響了起來。
 
金明洙被驚醒了,他看了一眼鬧鐘,大罵了一句。
 
半夜三點多,這時候誰會來,不用想都知道。
 
這個王八蛋是不是故意挑著半夜來攪人清夢的。
 
金明洙跳下床。那急促的鈴聲顯然是李成烈故意煩他呢,逼著他以最快的速度打開了門。
 
門一開,他愣住了。
 
門外的人是李成烈沒錯,可李成烈腳邊還立著個箱子。
 
金明洙怔道:「星期四出差」
 
李成烈露出一個邪笑:「我知道」
 
「那你帶箱子幹嘛」
 
「我沒錢吃飯了,從今天開始,我要來吃金總」他不由分說地拎著箱子進了屋。
 
金明洙甩了甩睡得迷迷糊糊地腦袋:「你要.....你要幹什麽?」
 
李成烈脫掉大衣,直接甩在了地上,然後猛地把金明洙攔腰抱了起來,幾步向前,把人按到了沙發上。
 
金明洙還沒反應過來,帶著一身寒氣的李成烈已經壓到了他身上。
 
金明洙被這麽一驚一嚇的,早就睡意全無,蹙眉看著他。
 
李成烈騎在他腰上,一邊脫衣服一邊說:「沒明白?從今天開始,我要住你家」李成烈甩掉上衣,一把扯開了金明洙的睡袍:「然後,每天上你」
 
金明洙剛要說話,李成烈已經低頭堵住了他的嘴唇,一邊兇狠地蹂躪著他的唇,一邊粗暴地扒他的褲子。
 
金明洙反抗無能,很快被他扒了個乾淨。
 
李成烈有了兩次的經驗,已經熟門熟路了很多,把金明洙壓在身下極盡調戲之能事,從茶几裡摸出一瓶護手霜,借著潤滑擴充了幾下,就把金明洙給上了。
 
金明洙發現抗議無效後,乾脆也不浪費力氣了,他衣冠不整地仰躺在沙發上,任憑李成烈在他身上為所欲為。
 
從李成烈進門到現在不到十分鐘,金明洙已經被弄的話都說不出來了,身體只能隨著李成烈粗暴卻熱烈的動作沉浮。
 
金明洙覺得自己從李成烈身上找到了一種東西,形容起來大概叫激情,那是他和任何人上床都品嘗不到的,只有李成烈才能讓性愛充滿了粗暴的、原始的、淫蕩的、不加修飾的瘋狂味道,那種感覺,太帶勁兒了。
 
第二天早上,鬧鐘在六點半的時候準時響了起來,金明洙睜開眼睛,發現自己在床上。
 
大概是李成烈把他弄上來的,他自己已經不記得了。他覺得太可怕了,每次和李成烈做,到最後他都會失去意識,這種體力簡直是非人的,他就算是在體力的巔峰時期,也沒有幾次能把床伴幹到昏迷的。
 
李成烈果真是個禽獸。
 
此時那只禽獸正躺在他旁邊,一條沉重的大腿壓在他腿上,揉著眼睛爬了起來。
 
李成烈看了金明洙一眼,重新壓到他身上,輕聲道:「每次跟你做完之後,第二天肯定起不來去跑步」
 
金明洙在心裡大罵“跑你媽,老子動都不想動了”,他面孔有一絲扭曲,最終沒有罵出來。
 
李成烈一張嘴,含住了金明洙胸前的小肉球,跟吸奶似的,咂在嘴裡玩兒。
 
金明洙推了他腦袋一下:「起來,要上班了」
 
李成烈擡起頭,露出曖昧地笑容,手從他腰部摸到屁股,並照著屁股掐了一把:「你還要去上班?你能下床嗎?」
 
金明洙拍了他手背一下:「趕緊去做飯」
 
李成烈壓到他身上,結結實實地親了他一頓,這才跳下床去做飯。
 
金明洙在床上滾了兩圈,壓根兒不想動彈。
 
他和李成烈的“不正當男男關係”,這回可算是坐實了。
 
也罷,如果收了一個床伴,還能順利解決工作上的麻煩,怎麽說也是一舉兩得的事兒,金明洙有些自暴自棄地想。
 
反正也這樣了,接受吧,然後把這件事變成對自己有利的因素。
 
金明洙揉了揉腰,從床上爬了起來,忍著酸痛和難堪進浴室沖了個澡。
 
洗漱完出來的時候,就聽到李成烈一邊哼著小調一邊在廚房忙活,心情頗不錯的樣子,想到他的青春活力,再想想自己的腰酸背疼,金明洙就恨得牙癢癢。
 
金明洙剛往桌上一坐,李成烈已經端著兩碗麵條出來了。
 
金明洙的那碗麵上,躺著一個黃澄澄的、躺著蛋黃汁的七八分熟的荷包蛋,李成烈那碗沒有。
 
李成烈道:「家裡就剩一個雞蛋了,趕緊吃了吧,補補身體」說完之後就戲謔地看著金明洙。
 
金明洙哼了一聲:「仗著年輕不知節制,早晚有一天你硬都硬不起來」說完之後也沒跟他客氣,大口吃了起來。昨晚體力消耗太大,現在他真是餓得前胸貼後背的。
 
李成烈嗤笑道:「詛咒我?放心吧,我身體好得很,只要是金總有需求,我隨時都能為你硬起來」
 
金明洙咧嘴一笑:「最好是這樣,否則等你不行了,我就踹了你去找個年輕漂亮的」
 
「你敢」李成烈捏了捏他的下巴:「你記好了,從現在開始你的屁股只有我能操,敢找別人,我一定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金明洙並沒有把他的威脅放在心上。這話說來聽聽有點兒意思,哪個男人會當真?他和李成烈不過是個床伴的關係,連互相喜歡都談不上,跟別提什麽承諾、忠誠了,李成烈要是碰上個辣妞,估計也把持不住,同樣的,他碰上喜歡的,也不會猶豫。
 
他和李成烈不過就是這樣的關係罷了,他認為這個應該是倆人心知肚明的。
 
金明洙也沒和他擡杠,只是隨意地笑了笑,全然沒上心。
 
李成烈雖然不是不明白,他們倆早晚得各自去找年輕漂亮的,可是他一想到金明洙要跟別人睡覺,他依然受不了。
 
金明洙吃完飯之後,指著李成烈的行李:「你真的打算跑我家來?」
 
李成烈不容置喙地點頭:「沒錯,我要住你家」
 
「我好像從來沒同意過,你小子臉皮怎麽就這麽厚呢」
 
李成烈全不在意:「不好意思,就這麽厚了。下次再敢戲弄我,我就不只住你家了,我還要把辦公桌搬到你辦公室,讓你天天24小時看到我」
 
金明洙無奈透了:「你這個臭流氓,別想白住我家,交房租交夥食費」
 
「老子給你做飯做家務,你還要我夥食費?」
 
「我請個保姆做飯做家務,一個月才兩千,你住我的吃我的睡我的,何止兩千?」
 
「操,沒見過你這麽摳門的,我就是沒錢吃飯才跑你家來的,你還讓我給你交房租夥食費」
 
「必須交」
 
「媽的,多少」
 
「三千」
 
李成烈怒道:「你直接從我工資裡扣得了」
 
「不好意思啊,你一個月基本工資就三千,你成天無故早退、遲到、離崗,全都扣完了你還能剩下兩千就不錯了,你連房租夥食費都付不起,還有臉住我家,難道你想賴賬?」金明洙支著下巴,挑釁地看著他。
 
李成烈給氣樂了:「算你狠,差多少先欠著。案子辦成了你不是要給我獎金嗎,從那裡面扣」
 
「判決書沒下來,你一毛錢也別想拿到」金明洙刻薄地笑著。
 
李成烈指了指他:「金明洙,你等著我拿到錢,把錢砸你臉上」
 
「我等著」
 
李成烈咬牙道:「真想幹死你」
 
金明洙挑了挑眉:「現實點吧小同志,你連房租都付不起」說完起身去臥室換衣服了。
 
李成烈看著他搖頭擺尾的得意樣子,所有對金明洙那股得瑟勁兒的憤恨,一律都會轉化成最直白的性衝動,這真是一件怪事。
 
李成烈摸了摸下巴,準備今晚再狠狠教訓他一番。
 
倆人星期四抵達了XX市,XX市是個海濱城市,經濟發達,高樓林立,寸土寸金。
 
這個案子的代理律師事務所的趙律師親自跟司機來機場接的他們,把他們送到了酒店。
 
趙律師給倆人訂了兩間房,他們三人在金明洙的房間裡溝通了一晚上的工作,把推動案件進展的關鍵點都討論了一遍,準備明天就由趙律師引薦,去見一個司法系統的領導。
 
到了晚上十點,趙律師才告辭。
 
李成烈也沒打算回自己的房間,理所當然地呆在了金明洙的屋子裡。
 
金明洙洗完澡後,用筆記本查閱著相關文件,並同時處理其他的工作。他每天都有幹不完的事情做不完的活兒,儘管很辛苦,但他很喜歡這種充實的感覺。
 
李成烈洗完澡出來,見他還盯著電腦:「都十一點了,你還不睡覺?」
 
「還有事情沒處理完」金明洙修長的手指在鍵盤上啪啦啪啦地打字。
 
李成烈道:「我仔細想了一下,雖然那個副院長答應簽字了,但是他這頭省局領導的壓力也不小,聽說他還想往上提,我估計他是兩頭都不想得罪,所以一開始不同意,現在迫於我們的壓力又同意,但是最終他到底會不會簽字,尤其是什麽時候簽,現在還是個問題」
 
金明洙點點頭:「什麽時候簽是個不小的麻煩,萬一他一直給拖著,判決書就下不來,我們一樣要面臨損失。所以我們現在要找個領導,繼續給他施加壓力,推動判決書趕緊下來,只有下了判決,這事兒才算板上釘釘」
 
李成烈爬上床,硬是用腦袋把金明洙腿上的電腦擠開,自己躺在了金明洙大腿上:「這事兒會解決的,我還等著你給我發獎金呢」
 
金明洙笑了笑:「記得就好,不辦成我一毛錢都不會給你」
 
李成烈撇了撇:「你不給我錢,我只能繼續吃你的睡你的」
 
「你也好意思說」
 
李成烈勾著他的脖子,把他的腦袋壓了下來,舔吻著他的嘴唇。
 
金明洙任他親了一會兒,然後拍了拍他的臉:「明天還要談事兒,睡覺吧」
 
李成烈坐了起來,搖著大尾巴直勾勾地看著他:「不想做嗎?」
 
「做個屁,都幾點了,明天有正經事」
 
李成烈頗為失望,最後還是躺下睡覺了,只不過手腳不怎麽老實,弄得金明洙到一點多才睡著。
 
第二天上午十點,他們在一個隱蔽的咖啡廳約見了省局的領導,把案子的情況仔細溝通了一下。情況始終對他們有利,前景也比較樂觀。
 
中午請領導吃完飯後,趙律師自己有事先走了,金明洙和李成烈也趕回了酒店。在出租車上,他們接到了趙律師的電話,說對方現在提出了和解的要求,但是和解條件依然讓金明洙不滿意,所以他暫時不打算跟對方商談,決定繼續打壓條件。
 
趙律師有些擔憂地說:「對方是不是得到了什麽消息,不然怎麽我們上午見完人,下午他們就立刻要求和解了?」
 
「不見得,有可能是感到了壓力,覺得會敗訴,所以想和解」
 
「嗯,有可能,不過他們這個和解條件一點誠意都沒有,這種條件誰會答應,太貪了」
 
金明洙冷笑一聲:「沒錯,這個肯定不能答應。不過,如果條件合理,我們也沒必要逼人太甚,萬一把對方逼急了使壞就麻煩了,所以,和解也是一個途徑。你給對方回個電話,再往下壓二十個點,這件事本就是我們占上風,如果這樣的條件他們都不同意,那就等著判決書下來,一毛錢都拿不到吧」
 
掛上電話後,李成烈問他:「你覺得對方會答應嗎」
 
「會吧,主要是補償問題」
 
李成烈沉吟道:「上午見完領導,下午他們就要求和解,你覺得這是巧合嗎?他們這麽快就得到消息,我覺得這個事不簡單」
 
金明洙也皺起眉頭:「現在還確定不了,看看趙律師跟他們談的怎麽樣吧。對方據說有涉黑背景,還是要小心一點,不要給李董惹麻煩」
 
倆人回到酒店後,換了身便裝,打算出去逛逛。
 
XX市是個非常漂亮的度假城市,下午正好沒什麽事,外面是難得的冬日太陽,不出去到海邊走走實在可惜。
 
倆人住的海景酒店,下樓走了兩三分鐘就到了海邊。雖然太陽很暖和,但是海邊風特別大,人也不多,倆人沿著沙灘散步,談著案子的事。
 
說著說著,李成烈突然說:「你還敢說不知道跟我聊什麽,我們現在不是聊了很久嗎」
 
金明洙愣了愣,嗤笑道:「那是因為你開始投入工作了,如果你成天那麽吊兒郎當的,我一樣跟你無話可說」
 
李成烈撇撇嘴:「我又沒說我不工作」
 
「嘿,你是忘了你剛來的時候什麽樣兒了吧」
 
李成烈捏了捏他的臉:「我現在是看在你把小爺伺候得不錯的份兒上,給你個面子。只要你一直這麽聽話,我就好好工作好了」
 
金明洙拍開他的手,搖著頭笑了笑。
 
他跟李成烈在一起,始終擺脫不了那種帶孩子的感覺,可是李成烈在床上那個瘋狂勁兒,又和“孩子”的形象相去甚遠。這兩種非常極端的反差,讓他在面對李成烈的時候,總有種詭異的感覺。不得不說,善變也是一種吸引力,至少他有時候就覺得李成烈也挺有意思。
 
倆人順著沙灘走了一公裡多,才折返回酒店。
 
進入他們入住酒店的海灘範圍後,李成烈皺了皺眉頭,蹲下身來,彈掉了褲腿上的沙子。
 
金明洙站在原地看著他,印象中李成烈絕不是這麽在乎個人衛生的人。
 
李成烈站起身:「別回頭,有人跟蹤我們」
 
金明洙怔了怔,但依然很冷靜,倆人一切如常地往前走。
 
到了酒店大唐,他們沒回房間,而且是在咖啡廳點了下午茶。
 
「你確定嗎?」金明洙啜了口茶,眼神有些飄忽,他想回頭看看,又怕打草驚蛇。
 
「基本可以確定。你別看,你這個角度看不到他」李成烈翹著二郎腿,臉上露出一絲興奮的笑容:「好久沒碰上這種事了」
 
金明洙無奈道:「咱們是正經生意人,別把部隊那套搬到這裡來,你可別惹事」
 
「這怎麽能是我惹事,是別人跟蹤我們」李成烈搓了搓手掌:「如果對方真的派人跟蹤我們,那我們上午見了省局領導的事被他們知道也就不奇怪了」
 
「難道我們剛下飛機就被盯上了?」
 
「也不一定,他們一開始跟蹤的,可能不是我們,而是趙律師,否則上午我就該發現他們了」
 
金明洙的手輕輕拍著扶手:「那現在怎麽辦呢?」
 
「暫時別回房間,坐一會兒,我們出去吃飯。他們如果要做什麽,不會選在到處都是攝像頭和人的酒店裡,而會在外面」李成烈完全沒有一點緊張,反而看上去非常期待。
 
金明洙提醒道:「我再說一遍,不要生事端」
 
李成烈哼了一聲:「你怎麽不跟他們說去」
 
「我更擔心你亂來」
 
李成烈輕輕捏了捏他的手,勾唇一笑:「金總,你是不是害怕了?一聽說對方有什麽涉黑背景,就這麽緊張」
 
金明洙瞇著眼睛看著他:「我是個守法良民,我不想沾染這些事情。不過,我不害怕」
 
「真的不怕?」
 
「不怕」金明洙臉上的表情很淡定,他雖然不喜歡暴力衝突,可也不畏懼。而且,這裡坐著李成烈這麽個大流氓,三四個月下來他也沒缺胳膊少腿,那些人還未必比李成烈難搞。
 
李成烈握著他的手,輕笑道:「那就好,放心吧,有我在,他們傷不了你」
 
金明洙挑了挑眉:「你終於發揮點作用了」
 
李成烈照著他手背掐了一把,瞪著眼睛說:「再擠兌我,晚上幹死你」
 
金明洙抽回手,看了看腕錶:「五點了,咱們出去吃飯吧,去哪裡比較好?」
 
李成烈瞇起眼睛:「地方還真該好好選一選」
 
「你就帶我來這種地方吃飯?」金明洙跟著李成烈走進一家大排檔燒烤店,木然地看著光著膀子油光滿面的老闆正在扇烤羊肉串。
 
「不許裝逼,一個老爺們兒哪那麽多講究,在這兒吃一頓又毒不死你」
 
金明洙無奈地看了他一眼,「我們出來吃飯是公司報銷的,你沒錢也沒關係,我先墊著」
 
李成烈呲牙道:「少囉嗦,人越多的地方越好,能讓對方放鬆警惕,就在這兒吃了」
 
金明洙猶豫了一下,還是跟著李成烈坐了下來。
 
他確實有好多年沒有在這種簡陋的大排檔吃過東西了,有了經濟基礎之後,人都會自覺地去追求更有質量的生活。不過,往那小塑料凳子上一坐,金明洙恍然之間,有了年輕時候加班加到深夜,在街邊對付一頓晚飯的感覺。
 
他笑了笑,把外套一脫:「行,我今天就跟你吃一頓大排檔,老闆,來半打啤酒」
 
「好嘞」
 
冒著冰氣兒的啤酒往桌上一放,頓時讓人覺得冬意更濃。
 
很快一盤盤燒烤都上來了。李成烈是放養慣了,以前在部隊,什麽粗糙噁心的東西都吃過,根本沒那麽多講究,端上來就開吃。金明洙也挽起袖子,倒了兩杯啤酒:「來,跟我乾一杯」
 
李成烈笑著跟他碰了杯,來人仰脖一飲而盡。
 
天氣本來就冷,那冰啤酒更是凍得人內裡發麻,可是真帶勁兒。
 
李成烈不經意地瞄了一眼,低笑道:「跟進來了」
 
金明洙微微一笑:「別管他,喝我們的」
 
李成烈含笑看了他一眼:「你這樣不是挺好的嗎,成天端著,也不嫌累」
 
金明洙嗤笑道:「我沒端著,我本來就是那樣的。難道要成天帶著一堆同事來吃燒烤?那人還怎麽管?」
 
李成烈拍了拍他的臉:「如果有人不聽話,我幫你管」
 
「用拳頭只會把人打趴下,但不能服人。李成烈,你要學的東西還多著呢」
 
「你怎麽有事兒沒事兒就愛教訓人呢,真煩」李成烈撇了撇嘴,給他滿上一大杯啤酒:「喝你的吧,閉上嘴」
 
金明洙搖了搖頭,開始用心吃喝。
 
李成烈喝了幾杯酒,對金明洙說:「我去上個廁所,不管誰過來說什麽,發生什麽,一律別管,等我回來啊」
 
「你要幹什麽?」
 
「有人在裡邊兒坐著,就一定有人在外邊兒等著,我去把那兔崽子揪出來」
 
金明洙一把抓住他的手腕:「你小心點啊,別亂來」
 
「放心吧」李成烈披上了大衣,到門口的時候喊了一句:「老闆,附近哪兒有銀行,取點錢」
 
「出門過馬路往左走就能看到」
 
「謝啦」
 
金明洙沒有回頭,繼續該吃吃該喝喝。
 
幾分鐘之後,他看到坐在角落那桌的一個男人慌慌張張地結了帳,跑了出去,臨走之前,還惡狠狠地看了金明洙一眼。
 
金明洙淡淡一笑。
 
又過了一會兒,李成烈回來了。
 
出去的時候什麽樣,回來還什麽樣,好像什麽都沒發生。
 
金明洙有些驚訝:「搞定了?」
 
「車裡就三個人,一群菜鳥,跟蹤都不會。讓我揍了一頓趕跑了」李成烈有些失望的樣子。
 
金明洙臉色反而有些凝重:「他們會不會做出什麽反應」
 
「我也擔心這個,但是如果不把他們趕跑,我們今晚怎麽安心回酒店睡覺」李成烈看了看錶:「咱們趕緊走吧,換一個酒店,明天讓趙律師去給咱們拿行李」
 
「好」
 
倆人快速結了帳,出門打車。
 
附近是大排檔一條街,大晚上的人依然很多,排隊打車的沿街站了一排,倆人沒料到這個情況,很是無奈。
 
等了大約五分鐘,李成烈道:「別等了,不安全,我們走吧」
 
「好」
 
倆人往街對面的夜市走去,試圖混在人堆裡。
 
正在橫穿馬路的時候,街對面駛過來一輛麵包車,速度極快,完全沒有剎車的意圖。
 
李成烈反應更快,一下子把金明洙抱了起來,跑到了隔離帶裡。他放下金明洙之後,沉聲道:「往市場裡跑,報警」
 
麵包車轉眼間就衝到了他們面前,車門開了,車上跳下來好幾個手握著砍刀的男人,一看就是最低層次的小打手,但是看上去各個兇惡不已。
 
金明洙額上冒出了冷汗。他雖然不懼怕打架,可是對方有了武器就不一樣了,那長長的砍刀看著是真嚇人。
 
本來密佈在他們周圍的遊客都驚叫著做鳥獸散。
 
李成烈沒料到這群人膽子這麽大,敢在鬧市區犯事兒,看來他對這個城市還不夠了解。
 
他推了金明洙一把:「愣著幹什麽,走啊」
 
金明洙猶豫了一下,轉身往一處小飾品攤裡鑽去。
 
李成烈抓起一根小商鋪支雨布的木棍子,照著第一個衝上來的流氓抽了過去。
 
只聽一聲嚎叫,那流氓被抽的滿臉是血,砰地一聲飛了出去,動都不動了。
 
其他人都愣了一下,沒料到李成烈下手這麽狠,直接往臉上幹,這一下不腦癱也得毀容了。
 
李成烈瞇著眼睛看著他們,周身寒氣逼人:「一群雜碎,碰上你爺爺我,算你們倒霉」
 
金明洙在小商鋪裡繞了一圈,除了報警之外,還找到了一樣趁手的東西,一截扔在路邊的鐵管。
 
他把大衣脫了往一個小攤上一扔,笑道:「大姐,麻煩幫我看一下衣服」
 
買東西的大姐還在發愣呢,金明洙已經跑了。
 
金明洙從那小商鋪群裡出來的時候,就看到李成烈揮舞著一條很長的棍子,抽得那群流氓東倒西歪。可是情況並不總那麽樂觀,那根棍子太長,用起來非常不方便,一旦讓人近了身,李成烈就應接不暇。
 
金明洙深吸了口氣,猛地衝了上來,一管子砸在一個流氓拿刀的肩膀上,那流氓被偷襲,全無防備,慘叫一聲就跪在了地上。
 
李成烈一轉頭,驚訝地看了金明洙一眼,然後目光落到了金明洙的手上:「這個好用,給我」
 
金明洙趕緊把鐵管扔給了他。
 
李成烈接過鐵管,回身一抽,把剛衝上來的倆人撩了個跟頭,他露出陰森地笑容:「這個好,這個好」
 
金明洙想去拿起地上的棍子防身,可場面太亂了,那根棍子被李成烈踩了一腳,差點兒滑倒,就這麽一失神的功夫,李成烈重心不穩,被人一腳踹倒在地。
 
金明洙眼看著大砍刀要落下來,卻鞭長莫及。
 
李成烈咬牙舉著鐵管擋了下來。旁邊兩個人瞅準了機會,也衝了上來。
 
金明洙不怎麽會打架,但是身體素質很好,他硬著頭皮衝了上去,一腳踹在一個流氓的腰上,把人踢翻在地,然後想把李成烈從地上拽起來。
 
李成烈眼裡精光乍現,猛地推了他一把,那力道之大,直接把金明洙推了個跟頭。
 
一把明晃晃的刀落了下來,李成烈就地一滾。
 
一聲悶叫傳進金明洙耳朵裡,他扭頭一看,李成烈肩膀被刀鋒劃過,殷紅的雪血撒了一地。
 
金明洙心臟猛跳,腦子嗡嗡作響。
 
李成烈掙扎著跳了起來,揮著鐵管把那個砍他的人抽倒在地,然後發狠地對著那人的腰背和腿連抽了好幾下,那人周圍的同伴被李成烈臉上猙獰的表情和要命的手法驚得有那麽兩三秒不敢上來,有個紅毛的小子轉而去對付金明洙。
 
李成烈猛地竄了上去。
 
那紅毛舉刀就砍,金明洙閃身避過,然後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用力一擰。
 
那紅毛爆發出高亢地慘叫聲,李成烈眼睛通紅,毫無留情地擰斷了他的胳膊,然後用腳在肘關節用力踩碾了兩下。
 
金明洙嘴唇有些哆嗦,有醫學常識的應該都知道,這條胳膊廢了。
 
李成烈一手提溜著那條扭曲的胳膊,一腳還踩那人的身上,他轉過頭,陰冷地看著剩下的幾個流氓。
 
剩下的那三四個人都不敢動彈了,明顯被李成烈的狠勁兒給嚇傻了。
 
真正荷槍實彈執行過生死攸關任務的人,跟這群烏合之眾的地痞流氓根本不是一個世界的。
 
正在這時候,遠處響起了警笛的鳴叫。
 
這群流氓扭頭衝上車,一溜煙跑了。
 
李成烈一屁股坐在地上,重重喘著氣。
 
金明洙趕緊蹲到他旁邊,他的手直顫,想碰碰李成烈,卻怕碰到那還在淌血的肩膀。
 
「李成烈,你沒事吧」
 
李成烈一直低著頭,過了好半天,他才擡起頭來,眼中那種暴戾和猙獰不見了,恢覆成了金明洙常見的那個李成烈。
 
李成烈笑了笑:「沒事,一群雜碎,怎麽會是我的對手」
 
警車停在他們面前,一個警察一邊跑一邊喊:「地上這些,全拉醫院去,你,你也上車,先去醫院」警察跑到李成烈面前,想把李成烈扶起來。
 
李成烈擺擺手,自己站了起來。
 
倆人一起坐進了警車。
 
待續.....
創作者介紹

烈洙귀엽다-育珊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