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車!」男人冷冷的開口。

「唉?」金明洙掏了掏耳朵。

他沒聽錯吧!自己可是用刀指著他呢?這傢伙居然囂張到讓自己下車?有幾分膽量嘛!

「叫你下車!沒聽懂嗎?」李成烈抓起女人的頭髮,冷冷的說。

「烈?你叫我下車?這裡可是高速公路!」女人一臉無辜的看著他。

「下車!」李成烈皺了皺眉!他不喜歡同樣的話重覆好幾遍。

「欸?」金明洙眨了眨眼,什麽情況?不是在叫自己下車吶!

他就說嘛!被人家用刀子指著脖子,還怎麽可能這麽囂張!

只見女人慌亂的拉了拉自己的衣服,抹著眼淚乖乖的下了車!

「呵呵!謝啦!被那幫孫子追得沒有辦法,才出此下策!打擾到兄弟你的「雅性」可真是對不住了!謝謝啦!我叫金明洙!以後在黃昏街有什麽事情,儘管來找我!如果,有什麽自己不方便出面解決的事情,也可以來找我的啊!呵呵!看在你幫過我的份上到時候給你打個折啊!」

金明洙笑著拍了拍李成烈的肩膀,豪爽的自報家門!在介紹自己的同時,還不忘一並推銷一下自己的「業務」!

「好!那後會有期!」自說自話半天後,他拉了拉自己快要掉下的褲子正準備下車。

一邊拉著褲子的同時,還不忘粗俗的低咒一句:

「***!這他媽破褲子!屁股都包不住!都他媽快掉了!真***不方便!」一口一個「***」完全不在意,一旁正戲謔的看著他的男人的目光。

「這樣就想走?」男人冷冷的聲音,讓金明洙開車門的動作一頓。

「欸?還有事嘛?兄弟!」回頭痞痞的一笑,同時揚了揚手裡的小刀。

「你以為,就你手上那把玩具刀,就能威脅我?你以為剛才自己就能輕易的打開我的車門?」李成烈雙手抱著頭,淡淡的說著。

呵!真是個有意思的傢伙!好像他還完全沒有搞清楚狀況!

「剛才是你故意放我進來的?」金明洙戒備的看著眼前的男人。

他怎麽就沒發覺,這樣高級的車子,怎麽可能輕易的就讓人打開?那麽多的大漢,怎麽就憑他的一個眼神就嚇到讓路?

仔細一想,不免心生警覺!看來,他這又是惹到了一個棘手的人物吶!

「你以為呢?」男人看著他反問到。

金明洙一驚,連忙伸手拉了拉車門,發現根本就打不開。

「媽的!你鎖了車門!打開!不然別怪我不客氣!」金明洙擡起手上的小刀,指了指李成烈的脖子狠狠的威脅到。

「我說過了!你這把玩具刀對我根本就不起任何作用!」李成烈瞇著眼,一個反身頓時就把某人手上的刀子奪了過去。

「就這玩意兒?」李成烈晃了晃自己手裡的小刀,赤鼻不屑的說著。

「你.....」金明洙大驚。

他是怎麽做到的?竟然能從自己的手上輕易的搶走刀子?看來這傢伙功夫不淺吶!可惡的是,現在是在車裡,自己的腿力根本派不上任何用場!這下麻煩了.....

「媽的!你想幹什麽?」金明洙戒備的看著他。

「呵!你嚇走了我的女人.....打擾了我的性致,你還問我幹什麽?」李成烈慢慢的朝他靠近。

只見他時不時的皺皺眉:該死!那個女人在酒裡下的藥力怎麽這麽強勁?現在自己似乎快要控制不住了!

剛才,他順勢趕走了那個女人,本以為自己可以撐到回別墅,但是,現在似乎並沒有那麽樂觀呢!

也罷!那些個女人千篇一律,都是那幾套,何不試試換種口味?

「呵!你***該不會是想讓我來頂替吧!告訴你,老子可沒那種癖好!」金明洙伸出食指,痞痞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我也沒那癖好!但是現在你幫了我這次,我不會虧待你!」李成烈棲身而近,擡手摸了摸金明洙那白玉的臉龐。

這樣的一張臉,居然長到了男人身上!這皮膚的手感,居然比女人的肌膚來得要細膩得多!

摸著他的臉,一陣異樣的感覺從他的下腹升起.....

「媽的!你被人下藥了吧!就剛才那女人?那你還讓她走?」金明洙拍開了男人伸過來的手。

「我不想上她!.....她不配!」李成烈又朝他靠了靠,淡淡的說著。

強忍的鎮定已經快要堅持不住,必須在短時間內拿下這小子!不然後果會怎樣,他自己也不知道!

現在這個社會,男人上男人,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了!

「呵!好笑!難道我就願意讓你暴菊?滾開!我去給你找個女人來.....」金明洙推了推靠在自己身上,這個身體熱得跟團火一樣的男人。

「來不急了.....」

隨著一陣沉重的呼吸,李成烈突然如發狂的猛獸一般,紅著眼眸,翻身牢牢的把金明洙壓在身下,開始胡亂的撕扯著他的褲子.....

「媽的!你***還真來!別脫我褲子.....」

被突然的動作雷到的金明洙好半天才反應過來,他伸出拳頭,使出全身力氣,往男人身上砸去,那拳頭打在男人身上,他似乎都不知道痛一樣,依舊瘋狂的撕扯著他的衣服。

可惡!這他媽該死的破褲子!這他媽該死的蘭博!這他媽該死的座椅,這麽小!害的他都沒有反擊的餘地!

本來金明洙的特長就是腿,如今腿被這傢伙給牢牢乾住了,跟本使不出力氣!沒有腿力的他,就連那雙手也就跟擺設沒兩樣,根本不是這個男人的對手.....

屁股上清涼的感覺讓他一驚,不祥的預感很快變成了現實.....

「喂!你他媽停下!喂!」金明洙開始驚慌的叫著。

他不要,從來都是他上人家,也從來沒有想到自己也會有被人強上的一天!他的後庭可還從來沒有人幹過的!那種恐怖的感覺他想都不敢想.....

可是,男人顯然已經被欲望沖昏了頭腦,他的話根本連一個字都沒有聽進去。

李成烈喘著粗氣,解著自己的褲子拉鏈,身下人兒的掙扎與叫喊更加刺激了他的欲望,他只知道,現在他急於尋找突破口,急於想要這具身體,於是他一挺身.....

沒有任何的前戲!就連衣服都沒來得急脫下。

「靠!靠!媽的!給老子退出去!媽的!痛死老子了!混蛋!.....」突然的劇痛,讓金明洙大罵不止。

他暗自發誓,以後他再也不會穿這該死的低腰褲!再也不會隨便上蘭博!再也不會.....

沒有傳說中的快感,他的聲音跟慘叫沒有兩樣!

身上的男人並沒有理會他的慘叫,依舊使足了勁兒往裡刺.....

「靠!媽的!混蛋!老子踢爆你的頭.....靠!」劇烈的疼痛讓他大叫不止。

本能的反應,他抓著男人的肩膀,一口就咬了下去.....直到自己的口腔內充滿了血腥的味道.....

人家都說,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在今晚以前,或者說十分鐘以前,他金明洙在這「河邊」走了這麽多年,從來沒有濕過鞋!哪知!現在,此時此刻,他居然不僅全打濕了「鞋」,還跌進了這該死的河裡.....

炙熱的陽光從窗戶照進房間,把這極為寬大豪華的房間照的十分的明亮。

陽光照射在床上光裸的人身上,那樣的亮,亮到那白玉的肌膚上每根毫毛都那麽清楚。

刺眼的陽光讓床上的人皺了皺眉,瞇了瞇眼。

「阿東!你小子又把窗戶打開了?」金明洙翻了翻身,閉著眼迷迷糊糊的叫到。

這一翻身可不得了,全身的疼痛,尤其是屁股的痛,讓他不由得大叫出聲:

「哇!哇!痛!痛!」金明洙揉著屁股,很沒形象的齜牙咧嘴。

這一痛,讓原本睡意朦朧的他瞬間清醒,昨晚的一幕幕超清晰的重現在腦海:

自己昨晚被追,走投無路逃進一輛蘭博,然後,遇到一個該死的帥得不像話的妖孽男!更該死的是,那妖孽男被人下了藥,而自己卻成了那該死的泄欲工具.....

悲哀啊!倒霉啊!他金明洙一世英名,居然被一個不知名的妖孽男給毀了!

「媽的!」金明洙裂嘴一罵,心裡十分的不爽到了極點。

也是自己活該!為什要上那該死的蘭博?技不如人被人當點心給吃了,還不能說,不能叫屈!真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啊!

轉頭看看這陌生的房間,白色的色調,這麽大的面積,居然比他那個兩房一廳的綜合面積還大的多?

鬆軟的大床,連床單和被套都是白色的!

這佈局,怎麽像是在酒店?

再看看四周,自己那套襯衣正整潔的掛在那裡,襯衣的前面還掛著那條該死的低腰褲,衣褲上的褶皺都已經被燙平,顯然是有人精心打理過!

低頭在看看自己的身體,居然一絲不掛?呃.....其實也不算,至少身上還有一條白色的浴巾擋住了重要部位.....

給讀者的話:

「這些都是誰弄的?該不會是那妖孽吧?」金明洙撐著腰,一瘸一拐的走到衣架旁,摸著自己的那身衣服自言自語。

但很快就否定了這個想法,因為這個房間裡除了自己,根本就沒有別人的影子,連味道都只有自己一個人的!

如果還有別人在這裡呆過,或者過夜,不可能連他自己那堪稱一絕的「狗鼻子」都聞不出來。

「靠!」金明洙低咒一聲,拿著自己的衣服,一只手捂著屁股,彆扭的走向床邊。

如果可以,他真的不在願意穿這該死的衣服,尤其是那條低腰褲.....

但是,現在他似乎別無選擇!總不能光著身子出門吧?他可丟不起那個人!

為了避免碰到那疼痛不已的屁股,金明洙費了很大的勁兒才勉強穿好褲子,套上那件上衣,照照鏡子,總覺得什麽地方不對勁兒!

金明洙甩了甩頭髮,很好!頭髮依然柔順!

在看看自己的領口,似乎扣子扣得太上了?打開幾顆試試?露出自己的蝴蝶骨和部分胸膛.....

「嗯!果然不錯!笑一笑,又是絕世帥哥一枚!」某人對著鏡子拍了拍自己的臉,咧著一口白牙,臭屁的擺著pose,似乎全然忘記了自己屁股上的傷痛。

出門見人嘛!總要體體面面!外面美女可多著呢!可要隨時注意形象!只不準兒哪天桃花又會開滿園.....

這是金明洙給自己定的一套至理名言,用了這麽多年,時至至今都是非常受用的,這可是他金明洙魅力無限的秘訣吶!

看看桌上,他的手機已經碎成了兩半,正靜靜的躺在桌上。

一定是昨晚和那男人「爭鬥」的時候摔碎的!

「媽的!該死的妖孽男!有那本事強上本爺,摔壞本爺的手機也不理賠?改天不要再被我遇到,不然本爺一定踢爆你的頭.....」金明洙拿著破碎的手機憤憤的罵罵唧唧,罵的同時,還不忘高擡長腿比劃著暴踢的姿勢。

「哎喲!痛!痛!」或許是動作過大,牽扯到後庭的疼痛處,一聲慘叫後,金明洙捂著屁股不在造次。

一張貌似紙條的東西從桌上飄然落下。

那是什麽東西?金明洙撐著腰,勉強彎腰撿起。

「靠!媽的!那孫子把我當鴨子了?」拿著紙條,金明洙俊美的臉龐氣得暴紅,張著粗口就是一陣罵!

再次看了看那張支票,上面小寫的地方,清楚的寫著一個1,後面齊刷刷的跟了好幾個零.....

一百萬吶!那小子出手可真是大方呢!可是.....有錢又怎樣?有錢就可以隨意的按著一個人,不管對方是男是女,是否願意,扒開褲子就強上?完事後,豪爽的把一大疊錢往人家身上一扔,還極有可能高傲的說:

「拿去吧!你的報酬!味道不錯!」想到這裡,金明洙的腦海裡似乎都能想象得出,那男人開這支票的時候那副瞧不起人,高高在上的樣子的嘴臉。

「***!此仇不報!老子就不姓金.....靠!」金明洙歪著嘴信誓旦旦,罵咧的同時,還不忘小心翼翼的把支票對折,慢慢的揣進兜裡。

再怎麽生氣,也不能和錢過不去啊!他每天晚上這麽辛苦的接活,經常在槍裡來,刀裡去,不就是為了錢嗎?

虧本的生意,他金明洙從來不做,別以為他收了這一百萬,就代表他默認了賣身一夜,一百萬的事!

要知道,他金明洙的身價可是無價的,區區一百萬怎麽能搞定?那可是他後庭的初夜啊!

「媽的!這梁子,老子算是跟你結下了!」金明洙摸出支票,對著支票狠狠的說著,彷彿是在對著支票的主人宣戰.....

這都什麽時間了?看了看手裡那破碎的手機,無奈的搖搖頭,狠狠的往垃圾桶一扔,隨後扶著牆顫巍巍的除了房門。

酒店大的大堂,金碧輝煌!

「您好!」一個身著工裝的美女,臉上掛著標準的笑,對著他打了招呼。

「嗯!」金明洙忙正了正身子,淡淡的應了一聲。

那樣子絲毫看不出,他身上有什麽異樣!

不就是裝b嗎?誰不會?對他金明洙來說,簡直是手到擒來!

擡手,蔥白的手指插進自己的短髮間,那黑色的短髮絲絲飄揚,一只手悠閒的插在低腰褲的褲袋,那一舉一動間,手臂的伸擡,牽扯著那本來就不大的修身襯衫,白色健壯的胸膛隱約可見!

他身體的四周似乎閃動著那璀璨的星星點點.....星光無限吶.....

路過那美女身邊時,那電力十足的眼睛,有意的朝著那美女一眨。

周圍似乎都能聽見那興奮的尖叫,有多少顆芳心正在砰砰直跳?

「美女?請問,我那房間是誰幫我訂的呢?昨晚喝多了怎麽進來的都不知道!房號是108」金明洙對著服務台那兩個已經看得眼神發直的女人眨了眨眼。

哼!臭小子!不知道你是何方神聖,服務台總有你的名字登記吧?看我今天不把你挖出來.....

「啊?.....哦!我幫您.....哦!對不起!公司規定,顧客的資料是機密,不方便透露!不好意思!」前台的接待員,顯然已經亂了方寸,但是經過嚴格訓練的她還是很快的醒悟了過來!

「哦?不行嗎?幫我查查他的電話號碼也行!」金明洙眨了眨眼,繼續廢話的說道。

明顯嘛!人家連名字都不願意告訴!又怎麽會告訴他對方的電話號碼!.....

「真的不好意思先生!公司規定,我們也沒有辦法!」女人微笑著說著,依舊沒有動搖。

「呵呵!是嗎?那既然這樣我也不勉強你們了!呵呵!」金明洙瞇眼笑笑,轉身朝著大門口瀟灑的走去,一邊走一邊朝後面擺著手。

不管在什麽時候,面子一定是要滴!尤其是在眾多得美女面前.....

出租車上,金明洙彆扭的摸摸屁股,屁股上那火辣辣的感覺一點兒也沒有消失,剛才強忍著疼痛,裝模做樣的時候,那疼痛感差點兒沒讓他破功!

「媽的!既然查不到你,以後小心別被老子碰到!.....靠!真***痛!回家還得抹藥!」金明洙齜牙咧嘴的罵著。

沉浸在疼痛和憤恨中的金明洙,一擡眼,就看見前排,出租車司機正瞪大了眼,從反光鏡裡一動不動的看著他。

「看什麽看?沒見過屁股痛?再看老子踢爆你的頭!」開口沒好氣的白了一眼那司機。

「那個.....您還沒告訴我去哪兒?.....」無辜的司機縮縮頭,開口膽怯的問。

「黃昏街!媽的!」金明洙不耐煩的搖搖手。

他還能去哪兒?除了黃昏街附近那處公寓,他還有別的地方可去嗎?何況他還「身負重傷」!

「哦!是!」司機連忙點頭稱是。

這人,長得這麽好看,卻是脾氣那麽暴躁,甚至出口成髒!難怪,原來是黃昏街混的人吶!那裡,除了高官富貴,家產萬貫的人以外,也有數不清的混混流氓,總之,隨便哪一種人,都是他這樣本分的老百姓惹不起的!

所以還是不要多事的好!

豪華房間內,寬大的臥室,那頗有古典意味的屏風,以及那鏤空的框架上,隨意的一個細小的擺設,都無不處處透露著唯美與奢華。

屏風後,那隱約透明的磨砂玻璃上,模糊的映出一個赤裸的身影。

浴室裡嘩嘩的水聲不斷。

那好看的蓮蓬噴頭下,水滴順著那濕漉漉的黑髮一直向下,流向男人俊美異常的臉龐,健美的胸膛經過水的洗禮,皮膚上冒著些許的水霧,連那寬闊的肩膀上,那殷虹的牙印看起來都是那麽的性感!

水順著那挺翹的臀部,流向那修長有力的雙腿,這樣的景象無不讓人浮想聯翩......

當水聲停止,李成烈拿著白色的浴巾隨意的擦了擦那濕漉漉的頭髮,隨即浴巾一轉,圍在了自己的腰上,,擋住了下體那傲人的雄偉。

赤著腳站在臥室內那大大的落地窗前,點燃一根煙,那飄渺的煙霧隨著他的吞吐而盤旋。

昨晚睡得可真是不錯!好久都沒有睡得這麽的好過了!什麽原因呢?

可能是自己的身體在昨晚得到了極大的滿足吧!

想到昨晚,那小子在自己的身下奮力掙扎,喊叫的樣子,李成烈勾唇一笑。

頭一次嘗試和男人做!那感覺可真不是一般的好!

那強烈的刺激的感覺,到現在都讓他回味無限,意猶未盡!

如果不是那小子後來暈了過去,估計,李成烈自己也不知道到底會要他多少次?

那小子的身體那麽的緊致,連他那私處每個伸縮都讓他控制不住!簡直是個絕好的尤物!

「味道不錯!.....」李成烈吸了一口煙,意猶未盡的舔了舔唇。

伸手摸了摸自己肩胛上的牙印,呵!咬得很深呢!可見,用的力度可真不是一般的大!看這牙印的深度,如果,不經過特殊的處理,估計是怕要永遠的留下疤痕了!

不過,這個牙印在自己的肩上,好像也不是那麽的難看!

呵!現在回想起來,那小子,可真是個十足的,張牙舞爪的小野貓呢!如果想要降服,怕是要花些時間和功夫了!

如果,自己的身邊,有這樣一個人在的話,估計以後的日子是不會無聊了呢!

「呵!金明洙是嗎?.....有意思!」李成烈瞇了瞇眼,摸著自己的下巴喃喃的說著。

正在回家路上的某人,此刻皺著眉頭,強忍著自己屁股的疼痛,完全不知道,他自己已經成了一頭兇猛可怕的猛獸的獵取目標!

命運的齒輪正隨著某些客觀的原因而轉動,或許已經開始偏離了原始的軌道!

這道底是誰的幸?又是誰的不幸?

金明洙褲袋裡揣著剛在藥店買回來的藥膏,想著剛剛那個藥店店員看著他一瘸一拐的樣子,他就渾身是火,心裡不知道把某妖孽罵了多少遍。

從他進門起,那個男店員就一直盯著他看,尤其是那該死的火辣辣的屁股看,他就不明白了,不就是屁股痛,走路姿勢有點兒怪異而已,用得著一直盯著他的屁股看嗎!

在交錢時,金明洙徹底忍受不了那異樣的眼光,開口就一陣狂噴:

「看什麽看?沒見過帥哥屁股痛?痔瘡不行嗎?再看!再看老子踢暴你的頭!媽的!」

順手把找回的零錢揣進自己兜兒裡,對著男店員狠狠的剜了一眼,撐著臀,一拐一拐的出了藥店。

「媽的!混蛋!讓老子今天出了這麽多醜!這筆賬又先記下了!不要讓我碰到,不然,老子踢.....哇哇!痛痛!」氣憤的動作過大,一不小心又牽扯到後庭,疼得某人,靠在門上很沒形象的哇哇大叫!

「明洙?你總算回來了!我還以為你.....」聽到門口的破罵聲的阿東,赤著腳打開,房門,對著金明洙說。

「咦?明洙?你怎麽啦?受傷了?快進來!」阿東攙扶著金明洙進了房間。

「你怎麽回事?打電話說手機關機!也不打個電話回來!你知不知道我很擔心?」阿東發揮著他那特有的唐僧本職,倒上一杯水遞到金明洙面前,碎碎的嘮叨著。

「好了!好了!煩不煩?手機摔壞了!.....哇!痛!」金明洙不耐煩的擺了擺手,大大咧咧的往沙發上一坐,頓時又捂著腰部下方哇哇大叫起來。

「唉!!!!來我看看,哪兒傷了?」阿東無奈的搖搖頭,向往常一樣,伸出手就要為他查看傷勢。

因為工作原因,金明洙受傷那是家常便飯了,做為兄弟,雖然在打架方面幫不上什麽忙!但是,每每金明洙受傷的時候,替他做傷口處理的都是他,時間久了也就習慣了,還連帶著學會了一系列的急救措施,這也算是對金明洙的一些後備幫助了吧!

聽到阿東要為自己看傷,金明洙一下就慌了:

他那個地方的傷勢能讓他看見嗎?何況是被人暴.....才傷的!要是被阿東知道還得了?那他金明洙還怎麼在兄弟面前抬頭啊?還有什麼威信可言?

所以,絶對不能被他看到!

「呃.....不用!不用!嘿!沒事!就扭了腰而已!呵呵!」金明洙慌忙的起身,彆扭的躲開了阿東伸過來的手,臉上掛著極為不自然的笑。

「怎麼了?不讓我看?你今天很不正常,明洙!」阿東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眯著眼,那透視性的目光一直在金明洙身上打轉。

這傢伙一定有什麼事情瞞著他!憑藉著那麼多年還穿過同一條內褲的關係,阿東早就瞭解他,比瞭解自己還瞭解得透徹了!

他有什麼動靜能逃過他的眼睛嗎?

金明洙有個毛病,每每撒謊的時候,會臉紅,還會結巴!慌亂的時候還會傻笑!

這些特點,估計連金明洙自己都不知道吧!

看他如此緊張的樣子,一定有什麼事情!

該不會和那幫大漢打架輸了?不至於啊!以前他打架輸了得時候,也沒見像今天這樣過!

阿東歪了歪腦袋,一臉的不解。

「我.....哪裡不正常了?我.....被人.....追了一夜,累了不行嗎?對!累了!我要去睡覺!」

金明洙紅著臉結巴的說著,轉身的同時,還高傲的仰了仰脖子,那摸樣真像個鬥氣的小孩!

「欸??給我看看你的傷.....勢.....」阿東伸著手話還沒說完,只聽得房門「碰!」的一聲響起,他的話就被隔絶在了門外。

「咦?怪了!真是怪了!」看著緊閉的房門,阿東不解的摸摸下巴!

今天的明洙真的很怪!但又說不出具體哪裡怪!

「還有!阿東!以後進我的房間的時候,記得敲門三聲!從今天起,我睡覺會鎖門的!」金明洙突然從房間裡露出腦袋,對著阿東交代到。

屁股的傷,估計是要兩天才能好了,介於自己抹藥不方便,萬一哪天自己摸藥的時候,那小子突然冒失的闖進來,被他知道了,那他金明洙乾脆不活了好了!

所以,鎖門是很有必要的.....

「啊?嗯!」被突然提及的阿東,迷茫的眨眨眼,含糊的應答了一聲。

怪啊!真怪!怪事年年有,今天貌似特別多?

這麼多年睡覺不鎖門的明洙,今天突然說要鎖門睡覺?

真的很怪!阿東托著下巴一臉的考究。

待續.....

創作者介紹

烈洙귀엽다-育珊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