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點鐘下班時間一到,李成烈就跟火燒屁股一樣坐不住凳子,惡狠狠地沖金明洙說:「趕緊走」

金明洙點了點頭,眼睛還沒離開文件,又看了一會兒,才收拾了下自己的東西,跟著李成烈下了樓。

李成烈的車挺符合他的個性的,是一個外形粗狂霸氣的悍馬,這樣外形的車跟他頗為相配,金明洙不知道怎麽的,想起前段時間看到一個男的同樣開個悍馬,卻還沒車高,挺滑稽的,忍不住笑了一下。

李成烈一直覺得金明洙這小子太假,一看到他笑,就忍不住揣測他心裡在想什麽,肯定不是什麽好事兒。他粗暴地拉開車門,坐進駕駛室。

金明洙拉開了後座的門,想了想,又關上了,轉而繞道副駕駛,坐了進去。

李成烈冷哼道:「坐這兒?你不是最愛擺譜嗎大領導」

金明洙笑道:「我還真沒坐過悍馬,我想前面視野一定不錯,感受感受」

李成烈瞥了他一眼:「地址」

金明洙說了個地址,李成烈發動了車,牛逼哄哄的大悍馬穩當地駛了出去。

金明洙原來以為李成烈一定是那種開車橫衝直撞愛搶道的,至少為了嚇唬他會那麽做,所以他一上車就繫上安全帶了,沒想到李成烈開車很穩,中規中矩,他忍不住道:「我還以為你喜歡開快車」

李成烈眼皮都沒擡:「在大馬路上玩兒?有病吧」

金明洙勾唇一笑:「對了,先不回家了,我帶你去吃飯吧」

李成烈沒搭理他,也壓根兒沒打算跟他吃飯,只想趕緊把他扔回家,自己該幹嘛幹嘛去。

「你不願意跟我吃飯是吧?也行,但是還是到XX商場停一下,你要買幾套職業裝,今天就買,明天不能再穿牛仔褲t恤來上班」

「我自己解決」

「我要親眼看到你買」

「關你什麼事,我爸請你當保姆的?」

金明洙嗤笑一聲:「我提前感受一下怎麽帶孩子,以後要是有機會當爹,也不至於手忙腳亂的,不過我想應該沒哪個孩子像你這麽難帶」

李成烈冷笑道:「好戲在後頭呢,你慢慢兒看著吧」

「我說了,隨時恭候」

李成烈把車停進了XX商場,這個點兒正是吃飯的時候,逛街的人不多,倆人直奔男裝區。

李成烈似乎特別討厭買衣服,一進去就跟店員說:「尺寸合適的都各來一套吧,不用試」

店員驚訝地說:「先生,還是要試的,你個子太高了,有些衣服可能沒有你的碼」

李成烈翻了個白眼:「你把合適的挑出一套來,我就試一套,你比著找一樣大的」

店員露出古怪的表情,只好挑了一套大概合身的遞給了他。

李成烈做事很有部隊的風格,幹什麽都風風火火,速度特別快,抓起衣服就進去,一會兒就出來了。他那個身材太好賣衣服了,穿什麽都好看,幾個女店員眼睛都看直了。

金明洙笑著讚賞:「真帥」

李成烈充耳不聞,相貌之於他好像沒什麽特別的意義,他問店員:「這個合身吧?」

「合身,合身」

「把跟這身一樣大小的全都挑一套,快點」李成烈厭煩在這種事上浪費時間,何況他現在極其膈應金明洙,只想趕緊擺脫他。

金明洙點點頭:「是要多買幾套,以你的工資,以後連個襯衫都買不起了」

李成烈沒理他。

在店員選衣服的時候,金明洙也沒閒著,自己也試了兩套衣服。他才是店員最喜歡的那種金客,成熟英俊,身材健美,會認真聽取她們的意見,還會露出紳士地笑容跟她們討論,最後大方地把試過的全買了。

倆人進去半個小時,出來的時候提了一堆東西,李成烈死活不肯去第二家,催著金明洙趕緊走。

金明洙感覺肚子有點餓了:「小李啊,跟我吃個飯吧,你不餓嗎?」

李成烈瞪了他一眼:「別倚老賣老」

金明洙無奈地搖搖頭:「那行吧,你送我回去吧」他本來打算跟李成烈吃頓飯,緩解一下氣氛,因為李成烈如果知道他跟李立江提議斷了他的資金來源,肯定會暴跳如雷,他還是有點擔憂的。

李成烈以最快的速度把金明洙送回了家。

下車之前,金明洙道:「八點半上班,你七點鐘到我家接我」

李成烈皺眉道:「你去那麽早幹什麽」他並非起不來,他每天五點都起床跑步,有時候回去還睡一會兒,但是七八點多保證已經醒了,多年在部隊養成的習慣,讓他根本不會懶床,但是他不想那麽早就見到金明洙。

「從我家開到公司,計算進堵車預留的時間,大概要四十分鐘,我還要到公司吃早餐,其實一點都不早,我是擔心你起不來,所以才把時間弄的寬裕點.....哎呀,我忘了問你,你家住哪兒?」

李成烈冷哼一聲:「不遠,七點就七點」

「好,明天見」

李成烈等著他下車。

金明洙剛打開車門:「哦,你把我買的東西給我搬上去吧,我還要提電腦」

李成烈瞪大眼睛:「你他媽指使人上癮是不是?」

金明洙挺無辜的:「無論是身為助理還是身為司機,這都是你該做的,你這孩子真是什麽都不懂啊,多虧你生個好人家」

李成烈狠狠捶了下方向盤,金明洙這張嘴,能活活氣死他,他李成烈不整治整治這小子,他就改姓,媽的!

他憤然跳下車,從後座拿出金明洙的東西,連他的電腦包都一並拿上了,怒道:「走」

金明洙在背過身的一瞬間,微微一笑。

太嫩了,真好玩兒。

李成烈拎著金明洙買的所有東西,跟著他上了電梯。

打開房門後,屋裡一片黑暗寂靜,金明洙按下開關,客廳燈亮了起來。這是個兩室兩廳兩衛的中等戶型,地段極佳,很適合一個人住,裝修的很有品位,房子乾淨的可謂一塵不染,但是顯得特別冷清,就好像沒人住似的。

李成烈皺了皺眉:「你沒結婚?」

金明洙笑道:「離了」

李成烈嗤笑一聲:「我猜也是,你這種人太會裝,女人再蠢,早晚也看得清你是什麽人」

金明洙歪著腦袋想了想:「別說,你說得還挺有道理」

李成烈把東西扔到地上:「沒事兒了吧大領導」

「你都不餓嗎?」金明洙脫下外衣:「我做飯挺好吃的,不嘗嘗?」

「你這一鞭子一顆糖使得挺順溜啊,當我是傻子?」

金明洙無奈地說:「怎麽說我也是長輩,不會跟你一般見識的」

李成烈瞪了他一眼:「留著自己吃吧」說完轉身走了。

金明洙聳了聳肩,好像這小子也沒自己想得那麽笨,真不好對付啊。
 
第二天一大早,金明洙七點鐘準時下樓了,李成烈的車果然停在地下停車場,就在他們昨天下車的地方等著,正靠著車門抽煙。

他身上穿著昨天買的一套西裝,寬肩長腿,肌肉結實修長,往那兒一站跟西裝海報一樣。

金明洙笑著打招呼:「小李,早啊」

李成烈擡頭看了一眼,掐滅了煙頭,轉身上了車。

「來的挺早的嘛,你吃飯了嗎?」

「沒有」

「我問過老趙了,公司有早餐,還挺豐盛的,以後去公司吃吧」金明洙一伸手打開了車載廣播,調到了新聞頻道。

李成烈瞥了他一眼,沒說話。

金明洙用餘光掃了他一眼,心想李立江肯定還沒找他談,不然這小子不會這麽平靜的。他試探地問道:「回家又沒有跟李董交流一下上班的感受啊」

李成烈看也沒看他:「我不跟他住一起」

「哦,你平均多久回家一趟?我父母在外地,我每隔一兩個月都回去看看,你離得這麽近,一定要多回家走走」

李成烈皺眉道:「你這麽這麽羅嗦」

金明洙瞇起眼睛:「我這是對你負責」

李成烈黑著一張臉,一大早就要跟見到金明洙,他的心情糟透了,偏偏金明洙還不停地說話、不停地說話,他真想拿什麽東西堵上那張嘴。

到公司之後,金明洙往椅子裡一坐,對正要去吃早餐的李成烈說:「給我打一份早餐上來,粥要稀一點,我不愛吃雞蛋,如果有麵條就不要粥了」

李成烈頓了頓,回身狠狠瞪了他一眼,帶著一肚子火氣下樓了。

他自己現在樓下慢悠悠地吃完了早餐,然後才把金明洙的打上,拎著往樓上走。這時候,他的手機響了,他拿出來一看,是他一個發小彭放,比他大兩歲,從小跟他臭味相投,可惜這小子不願意吃苦,死活不跟他去部隊,現在自己做生意呢,倒也有聲有色的。

李成烈按下通話鍵:「喂,彭放」

「李成烈,幹嘛呢?」

「上班兒」

「上班兒?沒聽錯吧,你上哪門子班?你不是一心想回去開大炮嗎」

「開個屁的大炮,大炮能開嗎,我被我老子逼著來他公司上班」

「哈哈哈哈,有意思,在哪兒呢?哥去圍觀圍觀」

「滾,我幹不了多久」

「我看你也幹不了多久,但是你爸能讓你走嗎」

「嗯,我爸不讓我走,還找了個傻逼看著我,說起他就來氣,媽的」

「怎麽了?」

李成烈正一腦門子憋屈,忍不住就把金明洙的事大致說了。

彭放在那邊兒笑得直揉肚子:「這人有兩下子啊,膽子不小,咱原大少也敢招惹,肯定是從來沒挨過揍,不知道什麽滋味兒,要不我幫你教訓教訓他」

「不用,我答應我爸了,我不跟他動手,這小子最能裝樣子,我就不信抓不到他的把柄,我李成烈要是治不了他,他就跟他姓」

彭放還在哪兒邊哈哈直笑:「太有意思了。不過說真的啊,李成烈,你想再回部隊,已經不現實了,你那文件是板上釘釘的,誰敢逆著你爸幫你回去?你就沒想想以後怎麽辦嗎?」

「我知道,別跟我說這個了,心煩」

「不是,心煩也不能不說啊,你還不如接受現實算了,其實下海沒什麽不好,花花世界精彩喲」

「再說吧,也許哪天睡醒了我就想通了,現在別勸我,誰勸我我跟誰急」

「行行行,驢脾氣,晚上跟我吃飯吧」

「行,地點發我手機上」

「好嘞」

掛上電話,李成烈想起來早餐還在他手裡,這一前一後的耽擱,眼看八點半了,李成烈巴不得自己走得再慢點兒,餓死金明洙得了。

回到金明洙辦公室,金明洙正在跟一個經理談話,他看了李成烈一樣,用眼神示意他出去。

李成烈把早餐往茶几上一放,坐到他的辦公室前,開始玩遊戲。

過了半個多小時,那個經理出去了,金明洙在裡面叫道:「小李,進來」

李成烈拿起桌上的耳機塞進了耳朵裡,繼續打他的遊戲。

金明洙叫了兩聲沒反應,打開門一看,李成烈正專註地玩兒著CS。金明洙上去把他的耳機拽了下來:「進來,再不進來我扯網線了」

李成烈不耐煩地看了他一眼:「幹什麽」

「進來」

李成烈被他煩得都不行了,起身氣勢洶洶地進了辦公室。

金明洙打開早餐,一邊吃一邊說:「你今天早上打卡了嗎?」

李成烈一拳捶在桌子上,湯水撒了出來,還好金明洙躲得及時,要不肯定滴到他褲子上。他搖了搖頭:「年輕人,真是氣盛」

李成烈咬牙道:「你他媽成天找茬,累不累?」

「我沒有找茬,我要求公司每個人遵守規章制度,你我都不例外,當然,我不需要打卡,但是你要,否則按遲到處理。李成烈,我不是在跟你開玩笑,其實那天那些話,我是說給你聽的,你曾經當過兵,我相信你是非常有組織有紀律的,你做不到的唯一原因就是因為你不願意做,你排斥這個地方。但是我不管你心裡怎麽想,你都不能破壞規則,如果我給你破了例,我就該給所有人破例,所以,沒人能破例」金明洙看了看表:「現在去打卡吧,遲到不算久,一小時內扣.....五十塊吧。另外,以後早餐要在我到公司後二十分鐘內送上來,你不吃也要讓我先吃,一點規矩都不懂」

李成烈拳頭窩得咯咯響,真想把他拎起來狠削一頓。沒來沒有人敢這麽一二再再而三地激怒他,這個姓金的是不是瞅準了他不願意動手,就越發得寸進尺?李成烈簡直把一輩子的忍耐力都用在金明洙身上了,他都懷疑自己還能忍多久。

金明洙擡頭看了他一眼:「愣著幹什麽,去打卡啊」

李成烈克制著弄死他的衝動,在自己爆發之前走了。

金明洙等他走後,暗暗鬆了口氣。他好像每天都在挑戰李成烈的底線,但是每次都成功了,其實這樣也不好,他本來只是希望李成烈氣急了揍他兩下,他跟李立江告個狀,把兒子領回家,完事兒。結果現在李成烈既沒有平心靜氣下來的兆頭,卻也一直沒有動手,反而在忍,他真擔心這麽忍下去,有一天爆發出來會比較嚴重。

如果事情能和平解決,他還是不想挨揍的,可是李成烈這小子心氣太高了,完全把在公司工作這件事當成了跟自己的利益理想背道而馳的事情,甚至是阻擋了自己前進的一大障礙,因此心存嚴重的厭惡,一時半會兒根本無法扭轉他這種想法,他金明洙又不是催眠的,怎麽能憑這樣生硬的接觸就讓李成烈放下成見呢?李立江真是能給他找麻煩。

公司的人辦事效率很快,當天下午,就把考勤制度的初稿拿給他過目了。新官上任,等於改朝換代,大家都會積極表現,以爭取在新領導面前留下好印象。

金明洙把稿子仔仔細細看了一遍,提了些意見,讓撰寫的人馬上回去改,爭取今天下午就發出來,只有發出來,才能真正實施,否則就是不教而誅。

那個文員改完給金明洙核稿之後,在公司的郵件系統裡下發了,各個部門也都發了紙質的,讓他們學習。金明洙特意打開門,遞給李成烈一份:「考勤規定出來了,以後嚴格遵照實行,有違規行為一律處罰,仔細點看」

李成烈拽過來直接扔進垃圾桶裡。

金明洙又加了一句:「公司郵箱裡有電子版,跟自身利益相關的東西,還是要看看的」

見李成烈不理他,金明洙也不覺得尷尬,自顧自地說:「你下午跟著老趙去趟4S店,聽說給我配的車提前到了,去檢查一下,沒問題就開回來,明天開始換那輛車。

李成烈冷哼道:「有手有腳你不會自己開車」

「如果需要我開車,還聘司機幹什麽,這是你工作的一部分,去跟老趙打個招呼,把該帶的東西都帶上,做事仔細點」

金明洙進屋後,李成烈抱胸坐在座位上,想著怎麽整治金明洙。

倆人接觸太短了,也不知道能抓到他什麽把柄.....如果不是顧忌他爸,他有一萬個法子讓金明洙跪著求他。

李成烈煩躁地扒了扒頭髮,真他媽憋屈。

下午和老找把那輛奧迪商務車提出來,已經快下班了。正好金明洙拎著電腦包出來了,看到他們就問道:「車到了?」

老趙把鑰匙遞給李成烈:「金總,到了,您下去看看」

「行,正好下班回家了,小李,走了」說完大步流星地下了樓。

金明洙對公司給他配什麽車並不在意,反正又不是他的,只要能匹配他的身份就夠了,所以下樓也沒多看,直接就上車了,讓李成烈送他回家。

今天趙媛要找他吃飯,他還得回家換套衣服。

雖然倆人離婚多年,可關係一直保持得不錯,每年都會見上幾面。

李成烈送他回家之後就離開了,他晚上和彭放還有幾個哥們兒約了吃飯,吃完飯還要去一個哥們兒的新泡上的小情開的酒吧捧捧場,想到今晚可以喝個痛快,發發牢騷,他心情好了不少。

金明洙收拾好後,開著自己的車出門了,這個時候,李成烈正在某個酒店跟幾個哥們兒拼酒。

金明洙比約定時間早了十分鐘到達餐廳,沒想到趙媛已經等在那裡了。

他笑著走了過去,倆人親密地相擁了一下,他道:「你怎麽這麽早就來了?」

「我剛下飛機,直接從機場過來的,沒回家」

「哦,去哪兒了?」

「去了趟裴濟,很漂亮的地方,有空去玩玩兒吧」趙媛撥弄了一下頭髮,她長得並不算很美麗,但非常有韻味,是那種男人看了會忍不住想要在她面前表現得更好的女性類型。

金明洙笑道:「一定」他從口袋裡掏出一個絨布小盒子:「有大半年沒見了,送你的」

趙媛笑著打開盒子,是一對鑽石耳釘,精巧漂亮,一看就價值不菲。趙媛笑看了他一眼:「你是我見過最貼心的男人了,可惜你不喜歡女人」

金明洙笑著搖了搖頭:「誰說的,我就很喜歡你,你又聰明又性感」他說的是實話,趙媛確實是非常喜歡的一個女人,那種喜歡,嚴格來說應該叫做欣賞。

說出來恐怕沒人相信,他小時候是個挺靦腆的人,從來不敢跟女孩子接觸,大學學的又是石油化工,班上一個女的都沒有,直到他參加工作,都沒有什麽機會接觸女性。那個時候,他是真的不知道,他跟別人不一樣,他對女性,是沒有情愛方面的興趣的。

後來他父母著急,催他結婚,趙媛又適時地出現了,並且主動追了他,他實在挑不出趙媛的任何毛病,他覺得一輩子大概就是這樣的,碰到合適的人結婚,每個人都是這樣的,何況他碰到的還是很多男人嚮往的趙媛。也許是他覺得時候到了,也許男人的虛榮心在作祟,於是他稀裡糊塗地就結婚了。

那時候他才二十四。

結婚之後,他們才發現出了大問題。

隨之而來的,是他工作上的調動,他開始從事人事、行政方面的工作,視野開闊了,接觸的人多了,他也慢慢變得健談,慢慢發現了這個世界上很多他以前沒有碰觸過的事物。

在他們結婚一年多,磕磕絆絆,不太愉快的一年多後,倆人都意識到是他的性向出了問題。

意識到這一點的金明洙非常愧疚,同時也很惶恐,而趙媛則是乾脆利落地把婚離了。

趙媛是個聰明獨立的女性,倒沒怎麽怪金明洙,但多年來金明洙對她充滿了愧疚,趙媛一直沒有結婚,他就持續付了六年的贍養費,如果趙媛一直不結婚,他就打算付一輩子了。

趙媛嘆了口氣:「你現在會討人歡心了,卻沒以前可愛了。我第一次見你的時候,你還是個工程師,跟女孩子說話只敢看人家的鞋,沒想到啊,七八年的時間,你就修煉成這樣了」

「形勢逼人強啊,如果我還是那個不愛說話的工程師,早不知道被人擠兌到哪兒去了,比如扔到哪個犄角旮旯鑽油井,一二十年回不來,一想到這個,我就覺得改變一下也沒什麽不好」

趙媛撲哧笑了起來:「對了,聽說你辭職了,你真的去了李立江的公司?」

「對,我考慮了一年多,終於決定換一個環境了,繼續在原來的公司呆著,我多能預見我十年、二十年後是什麽樣子了」

「可以想象」趙媛點點頭:「哎呀,咱們還沒點菜呢,趕緊吃飯吧,我都餓了」

金明洙揮手找來了服務員。

李成烈跟朋友吃飯的時候,因為穿著一身板板整整的西裝而被嘲笑了兩個小時,把他鬱悶得不行。李大公子從小就跟個地痞小流氓似的,這身西裝他穿著雖然好看,但是熟悉他的人怎麽都覺得奇怪,不趁這個機會笑話他,更待何時。

幾人吃完飯後,烏子昂就準備帶大家去酒吧。他新泡上一個模特,長得特漂亮,烏子昂為了追她,特地給她盤下一個酒吧,最近酒吧裝修了一番之後重開業了,大家左右閒著,就打算去捧捧場。

那個酒吧在三裡屯一帶,面積不大,但是地段好,生意一直比較熱,周圍全是各形各色的大小酒吧,很聚人氣。

一行人開了三輛車,很快就到地方了。

烏子昂讓保安去給他們停車,招呼著幾個太子黨往裡走。

這時候,李成烈餘光在街上掃過,突然感覺一個熟悉的身影進入了他的視線裡。他猛地回頭,竟然看到停在對街的一輛保時捷上下來一個人。

是金明洙。

李成烈皺起眉,下意識地往彭放身後站去。

彭放奇怪地看了他一眼:「走啊,呆著幹嘛,站街啊」

烏子昂大笑起來,摟著那模特的腰親密地說:「靜兒,你說長成咱們李少這樣的,一晚上怎麽也得萬八千的吧」

那模特性格特別辣,毫不金忌地說:「要是李少這樣的,一晚上百萬都有人出」

一群人都笑了起來。

李成烈沒空搭理他們說了什麽,眼睛一直盯著金明洙。

金明洙果然是一個人,下了車之後往前走了一段路,進了一個酒吧。

眾人也發現了他的目光,但是天太黑,今天是星期五,三裡屯來來往往人又多,根本無法確定李成烈在看誰。

彭放用手肘撞了撞他:「兄弟,看哪個美女呢?讓我也欣賞欣賞啊」

「滾滾滾,別擋著我」直到金明洙進了酒吧,李成烈才把視線收回來。

「嘿,你往我身後站,說我擋著你,真不講理,不是,你到底看什麽呢你」

「看個人」

「誰啊?熟人?你熟人不就我熟人,哪兒呢?去打個招呼」

「進酒吧了」

「哪個酒吧?」

「那個」李成烈指了指斜對面。

靜兒看了一眼,曖昧地一笑:「那不GAY吧嗎,李少,你朋友是彎的啊」

李成烈一愣:「你說什麽?那個是GAY吧?」

「是啊」

李成烈皺了皺眉頭:「不太像啊」他還以為GAY吧怎麽也得跟其他酒吧不一樣點。

「總不能貼塊板子寫上「我是GAY吧」吧,我對這一帶熟悉,那就是個GAY吧,而且是高檔次的,一般人消費不起。聽說裡面的那個都是帶健康證釣凱子的」

李成烈慢慢露出了一個笑容,心裡得意不已。

金明洙,我他媽總算知道怎麽收拾你了。

金明洙跟趙媛吃完飯後,先送了趙媛回家。

吃飯的時候,趙媛告訴他,她最近遇上了一個人,感覺比較靠譜,再觀察一段時間,如果覺得合適,就結婚。

他很為趙媛高興。

不管是哪種喜歡,他都是喜歡過趙媛的,如果趙媛能夠找到一個會真心對待她的男人,他就能放下一件心頭大事。

同時,他感到有些寂寞。

自從知道自己的性向之後,他也嘗試著跟一些男孩子交往過,但是基本都是偷偷摸摸的,也沒有哪一次可以認真,或者長久。他不像那些很早就覺悟的同性戀,能有十多年的時間給心理足夠的緩衝時間,並且通過接觸同類來了解這個社會,了解自己,他幾乎是在很短的時間內被迫明白,然後馬上就面臨著婚姻失敗,處理父母、親戚、前妻關係等等一系列讓人頭痛的事情,那個時候,他的社會地位和人際關係已經成型和穩定,他當了二十多年的正常人,有一天突然發現自己其實是個「異類」,這比在年少時一無所有,沒什麽可以損失的時候知道這件事,對他的衝擊大多了。

他花了很長時間才接受這個事實,跟男人在一起時的那種激情確實讓他找到了正確的感覺,但是恐怕沒人會相信,他這個在外人眼裡性格穩如泰山的人,曾經有那麽幾年的時間,在感情問題上有多迷茫。

不過,他還是克服了那種恐慌和焦慮,也像他父母坦白了離婚的真相。他父母都是老師,雖然很保守,但是通情達理,他又是家裡的獨子,事業有成,這件事在沒有發生太大衝突的情況下就解決了,他也能平心靜氣地面對自己的性向。

在接受自己的不同之後,他感覺挺輕鬆的,也不再急著結婚什麽的,碰到合適的就約會幾次,不合適就分開,他身邊的男伴來來往往的,不算多,也有過那麽兩三個。

只是,過了三十歲之後,想要有段穩定感情的願望變得強烈了不少,所以聽到趙媛也需要結婚了,他又寬慰,又羨慕。

把趙媛送回家之後,難免覺得有些寂寞,就打算去他平時去的酒吧放鬆一下,碰上看著順眼的最好,至少能度過一個不錯的夜晚,如果沒有合眼緣的,就小酌一杯好回家睡覺。

這家酒吧的老闆他認識,是個音樂製片人,一個長得特別MAN的零號,還勾搭過他,可惜他不喜歡那種類型的,他喜歡嫩點兒的男孩子。

由於酒吧消費高,員工福利好,這裡的員工流動性不大,裡面的酒保服務生什麽的,好幾個都認識他。他進去之後直接坐在了吧台,一個酒保看到他,驚喜地說:「哥,你好長時間沒來了,忙什麽呢」

金明洙笑道:「忙工作唄,還能忙什麽」

「了解了解,還是老樣子?」

「嗯,就一杯」金明洙酒量挺好的,不過不嗜酒,也很有自制力。

另外一個小酒保跑來跟他聊天:「哥,我給你留意到一個,長得很好看哦,絕對是你喜歡的類型,用不用幫你牽牽線?」

金明洙挑了挑眉:「哪一個?讓我看看」

順著小酒保的目光看去,果然看到一個少年坐在斜對面的卡座裡,旁邊有三五個朋友,男女都有,幾人正在玩骰子。

長得確實挺好的,眉清目秀,頭髮看上去很軟,是他喜歡的那一款。

小酒保邀功地看著他。

金明洙笑了笑,從錢包裡掏出兩張紙幣,塞進他上衣兜裡:「去吧」

小酒保俐落地調了一杯酒,端著托盤就過去了。

金明洙側坐著,默默地看著那個男孩子。

小酒保放下酒後,在他耳邊說了什麽,那男孩子擡起頭來。金明洙能明顯看到那男孩兒看到他的一瞬間,眼睛亮了亮。

金明洙自嘲地想,今晚不用獨守空閨了。

那男孩子站了起來,朝他走了過來。

金明洙拍了拍他旁邊一個人的肩膀,笑道:「兄弟,給讓個座成嗎?」

那人看了他一眼,做出一個明白的手勢,端著酒走了。

那男孩兒大大方方地做到了他旁邊:「帥哥你好,我叫小陽」

「叫我哥吧,你幾歲了?」

「二十一」

金明洙笑道:「真年輕,上學嗎?」

「是啊,就在附近,你呢?」

「也在這附近,工作」

小陽一笑,露出兩個虎牙,看上去真可口。

金明洙放下酒杯,湊到他耳邊說:「咱們不在這兒浪費時間了,行嗎?」

小陽哈哈直笑,壓低聲音說:「但是我不去你家裡哦,這是我的原則」

「沒問題,我不帶人回家,附近的酒店隨你挑」金明洙甩下錢,優雅地做了一個請的姿勢。

小陽笑呵呵地跳下椅子,上去就抱住了他的胳膊。

倆人一邊聊天一邊往外走。金明洙的車就停在路邊,一會兒就走到了。

他給小陽拉開車門:「來,外邊兒冷,進來吧」

小陽剛要上車,倆人餘光中有什麽東西一閃,接近著小陽就被拎著脖領子拽到了一邊,把他嚇得叫了一聲。

金明洙猛地轉身,一下子撞上了李成烈那張滿帶戲謔的臉。

金明洙驚訝地看著他,李成烈歪著嘴角笑了笑:「金總,挺瀟灑啊,不到半夜就出來覓食」

被甩到一邊的小陽剛想發火,一看到李成烈那個頭,頓時不吭聲了。

金明洙迅速冷靜下來:「李成烈,你真是缺乏教養」他走到小陽身邊問道:「你沒摔著吧」

小陽委屈地搖了搖頭,敢怒不敢言。

「沒事就好,咱們走吧」金明洙想帶小陽趕緊走,李成烈卻擋在車門前,一只手搭在車門上,瞇著眼睛看著他們,金明洙皺眉看了李成烈一眼:「讓開」

「金總,怎麽說走就走呢,不用我送你回家嗎?」

「已經下班了,不需要」

「那怎麽成,你喝酒了吧?」

金明洙諷刺地說:「跟你比起來,我喝的就是白開水」隔得老遠他都能聞到李成烈身上的酒味兒。

「對了,上次你還說跟我拼酒呢,就今天吧」

金明洙皺起眉:「我沒空,你到底讓不讓開」

「我不讓,你打算怎麽辦?」

這完全就是找茬了。金明洙憋著一股火,想扇李成烈兩巴掌。這小兔崽子太他媽煩人了,還好不是他兒子。

小陽輕聲說:「我先回去了」

金明洙扶著他的腰:「別,我送你吧,我們打車」

說完他拉著小陽想去打車。

李成烈一個跨步上前,一把抓住了金明洙的胳膊,曖昧地低笑:「金總,以咱們倆的關係,你當著我的面找別的男人,合適嗎?」

金明洙身體一震。雖然抱著點兒期望,希望李成烈不要想歪,不過這樣的環境結合這樣的人,除非是傻子,不然不可能看不出來他和小陽是要幹什麽去。

儘管被李成烈知道了自己的性向,是個不小的麻煩,不過既然已經知道了,發愁也沒用,他迅速調整好心態,他不信自己應付不了李成烈。

他轉身笑道:「小李,你說我們倆是什麽關係來著?」

「金總,不帶這麽過河拆橋的,再說我還有問題想問你呢,你和他是什麽關係?」

「我們是朋友」

「哦,你的朋友都跟你挽著胳膊走路?」李成烈想到剛才的情景,忍不住笑了出來,金明洙不但是個GAY,還是個品味如此差勁的,這種娘了吧唧的小男孩兒,就是他喜歡的類型?

「是,我就喜歡和我的朋友挽著胳膊走路,道路這麽寬,擋不著你吧?」

李成烈露出惡劣地笑容:「我說擋得著就擋得著」他一伸手,推了小陽一把,換上一副兇惡的表情,厲聲道:「別他媽碰我的人,滾」

小陽嚇得轉身就跑了。

金明洙臉都綠了。

待續.....

創作者介紹

烈洙귀엽다-育珊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