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作者:語笑闌珊
 
主:烈洙 副:鮭魚/亞東
 
可能還有其他CP
 
長篇HE
 
文案:
 
金明洙是個好青年。 
 
某天,好青年的床頭出現了一個萌系怪獸! 
 
然後,一個血族流氓從天而降.....
 
從此,好青年的生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相處一段時間後.....
 
金明洙彆扭問:喂,你有沒有什麼特別想實現的願望? 
 
李成烈淡定答:有,給你破處。 
 
金明洙:.....
 
就是篇血族文...很歡樂,很酥麻...【我到底在說什麼】 
 
Part 1
 
C市是一座沿海城市,除了是商業中心,還是這個國家的秘密軍事基地。
 
城市的東南角,是一大片荒敗無人區,破舊的城堡上密密匝匝,被血色的薔薇花蔓延纏繞。不管這座城市如何擴建翻新,這一片城堡卻始終沒有被動過。
 
沒有人知道理由,只知道這片區域曾經是血族的地盤,在血族滅亡後,這裡也就成了禁地。
 
城市的最西邊,是一片新修的單身公寓,午夜時分,從公寓的27層,突然傳來一聲慘叫。
 
「啊啊啊啊啊你是什麽玩意?」金明洙縮在床角:「出出出去!」
 
在他對面的茶几上坐著一個古眉怪眼的小傢伙,看上去像是一條小胖蛇,卻又比蛇多長了四只小爪子,背上有鰭一樣的東西,腦袋有點大,眼睛水汪汪的。
 
「咕唧」小傢伙歪了歪腦袋,邁著四條小短腿想爬過來。
 
「我靠啊!」金明洙魂飛魄散,舉著手機滿屋子亂竄:「聖圭你你你趕緊下樓來我家有妖孽!」
 
「咪咻」小傢伙看出金明洙不太歡迎自己,於是蔫蔫的趴在桌子上不再亂動,自己蜷起來咬尾巴玩,並且時不時的瞄他一眼——好委屈。
 
十分鐘後,敲門聲響起,金明洙飛撲到門口涕淚橫流:「大大大哥你可算是來了我我我快被嚇死了!我臥室有恐龍啊恐龍!」
 
金聖圭鄙視的看他一眼,進臥室之後樂了,一個胖乎乎的小傢伙正用前爪兜著一個大蘋果,奮力的啃啃啃。
 
「它——它還偷吃我的蘋果!」金明洙泣不成聲。
 
「它是哪來的?」金聖圭把藏在自己身後的金明洙拖出來。
 
「我哪知道啊!」金明洙瘋狂的撞牆:「我正在睡覺就覺得屋子裡有動靜,醒來就看到它正在和我對視,我擦啊!長成這樣,娜美克星來的吧?」
 
「咕唧咕唧」小傢伙前爪太短,蘋果沒摁牢掉到了地上,急的嗷嗷亂叫,小心翼翼的蹭到茶几邊,小爪子扒著桌邊向下看了一眼,覺得有點頭暈目眩,於是委委屈屈的擡頭,眼裡淚光閃閃的看著屋子裡兩個身形巨大的生物——我要吃咩.....
 
「它居然會賣萌!」金明洙淚流滿面。
 
金聖圭走到跟前摸摸他的小爪子:「能不能聽懂我說話?」
 
「咕唧」小東西點點頭。
 
「肚子餓了?」
 
「咕唧!」
 
「以後我養著你好不好?」
 
「咕唧!!」
 
「跟我回家吧?」
 
小東西戀戀不捨的看了眼身後的水果筐,低著頭用左邊的小爪子蹭蹭右邊的小爪子。
 
金聖圭會意,一只手帶著小寵物,另一只手拎著金明洙的水果筐出了門。
 
金明洙悲悲切切的爬上床,打開電腦查這個小傢伙到底是什麽玩意,查了一晚上也沒查出來,最後抱著筆記本迷迷糊糊的睡過去,結果夢到自己被一群恐龍輪番踐踏,從噩夢驚醒後還沒來得及緩口氣,卻發現自己陷入了一個更大的噩夢中。
 
「你.....啊!!」金明洙狠命的咬自己的手,這是夢啊!這絕對是夢啊!為什麽自己身邊會躺著一個男人?!
 
「寶貝,早安」在他身側躺著的男人悠然的坐起來,頭髮如同漆黑的檀木,瞳仁裡卻閃著妖艷的紅。
 
「你你你是誰是怎麽進來的?!」金明洙隨手抓起桌子上的水果刀哆哆嗦嗦。
 
「我叫李成烈,飛進來的」
 
.....
 
金明洙覺得自己有點窒息
 
「我是來找CX389的,按照測試儀顯示的位置,他應該就落在你家」李成烈拍拍金明洙的腦袋:「寶貝兒,你有沒有看到?」
 
寶貝你老母!金明洙在心裡飆淚:「你到底是什麽人?」
 
「人?我不是人」李成烈一笑,隱隱露出尖尖的獠牙。
 
「.....血血血族?」金明洙瞪大眼睛。
 
「是」李成烈讚賞的點頭:「聰明」
 
「嗷!」金明洙捂著衣領縮到床腳。
 
真的有啊!自己的父親研究了一輩子血族也就只是在研究所裡摸摸乾屍標本,自己是走了什麽狗屎運,居然看到一個活的?
 
「別怕,我已經不吸血很久了」李成烈從床上坐起來。
 
「那那那你來我家幹什麽!」金明洙欲哭無淚。
 
「來找CX389」李成烈伸手:「寶貝,把它給我」
 
「我這真沒有!」金明洙聲淚俱下,剛想讓他自己搜查,突然腦子裡靈光一閃:「CX.....你是說那只恐龍?」
 
「恐龍?」李成烈失笑:「是它,哪去了?」
 
「樓上樓上!」金明洙伸著胳膊拼命往樓上指:「你的CX389被樓上的人撿走了,撿它的人叫金聖圭,男,未婚,28歲,人族,特警退役後自己開了家物流公司,喜歡吃四川泡菜和北京炸醬麵,金牛座,外表不茍言笑,其實經常偷偷穿性感內褲。我知道的都告訴你了你你你去找他吧好走不送」
 
「寶貝你真可愛」李成烈失笑,輕挑的捏起他的下巴,在他額頭上一吻:「改天我再來請你喝咖啡」
 
「不不不用了吧?」金明洙淚奔,剛想強調一下自己咖啡因過敏,李成烈就已經從窗戶裡鑽了出去。
 
真的是血族.....自己家住在二十七樓啊臥槽!
 
樓上,金聖圭正用小勺子給小傢伙餵牛奶,裡面加了細膩的蘋果泥,吃的小東西直打嗝。
 
「吃飽了?」金聖圭點點他的鼻子。
 
「咕唧」小傢伙拿胖乎乎的前爪擦擦嘴,伸出粉粉的舌頭舔舔金聖圭的手掌心。
 
呵.....金聖圭把他放在鍵盤邊,打算上網替他買一個小窩。
 
小傢伙懶洋洋的趴在一邊,剛閉上眼睛,突然又受驚般的睜開,拼命的往金聖圭胳膊邊爬。
 
「怎麽了?」金聖圭摸摸他的背鰭,眼睛向後一瞄,唇邊掛起一抹冷笑:「又想吃東西了,還是.....看到不好的東西了?」
 
身後傳來一陣笑聲,金聖圭轉身,就見門口靠著一個男人,黑衣黑髮,瞳仁如血。
 
「血族?」金聖圭挑眉。
 
「你不怕?」李成烈微訝。
 
「這個城市裡百分之三十都是血族,有什麽好怕的」金聖圭一笑:「只是閣下這麽囂張的血族,還真是第一次見」
 
自己在特警隊的時候,接觸過不少這個國家的機密,心裡清楚,其實生活遠比表面上看到的要複雜。
 
「我是來找它的」李成烈指指金聖圭手裡的小東西:「他是博士失敗的試驗品,我必須要帶回去」
 
「既然失敗了,那就送給我吧」金聖圭把小傢伙放到自己的肩頭。
 
「.....送你?」李成烈饒有興致的打量著這個特別的人類:「送你.....也可以,而且我還可以給它新鮮的血族血液,讓他變成人型,你覺得怎麽樣?」
 
「條件」金聖圭言簡意賅。
 
「沒條件」李成烈攤手:「就是欠我一個人情,以後還我,怎麽樣?」
 
「成交」金聖圭把小傢伙捧回自己手裡:「先告訴我,它到底是什麽?」
 
「我說了,失敗的試驗品」李成烈坐在窗台上:「血族有不少貴族都喜歡這種寵物少年,不過大都是貓族,博士想研究出一些別的品種,於是就造出了它,可惜基因排序的時候突然停了電,導致它智力有些低,本來是想著要銷毀的,誰知它逃跑的時候觸動了傳送器,所以才會掉到這裡」
 
「誰說它智力低的,不是還知道要逃跑嗎」金聖圭把小傢伙放在桌上:「變成人形後會是什麽樣子?」
 
「不知道,說不定會很醜哦,綠色的皮膚什麽的.....」李成烈惡作劇的威脅。
 
「那我也要見了才知道」金聖圭擡眼看著李成烈。
 
「你的脾氣一點都不好玩,比起樓下的小可愛來差遠了」李成烈誇張的嘆氣,拿獠牙咬破了自己的小手指,滴了幾滴血在小傢伙的嘴裡。
 
小傢伙嗚咽了兩聲,很快就蜷成一團睡著。
 
「最遲明早他就會變成人形了」李成烈舔舔手指上的血,傷口迅速愈合。
 
「多謝」金聖圭打開窗戶:「慢走」
 
「喂喂!」李成烈不滿。
 
「按照慣例,你口中的那個小可愛今天應該會去游泳」金聖圭指指樓下:「中午你可以和他一起去吃個牛排,然後再一起去游泳館,晚上說不定還能留宿在他家」
 
話還沒說完,就見李成烈從窗戶裡跳了出去。
 
想到金明洙崩潰抓狂的樣子,金聖圭頓時就覺得生活無比美好。
 
既然小傢伙明早就能變成人形,那也不用買小窩了,金聖圭小心翼翼的把他放到枕頭上,自己換了衣服,打算去國家圖書館拷貝一些關於血族的資料回來。
 
到車庫開了車,剛好看到李成烈正攬著金明洙往外走。
 
「聖圭!」正在掙扎中的金明洙看到金聖圭,激動度不亞於看到耶穌,掙開李成烈撒丫子就沖他奔了過來。
 
「玩的開心」金聖圭一腳油門踩下去,開著車揚長而去,狂奔的金明洙一個沒剎住,直挺挺的趴在了地上。
 
「姓金的!老子要把你的裸照貼滿全小區!」金明洙怒吼。
 
李成烈靠在樹上,看著灰頭土臉的金明洙笑的腸子打結。
 
幾百年沒出過血族的地盤,沒想到這次偶爾出來玩玩,居然就遇到了一個這麽可愛的傢伙。
 
這算是.....福利? 
 
「走吧寶貝兒,我們去吃牛排」李成烈把金明洙從地上拽起來。
 
金明洙甩開他的手:「你纏著我到底想幹什麽?」
 
「上床」李成烈言簡意賅。
 
「啥?!!」金明洙被森森震驚,覺得自己腦子裡嗡嗡響:「我沒胸也沒屁股,你為什麽要和我上床?
 
「呵」李成烈聞言失笑:「你以前沒被人上過?」
 
「呸!老子還是處男!啊不對,你TM才被人上過!」金明洙差點咬掉自己的舌頭。
 
「處男?」李成烈笑的更開心:「正好,我喜歡乾凈的」
 
「你.....變態!」金明洙崩潰,實在想不出還能用什麽詞來形容他。
 
「走吧寶貝兒,我們先去吃飯,然後回來做正事」李成烈伸手攬過他的肩膀。
 
「什麽正事?」金明洙虛弱的問道。
 
「給你破處」李成烈滿臉淡定。
 
此言一出,金少爺白眼一翻,終於成功的暈了過去。
 
醒來的時候已經是晚上,金明洙坐起來看看四周,熟悉的環境.....是自己家。
 
周圍安安靜靜的,那個色狼吸血鬼走了?
 
金明洙鬆了口氣,伸手打開了台燈。
 
「寶貝兒你醒了?」還沒等金明洙下床,臥室門口就突兀的出現一個人。
 
「啊!」金明洙崩潰:「你為什麽還沒走!!??」
 
「我走了誰照顧你?」李成烈上前拖過他的腰,抱著就往餐廳走:「你太虛弱,要多吃點東西」
 
金明洙抓狂:「虛弱你妹」四個字還沒蹦出來,就被眼前的一幕震的下巴掉落。
 
鏤空的桌布,水晶的燭台,銀色器皿裡的食物精緻的像是藝術品,一旁擺著剔透的高腳杯,裡面盛著暗紅色的液體。
 
「.....血?」金明洙臉色慘白。
 
「呵,是波爾多的葡萄酒」李成烈把他放在椅子上,體貼的替他圍好餐巾:「嘗嘗看」
 
金明洙猶豫的端過杯子嘗了一下,淡淡的酒精味混合著玫瑰和葡萄的香氣,有點澀也有點甜。
 
「寶貝兒你真可愛」李成烈彎腰親親他的側臉。
 
金明洙只覺得全身一僵,手裡的刀叉「啪」的掉在桌子上,本能的就想站起來。
 
李成烈見狀一愣,然後就幽幽的嘆了口氣,伸手壓住他的肩膀,讓他坐回到椅子上。
 
「別怕,你好好吃東西,我走就是了」吸血鬼滿臉的失落,卻還是強擠出一個笑臉:「對不起,嚇到你了」
 
「我.....」流氓突然改走煽情路線,金明洙有點手足無措。
 
「我沒惡意的,只是幾百年來一直一個人,不知道該怎麽和人相處」李成烈自嘲的笑笑:「謝謝你陪我的這幾個小時,再見」
 
「呃.....」金明洙有點內疚,這幾個小時自己一直在罵他,居然還被道謝。
 
「趕快吃飯吧,要不然要涼了」李成烈幫他把牛排切成小塊,纖長的白皙手指上,有紅色的刺目傷痕。
 
「你手怎麽了?」金明洙問他。
 
「哦,做飯的時候不小心」李成烈溫柔的笑笑。
 
「我幫你包一下吧」金明洙心裡五味雜陳。
 
「嗯,謝謝」李成烈滿臉感激。
 
金明洙拿來了藥箱,拿了紗布幫他包好手指。
 
患有完美強迫症的吸血鬼看著自己食指頂端那個歪七扭八的大紗布坨,嘴角不自覺的抽抽。
 
「包的有點難看,要不我帶你去樓下診所?」金明洙也覺得自己的作品有點慘不忍睹,於是小心翼翼的擡頭看李成烈,卻看到那雙紅色的眼睛裡,竟然有一層濛濛的水汽。
 
臥槽!哭,哭了?
 
「謝謝你」李成烈伸出手,把金明洙重重的抱進懷裡。
 
「不,不客氣,就就,舉手之勞」金明洙結結巴巴。
 
「從小我就被父母遺棄,大家都嫌棄我,誰都看不起我,幾百年來,你還是第一個關心我的人」李成烈聲音哽咽:「謝謝你」
 
「真的啊?」金明洙覺得鼻子發酸,這個吸血鬼真可憐。
 
「我沒惡意,就想找個人陪我說說話而已」李成烈放開金明洙:「你別討厭我,好不好?」
 
「好」金明洙傻乎乎的點頭。
 
「那我走了」李成烈舉著食指上的紗布坨笑笑:「回去我就讓他們看,我也是有人關心的。再見,小天使」
 
「喂你.....」金明洙話還沒說完,李成烈就已經從窗戶翻了出去,很快就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中。
 
拖著腳步回到桌邊,金明洙坐在椅子上看著滿滿的一桌菜發愣。
 
盤子裡的牛排煎的剛剛好,都被細心的切成了小塊,瓷盅裡盛著蛤蜊湯,為了不冷掉,還在下面放了小爐火。
 
人家幫你辛辛苦苦做了這麽一大堆東西,手都傷掉了,你還趕人家走!簡直就那傳說中的白眼狼!
 
金明洙在心裡罵自己,看看對面,也擺著一副餐具,只是動都沒動過。
 
那個吸血鬼一定很想有個人能陪他一起吃頓飯,這是一個多麽卑微而又樸素的夢想啊!自己卻連這個都沒有滿足他。
 
簡直是太殘忍了。
 
內疚的鋪天蓋地,自己真是沒人性!
 
臥槽啊徹夜難眠!
 
而此時在那片城堡區,悲情戲的主角正披著華麗的黑袍,靠坐在開滿薔薇的椅子上喝酒。
 
回想起剛才那個小傻子的表情,怎麽想怎麽搞笑。
 
也太好騙了吧?
 
第二天早上,金明洙頂著熊貓眼起床,晃上樓準備去金聖圭家蹭早餐,順便求安慰。
站在門口按了半天門鈴,才聽見有人來開門。
 
「我說你今天怎.....啊!!!!!!」金明洙尖叫:「你你你.....誰?!」
 
眼前的少年看上去大概十五六歲,黑色的短髮柔柔順順,眼睛乾凈的像小動物,鼻子小巧秀氣,嘴巴也是 
 
最淺淡的玫瑰色。
 
臥槽啊金聖圭是個變態!在屋子裡藏美少年!還不給美少年穿衣服!
 
少年像是被嚇到,眼睛瞪得大大的站在原地。
 
「嗷!」金明洙捂臉狂奔,扭頭卻撞到了一個人懷裡。
 
「你見鬼了?!」金聖圭皺眉。
 
「你屋子裡.....你太過分了你!」金明洙語無倫次。
 
「什麽?」金聖圭往自己屋子裡看了一眼,也是一愣。
 
「主人」少年怯怯的開口。
 
「嗷!你還玩角色扮演!簡直太惡趣味了!」金明洙吐血。
 
金聖圭哭笑不得,拎著金明洙扔到電梯裡,幫他按了27樓:「以後再跟你解釋」
 
回到家就見少年還站在原地,低著頭看著地板。
 
「怕我?」金聖圭隨手拿了件衣服披在他身上。
 
少年全身僵硬,動也不敢動。
 
「沒變成人形的時候不是膽子挺大的嗎?還追在我後面要蘋果吃」金聖圭失笑:「怎麽現在膽子倒這麽小了?」
 
小傢伙還是低著頭不說話。
 
「肚子餓不餓?」金聖圭也沒為難他。
 
「餓」小傢伙終於小聲的應了一句。
 
「呵.....走吧」金聖圭帶他進了臥室,幫他找了套自己的睡衣:「穿著吧,穿好後來餐廳吃飯」
 
到餐廳裡準備好早餐,就見小傢伙從臥室裡走了過來。
 
身上的衣服肥肥大大,褲子拖到地上一大截,還沒走兩步就被絆了一下,直直的跪趴在了地上。
 
「小心啊」金聖圭被嚇了一跳,趕緊上前把他抱起來檢查傷口。
 
還好地上鋪著地毯,除了膝蓋有些紅之外,也沒什麽大事。
 
「不知道把褲腿折起來?」金聖圭放了心,嘴裡忍不住埋怨。
 
「.....主人我錯了」小傢伙全身都在發抖:「你不要讓博士銷毀我」
 
「銷毀?」金聖圭一愣,伸手捏起他的下巴,就見他滿眼都是恐懼。
 
天,膽子怎麽這麽小?
 
「別怕,我不銷毀你」金聖圭抱著他坐到餐椅上:「吃飯好不好?」
 
「好」小傢伙確認自己不會被送去廢品車間後終於放心,乖順的張開嘴。
 
「餵你?!」金聖圭好氣又好笑:「自己吃」
 
「主人.....」小傢伙尾音軟軟的,有點像撒嬌。
 
金聖圭有些無奈,原本只是好奇,外帶想再多研究一些有關血族的事情,所以才會留下這個小東西,沒想到居然這麽麻煩,膽子小的要命也就罷了,怎麽連飯也不肯自己吃?
 
「主人」小傢伙很委屈。
 
肚子好餓。
 
金聖圭哭笑不得,只得拿勺子餵他吃飯。
 
小東西瘦的要命,胃口卻好的嚇人,一連吃了兩碗燕麥粥,半個蘋果,一個三明治,還在盯著草莓蛋糕咽口水。
 
「那些吸血鬼不給你吃飯?」金聖圭一邊餵他吃蛋糕一點好笑的問他。
 
「.....我是殘次品,沒有資格吃食物」小傢伙聲音小小的。
 
金聖圭一愣,抱著他的左臂不由自主緊了些。
 
「主人」小傢伙怯怯的伸手抱住他的腰,努力想和他親暱一些:「謝謝你不嫌我是廢品」
 
「.....」
 
當了十年的特種兵,目睹了太多的殺戮和鮮血,金聖圭的神經早就被磨的堅韌無比,最看不起的就是怯懦的男人。
 
可是不知道為什麽,懷裡這個一直在發抖的少年,自己卻是一點都不嫌棄。
 
「你有沒有名字?」金聖圭輕聲問他。
 
「沒有」小傢伙搖頭。
 
「那.....叫你南優鉉好不好?」金聖圭擦掉他嘴角的一點奶油。
 
「南優鉉?」晨光下,小傢伙的笑容閃閃亮亮:「謝謝主人」
 
呵.....
 
金聖圭捏捏他的鼻子。
 
自己好像,撿到寶貝了。
 
待續.....
創作者介紹

烈洙귀엽다-育珊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