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份的時候,李媽回來了。事先沒有打招呼,所以酥酥開門的時候嚇了一大跳,接著就跳了上去抱住了李媽:「媽媽,媽媽」不停地叫。
 
李媽笑著摸著他的頭說:「怎麼一點都沒長大啊,不過可是越來越俊了」鞏志也在門口,這次兩人一起來的。鞏志正好來北京辦一點事,李媽說她也要去看看李成烈,陪著他完成高考。
 
「你哥呢?還沒回來嗎?」李媽提著重重的東西進屋,發現李成烈不在。
 
「他要很晚才回來,最近他們有好多事要做。哥哥很累的」酥酥坐在李媽旁邊說。
 
「哦!那你有沒有聽你哥哥的話?」
 
酥酥趕緊點頭:「我可聽話了!」
 
李媽笑了,轉頭看看屋子,基本上沒有太大的變化。鞏志在旁邊問她累不累,李媽說一回到家什麼都不累了。這是鞏志第一次來到李成烈的家,也是李世和自己愛人的家。
 
他站起身,朝四周看了看,發現了電視旁邊一個精裝的盒子,很歐式的風格,在屋子裡特別顯眼,一下子就吸引了他。他很好奇,問李媽可不可以打開看看,李媽說你想看就看吧,那是李世留下來的東西。
 
鞏志打開那個盒子,裡面放著一支手錶,已經停了。不知停在哪年哪一月了,他記得,那是他掙的第一份工資給李世買的,樣式在當時還算獨特,價錢放現在已經是很廉價了。不過他沒想到李世一直留著,還放到這麼好的盒子裡保存,這讓他莫名的傷感,明明是一段很好的感情,為何就落到反目成仇的地步。想想自己已經有3年沒有見到過他了,想必依舊是風流不減當年吧!
 
「媽,你回來怎麼不給我打聲招呼啊?我好去接你」說話聲打斷了鞏志的思路,李成烈回來了,李媽趕緊拉過來看,雖然幾個月前來過一次,但是自己的孩子幾天沒見也覺得到處都是變化。
 
「瘦了吧?是吃不好還是學習太累了?快讓我看看」
 
李媽還像李成烈小時候一樣地摸著他看,弄得他特別不好意思。連連說:「媽,我都長這麼大了。您別滿處都摸」
 
一句話逗得鞏志都想笑,李成烈看了鞏志一眼,禮貌地說:「叔叔好!」鞏志笑著回禮。樣子很是平易近人。
 
「今天晚上我們全家出去吃飯吧?現在北京有沒有新開什麼好的酒店?」李媽問李成烈。
 
「有,安立路新開了一個,不知道怎麼樣,去吃吃看吧!」李成烈提議。
 
「好!好!好」李媽還沒回話,酥酥跳著拍起手來。李成烈使勁拍了他的腦袋一下,酥酥立馬不鬧了,委屈地看著李媽。
 
李媽連忙給他揉了揉,笑著哄他,假裝生氣地對李成烈說:「你再欺負我們酥酥試試?」酥酥牛氣地衝李成烈做了一個鬼臉,李成烈瞪了他一下,沒理他。
 
收拾好東西,四個人就往酒店前進。這個新開的酒店規模夠大,裝飾也不錯,相信裡面的菜色應該也不錯。
 
穿過大廳去服務台訂房間的時候,李媽見到了一個人,臉色稍微變了變,鞏志也看到了。真的很巧,竟然在這裡碰到李世。李媽轉過頭,打算無視。鞏志想去打招呼,卻被她攔住了,示意不要自己去招惹他。
 
「爸!」李成烈遠遠地叫了一聲。
 
李世朝這邊一看,發現了他們。愣了一下,還是走了過來。他的身邊跟著的是厲中信,很壓人的一種感覺,凸顯得李世倒顯得還比較平和。
 
「很巧啊!兒子,好久不見了,你也不去找我,我都想你了」李世笑著拍李成烈的肩膀,並沒有看旁邊的李媽和鞏志。
 
「李世,好久不見!你.....還好吧?」鞏志很友好地和李世打招呼。
 
李世轉頭看了他一眼,有些疑惑的說:「你.....哦,我想起來了,你叫那個鞏志是吧?」
 
鞏志愣了一下,一想自己可能是變化太大了,再說也這麼多年過去了,他認不出也是應該的。就有點尷尬地笑著點了點頭。
 
「祝你們全家吃的愉快,我就不打擾了,我還有事,先走一步。兒子,越長越帥了啊!」李世朝李成烈擺了一下手,隨著厲中信走了。
 
李成烈看了看李媽,不知道為什麼心裡莫名地有點堵。特別是聽到李世說的另一句話,就算他再怎麼不負責任,對於李成烈來說,他依舊是他爸爸,身上流著的是他的血,怎麼也改變不了的事實。不過他很驚異爸爸今天並沒有做出什麼反應,開始他還擔心氣氛會緊張,沒想到李世除了忽視李媽以外別的都很好,好像這一切和他一點關係都沒有。
 
李成烈這3年來看見他爸爸變得頻繁了。他感覺他的爸爸變了,具體哪變了,他也說不出來,剛才看見厲中信看爸爸的眼神覺得很奇怪。他們轉過身的時候厲中信搭著李世的肩膀,雖然這在平時看著很正常,但是放到這卻覺得有一點說不出來的味道,也許是自己想多了吧!
 
一頓飯吃的還算愉快,李成烈還喝了不少酒,不過李媽也沒有怎麼阻攔,畢竟他已經不是5年前那個孩子了。李媽相信他自己有自己的原則。酥酥坐在桌子上就一心一意地吃飯,有時候發現一個菜很好吃也會仔細看看它是用什麼做的。李成烈偶爾也會習慣性的給酥酥夾一些菜,李媽看他們哥倆關係這麼好心裡很高興。
 
李媽本想等李成烈高考完了再回去,結果杭州那裡出了一些事情,鞏志事情都沒辦完就往回趕,李成烈感覺應該是很急的事情,就叫李媽和他一起回去。
 
李媽拗不過李成烈,只好抱歉的對李成烈說:「媽真對不起你,這麼重要的日子竟然都不陪你。兒子一定要好好考。媽相信你」李成烈說沒關係,就送李媽回去了。
 
高考那天,考場外面擠滿了人,李成烈被分到了另外一個學校考,離本校有一點遠,所以他也沒有和誰在一起。考試感覺還算順利,題偏難,不過對於李成烈來說也沒有什麼。走出考場的時候他鬆了一口氣,終於考完了。雖然沒覺得高三有多麼累,但至少大學可以做很多自己想做的事情。
 
考場外面現在正擠,一些家長都在外面等孩子,那表情比自己高考的人還緊張。手上還拿著一些東西,估計是孩子早上吃完的,可見他們一直都沒有離開。李成烈知道自己一時半會也擠不出去,就找了一個涼快的地方坐著。
 
就在這時,李成烈看見遠處酥酥朝這裡跑了過來,嚇了一跳,他懷疑是自己看錯了。等酥酥走進了才發現真的是他。
 
「哥哥,我來接你了!」酥酥滿頭是汗,外面天氣很熱,看樣子他來了好久了,衣服全濕透了。李成烈看看堵在外面的人群,納悶酥酥是怎麼進來的。
 
「你怎麼進來的?門口不是現在還堵著嗎!」
 
「我從那邊的護欄裡鑽過來的,就我能鑽過來,因為那縫太窄了」酥酥興奮地說。
 
「你來幹什麼?今天不是有課嗎?」李成烈的臉馬上變得陰沉。
 
「我.....不是高考都要有人陪才能考好嗎?我不是故意逃課的,我跟老師請假了,說我肚子疼」酥酥看見李成烈的臉,越說聲音越小,頭也低了下去。
 
「行了,沒什麼人了。下次記得別隨便逃課啊!要不回家你就等著挨揍吧你!」酥酥這才抬起頭來,李成烈幫他擦了擦汗,嘴上雖不表示,但是心裡還是一陣感動,他都沒有想過會有人來陪他考試,這麼熱的天就算酥酥自己能鑽過來,也應該和別人擠了很長時間,也不知道他是怎麼過來的。一想起酥酥那麼小的身軀奮力地穿梭在人海裡,李成烈的心底就泛起一股暖意。
 
李成烈報的幾所大學都是北京的,這樣一來回家就方便了。酥酥一個人雖然是什麼都會,但是李成烈也覺得他還不能自己一個人生活,自己雖然平時都是酥酥照顧著,但是歸根到底他還是一個孩子,思想上還很幼稚,還需要人管,更重要的是李成烈不知道自己離開了酥酥能不能生活。
 
最後李成烈被對外經貿大學錄取了,這個結果他還算滿意,李媽聽到這個消息更是高興。上次她回去是因為鞏志的父親病危,現在病情基本上已經穩定,但是生活已經不能自理,需要人照顧。李成烈讓李媽放心,一切他自己都能打理好。讓她安心的在那邊盡媳婦的孝道。李媽感覺李成烈真的是長大了,與曾經那個囂張,任性的孩子相比真的是判若兩人。
 
杜攻被一所北京的大學錄取了,雖然是二流學校,但對於他自身來說已經很滿足了,關鍵是終於自由了。
 
自從臨鋪的哥們說完他有戀童癖之後,杜攻上網查了一些關於這方面的資料,當杜攻知道戀童癖的解釋大概就是說以兒童為對象獲得性滿足的一種性變態的時候,著實嚇了杜攻一大跳。不過他也放了心。他對酥酥的感情遠沒上升到如此之罪惡的高度。頂多也就是有時候捏幾下,其餘時候他自認自己對酥酥還是單純的疼愛。
 
酥酥過了這個暑假就要升到初一了,馬上就要從一個小學生蛻變成為一個中學生。他將就讀的中學是北京很不錯的中學,就是離家遠了一點。李成烈給他申請了住校,酥酥當然不願意離開李成烈去住學校,對李成烈軟磨硬泡,什麼方法都用盡了,但都不能讓李成烈動容。最後還是乖乖地服從了組織上的安排。
 
「哥哥,你是不是早就不想要我了?所以讓我去住校,這樣你就看不到我了」酥酥當天一直在鍥而不捨地問。
 
「不是,是因為我剛上大學事情比較多,可能回家不是很方便,你一個人在家我不放心」李成烈還算有耐心地回答。
 
「不對,你就是不想再看見我了,你一直都煩我」酥酥撅著小嘴抗議。
 
「那學校離家那麼遠你不住校以後怎麼上學啊?難道你要整天起那麼早去搭計程車或者騎自行車去嗎?」李成烈說。
 
「你就是故意給我找個遠一點的學校,難後我就必須得住校,你就把我支開了」酥酥還是不甘心,一心認死理。
 
李成烈的耐性馬上就要耗盡了,又說了很多,酥酥還是不依不饒的。他最後終於爆發出來:「我就是看你煩,想把你轟走怎麼樣?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我看我最近是給你好臉了是吧?事越來越多了」
 
酥酥這回終於安靜了,滿臉受傷地跑到廚房叮叮噹當地去做飯,他自己買的小圍裙他也沒有繫,弄得渾身都是麵。一邊做還一邊在廚房裡哼哼,不知道自己在嘟噥什麼。
 
酥酥每次心情不好都會去擀麵條,擀好了之後就去調滷料。第一個是因為擀麵條消耗時間,第二個是因為他可以做出不同作料,不同味道的滷。有時候一碗麵條端上去後,再擺上五顏六色的滷汁,酥酥就會覺得很有成就感,大部分的憂愁都會被這種心情衝散。
 
所以李成烈家裡的冰箱裝的都是這些原材料,別的孩子去超市買東西推著的車裡裝的都是一些零食,巧克力,玩具什麼的,唯獨酥酥去超市買的都是一些作料,蔬菜,居家用品。這些東西李成烈都懶得去買,酥酥每次去收銀台,那裡的小姐都以為旁邊得跟個媽媽什麼的,看見這麼個小孩兒買了這麼一大堆這種東西都很詫異,結果到了最後還是看到這個小孩兒自己把大兜子,小兜子的東西抬走。
 
李成烈追進廚房,看到酥酥又在那把東西故意摔出很大的聲音來發洩心中的不滿。
 
「你幹什麼?又做麵條?我不想吃了!」李成烈倚在門口看著他。
 
「我不是做給你吃的,你不吃我吃,以後我走了你吃都吃不到了!哼!」酥酥抓了一把麵狠狠揉進碗裡。
 
「呦!我們的李明洙大人生氣了,可否告訴小的您是為什麼生氣啊?」李成烈故意氣他。
 
「大人生氣是因為小的非要讓大人住校,大人不想住!」酥酥背著李成烈說。
 
「讓你住校是為了你好,一天到晚在家待著都快變成童養媳了,你看看你一天到晚都在幹什麼?除了做飯就是洗衣服,這是一個男的應該幹的嗎?」
 
酥酥轉過身來,滿臉都是委屈的表情。
 
「對,我在你眼裡就是什麼都不好,所以你不想再見到我,想和我分開了。是不是?」
 
「得得得!還是別說了,您又給繞回去了,和你沒有共同語言。真不聽話.....」李成烈一邊搖頭一邊走了出去,留下酥酥一個人在廚房暗自傷心。
 
「哥哥,我不是成心想給你添亂的,我是真的很不想離開你,住了校就見不到你了」酥酥吃飯的時候費力地說了出來,臉上都是傷心的表情。
 
李成烈意識到剛才自己說的話可能有些太過分了,酥酥從來到這個家就沒有違抗過他什麼,就像一個小奴隷一樣忠心,可能這次是真的太不願意了,所以才會像剛才那樣稍微耍一下賴。
 
「傻了吧你!住了校也可以回家啊!先住一年看看吧!到時候我大二空閒時間一多,我沒準還把你接回來」李成烈安慰道。
 
「真的?太好了!」酥酥歡呼起來,坐在凳子上扭來扭去。
 
李成烈看著他哭笑不得,使勁捏了他的臉一下,酥酥還嘻嘻的笑著。李成烈呆呆地望著他,這樣的孩子怎麼看怎麼不像要讀初中的學生,從外表看還是一個小豆丁,從心理年齡看基本上這麼多年就沒什麼長進。不知道到了中學會怎麼受人欺負,李成烈一邊想一邊暗暗替他擔憂。
 
杜攻暑假經常來李成烈家裡蹭飯,有時候一呆幾天都不走,再加上自己被別人說了一次之後,做什麼都有點做賊心虛的感覺,有時候對上李成烈盯著自己的目光,莫名就緊張。
 
有一次杜攻竟然大聲說:「我可沒有什麼戀童癖」弄得李成烈很莫名其妙,他知道杜攻喜歡酥酥,但也沒想到那個地方啊!杜攻這麼一說倒有點“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意味。讓李成烈沒事就盯他們兩眼,害的杜攻天天在酥酥面前嘟噥:「你快點長大,長大了就沒人說我了」
 
李成烈開學比杜攻要早,開學就經歷了一個月的軍訓。這一個月什麼都管得很嚴,特別是後勤方面限制的特別厲害,所以酥酥一個月沒有見到李成烈,後來幾天他也開學了。一些入學手續都是杜攻幫著辦的。
 
酥酥開了學之後每天晚上都偷偷給他發簡訊,其實無非就是一些:「哥哥,我好想你啊!」「哥哥,你什麼時候回家啊!」起初李成烈也很耐心地給他回,但是後來實在是沒時間,沒精力,也就偶爾回一次,讓酥酥這一個月更加難熬。
 
杜攻在開學第二天就興奮地給李成烈打電話,說:「你猜怎麼著,我竟然和鄭珊彤一班,真他媽太巧了。這人一把校服脫下來都人模狗樣的,鄭珊彤剛到我們班就有人說她是系花,我正好可以近水樓台先得月。哈哈.....」
 
李成烈放下電話之後想了一想,鄭珊彤,好像已經很久沒有和她聯繫過了,她竟然在大學能和杜攻一班,真的是夠有緣的。想到這,李成烈不禁也為這個哥們擔心,雖說杜攻不是吃虧的那號人,但是那個大腦袋裡面幾乎也沒有什麼內容,說不定哪天被人家涮了還到處說人家好呢!
 
杜攻的大學離酥酥的中學很近,有一次他去看酥酥,酥酥跑出來的時候那熱情足夠燃燒死他,看起來他是在學校憋得夠嗆。看見杜攻說起來沒完沒了,無非就是他們幾個人一個宿舍,班上都有什麼人,學校食堂的菜沒他做的好吃之類的話。杜攻看著酥酥不停動的小嘴,認真的問:
 
「你有沒有想我?」說完了這句話杜攻自己有些緊張。
 
「嗯,想了!想了好幾次,也想我哥哥,我哥哥總是不回來,杜哥哥,你能帶我去找我哥哥嗎?」酥酥滿臉期待地問。
 
杜攻不知道為什麼,心裡有點酸,就算知道人家弟弟想哥哥也是應該的。他想了想,對酥酥說:「不能啊!你哥哥在軍訓,不讓見人的」
 
其實杜攻自己也不知道,他自己的學校平時是可以出來的,這次來找酥酥也是趕軍訓的時候,他自己根本不把這些放在眼裡,不過不知道李成烈怎麼樣了。看見酥酥喪氣的小臉,杜攻心裡很難受。
 
酥酥第一次來到中學的校園感覺一切都不一樣了,既興奮又失落。興奮的是自己終於是個中學生了,失落的是這裡的老師看起來沒有以前那麼和藹了,每一位老師都頂著一張嚴肅的面孔,讓人不寒而慄。
 
班主任第一堂課讓同學們作自我介紹,不知是心理作用還是什麼,酥酥一抬頭就覺得老師在瞪著他。偏偏他的座位靠前,所以第三個就輪到他,酥酥在底下不停地攥拳頭,腦子裡一團亂麻,什麼都想不起來了。
 
「李明洙,誰叫李明洙?」班主任在上面有些不滿酥酥的磨蹭。
 
「我.....我.....叫.....」酥酥慢悠悠地挪上講台,使勁抬起頭,揚起手。
 
「嗨.....大家好.....我.....叫.....李.....明洙」,說完這句之後往下就想不起來該說什麼了,他一臉窘迫地站在那裡,有些膽怯地望著老師,老師皺起了眉頭。
 
底下有人開始竊竊私語,有一個膽大的學生故意朝著講台上喊:「你是男生還是女生啊?」他的話立刻引來了一陣笑聲。
 
酥酥的臉一下子就羞得通紅,他結結巴巴地朝著老師說:「我是.....男.....生」,然後向大家投去請相信我的眼神。
 
這次底下的同學笑得更歡了,酥酥以為大家是笑他長的不像男孩子,其實大家是笑他這麼聽話。
 
酥酥的身高算是很矮的了,比有的女生還矮,所以他只能和一個女生一桌。結果剛一坐下,後面就開始有男生起鬨。酥酥都沒有搞懂他們為什麼起鬨。
 
因為他本身接觸的女孩子就少(于小同是個例外,酥酥從沒認為她是女孩子),再加上剛才有人起鬨。所以他心裡更加沒底了。女孩子本身就比較膽小,這兩個人悶了一上午連句話都沒說。
 
中午回到宿舍,一看宿舍裡面有很多人,有好多別的宿舍的人也湊到這裡來。酥酥看見有一個同學正在把玩他從家裡帶來的小濟公,他一按,全宿舍的人都跟著笑。
 
酥酥生氣地衝過去,一把搶過他的寶貝,瞪著那個人說:「你以後不能亂動我的小小要飯的!」然後又朝著周圍的人說:「你們也是,誰動我就打誰」
 
剛一說完,旁邊的人又笑了,一個個子高了酥酥一頭的男生說:「就你還打人?長的和我家的小寵物一樣,我看我們班女生都比你壯,哈哈.....」
 
周圍的人又跟著笑,酥酥的臉像熟透了的楊梅,看看那個又瞅瞅這個,抱著一個娃娃的樣子甚是可憐。
 
其中一個小個子的男生看不下去了,制止大家說:「我們還是別鬧他了,一會真生氣了。你叫什麼來的?上課沒注意聽,你再和我們重新認識一下。剛才就你沒來,我們都互相認識了。你別在意,大家都和你開玩笑呢!」
 
酥酥對眼前的這個男生很有好感,就微微笑了一下,說:「我叫李明洙」
 
小個子男生有禮貌地說:「我叫顧鑫。我在你上鋪,以後有事就找我」酥酥點點頭。
 
「我叫劉斯博遠,就睡你左邊」剛才玩酥酥小濟公的人說,酥酥也友好地和他笑了笑。
 
「我是你隔壁宿舍的,我叫丁力,別笑啊!笑什麼?」丁力忙推了一下旁邊起鬨的人,然後朝酥酥嬉皮笑臉。
 
後來還有幾個人和酥酥介紹了自己,酥酥都用心記住了。這些人以後都要和酥酥住在一起,看見他們都已經打成了一片,酥酥不免有一些失落。
 
「你的手機還挺好看,剛才我們湊這看了半天了。誰給你買的?」顧鑫湊上前來問酥酥,酥酥拿過手機,翻來覆去地看,小聲地說:「我哥哥買的」
 
「哇!你還有個哥哥,真好!有哥哥就是好,還有人給買東西,羡慕你啊!」顧鑫拍了拍酥酥的肩膀。
 
「嗯」酥酥笑了一下,心裡很惆悵,從小長到大從來沒感覺自己有過這麼多情緒,以前傷心,煩惱全都是因為一些小事而引起,過不了幾個小時也就好了,現在好像很多時候都是無緣無故地難過。難道人長大了都這樣嗎?
 
下午第二節課下課發生終於了一件讓酥酥開心的事,那就是于小同也在這個學校,而且和他就隔一個班。這讓酥酥感覺心裡踏實了不少。
 
他晚上發簡訊告訴李成烈:「哥哥,我今天很高興,因為我看到了于小同,她又和我一個學校」他一邊發一邊想著李成烈看到簡訊的表情。
 
結果等了許久不見李成烈回信息,酥酥便不知不覺睡著了。他半夜醒來慌忙拿起手機,怕自己忘了回覆,結果並沒有新訊息,酥酥又一次失望地放下了手機。
 
李成烈回家的那天正好是星期五,酥酥也放假回家,酥酥先到了家,他把自己的大書包放下。拿出來一些該洗的衣服放進洗衣機裡,然後跑到冰箱裡看看還有什麼吃的。
 
就在這時,酥酥眼前一黑,一雙大手矇住了他的眼睛。他開始嚇了一跳,後來摸了摸那雙手,猛地轉身就跳到了李成烈身上,高興得都不知怎麼表達好。彷彿眼前的這個人不是真實的,一邊在李成烈身上跳一邊上上下下的看,唯恐看錯了。
 
「都上中學了怎麼還這麼跳跳鑽鑽的?」李成烈捏了酥酥的鼻子一下。
 
「哥哥,我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你都不給我回訊息,也不理我」酥酥的小臉上滿是委屈。
 
「我不是有事嗎?再說了,你也有自己的事,不能天天就等我聯繫你啊!」
 
李成烈說完才去房間裡把東西放好,其實他也早就想回來了,學校裡的飯還沒有酥酥做的好吃,外面的一些好的飯店離學校又遠,幹什麼都不方便,還是回到自己家好。
 
李成烈把一身衣服換掉,想先好好去沖一個澡。拿著換洗的衣服和毛巾往浴室走的時候看見酥酥還一動不動地盯著自己看,李成烈朝自己看看:「我身上有什麼嗎?值得你這麼看?」
 
酥酥趕緊搖搖頭,不好意思地問:「哥哥,你今天不會再走了吧?」
 
「你傻吧!過兩天就是國慶日了,這是國慶長假,要放7天呢,我就好好在家忍7天來陪你」李成烈一邊說一邊朝浴室走去,然後把門帶上了。
 
李成烈剛要放水,就聽見外面一聲「太好了!」,他搖了搖頭:「反應還是這麼慢!」
 
等李成烈洗好澡出來,飯都差不多要熟了。酥酥還在廚房忙乎著,李成烈坐在沙發上休息。偶然一側頭發現酥酥的東西還都放在沙發上沒拿進房間裡,他拿過他的包,翻出裡面的東西隨意看看。
 
酥酥的包裡有一些剩的吃的,都是方便麵之類的,還有一些普通的餅乾。李成烈皺眉,他怎麼吃這些啊?平時自己給他的錢也夠多啊!
 
他又翻出另外一個包,拉得很緊,裡面竟然拿塞著自己送他的小濟公,已經有好幾年了吧!還保存得和新的一樣,小濟公穿的衣服都洗的有些褪色了。
 
再裡面的兜裡裝著李成烈的一張一寸照片,酥酥怕李成烈發現自己的照片不見了就找了一個最多的相片拿。李成烈才想起來自己和他一起生活了6年了竟然連一張合影還沒有呢,以前酥酥好像提過,自己沒怎麼在意就把這事忘了。
 
李成烈默默地把這些東西放下,心裡有些愧疚。他也是剛回家吧!東西還沒來得及收拾就忙著去伺候自己了。
 
仔細想想這麼多年自己真的是欠他的,這個哥哥彷彿只是一個年齡大小的區分,並沒有真正發揮它的作用。小的時候一直認為收留他對他來說已經是莫大的恩惠,長大了也沒覺得酥酥為自己付出了多少。直到離開了,才可以深刻地體會到原來這一切都不是他李成烈該得的,而是上天恩賜於他的。
 
「酥酥,哥.....是不是特別不好?」李成烈吃飯的時候很認真地問酥酥。
 
「不是啊!哥哥你最好了,我們同學都羡慕我有個哥哥」酥酥笑著說,還沉浸在見到李成烈的喜悅中。
 
「我沒和你鬧著玩,我還天天要你做飯,有時候衣服也要你洗,還動不動就罵你。我覺得我這個哥當的挺失敗的。要不我叫你哥好了?我心裡也好受點」李成烈有點沮喪地說。
 
「可也是你要我住在你家的,要不然我還沒有地方去呢!你那麼棒,是我的榜樣啊,一想到你我就要好好學習,才不會被你看不起。而且我知道你對我好才罵我的」酥酥很認真的說,李成烈卻越聽越難受。
 
「酥酥,十一我帶你出去玩吧!哥順便帶你照相去,照張全家福」
 
酥酥一聽眼都亮了,但是他有些不解地問:「我們兩個人怎麼能叫全家福呢?全家福不是三個人嗎?」
 
李成烈心裡想笑,都讀初中了還認為只有爸爸媽媽和孩子才叫全家福呢!他忍住沒笑,往酥酥的碗裡夾了一點菜,然後對他說:「現在我們的家裡不就只有我和一個小傻瓜嗎?」
 
「哼!我可不傻,我在我們班是學習委員」酥酥一邊反抗一邊偷著樂,看在李成烈的眼裡不是傻是什麼?
 
酥酥很快速的吃著飯,想馬上就去收拾。李成烈看出了他的想法,剛想讓他慢點酥酥就大聲咳嗽起來。李成烈把他按在凳子上,使勁拍他的後背,酥酥噎了好一會兒才平復下來。
 
「你看你,急什麼啊?一晚上時間呢,還不夠你收拾」李成烈黑著臉看著酥酥。
 
「我.....沒急,就是沒吃好,哥,你不會不帶我去吧?」酥酥幾乎是哀求著看著李成烈。
 
李成烈一看到他的眼神氣也消了大半,臉色頓時柔和了許多,他摸摸酥酥的頭說:「你要是好好吃飯我就帶你去!」
 
「嗯!我好好吃.....」酥酥一聽這話立刻乖乖坐下來吃飯。
 
第二天早上,李成烈就和酥酥收拾好東西準備出發。李成烈問酥酥想去哪,酥酥搖了搖頭說不知道,李成烈想了想,雖然酥酥已經讀初中了,可是還是一個孩子心,就帶他去遊樂場吧!別的很多好玩的場所都限制小孩子進入。
 
酥酥一聽很開心,李成烈就決定帶他去遊樂場玩,兩個人興奮無比地出發了。
 
十一長假本來人就多,再加上北京又是一個重點旅遊城市,到處都是人山人海的現狀。李成烈只能時刻拉著酥酥的手,怕中途和他走失了。
 
李成烈起初買的是通票,看那陣勢一時半會是等不上了,自己好不容易帶酥酥出來玩一回不想讓他掃興!他就花了很大一筆錢買了兩張貴賓券,可以享受一些特殊待遇,譬如提前遊玩。
 
第一次看到別人玩過山車的酥酥嚇得魂都快沒了,眼睛瞪得大大的,拽著李成烈想走,李成烈眼睛亮了一下:「對,就先玩這個!」。他死死拽住酥酥的手把他拽了回來,說什麼也要帶酥酥玩一回。
 
坐在酥酥旁邊的李成烈感覺到他的手在抖,他還故意地甩開了,酥酥想去拽的時候車已經開動了,由慢到快。軌道越來越陡。旁邊的人都大叫起來,有的是因為害怕,有的是因為刺激。
 
酥酥一直拽不到李成烈的手嚇得一聲一聲叫「哥哥」,別人聲音傳來的都是「啊——」的音,唯獨酥酥喊出來的是「哥哥」,聽在李成烈的耳朵裡很清晰,他忽然間感覺自己鼻子酸酸的,不知道是風太大了還是什麼。
 
耳邊的嗡嗡作響,好久沒玩過這種小孩子喜歡的東西的李成烈感覺自己又回到了小時候,那時候的媽媽還年輕,笑起來很好看。原本以為她的走帶走了李成烈的全部,但耳邊的一聲一聲「哥哥」讓他清楚地明白自己是那麼真實地擁有著。他終於好心抓起酥酥的手,車子已經緩緩地停了。
 
「害怕嗎?還玩嗎?」李成烈看著酥酥問。
 
「玩,我還要玩,我不怕!」酥酥大聲地說。
 
「好!」李成烈又帶著酥酥玩了一遍,酥酥還是抖啊抖的,不過李成烈喜歡聽酥酥這個時候叫出來的哥哥,那麼迫切,還有一點兒出於本能的一種衝動,讓人覺得自己是被別人熱切需要著。
 
李成烈聽上了癮,坐了一遍又一遍,後面感覺酥酥的嗓子都啞了他才罷休。然後他們還去坐宮廷轉馬,星際巴士,後來又去鬼屋,去划船,晚上的時候坐摩天輪俯瞰了整個北京的夜景。
 
兩人上了車的時候已經很晚了,酥酥還沒有玩盡興,李成烈說明天再帶你去。酥酥笑著打哈欠,看來今天把這個小鬼累壞了。
 
晚上到家的時候酥酥已經躺在車裡睡著了,李成烈沒忍心叫醒他,輕輕地把他從車裡抱了出來,太晚了,樓道的電梯已經關了。李成烈抱著酥酥一節一節樓梯的登上了五樓,到了門口都有些氣喘噓噓了,雖說酥酥沒多重,但抱了這麼遠還是有些費力。
 
李成烈一手抱著他,一手掏鑰匙。就在這時,酥酥醒了,眼睛睜開還有一些反應不過來,李成烈小聲地湊在酥酥耳邊說:「我們到家了!」酥酥點了點頭,嘟嘟嘴,哼哼兩聲,又把頭埋進李成烈的胸口睡著了。
 
李成烈把他抱進了屋子,去浴室放水洗澡。他出了很多汗,得好好洗一洗,他看了看躺在沙發上睡覺的酥酥,乾脆幫他也洗了吧!今天也伺候他一回,李成烈想。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自己和酥酥就分開洗澡了,剛開始那會兒還是一起洗呢!
 
李成烈放好了水,走到酥酥身邊先幫酥酥把衣服給脫了,酥酥不知在做什麼夢,腿蹬了一下。李成烈笑了一下,把他最後的一個小內褲脫了下來。
 
李成烈把赤裸裸的酥酥抱向浴室,酥酥渾身上下找不到一處麻的地方,都是光溜溜的。有點滑不留手的感覺。讓李成烈抱著都覺得是一種享受。李成烈把他放到浴缸裡,水溫應該合適,酥酥沒有什麼不適的反應,李成烈拿手小心地幫他搓,怕吵醒他。
 
當搓到兩腿之間的時候,李成烈發現他這裡已經長出了軟軟的細毛。不仔細看發現不了。原來已經發育了,李成烈笑了一下,怪不得不和我一起洗了呢!
 
李成烈順手洗了酥酥的寶貝兒一下,酥酥嗚咽了一聲,李成烈想難不成他已經有反應了?又搓了兩下,酥酥呻吟著醒了過來,朦朧的小眼望著李成烈,水溫給熏得紅撲撲的。李成烈看著酥酥似睡似醒的眼神,忽然間覺得有點兒慌張,心怦怦地跳,不過他臉上並沒有表現出來。
 
酥酥後來徹底醒了,發現自己和李成烈都光著身子坐在浴缸裡,李成烈的手還放在自己的那裡,又看了看李成烈已經基本發育成熟的下面,迅速地面紅耳赤。他未曾見過男人發育成熟的下體是什麼樣子,自己親密接觸過的比他大的男人只有李成烈,如今看見別人陌生的身體竟像一個少女一樣有一點害怕的感覺。
 
李成烈看的出來他在彆扭什麼,就使勁攥了酥酥的寶貝兒一下,調侃地說:「看什麼?你以後不是也會長成這個樣子嗎?」
 
「啊.....快放下,好疼!我沒看啊!.....」酥酥的臉都羞紅了,再加上洗澡水的烘烤,整個人從頭到腳都是紅通通的,像一隻被烤熟了的小粉豬。
 
李成烈看著覺得好笑,心裡暗忖著這個酥酥真的是投錯胎了。要是個女孩肯定是國色天香,而且還是個純情小女生,家庭小能手,正是他喜歡的類型。只可惜卻成了個男孩,不知要受多少戲弄。
 
晚上睡覺李成烈覺得舒服就不知不覺把酥酥當成抱枕抱在懷裡睡,酥酥半夜醒來本來想輕輕推開他,但又覺得好舒服,不知不覺把臉貼到了他的胸口。
 
早上起來李成烈胸口上連牙印都有了,他偽裝生氣的樣子對酥酥說:「你現在把我搞成這個樣子我怎麼出去見人,萬一有那個小姑娘本來看上我了一瞧見這個吻痕就跑了呢?」
 
酥酥低著頭不說話,一副真的做了錯事的樣子,拿手在他胸口使勁搓了一下,想把痕跡搓掉。
 
李成烈有些呼吸不暢,趕忙拿開他的手,摸摸他的小腦袋說:「別弄了,弄不掉的,哥不怪你,今天哥帶你去照相去!」酥酥立刻把剛才的事忘得一乾二淨,美滋滋地隨李成烈出門了。
 
李成烈拿著照相機在遊玩的時候給酥酥拍了不少照片,後來酥酥吵著要去照大頭貼,李成烈本來不想弄那些幼稚的東西,畢竟自己那麼大了,但最後看見酥酥可憐兮兮的表情,只能宣佈投降了。
 
李成烈抱著酥酥,背著酥酥照了不少照片,其中也有酥酥做鬼臉的,偷親李成烈的,兩人臉擠著臉的.....形態各異。拿出來的看的時候李成烈自己都不好意思了,一個大男生照了這麼多卡通照片,不過酥酥在旁邊看一張呵呵地樂一下,然後朝李成烈笑,李成烈見他喜歡,自己也就沒什麼。
 
酥酥挑了一張他和李成烈臉貼著臉的照片,貼在了自己的手機背面。那一張兩人笑的最開心,連李成烈平時不易外露的虎牙都露了出來,看起來就讓人覺得無比幸福。
 
「哥哥,你要把一張你認為最好看的放到你的錢包裡,這樣你在學校就不會把我忘了!」酥酥對李成烈說。
 
李成烈不屑地說:「那麼幼稚,誰放啊!」
 
酥酥撇撇嘴,沒說話。
 
回到家李成烈還是挑了一張放了進去,那一張是酥酥偷親他的那一張,酥酥的笑臉照得很清楚,眼神中還帶著一絲小調皮,李成烈覺得自己很是喜歡這一張。
 
快樂的日子都是短暫的,七天很快就過去了,過了今天李成烈又要返回學校了,酥酥也要開學了。
 
晚上兩個人睡覺的時候酥酥抱住了李成烈,懇求地說:「哥哥,別走了行不行?要是我們都不用上學該多好,你就可以天天陪我玩了」李成烈心裡一陣酸楚,本來覺得就在同一個城市根本沒什麼好想的,可聽酥酥這麼一說自己好像也有點捨不得。
 
但他還是語氣強硬地說:「一個男孩子整天戀家有什麼大出息?告訴你,到學校好好聽話,別老想著回家」
 
「我沒總想回家,我就是想你,哥哥,你就一點都不想我嗎?」酥酥抬起頭滿眼期待地問。
 
李成烈忽然之間就說不出話來,他其實也想,但就是說不出口,他忘了自己有多久沒有和誰說過煽情的話了,總覺得說那些東西沒用。
 
「我就知道,.....你不想我」酥酥有些難過地說。但還是死死地抱住李成烈不撒手,就那樣睡著了。
 
第二天,李成烈收拾東西的時候,帶上了那些照片。酥酥在旁邊幫他,並沒有因為不想他走而任性撒嬌,李成烈出門的時候,酥酥和他說:「哥哥再見,我聽你話,一定不會老想你」李成烈點了點頭,彎下腰摸了摸他的臉,然後就提著行李包走了。
 
在樓下走了好遠,李成烈抬起頭,酥酥還在窗口那伸著脖子看著,看見李成烈看他又趕忙縮了回去。李成烈心裡像被什麼東西撞了一下,慌忙轉過身快速地朝外面走去。
 
待續.....
 
2017-01-06-22-18-29  
創作者介紹

烈洙귀엽다-育珊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