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麽?你要領養他。媽,你在跟我開玩笑吧?」
 
正如李媽所料,李成烈說什麽也接受不了這個提議。他的眼睛瞪著李媽,氣急敗壞的說:「你讓他住這我就夠不樂意的了!讓一個要飯的成為我們家人,說什麽我也不會同意。媽,長的像你弟弟的多了,你要一個個領回家來嗎?」
 
李媽看著氣的不成樣子的李成烈,等了很久才緩緩地說:「成烈,其實媽早就想給你找一個伴,就算不收養他,我可能也會從什麽地方給你找一個弟弟或妹妹。領養一個孩子是我早就有的想法」
 
李成烈不理解地問:「為什麽?我小的時候你都沒給我找伴,現在想起來了,你想起一出是一出啊?再說了,我都這麽大了,有沒有伴又怎麽樣啊?」
 
李媽心平氣和地對他說:「成烈,總讓你是獨生子女沒有什麽好處,有一個人和你分享也能讓你學會怎麽和人相處。你從小和你爸相處的就少,更別提他對你的教育。你自己看起來好像長了這麽大和別人沒有什麽區別,其實在某些方面上只有父親才能發揮這個角色,你沒有接受到多少都會有些欠缺」
 
看著李成烈絲毫沒有改觀的面孔,李媽嘆了口氣,又接著說:
 
「再就是.....我也不可能陪你一輩子,有個兄弟畢竟有個照應,你爸爸在你奶奶那邊的親戚看見你爸和看見土匪一樣,早就斷了。我怕你以後沒了依靠,一個人孤零零的,親情是什麽都不能代替的了的」
 
「媽,我一個人挺好的,多一個人多一個累贅。再說了,不是還有你嗎?」李成烈說完,李媽沒有回話,李成烈發現李媽的眼睛有些泛紅,一種不好的預感泛上心頭,他總是覺得他媽心裡有事瞞著他,具體是什麽他又不能太確定,就因為這樣才更覺得撓心。
 
李媽趁李成烈不注意用手擦了一下眼角,接著問:「你要怎樣才同意?」
 
這樣一問李成烈反而不知道怎麽答了,想了半天也沒說出一句話來。
 
李媽站起身來,對李成烈說:「我想說的都說了,你自己好好想想吧!」然後就朝著臥室走去。
 
李成烈一個人坐在沙發上呆了一會兒,認真的考慮了一下這個問題。領養孩子這事他沒什麽太大意見,但是最起碼也應該是一個像模像樣的小孩子啊!再怎麽領也比要飯的強吧!想了很久,李成烈腦子裡還是那些要飯的怎麽在垃圾桶旁邊撿吃的,一年都不洗澡,有的還裝殘疾騙人。這種人街頭上太多了.....不行,我還是沒法接受,我得和我媽好好說說去。這麽一想,李成烈就朝臥室走去。
 
剛要進屋,他就感覺裡面的氣氛很不對勁,好像有壓抑的哭泣聲,他透過門縫往裡瞧,李媽的頭枕在小孩兒旁邊的被子上,從身體的顫抖可以看出來她的確是在哭。李成烈站在門口,心裡像打翻了五味瓶,滋味很不好受。
 
他知道李媽不可能只是因為這個孩子,肯定有些別的原因,只是他根本不能夠和她去分擔,甚至連起碼的了解都沒有。恐怕今天自己的拒絕就是一個導火線吧!不管怎麽樣,還是他引起的,雖然自己不能徹底去除她的心病,但自己能多做一些就多做一些吧!
 
一旦決定,李成烈就去找了李媽,他怕自己過會兒又會後悔。
 
「媽.....」李成烈敲了敲門,李媽背朝著他沒有轉過身來:「有事嗎?」
 
「那個.....你要是喜歡這個孩子你就養吧!我也不瞎操心了,不就多一個人嗎?也沒什麽大不了的」李成烈站在門口笑笑地說。
 
「真的?你不是不喜歡他嗎?他以後在我們家待著你真樂意?」
 
「我不喜歡又能怎樣,你不是喜歡嗎?讓他在我們家先住著看看吧!以後實在受不了再說。可以吧?」
 
李媽一聽這話才轉過頭來,雖然眼睛還有點兒紅,可臉上的表情明顯柔和多了。李媽幫小孩兒掖了一下被子,朝李成烈走過來。
 
「好兒子!」李媽摸摸李成烈的頭,本來還打算再和他好好談談,實在不行就來硬的。沒想到李成烈自己想通了,這讓李媽心裡很欣慰。
 
李媽晚上給酥酥洗好澡抱了出來,放到沙發上,握著他的小手說:
 
「媽媽明天就辦申請去,從今天開始你就叫李明洙,小名酥酥,來,這是你哥哥李成烈!叫哥哥!」李媽把酥酥抱在腿上,指著李成烈對酥酥說。酥酥望著李成烈,李成烈投來惡狠狠的目光,酥酥趕忙低下頭,對著地板叫了一聲:「哥哥!」聲音小的幾乎聽不見。
 
「切!誰稀罕啊!」李成烈冷哼一聲,往自己的臥室走去。
 
「從今以後你就和哥哥一起睡,睡在那房間的那張大床上」李媽往李成烈的臥室一指,李成烈一聽這話,馬上就停住腳步,轉過身來大聲抗議:「讓他和我睡?那床我一人睡還嫌不夠寬呢!那不是有一個空房嗎?睡那去!別糟蹋我的床」
 
「那房連床都沒有,你讓他睡哪?」
 
「愛睡哪睡哪!以前他睡垃圾桶旁邊不都睡得挺香嗎!地板算便宜他了」
 
「沒關係!乖兒子!他不要你媽要你,以後你就天天和媽睡」李媽安慰著一直低著頭的酥酥。
 
李成烈一聽醋意大發,他從小都沒在自己的媽媽身邊睡過幾次,這小要飯的倒撿了便宜。於是氣急敗壞地說:「你愛睡哪睡哪,我不管了,總之你別想睡我媽那房,我要是看見了就把你提起來從五樓扔下去。讓你徹底告別悲慘的命運」
 
晚上李成烈洗完澡準備上床睡覺,酥酥早就在床上睡著了,李成烈看他睡的理所當然的樣子就來氣,脫了衣服使勁朝酥酥擠了一下。
 
「去,往那邊去,這麽一小玩意兒占這麽大地方」酥酥一下子就醒了,趕緊往旁邊挪,一直挪到床沿李成烈才放心地躺下。
 
「告訴你,你就是一個要飯的,睡哪都一樣!」李成烈又罵了一句心裡才平衡了一點。轉過身然後背對著酥酥準備睡覺。
 
酥酥的小胸脯一起一伏的,呼吸有點急促,顯然是剛才驚醒過來嚇到了。李成烈也不管,關上燈自己睡自己的。
 
李成烈閉著眼睛,旁邊的呼吸聲清晰可聞,他的腦海裡又回憶起白天的事,總感覺就像做夢一樣,一個要飯的就這樣和他睡在了一張床上,而且他還成了他的弟弟。他自己還同意了,他真的希望這就是一場夢,早晨醒來就看不到那個小要飯的身影了。
 
晚上李成烈仿佛聽到了什麽響聲,他翻了個身,繼續睡覺。第二天早上他起床時,睜開眼睛的時候趕緊看看旁邊,只有他一個人睡在床上,他在那一秒鐘是歡喜的,難道真的是夢?等他站起來穿衣服的時候猛然發現地上還有一個人,不知道這個小要飯的什麽時候掉到了地上。正裹著被子在地上睡,包的嚴嚴實實的,只露出一個腦袋。剛才李成烈的所有幻想就在這一刻破滅,該面對的還是要面對。
 
「活該!」低頭罵了一句躺在地上的酥酥,李成烈沒有再管他,直接穿好衣服,刷牙漱口準備去上學。
 
「喂!喂!說你呢,李成烈!想什麼呢?看你這一上午一直迷迷糊糊的,看上誰了你?」
 
「吳振,你可真夠能瞎猜的。我的臉上帶的是情竇初開的表情嗎?」李成烈一邊說一邊把書立得老高。自己在書底下嘆氣。
 
「我媽說了:“女的一開始愛美,男的一開始愣神準保出事”不過看你的表情的確不像情竇初開,倒像是看破紅塵。哈哈.....你告訴我,到底出什麼事了?」
 
老師在上面緊了一下嗓子,兩人連忙擡起頭。這是一種高級暗示,全班同學都心知肚明。不一會,老師把頭轉向黑板,兩人又把頭低了下去。
 
「我不知道該怎麼說,說出來都丟人」
 
吳振的臉一下子就湊了過來:「那我就更得聽了,我就喜歡聽丟人的事」
 
「滾一邊去!」李成烈一下子把書放倒,嚇了吳振一大跳。看見李成烈臉上的那勁頭兒明顯是煩的不行,還是不招惹的好。
 
中午放學李成烈沒有等吳振,自己挎上書包就走了。吳振小跑跟了上去,心想昨天是誰惹了這位爺啊!
 
「成烈,今天我放學寫完作業去你們家玩!上次那遊戲還沒打完呢!」吳振想套套近乎緩解一下緊張的氣氛。他沒想到這一句話像一個導火線,引燃了一顆大炸彈。
 
「我告訴你,以後都別往我家跑!誰來我和誰翻臉!」李成烈像一只發了瘋的獅子一樣咆哮。嚇得吳振退了好幾步。說完這句話就氣洶洶地走了,留下吳振還在那沒緩過勁來。
 
到了家門口,李成烈按了門鈴,開門的是酥酥。他把書包一甩就往自己的屋走。
 
「哥哥!」聲音很小但是他聽到了,是小要飯的!他沒有回頭,繼續往裡走。把門砰的一聲就帶上了。到了屋子裡,李成烈感覺渾身不自在,具體為什麽自己也不知道。他不喜歡自己的東西和別人分享。小時候也幻想過自己有個弟弟或者妹妹。然後像玩具一樣任自己玩,任自己教訓,可就算是教訓他都覺得輪不上一個要飯的。
 
「兒子!吃飯了。酥酥,去叫你哥!」廚房的聲音傳過來。
 
「不用他叫,我自己會出來」李成烈從房間裡走出去,直接坐到桌子上就悶頭開始吃。
 
「你怎麽不洗手啊?先去洗手,洗完了再吃。酥酥比你小都知道洗手」李媽說完沖著酥酥露出一個無比慈祥的笑容,這個笑容一下子激怒了李成烈。
 
「他洗手?要飯的時候掉地上的東西不都直接吃嗎?現在矯情個屁啊」這話剛一說出口,李成烈感覺到李媽的嘴在顫抖,但最後什麽都沒再說,直接抱著酥酥坐上凳子。
 
李成烈心裡明白,李媽最生氣的時候不是罵人的時候,而是沉默的時候。
 
酥酥一直盯著自己的小手看。李媽遞給他一個湯匙。他接過去時一直看著李媽:「媽媽,我.....我洗乾凈了。我沒撿過東西吃」
 
「嗯,吃吧!媽不嫌棄你」李成烈聽著那一個“媽”字心裡無限委屈。但一看他媽那表情知道此刻不是抱怨的最佳時機,只好乖乖坐下來吃飯。
 
「媽,我幫你洗碗」吃過飯李成烈趕緊站起來收拾碗筷。
 
「不用了,你進房間去寫作業吧!免得弄髒你的手」
 
「媽,你為了一個要飯的有必要和我賭氣嗎?他哪裡好啊?」
 
「那你說他哪不好?你不讓他碰你東西,他連靠近都不敢;怕我們嫌他,給買的東西放眼前都不敢拿。每次看見他那討好的眼神,我心裡就堵得慌。一個那麽小的孩子天天看著別人的臉色生活。你就那麽看不起他嗎?就因為他是一個要飯的?你舅舅丟的時候也是6歲。那時候誰家都一堆孩子,誰稀罕他呀!誰收養他啊?他弄好了也只能靠要飯活著。你也不小了,連這一點包容心都沒有嗎?」
 
「媽,你別用那種眼光看著我,我也是需要習慣的。你忽然間就給我找了個弟弟,我能一下子就把他當成親人嗎?再說了,你也不至於為了他就整天擺臉色給我看!我心裡能平衡嗎?」
 
「媽知道你的想法,你就是獨慣了,什麽都是你一個人的。這樣一來你肯定一時半會接受不了。可人都有可塑性。前提是你得有這心。你要是從心裡一直都擰著,誰也說不通你」
 
和媽媽談完了之後,李成烈覺得自己把自己逼進了死胡同。這回如果自己還一直對著幹,估計他媽會更看不起他。所以下午上學的半天他都在想怎麽樣既能讓他不吃虧又不會惹到他媽。
 
「酥酥,媽媽告訴你,今天媽給你報戶口了,你的生日就是七月初七。這是個好日子,是牛郎織女相聚的日子」
 
「牛郎是誰?」
 
「這是一個神話故事,改天媽再給你講。今天已經很晚了,你現在要和哥哥一起去睡覺了」
 
「媽媽,哥哥不喜歡我是因為我弄壞了他的溜冰鞋嗎?」
 
「誰說你哥哥不喜歡你,人和人喜歡人的方式不一樣,你不懂,長大了你就明白了。你哥哥很喜歡你。就是他讓我把你留下的」酥酥聽了這話就掙脫了媽媽的手往李成烈那房間跑。
 
「哥哥,你對我真好!」面對一個突如其來的甜蜜笑臉,李成烈有點不知所措。他猶豫了一下。還是先把門關上了。轉過身立刻換了一個表情。
 
「你就站在那,別動。現在我說什麽你都要聽清楚了。否則你就繼續去要飯!」
 
「嗯」酥酥站的筆直,整個人瘦的就像一根棍。臉上掛著認真的表情。
 
「第一,只能在我媽在的時候叫我哥哥,平時叫我老大,我和你沒有親情關係;第二,我只在我媽面前叫你酥酥,其他時間還是叫你“小要飯的”,但這些你都不能告訴我媽;第三,我讓你幹什麽你就得幹什麽,不能違背我的命令。聽見沒?」
 
「聽到了」酥酥小聲的回答。
 
「行了,睡覺吧。往那邊躺,離我遠一點!」
 
待續.....
 
2016-12-20-21-33-53  
創作者介紹

烈洙귀엽다-育珊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