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天時間很快就過去,轉眼就到了賭局的前一天。
 
「真的不要我開車送你回家?」金聖圭站在臥室門口,看他收拾箱子。
 
「我坐火車回去就好,你明天好好出席活動」南優鉉扣好箱鎖站起來:「反正也不遠,我後天晚上就回來」
 
「好吧,聽你的」金聖圭上前抱住他:「那你要在爺爺面前把我誇成一朵花」
 
南優鉉失笑,捏捏他的鼻子。
 
「去洗澡?」金聖圭把他抱起來。
 
「不要」南優鉉堅定拒絕,想就知道和他一起洗澡會發生什麼事!明天要是平平安安賭完倒還好,萬一出了事要打架,到時候腰酸腿疼未免太淒慘。
 
「為什麼?」金聖圭沒打算就這麼放過他。
 
「等我回來」為了今晚能平安度過,南優鉉只好透支了一下未來。
 
「嗯,那等你回來什麼都要聽我的」金聖圭把他壓在床上,在他耳邊低語了幾句。
 
南優鉉瞬間臉燃燒,這人怎麼這麼不要臉。
 
「好不好?」金聖圭在他脖頸吮出一個紅印,手也不老實的往下,特別不達目的不罷休。
 
南優鉉揉揉他的腦袋,有些氣又有些想笑。
 
「嗯?」金聖圭微微鬆開他,用帥到不行的眼睛看他!
 
「嗯」南優鉉環住他的脖子,臉蛋紅的快要滴血。
 
害羞了啊.....金聖圭用指背蹭蹭他的臉頰,然後低頭深深吻了上去。
 
十指交握唇瓣相接,連風都是暖的。
 
「我有點緊張!」另外一邊,金明洙正盤腿坐在床上,表情嚴肅的一比那啥。
 
「那就別去了」李成烈幫他吹乾頭髮:「明天我們去吃好吃的生煎」
 
.....
 
金明洙用眼神譴責了一下他:「你怎麼能這樣呢!」難道不應該溫柔的說一些類似“寶貝別怕,你這麼無敵,一定會橫掃天下”一樣的句子!不鼓勵就算了居然還用皮薄餡大外酥內軟湯汁鮮美肉香四溢的生煎引誘我!
 
沒錯,吃貨就是可以在一瞬間,把簡單的“生煎”兩個字補充出一大串形容詞!
 
「別亂想了,好好休息」李成烈拉正他歪掉的睡衣領。
 
「你快鼓勵一下我」金明洙小狗皮膏藥一樣貼著他。
 
總監先生在他臉上親了一下。
 
真是非常嫩。
 
不要用行動啊要用語言!金明洙只好循循善誘:「你覺得我看起來是不是有點霸氣?」
 
李成烈忍笑。
 
「快點說!」金明洙凶神惡煞,拎住他的睡衣領子。
 
然後總監先生立刻就用了整整五千字來歌頌他的硬漢氣質,其中甚至還包括“烽火城西百尺樓,黃昏獨坐海風秋”這樣壯闊的句子?
 
那怎麼可能,這完全只是金明洙的腦補啊!
 
實際情況是他又被舌吻了,而且還在不知不覺中被調戲了小小洙。
 
「.....煩」金明洙手腳並用推開他,憤憤不平提了提褲子。
 
這真是對純爺們尊嚴的挑戰。
 
「明天要小心」李成烈收了調笑,把人摟進懷裡。
 
「我知道​​」金明洙挪出一個舒服的姿勢:「哥哥明天也會在,不會有事的」
 
「十個這樣的賭局加起來,也沒一個你重要」李成烈握過他的手,湊在嘴邊親了親:「所以保護好自己,知不知道?」
 
情話什麼的真是很感人啊!
 
金明洙腦海裡瞬間煙花朵朵,覺得自己的男人真是非常爺們但同時又非常溫柔,不僅有霸氣的腹肌,還會說纏綿的情話,完美指數果斷爆表!可惜明天還有事情做,不能立刻來一發簡直遺憾極了。
 
「寶貝晚安」李成烈抱緊他。
 
「晚安」聲音特別軟糯,因為金明洙還在感動,根本就不想睡。
 
反正閒著也是閒著那不如就摸一摸腹肌吧!
 
「別亂動」李成烈按住他的手。
 
「我睡不著」金明洙在黑暗中看他。
 
「你需要好好睡一覺,明天才能大腦清醒」李成烈讓他靠在自己胸前:「閉眼睛」
 
我男人真是霸道的好英俊。金明洙戳了戳他的胸口。
 
點贊!
 
「數鴨子給你聽?」李成烈問。
 
「.....為什麼不是數羊?」金明洙納悶。
 
「因為你像小鴨子」李成烈在他額頭上親了一下。
 
「嗯,數吧」金明洙乖乖閉上眼睛。
 
「一隻小鴨子,兩隻小鴨子.....」總監先生聲音很有磁性,低低的沉沉的。
 
魔芋燒鴨什麼的真是好吃啊!爆炒子薑鴨也很好吃,啤酒鴨味道濃一點也不錯,還有八寶醬鴨,熱氣騰騰的撕開裡面是晶瑩臘肉八寶飯,說不定還會有甜脆玉米粒。金明洙忍不住就咽了下口水,在安靜的夜裡,大力吞嚥的聲音必須非常明顯。
 
李成烈:.....
 
「老公老公」金明洙抱著他滾來滾去蹭來蹭去扭來扭去。
 
更餓了啊!完全不想睡!而且還勾起了“少吃一頓香辣蟹”的慘痛回憶!
 
「乖,我去廁所」李成烈把他拎起來放在一邊,擰開了一點點床頭燈。
 
金明洙小狗一樣賴皮趴在床上,抱著枕頭臉蛋通紅,眼睛裡也亮閃閃。
 
總監先生心裡嘆氣,在廁所給韓威打電話。
 
「怎麼現在打過來?」韓威意外。
 
「酥酥太激動太緊張,好像還有點興奮」李成烈有些無力:「死活就是不肯睡覺」
 
韓威扶額。
 
「有沒有什麼辦法能讓他乖乖睡覺?」李成烈難得主動開口求助韓威,但是也沒有別的辦法,他畢竟是金明洙最親近的人。
 
「沒事,讓他一個人折騰吧」韓威道:「最壞也就是一夜不睡,對他不會有太大影響。高考前也是一夜沒睡,坐在房間裡三更半夜叮叮咚咚亂彈鋼琴,結果還考到全校第三」
 
.....
 
這是什麼毛病。
 
李成烈心情複雜掛斷電話,回臥室就見金明洙正在認真研究八卦雜誌。
 
「真不知道你是笨還是聰明」李成烈捏捏他的脖子,明明就是個小蠢貨,在有些地方卻偏偏厲害的要命。
 
金明洙哼哼躲開,然後繼續趴在床上給金聖圭畫蝴蝶結。
 
李成烈失笑,靠在旁邊也拿了本書陪他。
 
臨近天亮,金明洙終於呼呼睡著,李成烈抽掉雜誌,輕輕幫他蓋好被子。
 
「老公」金明洙迷迷糊糊握住他的手。
 
「嗯」李成烈關掉燈。
 
「老公.....」嘟嘟囔囔非常萌。
 
「我在」李成烈有些想笑,睡著了倒是挺會撒嬌。
 
「我想吃香辣蟹」到底還是怨啊!!!
 
「好」李成烈抱住他:「等你回來我們就去吃香​​辣蟹,還要吃牛肉鍋」
 
金明洙滿意的哼哼了一下,綿長打出小呼嚕。
 
李成烈低頭親親他的嘴巴,很溫柔也很寵溺。
 
第二天中午,金明洙和韓威準時被司機接到車裡,一起往城外開去。
 
南優鉉習慣性刷手機網頁,看有關金聖圭的新聞。襯衫領口微微敞開,露出白白的肌膚和一小個紅色曖昧痕跡。
 
「咦,你的脖子怎麼了?」金明洙好奇湊過去。
 
「沒事」南優鉉條件反射一把捂住。
 
怎麼這麼小氣。金明洙撇撇嘴,脖子有什麼好捂的,爺們就應該敞胸露懷,讓性感的胸毛迎風飛舞!
 
我居然沒有胸毛,這真是太遺憾了。
 
金明洙發自內心嘆了口氣。
 
出於公正性的考慮,賭局並沒有選在韓威的賭場,而是另外一個地方。
 
貴賓室裡,楚恆正在和三個金髮藍眼的男人喝茶。
 
「來路不明,你認不認識?」韓威站在攝像頭螢幕前,微微有些皺眉。
 
「只知道是美國請來的,其餘真沒見過」羅力道:「要真是安安分分來賭,那找誰也不用擔心,就怕對方本意非善」
 
「我有分寸」韓威拍拍他的肩膀:「走吧,這裡畢竟是錢叔的地盤,總得給面子」
 
半個小時後,金明洙和南優鉉也到了賭場。
 
「不用緊張」韓威並沒有說太多:「三局兩勝,我們還有一個人是DUKE,最近很忙昨天剛到」
 
「hello」對方是個身形高大的白人。
 
簡單介紹過之後,一行人便直接去了場子裡。
 
賭場的主人是一位德高望重的叔父,不管內心如何,最起碼韓威和楚恆在表面都對他很尊敬,這也就能保證賭局的最大公平性。
 
「你來做什麼?」楚恆冷冷看著羅力,明顯語氣不善。
 
「看熱鬧而已,這總不會也不行吧」羅力嘴角一彎:「錢叔和阿威都沒意見,你倒是挺多事。
 
楚恆被他頂的沒話講,又顧忌叔父的面子,只好憤憤坐了回去。
 
越複雜的賭博方式就越容易出千,所以這次的方式就選了最簡單的二十一點,雙方任意選人一對一,每人十萬撒籌碼,用最簡單的方式,誰先輸完就算淘汰。
 
雖然形式簡單也用不了多少時間,卻關係到巨額土地商業合同,沒有人會對此掉以輕心。
 
第一把DUKE,第二把南優鉉,第三把金明洙。
 
說到底,韓威這麼安排到底還是有些私心。若是前兩人就此贏了,那金明洙就可以不用上賭桌。這種東西和毒品一樣,能少沾最好。
 
荷官是錢叔的遠房親戚,馬尾辮大眼睛,一笑還有酒窩,看上去更像是大學生。
 
「好好的何必做這個」金明洙有些可惜:「也不去唸書」
 
南優鉉沒有接話。
 
「呃,我沒有別的意思」金明洙說完才想起來,南優鉉之前也是輟學混跡賭場,於是有些內疚。
 
「沒關係」南優鉉低聲道:「之前的確是我自己不爭氣,做錯事就要付出代價」
 
「不過你現在已經很好啦」金明洙握住他的手:「謝謝你在退出後,還願意來幫我哥」
 
雖然隔著面具,不過南優鉉還是扭頭沖他笑了一下。
 
眼睛彎彎的。
 
羅力站在錢叔椅子後,一邊幫他捏肩膀一邊感慨,都什麼時候了,居然還聊得熱火朝天。
 
第一把賭局已經開始,兩人面前各放著一堆藍色籌碼。
 
「DUKE是什麼來路?」南優鉉一邊盯著檯面,一邊側首小聲問金明洙——按照韓威之前的安排,他今天不僅要贏賭局,還要看對方有沒有出千。
 
「據說是從拉斯維加斯請來的高手」金明洙道:「他闖禍太多被人追殺,我哥答應替他解決麻煩,條件就是贏了這場賭局」
 
南優鉉點點頭,眼睛依舊沒有離開賭桌。
 
如果沒有千術,那二十一點就是算數高手的天堂,有經驗的玩家會根據固有運算規律和已經發出來的牌,來計算荷官牌靴中餘下的撲克還有多少張大牌,從而確定當前情況是對自己有利還是有弊。
 
荷官手法流利洗完牌後,給DUKE和對方的光頭男每人發了一明一暗兩張牌。
 
「洗牌手法有沒有問題?」金明洙問韓威。
 
韓威搖頭:「就是普通洗牌法」
 
金明洙安心了一點,坦白來講他特別特別怕輸,不僅怕賭輸,更怕會被騙輸。
 
「別緊張」韓威捏捏他的脖子:「你是我的吉祥物,一定會贏」
 
吉祥物什麼的,金明洙淡淡怨念。
 
聽上去就毛乎乎又圓滾滾,一點都不爺們!
 
不過雖然他極度不願意,但還是神奇的起到了一個吉祥物該有的作用。
 
因為DUKE竟然順順利利就贏了。
 
對方的人一邊罵髒話一邊下了賭桌,顯然心情很不好。
 
楚恆臉色也黑了幾分。
 
下一輪局會在十分鐘後開始,兩邊都抱著“眼不見心不煩”的態度,進了各自的休息室。
 
DUKE大功告成,顯然心情很好,悠哉哉靠在一邊抽雪茄。
 
「怎麼樣?」韓威問南優鉉。
 
「局沒問題,但是總感覺很奇怪」南優鉉皺眉:「說不出為什麼」
 
韓威摸摸下巴,眼底有些看不明白的情緒,顯然也覺得有些怪異。
 
「奇怪嗎?」金明洙納悶:「我沒看出什麼問題」
 
「你不覺得奇怪,是因為你不經常在賭場混,也因為你玩二十一點從來都是穩贏不輸」韓威整整他的頭髮:「真正的賭局不應該是這樣」
 
「那是怎樣?」金明洙越聽越納悶。
 
「換句話說,剛才DUKE贏的太順利」韓威道:「而對方雖然看上去很謹慎,卻連續犯了好幾個小錯誤,不像是楚恆專程請來的水準」
金明洙似懂非懂。
 
「你不需要想這些」韓威道:「該做什麼就做什麼,其餘事情交給我」
 
「嗯」金明洙努力深呼吸幾口,放鬆了一下自己。
 
「盡量吧」韓威拍拍南優鉉的肩膀,用力捏了一下。
 
南優鉉迅速和他交換了一個眼神,沒有多說話。
 
十分鐘的時間很快就過去,賭場裡,楚恆大概是因為剛才輸了局,心情變得很糟糕,看向這邊的眼神也多了幾份挑釁。
 
「兇什麼兇」金明洙嘟囔:「演技真是浮誇!」就應該丟給張東雨培訓三個月!
 
南優鉉拿著籌碼上了賭桌。
 
「DUKE呢?」金明洙好奇四下看。
 
「拿錢走了」韓威道。
 
金明洙囧囧有神:「真有效率」
 
「本來就是為了錢來,達到目的當然要走」韓威笑笑:「你以為誰都像你,從來不把錢放在心上」
 
.....
 
誰說我不把錢放在心上了,我明明就特別愛錢,高中就開始偷偷攢錢什麼的哥哥一定不會知道。
 
蘇小財迷在心裡誇獎了一下自己,居然能偷偷逃脫哥哥監控攢錢,真是腹黑極了!
 
「不許胡思亂想」韓威拍了一下他的腦袋。
 
金明洙只好坐直身體,繼續一心一意充當吉祥物角色。
 
「優鉉是不是太緊張了?」看了幾把之後,金明洙有些納悶的問他哥:「怎麼看上去心不在焉的」
 
韓威眉頭微皺,沒有說話。
 
這次的賭局相對於DUKE那場來說,可以說正常了許多,不管是牌面還是雙方表現,都更像是常規的賭局。
 
「先生,還要補牌嗎?」荷官笑容很甜也很溫和。
 
南優鉉遲疑了一下,食指放在桌上遲遲沒有表態。
 
荷官也不著急,一直在旁邊等他,直到見他輕輕敲了下桌子,才迅速補給他一張牌。
 
南優鉉緩緩掀開,看是一張黑桃2,心裡鬆了口氣,臉上卻沒有多少表情。
 
如果按照自己的計算結果和牌面,應該是對方佔據有利。但是紋身男在猶豫過後,居然直接放棄了這一局。
 
雖然贏了籌碼,不過南優鉉心裡並沒有多輕鬆,反而更加覺得似乎有問題。出千這種事情一般人看不出,甚至一般的賭徒也看不出,而對於常混跡於賭場的人來說,卻可以憑第六感來確定到底有沒有問題。
 
金明洙也覺得有些不對,又在心裡飛快的算了一遍,不管用什麼方法,南優鉉剛才都很有可能會超過二十一點,從而爆牌輸掉,這樣對方竟然也不賭一把?
 
韓威拍拍他的背,示意他放鬆。
 
像是要印證金明洙的預感,接下來對方幾乎氣勢如虹,很快就贏走了所有籌碼。
 
輸了?金明洙淡淡斯巴達。
 
楚恆心情終於好了一些,笑著拍了拍紋身男的肩膀。
 
「韓哥,對不起」南優鉉聲音很低。
 
其實也沒事啦,反正一比一平局,現在還有我啊!金明洙倒是沒有過分緊張,因為他覺得自己很牛逼。
 
楚恆那邊發出哄笑聲,顯然故意挑釁。
 
也不怕笑斷氣。金明洙難得惡毒詛咒別人,剛準備安慰南優鉉兩句,問他要不要去休息室喝茶,韓威卻突然抬起腳,狠狠衝南優鉉踹了過去。
 
「沒用的廢物!」
 
南優鉉猝不及防摔在地上,幾乎撞到了桌角。
 
「你做什麼!」金明洙被嚇了一跳,趕緊上去把他扶起來。
 
「對不起」南優鉉站都站不穩,彎腰單手摀著肚子,顯然疼得不輕。
 
「有沒有事?」金明洙著急,他哥怎麼能這樣呢!
 
「我沒事」南優鉉扶著沙發站直:「你去準備吧,我真的沒事」
 
對方笑聲更甚,顯然也看到了剛才的一幕。
 
「去吧」韓威拍拍金明洙。
 
「哼」金明洙甩開他哥的手,顯然在生氣。
 
暴力分子最討厭了!
 
「我真的沒關係」南優鉉握了握他的手,聲音很低:「去吧,把這局贏下來,韓哥說不定能放了我」
 
「.....你要是難受就去醫院」金明洙讓他在椅子上坐好,才轉身去了賭桌。
 
至關重要的第三把賭局,所有人都摒住了呼吸。
 
一定要贏!金明洙暗暗給自己握了一下拳!
 
我這麼硬漢,必須不能輸!
 
十萬籌碼不多,但因為賭得並不大,所以也就很緩慢。
 
幾把過後,金明洙已經大概知道了之前哥哥和南優鉉說得“奇怪”是怎麼一回事。
 
對方似乎能知道自己暗牌究竟是大還是小。
 
就算是再天才,也擋不住對方使詐,但又看不出破綻,金明洙眉頭微皺,朝韓威和南優鉉的方向看了一眼。
 
而與此同時,南優鉉神經也很緊。
 
牌桌上百分之八十有鬼,卻死活看不出原因。對戰雙方都沒有可能換牌,牌桌鋪了絨面沒問題,牌靴透明,牌楦是黑色暗面也不可能會反射,那就只有一種可能,荷官有問題?
 
南優鉉被自己這個設想嚇了一跳,可荷官是錢叔的遠親,按理來說應該不偏不倚才對。而且就算是荷官和楚恆串通,她在發牌之前也並沒有看過牌面,怎麼會知道雙方的暗牌是什麼?
 
韓威坐在他身邊,手指有一下沒一下敲著沙發。
 
眼看金明洙又輸掉一把,南優鉉也更加證實了自己的猜測。
 
根據金明洙的水準,實在不應該輸這麼多次,唯一的解釋就是對方有鬼。但這種事情總不能空口白話說,找不出證據,一切都是白搭。
 
南優鉉默念讓自己冷靜,飛速理了理思緒。
 
很多事情,慌亂的時候和冷靜的時候去做,的確會出現不一樣的結果。
 
盯著荷官看了幾分鐘,南優鉉終於看出荷官在每次發牌時,都會習慣性用手指舔一下食指,然後再去牌盒中取牌。
 
本來這個動作無可厚非,因為牌具很古老,所以發牌時並不能流利,沾一下口水可以方便取牌,但是南優鉉卻發現她在每次發完牌後,都會在不經意時做一些小動作,而每逢這個時候,對方的眼神也都會落在她身上。
 
這些小動作雙方都做得極其隱秘,所以就算是看出來,南優鉉也不敢馬上肯定,直到金明洙輸掉了最後一個籌碼,才朝韓威點了一下頭,在他耳邊低語了幾句。
 
韓威冷笑一聲,把手中的茶杯重重放到桌上,茶水四濺。
 
周圍帶來的一眾手下立刻衝上去,掏槍圍住了賭桌。
 
金明洙本來輸了還挺蔫頭蔫腦,現在清楚有問題,立刻跳下賭桌刷拉跑到哥哥身邊,像一隻精明的小兔嘰!
 
真是非常懂得自我保護!
 
南優鉉也護在了他身邊。
 
「阿威!」錢叔顯然也沒料到會有這一幕,語氣裡蘊含了無數怒意:「你這是什麼意思?既然選了我當主事人,連這點信任都沒有?!」
 
「錢叔,這事是我冒犯」韓威對他很尊敬,看向楚恆的眼神卻有些狠:「我懷疑有人出千」
 
「你亂說什麼!」對方眾人聞言拍桌叫囂,無非是一些"輸不起是孫子""不給長輩面子"之類的挑釁語言,錢叔氣得臉漲紅,眼看就要和韓威翻臉。
 
「錢叔,你可看到了,先掏槍的人是他,我們可連把刀都沒有」楚恆眼睛斜斜瞥向韓威:「沒這本事,就別出來混」
 
「有沒有鬼,你自己心裡清楚」韓威語調很冷:「掏槍也不是不給錢叔面子,而是怕你毀證據」
 
「證據?」楚恆聞言大笑:「所有賭具都是錢叔的,連荷官也是錢叔的,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
 
「夠了!」錢叔果然更加生氣。
 
「我懷疑撲克有問題」南優鉉站在韓威身邊。
 
「混賬,哪來的雜毛小子!這裡有你說話的分?」楚恆眼神狠仄。
 
「我是誰不重要,這副撲克一定有問題!」南優鉉一字一句。
 
「小子,這牌可是錢叔的!」楚恆刻意加重了挑事的語調:「你這麼說,是懷疑錢叔被我收買?」
 
氣氛瞬間凝重,雙方劍拔弩張,錢叔顯然也被氣得不輕。
 
「把撲克給我!」南優鉉伸手。
 
「最普通的撲克,滿大街都是,你是要刮磁粉還是要加熱?」楚恆還在叫囂。
 
南優鉉把撲克拿在手裡,的確是最普通的蜜蜂撲克。
 
「今天這件事,你必須給我一個說法!」錢叔也緩緩站起來,語氣中隱含怒意,顯然對韓威極度不滿。
 
「檢查啊!要不要我借你一個打火機?」楚恆丟了一個鋼製火機過來,幾乎砸中金明洙的臉!
 
臥槽!金明洙憤怒的瞪了他一眼。
 
「有什麼問題?」韓威扭頭問南優鉉。
 
成敗在此,南優鉉低頭舔了一下撲克邊。
 
一直站在錢叔身後默不作聲的羅力,突然就“噗一聲”笑了出來,這動作正經挺像小狗。再看楚恆,卻已經臉色一變。
 
「怎麼了?怕什麼?」韓威把他的情緒變化看在眼底,心裡的石頭瞬間落地。
 
「牌有味道」南優鉉把幾張撲克遞給錢叔:「苦甜鹹酸,對應不同區段裡的點數,發牌時假裝不經意舔一下食指,然後用小動作告訴給對方,來確定補牌或是不補,整理頭髮是小點,摸食指是大點,至於其他的暗號,多看幾遍錄像我一定能找到」
 
金明洙吃驚之餘在心裡讚歎了一下,真是霸氣極了!
 
錢叔遲疑著接過撲克,沾濕手指試了一下,果然入口甜膩,明顯有貓膩。
 
「怎麼回事!」老爺子狠狠把手裡的牌丟到地上。
 
荷官早就哆嗦成一團,連站都站不穩,被人拎著丟在了地上。
 
「說!」錢叔氣得粗喘:「為什麼場子裡會出這種事情!」
 
荷官只知道哭著搖頭,一個字都說不出來。和賭客串通出千,後果絕對很嚴重,就算膽子再大也不過是個姑娘,早就嚇得快要昏過去。
 
「算了,只是個小姑娘」羅力扶著老爺子坐回太師椅:「這時你問她,還不如問別人」
 
至於別人是誰,很顯然擺在桌面上。
 
「阿恒」老爺子顯然也意會了他的意思。
 
「我怎麼會知道」見被戳穿,楚恆反倒一副無賴相:「牌出了味道就是我搞鬼?」
 
「難道我會出千讓你贏?」韓威冷笑。
 
「這可難說」楚恆挑眉:「說不定是你蓄意在老爺子面前陷害我,才演了這麼一齣」買通荷官和賭具管理員用的都是陌生人,他並不擔心會被認出來。至於從美國請來的這三個人,身後都有勢力做背景,也沒人敢輕易動。
 
楚恆就是吃準了這點,才會這麼狂妄。
 
金明洙簡直要膜拜他的臉皮厚度,相比起來自己真是害羞極了。
 
「你好蠢」
 
雖然這句話很直白但是非常有道理。
 
「你說什麼?!」楚恆聞言大怒。
 
「本來就是」有自己親愛的哥哥在,金明洙一點都不怕:「這裡到處都是攝像頭,要不要我把你剛才的表情回放一遍?很有看頭哦」
 
韓威摸摸下巴,忍笑。
 
楚恆臉色一僵,沒有說話。
 
「要是不知道牌有問題,舔一下而已,你何必那麼緊張?」金明洙努力讓自己的嗓音低沉,一來偽裝,二來爺們!
 
「去把影像調出來」老爺子示意身邊的人。
 
楚恆心裡有些亂,坦白來講,他並不記得在對方舔撲克的一剎那,自己究竟是什麼表情。錢叔在本地德高望重,在太過明顯的證據下,自己也不好過分抵賴。
 
很快,一個複製有剛才影響的硬盤和筆記本電腦就擺在了眾人面前。
 
「你確定不要再考慮一下?」金明洙還在繼續氣他:「讓我們來倒數五個數!」
 
「.....混賬!」幾秒之後,楚恆突然轉身,隨手甩了身邊的人一個耳光:「是不是你背著我做的?!說!」
 
韓威嘴角一揚,冷眼看著眼前鬧劇。
 
「楚哥,你饒了我」那人顯然也是懂臉色的,噗通就跪在了地上,痛哭流涕打自己耳光:「都是我一時糊塗,才會背著你去找了這丫頭,楚哥我知道錯了」
 
金明洙瞪大眼睛,這才叫真·影帝!張東雨一定會很喜歡,說不定還會為他量身打造一部電影!
 
「錢叔,我回去一定會好好管教他」戲演夠了,楚恆也放低了姿態:「至於土地合同,為了彌補我的大意,可以讓給阿威」
 
這話已經是服軟妥協,老爺子看了眼韓威,像是徵詢他的意見。
 
「我聽您的」韓威很給他面子。
 
「那就按阿恒說的辦」錢叔拍板決定:「這件事到此為止,以後都管好你們各自的人!」
 
楚恆忍氣吞聲,帶著人先告辭離開。
 
「好刺激」休息室裡,金明洙緊張的心還在狂跳。
 
南優鉉也是滿手冷汗。
 
「對了,你有沒有受傷?」金明洙還惦記著剛才韓威的那一腳,趕緊上來掀他襯衫。
 
「我沒事,配合韓哥演戲而已」南優鉉安慰他:「他沒有用多大力,我也是順勢倒在地上」
 
「演戲?」金明洙聞言一愣。
 
「我和韓哥都確定對方有問題,所以故意演了一齣戲,好讓對方以為我們已經開始慌,才更容易放鬆警惕露出馬腳」南優鉉解釋。
 
「你們什麼時候商量的?」金明洙聞言更吃驚。
 
「很多事情不用商量,聰明的人一個眼神就能懂」韓威打斷,伸手揉揉他的腦袋瓜:「你不會懂」
 
「你的意思是說我不聰明?」金明洙瞬間就不高興了,特別生氣。
 
羅力失笑,小表情真是可愛。
 
「有你什麼事!」金明洙兇巴巴瞪他。
 
「當然不是,酥酥這麼聰明」韓威從善如流。
 
「對的,你好聰明」南優鉉也跟著點頭。
 
羅力笑的更加激烈,這種大人哄小孩的畫面。
 
金明洙腦袋嗡嗡響,覺得自己被歧視了!
 
這種時候就必須要給自己英俊的男人打一個電話!
 
「酥酥」李成烈瞬間就接起來:「我正要給你打電話」
 
「怎麼啦?」心有靈犀什麼的,今晚一定可以來一發!雖然淡淡羞澀但是真的很舒爽!
 
「剛才有一堆小混混路過雜貨舖,似乎在說炸藥之類的東西」李成烈道:「我眼看著他們從驪宮大廈出來,為首一個染著紅頭髮,是不是和你有關?」
 
咦你怎麼會知道我在驪宮大廈紅毛什麼的就是剛才那個被楚恆暴揍的苦逼漢子但這不是重點,金明洙驚了一下:「炸藥?」
 
韓威眸色一沉,從他手裡接過手機。
 
「韓哥」南優鉉也緊張了起來。
 
羅力拍拍他的肩膀,示意冷靜。
 
一分鐘後,韓威臉色鐵青掛掉電話。
 
「怎麼回事?」羅力問。
 
「如果我沒猜錯,楚恆不會這麼甘心,​​今晚就會派人去那塊地皮裝炸藥」韓威道:「製造出惡意爆炸案,這件事政府就會插手,那這場賭局我就白贏了」雖說已經註冊了新公司,但背景畢竟不乾淨,更何況那幢廢棄大廈裡說不定還會有守門人,要是真被他炸了,輿論後果不堪設想。
 
「這也太狠了」羅力嘖嘖:「要不要告訴錢叔?」
 
「老爺子畢竟是中間人,當初請他也只是為了賭局公平。楚恆在這裡已經給足了他面子,出去再鬧事,錢叔也不好再插手」韓威道:「放心吧,我有分寸」
 
「你能有什麼分寸!」金明洙捉急,那可是炸藥啊!
 
「沒事」韓威揉揉他的腦袋:「走吧,我先送你回家」
 
「不行你必須告訴我!」金明洙很執拗,這事關他哥的安全,必須非常上心!
 
「我早就派了人跟蹤楚恆」韓威倔不過他,只好承認。
 
「跟蹤他?」金明洙吃驚:「你早就知道他要裝炸藥?」
 
「我不知道,不過我肯定他不會善罷甘休」韓威道:「放心,他傷不到我」
 
「.....那你要當心」金明洙絮叨叮囑。
 
「走吧,送你們回家」韓威拿起外套。
 
「等等」金明洙後知後覺想起來一件事:「剛剛打電話,那個.....在附近?!」這不科學!
 
「他在附近也不能接你」韓威揪揪他的耳朵:「我怕有人盯梢,全部上我的車」
 
「他怎麼會在附近?」金明洙覺得被隱瞞了!他哥居然和他男人之間有勾搭!
 
這真是非常嚴重,恍惚有一種“小學老師和家長狼狽為奸”的錯覺!
 
「你回去問他就知道了」韓威把面具扣在他臉上:「走」
 
金明洙一邊走一邊還在哼唧。
 
怎麼能這樣呢!
 
真是太過分了!
 
「你先回去吧,小心被人跟蹤」韓威一邊走一邊打電話給李成烈,雖然這種可能性很小,不過看在自己弟弟的份上,還是要提醒到位。
 
「是誰的電話呀?」羅力還在逗金明洙。
 
金明洙非常正義的怒視了他一下。
 
「怎麼臉紅了」特別欠揍的語氣。
 
韓威掛斷電話,把金明洙拉到自己身後,順便狠狠瞪了羅力一眼。
 
刀疤先生樂不可支:「你有沒有見過護崽子的貓?」
 
金明洙聞言更暴躁了,他哥怎麼不和這個變態絕交呢!
 
簡直神煩!
 
南優鉉也默默繞過羅力,站在了金明洙身邊。
 
「你是不是也覺得他很討厭?」金明洙握住革命戰友的手。
 
南優鉉發自內心點了一下頭。
 
羅力難得有些受打擊。
 
現在的小朋友怎麼都如此不友好。
 
「先送你回家?」坐上車後,金明洙拿掉面具問南優鉉。
 
「不用了,隨便把我丟一家旅館就行」南優鉉道:「我跟聖圭哥請假的時候說是回老家,要明早才能回去」
 
韓威點點頭,一腳油門把車轟了出去,在城外繞了好幾個彎。
 
「後面沒尾巴,你會不會太謹慎了點?」羅力問。
 
「要是車上只有你,給錢我也不會繞」韓威目不斜視:「被人打死也活該」
 
「不用這麼狠吧?」刀疤嫌惡撇嘴。
 
「你要去哪家酒店?」金明洙問南優鉉。
 
「哪家都行」南優鉉道:「我就住一夜」
 
其實按照金明洙平時的好客程度,一定會熱烈邀請他來自己家裡住,順便在晚上瘋狂八卦金聖圭,一想就很爽!但現在情況不一樣啊,因為他還不知道自己和總監先生的關係,而且在這樣的夜晚顯然是和自己英俊的男人舌吻比較重要!
 
所以金明洙很重色輕友的閉了嘴。
 
真是非常不仗義。
 
「送你去希臘酒店?」韓威一邊開車一邊問。
 
「不用了」南優鉉趕緊拒絕,那裡經常會有明星出現,萬一被人發現告訴金聖圭就死定了!
 
「不如和我一起住?」羅力在副駕駛上扭頭問他。
 
臥槽!南優鉉還沒來得及說話,金明洙就已經迅速坐直身體,並且用眼神怒視了一下他!
 
不僅覬覦我還覬覦我的朋友,這種人真是特別特別沒有節操!
 
「.....」羅力哭笑不得,其實他還真是好心,想著帶回家住一夜明天再送回去,畢竟幫了這麼大忙。
 
「我隨便住一家酒店就好」南優鉉也不想去他家,正好看到路邊有家小酒店,就順勢讓韓威停了車。
 
「那你自己小心」金明洙叮囑:「有事打電話,明天早點回家」
 
南優鉉點點頭,拖著行李箱進了大堂。
 
「你呢?」韓威扭頭看金明洙:「跟哥哥回家?」
 
金明洙立刻就陷入了為難,因為他一分鐘前還在想要怎麼樣跟總監先生舌吻,還順便考慮了舌吻的時候要不要撫摸胸肌!
 
「跟我回去還要考慮?」韓威眉頭一皺。
 
「.....不然我周末再陪你?」金明洙試探著問,雖然哥哥很重要但是晚上已經約好去吃香辣蟹了啊!香辣蟹什麼的錯過第二次自己一定會生不如死。
 
羅力靠在椅子上笑。
 
這個變態怎麼老是笑!金明洙非常不高興,真是礙眼。
 
韓威在心裡嘆氣,果然弟大不中留。
 
只好把人送了回去。
 
李成烈到家要稍微早一些,等金明洙進屋時,已經聞到了滿屋子的香辣蟹味道!
 
「老公!」金明洙歡快衝進廚房,打算先吃一口!
 
然後他就被總監先生半路截住,抱在客廳沙發上親了五分鐘。
 
在吃貨心裡,這大概是唯一能和香辣蟹抗衡的東西,所以他並沒有很遺憾,甚至還有些淡淡舒爽。
 
「以後我再也不放你去做這種事情了」李成烈抱緊他。
 
「其實也沒那麼嚴重」金明洙揉揉他的頭髮,覺得心裡很溫暖。
 
「他們說的炸藥是怎麼回事?」李成烈坐起來,把人抱到自己腿上坐好。
 
「是楚恆的人想要搗亂,不過沒關係,哥哥早就有準備」金明洙摟住他的脖子:「別擔心」
 
李成烈捏捏他的臉頰,還是心有餘悸。
 
「對了,你怎麼會在驪威大廈附近?」金明洙突然就想起了這件事!
 
「你哥哥沒告訴你?」李成烈問。
 
「他不肯說,讓我自己問你」金明洙好奇的抓心撓肝。
 
「也沒什麼,上次你說要去賭局,我就找到你哥,問他要了地址」李成烈挑重點說給他。
 
「你什麼時候找的我哥,我怎麼不知道?」金明洙更吃驚了。
 
「怕你在賭桌上分心,就沒告訴你」李成烈親親他的臉蛋:「不生氣吧?」
 
那當然不生氣啦不僅不生氣反而還有一些淡淡的感動!明知道有危險還要陪在自己附近什麼的,而且還誤打誤撞聽到了楚恆的陰謀!金明洙覺得他男人真是英俊極了!
 
「走吧,我們去吃香辣蟹」李成烈抱著他站起來。
 
「我以為要出去吃」金明洙使勁抽抽鼻子,特別特別香!
 
「在家自在一點,所以就叫了外賣」李成烈把他放在椅子上:「你也可以不顧形象」
 
窗外飄下細雨,在這種天氣裡和心愛的人一起吃香辣蟹,簡直幸福到不能再多!
 
而相對來說,南優鉉就比較鬱悶,酒店餐廳正在翻修,只好隨便叫了外賣,又硬又冷難吃得要命,兩口後就丟下筷子。
 
「寶貝」金聖圭打電話過來:「在做什麼?」
 
「在家陪爺爺」南優鉉趴在床上:「你呢?」
 
「剛參加完活動,在和麥珂吃東西」金聖圭道:「不然你在家多陪幾天爺爺?」雖然很捨不得,但畢竟也是親人,哪有看一天就回家的道理。
 
「.....」南優鉉有點囧,怎麼突然變這麼大方。
 
「好不好?」金聖圭問。
 
「也行」不知道怎麼跟他講,南優鉉只好硬著頭皮答應下來。
 
「那就五天後回來吧」金聖圭隔著手機親親他:「乖,到時候我來接你」
 
「嗯」南優鉉無奈攤在床上,決定在酒店看五天電視——爺爺最近參加了一個老年騎行團,就算真的回老家也見不到。
 
掛斷電話後,金聖圭踢踢對面的麥珂:「去買單」
 
「先讓我冷靜一下」麥珂哽咽萬分:「你居然和優鉉搞到了一起,這到底是什麼時候發生的事情,我要告訴姨媽」
 
「那老子就宰了你」金聖圭很冷靜。
 
「真的不能喜歡姑娘嗎?」麥珂淚眼婆娑,殷殷拉住他的手:「皮膚好,胸大,軟!」一定比那個單薄的小男生有手感啊!
 
「不能」金聖圭冷酷打碎他的幻想:「你要是喜歡這一類,我倒是可以介紹」
 
麥珂紅著眼睛叮囑:「我喜歡D-CUP」
 
「行了行了,快去買單」金聖圭靠在圍欄上看雨景:「順便叫一壺碧螺春,我們坐一會再回去」反正回去也沒有老婆,還不如在外面呼吸新鮮空氣。
 
兩個小時後,麥珂趴在桌上打呼嚕,金聖圭看夠了夜景,站起來拎著他一起回家,準備一起打遊戲。
 
然後剛出酒樓,就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進了對面一家速食店。
 
.....
 
「表哥?」麥珂推推他,納悶萬分順著視線看過去:「怎麼了」
 
「.....沒事」金聖圭把車鑰匙丟給他:「你先回去吧」
 
「你呢?」麥珂問。
 
「看到一個朋友,可能要耽誤一會」金聖圭轉身上了過街天橋。
 
臥槽我不要走!明顯是有熱鬧看啊!麥珂撒丫子跟了上去,非常之八卦。
 
速食店裡,南優鉉正在吃漢堡——本來他打算看看電視就睡覺,不過大概是因為酒店太破了,閉路訊號差的要命,根本就沒法混時間,就想出來找點東西吃。卻偏偏好巧不巧,還真的就被金聖圭碰到了。
 
所以說生活真是好大一盆狗血!
 
南優鉉並沒有意識到謊言已經被撞破,吃完漢堡後沿街慢慢溜達,打算買點麵包之類就回去,不知不覺就走到了隔壁後街。
 
「優鉉!」身後突然有人叫,隨後就跑過來一個光頭。
 
「你怎麼會在這?」看清是誰後,南優鉉有些吃驚。
 
對方是之前在場子裡認識的朋友,後來因為得罪了韓威混不下去。莫名其妙消失了一陣子,沒想到會在今天遇到。
 
「那是老子遇到貴人運氣好!」光頭大喇喇攬住南優鉉的肩膀:「不過話說回來,運氣再好也沒你好。你說都是得罪了韓哥,怎麼你小子就沒事,我他媽就得四處躲?」
 
「遇到什麼貴人了?」南優鉉不動聲色掙脫他。
 
「楚恆,楚哥,你聽說過吧?」光頭語氣很橫。
 
「你現在跟他混?」南優鉉皺眉。
 
「是,跟楚哥有好日子過。你呢?」光頭隨口問。
 
「.....我在一家五金店做學徒」南優鉉擋下一輛出租車:「我先回去了,有空再出來喝酒」
 
出乎意料,光頭竟然一把把他拉了回來。
 
「做什麼?」南優鉉眼神一厲。
 
「不做什麼啊,陪哥哥去喝兩杯」光頭摟著他往巷子裡走。
 
「放開我!」南優鉉握拳朝他揮了過去。
 
然後他就感覺腰裡兀然一冷,顯然是抵了一把刀。
 
「給臉不要臉」光頭在他耳邊冷笑:「再掙扎的話,別怪我不客氣!」
 
「你到底想做什麼?」南優鉉心裡猜到七八分,卻還是不敢肯定。
 
「想活命的話,最好站著別動」光頭強行把他挾持到深巷裡,掏出手機發了條簡訊。
 
「是楚哥?」南優鉉試探著問他。
 
光頭嗤笑:「你倒是聰明」
 
南優鉉心裡一沉,暗暗找機會想跑。
 
「老實一點!」覺察到他的心思,光頭手下一使勁,刀鋒立刻劃破襯衫和肌膚,火辣辣的疼。
 
「我又沒有得罪楚哥,他找我做什麼?」南優鉉裝作不知情。
 
「少跟老子演戲,老大早就認出你的聲音了!」光頭把他逼到牆角:「本來還想著多難找,沒想到你小子自己跑出來!聽話一點,說不定等等還能好受」
 
果然還是太大意啊,南優鉉有些懊惱,腦袋轉得飛快。
 
不管怎麼樣,先跑了再說。
 
而與此同時在速食店外,突然有一個墨鏡男大聲喊了一句:「是金聖圭!」
 
「啊!」妹子們瞬間就激動了,紛紛順著他的手看過去。
 
金聖圭雙手插在褲兜裡,站在路燈下笑容很帥氣,簡直就是王子!
 
「啊啊啊!」少女心都要出萌來了好嗎!真的是當前最紅的男模金聖圭啊!真人比照片還要帥一百倍,妹子們紛紛激動難耐蜂湧上前,求擁抱求合影求簽名,速食店本來就人多,再加上圍觀路人,場面簡直火爆的一比那啥!
 
「今天天氣是不是很冷?」金聖圭大聲問。
 
「是!」妹子們很配合。
 
「那我陪你們一起跑步好不好?」金聖圭號召。
 
「好!」妹子們歡欣雀躍。
 
金聖圭轉身就往背街跑。
 
妹子們一邊尖叫一邊呼啦啦跟上去,墨鏡男也跟了上去,還順便戴上了鴨舌帽——其實他就是苦逼的經紀人麥先生。
 
「金聖圭,我們愛你!」麥珂捏著嗓子尖叫,偽裝什麼的好難。
 
「金聖圭,我們愛你!」粉絲也跟著叫。
 
「金聖圭!我們要嫁給你!」麥珂覺得自己快噁心吐了。
 
「金聖圭,我們要嫁給你!」粉絲尖叫直上雲霄。
 
沿途不斷有腦殘粉和不明真相的群眾加入,隊伍越來越壯大,幾乎要有上百人,一派“全市人民喜迎奧運”的繁榮景象,和諧極了。
 
巷子裡的光頭先生正在納悶,心說怎麼外面街道一下變得這麼吵鬧。結果還沒過一分鐘,突然就有一群人打著手機閃光燈做手電,一邊齊聲大喊“我們都愛金聖圭”,一邊呼裡呼拉的衝了進來,簡直地動山搖。
 
.....
 
光頭瞬間就石化了,這尼瑪是什麼情況?
 
南優鉉看準機會狠狠一腳踹開他,轉身朝人多的地方跑去。
 
「你給老子回來!」光頭急眼,拔腿想要追過去,結果特麼剛好撞進妹子群裡!
 
「前面竟然真的是金聖圭啊!」身邊的妹子熱淚盈眶,死死掐光頭的胳膊!
 
見到活的真是好激動!
 
南優鉉也被妹子們夾在了中間,麥珂找准時機拽住他的手,拖出來朝反方向跑得飛快。
 
「聖圭哥」南優鉉往後看。
 
「他沒事!」麥珂把人塞進出租車:「我們先回家!」
 
待續.....
 
C9874D119D92ABC6987F7BE9BBEA7CE4  
創作者介紹

烈洙귀엽다-育珊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