濱市的中央商業區有好幾個,大小商場加起來數量過百,但以李成烈的標準,屬於能配得上他的小王子的商場就很鳳毛麟角了,滿打滿算兩三家。現在明洙面前的這家“瑪雅帝國”是濱市最大一家奢侈品商場,比曾經明洙帶尹妮娜去過的那家還誇張,彷彿地上都鋪金磚。

儘管在絶大多數人看來,這種地方從內到外散發著奢靡氣息,從上到下都是富人來燒錢的,是一個棉質內褲就敢標價幾百塊的異度空間。可在真正的行家眼裡,別看商場只有三層,這三層也要分三六九等的。

一樓被熟客們通常稱為“黃金區”。這裡的品牌無論哪個都聲威赫赫,一個個大名如雷貫耳,每一季廣告做的都很是令人炫目,代言明星一把一把的全是國際超大牌,反正恨不得連三歲小朋友也能混個眼熟,知道這玩意很貴很貴.....但實際上,大部分都是冤大頭,在其原產國,那些衣服、鞋子、包包根本就是白菜價,多得是逢年過節掛個牌子出來寫著:一百九九、二百九九.....換季大甩賣.....

老黑和龍二對視一眼,每次看到這個地方他們都心裡鬱悶。

遙想當年.....

當龍二跟烈哥一夜之間成了暴發戶;

當龍大跟著烈哥讀書越來越小資;

當老黑用砸鈔票這種行為充臉的時候;

當雲虎在女人面前髮情顯擺的時候.....

他們都先後鍾愛在這裡消費。

後來陸陸續續外語水平過關,可以隨李成烈經常出國之後,他們才知道自己根本是人傻錢多,被洋鬼子們給耍了。

「那為什麼要叫黃金區?」老黑直到現在還在糾結,瞧這個糟心名字起的,太坑爹了!

「因為黃金鋪地啊」明洙笑著解釋,這名字是那群富人發起的一個陰損的笑話。商場地磚的顏色近似金色,又有黃金鋪地這樣一個叫法,所以一樓“黃金區”的意思就是被人踩在腳下的一層,都是騙暴發戶和裝小資情調的都市白領的錢,哦,除此之外,還有很多看起來“父女”、“母子”樣關係的人在也會時常逛黃金區。

明洙雖然單純,但不傻,再說,這種包養的事在娛樂圈裡多的數不清。明洙看看那邊,又看看李成烈,再想想自己,有生之年從來沒缺過錢的小王子,一時間情緒有些低落。

「怎麼?」

明洙沒說話,但李成烈是什麼人,視線同樣掃了一圈,落到某一對“父子”身上,他想,他明白了。

「一個恩客和小寵,有什麼好看的?」

明洙吃驚於李成烈語氣裡明顯的輕蔑和冷肅,抬頭正好看到李成烈深深的目光正看著他,一貫讓明洙心驚的墨黑的瞳仁裡此刻有種讓他說不上來的暖意。

「明洙,你是我.....」李成烈拉著明洙的手放在唇邊,後面的話不知道李成烈是故意沒說,還是被這樣無聲的親昵給打斷了。

公共場合下的親暱讓明洙窘得耳朵尖有點發紅,他掙了一下沒掙開,望向李成烈的視線帶上無聲的懇求,剛剛心裡還在糾結事兒,瞬間就被風吹無痕了。

「放過你可以,」李成烈低聲笑,放開明洙的同時,在他耳邊親了一下:「今天晚上不可以跟我哭著說不要」

電梯終於到了,明洙一頭衝進去,李成烈大笑。

也許因為那張揚的笑聲,也許本來太子爺的氣場就很強大,在電梯的門關上之前,有好幾道視線從外面掃過來,其中一道過於專注的視線被李成烈敏鋭捕捉到了,那是一雙漂亮帶笑的桃花眼,李成烈有過目不忘的本事,便是打個照面的陌生人也會腦中留影,更別說那雙眼還曾經屬於某個躺在身下承歡數月的小寵。

他的名字李成烈已經忘了,但李成烈確定自己絶對不會虧待任何一個服侍過自己的男孩。李成烈看著那張似喜似悲、表情複雜的小臉,再看看他如今身邊站著的另一個成功人士一身合體的某大牌西裝——用錢堆出來富貴與美色,也還算般配。忽然李成烈想笑,黃金區,這是誰起的名字?還真形象,因為黃金終“有價”嗎?李成烈把手搭在明洙的腰間,等著電梯門緩緩關上,他低頭給了明洙一個吻,他的明洙,天地瑰寶,獨一無二。隨著電梯一點點往上升,轉臉李成烈便把那些無關路人甲乙丙都拋諸腦後。

二樓被熟客們叫做“鑽石區”。

如果是尋常人逛商店,一定覺得這裡怪沒意思的,店裡的衣服鞋帽都是一式一款,若倆顧客碰巧試件同號碼的衣服估計還得排隊,假若真的試中了,對不起,我們店裡還沒現貨,請耐心等待一到兩週——這哪裡叫開門做生意?

可龍二他們現在在這裡訂衣服。

這裡的每家店都有其深厚的歷史底蘊,他們有自己的客戶網,有自己的品味和堅持。他們只做VIP通訊名單上客人的生意,每季的目錄單會送到客人手中,客人看中了,來店裡試樣子,決定買了,店家會確定成品沒有任何不合適的地方才會送到府上。這就是鑽石區的服務,也許你會覺得這裡看起來不如樓下那些名牌商品耀眼閃亮,但這裡的每一件衣服,都不是下面那些流水線生產出來的東西能比擬的。鑽石區,顧名思義,鑽石在綻放光彩之前,總要經過一番琢磨,這大概是就是鑽石區的意思。

但是李成烈的目的地是三樓,三樓被那些頂級人士稱為“皇后區”,在這裡,你會享受到尊貴如皇后般的周到服務。這裡的每一家店據說都曾經為皇室和貴族專用,他們的底蘊保證了他們都不需要用虛華的廣告擴大自己的知名度,他們從不屑用明星代言,也不用跟風時尚,他們不用銷量多少來標榜業績,他們的大門只對他們固有的客人和客人介紹來的新朋友開放。如果你僅僅因慕名而來的“局外人”,很遺憾,您不是我們的客戶。

據說,每一家店裡的經理都能準確的叫出所有客戶的名字,知道他們對服飾的喜好,和一些特別需要留意的小習慣。這是一個客戶群很窄的圈子,但又是一個影響力足夠大的圈子,成為這些店舖的客人,更多的成為一種身份象徵,代表著某種範圍內的頂級階層。明洙聽說過這裡,但他沒來過。李成烈成為這一階層的客人,引薦人是很多年前縱橫大半個地球的那位“帝王”。

這裡的每一家店,來之前都需要打電話預約時間,並非店大欺客,而是當你邁進店門之後,店家會保證你就是店子裡唯一的尊貴存在,所有的工作人員只會為你服務。這也是李成烈的態度,他的明洙無價之寶,理應被眾星拱月、嬌寵一生。

上了三樓,進了某一家招牌刻著古體字的店子之後,明洙被工作人員以迎皇后回宮的架勢迎走了,老黑、龍二他們在一旁休息間等,至於太子爺,自然要過去當決策人。

「你確定要這樣式的?」明洙照著鏡子,語氣簡直等於“你這是什麼眼光?”

「覺得不舒服?」

那倒不是,休閒裝能有什麼不舒服的?只是,明洙戳戳小肚子前的斜插口袋:「我幼兒園之後就沒穿過口袋開在這裡的衣服了」

「瞎說!」李成烈看著鏡子裡的“小叮噹”,明洙穿上這種套頭罩衫後,一反之前清貴的翩翩公子形象,變得鮮活稚嫩了許多,“可愛”這個詞第一次真切的出現在明洙身上,一點兒也不違和。「這個樣式訂了,給我看看布料」李成烈拍板。

「我不喜歡高領衫」明洙比了比脖子:「會卡住」工作人員很仔細的記下明洙的意見,同時調整領口位置和大小。

李成烈意有所指的盯著明洙身上某處:「你不介意帶著吻痕在校園招搖,我沒意見」

明洙紅著耳朵,對著鏡子把領子拉高,似乎在測量著什麼.....

「我喜歡這個」對著鏡子裡看自己身上的小立領,很精神。

「我也喜歡」李成烈同意。

明洙通過鏡子看李成烈,真難得他倆有意見一致的時候。

李成烈吩咐人記下來,決定多訂幾件。充滿禁慾味道的制服系,只是想像一下李成烈都覺得某處漲的發疼。

龍二在那邊一直上網看新聞,老黑拿著明洙的iPod聽音樂無所事事,眼睛盯著那邊正在試衣服的明洙少爺和給少爺出謀劃策的烈哥,心裡有點感慨——龍吐珠啊,貨真價實的龍吐珠,竟被查夜那小子一語成讖。

老黑跟李成烈已經很多年了,他們幾乎是從小一起長大,他知道李成烈的很多習慣,比如喜歡用釣魚來放鬆神經,喜歡用圓頭的簽字筆,口味微辣,哪怕李成烈的一個微笑,老黑都能分辨出是真的高興,還是暗藏殺機。作為烈哥身邊的“大內侍衛總管”,老黑對李成烈的瞭解甚至擴大到給李成烈選侍寢小寵都不會出岔子的地步。

然後,李成烈遇到了金明洙。

不得不說,當老黑第一眼看到金明洙的時候,他就知道這是一個會符合烈哥胃口的小餐點,根據經驗論,這類純真派的小寵一向得烈哥的心,一般都會被疼愛的久一點。最開始,看太子想方設法的把人吃到嘴,手段簡直無所不用其極,老黑一邊看熱鬧,一邊心裡頗不以為然。那時他只是把明洙看成“當下比較受寵的小寵”一類人物。

後來瞭解多了,慢慢體會到金明洙骨子裡那股雍容嬌貴的大家氣質,看出明洙少爺的乾淨是真的乾淨,那種從內到外彷彿靈魂都是晶瑩剔透的純真,而不像其他都是矯揉造作出來為討太子爺歡心的,老黑又覺得這樣一個小王子般的少年被當成侍寢小寵作賤可惜了,老黑這邊還沒惆悵完,忽然一個激靈驚覺了。老黑忽然意識到查夜當初說的龍吐珠與小泥鰍的區別——不僅僅是純真、或是外表,或是貴公子的身份讓金明洙成了龍吐珠——最重要的是氣質,教養、內涵,本心.....

再前前後後一琢磨烈哥一直以來對明洙少爺的態度.....然後老黑大徹大悟了,金明洙的地位在老黑的心裡立即躍上一新台階,所以,他決定沒事兒抱抱明洙少爺的大腿。

過了這麼久,時到今日,老黑越來越明白明洙少爺在烈哥心中的地位。曾經的那些“寵”,無論當紅的還是過氣的,他們只會從自己這裡拿到寫了數字的支票或金卡,然後,他們會到黃金區把那些同樣只有外表光鮮的俗物堆砌到自己身上,炫目但虛浮。而明洙少爺則被太子親自陪在皇后區、被眾星拱月的照顧得無微不至。

整整一天,衣服試完了,體驗了一把皇后般的待遇之後,明洙卻坐在回程車裡有些彆扭。「為什麼非得叫皇后區!」雖然不得不承認人家百年老店的底蘊確實非同凡響,哪怕這裡只是一家分店,也絲毫不會有任何降低格調的感覺。但被稱為“服侍成皇后般的感覺”這種說法放在身上感覺怪怪的。

龍二朝後視鏡裡瞥了一眼,明洙少爺這個“太子妃”的身份配上人家百年貴族老店的皇后般的服侍,這不是很搭嗎?

李成烈低頭看文件根本沒搭理明洙,他明白自家寶貝那根敏感害羞的小神經又在跳動了,隨他去折騰。

只有老黑沉默的等了一會兒,終於忍不住開口:「是啊,為什麼不叫皇帝區?」只聽平日大家都黃金區、鑽石區的這麼叫,老黑原來只道是衡量價錢的標準,今天才知道原來裡面另有說法。

明洙看李成烈沒有開口的意思,最終自己解釋了。「因為皇后代表的是尊貴、華麗和享受。皇帝?那是天生的勞碌命,好不好」

老黑咧嘴,與龍二同時通過後視鏡意義不明的圍觀正看文件的烈哥,嗯,果然是天生的勞碌命!

車子在商業街裡緩慢爬行,馬路兩邊各家店舖裡播放的震耳欲聾的音樂和各色促銷節目交織在大街上,形成商業區最獨特的嘈雜。太子爺這能防彈的座駕卻不能隔絶賣家們誓把攬客進行到底的喧鬧,明洙本來心不在焉的用手機上網,忽然耳朵尖的聽到外面一段曲子:「停車!」明洙下意識的叫出來。

「怎麼了?」李成烈抬頭。

龍二把車子平穩的滑向街邊出租車站,停下來。

明洙看著李成烈詢問的目光,清醒了,冷靜了,張張嘴,有點結巴的:「我.....我想.....去那邊的唱片.....呃,書店逛一逛」

李成烈沖外面瞄了一眼,不遠處是濱市最大的一家圖書城,圖書城一樓就是音像區。李成烈看看錶:「好吧,下車」

倆人一進門,便被音像區那股嘈雜給震住了,空氣中飄散的節奏明快的情歌好像湊熱鬧一樣,硬生生的又渲染了幾分喧囂,那是萱萱小天后的新專輯《戀上你》的主打曲,同時萱萱小天后這張新專輯的宣傳海報也在店裡貼的鋪天蓋地,什麼頂級製作,重拳出擊年度最強,反正怎麼吹噓怎麼來吧,不過看那一群學生打扮的人圍在專輯發售區擠來擠去的場面,也確實證明了這張專輯賣得還真挺火的。

看到裡面人頭攢動,李成烈沒興趣跟一班十幾歲的孩子們肉搏,挑了一本商業週刊後,便轉到門口休息區邊喝咖啡邊等人。明洙卻是義無反顧的一頭紮進去了,剛擠到專輯那邊,就看到一個工作人員在銷量榜上,把萱萱小天后的這張新專輯從“No 3”的位置,換到了更上一層的“No 2”,引起旁邊一群粉絲興奮的歡呼。

明洙聽著萱萱小天后那好像風鈴般的歌聲,感覺又熟悉又陌生。明洙跟萱萱不熟,見過兩三次的點頭之交而已,但明洙對這首歌的旋律很熟,熟到他能準確的默出曲子裡所有的音階和休止符——就是他曾經寄給天河公司的十五首曲子之一。

明洙看著自己做的曲子被高高的掛在本月新歌勁曲榜的榜首位置,儘管有萱萱小天后天籟之音的精采詮釋和她本人的人氣支撐,但畢竟曲子受歡迎也是不爭的事實。明洙心裡有股說不出來的感覺,興奮雀躍是肯定的,但同時又有些忐忑和不可置信,也許在這種徬徨中還有一絲安心,很複雜的安心,呃,在某種程度上說,這也算事業成功了吧?這個成功讓幾個小時前還給明洙造成情緒低落的“包養”問題,變得又沒那麼嚴重了。

李成烈並不知道明洙心理的細微變化,只看自己的小王子在人群裡擠作一團好不容易掙扎出來之後,眉眼都帶著雀躍,李成烈看了一眼明洙手中的專輯,又看了看店裡那巨幅的宣傳海報,心下皺眉:「喜歡這丫頭?」李成烈指萱萱的海報,他以為明洙老早以前就應該對明星之類的免疫了。

明洙正笑眯眯的看著CD,聞言抬頭,看看那海報,有點迷茫李成烈的意思:「我跟她不熟」

李成烈沒說話,笑著摸摸明洙的頭髮:「回家」

等明洙重新開學的時候,這場反常的倒春寒還沒過去,不過時下最紅的萱萱小天后的一首《戀上你》以燎原之勢迅速紅遍華語樂壇,給眼下的低溫天氣帶了一把熱火。明洙買專輯那天,《戀上你》發行了才一個星期左右,一個星期就讓一首歌牢牢佔據了新歌榜第一的位置,不得不說從那時起,這張專輯就有了雄霸上半年流行樂壇之勢。

果不出其料,一個月的功夫,明洙每天都在關注這張新專輯的情況,看著《戀上你》這首歌有一天忽然出現在年度金榜五十名之內,然後看著它以火箭般的速度攀升,然後,佔據在年度金榜的首位,這種成績,無論對作曲人,對歌手還是對唱片公司,都是一個值得大肆慶祝的里程碑似的成功。不客氣的說,一年下來產生的華語新歌不下萬八千首,能讓人混到耳熟都實屬不易,能爬到金榜五十名就是年度熱曲,爬到首位——哪怕是樂壇天皇級什麼的,新專輯有這樣的戰績,也足以讓他們嘴角咧到耳丫。

李成烈對此事一無所知,雖然在某種程度上說,這專輯的成功有他一份不可磨滅的功勞——明洙再有才華,當初若不是李成烈點頭放出五首曲子,也沒今天的彪悍成績。《戀上你》這首曲譜當初還在李成烈的手中拿過,但他哪裡懂得這些?也不可能像明洙一樣在馬路上隨便聽一耳朵就認出來。

後來這首《戀上你》滿大街放得無孔不入的時候,李成烈倒真把它認出來了——這不就是那天明洙買的專輯裡的歌嗎?李成烈沒多想,只是覺得果然是自己家小孩厲害,曲子還沒出名的時候就能慧眼識珠的把專輯買回家了。再後來,等李成烈知道明洙買那張專輯真正原因的時候,是因為天河唱片的老總韓胖子,帶著自家的台柱李大牌,登門感謝來的。

能跟道上的太子爺見面,對韓胖子這類“堂主家的親戚”的階層簡直堪稱朝聖,能找到抱太子爺大腿的機會更是萬分渺茫。不過,半年前金明洙少爺寫的曲子和如今這張熱賣的專輯,隱隱成為與太子爺關係拉近的紐帶,打死韓胖子,他也不帶放棄這麼好的巴結機會。

專業人士李大牌則是單純的興奮,果然虎父無犬子,金明洙的才華隱隱有蓋過他親爹的架勢啊!至少金莫間當年可沒有這麼牛掰的初出茅廬便一步登天的戰績,更別說如今明洙少爺還沒畢業,不到二十歲就有這樣的成就,這要是培養好了,就是流行樂壇的常青樹,火個二三十年沒啥說的。這樣的大樹,不趁早抱住了還等別人來搶嗎?當然,爪子不能隨便扒,曲子雖然出自明洙少爺之手,但毫無疑問,太子爺才是幕後掌控人。

李成烈聽完了興奮加激動的倆人的來意,沒有什麼特別的高興或不高興,反就專業問題問李大牌:「這曲子會火很久嗎?」

「金曲榜首的位置已經占了快兩週,按這個架勢即使後勁滑落,在金榜前十占兩個月也不是難事」 一般來說,在榜首留一星期,就能掛在前十名一個月,李大牌以多年經驗可以如此推算。

「銷量怎麼說?」

「雙白金不成問題」韓胖子說起這個眼睛直冒光。

李大牌也在旁邊補充:「除了主打曲,還有另外兩首曲子後勁兒十足,現在整張專輯一共四首曲子進了金榜前五十,兩首曲子進了前二十,這不包括榜首那支」如此強大的支撐體系,專輯熱賣一整年也不稀罕。李大牌在業內被叫了這麼多年的“大牌”,經手的白金銷量不少,但專輯裡半數曲子能爬上金榜的,卻是鳳毛麟角。

李成烈皺眉:「裡面還有明洙寫的?」他記得當初自己給他們五首曲子。

「還有一首,就是現在排在金榜第十二的《暖冬》」也是整張專輯第二熱門的曲子。金明洙少爺簡直太給力了,他們就選了兩首進這張專輯,一前一後,進入前十指日可待。也就是說,金明洙少爺的作曲給力程度幾乎等於百分之百。

別看《暖冬》現在沒進前十,那是因為主打曲《戀上你》的光芒太盛,這有利有弊,它過分搶了專輯其他曲目的光環,但也帶動了整張專輯的耳熟度,《暖冬》在當前《戀上你》勁頭正盛的時候還能不被人遺忘的穩步進前十五,他日等主打曲的衝勁兒緩下來之後,《暖冬》躋身前十應該也不會意外。李大牌給李成烈詳細分析了業內一般規律,展望了一下明洙少爺未來在流行樂壇的光明前景,好話說了一籮筐,也沒等到太子爺發話放行其他十首曲目。

李成烈是沒鬆口,等韓胖子他們糾結離開之後,李成烈叫人去調查了一下這張專輯的情況,以及評估這張專輯帶來的各方面影響。

結果,評估報告三天兩頭的不斷刷新。

事實證明,《戀上你》這張專輯遠遠超過了某些業內人士的估計,就在韓胖子拜訪後的第三週伊始,《暖冬》也爬上來了,牢牢的佔據了金榜第七的位置,《戀上你》更是穩坐金榜榜首長達一個月之久,還一點兒沒有後勁兒不足的現象,從銷量上看,落第二名很遠。

具體的調查和背後的真實數據,李成烈一個字沒跟明洙提過。不過,這位作曲小王子對眼見到的成績已經很吃驚了,高興到手舞足蹈說的誇張,但十九歲的明洙小朋友在《戀上你》穩居金榜首位一個月的紀念日那天,高興的從地上直接飛撲到床上,被彈簧床墊一彈三尺高的幼稚小事也真實地在臥室裡發生過,儘管從金錢的角度說,明洙賣這兩首曲子可算虧慘了——當初天河公司是買斷版權,所以不管如今曲子賣的多火熱,明洙注定沒有版稅提成——按照明洙當初的價碼,十五首曲子打包賣二十萬,這可真是白菜價。只是不知道算幸還是不幸,明洙這個小敗家子沒那麼多金錢概念,所以不至於暗地裡腸子悔青的糾結虧本問題。

除了能力受到肯定讓明洙高興之外,明洙的興奮主要還在於他覺得這張專輯是一種保障,保證自己今後有能力養活自己,不用仰人鼻息。得承認李成烈對明洙很好,但“被包養”這根刺時不時會刺一下明洙的心頭也是事實。這個恥辱感如今已經隨著一個多月來的小魚尾巴高翹的同時迅速被打壓、消散、變得粉碎。儘管明洙還沒到傳說中的“因為工資要漲了,見到老婆敢嚷了”的地步,但起碼有些要求跟李成烈提出來,他自己都感覺腰桿硬了很多。

明洙曾經的同班同學,這學期結束就大四畢業,由此各奔前程很可能相聚無期,所以一班同學早就計劃好了要出去耍個盡興,只因為那場不合時宜的氣候反常,這場散夥會從清明春假一直拖到了五月末的現在。明洙的研究生班還有課,他這個好學生本來不會逃掉,但人生能有幾個揮灑自如的黃金四年?尤其這種集體活動,明洙儘量不會獨特例行——唯一的門檻,就是要求李成烈同意他出門。

很讓明洙的意外的是,李成烈壓根沒有反對的意思。

「你們想去哪裡?」

「安市」

「嗯,還挺會挑地方」李成烈點點頭,安市距離濱市不太遠,坐特快列車三個鐘頭,那裡是非常有名的旅遊熱門選地,湖光水景在華國都是數一數二的,距離安市不遠還有一處佛教名山,自然風景且不論,傳說那山中的寺廟非常有靈氣,香火很盛,不管去那裡的人是單純觀景,還是拜佛,還是奔著素齋之名,反正留下的口碑都極好。

「打算去多久?」

「差不多三天吧」明洙沒敢多說。

「三天?還不夠來回折騰的」李成烈捏了捏明洙的鼻子:「嗯.....我給你聯繫一下吧,吃住出行都不用擔心,多玩幾天,畢業以後再想見一面就不容易了」

明洙用異樣的眼神看李成烈,相處也八九個月了,明洙早就有感覺李成烈是那種控制慾很強的人,雖說鮮有駁回自己請求的事發生,但明洙知道李成烈並不喜歡自己脫離他視線範圍,因為哪怕他只是去帝都聽兩場音樂會,李成烈也會百忙之中抽時間特意與他同行,至少也得派倆保鏢跟著,而且沒有李成烈陪伴下,從不許明洙在外面過夜。明洙以為這次一說自己要出門跟同學遊玩,李成烈肯定臉色陰沉,沒想到,居然會建議讓他們多玩幾天?

「幹嘛這樣看我?」

「我以為.....」

李成烈笑了:「娛樂圈子本來就不大,既然你決定以後要吃這碗飯,要學會經營一些人脈,你這幫同學都是學作曲的,彼此之間也算知根知底,跟同學保持良好關係,加深聯繫,對以後沒有壞處」

這好像話裡有話,明洙皺眉,試探:「那個.....你.....為什麼這麼說?」

李成烈輕哼:「你這小魚尾巴都翹了多少天了?當我看不出來嗎?」

「啊?」

「很了不起,牛刀小試便大獲成功」李成烈親親他:「知道你那首曲讓他們賺了多少錢嗎?」

「你.....你,你知道?」明洙結巴。

「你有什麼事我不知道?」李成烈反問。更別說這事兒,當初還是他掏的腰包給明洙派發的私房錢。

明洙張張嘴,想說點什麼,卻半晌沒憋出來,他也不知道該怎麼說,以李成烈的性格,這事兒反常。明洙可沒忘了當初李成烈為了控制他的經濟來源,逼得他把名正言順的財產變成信託基金,等於被變相凍結的事兒。如今知道他賣曲子,居然.....

明洙想來想去,也沒找到任何可疑的蛛絲馬跡,似乎不管從哪件事上論,李成烈如今的態度都對自己有好處沒壞處.....明洙放下糾結的心思,轉而把話題轉到出遊:「嗯,你要做什麼安排?」

「至少得把你的寢具打包帶過去,認床還到處跑」李成烈語氣寵溺:「我會給你們安排吃住的地方,行程問題也要找人弄妥貼點,至少車子,還有司機」還有保鏢,李成烈會安排人在暗處盯著。

明洙抿抿唇,果然,李成烈那超強的控制慾根本沒多加掩飾,但這樣也好,起碼這樣的李成烈才是正常的李成烈。

明洙莫名有種心落地的感覺。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育珊 的頭像
育珊

烈洙귀엽다-育珊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