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足夠瞭解,才能完美利用」李成烈晚飯的時候面對明洙的問題,如此回答,然後笑了笑:「是龍蝦告訴你的吧」

「你知道?」

「不用挨鞭子,下午的時候特意拿成績單跑到我這裡炫耀來了」李成烈失笑,然後給明洙添菜。

「感覺.....你對龍蝦好像跟對別人不一樣」

「嗯。他差一點就成為我弟」李成烈抹抹嘴:「我家老頭子喜歡琴姨。老頭子身體不好住院的時候,琴姨是他的主治醫生」

明洙瞠目:「那琴姨喜歡.....」

「怎麼可能?」別看是親爹,李成烈照樣吐槽不帶猶豫的:「琴姨是貨真價實的鐵娘子,她怎麼會答應給老頭子做情婦,尤其,那時候老頭子都六十了」

明洙覺得琴姨是那種恩怨分明,絶不拖泥帶水性格的女強人,既然不喜歡,那怎麼會住進來啊?龍蝦是從小在這裡長大的。

「琴姨三十歲的時候就當上了主治醫生,龍蝦四歲那年,她遇到了一場手術,麻醉師的計量沒有控制好,病人死在手術台上了.....琴姨就被家屬恨上了」

「啊?可是.....」

「我知道,這種官司可以拿到醫學會去打,琴姨不會輸,但是面對病人家屬的質問,她是主治醫生,她要為那場手術負全責,這是她必須肩負的擔子.....然後,龍蝦就被綁架了,對方放出話來要一命抵一命。老頭子派人連夜把龍蝦從那邊人手裡搶回來的,那次很懸,差一點龍蝦真的成紅燒龍蝦了」

龍蝦就是琴姨的命,這種人情,哪怕琴姨把自己的命搭上也還不清。老頭子到底有沒有挾恩趁勢得手,李成烈對此深表懷疑,老爺子有時候的死腦筋實在讓李成烈無語,這種事兒要是放在他身上.....如果明洙也能有這種賠上自己都還不清的人情握在他手裡,李成烈做夢都得笑醒!可惜.....唉!

「琴姨從那兒之後就成了我們的家庭醫生,龍蝦是跟著我屁股後面長大的」

李成烈一邊喂明洙吃飯,一邊轉心眼,找了老半天也沒找到什麼能讓明洙覺得比自己命都重,會以身相許、許終身的東西——這不是李成烈自作孽嗎?就算真的有那麼一個什麼東西或人能讓明洙愛逾生命的,李成烈早就不知不覺給處理了。像音樂教父留下的那些家產,明洙只是對紀念物多上一點心罷了,就在兩個月之內都被李成烈給霸佔了,明洙就算日後飛得再高再遠,風箏那根線的另一頭也永遠都被李成烈捏在手裡。

「我看還有好多信.....他們,都會及格吧?」

「應該吧。這種事,狠抽一次之後,他們就都長記性了」如果真的不是那塊料,李成烈也不會把人往死裡抽。

「你真打?」

「玉不琢不成器。你覺得像龍蝦那樣的,如果我不很抽他一頓,他是不是真的就墮落到拿片刀到街上砍人的小混混地步了?」

明洙還真說不好。

這件事的後續影響,有一點讓李成烈很意外。明洙似乎不再怕那些保鏢了,“讀書”這個文明人的象徵終於起作用了?

「德叔,你說如果我讓各個堂口負責人去念大學函授.....」

「少爺,您的鞭子是抽不過來的」德叔放上新文件。

「讓老黑他們代我.....」

「那內堂和外堂就得大亂」德叔再放上一份。

「適當給大腦充充電.....」

「您恭維了,外堂是拳頭,天生無腦」最後一份。

「唉,勞心者治人,勞力者治於人啊」

「很高興我與少爺在這一點上達成共識」德叔拿好李成烈簽完字的一摞文件,轉身出門。

過了農曆十五,依山公館的人氣漸漸回升,回家過年的差不多陸陸續續的都回來了,明洙手腕好了之後為了方便上學,李成烈大手一揮帶著明洙到市區,沒讓老爺子跟著,一是梧桐路這邊宅子小,二是李老爺子到哪兒腰裡都要別槍、開口就喊打喊殺的主兒,實在不適合在正常人群中混。三,依山那邊有琴姨啊!

梧桐路的金宅,老樣子,一切沒變,似乎連灰塵都沒有增加過。

明洙這學期的課表,四門課,週一、週三、週四、週五,全是上午第一節,排的那叫一個整齊。李成烈盯著那課表.....按照明洙的習慣,課後的半天得趁熱打鐵的複習吧,然後第二天人家得好好預習下堂課吧,一來二去,還不是要一直呆在學校裡?

明洙在那邊彈琴,李成烈坐在沙發上,沒有表情的盯著那課表,腦子裡不知道想什麼。

新學期開學,李成烈知道他們家明洙是那種會高興盼著上學的好學生,可這一次,他怎麼覺得他.....有點焦慮?明洙果然沒憋多久,終於在週五晚上別彆扭扭的開口了:「你說.....她也會去上學嗎?」

她?

那個女人!

李成烈知道明洙在說誰了:「不會。她簽約了,寰宇唱片,一直沒告訴你,以為你不會再想提她」

「我.....我沒想再見到她,」明洙聲音有點悶,提起尹妮娜,他心裡還是難受,不管與尹妮娜的感情是不是真的叫“愛情”,至少他快樂過,喜歡過,真心過。只是真心被糟蹋了,他的快樂原來都是虛假的。這件事對明洙的打擊,絶不僅是失戀那麼簡單。不是吐一場,病一場,被李成烈安慰安慰就能完全遺忘的。「如果在學校裡偶遇.....」音樂學院一共就那麼大點兒的地方,低頭不見抬頭見,還真是個彆扭的事兒。

「不用擔心」李成烈抱著明洙,在明洙的背後,露出一個輕蔑又冷酷的笑,不過,當對上他的小王子的時候,不僅僅是擁抱,連語氣都是理性且溫柔的:「她巴結上銀星娛樂的高層,就算銀星娛樂不敢用她怕得罪你,給她安排個好前程還是容易的,娛樂圈就那麼大,彼此即使競爭對手,也是合作夥伴,正好上個學期末寰宇還去你們學校招人,潛規則就算過了明路,明白嗎?她不會再去上學了」

為了面試,他當初還給尹妮娜寫歌來著.....明洙沒吱聲,只是李成烈感覺他越發往自己懷裡埋得深了。李成烈親吻明洙的頭頂,動作體貼。他當然知道該如何措辭,才能讓明洙越來越反感那個女人。

他的小王子,他的寶貝——擅動者死!

對明洙的事,李成烈從來心眼不大。想想吧,那兩個只是碰碰明洙的渣子都能被他大庭廣眾之下活活抽死——雖說是為了太子爺的聲名在立威,但未嘗沒有一個男人妒火熊熊的嫉恨色彩在裡面。那個女人對明洙又何止又摟又抱過?她竟然還敢用舔過別的男人老二兒的嘴去親吻明洙。一想到這裡,李成烈活剮了她的心都有。

幸好只有一次。

是的,李成烈不得不慶幸只有一次,否則,那個計劃肯定會中途夭折,第一次是意外,他決不能忍受親吻發生第二次!

至於戀愛的情侶之間為什麼只有一次親吻.....

李成烈這個控制慾旺盛的男人對明洙的所有行動都有暗地監控,更別說還有個女人當時安排在明洙身邊。當李成烈那天接到報告的時候,那支跟了他超過十年的簽字筆當場就被掰折了。等明洙回家時,李成烈的面上絶對沒露怒容,只是在例行親吻的時候,裝作不經意的發現:「嗯?你身上怎麼會有香水味兒?接近哪個女孩子了?」

不得不說,金明洙可真的沒有做間諜的天賦,假如這件事李成烈從來不曾安排過,是明洙自己找了一個女人在外面偷情,李成烈也能在最短的時間內發現蛛絲馬跡,捉姦捉雙。因為李成烈說的那一句話,明洙訥訥的一晚上沒敢跟李成烈對視。然後,那夜李成烈發狠的要了明洙一次。雖然只有一次,但其後整整半個月明洙在床上都是乖乖的,不至於主動吧,但絶對不敢有不配合的心思,生怕這魔頭再次發狠。但讓李成烈真正把妒火控制下來的,是明洙之後就再沒敢跟尹妮娜有過親密的舉動,拉拉手什麼可以,擁抱偶爾。親吻,乃至上床.....他絶對不敢。現在那個女人終於可以發配到遠離明洙的某個角落,李成烈怎麼可能還會讓她陰魂不散的再次出現?所以,明洙的這種擔心完全沒必要。

然後,開學了。

開學頭一件校園八卦,就是關於上個學期末寰宇到學校招人這件事。

寰宇唱片來招人是上學期末考試期間一件很轟動的事,學音樂的就業率其實不很樂觀,能進娛樂圈,有朝一日能成為明星,這對那些音樂表演專業的人,是可遇不可求的機會。尤其這次招人寰宇派來的面試官都是圈內比較有名氣的音樂製作人——就算不被選上,去這些人面前露露臉也是好的——這是更多更普遍學生的想法,總之一句話,寰宇招人是一件很萬眾矚目的事兒。

期末考試周之後就是面試會,地址就在學校,跟選秀一樣的過程持續了好幾天,競爭非常激烈。明洙不知道,他那時已經出去度假了。然後臨開學前,寰宇最終的入選名單定下來了,公佈了,所以一開學,大家都圍著這個結果八卦。

真正有實力和被潛規則入選的,幾乎一目瞭然。而被潛規則入選最打眼的一個,就是尹妮娜——一個長相不突出,成績不突出,專業不突出,甚至只是念職業培訓的學生,憑什麼被招進去?肯定被潛了唄!但是明洙真的沒想過,大家都以為尹妮娜是被他潛的。

關於校園王子跟一個職業培訓班的女生約會的校園緋聞,其實上個學期已經被傳得很熱了。校園王子,多少雙眼睛看著呢,最後竟然被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女生搶走了,想想明洙上學期常坐的那間自習室的火爆場面,這種傳聞,讓多少沒來得及出手的女生扼腕啊!

但是她們更沒想到的是,那個女生不但得到了校園王子的青睞,最後簡直堪稱一步登天的被那麼牛掰的唱片公司簽走了!要說沒有金明洙在後面幫忙說話,誰信吶!所以,幾乎全校的人都以為,尹妮娜是被金明洙潛的。

對這種冤案,明洙這個感情天然呆型,琢磨過味兒的時候,開學都一個月了。

開始兩週還好,在大家的眼裡金明洙是有女朋友的人了。小三插足也得看情況不是?萬沒有前腳把女朋友捧成明星,後腳倆人就掰的。校園王子一向跟花心不沾邊,那女生攀上金明洙這麼大一棵大樹,傻子才會鬆手!

結果,金明洙孤單影只的在校園裡學習、自習,讓人不由得懷疑,這事情有點不對勁兒啊!就算女的得去唱片公司實習,那也不能倆人不打電話煲粥,不過來探班吧?金明洙的生活很規律,上課下課,去圖書館自習,偶爾會去視聽室呆一個小時,中午跟大家一樣去食堂,什麼愛心便當,從來沒有過。後來,還是明洙同班的一個男生用打趣的口吻提起金明洙上個學期的愛心便當,明洙才淡淡表示,尹妮娜跟他沒什麼關係的。

這種八卦一爆出來,版本一出來就有好幾種。

苦情版、冷血版、虐戀情深版,女生過河拆橋和金明洙用簽約當分手費的說法名列一二位,但不管怎麼說,這兩種最被認可的大眾說法代表,跟金明洙做女朋友只賺不虧的。

明洙最終得知大家誤會他潛規則尹妮娜,還是因為何濤跟他開玩笑,從大一到大四跟他一直關係比較近的同班兄弟,那天在食堂眾目睽睽之下哭天搶地的抱住他:「明洙兄,」何濤一副要拿喜兒抵債的嘴臉:「潛了我吧,兄弟給你做牛做馬,龍陽十八式,你說咋樣就咋樣,老子絶對不帶反抗的.....」

明洙:「.....」

不管怎麼說吧,金明洙沒有女朋友的八卦一經證實,明洙平靜的校園生活就開始起風浪了。

隨著開學進入第二個月,各種作業漸漸多起來,圖書館裡的上座率直線上升。金明洙早上有課,所以哪怕他下了課直接到圖書館,那時的座位也都很緊張了。但是幸運的,或者叫詭異的,明洙一直都會找到空座位,並且位置並不糟糕。然後在自習期間,偶爾明洙出去回來之後,會在書裡發現帶著香味的信箋,或者寫著電話的紙條。

明洙遇到過兩個拿保溫壺給他,跟他說喝冷礦泉水不好的女生。

明洙遇到過不下五個,忽然出現在自己面前說“金明洙師兄,我喜歡你”的亮麗小師妹。

公平的說,也不見得每個人都是衝著博上位的目的來的。僅憑自然條件,明洙王子會搶手也很正常——研一的師兄,學習好、家世好,外表完美,性格溫柔,有背景、有人脈,無論面子裡子,能找到這樣的男朋友,都值得炫一炫啊。

如此熱情猛烈的告白攻勢,不出兩個星期,終於把金明洙嚇跑了——大概叫做“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繩”。而李成烈在家早已敞開懷抱,隨時等著他的小王子從學校飛回到他身邊。這件事真的不是出自李成烈的安排。他總不會拿槍逼著那些女生去找明洙告白,但是他不否認,他對此結果做過推論。一般來講,太子爺的分析都比較靠譜。

明洙在過年的寒假期間與李成烈的關係進了一大台階,所以如今下課之後就往家跑,也是順理成章。更別說李成烈同樣在家裡給明洙營造了一個很好的學習環境。書房、錄音室、茶室外加客廳,任何一處在明洙想使用來學習的時候,都能保證沒有閒雜人等,甚至明洙在客廳彈琴時,都不會有人隨意走來走去。

上下午茶,加午餐、甚至飲料,全是明洙喜歡的口味。中午午睡,在花室裡李成烈安置一張竹籐軟榻,窗簾可以隔絶外面的陽光,開著的天窗依然能讓外面的花香飄進來。李成烈這樣體貼,明洙還能有什麼不滿意?當然,明洙在享受著李成烈的無微不至的關心的時候,根本不會想到“牢籠”的問題——李成烈花了多少時間,費了多少精力,迂迴繞了多大的一個圈子,如今,終於讓他的小龍吐珠心甘情願,高高興興的呆在他劃定的世界內,一個觸手可及的距離。

距離拉近了,至於感情.....

別忘了,明洙經歷的那一場虛幻的王子與灰姑娘的愛情童話,李成烈忍了兩個月,那一步退得差點讓他憋到內傷吐血,所以毫無疑問,其成功後的果實也將一場甜美。現在直至未來,明洙對女孩子恐怕都會存在一種下意識的抗拒和提防,這對李成烈來說,不僅在防禦上一勞永逸,且贏得一段黃金時間。等明洙這段情傷慢慢癒合之後,到那時候,以李成烈的手段想必明洙的心中已經沒有除他之外的任何人了。

實際上,目前在明洙的心裡,李成烈的搶眼性也遠遠超過路人甲的標準,李成烈滿意地發現,當明洙下樓看到自己時,眼睛亮了一下。

「我以為你出去了」明洙邁進飯廳。

「確切的說,是剛剛回來」李成烈把明洙拉在懷裡,低頭一個親吻,嗯,蘋果汁味道:「學習累嗎?今天中午,廚神說他做了汽鍋雞,是他比較拿手的菜之一」

「所以你特地趕回來吃午飯?」明洙如今也會心境平和的打趣他:「汽鍋雞好像很複雜,要做好久」

「廚神大概今天心情好吧」李成烈把明洙拖在腿上,親親他的寶貝,心情也很好。

明洙覺得跟在李成烈身邊這些人挺有意思的。那些唸書能唸到大學畢業的保鏢就不說了,這邊竟然還有一技之長的,明洙看過廚神做菜,刀玩在手裡跟蝴蝶跳舞一樣,東西南北十二大菜系什麼都會一點,味道也屬於挑不出毛病那類,真不知道李成烈是怎麼把保鏢跟廚師兩個根本不搭界的職業捏在同一個人身上。明洙笑眯眯的腦補,他相信如果有一天他看到老黑手藝精湛的插花、打毛衣也不會很吃驚。

「有沒有想過春假怎麼過?」李成烈問。

「我有三篇作業要交」

「就沒想出去玩一玩?」李成烈指牆上的液晶電視,電視畫面正播放一系列風景名聲區的資料片。

等明洙轉過頭的時候,畫面已經跳了,是某一歷史古蹟前人山人海的景象,字幕顯示是資料圖片,四五月份正是一年中適宜出行的黃金期,所以每年春假旅遊周,各地名勝風景區與遊人都會展開一系列的生死肉搏大戰,簡直快成了華國一景。畫外音的記者同時在報告今年春假期間,海陸空運輸公司紛紛表示客流升溫,旅行社組團情況是場場爆滿,各處風景區負責人表示客流量對自然環境造成的壓力很大,很大.....

明洙轉過頭:「你剛剛說什麼?」

李成烈彈了明洙腦門一下,這小東西也學會打趣他了?

這時廚神端著汽鍋雞出來了,話題告一段落。

吃完飯,李成烈陪明洙在院子裡散散步,之後明洙便要去午睡了。三樓閣樓的一間小花室,鬱鬱蔥蔥的擺著幾株熱帶觀賞植物,雕花的白色咖啡桌,還有一款翠綠綠看起來清新又舒適的一張竹榻,李成烈特地給明洙定做的。

明洙把自己摔進軟竹榻裡的時候,李成烈一邊給他蓋上毯子,一邊用遙控器把房間的窗簾降下來,房間裡頓時一片絳色的昏暗。一個半小時之後,窗簾會自動升起,同時伴有輕音樂,然後明洙會在自然狀態下慢慢轉醒,這是李成烈花心思請人打造的,如今明洙這條名貴小魚已經習慣尋到自己的珊瑚叢,蜷在自己的珍珠貝殼裡。

李成烈挑起明洙的下巴,給他一個深吻,明洙接受了,沒有絲毫緊繃和僵硬,“不安”這個詞,似乎在不知不覺中已經遠離了他與李成烈相處的時光——哪怕有時候李成烈會因為親吻忽然起了興緻,明洙除了有些放不開,最後也都乖巧的接受了。

這次李成烈沒有讓慾望發展到那一步,雖然他本人很想把明洙吃下去,但他下午還要出門:「下午我出門,晚上可能不會回來吃了。不許挑食,嗯?」

「嗯」明洙在毯子裡蹭了蹭,身體被撩撥的起了反應,有些難受。

李成烈知道,所以一直按著明洙的手不許他自瀆,那根漂亮的小東西從李成烈第一次吃明洙那天起,就沒有再讓明洙自己紓解過。在這點上,李成烈強硬到堪稱霸道,明洙曾被這個禁制折磨到哭昏過幾次,尤其是最初的房事,如今教訓早已深刻進骨子裡,便是李成烈不抓著他的手,明洙也不敢觸動李成烈的底線,所以他只能靠在李成烈身上臉頰緋紅的喘了一會兒,等著慾望自己慢慢消散。等這一陣子好不容易挨過去,明洙也有點精神不濟,睡眼朦朧。

李成烈滿意的笑了笑,彎腰最後親了他一下。

老黑等在門口的時候,就是看到這最後一幕——那張竹軟榻很矮,剛高過膝蓋,所以,道上傳說的、大過年活生生抽死兩個人、讓人一見到就忍不住腿肚子打哆嗦的太子爺,正單膝跪地親吻床上的小王子,一臉溫柔。老黑挑挑眉毛,啥也沒說的無聲退下來,偽裝壁畫。

雖然春假出行的打算被明洙否定了,但放假的那兩個星期,李成烈還是把人帶到了一處安靜悠閒之地,划著小船遊湖,一連釣了幾天的魚,李成烈享受這樣的休閒方式,安靜、專注、耐心然後伺機而動。而明洙則帶著他的巴哈,試圖用音樂破壞李成烈的精心計劃方案,因魚太傻而目的於未果之後,明洙又背地裡偷偷摸摸的把李成烈的成果都放走了。不是明洙聖母,也不是他終於敢忤逆太子爺了,而是德叔的錦鯉養這麼好真的很不容易,明洙也不喜歡自己眼皮底下發生這種焚琴烹鶴的傻事。李成烈對明洙背地裡的小動作只是笑著刮刮明洙的鼻子,不置可否。

奇特的是,李老爺子忘性那麼大的人,時隔兩個月,再一次見到明洙,竟然還記得這是他的“乖仔”,而真正的親兒子,李成烈,又不幸淪為老爺子口中某個“不好相處的打手”路人甲。李成烈也納悶,老爺子怎麼就一眼相中明洙了呢?難道明洙的乾淨氣質真的特別吸引他們這種污糟的黑道人士?

「還得指望我乖仔!」李老爺子笑眯眯的捧著一大塊生日蛋糕,吃的心滿意足,然後拉著明洙嫌棄別人的壽禮:「瞧瞧那些人帶來的都是什麼破玩意?」

明洙轉頭看那邊尺長高通體雪白的壽星玉雕像,說價值連城不為過,在老爺子嘴裡都變成了破玩意。李老爺子昨天過壽,因為幾個月前的太子爺的新春宴會發生了不愉快的事,所以老爺子這個壽宴社交就被裝扮的更盛大了,比農曆年那個規模翻出一倍,除了道上的人,還有正當生意夥伴會出席,甚至不少官員也派人送了禮物。

宴會辦的挺盛大,氣氛歡樂和諧自是不必說,結果,老爺子在宴會上露個面、點個卯的功夫回來之後,就明顯不高興,拉著明洙乖仔開始數落那個“不好相處的打手”,直嚷嚷著叫乖仔把人給拉出去剁了。明洙一頭霧水的問到底怎麼了,李成烈也不知道,但李成烈跟老爺子耗不起,他還得顧及前面的宴會呢。等李成烈匆匆走了之後,老爺子被明洙問多了,才吱吱扭扭的開口——他老人家剛剛在宴會上,看到地中間老大一個大蛋糕,說是給他的,結果就讓他切了一刀,都沒分給他,就把他給攆回來了.....

明洙哭笑不得地找藉口:「爸爸,因為今天太晚了,那是留給您明天吃的」

「都是我的?」

「嗯!」

「明天可以吃?」

「我保證!」明洙恨不得指天發誓,不過想一想,又加了一句:「不過,不能一次都吃完.....」

「我知道!」老爺子知道他家乖仔的毛病:「每天就吃一碟,對吧?」

「對!」

「那麼大一個,還不得吃個半年.....」老爺子倒會算計。

「一個月!」

「三個月!」

「一個月!」

「那兩個月,不能再少了!」李老爹跺著枴杖。

明洙:「.....」

爸爸,您的糊塗都是裝出來的吧?

於是,廚房的麵點師傅領了任務,每天早上都得做塊奶油蛋糕給老爺子。

除了有蛋糕,因為明洙在,老爺子下午茶還能混上一頓鹹味點心,於是,明洙這乖仔就越發得老爺子的歡心了,老爺子都發話了:「趕明兒我就把他們都辭了,你給我重新派廚房人手!」

「怎麼了?不可口嗎?」明洙給李老爺子抹抹鬍子上的奶油。

「他們太懶了!」老爺子吃的高興的同時,還不忘拉著明洙告黑狀:「平常廚房裡連盤點心都不預備著!」

廚房停掉點心是李成烈的意思。在李成烈和明洙他們剛回市區的那陣子,老爺子食慾一直不大好,德叔最初還當老爺子想念兒子,寢食不安,李成烈差點就要帶明洙一起回依山常住了,結果德叔傳來消息,找到老爺子食慾不好的原因了:他一直從廚房偷點心,所以飯時就吃得少.....

李成烈後來算看明白了,感情在老爺子心中只有明洙好,別人都不好,是因為有明洙在,就有零食吃,明洙不在,廚房就被德叔監管了,因為德叔一直跟著自己辦事,所以他這個親兒子就變成了與德叔一丘之貉的大惡人。

這兩個星期的春假,如果說還有什麼新鮮事兒的話,那就是明洙同學終於開始穿除百搭字號之外別的牌子的衣服了。百搭這大半年要去法國進修,金明洙和李成烈的春夏季衣服他當然已經提前做好了,但誰料到今年氣溫反常,這都已經是春暖花開的時節,居然濱市這裡下了幾場凍雨,氣溫直線下降到恨不得你呼一口氣都帶白霧的地步。如此一來,百搭送來的衣服,從料子上看就顯得過分單薄。這要是在家也沒什麼問題,但萬一開學的時候氣溫還沒回升,那就比較痛苦了,學校裡肯定不會裝空調。

怎麼辦?

逛街,買衣服吧。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育珊 的頭像
育珊

烈洙귀엽다-育珊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