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有金莫間遺稿這個餌吊著,所以龍二一直都很小心的觀察明洙少爺有無任何關於曲譜的動靜。他是不懂音樂,可偶爾從明洙少爺廢紙簍裡發現塗塗畫畫的五線譜稿子,他彈琴也不像平日那麼嫻熟流暢,有時候會時斷時續的,這種種跡象,龍二當然就留了十二分心眼——是.....是明洙少爺要賣金莫間的遺作了嗎?

媽媽呀,那女人也太強大了吧,她這才認識明洙少爺多久,就把他們家少爺迷得連爹都不認.....龍二當時冷汗都下來了,難道自己看錯了人,那女人其實是個精明厲害的?

這種情況李成烈也發現了。臉色也不好,但他不信那是金莫間的遺作。他瞭解明洙,明洙的性子就像一只有收集癖的小松鼠,金莫間的遺作對他來說是爸爸留下的紀念,無論如何他也不會拿這麼珍貴的東西送人情,若是別的.....

這到底是唱哪齣啊?

在暗地裡兩雙專業眼睛的緊盯下,明洙這個業餘三流選手偷偷摸摸寄曲譜的動作沒有隱瞞過去,那天明洙書包裡背著個大大特快信封出門的,礙著當時屋裡還有其他人,李成烈什麼也沒說,只給龍二一個眼神。龍二心領神會,尾隨出門。遠遠的看著明洙少爺把大信封扔進郵筒,龍二用了一截鐵絲和不到一分鐘的時間,就把信件搞到手了,帶回去給李成烈看。

是明洙自己做的曲子,收信人地址是天河唱片公司,很明顯,小少爺要自食其力了。李成烈拿著那些稿子,翻來看看,他也不懂。人人都說金明洙很有才華,李成烈也相信自己的鋼琴小王子是最好的,但到底多有好呢?是蒙父蔭庇佑,被人口頭誇誇的差強人意?還是真的可以青出於藍而勝於藍?李成烈忽然發現自己還挺渴望一探深淺的:「把落款抹去,你拿去給懂行的人看,要聽到真話」

「是」龍二得令。

天河唱片在業內就是個專業口碑不錯的公司。說來巧了,天河唱片老闆的親哥,是李成烈手下的某個堂主,所以老闆韓胖子跟龍二他們都熟,這裡“熟”的意思是說,像龍二他們這些人,如果要找個妞爽爽,陪個酒、吃個飯的話,韓胖子公司裡的小明星們會像夜總會的傳召女郎一般,任其挑選。所以龍二打個電話就跑到天河唱片公司的樓下,一點不突兀。

「龍二老兄,你看看你,都多久沒來了?」韓胖子看到龍二好像老友重逢。

「我這不是來了嘛!先說正事省的忘了,給我準備個妞兒,老四今晚辦Party,要求我們自備女伴,特地尋到你這裡,不能給我丟臉」

「你還不知道兄弟我嗎,我辦事,你放心.....要說你還真找對了,我最近手裡.....」韓胖子攬著龍二一邊走一邊嘀咕,倆老爺們笑的一臉猥瑣。

路過音樂總監的辦公室時,龍二腳步一頓,隨意敲門,進了李大牌的辦公室,順手給他扔過去一個大信封:「老李,剛剛在樓下看一個孩子要投稿,穿的樸素了點兒,你們門衛攔著沒讓進.....我順手給稍上來了,喏——」

李大牌專業精深,那是真的大牌音樂製作人,天河唱片的頂梁台柱。像天河唱片這樣的公司,每天接到的音樂投稿不知道有多少,稿子能挨到李大牌親手審閲,不僅僅得看實力,恐怕更多的看運氣。如果真的按金明洙的方式投稿,他的稿子能不能被李大牌看到都不一定。

但是現在龍二出手就不一樣了。

信封直接扔到李大牌的懷裡,雖然聽龍二先生的口氣就是一舉手之勞,作曲人跟他沒什麼瓜葛,但是接了不看打人臉這種事,李大牌可不敢做。至於稿子到底好不好、能不能用,這就是李大牌自己專業判斷了,或者說,這就要看金明洙到底是不是一瓶不滿,半瓶子逛蕩.....

龍二把稿子扔給李大牌之後,他今天的此行目的就算完成了,不過被韓胖子這個猥瑣的傢伙拉著,倆人在辦公室開始就著名單挑肥揀瘦,龍二坐在沙發裡一個一個的漂亮妞挑著,跟選妃似的.....剛選到一半,李大牌抱著稿子衝進來了,眼睛冒光、滿臉激動:「龍二先生,那孩子現在在哪兒?」

「什麼.....你說什麼孩子?」

「投稿的孩子,作這些曲子的!」

龍二忍不住身子往後撤了撤,是不是這些搞藝術的都有點瘋癲?「怎麼這麼激動,曲子很好聽啊?」

李大牌看起來激動到有點腦梗傾向,捏著稿子,從牙縫裡往外擠:「龍二先生,您剛剛可能錯過了一個未來的音樂教父!」

龍二一聽這話,心裡很高興,因為他確定,烈哥聽到這樣的評價也會很高興的。

根據李大牌的專業眼光,這些曲子乍看之下很有金莫間的多變風格,仔細琢磨才發現沒有音樂教父那麼成熟老辣,當然,畢竟作曲的人年齡還小,但毫無疑問此人潛力無限,抓到了,未來一定是棵搖錢樹。

至於說龍二這等俗人只會用稿酬多少來衡量創作水平的問題.....

李大牌給列出價碼三六九等。

如果這些曲子能冠上金莫間遺稿的名字發表出去,那一首幾百萬都不帶還價的,音樂無國籍,使用版權若賣到歐美唱片公司,那就賺大發了!不過呢,按上金莫間的名頭的操作難度太大,需要打點的關係太多。如果考慮到風格跟音樂教父的曲風接近,說作曲人是金莫間弟子之類的,一首賣個十幾萬塊也很容易,畢竟這個身份名頭響亮,而且曲風、質量都是上上選。

如果刨去名聲,刨去金莫間曲風的問題,單憑質量論,一首也就給個三四萬塊,這已經不少了,專業級別的價碼!當然,如果考慮到對方只是個毛頭窮小子,唱片公司又不考慮後續發展的話,一首曲子忽悠給窮小子個千八百塊的,也是唱片公司常用的無恥手段.....

專業評估完明洙的水準之後,這件事的後續,太子爺就出面了。當李大牌知道這些曲子出自金莫間獨生子之手後,叨叨了許久的虎父無犬子,感慨得一塌糊塗。也因為李大牌慧眼識珠,無意的馬屁拍得李成烈心情非常不錯,看在關係比較近的份上,李成烈就大方的讓李大牌挑五首留下,剩下的曲子被太子爺收回了,李大牌倒也實惠,扒著曲譜不撒手,這五首的選擇讓他糾結了好久。

至於說稿費.....

五首曲子是太子爺發話送的,但李成烈也不能打擊自家小王子的自信與驕傲啊,琢磨琢磨,價碼還是沒多給:「十五首曲子,就一共算賣二十萬塊好了」

韓胖子原本還想搶先付賬,拍馬屁,被龍二私底下一腳制止了。廢話!明洙少爺事業的第一桶金,你也敢跟太子爺搶著付錢,活膩了吧你!二十萬是小數不假,那你人肥錢多,要不要讓太子給你瘦瘦身啊?

所以,金明洙賺的人生第一筆私房錢,其實是李成烈掏的腰包。二十萬塊從天河唱片的賬目上過了一遍,轉到明洙的私房銀行卡里,然後,這人生第一筆薪水轉手就被明洙少爺花出去一半,他給那個女孩買了一條限量版的鑽石項鏈,叫“柏拉圖的愛情”。龍二一點不誇張,當初他遞報告的時候,烈哥身上那氣壓,讓他想死的心都有。

尹妮娜一直沒有從明洙這裡套金莫間遺作的舉動,這讓太子爺有一種耐不住的失控感,他刻意的推動了進程,叫寰宇娛樂到那個女孩就讀的進修班去招人,他要看看那個女孩到底會怎麼做,結果,女孩還沒開口,明洙倒是自告奮勇一手扛下給尹妮娜做新曲的任務.....

那一個月的角力,龍二覺得在上演一場無聲無息的驚天駭浪。看著明洙少爺一天比一天快樂,又似乎一天比一天徬徨無措,看著烈哥一天比一天陰晴不定,又一天比一天更為壓抑克制,唯一知道內情的龍二,明明沒有他什麼事兒,他卻彷彿感覺自己每一天都在懸崖上走鋼絲一般.....

這樣的日子一直持續到年底,龍二隱約的覺得,事情沒有按太子原本的計劃走。因為尹妮娜在明洙少爺面前完全沒了底層小明星那種拚命向上爬的野心和功利,也沒了她在幾個男人身下的屈意承歡與放蕩。甚至銀星娛樂老薑那幾個人的施壓都不能讓尹妮娜屈服。難道因為被小王子看上了,這個小娼婦真就把自己當成落難的白雪公主了?龍二心底有著淡淡不屑和隱隱的憤怒。不管那個女孩到底在磨蹭什麼,是反悔了,還是貪的更大,還是深陷於與明洙少爺的單純校園愛情,龍二都覺得她走到了一個危險的境地,可以說自掘墳墓。尤其,在刻意觀察下,龍二發覺這種雙面生活讓明洙少爺快撐不住了。

明洙少爺,那是太子的龍之逆鱗,擅動者死。

果然,太子有一天忽然決定去度假,暗地裡跟龍二下達指令,這代表太子爺要親自出手結束這一切,龍二當時甚至能看到烈哥眼中深沉的殺意。

「放出風聲,讓銀星的人知道天河得到了金莫間的音樂遺稿,然後去找.....」林林總總,李成烈交代了一堆事情,聲音從始至終都帶著金屬的冷硬味。「.....就這樣準備」

「是」龍二轉身告退。

金明洙並不知道,以銀星娛樂那幾個人的身份地位,其實不夠資格在高級寵物苑開房間、請調訓師。他們能去那裡,完全因為那塊老薑認識的一個調訓師的引薦,而那個調訓師,是太子手下某俱樂部的S級大師。

那天,是他們一行人第一次到那裡享受那種變態的慾望釋放,那天,他們生澀的手法被調訓師J在心裡暗罵成豬。J什麼都不知道,他只是臨時被派過去監場的工作人員,他跟明洙說的那些很客觀,很真實,所依憑的是那本調訓日誌,十一週的調訓日誌,但對太子爺來說,偽造一本調訓日誌是很大的事兒嗎?

能做太子身邊的近衛,龍二從來不是心軟的人。明洙永遠不會知道整件事,“憨厚訥直”的龍二在背後施了多少暗手,製作了多少巧合。

比如,那天那支偷窺寵物苑的望遠鏡。

比如,那天的咖啡廳事件。

龍二再一次在咖啡廳外看到尹妮娜的時候,他一眼就知道這個女孩反悔了。就算潛規則被大多數人接受,也不代表那種變態嗜好能被大多數人接受,像這樣一個單純幼稚的小姑娘,第一次遭遇這種事,那天那頓皮鞭蠟燭加電擊的噩夢經歷大概把她給嚇破膽了。

他知道這個時候,尹妮娜把明洙少爺當唯一的救命稻草。可惜,龍二大冷的天不進屋吃午飯,非得找藉口出來抽根菸,為的就是這個時候把人攔下來。等烈哥給明洙少爺足夠的時間洗腦,等明洙少爺有足夠的決心放下這段一開始就被扭曲的感情。

尹妮娜不明白龍二的真正身份,不代表老薑他們不認識龍二:「龍.....龍二先生,您怎麼會.....」剛剛這個小賤貨說金莫間的獨生子在裡面:「金.....金明洙.....少爺.....在裡面?」

結果還沒等龍二說什麼呢,老黑出來了。

「黑.....黑老大.....」裴總都嚇傻了。

「太吵了」老黑的臉色是真黑:「你們打擾到太子用餐」

「太.....太子爺,那個,那個太子爺?」

「你還知道幾個太子爺?」老黑一揮手,一幫保鏢衝出來趕人:「你們影響到太子的胃口.....還不滾?等著我為你們收屍哪?」

龍二之前趁亂就已經卸了尹妮娜的下巴,防止她什麼都不懂的亂嚷嚷。銀星娛樂這兩個人倒是知道明洙少爺被這女人勾搭過,可是他們懂得閉嘴的藝術,很明顯,金莫間的獨生子正在跟太子爺一起吃飯,被太子爺護著的人,不管他們曾經打金明洙什麼主意,都給趕緊夾緊尾巴,收拾殘局,清場的清場,該後事的後事——尹妮娜結局就屬於該處理的那類——殺人滅口他們不敢,但是捏著艷照、威脅恐嚇一番,再把小姑娘當破布一樣扔掉,這套路他們倒是輕車熟路得很。

龍二今天開車到皇天音樂,就是約了尹妮娜。既然銀星那邊把整件事的痕跡都抹平了,那這邊太子爺是不是也要抹抹平呢?龍二開車的時候心想。老薑他們沒膽幹殺人滅口的勾當,但太子不是吃素的。

到了地方,龍二要了一個錄音間。錄音間跟那天寵物苑的客房有點像,也是一張大玻璃牆把房間分割成兩半。一邊是歌手唱歌的平台,另一邊是工作人員錄音、混音、技術指導的錄音隔間。中間的玻璃是茶色的,本來彼此就看不大真切,李成烈這側又是黑著燈,另一次則燈火通明,所以尹妮娜來了之後,她看到除了正在等她的龍二,只能隱約看到隔間裡有個人影。

發生了這麼多事兒,尹妮娜就算不是人精兒,也察覺出這一切可能都是做的局。從一開始她被介紹給銀星娛樂的上層,到龍二給她辦了音樂學院的進修班,到後來認識金明洙.....這一切零碎分割的事兒,如果串起來一想,根本就是一環套一環的。到最後,尹妮娜更是親眼看到,龍二和金明洙這兩個根本不搭界的人出現在同一個咖啡廳吃午飯。

龍二只是個保鏢罷了,尹妮娜清楚的意識到這一點,而金明洙坐在裡面被保護著,被簇擁著,像真正美麗、優雅、高高在上的王子.....還有那個傳說中的太子爺,即使只是從裴總嘴裡的隻字片語,尹妮娜如今也知道那是連銀星娛樂大老闆都惹不起的人。

尹妮娜嘴唇都有點顫抖,她如此猜想了整件事情,她想知道卻又害怕知道真相:「你.....你那天.....明洙,為什麼明洙在咖啡廳.....」

龍二沒容她把話說完,自顧自的沒什麼聲音起伏的交代後續:「你的任務完成了,這是支票,回頭會有人跟你聯繫,至於出唱片的銷量、明年能不能拿到新人獎,就看你自己.....」

「我不要!」尹妮娜的世界崩塌了,哭著一巴掌把面前的支票打掉:「你為什麼要這麼對我?為什麼.....為什麼不放我進去找明洙.....為什麼非得拆散我們.....」

「你還沒明白嗎?」龍二看也沒看地上的支票一眼:「經過了這些事之後,我以為你應該知道,人,貴在有自知之明」

「不!是你們蓄意的!」尹妮娜在哭,到了這個份上,她也不怕得罪眼前這個大人物了:「是你們一手安排好的,故意的.....我,我是真心的!明洙也是真心喜歡我.....我們原本可以在一起,是你們這幫.....」

龍二冷冷的看著尹妮娜,如果明洙在的話,他恐怕會被龍二有這般冰冷刺骨般的凜冽眼神嚇到。

「真心?」龍二眼神裡滿是輕蔑:「如果明洙少爺只是一個普通的音樂學院裡的窮學生,你還會在這裡連支票看也不看一眼,只顧叫囂你的真心嗎?」

笑話,金明洙是什麼人?如果沒有李成烈,只憑他繼承的那些股票和版權,那也是娛樂圈裡大老闆一級的人物,銀星娛樂那幾個所謂娛樂高層見了明洙少爺也要點頭哈腰陪笑的。更何況,明洙少爺現在還是被太子爺擺在心尖上的人。

「從你決定用尊嚴換前程的那一刻起,你出現在明洙少爺的視線中都是污了少爺的眼」龍二彎下腰,捏著女孩的下巴:「別擺出聖女的臉,你只是後悔晚了一步,後悔沒一開始潛規則的時候就攀上明洙少爺那棵大樹.....呵呵,真是一隻天真又貪心的小麻雀」龍二站起身來的同時,一把把尹妮娜脖子上的“柏拉圖的愛情”扯下來。

「不!不要.....」尹妮娜尖叫,一把抱著龍二的腿,不顧脖子上勒出來血痕:「我不要支票,你不要拿走它,把項鏈留給我,求求你.....我只有它.....」

「你也配?」龍二一腳踢開尹妮娜,轉身離開出去。笑話,今天來的根本目的就是這條項鏈,這項鏈是太子心中的一根刺,一根毒刺。

李成烈一直在那間暗暗的錄音室的坐著,看著玻璃那邊發生的一切,甚至沒開聲筒,他根本不在意那個女孩說什麼、哭什麼。他在等,等龍二從另一側進來拿著那條項鏈。

李成烈把項鏈挑在手裡,墨黑的眸子裡滿是輕視——“柏拉圖的愛情”。

「龍二,知道什麼是柏拉圖的愛情嗎?」

精神戀愛,代表拋去慾望的純純的真正愛情。這個概念,龍二在明洙少爺買項鏈那天就查了,當時知道寓意之後就是渾身冷汗,此刻還哪敢說出來啊。

「蘇格拉底是柏拉圖的老師,柏拉圖有一天問他的老師,什麼是愛情。然後,蘇格拉底就叫柏拉圖去麥田裡摘一穗最大最好的麥子回來,不許回頭,只可以摘一次」李成烈講起這個典故:「龍二,知道結果嗎?」

「是,」龍二聽說過這個故事,只是不知道原來出自柏拉圖的典故罷了。「他最後兩手空空的回來,因為他一直期待前方會有更好的.....這就是貪心不足,患得患失吧」

李成烈掏出一個打火機,點雪茄專用的高壓噴射的那種,火焰溫度能達到1300度高溫,璀璨華麗的鑽石墜子在丁烷火焰下迅速現原形到黑炭的本質,李成烈手一鬆把項鏈扔進旁邊的煙灰缸裡。看著銀白色的鏈子扭曲成漆黑的一團,乾結,暗淡,失去光鮮亮麗的色彩。

柏拉圖的愛情,代表的不就是虛幻、理想與不切實際的貪心嗎?

他的明洙是一塊玉,天地孕育,光華內斂於裡,瑩潤、尊貴,有生命,有靈性,戴久了會跟血脈相通,心心相連,無論大小,永遠是沒有價值上限的大自然的瑰寶。

鑽石?

不過是被人為吹噓出來的一塊碳罷了。光華誕於工匠之手,得勢的時候招搖耀眼,不知收斂,結果隨便一把火就可以把什麼光華都付之一炬,成為過眼雲煙。

出於某種不可告人的心思,李成烈在心裡把“柏拉圖的愛情”扁的一文不值,最後把糾結成一團黑黑的廢料扔進了垃圾桶,再也沒看一眼在隔壁一直坐在地上哭的女孩。

打道回府。

這件事,就算告一段落了。

龍二開車,一邊開一邊從頭到尾回味著尹妮娜這件事.....當時他為了斷那小姑娘的念想,把話說的狠了點,龍二覺得尹妮娜未必對明洙少爺沒有真感情。尹妮娜可能有野心,可能不介意被年紀有她父親大的人潛規則,一切為了出人頭地,行規嘛!但說到底,就是一個單純愛做夢的尋常女孩罷了。認識金明洙,會愛上那個完美的小王子,太正常了。

龍二特意花時間分析尹妮娜有幾分真心,想的可不是什麼有情人終成眷屬,而是.....尹妮娜這個女人,是個潛在威脅!龍二得出這樣的結論。女人一旦對感情產生了執念,就像地雷一樣,不一定哪一腳踩上去就爆了。龍二把自己的擔心提出來,並且隱晦的請示李成烈,要不要他徹底去解決後患.....

「不用」李成烈說。

「是」龍二應了,但是覺得困惑。烈哥心軟了?

別開玩笑了,太子爺是什麼人,他在明洙少爺面前裝君子,你就以為太子真轉性變佛爺不成?尹妮娜的炮灰命也許是很冤,但太子手下的炮灰你以為只有這一個小姑娘嗎?那可是黑道上縱橫十幾載的傳說中的太子爺啊!

「沒談過戀愛吧」李成烈忽然開口。

龍二:「.....」

「第一次.....」李成烈的嘆息裡面有感慨,有不甘也有憤怒.....但最後全剩無奈,因為青春期的敏感讓明洙心裡有了心結,以至於他的感情是封閉起來的,不這樣從源頭解決根本打不開。所以儘管李成烈怒火高漲,忍著明洙背著他偷情,忍不住幾次在床上狠折騰明洙到差點沒傷了他,但到底這個計劃還是被他一手推動進行下去了。尹妮娜只是一個用來撬開明洙感情的工具而已,不是尹妮娜,也會是張妮娜,李妮娜.....任何一個可以被利用的蠢女孩。李成烈一手策劃了明洙的初戀,注定苦澀,注定無果,也注定難忘。

「如果這個時候尹妮娜死了,她就永遠成了明洙心頭的一顆硃砂痣,明白嗎?」李成烈心裡又何嘗不想把此人從明洙心底抹去,但是欲速則不達這個道理,多年生死經驗太子怎麼可能不懂?要想把這朵紅玫瑰最後變成牆上的一抹蚊子血,得慢慢熬,慢慢熬到尹妮娜在娛樂圈裡被污染,被磨平,向嚴酷的現實低頭,把明洙對她的那點真心情誼都被她自己耗乾為止。

龍二想了想,只明白一部分。

尹妮娜簽約到他們旗下的公司,就等於被烈哥攥在手裡,他讓她紅就紅,他讓她死就死。娛樂圈是一個殘酷、功利又現實的地方,無論尹妮娜多麼努力,她最終在娛樂圈的定位都是李成烈說了算的,那麼當她無數次碰壁,無數次求而不得的時候,她會一步步的變得市儈、墮落,越來越醜,再也不復明洙少爺心中曾經的那個清純開朗的女孩,明洙少爺的心死了,尹妮娜也就等於死了。

可這得熬多少年啊?

龍二覺得,一,烈哥可真能忍;二,這事兒有點不靠譜。不為別的,時間拖得太久了,道上的規矩這叫養虎為患,沒聽過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嗎?

但最終,這件事又被太子給說中了。

最終到達李成烈設定的那個結果,沒用幾年時間。有父蔭庇佑,有太子護航,有金明洙自己的才華做底氣,金明洙成為娛樂圈炙手可熱的新一代神級作曲人,真的是沒多久之後的事兒,人家小王子起點高啊!而尹妮娜,在李成烈刻意控制之下,一直屬於半紅不青,要紅不紅,永遠都是緋聞比唱片熱的那種二三流小明星狀態。

也許太子對人性瞭解的太深刻,也許娛樂圈的殘酷規則注定了一切本來就會如此發展——相比金明洙在娛樂圈的如日中天的名聲,在熬了這麼久沒有出頭之日之後,尹妮娜最終忍不住把她與當下最火的王牌作曲人的初戀往事拿出來爆料——這份曾經純真的感情一旦成了搏出名的墊腳石之後,一切便注定了。

憑藉當時“金少”的名氣身份地位,這個初戀緋聞應該很火爆的,只可惜,尹妮娜沒想到的是這個粉紅緋聞只被炒了兩天,就被接下來更火爆的尹妮娜少女時期的XX門事件取代了。跟兩個男人玩重口味3P的照片,重點雖然被打了馬賽克,可是上面稚嫩的少女的臉分明就是學生時代的樣子。鋪天蓋地的醜聞,像一記巴掌狠狠甩在那張不復花一樣嬌嫩的臉上。

那個醜聞陸陸續續鬧了很久,因為如此精采的爆料簡直讓娛記們打了雞血一般不願放手,他們把尹妮娜當成當年炒作的最佳題材,挖地三尺一掘到底,這些年一樁樁一件件的醜事一個接一個的往外抖,以此揭露娛樂圈混亂的冰山一角,滿足小老百姓們窺探明星隱私的八卦慾望,和道德家的批判.....

尹妮娜的名字徹底火了大半年,火到明洙看報紙上的新聞,從一開始被傷害的不可置信,到失落迷茫,再到麻木習慣,到後來掀開報紙、看到、不在意的翻過去.....心中不再對尹妮娜這個名字有半點漣漪。那時的明洙,只會在李成烈腳步靠近時,回頭、微笑,然後接受一個甜蜜的早安吻。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育珊 的頭像
育珊

烈洙귀엽다-育珊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