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成烈覺得這就是報應,剛說完明洙做完了不會肚子疼,結果第二天一早,明洙的肚子就開始疼起來,疼的小臉煞白,來來回回去廁所好幾趟,險些拉得虛脫。

根據龍蝦這個江湖醫生的分析.....

「是吃燒烤的緣故」

明洙被李成烈養的多精細呀,可昨天的燒烤會,又是海鮮,又是青菜,還有水果,大冷的天,冷的熱的油的素的一起吃,沒準兒裡面還有半生不熟的,怎麼可能不出事?龍蝦這邊正伺候明洙少爺吃藥呢,那邊電話又響了,一接,龍蝦嗯嗯啊啊的說了一通,掛掉:「烈哥,肯定燒烤的緣故,雲虎那邊也在廁所裡蹲呢」

用查夜把龍蝦換走去給雲虎看病,李成烈坐在床邊臉色不好,一邊用暖寶給明洙暖胃,揉著他痠疼僵硬的腰,一邊下禁令:「以後你別想我再答應讓你吃這些不乾不淨的東西!」

元旦日,明洙可憐兮兮的在床上躺了一天,第二天李成烈也沒放他出門,然後七七八八的這一個星期的新年假也快結束了。

「你要是喜歡就多呆兩天。考試的事兒不是都搞定了嗎?」明洙這次的三門考試,都不是那種定點定時寫捲子的考試,論文和曲子已經交上去了。基本上來說,考試已經結束了。

「那還有成績呢」

「真新鮮,你還用擔心成績?」李成烈寵溺的彈了一下明洙的腦門。

在李成烈的綠燈下,明洙掙扎許久之後,決定多留兩天,至少這一行數天,他還沒去關鎮那個古鎮見見呢。3號出行,他們一起去見識一下那個有五百年歷史的古鎮。

古鎮是很美,白牆烏瓦青山綠水,遠遠的看上去像一幅水墨,置身其中,看著那裡的少數民族居民穿著花花綠綠的本民族傳統服飾,穿梭在大街小巷叫賣土產,儘管大家都明白這一切為了旅遊業,為了烘托氣氛而已,但是那種穿越時空的感覺,確實讓人流連忘返。

唯一一個瑕疵。

李成烈就少囑咐了一句話,他們中午在那兒的午飯又被接待方熱情地安排了一頓當地特色。這次李成烈先見之明的讓服務員先把蒸魚和香椿雞蛋放在自己和明洙的面前,然後看老黑面無表情、查夜咧著嘴、龍蝦一臉懷疑的研究著那些野山菜,總體來說,心情還算愉快。

1月4號,是他們呆在這裡的最後半天,午飯過後就會打道回府。所以明洙抓緊了最後的半天要去果蔬園,這次是李成烈跟在他旁邊提籃子,龍二依然是技術指導。

「這些人天天這麼掃蕩,蔬菜能供得上來嗎?」明洙很看不慣那些見到果子就摘,也不管到熟沒熟,彷彿要連苗都掃蕩乾淨的那種人。

「這是正常損耗,那邊還有十個大棚,都是快熟才移栽過來,你也不能指望人人都像龍二這般懂行」

「浪費.....」明洙嘟囔。

李成烈笑笑沒說話,龍二給明洙解釋:「這裡一個西紅柿賣五十塊,一根蔥十塊,連韭菜就是論根的.....這附近二十公里之內農民,生活都很輕鬆」

明洙看看李成烈,再看看那邊某個大腹便便的人籃子裡半紅不青的瘦巴巴的西紅柿,一開始是憋著,後來憋不住了就低頭悶笑,又怕被那人察覺,不得已只能跑到李成烈身後笑,笑夠了才出來,看著李成烈,眼睛水亮水亮的:「這就叫劫富濟貧?」

「不。這叫富人拔根汗毛都比窮人的腰都粗」李成烈一本正經的說。

明洙眉眼極美的一路都帶著笑意。

李成烈知道以明洙的性格,他會真的相信自己在劫富濟貧,李成烈不打算對此做出解釋。

午餐沒在主餐廳吃,李成烈額外選了一處更幽靜的咖啡廳,不大,正好他們一夥人把這裡包場。李成烈挑了靠窗的位置,他說讓明洙多曬曬太陽。倆人面對面坐在有九十度視角的轉角窗邊吃東西,菜色上齊沒多大一會兒,李成烈順手給明洙夾了一塊鮑片,結果一抬頭,看到明洙的臉色蒼白正直直的望向外面。李成烈轉頭,外面小徑上有個二十來歲的女孩,容貌水準中上,她身邊有兩個一看便是那種酒色過度的中年男子,一行人像是路過這裡,那女孩偶然看到明洙了,所以正不顧其中一個人的拽拖試圖往這裡靠近。從表情和動作看,她在喊明洙,但是顯然,她的行為惹怒了她身邊的兩個男人。

就是那個女孩!

李成烈眸子裡極快的閃過某種情緒,然後拿起餐巾抹抹嘴,語氣溫和:「要出去看看麼?」

明洙沒說話,他看到妮娜在掙扎,她在叫他,她想進來但是被阻止了,不僅僅是她身邊那兩個男的阻止,還有剛剛在門口抽菸的龍二。她在求,哭了,但被拒絶了,這裡的隔音很好,那兒一定很吵,但是這裡什麼都聽不見。

整個咖啡廳都被驚動了。老黑他們在看李成烈,李成烈在看明洙,明洙則盯著外面,臉色一點點從蒼白變得更近似慘白,妮娜哭的很厲害,甚至那個男人打她.....但最終,明洙閉上眼睛,把頭轉回來了,低低的盯著桌面。

李成烈換座到了明洙旁邊,把人摟住,親親他耳邊,溫和帶著嘆息:「不值得的」

明洙的身體在抖,但在聽了李成烈的話之後,卻很堅定的點點頭——他明白。

李成烈見到了,心裡鬆了一口氣,剛要打個手勢,被明洙制止了。不是因為心軟什麼的,只是外面的人.....從此跟他不再相干了。「既然都是假的,那就是說沒感情,既然沒感情,那就等於陌生人」明洙抬眼看李成烈:「你會因為大馬路上看人家情侶吵架,就上去把他們都打一頓嗎?」

李成烈拍拍明洙的手,把清理的手勢向老黑他們發出去:「如果有人在我吃飯的時候,堵著飯廳門口潑婦罵街,我把她丟到馬路上去,會過分嗎?」

「只是丟出去?」

「嗯,只是丟出去」

明洙不再問了,但是一天的好心情和胃口全都被破壞了,回程的路上,李成烈安排了一輛房車,明洙精神不濟,他想讓他在車上睡一會兒,結果明洙一直蜷在李成烈的懷裡,幾乎快到家了,才終於迷迷糊糊的睡過去。

度假結束,明洙回到家裡,忽然意識到有個很不好決定的問題還在等著他——在度假之前,他想都沒想過的問題——還要不要天天去學校?以前去學校的初衷是為了躲李成烈,後來,習慣在那兒好好學習,再後來,每天一想到會見到尹妮娜,彷彿十二月寒冬都變得明媚亮眼了起來。

可嘆,一個星期的新年假過去了,如今回來,已經物是人非。李成烈不再是面目猙獰的存在,家裡也不再是龍潭虎穴。反而是學校,此消彼長,再沒那麼大的吸引力了可以讓明洙風雨無阻的往那裡跑了。明洙在躊躇,躲李成烈已經成為他一種慣性,但是上學如今真的很雞肋,考試周已經開始了,圖書館緊巴巴的全天都是人,即使九點之前去也不會找到座位,而且明洙就算去了,也不過是閒來看看資料,聽聽音樂,完全沒有目的性。更重要的,他也不想有任何可能再看見尹妮娜。

金明洙的矛盾,李成烈看在眼裡卻什麼也沒表示,只是明洙在早餐桌上還為這個問題暗自糾結的時候,李成烈把他們一起去古鎮拍下來的照片拿出來了——明洙當初是只顧著東拉西看,他都不知道李成烈還安排了人拍照。然後就著照片的藉口,明洙的腳步自然就被拖下來了。

青山綠水中的小鎮,世外桃源。

照片的很大一部分都是單純的建築和風景,只是偶爾會有李成烈和明洙的身影出現,小小的糅合進那如詩如畫的世界裡,非常自然,也許還多了一點點生活氣息。不知道這些照片是不是經過了專業處理,明洙覺得每一張每一張帶著濃濃的古韻和浪漫色彩,像蕭邦的音樂,自由、奔放,讓明洙愛不釋手.....

「我.....」明洙盯著一張在白牆烏瓦中間,越過飛翹的屋簷拍下的白雲和遠處的青山的照片,陽光從雲裡忽然射下一縷,像一道金色的屏障隔在房屋與遠山之間.....明洙盯著這張照片良久,良久,臉色變了幾遍,忽然霍地一下站起來:「我.....我還有論文沒有完成.....教授說截稿到星期五凌晨,不知道還趕不趕得及.....」話都沒說完,人抓起書包,往外面走了,那麼急迫而乾脆。

聽著外面汽車啟動的聲音,然後聲音漸遠,李成烈坐在沙發裡,煩躁的把照片扔到一邊.....難道,還是不行嗎?

這一次上學的結果,明顯不是李成烈原本以為的那樣,明洙回來的是比平時晚,不過之前他很早就打電話回來過,有點忸怩的開口問李成烈可不可以派兩個人過來幫幫他。李成烈哪能說不?晚上八點多,李成烈的寶貝才被車接回來,李成烈一看,身後跟著一個司機,兩個保鏢,每個人都抱著整整半人高的書摞。

「把你們學校圖書館搬回來了?」

「看了那些照片,我覺得世界民族音樂這科的論文,還可以再加一些東西進去」 明洙指揮他們幫他把書搬到樓上小書房,回頭忍不住跟李成烈訴苦:「最開始就我一個人弄.....」

李成烈把明洙拉過來,安慰的親親:「總算沒笨到家,還知道打電話叫人」

明洙就勢一靠:「累死我了.....」也許他自己都沒意識到這抱怨語氣顯得有多麼依賴。

但李成烈聽出來了。

金明洙的《世界民族音樂》的補充論文,從頭到尾都是在家裡完成了。借了這麼多材料,加上現代網絡的便利條件,加上家裡的舒適溫馨,不比在學校圖書館擠巴巴的強嗎?在圖書館,喝杯水還得走到外面去倒。家裡多好,冷的熱的甜的苦的想喝什麼就有什麼,甚至不用明洙自己發話,杯子裡永遠都是滿的。學累的還可以下樓彈彈琴消閒一下。中午可以在床上舒舒服服的午睡,而不是在學校裡趴在桌子上,回頭醒了胳膊發麻,滿臉都是壓的紅印子.....

明洙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心境不一樣的緣故,他如今親身體驗了,也沒覺得跟李成烈大白天同一屋簷下有什麼可怕的地方。呃,也許,以前是怕李成烈白天也不放過他?不過,自從那天吐了李成烈一身,還有後來傾吐的那些多年心底的隱私,還有後來幾次李成烈的安慰.....明洙明顯對那事,或者說,對李成烈的排斥就小了很多,很多.....

在家學習,明洙最初幾天也有點擔心李成烈會有過火行為,所以總是把自己關在書房,能不出來就不出來,後來,他才發現原來李成烈白天也是要出門的——只是出門的時間不定,有時候出去一、兩個小時就能回來,有時候也跟上班族一樣早起晚歸。如此過了最初幾天,慢慢的,明洙心裡最後一抹不自在也消退了。

李成烈的產業有很多。

先說最不起眼又最打眼的那部分——娛樂行業,包括那些合法與非法的銷金窟,也包括每年都能提供新鮮美色的影視、唱片娛樂公司。這種行業在李成烈的所有賺錢行當裡,屬於攤子很大、利潤又不會太高的部分,但是這部分必須得有,除了有耳目的作用之外,還有一小部分隱私、安全、奢華的高級會所,自有其專門客戶群。

然後,就是那些頂著正八景兒名頭的大小集團公司,有為走私打掩護的進出口貿易公司,也有專門適合洗黑錢的大筆流水帳的建材公司、房地產公司。但有一點要知道,擺在檯面上的東西,永遠不是李成烈手中重要的東西。

再接下來,便是那些擺在台下的生意了,絶大部分都是被上面那些公司打著掩護的進行的暴利非法行業,是讓李成烈坐實自己黑社會老大身份的那類生意。

當然,如果僅僅如此,那李成烈看起來也不過是一個比較大的黑社會頭子罷了,早晚做大了成出頭的椽子被打掉。萬沒有能隨便一句話就把堂堂副市長弄下台的底氣。熟悉李成烈的人都隱約能猜到,在台下生意之下,應該還有一部分,屬於太子爺不可被取代的底牌的部分,而這一部分的生意夥伴則來自“上面”,跟李成烈時間久的人都知道,李成烈背後有個很大靠山,不是單純的依靠,應該屬於那種合則兩利,分則兩傷的利益夥伴,那個夥伴的來頭直指帝都,就是通常說的“上面有人”,只是沒有人知道這個“上面”要“上”到什麼程度。也許,果真就像歌裡唱的那樣,包青天也需要江湖豪傑來相助。

李成烈鋪了這麼大一個攤子,要說沒有親信幫著打理是不現實的,但同時,李成烈也徹底貫徹了不把雞蛋放在同一個籃子裡的信條。太子爺用人,不拘一格,他誰都能用,誰都敢用,也好像誰都敢信。比如查夜,埋在古大身邊好幾年的釘子,李成烈敢用他,敢信他,信他的情報,信他的人。可是從另一方面講,這麼重要的人,這麼長時間埋伏在外的人,李成烈甚至連最親近他的德叔、老黑他們都沒告訴過。

是李成烈不信任一手教大自己的德叔?還是不信任自己在最危急時刻也敢把藏身地坦白相告的老黑?

顯然不是。

所以,這是太子的習慣,用人不疑,分散風險。

李成烈很會用人,他身邊的每一個人,任何一個不起眼的,哪怕是一個最孤僻寡言的護院,也可能會秘密的接到一些很重要的任務,然後獨自一個人去辦,獨自一個人回來,從頭到尾,除了辦事的人和李成烈,誰也不知道的曾經發生了什麼,會對日後有過怎樣的影響.....

哦,話題扯遠了。

還是來說李成烈有很多產業,雖然他身邊有十來個智囊團各管一攤,但李成烈也不是甩手掌櫃真的什麼都不問,除了像在梧桐路那樣坐鎮中心,等著彙報,參加參加電話會議,平時他也會不定期的到處走走,去某某公司,某某碼頭,參加個小會、勉勵一下手下員工之類的,沒什麼規律可循。所以,對李成烈冷不丁的關上隨行電腦,開口就要手下備車出門的突然指令,大家早就習以為常。一般只要李成烈不額外交代,就沒人多嘴問,也沒人覺得有必要過問。

所以,這一天,當李成烈要求備車,然後隨口叫龍二開車陪他去皇天音樂娛樂公司時,手下們只是極快把車子檢查確認安全,然後李成烈上樓換了一套正裝,眼鏡一戴,身邊加一個也是一身西裝外帶墨鏡的龍二,整個一老闆加司機的形象倆人出門了。

龍二開上車直奔皇天音樂娛樂時,就明白烈哥這是打算今天把“這件事”徹底了結了。

這件事,是李成烈只吩咐給龍二一個人辦的事;

這件事,歷經四個月又二十一天,期間包括查夜、老黑、龍蝦.....李成烈身邊最近的人都不知道。

這件事,在明洙少爺對烈哥的態度有了明顯的改善之後,龍二心裡也明白,是應該徹底告一段落了。

這件事若要認真從頭說起來,得追溯到明洙少爺還在依山公館養病的那段時間。那時候明洙的發燒剛剛養好,整日在城堡裡沒事兒,太子爺身邊的三個縱隊的親衛,在太子爺的親自安排下,也會輪值在明洙身邊當保鏢,龍二當然也在其列,閒來無事,一來二去的,也能挑話題跟明洙少爺聊聊天打發時間。

那天的事兒,龍二記得挺清楚的,他在花園裡陪金明洙散步,然後不知道怎麼提起自己是退伍兵的身份,然後在明洙少爺的困惑下,描述了一下那個當初一沒學歷、二沒人脈的村裡窮小子,如今也能在城裡給父母買套寬敞的房子,窮小子自己在城市裡也慢慢站穩腳跟,他對自己的努力和成就很自豪,並且會繼續努力之類的勵志型談話。

然後,沒過多久秋老虎的太陽越見毒辣,明洙少爺要回屋午睡,龍二本想趁機偷偷懶,結果剛溜到廚房,就接到烈哥傳喚的口信,於是,在二樓的書房裡,龍二看到烈哥站在窗口,從那個角度往外看,應該正好可以看到剛剛明洙少爺跟自己聊天的那個涼亭。

「抱大腿抱的進展怎樣啊?」李成烈轉過來:「我看明洙已經被你繞進去了」

龍二當時只有傻笑。

關於老黑和查夜確定了明洙少爺正宮位置不動搖的理論之後,“抱明洙少爺大腿,捧明洙少爺開心,兩手抓兩手都要硬”這個認知迅速從老黑、查夜往下到一班親衛的弟兄們中間達成共識。正好趕上明洙少爺在這裡養病閒得無聊,各位八仙過海各顯神通。

李成烈顯然對這事兒摸得一清二楚,他沒生氣,相反,就算他們不去抱明洙大腿,李成烈也會私下警告他們收斂身上的戾氣。笑話,太子爺自個兒都在明洙面前耐下性子扮聖人了,你們誰還敢在小王子面前露心狠手辣?回頭把水晶般的小少爺嚇著,太子抽死你們丫的!屠夫就是前車之鑒,可憐這廝明明是照章辦事,卻真的嚇到明洙做噩夢——就是一托盤沾點血的刑具罷了——李成烈也無奈,這件事他理虧,他只能要求屠夫儘量不要在明洙面前出現。沒看明洙現在一提起來屠夫,那還小臉煞白呢。

「繼續努力,」李成烈勉勵龍二兩句的,手底下這幫不爭氣的,這麼久了,初見成效的只有龍二。話說回來,真不愧是龍字縱隊的老資歷啊,也不枉李成烈親手調訓了這麼多年。

李成烈任何一個手下給明洙當保鏢都可以勝任,可問題是,能得到明洙的信任的保鏢就太少了。這孩子過去二十年被嬌養的太好了,他的世界單純、乾淨、祥和,你要是一身戾氣都不好意思往人家小王子身邊站。龍二頂著大孝子的身份算作弊成功,也就是從那個時候起,明洙對龍二的親近之意,其他保鏢拍馬也趕不上。

至於說龍二此人,到底是不是金明洙以為的那種屬一根筋的憨直人.....

一,太子爺每年招的退伍兵海去了,可龍二最終能成為太子的貼身親衛。

二,人家龍二在軍隊裡,沒人脈、沒學歷,從一個大頭兵能升到五級士官。

三,大家都在抱明洙少爺大腿的努力中,這廝先成功了.....

抱大腿這件事,就這麼繼續穩步發展著,時間不緊不慢的滑過了一個月,明洙對龍二的排斥越來越小,直至消失,直至信任.....這一天,明洙少爺前腳上學去,後腳李成烈叫龍二跟自己去書房——這是有任務的徵兆,每個跟在太子爺身邊的人對此都心知肚明。龍二到了書房,只有他一個,也就是說,這次是個單獨任務。

「幫我找個女人」李成烈一開口,就是這話。

「是!」疑惑,但沒有疑問。

「有音樂功底的,年輕,乾淨,社會關係簡單,容貌中上。要有野心,但不可以太精明,絶對不可以有風塵味,清純一點的,就像.....普通的女學生那種」

「是!」

「找到人之後,先送到銀星娛樂那裡.....」

龍二領了命令出門安排了,雖然烈哥一句沒提明洙少爺,但是龍二不得不懷疑,這女人是烈哥特意給明洙少爺找的,就是不知道烈哥這又在唱哪齣,一千一萬個可能,不是好事。跟金明洙相處這麼長時間,雖說一開始是抱著目的接近的,但是不得不承認這天底下真的人有屬水晶的,讓人忍不住偏心向著,捧在手裡怕磕了碰了。龍二現在領了這個命令,不消烈哥精益求精,挑人的時候要過他這關也不容易。

李成烈手下有好幾個娛樂公司,年輕漂亮的女孩子多得是,龍二挑上了皇天音樂娛樂公司,然後從一堆履歷裡挑出符合外在條件的,再用十幾封推薦性質的匿名信,輕易地勾出來九個按地址赴約的——這九個人沒有放過任何一個可能出頭的機會,哪怕這個機會是虛幻的——不是她們太蠢,就是成名的執念太深。

剔除三個真蠢的,然後借用皇天音樂裡面一個封閉的排練室,龍二用一種對女孩子來說很羞辱的手段試了試她們為成名而不惜一切的決心,又剔除了三個,剩下的,龍二從中挑了一個纖腰腿長的,因為這是要送給銀星娛樂的老薑,那混蛋專好這一口。

「你叫什麼?」

「尹妮娜」那個女孩眼中閃著激動的光。

借助了一個去夜總會尋樂子的機會,龍二成功的把尹妮娜推上前台,然後很不意外的尹妮娜被銀星娛樂的那塊老薑看上了。然後,龍二靠在角落裡,看到兩個足以當那女孩父親的男人,把尹妮娜帶上樓玩3P。對於一個花季女孩就這麼被糟蹋,龍二心裡一點負擔也沒有,娛樂圈裡的這種事太多了,說句不好聽的,若是她一個人能把這兩位老闆伺候開心了,別人只有羡慕加嫉妒的份兒,羡慕她得到這樣難得的巴結機會,嫉妒她日後也是有後台的粉紅新星了。

羞恥,臉面?那都是什麼玩意?

等這一切都慢慢進入軌道之後,龍二回到梧桐路上覆命,這時候,明洙少爺在樓上小書房裡安靜的學習中。

「她以為自己是皇天音樂給銀星娛樂安插的釘子.....」龍二當初就是這樣誘導的尹妮娜,至於她真正的作用,說真的,龍二自己還摸不準呢!不過可以肯定,太子爺絶對不是派一個小丫頭到對手公司當臥底的。真是笑話了,派這種單純稚嫩的小姑娘去玩無間?

光有野心有什麼用,光有臉蛋有什麼用?看看那些大牌明星,有幾個不是生得七竅玲瓏心,人精中的人精。潛規則既然都已經成為規則了,又誰不是靠身體搏上位?可真正最後能成名的有幾個?剩下的絶大部分還不是都被白玩了,玩舊了,就被順手扔了,連個憐憫的眼神都得不到。舊人身後有無數更年輕漂亮的新人等著貢獻出自己的身體與青春.....說白了,就是小姑娘太傻太天真,也許,她還做著當無間、被兩邊娛樂公司共同捧上位的美夢呢。

李成烈聽完了龍二的彙報,臉上的表情說不上好與不好:「幹得不錯,現在去給那女的報個聲樂班,音樂學院附屬的職業培訓那種。還有,銀星娛樂那幾個人一直在四處打探金莫間的音樂遺稿的事兒,透給他們消息,確實有遺稿在音樂教父的獨生子手上,他就在音樂學院讀研」

龍二打個冷戰,這是要把明洙少爺往風口浪尖上推啊,少爺那可是水晶一樣的.....

「不用擔心」李成烈的眼睛閃過一抹不明情緒,閃得太快,龍二沒抓住,只得領了任務就退下了。

李成烈已經做了部署,任何人都不會有機會接觸到明洙,除了他指定的那個。

然後,事情果然就順著李成烈的計劃走,明洙在暗地裡被保護得滴水不漏。於是,遍尋不找門路的銀星娛樂的老薑就慢慢把注意打到了身邊這只小貓身上,她不是前些日子吵著去音樂學院進修嗎?現在看,不剛好能接觸到音樂教父的獨子麼?而且他們打聽到了,那位小公子目前單身,沒有女友。

不知道老薑他們開了多少空頭支票,尹妮娜在龍二這裡也得到了不置可否的回應後,如此就行動了。

她行動的那天,龍二知道,李成烈也知道。

所以,那天早上,用明洙的形容——李成烈反常了。

早上的時候,包括龍二在內的晨練小分隊透過開著的窗,都聽到了小王子隱約哭著求饒的聲音,哭的時間比平時都長。然後那天,明洙少爺不可避免的上學遲到了,因為遲到,所以遇到了尹妮娜跟他爭座位.....

唯一知道內情的龍二,從一大早的不和諧氣氛就聞到了風雨欲來的氣息,烈哥心裡其實很難受的吧。別說烈哥對明洙少爺投入了一百二十分的心思,就是龍二,一想到自家溫柔、優雅、金貴的小少爺被那樣一個女人誘騙、矇蔽,勾搭.....自己心裡都有股說不出的對尹妮娜的反感。

那天,吃過早飯之後,龍二白天找藉口溜出去了。

晚上回來的時候,看到老黑被打的趴在床上起不來,龍蝦坐一邊兒拿藥酒給他揉,聽說白天被烈哥拎到練武場去了,龍二的小心肝再顫,看到烈哥面色如常,依舊談笑風生的跟他的小王子聊學校瑣事.....不知道為啥,龍二後脊樑發涼。

太子爺,真不愧是太子爺。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育珊 的頭像
育珊

烈洙귀엽다-育珊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