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且不管是不是明洙看錯了,金明洙回到別墅區之後,就沒有空糾結妮娜的問題了。不管他承不承認,李成烈身上都有一種強大的氣場,足以吸住周圍人的注意力,明洙就算有神遊的習慣,也很難真正把心思從李成烈身上轉到別的什麼上面去。

這一晚,明洙摘得果蔬質量很過關,晚飯也很可口,然後在溫泉池子裡,李成烈完成了他的承諾,把他的小王子餵得飽飽的,只是到底還是把人給弄哭了。

第二天,李成烈還是要見客人,早飯吃完就出去了,明洙則在房間裡躺了一上午,身體不舒服還在其次,主要是眼睛浮腫,沒法見人。

一上午明洙躺在軟椅上也沒什麼事,就把李成烈給他的娛樂區平面圖拿出來研究,劃掉昨天逛過的地方,剔除不感興趣的地方(比如酒吧),剩下的.....哎?明洙看到一塊陌生之地,註釋上說,這是寵物苑,明洙一陣驚喜。

金明洙沒養過寵物,但是心底裡對養個毛茸茸小東西的執念一直很深,只是沒有什麼得當的機會養罷了。似乎金爸金媽一直都不太喜歡動物,所以明洙最終也沒養成,不過,他倒是養成了喜歡看別人家養寵物,喜歡去流浪動物中心照顧走失動物,喜歡逛寵物店這類小習慣.....真沒想到這裡也有寵物中心。

下午太陽大好,龍二進門的時候,聽到明洙少爺指明要去寵物苑,嘴角有點抽搐,但很快掩飾過去了,說了句:「是」

不過,當明洙和龍二按著地圖走到那片的時候,怎麼繞都沒找到地圖上說的這個寵物苑。

「不會拆了吧?」明洙有點失望。

「不,它就在這片灌木牆裡面,」龍二拿著地圖,雖說也是新來的,但到底是當過偵察兵的人,直接指了距離這邊不遠的花閣。

「少爺,咱們去那看看吧,站到四樓陽台上,往這個方向看,居高臨下總比咱們在下面瞎轉強,沒準兒能找到大門到底開在哪兒」說是叫花閣,其實是這裡的中控區,什麼電路、機房、監控保安之類的都在這四層小樓裡,外帶部分工作人員休息室。

這種地方閒人免進,但憑著龍二亮出來的工作證件,倆人還是一路順暢的爬到頂樓陽台上,明洙爬樓的時候還在想,幹嘛把灌木圍牆弄得那麼高呢?因為怕狗叫聲吵嗎?

四樓說高不高,但視野足夠了,他們尋找的那處寵物苑果然就那高高的灌木圍牆的後面,二層回字形小樓,門口的小路一直蜿蜒到不遠處的夜總會樓下,難不成寵物苑的入口在那兒?這可真詭異!明洙站在陽台上正張望,不知道龍二從哪裡拿出了一個望遠鏡遞給他。

「這個瞧得真切。我去找負責人問問到底怎麼去」

明洙拿著望遠鏡好笑,這是偵察兵的職業病嗎?

龍二離開了,望遠鏡總會給人帶來一種偷窺的快感,明洙靠在陽台上也是童心大起四處亂看,這裡是少見的高地,視野相當開闊,這處距離寵物苑也就百八十米遠,透過望遠鏡,真真兒的連對面寵物苑裡的人在回廊裡走來走去都看得一清二楚。

然後,明洙就那麼看著.....

好一會兒,也許根本沒多大一會兒,龍二回來了,臉色不太好看,支吾的勸明洙:「少爺,那.....寵物苑還沒正式開放.....要不,咱們以後再.....」

「我要進去!」明洙放下望遠鏡,臉色很蒼白。

少爺發話了,於是龍二咽回了後面的話,默默帶著明洙通過夜總會後面貴賓區的某個門,走在了那條他們原本怎麼找也找不到的路。

寵物苑,屬於整個會所的一級貴賓區,出入有嚴格規定,其內的寵物,也從來不是明洙腦子裡想象的那些毛茸茸的小東西。他剛剛在用望遠鏡亂看的時候,看到了一個熟人,軍用望遠鏡看百八十米之內的東西,實在太清晰了,清晰到甚至數的清頭髮絲,明洙沒有辦法再騙自己下去。

他一定要來看看。

寵物苑的門禁很嚴,即使龍二的身份,也僅僅拿到三級授權而已——可以在內部走走看看,或者享用一下自產自銷的小寵們的服務,你領個人出場子也行,但是,參觀調訓師工作,或者看別人主寵嬉戲的私人時間,對不起,不可以。

沒辦法,但凡能有精力、財力和勢力養個小寵的都屬於某種程度上可以肆意踐踏法律的有地位的人士,不管這些人私下玩的怎麼瘋,怎麼變態,畢竟人前都禽獸得很衣冠楚楚,在肆意耍樂的同時,他們可不想被人抓住什麼把柄。像這種隱蔽、舒適、服務頂級的寵物苑,在整個華國都不多見。

是不多見,在明洙的認知裡,這簡直瘋狂得絕無僅有!

邁進大門之後的“公開級”一般景象,都已經讓明洙的臉色非常非常難看了,身體忍不住在顫抖,說不上害怕,也許更多的是吃驚,甚至.....憤怒?

院子中庭修建的很美,明顯鋪了地熱,在冬日一片蕭索的世界裡,這裡則是郁郁蔥蔥的春日氣息,有小橋流水、雨打芭蕉的袖珍園林的感覺。但是環境的秀美掩飾不住欲望的醜惡。明洙在中庭看到有幾個人在散步聊天,談笑風生,看氣質屬於那種“成功人士”,但是在他們的旁邊或多或少都會有個伏在腳邊的人,明洙看到了一個漂亮的女孩被人像栓小狗一樣脖子上套著項圈,被人牽在手裡在地上緩慢膝行,身上幾乎不著寸縷。還有一個年齡絕對比自己小的男孩,身上五花大綁,手臂被縛在背後,跪在那裡舔著他主人的腳趾,某處戴著那些亮晶閃閃的東西.....明洙也曾經被李成烈戴過類似的,可是跟眼前這種一比,足以顯出李成烈當時的玩笑心態和對明洙的疼愛與憐惜。

「少爺!」龍二有點後怕把明洙拉過去用身體擋著不讓他看到那些,明洙的樣子特別不好,臉色就不說了,身體都有點搖搖欲墜。這水晶小王子看完之後,可千萬別有什麼心理障礙。

這些場景是讓明洙想嘔吐,可是正因為眼前這一切如此美麗到殘酷,就更讓他不能不去想尹妮娜,他剛剛在望遠鏡裡看到她了,看著她跟某個中年大叔過分親暱的樣子在明洙腦海裡揮之不去,他看著他們走向二樓東側.....

他.....他就是想知道,這一切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我想去那間看看」明洙聲音不大,但是很堅定。

「這個.....龍二先生,」負責人不知道明洙的身份,但是龍二的身份已經足夠他客客氣氣的回話了:「太子爺的規矩沒人敢破,這種情況需要備案上報.....我不是說龍二先生您不能去,但我們也要按規矩辦事」

簡單地說,龍二的級別還不夠。龍二看了一眼明洙,完全公事公辦的口吻:「邱經理,記錄:備案,一級授權,20XX,12,29下午兩點,金明洙先生協同龍二要求參觀2B31室」

邱經理趕忙喏喏答應了,一邊帶人往那走,一邊偷偷摸額頭上的汗,一級授權?敢直接用太子爺的身份,姓金,這男孩誰呀?

被領到二樓那間屋子,龍二和明洙都被請進去了,很奢華的——半間屋子,油畫、吊燈、地毯,維多利亞風格的提花布藝沙發,還有法式落地窗,天鵝絨的窗簾.....但這僅僅是這邊的半個屋子,與另一半之間用一整面牆的大玻璃隔開了,透過玻璃牆能看到屋子的另一半簡陋風格,吊索,木馬和十字架,還有一張窄窄短短的床,只能躺半身那種,還有一套簡陋的馬桶和淋浴頭,看起來像個牢間,沒有窗。這兩個半間屋子都有一扇門與隔壁一酒店式套房相連,想從這邊到那邊,需要經過那間套房,這邊的玻璃都是封死的。

「就是你要參觀嗎?」華麗這半間有一個穿著黑色緊身褲、緊身衣,手裡玩著鞭子,渾身似乎都帶著嚴厲氣味的年輕男子。

「龍二,幸會」

「J,AA級調訓師」 J寒暄著龍二,眼睛卻在看那個進屋後就沒有說話,但是能動用一類授權的漂亮男孩。有氣質,優雅,純真,並且渾身上下都是乾淨的味道。只是,從J的專業觀察來看,這漂亮男孩的身體絕對被開發過了,暗藏著不為人知的春情,就是最受推崇的那種極品“客廳的貴夫,床上的蕩夫”。這漂亮的男孩聞著明顯青澀,但在他男人懷裡絕對可以嬌媚到骨子裡那種,是被人用心教過的.....而且對方還是個高手,這是J的專業結論,但他同樣注意到明洙的臉色很不好,似乎被隔壁的那幕嚇到了。

「別擔心,玻璃是單向的,那邊是鏡子.....」

J安慰明洙他們,然後轉過頭,透過玻璃看那邊的進展,這是客人要親自調訓小寵,他只負責用專業知識予以指導,另旁觀監督以求客人的行為不會過激,失了調訓的滋味。

屋裡的三個男人看樣子剛剛進入佳境,至於中間那只雌性小寵.....J從旁邊小幾上拿到檔案袋,隨手翻一翻以前的記錄,人不是他教的,今兒他只是過來負責協助監工而已。

「“海妖”都經過十一周的調訓了,成果不錯,」J揚起下巴指尹妮娜,就是他口中的“海妖”:「同時伺候三個人一點問題也沒有」

「她.....她.....十一周?」明洙覺得舌頭都有點麻木了。他跟妮娜認識似乎不到三個月。

「嗯」J低頭看記錄,一排排數據,英文縮寫後面連著阿拉伯數字,不知道指的是時間,還是參數,整篇都是這些東西,明洙根本不懂,但是明顯這個J明白,既然客人點名是來參觀的,J以專業素養把這些數據翻譯過來,大略解釋給明洙和龍二聽,給他們講解那些手法及手法背後的用意和效果。

經過充分評估之後,他再次確定:「海妖的身體韌性很好,對主人的要求也會認真做到,態度決定一切,看來她很愛她三個主人啊」雖然,那三個人看起來就像豬!這話J沒說,但是,他已經起來戴上手套、拿著鞭子要推門繞入那間屋子,他覺得他必須對他們不正確的姿勢做個指導。

明洙看J走進那間屋子,糾正一個禿頂男的握鞭姿勢,手腕一動,一道血痕就在妮娜身上出現了。再一動,它旁邊出現一道平行的鞭痕,他看到妮娜似乎想叫,但是嘴被塞進了另一個男人的.....

明洙的胃在翻騰著抽搐,他想到妮娜的吻.....

很奇怪的感覺,把對面的畫面看進眼裡,卻根本沒經過大腦,就那樣看見了,認知了,然後消散了.....看著鞭子一道道抽在妮娜的身上,紅痕很快遍佈,那飛濺的血沫他竟沒起半點漣漪。明洙平時看別人手劃破口子,都覺得自己手指也跟著發麻,而這一次,好像所有的感官都被封在密封的罐子裡,被與世隔絕了。甚至他覺得自己竟然還有閒在想象那邊的吵鬧聲音是個什麼樣子.....這邊屋子裡靜的可怕,玻璃那邊一點點聲音都穿不過來的。

一個肚腩,一個禿頂,一個.....明洙看著那身老橘皮噁心的想吐,J說.....她,心甘情願?他們這三個人是在認識自己之前就.....那自己又是什麼呢?

「我.....」明洙靠在沙發上渾身發抖,他想叫人,可是一張口,聲音很微弱,很微弱.....

龍二立刻蹲下來,半跪在地上:「少爺?」

「他.....他們.....」

「那是銀星娛樂的姜總、裴總,另一個我也不認識」

不用龍二介紹,明洙對他們也臉熟,圈子裡來來去去都是這幾張面孔,家裡辦宴會的時候見過,一個中型唱片公司的老闆。這,這就叫潛規則嗎?.....那自己算什麼?“普遍撒網、重點選拔”明洙想起同學最近找工作的口頭禪。他也是被普遍撒網之一嗎?

明洙忽然覺得胃疼,火燒火燎的那種疼,然後心好像也疼,絞痛,還有.....反正肚子那塊五臟六腑都在疼.....彎下腰.....

「少爺!」龍二很緊張。

「我,我想知道他們在說什麼.....」明洙的聲音聽起來很虛弱。

龍二不知道起身按了什麼,對面房間的聲音便從擴音器裡傳過來了。

啪——

一聲清脆的鞭響和模糊的痛呼,還有罵咧咧的粗口:「沒有用的小賤人!」

「叫你去套音樂教父的遺作.....嗯嗯.....你個小浪蹄子就知道騷.....嗯.....整日在那小崽子面前浪.....結果呢?」

啪——

又不知道誰扇了一巴掌。

「他賣給天河五張曲子.....把蠟燭給我拿來.....今兒我折騰不死你個.....」

「媽的!給我夾緊點!戳爛你.....」

「你敢說他媽的那是他自己做的?毛都沒長齊的小崽子.....給我舔乾淨.....你認為我看不出來音樂教父的風格,我他媽的是吃乾飯長大的?」

明洙把頭埋在膝蓋間,沒再看那邊,但是能聽到。不知道他們做了什麼,妮娜在模糊的尖叫,求饒:「他.....他給我.....兩首曲子.....」

「閉嘴,賤貨!我要的是金莫間的曲子!他的遺稿!所以才讓你去他兒子那裡抖騷.....」

「蠟燭貼近點,沒事兒.....要不然這小騷貨沒記性的.....滴在這兒.....」男人發泄之後,在猥瑣的笑。

「吊起來,把這個通上電.....十五分鐘一次電擊.....」

「先別說那些了,現在怎麼辦吧!天河已經決定拿三首給萱萱小天后做新專輯主打了.....明年的金曲大獎.....」

「金莫間那肯定還有.....我不信音樂教父的遺稿就那麼三五首.....記不記得當初金爺在追悼會上怎麼說的,音樂教父那裡.....」

夠了!

就是這樣了。

明洙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時間離開,怎麼離開的,他甚至懷疑自己竟然還會有力氣站起來,一步步走出那個可怕的地方.....他不知道自己那股力氣支撐他多久,反正等他再沒站立的力氣的時候,眼前是李成烈的胸膛.....明洙顫抖著抓著李成烈的外套,最終忍不住哇的一聲,吐得李成烈滿身都是。

明洙吐得兇猛,一口一口吐著中午的食物,然後是胃裡的清水,最後都沒的吐了,還在不停乾嘔。間或一口氣沒喘勻,唾沫抽到氣管裡又引發了一陣劇烈的咳嗽,李成烈也顧不得自己身上還沾著那些汙穢,趕忙叫人來,又是拍背,又是順氣,好不容易等他胃裡空了,漸漸不吐了,餵幾口水下去,又吐起來了.....

生生折騰幾次,最後李成烈不讓再給明洙餵水了,讓龍蝦給他打針安定,先睡一覺再說。

明洙在樓上睡著了,李成烈換了衣服下樓,身邊沒留其他人,只是把龍二叫過來,臉色說不上好,也說不上不好,明洙今天去寵物苑的事,沒幾分鐘後他就接到下面的報告了,當時他正在給北邊那幾位客人送行,是耽擱了一會,但是他沒想到明洙反應這麼大,前後加起來沒十幾分鐘功夫,看他吐得那個樣子.....

「跟我說說今天怎麼回事?」

跟龍二談完之後,李成烈上樓,看到明洙把身體團成一個球,心理書上說以這種嬰兒姿態睡眠的人,因為極度缺乏安全感,李成烈躺在他身邊,輕輕把他身體打開,抱在懷裡,手一下一下摸著他的後背,直到後半宿,懷裡的身體才漸漸軟下來,緊緊貼在李成烈懷裡。

第二天一早,李成烈照常醒來,但是沒起床,昨天明洙吐成那個樣子,絕對不是一針安定、睡上一覺就能忘記的,他可不想看到明洙蜷成個蝦米一樣。

明洙迷迷糊糊轉醒的時候,已經不記得晚上做夢夢到什麼了,只是隱約記得那讓他害怕,讓他骨子裡冷得發顫,好像赤著腳走在冰棱錐上,只是後來才慢慢的,慢慢的.....明洙閉著眼睛繼續在那個舒服的熱源上蹭了蹭,好像在冰天雪地中尋到的一池溫泉,浸在其中,驅走了那股讓他孤寂的寒冷,臉埋進去,深深的鑽在裡面,熟悉的溫度與味道,他會覺得安全.....

「再擠我可要掉下去了」李成烈抱著明洙,對明洙無意識的依戀感覺滿意,但是他真的快掉下去了。

「嗯?」明洙張開還帶著酸澀的眼睛,他看到一片光裸的胸膛。

「唔嗯——」喉嚨深處發出一聲咕噥輕哼,明洙完完全全被李成烈吻住了。

是一個火熱的長吻,本來李成烈只是想先給他一個安穩的長吻,然後慢慢套明洙說說昨天的事,看看能不能把心結給他打開,結果,這個吻,好像天雷勾地火。不知道是李成烈錯覺還是怎麼,他覺得明洙第一次主動接受他的吻,很溫順的迎合,然後就越發欲罷不能,越來越深,越來越長,越來越熱.....

不是他的錯覺!

明洙確實為他主動打開了身體,身後那處柔軟潤澤,輕易就容納進李成烈的手指,裡面熱膩溫滑,柔緊適中,只要李成烈小心進入就不會傷到他,那處李成烈堅持每天讓明洙灌洗,藥汁是保養古方,最初他用強迫的方法連唬帶騙讓明洙每每都要含住藥汁半個小時才準他釋放,如今果然保養的效果出來了。李成烈在一點點推進,明洙情不自禁的輕擺身體迎合他進入,如此柔順的姿態讓李成烈險些以為自己會失控而瘋了般的要他。

但事實是,明洙表現越乖,李成烈的動作就會忍不住更溫柔,配合著明洙的主動一步一步往前進,如果說明洙的包容就像水,那他的行動就像魚,愉悅、歡暢、海闊天空.....當最終明洙拱起身子主動抱住他的腰的時候,李成烈覺得自己下一刻就會死在明洙身上。

從來、從來感覺沒有這麼好過.....

原來明洙真心迎合下,過程會這麼美.....李成烈一邊覺得自己今天占了天大的便宜,饜足不已,另一方面又忍不住心裡發酸,牙根發癢,原來之前所謂的柔順全他媽的是假的!而對於明洙今天的一反常態,李成烈什麼也不用問,這不是明擺著嗎。

男人喜歡用這事兒來舔舐傷口,明洙也不例外,不過這不是李成烈要達到的目的。本來昨天趁著傷口沒愈合,就該狠狠地把膿擠出來,結果他吐得太厲害,只能讓他先睡過去,今天.....狠狠心,把剛結痂的傷口還得再撕一遍。

一場情事結束,李成烈一下一下順毛摸著懷裡的寶貝,感覺明洙從動情的戰栗中漸漸平靜,才開口,聲音溫和:「明洙,能跟我說說昨天的事兒嗎?」

明洙身體猛然一顫,反射性的就要躲,卻被李成烈牢牢按在懷裡:「噓——噓——別怕,我在呢——明洙,我在呢.....噓.....再沒人能傷害你.....我就在這兒,沒事了.....」李成烈在明洙耳邊低聲喃喃,摸著他的背,一下又一下,溫柔、緩慢、帶著一股說不上來的堅定與安心,等著懷裡的人重新安靜:「.....他們不能傷害你.....再也不能了.....」李成烈那物還在明洙的甬道裡暖著,感覺明洙的那處從最初狠狠的抽壓到節奏變慢,到漸漸力道變輕,直到半晌後與呼吸同步,然後李成烈就知道差不多了,那處永遠都是明洙身體最誠實的反應。

「為什麼會喜歡上她?我不信沒有更優秀的女孩子追求你.....」

「沒有.....」明洙忽然眼圈紅了,深深埋在李成烈懷裡:「第一次有人對我說“我喜歡你”可.....可她為什麼是這樣.....」明洙在哭,是真的被狠狠傷到的那種哭,似乎整個身體都在哽咽中顫抖。「我又沒求她喜歡.....我以為她對我,就是真的對我好,不是為了其他的,只為我.....」

「她給我泡茶」

「親手給我織東西」

「給我做飯.....」

明洙在李成烈懷裡講那些背著他的短暫時間內曾經發生的甜蜜與稚嫩的瑣瑣碎碎,李成烈只是靜靜的聽著,慢慢的摸著明洙的背,沒有生氣也沒有評論。不管怎麼說,少年情懷盡是詩,初戀失戀對任何人都是一種很沉重的打擊,想象一下,明洙如今在某種程度上說也算李成烈的初戀了,如果李成烈如此殫精竭慮,都不能讓明洙愛上他的話,李成烈恐怕自己都不敢想象自己會做出什麼事來。

現在明洙經歷的就是這種打擊,更要命的是對方還是用一種近乎羞辱般的手段,打破了明洙的初戀情懷。是啊,付出這麼多感情,最後被告知,其實人家根本就是來謀你爸爸的錢財的,跟你無關,跟感情無關,甚至尹妮娜用那樣的行為,明明白白的告訴明洙,你還比不過那三個又老又醜又猥瑣的中年大叔,這叫明洙怎麼會受得了?

尤其,李成烈一直隱約懷疑,對於感情,明洙內心深處有個很深很深的心結。

對此李成烈不是胡亂猜測的。

金明洙其人,從小到大,每一個人,每一個人對明洙都是誇讚的,也許有給他父母拍馬屁的緣故,但也有明洙真的很優秀的因素——父輩的誇獎,老師誇獎,同學的羨慕,功課確實又比別人好,小小年紀會彈鋼琴,會拉提琴,聯歡會的時候自己都要演小王子,女生都喜歡跟自己同桌,期末小紅花得了一面牆.....總之,時間久了,金明洙小朋友難免飄飄然,就算明洙從小到大被教育謙虛是美德,可至少他自己心裡也會覺得驕傲,小尾巴翹得高著呢。

明洙小朋友就是在這樣自信的環境下長大的,可是隨著長大,越來越多的事情讓明洙開始懷疑自己這種自信了。比如,隨著青春期的到來,當情竇初開的大家都紛紛找到男女朋友的時候,明洙小王子從來沒有碰到過人對他說“我喜歡你”,似乎他的行情在小學畢業後就降到了冰點,尤其當別的樣樣都不如他的男生都可以很輕易的接到情書,那自己這種乏人問津的狀態,是不是也說明一種問題呢?

這可能讓明洙最初感到困惑,可是當困惑久了就會產生懷疑,對自己的懷疑。比如,自己其實根本沒有大家誇得那麼優秀,其實,大家可能說的都是反話。或者,根本是看著他爸媽的面上的違心之論。外加上那時青春期的男同學時不時對明洙表現出怪異的排斥,這讓明洙內心深處隱藏著一種自卑:是不是自己真的有很讓人討厭的地方.....

金明洙於是開始審視自己,所有性格上的缺點都被無限放大,比如不夠決斷,性格溫吞,處事不圓滑,耳根子軟,太瘦,個子不高,除了會彈琴、學習還算OK之外,剩下的簡直一無是處.....這種無限擴大的自卑一直在影響明洙,後果也很明顯:他從來沒有對女生主動表白過,他幾乎封閉了自己的感情。直到現在那些自卑還在,只不過隨著年齡的增長,它們被明洙很小心的藏起來了,表面上卻越發溫和淡然。

後來再長大一點,懂得的人情往來多了,尤其漸漸明白了自己父母親在行業裡的地位,也許明洙就會把別人對自己的真心誇讚也歸結為:對方是看在自己父母面子上說的場面話而已。

這時候,忽然有個看起來各方面都很優秀的女孩對他很好,只對他好,尤其父母已經不在的前提下。明洙的那點封閉情感,也許就這樣一點點被打開了,然後,那個女孩哭著對他說“我喜歡你,喜歡你很久很久了。”你說,當時的明洙能是一種怎樣的心情呢?

當時有多快樂,夢境破碎時就是加倍的痛苦。

當時恢覆的自信有多少,如今自信被摧毀的就有多少,而且可能再也恢覆不過來了。

李成烈靜靜的聽著明洙說起從前,說起對別的男生的羨慕,說起那些女生怪異的躲著他,背地裡悄悄的嘀咕,說起自己不敢接近女生的惴惴和憂慮,說起青春期迷茫和別扭心思.....怪不得父母去世之後,明洙看了半年的心理醫生,他真的有點輕微抑鬱症。是不是學音樂的都生性敏感,感情太細膩?李成烈斟酌著言辭,別的可以慢慢來,但他不希望他含在嘴裡的小王子,因為女人的問題而自卑。

「明洙,還記得你小學時候,有個假小子,號稱打遍全校無敵手的.....」

「她叫龔淑」明洙記得,頂數對她印象深,一個很彪悍的女孩子,傳說二年級的時候,就能打的高年級男生頭破血流的那種。當時聚集了一派小弟在身後。

「她喜歡你」李成烈說。

明洙搖搖頭。小的時候明洙很受歡迎,他比別的小朋友提早一年入學,三年級的時候又跳了一級,跟班裡同學就差了兩歲,雖然就兩歲,但也許因為正處於兒童發育期的緣故,看上去比別人小很多,乖乖的,人長得又漂亮,簡直像洋娃娃一樣,哪能不搶手?明洙知道龔淑喜歡自己,她又不是唯一的。可那又怎樣呢,那時候的喜歡只不過是小孩子搶玩具似地喜好罷了。

「她放出話來,誰都不許追求你,否則她見一個打一個?」

「就是說說,做不得真的」那是很小的時候,不過明洙不曾怪龔淑,相反,要不是她兇巴巴的趕走別人,見一個打一個,從別人那裡搶回明洙的橡皮、鉛筆、作業本、糖果.....明洙還指不定要丟多少東西呢。小時候,明洙小朋友的隨身物品上都有標記自己的名字,甚至手絹上都被金夫人繡上名字,結果可想而知,明洙小朋友的東西成了同學們紛紛下手爭搶的戰利品。

「初中她出國了?」

「嗯。很突然,失去聯繫了」

李成烈嘆了口氣,那個小太妹!明洙今天的狀態,有一多半都是因為她惹的禍!

那個太子女,簪纓世家出身,她爺爺是將軍,她爸爸是將軍,他哥哥未來大概也會成為將軍,所以她的性格是家族遺傳。明洙小時候又漂亮又乖巧還會彈琴,還能給同學帶明星卡片,小太妹就獨斷專行的把安安靜靜的明洙小弟弟拉成自己的手下,她霸著明洙不讓別人碰,就是小孩子吃獨食的那種霸道。

李成烈特意把龔淑調查的仔細,她確實對明洙沒那種感情,從來沒有,只是從小到大護明洙都成習慣了,才幹出那麼彪悍的事情。那件事從頭到尾不光彩,所以沒外傳,所以明洙一直不知道。

那年升中學,明洙跟龔淑同校不同班了,但多年感情基礎在,龔小太妹還是很護著明洙,只是沒再放狠話說什麼見一個打一個,小太妹長大了,也明白了壞兄弟的姻緣是要被馬踢的,所以金明洙剛入校的時候,也著實萬眾矚目了一陣子。

可惜,好景沒長。

還沒等眾多小姑娘循序漸進、暗暗拉關係、遞情書呢,龔淑在一個偶然的機會下,聽到一個女生跟死黨謀劃著如何把金明洙搞上手——天知道,那時明洙才十歲,毛都沒長齊呢。李成烈也不知這些小女生哪兒那麼多心思——那小姑娘計劃說要藉助自己生日宴會在哪個酒店包場地,然後藉機給明洙下藥,拖到樓上房間弄成“既成事實”,倆人就可以成為男女朋友了。

大概此事謀劃的很像那麼回事兒,要不然小太妹也不會聽壁角真的聽炸毛了。結果,人家小太妹幹下的事,比那位謀劃“酒後亂性”的還不靠譜,她拿裁紙刀直接把那個小姑娘的臉給劃了一道子,還撂出狠話,誰敢打金明洙歪主意,她見一個劃一個!

小太妹也是好心來著吧,就是沒把話解釋清楚。

這事不是小事,但是基於為女孩子名聲考慮、龔老爹升職在即的關頭,還有那個不太光彩的事情起因,雙方都挺沒臉的,所以到最後,事情極其秘密的給處理了。小太妹被家人火速送出國避風頭,那個被毀了容的女孩子和參與者被嚇得住院,再沒提那些恩怨糾葛.....然後所有女孩子們中都暗地流傳這樣一個版本:那個小太妹說了金明洙是她的,誰敢打她男朋友的主意,她見一個毀一個。沒人能說清楚這事兒是不是真的,反正有個女孩子被毀容了,一傳十十傳百,傳聞越傳越邪乎!

後來隨著時間流逝,小太妹的傳說漸漸消失了,但她那句話卻成為新生入學的不成文警告,從初中到高中,明洙都在那一所學校裡,校園王子漸漸成為大家只可遠觀、不可褻玩焉的高高在上的存在,而那個小姑娘和小太妹背後幹得混事,真正知情者誰也沒跟明洙說過。

怎麼說啊?

說品學兼優、才華橫溢的校園王子是藍顏禍水?

金明洙冤不冤啊!

所以,這件事老師不好說,家長沒臉說,金莫間夫婦應該知道,但是以那對父母護犢個性,這種事情怎麼可以告訴寶貝兒子?回頭嚇著自家寶貝怎麼辦?

至於這個警告為啥這麼有震懾力,真的把一群女孩子震懾住了六年,李成烈分析認為,主要問題還是出在明洙的氣場上。除去那些校園王子必備的閃亮條件,讓金明洙保持高高在上形象,還有一點至關重要——你想啊,中學時代正是少年少女情竇初開的時候,大家沒事兒都把明星歌星當做自己的夢中情人,幻想一下成為王子公主的浪漫,有錢人家小孩一般是這麼炫耀的:

「這是A某某歌友會上的簽名照片,看沒看到,有我,角落裡有我,看沒看到.....」

「這是我去參加B天王演唱會,VIP座位送的禮物哦」

「這是C天后本專輯限量版的小萌物,五百塊一個.....」

然後放在明洙身上,就成了.....

「這是甲天王送的,他上個月在日本開個唱,買這個說是為了慶祝他個唱成功.....」而類似的事情也會發生在明星乙、丙、丁.....身上。

還有一次,金小王子的午餐被讚很精緻。

「來嘗嘗啊,是小A做的,她手藝很好.....」那個小A是那個年代,被無數情竇初開的中學生當作夢中情人的超級偶像巨星。

人家別的小孩巴巴給自己的偶像明星過生日,巴巴買禮物送過去,如果幸運的話能混進見面會,再幸運的話,能混上個角落冒個頭的小照片。

金明洙過生日,明星們巴巴給他挑禮物,幸運的話還有機會到音樂教父的家,如果再幸運的話,也許能入了音樂教父的眼——別忘了,那時的金莫間已經是娛樂圈大老闆一級的人物——金明洙小王子的生日宴會照片,哢嚓一照,明洙坐在中間,前面是蛋糕,爸媽坐兩邊,角落裡的陪襯全是紅到發紫的大明星.....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育珊 的頭像
育珊

烈洙귀엽다-育珊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