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洙這一天的愉快心情一直延續到家門口,然後漸漸沉重。

從感情上講,明洙認為自己要對妮娜負責,“忠貞”什麼的說起來太冠冕堂皇,但家庭教育讓明洙認為對待感情真誠是起碼的道德底線。按理來說,他應該跟跟李成烈攤牌,告訴他自己如今有女朋友了,不會再跟他做那種事了,他必須擔負起這段感情.....不過,明洙腦抽了才敢那麼幹。

明洙不敢保證他跟妮娜的事會在李成烈大度允許的範圍內。關於這個,明洙自己現在倒有一種光腳不怕穿鞋的破罐子破摔心理,但是他不敢想象李成烈會對妮娜做出什麼事來——如果李成烈真的反對他跟妮娜的感情,如果李成烈真的會為這件事發火的話。

他不得不以防萬一,明洙又想起來那個被裝在黑布袋子的人。

所以明洙不能說,不但不能坦白,他必須把妮娜藏得好好的,直到他畢業,遠走高飛。

明洙並非無的放矢,相處這麼久,李成烈對他有一種.....很讓明洙費解的.....控制欲,對,就是控制欲。如果仔細想一想,他與李成烈的關係扭曲的厲害,因為一次報警之後的懲罰,延續至今。最初,因為自己的不識時務觸了李成烈的逆鱗,因為懲罰兩人才發生了那些關係,至於後來,是因為習慣、還是因為李成烈“就地取材方便”明洙自己也不知道。他只知道李成烈在那種事上很霸道,很獨。

關於“出軌”的問題,如果李成烈是那種喜好打野食的,明洙也許還不會像現在這樣緊張。但很可惜,在他認知裡,李成烈從來沒有出去找過別的人,其他人都會不定期的出去樂樂——閒暇裡,明洙聽起那些保鏢閒聊時只字片語知道。但李成烈沒有出去過夜的習慣,再嚴格點說,無論參加宴會、晚會,李成烈十點半之前必定回來,而且明洙從他身上從來不曾聞到其他的味道。不管怎麼說,李成烈這樣的“忠貞”,就讓明洙現在“出軌”顯得不識相,一千一萬個理由,明洙也不敢把妮娜亮在身邊。

但這不是長久之計,明洙知道。

白天,他像個最完美的男友,極盡可能的對妮娜溫柔,對她好,讓妮娜幾乎天天大呼小叫的說要幸福死掉了,可是明洙內心一片灰暗,他深懷愧疚,他覺得自己根本配不上妮娜。

晚上,明洙躺在李成烈身邊,對那件事不由自主的帶上心理拒絕,他不敢表現出來。可李成烈太了解他了,尤其情事上的細微差別在情人眼裡都能被無限放大。

肯定有事,李成烈問過。

家規第三條說,不許說謊。

但沒說,一定要回答。

家規第三條定下的第一天,明洙就以保持沉默證實了這一點,所以李成烈現在屬於作繭自縛。

既然問不出來,李成烈也不會輕易放過他。不知道是要懲罰明洙的持續沉默,還是惱怒明洙最近在情事上的心不在焉,李成烈發過幾次狠,每次都要一直折騰到明洙必須滿心滿眼都是他,才會放過。可即使每次都會被李成烈發狠做到哭,明洙也始終沒坦白。

「還是有心事不想跟我說?」李成烈做完之後,會再問一次。

而這一次,明洙一般都已經昏昏欲睡了。

而妮娜,不知道是不是女生天性敏感,雖然相處時間不長,可她也發現明洙有點.....焦慮。

「你是怕.....不知道怎麼跟父母攤牌,怕他們不喜歡我嗎?」妮娜一副“我這麼可愛,怎麼可能不受歡迎?”

明洙笑著搖搖頭。

「哦.....那,難道是家裡有大老婆,你怕她發現你在外面養小三?」

明洙被嗆到了。

「好了,就是這兩天咱倆都夠壓抑的,想跟你開個玩笑嘛,」妮娜幫他拍背,然後語氣轉為正經:「你別擔心了,我都不擔心,你擔心什麼?」

妮娜會錯意了,她以為這兩天明洙的反常是在擔心就業的事。現在正是各大娛樂公司來學校招人的時候,競爭很激烈。每個人都摩拳擦掌,躍躍欲試。妮娜他們那邊的職業培訓班也在招聘名單裡,妮娜本身還不到出類拔萃的地步,所以能不能出人頭地一切都很難說。

明洙打起精神,這幾天他一直幫她準備。

「我相信你是最好的」

「那當然!」妮娜尾巴又翹起來了:「我有你這個大作曲家呢。不過,你說.....會不會有潛規則啊?」

「有怎樣?沒有又怎樣?」

「有,你就潛規則我吧。好歹你也是被人看中的新一代才華作曲家,說話有分量」妮娜一副為藝術獻身的樣子。

「如果沒有.....那你還是潛規則我吧,這樣我就穩贏了」

明洙笑笑。

他知道妮娜想說的不是這件事。

似乎兩情相悅到做些更親密的事,是很正常的發展過程。妮娜暗示過明洙,當然沒用嘴說過,像今天這種潛規則大約是最露骨的一次了,一般她只是在抱住明洙的時候,會摸摸他的胸口,或者親親他的耳邊,明洙不再是沒經人事的雛兒了,自然也有反應,只是,他覺得在離開李成烈之前,在自己真正恢復自由身之前,他沒有資格擁有妮娜。

「說到這裡,後來那唱片公司還在繼續勾搭你嗎?」尹妮娜問。

「自由音樂人」明洙沒想簽訂某一家,他如今已經不敢讓自己有再多瓜葛和聯繫了。反正只要他的曲子有人要,他就不怕未來沒發展。

「真好。不管怎麼說,你這就算有人要了。我還沒人要.....」 尹妮娜感慨。

「我要」明洙說。

「誰稀罕你要」 尹妮娜望著天,剛剛的自信什麼的都是玩笑話,她喃喃著祈禱:「希望選中我吧,老天爺,我想成名,我想日後大富大貴,大紅大紫.....成敗就在此一舉了,你要我做牛做馬全依你!」

明洙勉強的寬慰她,嘴裡有點發苦。如果他爸爸還在的話,如果自己的家產沒有被人奪取的話,以明洙繼承的股票份額,他在娛樂圈裡是屬於很有地位的老闆一級,開個後門是很容易的事。但是現在?去拜托李成烈嗎?明洙想都不敢想。

這樣生活狀態折磨明洙幾乎快一個半月,另兩位當事人還沒覺得什麼,明洙自己快撐不住了。本來他也不是那種可以腳踩兩只船的人,更何況,其中一個還不是船,而是一條徹頭徹尾的食人鯊。

明洙低頭走在梧桐路上,走得很慢,今天妮娜哭了,因為面試的壓力隨著時間的逼近越來越大,尹妮娜那麼樂觀的女孩也受不了了。而妮娜的眼淚就像炮彈一樣,轟的明洙萬分狼狽。除了能幫妮娜寫寫曲子,指點她練習,明洙真的一點忙也幫不上。如果,如果他能託關係開個後門,只要一句話就好.....可是如今他的股權都被李成烈握在手裡.....

拜託金叔,或者其他人嗎?

明洙不敢,他不知道如今自己還能信任誰。

他可以說是給同學就業幫忙,反正他的同班同學都是這一年畢業,不考研的人現在都在找工作了.....明洙邊走邊想,這麼點的小事左右就是打個電話、一句話的事應該不會讓李成烈特意去查.....真的不會嗎?萬一他查了.....

或者應該換一個說法.....

保鏢一開門,看到外面的明洙一愣。今兒好早,車還沒派出去呢,人就回來了。

「少爺回來了」

「嗯」明洙對保鏢打聲招呼,進屋了。

「明洙少爺,真是.....好巧啊!」老黑看到明洙也是一愣,但是為了別的原因。

這時候李成烈從樓上往下走,邊走還邊交代:「那些吃的、用的都是小事,記得把寢具帶上,尤其是抱枕,明洙會認床.....呃,回來了?今天怎麼早?」

「唔.....」

李成烈沒等明洙回答,直接把人拉過來落一長吻,吻夠了,才解釋這樓上樓下忙來忙去的傭人:「正好,省的再去學校接你.....新年假期我們出去過」

明洙握緊了手,忍下反對:「去,去哪裡?」

「關鎮」李成烈捏捏明洙的臉頰。

距離濱市不遠的一處古鎮,是百八十公里之內的旅遊熱門區,並且關鎮有溫泉,除了那座五百年小鎮還保留著古香古色之外,周邊幾十公里內,全是一個一個現代化高、中、低檔的旅遊度假村。

「李成烈,我.....」

「等等.....」李成烈的電話這時響了,他轉身過去,直接去了安靜的後院。

憋了一肚子的說辭,最後成了長長一口無聲的喘息.....

但是明洙也說不上是失望,還是慶幸可以再醞釀一下,他必須編個萬全的理由。

李成烈的這個電話一講講了小半個鐘頭,同時,這邊的旅遊行李也全都被陸陸續續打包裝車了。李成烈講完電話回來,看到新出爐的一烤箱各色點心被廚神端出來往車上送,滿意的點點頭。

「明洙過來,」李成烈拉著明洙往外面車上走,邊走邊囑咐:「今天我們就不在家吃了,一會兒餓了車裡有剛出的點心。我們早點出發,早點到,然後在那裡吃晚餐。他們說準備了一些地方特色,可能有什麼野山菜之類的,你到時候嘗嘗新鮮。哦,剛剛你是不是有話要跟我說?」

望著李成烈那雙不見底的精明銳利的眼睛,明洙一緊張,原本就沒準備流利的說辭全給忘了,只好訥訥地搖搖頭,那副茫茫的小模樣讓李成烈覺得心頭一陣滾燙,在車裡把人從頭摸到腳,雖然沒真吃,但最後明洙還是身子軟綿的蜷在李成烈懷裡,小臉緋紅,眼神迷離,完全就是一副被食人鯊叼在嘴裡完全沒有反抗能力的一尾小魚兒。

至於走後門.....明洙否定了一個又有一個藉口,最後縮著自己光裸的腳丫,深深把埋在毯子裡,或許,順著李成烈的意,陪他過一個“愉快”的假期之後再開口會容易些,明洙明白李成烈高興的時候,對他幾乎有求必應.....左右不過多滾幾次床單罷了。

將近三個小時車程,遠離了城市的喧囂,儘管此時的天色已經變成很深很深的藏藍,但是依然掩蓋不住青山綠水的靈氣與秀美。

李成烈揉揉太陽穴,車再平穩,看文件時間長了也有點眼花。看到明洙小睡之後興致不減的看車外,李成烈也放下車窗極目遠眺:「覺得這裡怎麼樣?」

「一點兒也不像世外桃源」明洙小嗆李成烈一口。

李成烈習慣了:「為什麼這麼說?」李成烈也在看外面,他覺得挺好的。根據他所知,這一片幾乎是整個關鎮方圓幾十里內最幽靜深遠,最接近世外桃源的一塊自然風景區了。

「柏油公路一直修到大門口,還哪裡有世外桃源的意境了?」

李成烈笑了,揉了揉明洙的頭髮。他總不能為了明洙口中的意境,就命工程隊把馬路刨了吧?

「就你會說!」

雖然大門口那兒不像世外桃源,但是進了大門,出了待客大廳之後,就有點曲徑通幽的感覺了。剛剛在大堂的時候,明洙拿了一本宣傳冊,上面有寫會所裡都有哪些哪些娛樂設施,不知道晚上天黑還是什麼的,接人的電動車一路上行駛在小路上,明洙只覺得滿眼是竹林,噴泉,花壇和高大的樹木,他沒看見其他的建築,也沒見到任何娛樂場所的跡象。至少放眼四周環望,絕對見不到一點從其他地方傳來的燈光,也聽不到人聲。然後到了他們暫住的小別墅。

行李自然有人收拾,李成烈拉著明洙四下熟悉周圍的環境,畢竟他們要在這裡度過一周假期。「這裡是溫泉,後面連著更衣室,更衣室能通向樓上臥房,這外面連著涼亭.....太晚了就別去院子,晚上有霜降」

「那是一個燒烤架嗎?」明洙指著一處,語氣中帶著點意外。他聽同學說過,說班裡曾經組織過去海邊吃燒烤,雖然很多人都表示那過程絕對稱不上享受,但是感覺還是很令他羨慕。自己動手跟大廚動手絕對不一樣,跟在飯店裡就更沒得比了。

「你會做燒烤?」李成烈問。

「不會」

「那你那麼驚喜幹什麼?」

「.....」

「逗逗你,」 李成烈摟著明洙親了一下:「喜歡的話,我回頭叫人準備,到時候給你露一手」

「你會?」明洙不信,不過他很快就想起城堡湖邊裡那些被李成烈抓來烤吃的錦鯉。呃,他相信他會。

倆人走到前院:「這邊有泳池,客廳,那邊有架鋼琴,螺旋樓梯上去就是主臥室.....覺不覺的映著碧水藍天,做愛很有意境?」

明洙沒搭腔,但是他看李成烈的樣子,神情開始不自然,覺得免不了李成烈會拉他體驗一把那種“意境”。這種天氣根本沒法游泳,就算泳池裡有加熱設備,李成烈也不會允許明洙在室外氣溫只有幾度的時候往水裡跳,這處室外泳池還真是擺設,不過確實很有意境——此時此刻,天已經全黑了,水池下點著燈,映在牆上也是波光粼粼的,因為池水加熱的緣故,別墅前有點雲霧繚繞的樣子,非常漂亮。但是明洙沒什麼心情享受。

「水池那邊有躺椅,天氣預報說後天氣溫回暖,你得給我出來曬.....最新體檢報告出來了,琴姨說你缺D,我還真是頭一次聽說有人缺D的,琴姨也說少見,你就是曬太陽太少!」李成烈是比較喜歡明洙的象牙膚色,但底線得是健康。

倆人前後院轉了五六分鐘算把環境熟悉了一下,按腳程算,逛個後園子就花好幾分鐘,這院子也不能說小了,不過主體別墅真不大,一樓是客廳、飯廳、廚房和小吧台,一處回旋樓梯通向樓上唯一一個臥室,一百二十度玻璃全景陽台,臥室裡配備了小客廳、更衣間、和一個用玻璃牆隔出來的雙人衛生間,合著就是給二人世界專門設計的,多一個人的位置都沒有。

轉完了這一圈,房間已經被收拾好了,一排排工作人員不知道從哪兒冒出來的,端著各色菜品就來了。

「聽說是這裡的特色,嘗嘗」李成烈也沒吃過。

滿桌子菜,一條清蒸魚明洙能認出來,還有一盤香椿雞蛋是吃了之後才知道的,再剩下的都是奇奇怪怪的東西,你不能說它們難吃,但是味道對明洙來說過於陌生,有的吃起來口感也滑滑的很奇怪,所以吃到最後,只有那條魚和香椿雞蛋被李成烈和明洙解決掉了,至於其他菜品幾乎沒吃幾口。

李成烈放下筷子,有點感慨:「多少年了,頭一回,我竟然沒吃飽」

明洙也不再糾結地果斷放下筷子,他也沒吃飽:「我寧願吃“廚神”做的鮮肉月餅.....」

李成烈轉過頭看明洙,忽然想起來一件事:「你不是會煮麵嗎?我記得咱們第一次遇見那天,你還給我煮碗麵來著」那碗麵到底沒吃上,李成烈當時那種情況哪有心情吃麵?麵放到後來涼了,糊了,然後倒掉了。現在想想李成烈都覺得心疼,明洙什麼時候送過他東西?就那一次!

不過,李成烈這次也沒吃上明洙煮的麵,不知道剛剛哪句話讓他忽然起了興致,溫泉沒泡,泳池沒用,連很有意境的碧水藍天也沒等到,就那麼隨性而起,直接把人扛到臥室,連燈也沒顧得上開,就著泳池裡的粼粼水光反射,把明洙按到床上。

過程.....堪稱激烈,幾乎與粗暴只有一步之遙,事後明洙甚至沒顧及琢磨為什麼李成烈忽然發瘋就倦極而眠。而李成烈抱著淚痕猶在的明洙一遍遍輕吻,是珍惜,也是歉疚,他知道最近自己的狀態有點危險,剛剛若不是明洙叫疼,他險些失控傷了他。

好在,時間不會太久了。

李成烈一下一下親吻他的小王子,他保證,很快,很快那些煩心的事就可以告一段落。他可以陪明洙過一個真正的愉快假期。

一覺醒來,早上九點多,比平時醒得晚,但是對休息日來說,這個時間起也還算早。看著外面升起老高的太陽,明洙在床上磨蹭了一會兒,最後還是躺不住,扛著隱隱酸痛的身子坐起來,看了一眼那間完全沒有遮掩的淋浴間,明洙心裡真的有點彆扭。這棟小屋除了原木就是玻璃的粗獷型開放設計有一種原始和野性的味道——這是藝術家的形容詞,昨天明洙跟李成烈提起,卻被那個流氓生生理解成另一種意思。

床頭櫃上有杯鮮榨的檸檬蜂蜜水,這是李成烈的習慣,一定要明洙養成早起後喝杯水的習慣,杯子下面壓了一張便簽。巴掌大的便簽條上面畫了一個大大的花朵,明洙冷眼一瞧差點沒被水嗆到,仔細看了之後才明白這是一個簡易地圖。中間的花心就是他們所在的別墅,周圍五處成花瓣形排列的別墅就是保鏢們的住所,既保證此處的隱私又保證安全,每個花瓣上都記錄了別墅的電話,李成烈標記自己現在在東北角的那間,寫了“在晨練”。

明洙打理好自己之後下樓,李成烈沒有回來的跡象。明洙在空蕩蕩的小別墅裡轉了一圈,肚子餓了,打開冰箱一瞧,有牛奶、有飲料、有水果,要湊合一頓早餐沒什麼難的,但要做一頓合明洙胃口的早餐就比較缺材料了——明洙本來因為父母去世這一年都適應了比較粗糙的生活,結果沒倆月又讓李成烈給養回來了。明洙盯著冰箱好半天,最後不滿的關上門,拿起牆上的電話打給李成烈.....

你家龍吐珠肚子餓了,有沒有人回來餵投啊?

李成烈回來了,不僅回來了,身後還跟著一串人,有那幾只嘍囉,也有端著早餐的一排侍應生——其實東西老早都備好了,就等著明洙的電話,畢竟這房子太透明了,萬一趕上小王子正在洗澡啥的,回頭太子爺還不把“一干偷窺人等”統統滅口啊?

這是假期的第一天,不過,按照今天的行程,李成烈最多能陪明洙吃個早飯,後面的時間是公事——他有幾個從北邊來的客人要見——要不怎麼說這年頭幹啥都不容易呢,連黑社會都帶過節加班的。李成烈陪不了明洙,但也沒有拘著明洙的意思,只要身邊有人跟著就行。明洙也了解到這一點,所以再沒了惴惴忐忑或者興奮彆扭。明洙在一干保鏢裡掃一眼,然後挑了龍二。

相處時間長了,明洙現在也不再黑衣保鏢三號,黑衣保鏢六號的認人了,這個龍二是明洙比較喜歡的一個保鏢,人有點沉默,身姿挺拔,行動坐臥都帶著一股彷彿軍人般的刻板與幹練,或許他身上有殺氣但絕對沒有流裡流氣的土匪樣。其實能跟在李成烈身邊的人,大多都這樣,一個個拎出去在外人眼裡保準都屬社會精英一流,明洙會對龍二另眼相看,因為覺得他很孝順。

龍二是退伍兵,明洙最開始知道這個消息的時候,一時轉不過來彎。

「為什麼?」明洙當時問。

龍二說了一句大實話:「我得養活我爹娘」

在軍隊裡,保家衛國天經地義,畢竟你吃國家的,穿國家的,每個月還有補助拿,就是真的爆發戰爭把命搭裡龍二眉頭都不帶皺一下的,往簡單的說,叫拿錢辦事,這是職責。可是出了軍隊大門,龍二首先考慮是活著,然後是讓父母能安度晚年,保家衛國那種理想,太假大空了。

龍二家裡是農村的,一個退伍兵,就算戶口落到城鎮裡,能找到的工作無非也是一月個千八百塊的保安,而且這職業也是吃青春飯的,過幾年,看大門的都不樂意要了。加入黑社會?人家龍二應聘的是保鏢,頂頭上司既不欺行霸市,又不會叫他們上街砍人,人家烈哥怎麼就黑社會了?再說了,那些酒後駕駛撞死平民老百姓還反咬一口的不都是官家子弟嗎?吃飯只簽單不給錢,上酒店硬把人家清白姑娘奸了,回頭誣賴人家女孩是出來賣的,不也是當官的嗎?龍二沒覺得烈哥哪不好,他只知道他現在的憑一身部隊練出來的好身手賺錢,乾乾淨淨的血汗錢,夠在鎮上給父母買到冬天有暖氣,夏天能吹得起空調的商品樓,父母辛苦半輩子,終於離了臉朝黃土背朝天的日子了——這番話說的明洙好久沒想出詞兒反駁,但是至少,他安慰自己,龍二是個孝子,孝子沒有壞人,在明洙心裡,龍二就是一個老實一根筋、還孝順父母的人,跟這樣的人在一起,感覺安全。換上端血托盤的那個,明洙可不敢跟他一起。

龍二奉命今天陪明洙少爺在外面玩。龍二也是第一次來,但這種娛樂會所實在大同小異,歸納起來,無非是吃喝嫖賭四個方面。上到高雅品茗、撫琴,下到低俗夜店、K房,再加上正常娛樂設施,比如網球場、遊泳池.....這個地方特產溫泉,可能再加上藥浴、養生、按摩之類的,大致情況八九不離十。

出了別墅,龍二先帶明洙少爺去外面騎馬踏青,郊外跑馬場也算是特色之一,這活動平時在城市裡可享受不到,等腿腳活動開之後,順便帶明洙跑到農家肥果蔬區去“偷菜”,這裡本是鄉下地方,順帶開墾幾塊菜地還不過是舉手之勞?不料這個果蔬區卻成了最得人心的地方,這邊客人摘完了菜交給工作人員,那邊寫著編號的菜籃子就遞到了餐廳後廚,吃飯的時候尋常白菜都能被這幫養尊處優的客人吃出螃蟹味,自己親手摘的啊!

明洙也是第一次下地幹活,很有點劉姥姥進大觀園的感覺,一會兒問這個是什麼,一會兒問那個是什麼.....看到藤上的老黃瓜種硬是沒敢認那就是平常吃的黃瓜的老年版。幸好龍二是農村娃出生,說起來頭頭是道,挑菜那更是一把好手,哪樣熟過了,哪樣還得再等等,向陽樹梢上的果子好吃,葡萄要霜打了之後才甜.....反正人家專業人士跟平時那些走馬觀花的客人不一樣,一籃子全是上好貨色,明洙只在最初摘個茄子,手就被蒂把上的刺紮破了。

「我沒想到茄子上會有刺.....」明洙有點尷尬。

是啊,您見過的茄子都是削了皮、過了油,放在盤子裡的,當然不知道蒂把上還有刺兒了。

「少爺您小心點,這裡不打農藥,不施化肥,那藤上可能有剌蟲子,蜇人可疼呢」龍二一語帶過,順帶制止明洙胡亂出手。

偷菜回來之後,龍二帶明洙去了水療場,有溫泉、有藥浴、有專業按摩師等在那裡,是李成烈早就安排的地方,在這裡泡一泡、按一按,休息一會兒差不多就到中午了。吃過午飯之後,喝點小茶,睡個午覺,下午龍二陪明洙去運動場那邊,打一會網球,玩一會兒籃球,都是健康向上的娛樂活動,唯一有點不健康的是賭場,不過小賭怡情,尤其現在是白天,這種地方冷清到只有小貓兩三只,留下兩個荷官盯班而已,真正火爆的時間是晚上八點之後呢。

賭場經理不知道明洙的身份,但人家認識龍二啊,就算不認識臉,也認識衣服啊,那領口、袖口上龍縱親衛的絲繡明晃晃的擺著那兒,也就是明洙才會以為那是商標繡花,能讓太子親衛一口一個叫“少爺”的人,賭場經理敢不好好伺候著?

直接把人請到貴賓區,輪盤、色子、二十一點.....明洙第一次接觸這些東西,玩得很High。幾輪下來,明洙少爺手頭上的幾百塊贈籌變成了幾十萬巨資,明洙看著到手的錢,短短倆鐘頭,比自己賣曲子賺得私房錢還多.....當然,明洙再單純也不會認為這個賭場是小孩子過家家的玩具擺設,那些籌碼上面的一百,一千代表的可是真錢。

明洙把自己最初獲贈的幾百籌碼拿出來,指著剩下的東西,問經理:「這些都是我的吧?」

「當然,當然!這位先生您今天的手氣可真好,」經理陪笑拍馬屁:「您想要提現,還是就地折成消費卡,還是把錢直接打到您賬戶上?」

「打到我賬戶裡」這一次,明洙沒有把自己的“私方卡”報上去,他不想讓李成烈有任何機會探聽到自己有私房錢這事。辦完存錢之後,明洙拿著幾個小籌碼又跑到桌邊,荷官鬱悶的都快哭了。龍二面無表情的等在一邊,明洙少爺,不帶這麼挖自己老公牆角的。

五點多的時候,倆人還泡在賭場呢,李成烈的電話來了。他其實早就接到下面人電話舉報明洙少爺的種種劣跡,你想贏錢沒關係,可你這麼一個玩牌新手,技術爛到不行,荷官還得想方設法的哄著你贏,不帶這麼欺負人的。

李成烈一個電話把還在外面野瘋了的兩個人叫回來。夜幕快要降臨了,有些娛樂項目開始陸續上了,這處會所根本就是專門給那些金錢與權力膨脹到一定程度的特權階層設計出來的銷金窟,所謂夜間娛樂就沒幾樣是合法的,李成烈可不喜歡讓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汙了明洙的眼睛。不過,明洙接到電話後,也沒立刻就回別墅區,他非得要再去一次果蔬園。

「我可不想今天晚上再吃不飽了.....」明洙在電話裡跟李成烈表示對昨天晚飯的不滿——那頓野菜宴太難吃了。

李成烈在電話那邊笑:「好,今兒晚上我負責把我的小王子餵飽了.....到時候可不許哭」

龍二沒聽到太子的電話,只是看到明洙少爺電話打得好好地,忽然臉色又青又白又紅的。

這一次摘菜,果蔬園裡的人就比早上那次多了。一個個不是酒色過度,就是大腹便便,也不管什麼青的熟的,一路掃蕩過去,看得明洙直皺眉。

「這些人什麼沒吃過?」龍二這個農村娃也有點看不慣好好的糧食被糟蹋:「沒聽新聞說嗎,動物園經費挪用,老虎都生生被餓死了,虎皮虎骨被園方當成高檔禮品送出去.....他們來這裡不是為了菜,就是踩踩泥土,吸吸地氣」然後好龍精虎猛的繼續糜爛的夜晚生活。

金明洙沒說話,他只是小人物,沒那麼多正義感,就算心裡不屑,但是面上也不會多管閒.....呃?那.....那是.....是妮娜嗎?

明洙心裡一突突,張大眼睛想看得再仔細些,可惜那人的身影卻被好幾個人擋住了,一夥人在蔬菜大棚門口晃了晃,等人群散去,妮娜已經不見了。明洙腦子裡有點空白,他怎麼也想不到在這裡會碰到妮娜.....可能是他看錯人吧,這裡燈光並不算很亮,那只是年輕女孩子.....或者更理智的分析,這是名副其實的銷金窟,絕對不是妮娜那種小平頭百姓消費得起的地方。

所以,那人肯定不是妮娜,自己看錯了,一定是看錯了.....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育珊 的頭像
育珊

烈洙귀엽다-育珊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