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一早,金明洙睜眼,模模糊糊的看到眼前一片肉,結實、溫熱,像上好的天鵝絨包著的熱鐵,帶著節奏的脈動,明洙不用擡頭,單憑觸感和那股熟悉的體味就知道是李成烈——他正躺在李成烈胳膊彎裡。

再清醒一點,明洙開始意識到今天不正常。

李成烈一向比他早起,因為早上他要去鍛煉,然後回來洗澡換衣服,若是明洙醒得早,能趕在李成烈穿好衣服出門前接受一個早安吻,若是醒得晚,只好在早餐桌上眾目睽睽之下被親。

今天.....

這是什麼情況?

明洙下意識的聯想某種可能,可是.....自從他開始上學之後,李成烈就沒在早上要過他了。

那今天這是.....

明洙有點不安的動了一下,然後才後知後覺地發現自己那處還含著李成烈的堅熱之物,並且那物忽然跳動了一下。明洙擡頭,正好撞進李成烈那雙黑得很純粹的眼睛,李成烈眼睛裡總盛著某種明洙看不大懂的情緒,這次也不例外,不過刨除這個,裡面醞釀欲望風暴卻結結實實的明擺著。

「嗯.....嗚嗚.....」明洙想道聲早,結果直接被吻住了。

李成烈的手摸上明洙的背,慢慢下滑.....明洙全身上下沉睡的細胞就這樣被一路喚醒了。他現在側趴在李成烈的懷裡,一只腿被擡高擔在李成烈的胯上,體位正好便於李成烈的深入,明洙含了那物一晚上,早就被調弄的敏感不堪,此刻李成烈開始緩慢律動,帶得明洙的熱情很快共鳴起來。

本來就沒有完全清醒,又被李成烈強勢一攪,加上早上一向是氣血旺盛的時候,明洙暈暈乎乎的幾個回合就泄了身,李成烈顯然不滿意,他沒放過他。

時重時輕,時疾時緩,李成烈好像憋足了勁兒讓明洙再為他綻放一次,使出手段撩撥他,狠狠的在明洙身子裡撞擊,明明有幾次明洙分明的感覺出李成烈也要到了,卻總會被他控制的節奏緩過去,然後,繼續變本加厲撩撥他。

「烈.....嗚嗚.....輕輕,啊!」明洙身體猛的一顫,眼睛裡的淚水再也憋不住地往下淌.....

「嗯.....啊哈,疼.....疼.....」明洙靠在李成烈懷裡,雖然不知道李成烈為什麼今天反常,但是明洙能感覺到他在不高興,非常不高興。

「嗚嗚,我錯了.....烈,烈.....」明洙求他,雖然他都不知道哪裡惹到他了。

烈,烈的叫個不停,求饒的話也說了,認錯的話也認了,可是李成烈一直保持沉默,只是悶頭髮了狠的折騰他,明洙一路求饒也沒讓李成烈心軟,直到那粉紅色的秀氣小東西再次顫巍巍的擡頭,再次滴出透明的液體.....明洙哭著泄了第二次身的同時,李成烈才最終勒著明洙的腰,用力衝到他身體最深處釋放了精華。

「很好」李成烈事後低頭親吻明洙,一反剛剛的狂風暴雨,溫柔的安撫明洙情事後的延綿戰栗,就像每一次他都會做的那樣。

然後.....

沒了。

明洙不明白李成烈為什麼今天一早突然發狠,也不明白為什麼現在就跟沒事兒了似的,沒了下文。但是沒敢問,今天李成烈明顯反常。那物還深埋在他身體裡,但是如果李成烈不主動撤出來,明洙就不敢動。忘了從什麼時候開始,李成烈每次做過之後就不再主動把家夥抽出去,明洙記得最開始自己不太適應,總要擺脫掉才入睡,後來生生被做昏過去兩次,那東西也就容不得他拒絕了。這就是李成烈,他決定的事,不要也得要。現在明洙每次承寵之後都會把那物含一會兒,至於睡著之後什麼時候李成烈抽身離開,他就不知道了。

今天這次.....明洙直覺李成烈今早發狠是沖著自己來的,更不敢輕舉妄動,可他真沒覺得自己惹到他.....

李成烈畫著明洙的眉眼,看著他的小王子有點神遊的樣子:「還沒想到自己錯哪了?」

明洙一緊張,那處緊緊的吮吸讓李成烈舒服的嘆息了一聲:「再想」

「我.....」

「什麼?」

「我.....不知道」明洙強調補充一句:「真的不知道」

李成烈臉色一沉:「是不是要我把你就此鎖在床上,你就有記性了?」

「我,我.....」

看到明洙真的開始害怕了,李成烈摸摸他的下巴:「我跟你說過,有什麼要求可以直接提,就算我不能保證答應,但絕對不會生氣,記得嗎?」

「嗯」

「到目前為止,似乎對你的要求我還沒有拒絕過,是吧?」

明洙:「.....」

「既然你也承認了,那你現在跟我說說,圖書館查資料是怎麼回事?」

明洙渾身一顫,他知道了?明洙有點慌,圖書館的資料允許外借,他什麼時候知道的?

「我.....我,」明洙想辯白說珍貴資料概不外借(只提供翻錄這點省略不講),可是看到李成烈那雙彷彿洞察一切的眼睛,他張張嘴,最後嘀咕出來的卻是.....「我怕你不讓我出門」

「為什麼你認為我不會讓你出門?」李成烈真的想知道。他想知道在明洙心裡,自己究竟是怎樣一副兇神惡煞般的形象。

明洙立刻想到那個城堡,然後想到那頓鞭打,還有李成烈第一次把他按在床上的可怕樣子.....但是,想了一圈之後,在明洙所有不想提及的可怕記憶力裡,確實沒有李成烈不許自己出門的印象,即使那次自己報警被發現之後,其實李成烈也從來沒表示把他關起來的意思。

明洙再仔細想想,想到了臨開學李成烈讓他搬回城堡那件事,對!就是那件事!可是到最後李成烈也沒有提過一句不喜歡他上學.....現在看來,難道當初讓他一星期就去學校兩天僅僅是李成烈的建議?而且明洙又想到一個問題,在那個城堡裡住著的時候,從來沒有人說過“禁足”的話,每天出去庭院裡走走的建議來自營養師,然後明洙會對保鏢說“我要去庭院散步”,然後就會被簇擁著到庭院。難道.....如果他跟保鏢說:「我要出門」也行?

明洙有點懵,磨蹭了好一會兒才有點訥訥的開口:「我以為,如果所有的材料都能從圖書館拿出來,就沒有理由去學校,然後你就會.....」

「所以,你怕我用這個理由不讓你去學校,就編瞎話騙我。明洙,如果我真的不想讓你出門,你認為我會被你的理由說服,然後改變自己的決定,你真的有自信說服我嗎?」

李成烈是那種一旦決定就不容人拒絕的類型,這點明洙深有體會,擱在古代肯定就是乾綱獨斷類的暴君。現在想想,用編造的理由就想糊弄住李成烈,他是不是把這事兒想得有點簡單?而且就像李成烈說的,如果他想駁回,別說編造的理由,就是正當的理由,該駁回還是被駁回。

「我想上學!」想通了之後,明洙不客氣的直接開口要求。他如今已經明白李成烈的習慣,知道自己嘴上說得再不客氣,李成烈也不會就此發作他。

果然!

「準了」李成烈很痛快,但是隨即又加了一句:「今天我們得加一條家規:以後不許對我說謊」

「嗯」

李成烈見明洙乖乖答應了,忽然笑了,大大狡猾那種:「現在告訴我,為什麼不喜歡在家呆著?」

明洙:「.....」

李成烈沒指望明洙回答這個問題,原因明擺著,而且就是明洙真的說了,那答案也絕對不是李成烈愛聽的。李成烈低頭給了明洙一個綿長的親吻,沒關係,他對他志在必得,總有一天,他會成為明洙的整個世界。

因為早上的溫存,明洙出門的時候就晚了。他依舊先到視聽專區,只訂到下午四點後的一個半小時,然後,明洙朝走廊那邊望了望,猶豫了一下還是往圖書館的方向走過去,萬一能有空位呢?

從空中走廊走到圖書館區,明洙走到自己相熟的那間自習室,剛要推門,旁邊也伸過來一只手,也正做推門的動作,轉頭,對方是個女生,挺漂亮的,那女生看明洙看他,也大方的沖他微笑點頭。

明洙主動開門,側過身,女士優先。

金明洙悲喜交加。

自習室裡居然還有座位很是讓明洙意外,那個座位還就是明洙平時一貫常坐的地方,讓這種意外立刻變成了驚喜,也許還摻雜了一絲絲疑惑。不過,遺憾的是就只剩這一個座位了,而他身邊還有一個跟他一起進來的女生。看著那個女孩為難的樣子,明洙微笑地直接做了個“請”手勢,就轉頭離開了。

圖書館的格局是回字形,左邊是自習室,右邊是藏書室,每層中間的空地如果沒有社團在辦活動,平時就是休息區,有自動販賣機,飲水機,還有幾組沙發和盆栽。這裡比較一般吵,是大家約會等人、打電話、閒聊的地方。但是明洙不介意坐在這裡,吵一點沒關係,反正他戴著耳機,沒有桌子也無妨,反正更多的時候他都是在聽,偶爾才會記錄些東西。別忘了,臨開學之前,光是從蘋果網站上下載的正版音樂就花了李成烈好幾千塊,都在明洙的iPad裡呢。

金明洙斜靠在沙發上,腳邊扔著書包,一手拄著下巴,臉微微上揚,一手拿著鉛筆在五線譜稿紙上輕輕打著拍子,偶爾記下兩筆.....休閒又認真的樣子,美得就像一幅畫。陽光透過天井上的玻璃天花板投在明洙的腳前,讓這幅畫顯得有點不真實的朦朧。明明明洙只是坐在中央休息區一個角落,但周身的寧靜讓這一幕的氣場似乎無限擴大,弄得幾乎所有人也不知不覺的降低音量,保持距離。

然後,這幅畫被一個女生破壞了。

「師兄,那個座位還是還給你吧」

明洙擡頭,是那個女生,背著書包,手裡抱著課本一副明顯要離開的樣子,這才過了多一會兒?明洙可不會認為兩首曲子的功夫,這個女生就看書看完了。

「怎麼?」他摘下耳機,沒聽到剛剛女生的話。

「嗯.....」那女生擠出一個很勉強的笑:「我不知道那個座位是師兄的,很抱歉.....」

明洙愣在那裡,看著女生在自己面前轉身離開的背影,那瞬間,他好像看到那女生的眼圈紅了。金明洙覺得不對勁兒,就算自己經常坐那個位置也不至於自大到認定那個座位就屬於他了。他自己想都沒這樣想過,為什麼別人會這樣認為?

「等等!」明洙拎著書包追過去了。

「發生了什麼事?」

那女生果然哭了,倔強的抹了一把眼淚:「那是人家一起給你留的,我想,我不是第一個被趕走的吧」

「什麼?」

「有什麼了不起?空教室多著呢!要不是你讓給我,你以為我會稀罕那兒?擠巴巴的,一屋子全是發情的花癡.....」剛剛是委屈,這丫頭現在有點發飆了:「考上大學就很牛嗎?我是職專的又怎麼了?圖書館裡又不是只有你們學院本部的人可以用,我也不是只有那一間自習室可以去.....狗眼看人低,我以後會學得比你們都好,我會找到比你們更好的工作,我詛咒你們的薪水沒我高.....」

明洙靜靜等著那兒,等著女生發泄完她所有的委屈和不滿。

好一會兒,罵痛快了,委屈和怒氣也散了,那女生喘著氣扭頭看看金明洙,大概也覺得自己剛剛有點過分,畢竟真不關金明洙的事,剛剛人家還好心的給她讓座位。

「對不起,師兄,我不是有意沖你發火的.....」

「但是現在心情就好很多了吧」明洙不介意。

那女生,臉紅,然後笑了:「師兄,你不一樣,你人很好」

然後,明洙慢慢了解到那間自習室的情況。其實不用尹妮娜詳細給他解說事情經過,倆人一起走到圖書館二樓,看到其他自習室裡的樣子,明洙就明白了——雖然自習室裡的人也不少,但你總能找到兩三個空位,情勢根本不如三樓那麼緊俏。

「不會吧,你難道從來都不照鏡子的嗎?」熟識了以後,尹妮娜也有點小丫頭的人來瘋。也不能怪她,任誰能相信明洙從來沒有應對女生的經驗?

「怎麼?」

「你長了一張白馬王子的臉」

明洙無奈被逗笑了。

「是真的」尹妮娜幽幽的:「你是沒看到,當你把座位讓給我,轉身離開的時候,滿屋子的人往我身上扔眼刀.....難道就沒人給你遞過情書嗎?」

明洙搖搖頭,從來沒有。

「真的好神奇哦!」尹妮娜最終用這種話結束了兩人的暫時閒聊。是的,暫時。倆人在二樓某個角落自習室找到了兩個相鄰的座位,開始學習了。

烈哥今天有點不對勁兒。

這是老黑他們一致察覺出來的。

李成烈不會因為自己不爽就隨便遷怒人這一點挺好的,但是,當太子不爽的時候,對公事的要求就會變態嚴格這一點也叫底下的人很痛苦。在龍蝦第三次被李成烈退回報告後,所有人都知道了,烈哥確實心情不好,非常不好!

可是.....為什麼會不好?

今兒鋼琴小王子一大早的抽泣求饒,老黑他們都聽得一清二楚(窗子都開著),哭了那麼久才歇了聲音,明顯烈哥早上的胃口不錯,是吃飽了才下樓的。可是,怎麼小王子上學才沒多一會兒,這麼快就晴轉陰了?

李成烈看著手裡被捏斷的鋼筆,深吸一口氣,也覺得自己現在的狀態有些危險,這不好,非常不好。他出了書房的門,直接叫老黑:「陪我去道場」

「是。我這就讓人去備車」老黑應得乾脆,但是轉過身的一剎那,臉上的表情都快哭了,他不想被當沙包。道場,那是太子爺專門檢驗功夫的地方,老黑作為陪練,不但可以還手,而且最好還要全力以赴,可他真打不過呀!

李成烈今天的情緒沒來由的低落,但明洙卻正在經歷一種令人愉快的全新體驗,第一次跟人一起上自習,感覺.....很不錯。

尹妮娜在出門泡茶的時候,會順手給明洙帶一杯,在自己去衛生間回來之後,尹妮娜會提醒他手機有個未接來電。在明洙覺得有點餓的時候,尹妮娜會分給他一塊巧克力.....一種很平等幫助,細微的體貼。

尹妮娜也表示很喜歡跟明洙上自習,不是因為師兄很帥什麼的。尹妮娜只是音樂學院下屬的職業班的學生(學校專門為了撈錢開設的進修性質的那種)雖然同為本部老師授課,但無論質量和難度都跟明洙他們這些正規學生不同,當然,學生的基本功和感悟力有差距也是必然的。所以每每遇到不懂的地方,明洙隨口的幾句點播就能讓尹妮娜受益匪淺,以前不太懂的地方,慢慢也開竅了。

兩人一起自習,一起去食堂吃飯,彼此都體會著這種新鮮的拍檔感覺,很開心。

交換了手機號碼,定下明日繼續一起自習,明洙背上書包去了試聽間,尹妮娜目送他離開,直到看不到人影,突然蹦起來手舞足蹈,興奮之情溢於言表:「成功了!娜娜!努力加油!」

就這樣,甚至在金明洙也沒有察覺到的某個校園角落裡,一對友情以上戀人未滿級別的關係就這樣的偷偷展開了。

尹妮娜是個很好相處並且很有趣的女孩子,時不時會給明洙帶來一絲溫暖。

比如,那天,尹妮娜忽然帶一只小熊保溫壺到圖書館——十月之後天氣慢慢轉涼了,再喝礦泉水就不太適宜——妮娜帶來暖水壺,她沒說明洙喝冷水不好,只是著重強調:「秋天天燥,書上說多喝綠茶會讓皮膚顯得年輕.....我們在慢慢變老,所以我們要仔細保養,從今天起,我提供熱水,你提供綠茶」尹妮娜說。

明洙家的茶葉當然沒有差的,當明洙帶一小包茶葉交給尹妮娜之後,尹妮娜理直氣壯的享用,還感慨:「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有便宜味,反正我覺得你家的茶水比較好喝」

「你就是為了這點便宜味才送我水壺?為什麼還挑了只小熊型的?」

「超市買洗髮水贈的呀!」尹妮娜很絲毫沒有拿贈品送禮的尷尬。

明洙除了好笑,只有好笑。

或者,明洙的ipad忘記充電,尹妮娜拿著USB線,跑到隔壁桌根本不認識的同學面前,一口一個師兄,一口一個好人、帥哥,要借用人家電腦充電,馬屁拍得劈啪響,最後那男生暈暈乎乎的就答應了,完全忘了自己的電腦也得耗電池。

等尹妮娜一步三晃勝利凱旋,拿著夠聽一下午的iPad回來的時候,悄悄遞給明洙,小聲說:「你別說我不厚道,誰叫他美色當前把持不住自己」

「你確定人家被你的美色擊敗,而不是厚臉皮?」明洙上下打量了一下尹妮娜,開她玩笑。

「當然是美色!」尹妮娜作勢摸弄了一下頭髮:「不敢說別的,反正整個自習室,除了沒你好看,我怎麼也能排第二好看吧?」

尹妮娜漂亮的反擊回去,金明洙鬱悶了。

還有一次,明洙去試聽間,回來之後妮娜告訴他有個未接電話,然後就勢對明洙的手機外表開始批評。

「怎麼你都沒弄貼膜?我看好多男生都在手機上弄變形金剛標的.....你甚至連手機鏈也沒有?」

「為什麼要弄?」明洙問。

妮娜當場給他一個白眼。

然後沒幾天,妮娜在明洙的手機上掛了一只線織的粉色小豬:「好看嗎?」

「挺漂亮的」明洙在說謊。

「那.....你猜猜是誰做的?」妮娜的那副表情寫著“我對你好吧,我對你很好、很好吧?”

「是你」

「啊,你真聰明,你是怎麼猜到的?」妮娜的臉上繼續寫了“誇我吧,快誇我吧!”

「外面賣的哪可能手工怎麼糙啊?嗷.....」明洙被掐了一下。

然後是今天,妮娜展示的是自己的手藝。

「怎麼樣?」倆人坐在花廊下的涼椅上,明洙拿起一塊壽司,在尹妮娜的緊盯下往嘴裡送。明洙還沒嚼呢,廚師開始自吹自擂:「我的手藝不錯吧?」

明洙咽下去,問:「嗯.....要我說實話嗎?」

尹妮娜戳著明洙的頭:「你敢說不好吃?」

「可是,壽司裡面不是應該加三文魚,金槍魚,或者魚子醬.....」

「喂,你還真挑,你知不知道你說的那些東西有多貴!」尹妮娜這個裡面夾得是黃瓜條,胡蘿蔔條、和腌酸蘿蔔,還有.....「裡面的蟹肉我買的最貴的那種」尹妮娜一副“別告訴我這麼貴的東西,你沒吃出來”的表情。

明洙笑了,雖然他從來不碰人工蟹肉那種合成品,雖然妮娜用尋常白醋代替壽司醋,用尋常大米取代日本珍珠米,雖然大冷天吃這種冷冰冰的東西.....但是:「很好吃,真的」

「看在你假話說得這麼真的份上,我相信了!」尹妮娜也笑了。

這是屬於小老百姓的快樂。

尹妮娜的家庭條件不大好,她從來不避諱也不會自卑,明洙最開始知道的時候,是因為去食堂買飯。尹妮娜雖然也一起去,但是她從來都吃自己帶的。

「因為嫌不好吃嗎?」在明洙看來,尹妮娜不去買,當然是嫌食堂大鍋菜難吃又不乾淨,為此還很熱心的幫她推薦:「單炒這邊還好,是外面客香居酒樓承包下的窗口,不能說味道跟酒樓裡做的一樣,至少不會砸自家招牌,比較乾淨」

尹妮娜當時皺皺鼻子:「一份素什錦就要12塊?12塊我去菜市場買菜,吃兩天也吃不完呢」

「哦.....對不起」明洙覺得自己冒失了。

「為什麼說對不起,因為我家窮?」尹妮娜不在乎:「窮又不是我的錯,我會努力,我以後一定可以讓爸媽過好日子」尹妮娜說得充滿自信和希望。

明洙為這話而微笑,從某種角度上說,他們的人生目標很一致,明洙欣賞妮娜這樣生機勃勃,永不言敗的性格。

「是,我們會努力,以後會賺很多錢」明洙低聲說,但眼睛裡燃燒著希望,很美。

在說這話之前,明洙已經在家偷偷摸摸的整理自己的曲稿了。在父親的私人輔導下,明洙寫過不少零七八碎的曲譜小調,看著紙面上挑動的音符,明洙彷彿耳邊飄浮著那些動人的旋律,伴隨的還有父親的聲音。以前明洙寫這些純粹是愛好興趣,但如今,這也不失為一種謀生手段,尤其他本身就是學作曲的。明洙花了一些時間把那些曲稿做了一番修改整理,然後,在與妮娜相約上自習成為一種習慣的某一天,明洙終於完成了大部分的定稿,在某周一上學的路上,他把這些曲子寄出去了。

躲在花廊裡吃壽司這天,是曲子寄出去的第三個星期,早在前幾天,明洙就接到了來自唱片公司的電話。對方不僅僅肯定了他的努力,更重要,這代表一筆收入。所以,品嘗過妮娜的手藝之後,他提了個建議:「一直都是你會給我驚喜,所以,我想今天也回贈你一個」

「可別!」尹妮娜急忙擺手,顧不得嘴裡塞的飯團,連蹦帶跳的才噎下去:「我這些東西怎麼能跟你的比呀,萬一人情搭大了,你把我賣了都還不起」

「不會」明洙笑著搖頭,還有點小炫耀的:「是我自己賺的錢,第一次哦!」

「那我要!」尹妮娜高舉手,開玩笑,校園王子第一次發薪水的禮物,不要是傻子!

「喂,不會真的很貴吧?」尹妮娜底氣不足的最後又加問了一句。

「不會」當然,明洙回答這個“不會”的時候,是以他平時的消費水準來論的。

等尹妮娜消滅掉剩下的壽司,明洙拎著書包站起來:「走吧!」

「去哪兒?」

「商業區,放心,這次我請你,不用你花車費的!」

「喂,你還敢說,這麼大的人上車蹭霸王票,上次要不是有我.....」

「所以我才說坐出租車啊.....」

「喂,才幾站的路,為什麼要做出租車?」

倆人吵鬧著往校外走去。

尹妮娜站在某商場的某鑽石飾品專櫃前,手腳彷彿都不知道往哪裡擺了,小聲的拉過明洙:「喂,這種地方會宰死人的.....我可從來沒來過」不是普通的商場,而是那種隨便一個布包都會賣到四位數,尋常小老百姓一進大門就會受到各個角度射過來的X光掃視,然後那些營業員像看外星怪獸一樣監視著你,好像你隨便摸櫃台一把都會把這個地方搞貧民化了一樣的,那種地方。

明洙也不是非得這不可,但是他想送點什麼給妮娜這個想法已經很久了,他在網上一路找下來,最後才看中了一款項鏈,小小巧巧的,不張揚,不華貴,很適合年輕女孩子。只是這牌子的項鏈,這一款,只有這裡才有得賣。

「把“柏拉圖的愛情”拿過我」明洙指著櫥窗裡擺的項鏈。

「喂.....」妮娜無力的拉著金明洙,看到營業員打開櫃子,帶著白手套把東西連托架一起捧出來,媽媽呀,這什麼架勢?

「明.....明洙.....」

沒有女孩子不會喜歡珠寶,尤其這種有名號,有來歷,貌似還有故事的東西,無論是價錢還是樣式都能極大的滿足女孩子的虛榮心,妮娜看著鏡子裡的脖子上的項鏈,幾乎快投降了,可是:「我,我不能收」

「為什麼?」

妮娜像看怪獸一樣瞪明洙:「你也不看看多少錢.....」她低聲咬牙在明洙耳邊嘶嘶,尋常人家一年的薪水也買不來一半。

明洙還真沒注意。

「對我來說,它的意義在於很適合你」明洙很認真看著尹妮娜,有點緊張:「我找了好久才找到這個,你.....真的一點兒都不喜歡嗎?」

尹妮娜看著明洙,她明白,他真的是很不一樣的富家大少,不是在故意用錢砸人的那種。那雙眼睛很純淨,裡面的感情很真摯,有點期待,有點緊張,在他眼裡,那條項鏈代表的是一份心意,只因為“適合她”,根本無關什麼名頭,什麼價錢,那標簽後面是幾個零都無所謂。

她看著他,很久,很久,妮娜的眼圈慢慢變紅,但是嘴角卻越來越上翹:「如果論起給脖子帶的禮物,」尹妮娜笑著,眼淚卻啪啦啪啦往下掉:「其實,你送我飾品屋裡十塊錢的腈綸圍巾,我也會很高興的」

「妮娜.....」

「我喜歡你!」妮娜忽然撲過去抱住明洙:「我喜歡你,一直都很喜歡.....」

第一次有人跟明洙說,我喜歡你。

那個女孩不算頂漂亮,但充滿自信和希望,她家境不好,但樂觀開朗,她手藝很差,但是總擺出我是最好的樣子。那個女孩說“我喜歡你”的時候,在他懷裡哭的淅瀝嘩啦,弄得旁人以為明洙要甩了小女朋友,而不是剛剛被小女朋友表白.....明洙應該為被圍觀而感覺尷尬,但是,沒有。

明洙也不知道這是不是千百年來一直被歌唱的愛情,他沒經歷過,只是這一刻,他覺得自己的心跳得極快,但是輕得彷彿沒有重量,像在飛翔。

出了商場,妮娜拉著明洙的手笑的特別燦爛,午後的陽光照在這對新出爐的小情侶身上,“柏拉圖的愛情”發出絢爛的光。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育珊 的頭像
育珊

烈洙귀엽다-育珊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