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醒來,金聖圭輕輕擡頭,發現自己正枕在南優鉉的腿上,雙手緊緊抱著他的腰,臉上還留著他身上的餘溫。

南優鉉斜靠在床上,腦袋歪到一邊,姿勢僵硬,眉目間透著幾分疲憊。

金聖圭坐起身,長臂一伸,小心將南優鉉平放在床上,然後俯身在他額間印下一吻。靜靜注視著他安然的睡顏,金聖圭心中湧起一種難以言喻的溫柔。

「南優鉉.....」

當南優鉉醒來時,已經是11點多。房間中只剩下他一人,金聖圭應該是找安明琛商議合作方案去了。

南優鉉梳洗完畢,走出房間,獨自漫步在花園廣場。這個季節樹木蔥鬱,花開絢爛,噴泉潺潺作響。正在這時,不遠處傳來一陣悠揚的鋼琴聲。順著平整的白石路,南優鉉來到一個人工水池邊,池水清澈,如一塊藍色潤玉,鑲嵌在乳白色的石面中。水池正中有一個圓形平台,平台上放置著一架白色鋼琴,一名金髮男子正在彈奏保羅·塞內維爾的《水邊的阿狄麗娜》。

池邊不少男女駐足傾聽,或輕聲耳語,或端著飲料踩著節奏愜意漫步。

南優鉉聽得十分入神,心情如明朗的天氣一般愉悅。

待那位鋼琴師演奏完畢,他順走水階走上平台,用英文禮貌地說道:「您彈得真好聽,不知道我能不能在這裡彈一曲?」

「當然可以」金髮男子起身熱情道:「這裡的鋼琴可以自由彈奏,非常期待你為大家帶來一首動聽的曲子」

「謝謝」南優鉉坐在鋼琴前,輕輕撫摸著鍵盤,然後舒展手指,一首愛的旋律從指尖流轉而出.....

「金聖圭,我以後再也不和你討論公事了!」從會議室出來的安明琛對著金聖圭怒吼。

金聖圭淡淡道:「如果我們兩家合作,以後討論公事的機會還很多」

「哼,我直接讓我的助理和你談」安明琛跟著他的步伐,滿臉不忿道。

「抱歉」金聖圭冷漠道:「如果你不直接和我對話,那就別怪我下手太狠,你們安氏就做好為我們鞍前馬後的準備吧」

安明琛表情陰鬱,怒不敢言。在談判桌上,他完全不是金聖圭的對手。這家夥的談判技巧太高超了,簡直是滴水不漏。可以想象接下來的日子會有多難熬,他現在有點崩潰了。

正在這時,金聖圭突然停下腳步。

安明琛奇怪地問道:「怎麼了?」

金聖圭沒有說話,目光穿過花園直直地看向前方。

安明琛順著他的目光望去,只見在碧藍的水池中央,南優鉉端坐在一架白色鋼琴前,悠然地彈奏著愛的旋律。柔軟的頭髮隨著他的動作輕輕拂動,手指如在起舞,一串流暢的音符如風拂面,縈繞在耳邊,悠揚起伏。

澄淨水面上映出他的倒影,天地之間,彷彿只剩下他獨自彈奏的身影。

一曲愛的旋律很快彈完,南優鉉興致高昂。在這樣水天之間彈奏實在是一種美好的享受。

緊接著,第二首曲子響起。《小星星變奏曲》,活潑而圓潤的旋律,如一顆顆星子在水面跳躍,閃爍出耀眼的光芒,歡快而自由,無拘無束。

南優鉉嘴角露出柔和的微笑,氣質儒雅而溫潤,如同太陽之子,在陽光下,閃閃發光。

第三首《瓦妮莎的微笑》,曲調明快動人,彷彿能讓人陶醉於浪漫的童話之中。他就像一個快樂的天使,用音樂向世人灑播幸福的種子。

金聖圭和安明琛都在不知不覺中看癡了。

這一刻,金聖圭多想將他收藏起來,不讓任何人窺見。

連續三首彈完,南優鉉終於盡興,起身離開池心台。

那名金髮男子拍手讚道:「非常好聽。Boy,我是否有幸知道你的名字?」

南優鉉笑道:「你可以叫我Woo Hyun」

「Woo Hyun,很高興認識你,我是Perry」金髮男子邀請道:「能請你共進午餐嗎?」

「抱歉,他有約」金聖圭低沉的聲音從旁邊傳來。

南優鉉和Perry同時朝他望去。

金聖圭走到南優鉉身邊,自然地搭著他的腰,對Perry禮貌道:「這位先生,失陪了」

Perry露出遺憾之色,目送他們離開。

「你的英文說得不錯」金聖圭突然說道。

「謝謝誇獎」南優鉉笑了笑,不著痕跡地向旁邊移了幾步,避過他的手。

安明琛迎上前,張開雙臂熱情道:「My Prince,沒想到你還會彈鋼琴,真是太棒了!」

南優鉉被他抱了個正著,還來不及反應,臉頰就被輕輕吻了一下。

「安明琛,你是想死嗎?」金聖圭拉住他的衣領將他拽開。

安明琛聳聳肩:「你不用這麼小氣吧?」

金聖圭冷冷地盯了他一眼,拉著南優鉉大步離去。

「哎,等等,一起去吃飯」

午餐時,幾人聚在一起談論著接下來幾天的計劃。

金聖圭興趣缺缺,南優鉉低調地享用美食,沒有發表任何意見。中途他去了一趟洗手間,回來時被一名美女攔住,她身材高挑,落落大方,伸手介紹道:「你好,我叫任妍,剛才你彈的曲子很好聽,不知是否能交個朋友?」

「你好,我叫南優鉉」南優鉉禮貌地與她握了握手,微笑道:「能認識任小姐這樣的美人,是我的榮幸」

任妍輕笑幾聲,然後遞給南優鉉一張請柬,說道:「今晚有一場化妝舞會,我能邀你參加嗎?」

南優鉉猶豫了一會,回道:「抱歉,我可能沒有時間」

「沒關係,如果有空就來吧。請柬,請收好」任妍主動拉起他的手,將請柬放在他手上,然後轉身道:「南優鉉,有時間多多聯絡」

聯絡?電話都沒留怎麼聯絡?南優鉉的視線落在請柬上,赫然發現請柬上寫了一個電話號碼。他將請柬放在鼻尖聞了聞,露出一抹愉悅的微笑。有美女搭訕真不錯,這些日子一直跟在金聖圭身邊,他幾乎都快忘記自己是個有需要的男人了。他對任妍的印象不錯,聲音動聽,舉止大方熱情,進退有度,或許可以認識一下。在這種地方,只要男女看上眼,都可以更進一步,不需要太多顧慮。

將請柬收好,南優鉉步履輕快地朝金聖圭等人所在的餐桌走去。

吃完午飯,金聖圭提出要繼續上午的研討,安明琛立刻推脫道:「我下午有約,明天再說」

說完,便以極快的速度走人。

金聖圭擦了擦嘴,問南優鉉:「你有什麼想玩的嗎?」

南優鉉詫異地看了他一眼,沒想到他竟然會主動提到「玩」這種浪費時間的消遣活動。

金聖圭介紹道:「這裡還有桌球、保齡球、棋牌、釣魚、划船、燒烤、遊泳等休閒項目,你若想玩,我陪你去」

南優鉉想了想,猶豫道:「我能自由活動嗎?」

「你不想要我陪?」金聖圭目光一厲。

「我不想耽誤你的工作」如果不是金聖圭對自己有那種的心思,南優鉉一定會邀他四處去玩玩,放鬆身心有助於調節情緒。但是如今,他心有芥蒂,希望能逐漸減少與他一起活動的機會。

金聖圭直直盯著他,目光深沉,意味不明。

就在南優鉉以為自己要被責問時,金聖圭開口了:「好,你自己去玩吧,就當給你放假」

南優鉉又吃了一驚,他什麼時候這麼好說話了?

金聖圭丟給他一張卡,起身道:「這張卡你拿著,想吃什麼玩什麼都隨意,我先回房間了,有事就打電話」

南優鉉也站起來,目送他離開。拿起他留下的那張卡,頗感意外。

算了,既然得到諭令,他就好好放鬆一下吧!晚上的化妝舞會,他可以去湊個熱鬧了。

下午,南優鉉先在山莊逛了一圈,然後去茶室品茶看書,晚餐隨便點了一份套餐,一直待到晚上8點。期間金聖圭竟然一個電話都沒有,完全放任自流。

南優鉉來到舞會專營的服裝店,購買了參加化妝舞會所需要的東西,然後去試衣間換裝。

「我沒看錯吧,那是南優鉉?」安明琛看著南優鉉從試衣間出來,徑直朝舞會入口走去。

他眼中閃過興奮的光芒,迅速拿起電話撥通金聖圭的號碼:「金聖圭,你知道你的小情人現在在哪嗎?」

「在哪?」金聖圭低沉的聲音從電話那頭傳來。

「我看到他進了化妝舞會的會場,打扮得那叫一個妖嬈,你絕對想象不到」安明琛越說越興奮:「這場舞會可是非公開的,請柬是你給他的嗎?」

「.....」金聖圭沉默。

「你不會也不知道吧?南優鉉還挺有本事的,哈哈哈」

「.....他是什麼裝扮?」

「他的裝扮,我是不會告訴你的,你自己來找吧,我先去了」安明琛掛上電話,興致勃勃地走進服裝店。

金聖圭表情陰沉地放下電話,然後「啪」地一聲將電腦合上,快步走出房間,直奔化妝舞會的會場。

南優鉉,別讓我知道你在外面招蜂引蝶!

南優鉉走進舞會大廳,閃爍的燈光下,全是掩去真容的男男女女。動感的音樂,妖嬈的氣氛,透明的杯盞,奇異的裝扮.....形成了一個令人目眩神迷的夜的世界。

南優鉉很少參加這種奢靡的舞會,特別是回國之後,連酒吧都沒有再去過。他外表溫和,實則也有著熱情奔放的一面,只不過他的熱情和奔放表現得有些內斂而低調。

他穿過舞池,走到吧台邊點了一杯酒,然後拿出手機給任妍發送了一條簡訊:美女,願意賞光與我喝杯酒嗎?我就在吧台最左邊的位置。南優鉉。

不過多時,一條玉臂輕輕搭在南優鉉身邊,隨即就感覺有人在他耳邊吐氣道:「沒想到你能來」

南優鉉回過頭,只見來人穿著一身黑底亮片連衣紗裙,頭髮斜斜盤起,眼睛周圍畫著蝴蝶狀的眼妝,嘴唇紅艷欲滴,酥胸半露,裙擺前短後長,露出兩條漂亮的大腿,腳上穿著一雙長靴,既性感又帥氣。

「我的黑夜女神,你真迷人」南優鉉站起身,附身吻了吻她的手背。

任妍愉快地笑起來,上下打量他,讚道:「你真讓我吃驚,這樣的裝扮竟然也很適合你」

南優鉉笑了笑,問道:「你想喝什麼?」

「你幫我點吧」

南優鉉也不推辭,幫任妍點了一杯藍色妖姬。

任妍是個頗有內涵的女人,見識廣博,兩人相談甚歡。

南優鉉並沒有發現安明琛就在他身後不遠處。

南優鉉此時給人的感覺與白天截然不同,魅惑而性感。安明琛坐在沙發上,一邊漫不經心地與其他人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一邊饒有興味地觀察著南優鉉。

正在這時,入口處突然走進一個高大的男人,他臉上帶著一個金色面具,露出高挺的鼻子和性感的嘴唇,白色襯衣外面穿著一件深藍色的長外套,衣領奢華而大氣,邊緣有精緻的繡紋,鑲嵌著銀鑽鈕釦,下身穿著一條黑色長褲,搭配著一雙帥氣的軍靴。走動間,衣擺揚起,身姿英挺,透著難以形容的華麗和高貴以及一種禁欲的美感,吸引了會場中無數男女的目光。

金聖圭一走進會場就感覺有些不對,舞會中的人全都打扮得十分妖魅,充滿邪氣,與他的風格迥然不同。

他並不知道,這場化妝舞會是以邪惡、叛逆、狂野、黑暗為主題,聚集的多是惡魔、妖怪、墮落天使和野獸,金聖圭就像一位出現在群魔中的人類君王,等待接受欲望與誘惑的考驗。

與他同樣沒有遵守規則的還有一個,那就是安明琛。他帶著一個白色面具,左耳鑲著一顆紅鑽耳釘,穿著一件極為修身的紅色風衣,前領半敞,鑲著兩排精緻的鈕釦,腰身處扣著一條黑色腰帶,掛著一根銀色鏈條,鏈條上還綁著一個十字架。面具下的嘴唇掛著一抹邪邪的微笑,就像一名準備狩獵的騎士。

這兩人無疑成為了眾多男女關注的焦點。

不過南優鉉離得比較遠,所以並沒有注意到入口的騷動,再加上燈光昏暗,四周雜噪,更是很難察覺到什麼。

金聖圭無視眾人的目光,四下掃視,搜尋某人的身影。

過了一會,他朝安明琛走去,第一句話就是:「他在哪?」

安明琛聳聳肩,壞笑道:「我也不知道,你自己找吧」

金聖圭瞪了他一眼,金聖圭冷著臉,雜噪的喧嘩聲讓他心情煩躁,視線不停在人群中搜索。

正準備再說些什麼,廳中的燈光突然全滅,然後舞台亮起,一名青年主持大聲道:「Ladies and Gentlemen,歡迎你們來到黑暗的地獄,讓我們肆意的狂歡吧!」

會場立刻響起附和的歡呼聲。

「.....現在,讓我們進入今天的第一個遊戲環節——黑暗捕獲」主持人繼續道:「待會所有燈全都會熄滅,大家需要在1分鐘之內捕獲一個獵物,無論男女,這個人將作為各位第二環節的情人.....OK,倒計時開始3、2、1,熄燈」

一個響指,全場立刻陷入一片黑暗,隨即便是此起彼伏的尖聲和笑鬧聲。

黑暗中,金聖圭不耐煩地推開朝他撲來的女人,怒喝一聲:「滾開!」隨即便傳來女人的驚呼聲。

金聖圭的魅力不容置疑,引來不少男男女女的靠近,無一例外全部被他粗魯地推開。

另一邊,南優鉉拉起任妍的手,剛準備抱住她,卻突然被一個男人擁入懷中,還沒反應過來就收到了一個熱吻。靈活的舌頭鑽入嘴中,極有技巧地挑逗吸吮。

南優鉉驚怒,剛要反擊,那個男人已經下一步退開,隨即聽到一陣腳步聲,氣息消失。

這時,結束的倒計時響起:「10、9、8、7.....1」

燈光「啪」地一聲亮起,眾人重新暴露在燈光下。

南優鉉四下看了看,並沒有發現什麼可疑的人。他摸了摸唇,暗自思索,剛才那個男人究竟是誰?

「怎麼了?」任妍奇怪地問。

「不,沒什麼」也許是趁機占便宜的色狼,他只是倒霉被挑上了。

就在距離南優鉉不遠的角落,安明琛攬著一個美女得意地低笑:南優鉉的味道果然不錯。剛才就是他在熄燈之前趁金聖圭不注意,悄悄靠近南優鉉偷了一個吻。他不敢讓金聖圭發現,又不甘心就此放過,便借黑暗的掩飾占了點便宜。

「大家都捕獲了自己的獵物嗎?」主持人高揚的聲音從話筒中傳來。

大部分人都給出了肯定的回答。

主持人繼續道:「沒有捕到獵物的先生和女士們,可以從單身的人中挑選一個作自己的情人,可不要偷偷逃走哦」

「哈哈哈.....」眾人發出歡快的笑聲。

金聖圭僵著臉佇立在原地,情緒處在爆發的邊緣。

他身邊偏偏還有個不識相的女人質問他:「為什麼推開我?你不知道什麼是遊戲規則嗎?」

金聖圭冷冷地瞥了她一眼:「遊戲是“捕獲”,你捕獲失敗,怪誰?」

女人氣得發抖,指著他說不出話來。

「美女別生氣」一個男人走過來,笑道:「正好我也沒伴,咱們湊個數」

女人狠狠瞪了金聖圭一眼,最終還是接受了那個男人的提議。

不少人的視線依然在金聖圭身上打轉,這讓他十分厭煩。

安明琛摟著一名美女調笑道:「金二少,你不是非南優鉉不可吧?」

金聖圭哼了一聲,沒有理會他,繼續四下掃視。

「好,現在開始第二環節——群魔熱舞!」主持人一晃手,高聲道:「每一對“情侶”根據音樂節奏熱舞一分鐘,要求性感、熱辣、技巧高超。DJ會播放5首曲子,大家可以選擇自己喜歡的曲子進行表演,每首曲子選出跳得最好的一對。現在先請大家站到吧台左邊,等跳完再走到右邊」

眾人依言移步到吧台左邊。

金聖圭也硬被安明琛拉了過去。

「Music!」

音樂響起,一對對男女、女女或男男先後下場,他們的熱舞很快就將舞會的氣氛飆至高潮。

待到第三首曲子響起時,南優鉉拉著任妍的手走入了舞池。

他一出現立刻吸引了金聖圭的目光。

只見他帶著一個精巧的閃爍著點點熒光的黑色面具,緊緊覆蓋右眼,勾勒出眼眸的形狀,紅唇微微上揚,透著性感和優雅。上身穿著一件黑色緊身背心,外套一件黑色風衣,潔白的脖子上掛著一條銀色骷髏項環。下身穿著一條黑色低腰長褲,肚臍半露,腰鏈垂擺。腳上踏著一雙長靴,雙腿修長,線型優美。他的手指上還帶著一枚祖母綠寶石戒指,在變幻不定的燈光下閃耀著略顯妖異的光芒。

是南優鉉,沒錯。金聖圭肯定的同時,胸口也升起一團怒火。

南優鉉嘴角帶笑,頭髮輕揚,身上的風衣隨著他的動作不停舞動,目光溫和卻又透著魅惑,舞步矜持,動作優雅。而任妍卻很大膽,她就像是受到了惡魔的蠱惑,拋去少女的羞澀,展露出她的美麗和性感。兩人形成鮮明的對比,卻又顯得格外協調。

金聖圭熾烈的目光焦灼在南優鉉身上,既憤怒又迷戀。

白天時,他還是一個天使,現在,他卻變成了惡魔——一個充滿誘惑力的惡魔。

金聖圭無法忍受他的魅力為別人而展現!

南優鉉剛與任妍跳到收尾階段,突然感覺手臂一疼,隨即被人用力扯進懷中。

他迅速擡頭,對上一雙憤怒的眸子。他微微一愣,隨即暗驚:是金聖圭,他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跟我走!」金聖圭二話不說,拉著南優鉉就往外走。

「等等」任妍阻止道:「你是誰?為什麼帶走我的“情人”?」

「他不是你的情人!」金聖圭冷冷注視她:「你最好放手,否則別怪我不客氣!」

「你.....」任妍還要爭辯,南優鉉先一步說道:「任妍,抱歉,這是我老闆,可能找我有急事,下次有機會再約你」

任妍這才鬆開手,眼睜睜看著金聖圭將南優鉉拉走。

周圍眾人不明所以,呆愣地目送他們離開,直到主持人發話才重新將氣氛調度起來。

安明琛暗自嘀咕:南優鉉今晚估計有得受了。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育珊 的頭像
育珊

烈洙귀엽다-育珊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