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聖圭,我能另外開一間房嗎?」南優鉉做著最後的嘗試。

「不行」金聖圭一邊換衣服,一邊堅定地將他的請求駁回。

協商無果,南優鉉只能無奈地去整理自己的行李。

金聖圭斜眼看著他垂頭喪氣的背影,心情莫名的飛揚。

正在這時,服務生送來餐點。

「過來吃飯」金聖圭招喚道。

南優鉉坐到他對面,默默用餐。

金聖圭胃口極好,刀叉齊飛,幾個起落就把餐點解決了。

擦了擦嘴,他起身道:「你慢慢吃,我先去洗澡」

南優鉉看著他走進浴室,很想說剛吃完飯不適合洗澡,但是已經來不及了。金聖圭行事雷厲風行,即使是生活方面也是如此,就像一台機器,每一分每一秒都要利用好。

聽著嘩嘩的水聲,南優鉉叫服務員將碗盤收走。然後開始在房間裡轉悠,輕輕拉開床頭櫃的抽屜,發現裡面放著一盒保險套和一瓶.....潤滑劑?

南優鉉苦笑,準備還真齊全。

不過多時,金聖圭洗完澡走出浴室,頭髮還是濕的,隨意垂落在額間。

他徑直坐到沙發上,打開壁掛電視不停換台。不過三分鐘,他抽出一根煙,點燃之後吸了兩口,又扔進煙灰缸。隨即起身取來自己的手提電腦,坐在茶几邊瀏覽資料。

南優鉉感覺他的精神特別亢奮,雖然表情冷峻,眼神卻很精亮。從浴室出來後就進入了躁動狀態,直到面對電腦才稍微穩定。可見他平時都是用工作來調節情緒。

這樣也有一個好處,金聖圭一旦專注工作就不會再有其他雜念。

南優鉉想了想,拿起睡衣進了浴室。浴室裡還彌漫著金聖圭洗澡後留下的霧氣和皂香,南優鉉也沒多想,脫光衣服就開始淋浴。

正在工作的金聖圭,自南優鉉進入浴室開始,注意力就開始不集中起來,視線不自覺移向浴室的方向。透過粉色的浴簾,隱隱可以看到一個人影在晃動。腦中浮現南優鉉淋浴的樣子,溫水劃過他的臉頰、脖頸、脊背、臀瓣.....金聖圭的呼吸急促起來,胸口彷彿燃燒著一團火焰。

他倏地起身,大步朝浴室走去,掀開浴簾就闖了進去。

南優鉉聽到動靜,連忙回過頭,還沒反應過來就被人壓倒在牆上。

「唔.....」

南優鉉的背緊緊地貼在冰冷的牆壁上,雙手無法著力,嘴唇被熱烈吸吮,呼吸不暢。

金聖圭像是餓了許久的野獸,一遍又一遍地舔舐著美味的食物,急促而渴求。大手在溫熱的皮膚上遊走,宣泄著熾烈的欲望,恨不得立刻將其吞噬。

金聖圭高估了自己的定力,南優鉉也錯算了金聖圭對他的欲望。

「南優鉉,讓我做吧?」金聖圭輕咬他的嘴唇,沙啞地說道。

南優鉉回過神,看著他極具侵略性的眼神,只感覺心驚膽戰。他不是沒想過可能會發生這樣的事,但金聖圭在正常狀態一向嚴謹自持,即便有欲望,也會盡量忍著,更不會丟下工作跑來偷襲。

現在是怎麼個情況?

「嗯?不說話?」金聖圭的吻緩緩下移,在他脖頸處流連。

南優鉉喘息道:「金聖圭,別這樣」

「怎樣?」金聖圭的手探入南優鉉兩腿間,極有技巧地擼動。

南優鉉拉住金聖圭的手,推拒道:「金聖圭,我的合同裡可沒有這項服務」

「誰說沒有?」金聖圭低沉道:「我說有就有」

雖然還沒有騙到終身合同,但他實在不想再忍下去了。想要就要,這向來是他的行事風格。

南優鉉瞪著他,眼中透著幾分氣惱和被情色暈染的霧色。

看著這樣的南優鉉,金聖圭壓抑不住心頭的騷動,擠開他的雙腿,強硬地將欲望頂入其中。

南優鉉感覺頭皮發麻,下身的觸感讓他寒毛直豎。

「金聖圭,你要是這樣做,我明天就辭職!」

「為什麼?跟著我不好嗎?」金聖圭自信道:「我不但一表人才,家底豐厚,而且身體強壯,持久力也是世界級的」

你還能自戀一點嗎?南優鉉無語。

「問題的重點是,我不喜歡男人」南優鉉直接了斷地指明。

「你不喜歡男人?」金聖圭盯著他的目光充滿審視。

南優鉉肯定地點頭。

「那我想要你怎麼辦?」

我怎麼知道怎麼辦?南優鉉在心裡抓狂,表面卻依然沉著道:「您大概是禁欲太久了,趁著渡假這段時間,您可以找一個理想的床伴」

適當的床上運動也有助於舒解壓力。南優鉉暗暗補充。

「你以為誰都有這個榮幸得到我的恩寵嗎?」金聖圭眼帶不屑。

「.....」他能一巴掌把這個男人拍飛嗎?

「我不要其他人,我就要你」金聖圭又往南優鉉身上擠了擠,強硬道:「你不喜歡男人無所謂,只要喜歡我就好了」

你是強權主義者嗎?南優鉉面色僵硬地看著他,盡量不去注意下身摩挲的灼熱感。

自從開始研究心理學之後,他就學會了如何控制脾氣,無論在什麼情況下,都不能對病患表露自己的負面情緒,要盡量平和地溝通。可是,在貞操受到威脅的時候,他還要繼續保持淡定嗎?

「不如這樣,」南優鉉提議道:「我們先處一年,若一年後你對我還有感覺,那我就試著接受你」

一年?這是他的合同期限。難道是準備拖到解約就落跑?金聖圭危險地瞇起眼。

「你能不能接受我還需要等一年嗎?我們做一次就知道了」金聖圭勾住他的腰,直接將他裹挾到床上。腰帶一扯,脫掉自己的浴袍,露出一身精壯的肌肉。

「等等!」南優鉉慌忙阻止道:「我還有話說」

「我不想聽」金聖圭整個人壓過來,低頭就是一陣熱吻。

「唔.....金聖圭停.....」南優鉉努力想將自己的嘴唇從侵奪中拯救出來。

「在床上,只要叫我的名字就好了」金聖圭霸道地宣告。

「.....」混蛋!

南優鉉渾身發熱,一半是氣的,另一半是被金聖圭挑逗的。他從沒遇到過像金聖圭這樣強勢的人,不容拒絕,理所當然,完全不給他思索的時間,就這樣被拉上了床。

南優鉉不是很討厭金聖圭的吻,但當他的手指進入他身體時,他整個人都僵住了。

忍無可忍,忍無可忍啊!南優鉉深呼一口氣,突然一把拽住金聖圭的手腕,用力向後一擰,同時身體翻轉,一腿繞過他的下腋,抵住他的背脊,將他擒制。

金聖圭吃痛,轉頭詫異地看向南優鉉。

「對不起,金聖圭」南優鉉低眉順目道:「我很怕」

「你怕什麼?」金聖圭怒道。

「怕疼」南優鉉軟軟地回答。

金聖圭默了片刻,命令道:「放開我」

「放開你的話,你還會做下去嗎?」

「你不放開,難道打算這麼壓我一輩子?」金聖圭試著反擊,卻發現自己一時竟無法掙脫他的擒拿!

「我只是想請你放過我」

「我要是不放呢?」金聖圭盯視他的目光異常深沉。南優鉉此刻頭髮淩亂,一身赤裸,胸前兩點櫻紅綻放,雙手將他反扣,膝蓋壓住他的背脊,兩腿張開,腿下風光一覽無遺。

金聖圭喉嚨發乾,眼神灼熱。

南優鉉被他看得渾身發燙,他的目光如有實質般一點點侵蝕他,每一寸肌膚,每一個敏感點都不放過。特別是當他的視線落在他的兩腿間時,他頓時有種身體被進入的緊致感。

南優鉉不自在地挪了挪腿。金聖圭眼中光芒一閃,猛地暴起,敏捷地掙脫他的鉗制,反客為主,重新將南優鉉壓在身下。

糟了!南優鉉大驚,用力掙扎。

金聖圭將他的雙手死死壓住,如君臨天下般俯看他。

「你的身手不錯,果然是練過的」金聖圭意味深長地說道。

「我.....我早說我練過的」南優鉉訥訥地回道:「只是練得還不到家」

金聖圭嘴角微微上揚,眼中閃爍著狩獵的光芒。

「南優鉉,我要你,現在,馬上!」他猛地拉開床頭櫃,取出潤滑劑,兩指挑染,直接抹入。

南優鉉突然捂住嘴,偏過頭乾嘔起來。

金聖圭愣住。

南優鉉隱忍道:「金聖圭!我不是Gay,不喜歡男人,如果你要強上,我會反胃,噁心,嘔吐!」

「你覺得噁心?」金聖圭停下動作,目光炯炯地盯著他。

「是的,非常噁心!」南優鉉肯定地強調。

「是被男人上噁心,還是被我上噁心?」金聖圭語氣陰沉。

「這有什麼區別?」南優鉉看著他說道:「就像你不喜歡吃蔬菜沙拉,會因為只換了個名稱就接受嗎?」

金聖圭沉默下來,眼神晦暗難明。

「別讓我丟了這份工作」南優鉉懇切道:「我會盡我所能地照顧你,陪伴你,也希望你能尊重我,體諒我。如果你一定要發生這種關係,那麼我會立刻就走」

金聖圭看到了他眼中的堅決與抗拒,少了平日的溫柔,多了幾分厭惡。這讓金聖圭十分不快,胸口像是堵了什麼東西,滿腔熱情被澆熄。

南優鉉是真的討厭他的觸摸,而不只是做做樣子。

金聖圭低下頭,嘴唇拂過他的眼角,然後整個人趴倒在他身上,把他當成肉墊一樣枕著,勃起的欲望還在他腿間摩挲。

南優鉉渾身僵硬,不敢妄動。

突然,金聖圭躍身而起,大步走進浴室,隨即便是一陣乒乒乓乓的亂響。

這是不是代表危機過去了?南優鉉起身穿好睡衣,把淩亂的床鋪稍微整理了一下,小心留意浴室裡的動靜。

過了一會,金聖圭從浴室走出來,徑直躺上床,閉眼道:「睡吧,我不動你了」

南優鉉暗暗鬆了一口氣。金聖圭一向說到做到,暫時可以安心了。

淩晨十分,金聖圭突然睜開眼,從淺眠中醒過來,轉頭望著身邊的南優鉉。柔軟的頭髮垂散在臉頰邊,呼吸聲細微而平緩,給他一種十分安寧的感覺。

他似乎忽略了一件事,他對南優鉉有著難以抑制的強烈渴望,但南優鉉對他卻沒有。他不想嚇跑這家夥,來日方長,他會讓他心甘情願跟著自己的。

南優鉉,別想逃。

第二天吃過早飯,金聖圭丟給南優鉉一套騎馬裝,說道:「換上這個,今天去騎馬」

南優鉉依言著裝,白色襯衣,黑色馬甲,貼身長褲配上長靴,看起來就如一名西方貴族。金聖圭戴上手套,表情冷峻,身姿筆挺筆挺,俊逸的五官輪廓分明,在優雅中透著幾分野性。

「過來」金聖圭喚道。

南優鉉走到他身邊,金聖圭伸手幫他整理了一下領帶。兩人距離很近,金聖圭的頭髮輕輕拂過南優鉉的額際。

「會騎馬嗎?」金聖圭問。

「不太會」

「那待會讓馬術師幫你選一匹溫和的馬,你就在邊緣跑跑」

南優鉉點頭。

「好了,出去吧」

此時安明琛等人已經聚集在馬場邊,見金聖圭幾人走來,他熱情招呼,目光落在南優鉉身上,帶著幾分驚艷。

安明琛笑著對金聖圭道:「金二少,今天咱們比一場如何?」

「有何不可?」金聖圭挑眉。

「既然是比賽,那就應該有賭注」安明琛不懷好意道:「賭錢太俗氣,不如賭點別的?」

「你想賭什麼?」

安明琛攬過身後的美女,笑道:「這位是Carry,長相和身材都是一流,更重要的是,她還是處女」

「那又怎樣?」金聖圭冷漠地掃了那個女人一眼,並沒有表露任何喜惡。

「我想用她和你賭南優鉉」

「想都不用想」金聖圭毫不猶豫地拒絕,嫌惡道:「你除了這個就想不到別的了嗎?如果一定要賭,不如賭此次合作的分成如何?」

「哎」安明琛聳聳肩:「金二少,你還真是個沒有情趣的家夥」

此事就此不了了之。

幾人選好馬,各自在馬場上跑動起來。

南優鉉騎在馬上,看著廣闊的綠茵,心情舒暢。他撫摸著馬兒的鬃毛,柔聲道:「馬兒啊,帶我去散散步吧」

栗色的駿馬像是聽懂了,打了響鼻,慢悠悠地踱起步來。

遠處,金聖圭和安明琛已經開始了比賽,兩個俊逸的身影乘風馳騁,如在飛揚,肆意而奔放。

周圍眾人大聲加油吶喊,情緒高漲。

南優鉉的目光追隨著金聖圭,眼神頗為欣賞。不得不說,這個男人狂放的姿態非常迷人,充滿活力和銳氣。安明琛的騎術雖然好,卻不及金聖圭的精湛。

幾圈跑下來,金聖圭率先抵達終點,整整甩了安明琛三四十米。

「哈哈,金二少果然厲害」安明琛對輸贏毫不在意,大方道:「今天的花費全算我的,待會吃過飯,我們去桑拿浴房,順便做一下理療按摩」

金聖圭摸著駿馬,問道:「我的時間寶貴,希望你明天能把資料準備好」

安明琛搖搖頭,大嘆道:「和你出來玩真是沒勁,三句話不離工作」

金聖圭冷冷地瞥著他。

「行行行,我明天就好資料準備好」安明琛攤手作投降狀。

南優鉉在一旁靜靜觀察,金聖圭在家在外完全兩個樣。與人應酬時,冷靜沉穩;對工作一絲不茍。不喜歡沉迷玩樂,討厭浪費時間。

一群人在馬場上玩了一個上午,跑馬、聊天、拍照。

說到拍照,還有一個小插曲。安明琛興致高昂,拉著南優鉉硬要來一張親密合照,在攝影師按下快門前,金聖圭一手摟住南優鉉的脖子,直接將他拉離了鏡頭,安明琛最終只和一只修長的手臂合了影。

「金二少,占有欲不要太明顯啊」安明琛取笑道,語氣中帶著幾分不滿。

金聖圭聞言,只給了他一個冷傲的背影。

幾人在餐廳吃過午飯,便一起去了桑拿房。富家子弟的生活確實舒適,享受的都是帝王般的待遇,走到哪裡都倍受禮遇。

南優鉉跟著他們半天,吃喝玩樂,享盡奢華。

在換衣間換好衣服,金聖圭帶著南優鉉進了淋浴間。

「真漂亮!」安明琛看著南優鉉的身體,如同在欣賞一件藝術品。

金聖圭用力將浴巾甩在他頭上,警告道:「你再看一眼,我就不客氣了」

安明琛撇撇嘴,他是真的對南優鉉感興趣,可惜吃不到。

南優鉉拉上簾子,有些受不了這兩個男人無視性別的飢渴,對著同性也能隨時發情嗎?這個領域他還真的了解不多,回頭去請教一下他的教授好了。

做完桑拿,幾人進入幽室,等待按摩。幽室有單人間,也有雙人間和多人間,相互之間只隔著一扇木牆。

金聖圭和南優鉉進了雙人間。

桑拿之後,身體特別敏感,按摩師的手指在皮膚上滑過,讓他感覺陣陣酥麻,雙頰也不自覺紅暈,眼神迷離,昏昏欲睡,整個人透出幾分慵懶和誘惑。

金聖圭在旁邊看得慾火焚身,心癢難耐。

「你們下去吧」金聖圭小聲吩咐。

兩名按摩師恭敬地退了出去。

金聖圭走到沉睡的南優鉉身邊,雙手撐在兩側,專注地凝視他,目光如火。

正在這時,隔壁隱隱傳來一陣嬌喘聲,伴隨著曖昧的碰撞和喘息,透著幾分淫靡。

金聖圭喉嚨乾澀,忍不住低頭含住南優鉉的紅唇,肆意品嘗。右手順著大腿,探入浴袍中。他不敢弄出太大的動靜,壓抑而緩慢地侵掠著。

南優鉉無意識的呻吟,呼吸變得有些急促。他昨夜很晚才入睡,本來就很疲憊,這會在舒適的按摩之下,睡得格外香甜,完全忘了身邊還有一頭野獸。

金聖圭的唇擦過他的肌膚,掀開浴袍,一路向下,握住他腿間的東西,一口含住。

「唔.....」南優鉉躬了躬身,渾身燥熱。

在金聖圭技巧性的挑逗下,他如在雲端。

猛地睜開眼,南優鉉發現幽室中只剩下自己一人。他坐起身,摸了摸嘴唇,打量了一下自己身上的浴袍,感覺自己剛才似乎做了一場春夢。

搖了搖頭,南優鉉換好衣服,走出幽室。金聖圭正端著一杯咖啡,坐在窗邊看報紙。

「你醒了?」他頭也沒擡地問道。

「嗯」南優鉉四下張望了一下,問道:「其他人呢?」

「都回去休息了」金聖圭疊好報紙,起身道:「我們也走吧,已經過了晚餐時間,我們去吃點夜宵」

南優鉉看了看牆壁上的鐘,吃驚道:「你等我兩個小時了?」

金聖圭沒有說話,徑直朝外面走去。

南優鉉連忙跟上。沒想到這個視時間為金錢的男人,竟然會為了他枯等一兩個小時。

兩人吃過飯,各自沖洗完畢。

金聖圭沒有像昨晚那樣侵犯他,只是兀自對著電腦專注地工作起來。

南優鉉也拿出自己的電腦開始上網,直到零點之後,他才收起電腦,溫聲提醒道:「金聖圭,時間不早了,該休息了」

「嗯,你先睡」金聖圭劈里啪啦地打著字,頭也不回地應了一聲。

南優鉉掀開被子躺上床。他下午睡了幾個小時,現在完全沒有睡意。他透過水晶簾,認真打量金聖圭的背影,挺立而孤傲,沉浸在工作中,不知疲倦。

收回視線,南優鉉在腦中思索著有關這個男人的一切。最近這段時間,他狂躁發作的次數越來越少,只要保持好心情,就不會隨便引發病症。也許不用一年,他就能徹底恢復。

正在思索間,旁邊的位置微微一沉,金聖圭躺了進來。

南優鉉連忙閉上眼睛,轉身背對著他。突然想起網上一個段子,如果一個男人睡在美女和Gay之間,會選擇背對著誰?正常男人第一反應肯定是背對Gay.....囧,南優鉉被自己的突發奇想弄得一臉黑線,背對金聖圭的身體頓時感覺有些不對勁起來。

過了幾十分鐘,南優鉉依然毫無睡意,而他身後的男人也是輾轉難眠。

他不時翻身,反覆的動作顯表露出他的煩躁。

南優鉉忍著不理他,靜靜等他穩定下來。但他始終沒有停止的跡象,反而顯得愈加躁動。

南優鉉終於忍不住轉身面對他,問道:「金聖圭,你睡不著嗎?」

金聖圭抿著唇,一聲不吭。

南優鉉半撐起上身,溫聲道:「不介意的話,我來給你按摩一下怎麼樣?」

「你會按摩?」金聖圭看向他。

「只懂皮毛而已」南優鉉輕輕道:「反正你也睡不著,不如讓我試試」

金聖圭不置可否地「嗯」了一聲。

南優鉉坐起來,讓金聖圭躺在他的腿上。

「閉上眼睛,放鬆身體」他的手指按在他頭側,緩緩揉動。

金聖圭緩緩閉上眼睛,表情冷硬。

「不要再想工作上的事情,想想美麗的風景」南優鉉誘導般地說道:「比如大海,夕陽,海鷗,沙灘.....」

南優鉉的聲音溫潤而親和,如催眠一般。

「還記得我們每天晨跑時去過的地方嗎?花園別墅,玫瑰綻放,清澈的湖面,山頂的晨霧,美味的包點,玩鬧的孩子,散步的老人.....金聖圭,你以後老了之後,想過什麼樣的生活?如果是我的話,我希望有一座舒適的小別墅,院子中可以種些花花草草,擺放一套石桌椅,偶爾可以在院子中下棋品茶。小別墅最好距離大海或者湖泊不遠,閒暇時可以划船出遊,或在水邊垂釣,也可以和心愛的人一起出去散散步,養幾只寵物,參加一些有意義的社交活動.....」

金聖圭靜靜傾聽,緊蹙的眉頭逐漸鬆開,身心舒展。

不知過了多久,金聖圭的呼吸終於變得平緩,沉沉進入夢鄉。

南優鉉暗暗舒了一口氣,看著他的睡臉,不敢移動身體,擔心吵醒他。他就保持這樣的姿勢僵坐了半晌,不知不覺中睡著了.....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育珊 的頭像
育珊

烈洙귀엽다-育珊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