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展風請岳父吃飯的地方是一家新開的粵菜館,剛開業就很火爆。本來弟弟力邀他嫂子一起去,不過卻遭到了拒絕!因為金明洙覺得這好歹也算是陸醫生第一次見家長,自己湊什麼熱鬧!更重要的是,下午李成烈發簡訊說他想吃蕓豆燉排骨,所以賢惠滴小宅男想留在家熬愛心湯.....

麻痹哥哥嫂子不去的話,自己就更緊張了啊!坐在車裡,弟弟很焦慮的狂按手機刷論壇——我老公要請我爸吃飯,如果我爸不喜歡他怎麼辦?

這種家庭狗血劇網友最喜歡了!於是大家都特別特別熱情,留言建議刷刷不停!

——當然首選懷孕!到時候你挺著大肚子往你爹跟前一站!由不得他不答應!

——樓上那位你太偏激了!怎麼能懷孕呢!懷孕多幼稚啊!按我說的話,樓主就應該和你老公私奔化成蝶兒飛,從此纏綿到天涯!

——私奔有什麼好比懷孕成熟的!樓主你一定要聽我的,我的建議好!你要裝病!最好臥床不起!你爸一跟你說話你就哭!哭死他!

——樓上都不行!樓主你要喝藥!

——臥槽!樓上你好缺德!大家快來圍觀人渣!

——圍觀人渣+1!

——圍觀人渣+2!

.....

——圍觀人渣+身份證號!

【樓主】歪樓扯回!

——擦!老子還沒說完!我是說喝假藥!到時候你假裝口吐白沫四肢抽搐,讓你老公提前在醫院找好熟人裡應外合!經此一役,我保證你爸徹底投降!

——臥槽這個主意好!

——主意好+1!

——主意好+2!

.....

又開始了啊.....弟弟淚流滿面!自己是進了低智商論壇嗎為什麼大家的思維都這麼奇葩網友什麼的果然最不靠譜了最不靠譜了!這些主意到底哪裡好了啊!

「到了!」就在弟弟心亂如麻的時候,陸展風已經把車停到了地下。

弟弟趕緊收起手機,緊張的把他爹攙扶出來。陸醫生從後備箱拿出輪椅撐開,讓李爸爸坐了上去!

李爸爸感腳自己的待遇就像是個皇上,於是特別滿意!到包廂之後點好菜,爸爸喝了一口大紅袍,然後清了清嗓子。

臥槽要進入正題了嗎?弟弟緊張的坐直!

「成鍾在小時候就沒有了媽媽,一直和我相依為命」李爸爸很感傷。

弟弟拼命喝水!

「樸實的美籍華人結果居然是一個金髮碧眼胸大腰細的外國洋妞!後來還生了兩個混血的弟弟你說我爸是不是很威猛!」

「是啊,特別辛苦!」李爸爸嘆氣:「幸好成鍾懂事,經常陪我聊天」

弟弟抱著杯子哆嗦是麼我怎麼不記得這回事!

「他最常跟我說的,就是他今後的生活」李爸爸目光很慈愛:「他說他要做一個藝術家」

「他現在已經是了」陸醫生看了眼弟弟:「而且小有名氣」

「還說要幫哥哥設計辦公室」李爸爸繼續回憶。

「有機會的話,希望可以參觀一下李總的辦公室」陸醫生笑笑。

「還說要好好孝順我,一家人快快樂樂生活在一起」李爸爸摸了摸小兒子的頭。

「我也會一起孝順您」陸醫生得體又溫柔。

「還說要找一個身高一米九英俊帥氣腹肌八塊一擲千金——唔!」

「你不許說這個!」弟弟欲哭無淚,崩潰捂住他爹的嘴:「這這這是我開玩笑的你怎麼記這麼清楚啊!」

「因為你說了不止一次!」李爸爸瞪了一眼弟弟:「坐回去!」

「嗚嗚嗚.....」弟弟哭的特別假!

「我沒有一米九,大概也不夠帥,這輩子也不會像李氏那麼有錢,不過我會好好對他」陸醫生很認真。

弟弟這下真的哭了,因為他被感動到了!情話什麼的果然好催淚啊!

「成鍾早就被他哥寵壞了」李爸爸推卸責任,把自己偽裝成嚴父:「他任性嬌氣思維奇特顛三倒四天馬行空鬼哭狼嚎——」

「有你這麼說兒子的嗎?」弟弟含淚打斷他!

「總之他真的有非常非常非常多的缺點!」李爸爸很嚴肅:「就算是這樣,你也還是會照顧他?」

「會」陸展風點頭。

弟弟眼眶泛紅,真的特別特別想過去和他舌吻!

「如果我還是不答應呢?」李爸爸問。

弟弟在心裡大哭,那我就去出家,法號心灰意冷,網名大師本質小清新!

「我可以知道理由嗎?」陸展風心裡一緊,不過表情還是很冷靜。

其實李爸爸根本就沒什麼理由,他只是想學電視劇,考驗一下對方真心什麼的.....所以說粑粑有時真的很扯淡啊!

「對啊,為什麼?」李成鍾淚眼迷茫,萬分不解。

「.....」李爸爸只好編了個理由:「因為成鍾還小」

「當年你像我這麼大的時候,已經結婚了」弟弟哀怨滴說:「而且結婚三個月就生下我哥.....」

「那是早產!」李爸爸面不改色!

弟弟鄙視的看著他爹,太虛偽了啊!

「如果是這個原因,我可以等」陸展風道:「等到他足夠成熟為止」

「我已經很成熟了啊!」弟弟捉急!

「你昨晚還在論壇上和一群小學生討論海綿寶寶劇情!」李爸爸毫不留情的拆穿他!

「.....」弟弟委屈的癟起嘴。

「如果我要帶他回美國呢?」李爸爸繼續問。

「啥?」弟弟瞬間就崩潰了!

「如果成鍾同意,我也沒有權利阻撓」陸展風看了眼李成鍾:「不過我希望您能答應,我可以定期去看看他」

「我不去美國!」弟弟淚流滿面!

「行了,先吃飯吧」李爸爸感腳陸醫生還不錯,所以及時收了手,更重要的是他心疼自己滴小兒子,擔心再試探下去會真的把他搞到絕望,一頭扎進湯盆裡!

按照弟弟的智商,真的有可能做出這種事情呀!

「所以,您可以讓成鍾留在國內了?」陸展風有點不確定。

李爸爸一邊啃鴿子腿,一邊含含糊糊的「嗯」了一下。

「謝謝」陸展風鬆了口氣。

弟弟還在哽咽,他是真的被他爹唬住了!所以還沒緩過勁。陸醫生盛了一碗羹湯給他:「慢慢吃,小心燙」

「嗯.....我不去美國」弟弟還在強調。

陸展風笑笑,揉揉他的腦袋:「吃飯!」

李爸爸看的很感慨,當面秀恩愛什麼的.....真是目無長輩啊.....

飯吃到一半,陸展風出去接電話,足足二十分鐘才回來。弟弟一邊吃東西一邊納悶,咦好像看他有哪裡不對的樣子.....襯衫換了?!之前來的時候貌似是白襯衫藍紐扣,自己還感慨了一下顏色真是好清新什麼的,為啥現在扣子變成了黑色?!

實在忍不住好奇,於是弟弟給他發了個簡訊——你是不是襯衫換掉了?

陸醫生看著手機,感腳有點淩亂!原以為沒人看出來的怎麼還是被發現了!

——為什麼呀?弟弟繼續很好奇。

陸展風只好老老實實回他——剛才不小心濺了一點油,白襯衫太明顯,所以我在樓下買了件新的!

其實換做平時擦一擦也就湊活了,但這次是請岳父吃飯啊!英俊的陸醫生絕對不允許自己出任何一點差池!所以他還是飛奔到了樓下!火速買了一件新襯衫!

弟弟甜蜜而又羞澀滴回給他一個笑臉,看來他真的很重視自己啊.....真好真好!

吃完飯的李爸爸去了洗手間,陸展風和弟弟站在門口等。

「嗚嗚嗚!」弟弟抱住他男人,撒嬌外帶哭訴:「我我我嚇死了!」

陸展風緊緊摟住他沒有說話,心裡卻嘆了一口氣,其實我比你更緊張啊.....

從昨晚的電話開始就一直失眠,早上起來就去剪頭髮,鬍渣刮的乾乾淨淨,衣服交給樓下乾洗店熨燙好,特意換了新皮鞋,打給朋友問口味清淡的高級餐廳,還上網查了一下《岳父心理全攻略》,剛進李家門時甚至差點摔倒,和以往所有人心裡那個沉穩溫和的陸醫生判若兩人。

所有這一切,都只是因為真的真的不想失去他。

「你背都濕了」弟弟手伸進了他的西裝外套裡,於是傻乎乎的笑出來。

「因為我怕表現不好,伯父會帶你走」陸展風親親他的額頭:「我想要你留下來陪我」

弟弟眼眶發熱,輕輕仰頭吻住他。

其實李爸爸特別細心,他早就考慮到在被自己嚇完之後,兒子和他的醫生男朋友應該迫切需要熱烈的親吻一番,來緩解彼此心中的壓力!所以他才故意找了個上洗手間的藉口!其實是坐在馬桶上玩遊戲,感腳時間差不多了才站起來!

但是事實證明,李爸爸還是低估了年輕人的狂野程度!!雖然他已經在隔間裡玩了快十關的頑皮小鱷魚愛洗澡,不過等他緩慢挪出來的時候,還是一眼就看到了他兒子的法式深吻現場版!

還說沒有舌吻過啊!李爸爸很不滿,他重重的清了一下嗓子!

差不多就行了啊!大庭廣眾,親的沒完沒了成何體統。

真是太不像話了!

在回家滴路上,陸醫生一邊開車,一邊體貼的說一些養生小秘方給李爸爸,還稱讚伯父好年輕!爸爸感腳很滿意!

回到家之後,弟弟把自家老爹推回家,然後很飢渴的想其實剛才在分別時真的很想再親一下他啊.....要不然怎麼說爹最了解兒子呢!

這時候李爸爸突然嚴肅滴對弟弟說:「我的手錶落在車上了,你去幫我拿一下」

「好!」弟弟激動的飛奔而出,陸展風的車果然沒走!於是他像一只快樂的小蝴蝶,撲棱著翅膀撲進了副駕駛!

「咳咳!」弟弟被嗆的直咳嗽:「你又抽煙?」

「伯父怎麼說我?」陸展風問。

「他什麼都沒說,不過一定不會討厭你!」弟弟親了一下他的嘴巴,有淡淡的煙草味道,他頓時感腳自己的男人很MAN!於是乾脆主動把舌頭伸進了他嘴裡!

.....

雖然陸展風很想一個人安安靜靜,緩解一下初次見岳父的緊張的心情!但是弟弟實在是太熱情了,所以他只好把緊張暫時丟到一邊,專心致志的和他舌吻!

「我想跟你回家!」弟弟嬌喘,非常捨不得他男人!

「我也想帶你回家,但是伯父大概不會同意」陸展風刮了一下他的鼻子:「乖,早點回去睡吧」

「那把你的襯衫送給我」弟弟摟住他的脖子:「我要抱著睡!」

陸展風失笑:「有人參雞湯的味道哦」

「那我也要!」弟弟感腳只要是他男人穿過的衣服,別說是人參雞湯這種寡淡的東西,就算是紅燒豬蹄!自己也照樣會喜歡到不行!

陸展風笑著搖搖頭,把後座上的紙袋丟給他:「回去吧」

「嗯」弟弟依依不捨,最後親了一下陸醫生,然後就抱著襯衫歡樂的回了家!

他爹正坐在客廳裡拆禮物!旁邊站著同樣好奇的哥哥和他嫂子。

「是什麼呀?」弟弟很虛偽滴明知故問。

李爸爸打開盒子,發現是一副精緻滴水晶跳棋,特別特別璀璨!

那其實是弟弟去奧地利的時候,特意給他爹定做的!但是一直沒機會送,這次終於有了用武之地!陸展風原本不願意,他感腳第一次見岳父禮物應該由自己準備!但是弟弟執意不肯,因為他太了解自己的老爹了啊!紅酒什麼的他根本就不感興趣!

果然,華麗的水晶跳棋準確無誤的擊中了李爸爸的內心!他頓時對陸醫生的好感提升無數個level!他殷殷期待的看向金明洙,結果視線卻被大兒子截斷!

「他今天寫了快一萬字,已經頭很暈了」李總提醒他爹:「所以不能陪你下跳棋!」

「我陪你下!」弟弟諂媚的扶住他爹肩膀:「只要你同意我們在一起,我以後天天陪你下棋!」

平心而論,小兒子能找到陸醫生這樣正常的男朋友,對爸爸來說已經是意外之喜。因為他之前一直很擔心,按照弟弟奇異的審美,會給自己找一個爆炸頭或者鼻環男回家!現在驟然看到沉穩溫和的陸醫生,他感腳自己已經中獎了!

於是李爸爸沒有說話,相當於默認!

弟弟心花怒放,就知道啊!那麼英俊溫柔的陸醫生,誰會不喜歡!

「你們如果下棋累了,鍋裡有湯」李成烈摟過自己滴媳婦兒:「我們先上去睡了」

「好早,才九點多啊」金明洙吃驚。

「我累了」哥哥冷酷的回答。

但是其實哥哥是嫉妒了,因為他感腳自己的進度.....已經遠遠落後於弟弟!

這不科學!

臥室裡,氣氛很好很好。

李成烈趴在床上,一邊看書一邊讓媳婦兒給他按摩肩膀,順便在心裡兇殘的想,為什麼他就是不肯脫光光替自己按摩呢!不然脫光了自己給他按也行啊!

「好啦,睡吧」金明洙擦擦手上的精油:「明早還要上班呢」

「還早啊」李總看時間:「才十點半」

「是你自己說很累的!」金明洙提醒他。

「現在不睏了!」李總把他拉到自己懷裡,很無恥的說:「反正也沒事,不如親一下吧?」

「什麼啊!」金明洙哭笑不得:「快睡覺!」

矮油兇巴巴的媳婦兒也好萌!李總心潮澎湃,狠狠親了他的臉蛋一下。

「我好睏!」金明洙倒在床上裝死,攤開四肢打呼嚕。

李成烈失笑,隔著睡衣捏了捏他的肚皮。

「睡覺啦!」金明洙踹他!

「什麼時候給我?」李成烈壓在他身上,耍賴不肯走。

.....

金明洙面紅耳赤:「不許說這個!!!」

「這個很重要!」李成烈很嚴肅:「我覺得明天是個黃道吉日——」

「你不許說話!」金明洙捂住他的嘴,但是沒過兩秒鐘就縮回了手,因為李成烈輕輕舔了他的手心一下!

自己還還一點準備都沒有呀!金明洙崩潰的想!他怎麼這麼捉急呢!

於是李總就眼睜睜看著媳婦兒一滾,把他自己裹進了被子裡!

大號毛毛蟲什麼的真是萌啊!李總趕腳自己可恥的硬了,他剛準備慢慢把小花生媳婦兒從被子裡剝出來,手機卻突然響了!

我嘞個擦!李成烈簡短有力的在心裡罵了一句,然後拿起電話一看,果然又是金聖圭!此人真是破壞別人家庭和睦的一把好手啊.....李總感慨了一下交友不慎什麼的,然後就接起了電話!

「李總!」居然是南優鉉的聲音!

「怎麼了?」李成烈一愣:「怎麼是你,聖圭呢?」

「急性胃炎,我現在送他去醫院,您能不能幫忙拿一下他的身份證?好像今天落在了財富辦公室」南優鉉聲音很焦慮。

臥槽!李總一驚,鐵人生病什麼的,貌似自己還是第一次聽說!

「出什麼事了?」金明洙也從被子裡鑽出來,頭髮亂糟糟!

「聖圭急診,我去看看他」李成烈急匆匆的穿衣服:「你好好休息」

「我也去!」金明洙跟著爬起來:「優鉉一定很擔心!」

客廳裡,李爸爸和弟弟正在下跳棋,突然就看到李成烈和金明洙急匆匆的出了門!

「你哥剛才說了句什麼?」爸爸因為戴著特別的耳機,所以沒聽到!

「聖圭哥病了,他們去醫院看」弟弟其實也想去,因為陪他爹下棋實在是太窩火了.....

因為粑粑不僅會悔棋,而且還會耍賴,棋品特別特別差!

等李成烈和金明洙趕到醫院的時候,金聖圭已經結束了治療,正臉色蒼白的躺在床上打吊瓶。

「你節哀順變!」李總嚴肅的拍了拍小白蓮的肩膀!

南優鉉:.....

金聖圭有氣無力:「老子還沒死呢」

「誰叫你喝酒!」李成烈坐在床邊:「昨晚又出去了?」

「和品牌方的人,不喝怎麼勸人進駐?」金聖圭擺擺手:「別說了,頭疼」

「要不替你熬點大補湯?」李總想間接炫耀一下自己的媳婦兒!

「我來煮湯就好了」南優鉉有點不好意思:「麻煩你們了,這麼晚還要跑一趟,我剛才實在是太著急」

「當然沒關係啦」金明洙其實對金聖圭印象不錯,所以見他身體沒大事,也鬆了口氣。

「我去樓下取藥」南優鉉站起來。

「我陪你!」金明洙自告奮勇。

媳婦兒真乖巧!李總特別深情的目送他離開。

「我好想吐」金聖圭眉頭一皺。

「我看我自己的人,你想吐個屁!」李總不滿的瞪他!

「老子是真的想吐.....」金聖圭面色蒼白。

臥槽!李總趕緊把盆拿出來!

金聖圭趴在床邊,感覺自己提前抵達八十歲.....

「有血?」李成烈皺眉。

「胃出血,昨晚真喝多了」金聖圭拿水漱口:「休息一段時間就好」

「別去上班了」李成烈扶著他躺好:「世界沒了你照樣轉,身子是自己的」

「再說吧」金聖圭有些疲憊:「新區馬上就要開,品牌入駐率才剛剛百分之七十,總不能就那麼空著」

「除了工作,你是不是也要想想南優鉉?」李成烈只好換了個套路。

「干他什麼事?」金聖圭眉頭微皺。

「久病床前出情人啊!你病了他不得照顧你?日子久了眉來眼去,沒感情也能處出感情!」李總出語驚人!

「有用?」金聖圭疑惑。

「當然!」李總不得不搬出自己家的黑歷史:「當年我媽是公社一枝花,我爸只是個剛畢業的毛頭小夥子,在公社當廣播員。別人都搶著對我媽好,就他一直裝病,我媽可憐他沒人照顧,不管煮飯還是做鞋都惦記著他,一來二去端飯送藥,兩人就有了我!」

.....

金總監猶豫了一下,覺得憑藉妖孽的智商,這個辦法或許很有用!

於是他霸氣萬分的說:「好,我請假!」

這還差不多。李總很滿意!自己說過的每一句話,都應該很有效率!

「為了表示感謝,這個送你」金總監從西裝口袋裡掏出一個小袋子。

「什麼?」李總打開一看,瞬間就精神了起來!

「純進口,純好用!」金聖圭拍拍他的肩膀:「不要辜負哥們一片好心!」

李總很冷靜的裝進褲兜,想了想又很嫌惡:「你出門隨身都帶這些?」

金總監在心裡哀嘆,其實是因為老子這幾天和那妖孽相處的挺好,於是就想跟進一步,在車裡幹點事情.....結果特麼才吃了個晚飯,車還沒開回車庫,自己就光榮的吐血了!

真是給全世界的1號丟臉啊!

「我們回來了」金明洙推開門。

「你們先回去吧」金總監心裡必須清楚,李成烈現在一分鐘也不想多浪費,於是特別識趣!

「好吧」李總配合的站起來,摟過金明洙的肩膀:「我們先回去了」

「嗯,那明天有空我再過來,你們有事再打電話」金明洙看著南優鉉:「你也別太擔心啦」

南優鉉點點頭,送他們出了病房,回頭卻看到金聖圭正靠在床上,表情很痛苦。

「沒事吧?」南優鉉嚇了一跳,趕緊回去扶住他。

「胃有一點疼」金總深得裝病精髓.....其實他本來也病了,只不過更加發揮了一下而已!

「要不要叫醫生?」南優鉉問。

「不用了」金聖圭摟住他單薄的身體,很深情滴說:「給我抱一下就好」

.....

南優鉉有點僵硬,不過卻最終還是沒有推開他。

麻痹真的有用啊!

金總監很欣慰!

而在另一邊,李成烈原本想開車回家,但是中途他接到了弟弟的電話:「嫂子什麼時候回來嗚嗚嗚我不想再下跳棋了但是爸興致好高啊我又不敢掃他的興不知道嫂子可不可以.....o(≧v≦)o~~哥.....」

「不行!」李成烈很冷靜的掛斷電話,並且把車掉了個頭!

「怎麼了?」金明洙吃驚。

其實李總原本是想直接把他帶去酒店,但是這樣企圖未免太明顯!所以他沉著的說:「去趟公司」

「現在?」金明洙瞪大眼睛:「都淩晨了!」

「不行就在公司休息吧,突然想起來明早要見客戶,東西還沒弄完」李總嚴肅滴回答他。

「這樣啊.....」金明洙打了個呵欠,好睏!

黑色小車一路飛馳,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深夜的公司很陰森,連看門保安都在打盹,走廊報警燈一明一暗,金明洙覺得有點驚悚,於是輕輕拽住了他的袖子。

李總嘴角一揚,把媳婦兒的手緊緊握住,掏出門卡進了辦公室。

「想睡還是想陪我?」李成烈打開燈。

「玩會兒手機就睡」大概是停車場太冷,又或者是剛剛太害怕,反正金明洙感腳自己一點都不睏!

「裡面有一張我的小床,累了就去睡吧」李成烈從衣架上拿起一件襯衫:「剛洗的,給你當睡衣」

「嗯,我等會兒睏了就去睡」金明洙盤腿坐在沙發上,打算玩小鱷魚洗澡。

李總打開電腦,特別特別心猿意馬!

十分鐘之後,金明洙還在玩遊戲,看上去很精神!於是李成烈叫他:「不睏的話,過來幫我校一下數據吧」

「什麼呀?」金明洙關掉手機,乖乖跑到他身邊。

「你來念這行數字,我和報表上對一對」李成烈把他拉到自己腿上:「弄完我們就去睡」

「這個?好!」金明洙很認真:「我開始念了」

「開始吧」李總拿過一邊的手寫文件。

數字很長也很枯燥,念了不到兩分鐘,金明洙就開始睏,然後就成功的——念錯行了。

「呀!」他很內疚的睜大眼睛:「怎麼辦」

「罰你給我親一下」李成烈失笑,把文件丟回桌上。

「再來一次」金明洙感腳自己應該只會出一次失誤。

但是李成烈不給他機會,直接抓住人親了上去。

「唔.....」這個吻來的猝不及防,金明洙有點懵!等他反應過來的時候,李成烈的手已經伸到了他的衣服裡,正在胸前很溫柔的撫摸!

「不要了」金明洙臉紅抗議。

「乖,聽話」李成烈解開他的皮帶。

「我們先回去啊!」金明洙捉急。

「放心,這裡沒人來」李成烈呼吸聲變粗,強制拉下他的牛仔褲拉鏈。

「這是在公司!」金明洙不敢大聲說話,只好一邊扭動一邊拒絕他。

感受到媳婦兒肉嘟嘟的屁股在自己腿上蹭來蹭去,李總瞬間就狼變了,他把人放到寬大的辦公桌上,直接扒了褲子!

「呀!」金明洙驚呼:「我睡在了鼠標上!」

.....

李總把鼠標丟到了一邊。

「不要在這裡行不行?」金明洙可憐兮兮的坐在桌子上,辦公室H什麼的,這太重口了啊!

「不行」李成烈捏起他的下巴,重重吮吻了一下那可愛的唇瓣,順便狂野的撕開了他的襯衫!

沒錯,李總他就是用撕的!

金明洙感覺自己即將崩潰了!自己全身上下只穿一條內褲,坐在冰冷的桌子上!這樣真的可以嗎!

只穿著一條內褲什麼的太淫|蕩了啊!小宅男在心裡哭訴!

然後在下一秒,唯一的內褲也被BOSS•李沒收了!

「我們回家啊」金明洙還在徒勞•帶著哭腔•淚眼迷茫•驚慌失措的抗議!

但是顯然抗議無效,李成烈打開他的雙腿,直接埋頭在了腿間。

「啊!!」金明洙被震驚了!

這分明就是自己小說裡寫過的情節嗚嗚嗚嗚嗚現世報什麼的果然好可怕啊!!

辦公桌很冷也很硬,躺在上面一點也不舒服。可是那裡卻好舒服啊.....身體是誠實的,片刻之後,金明洙呼吸開始變得急促,腰肢無意識的擡高迎合他,連腳趾頭也緊緊蜷在一起。

感受到他身體的變化,李總感腳很給力!於是他加快了頻率,終於成功滴讓媳婦兒呻吟了出來!

辦公室的隔音效果很好,因為這是弟弟親手設計的!他當時就預感到了,他哥一定會有這種需要!

「嗯.....不要了啊.....」在攀上一個小高峰後,金明洙無力的癱在桌子上,淚眼朦朧的祈求他。

李成烈把他的身體往前拖了一下,分開雙腿折向他胸前:「乖,自己抱住」

「不要做」金明洙眼眶通紅,在家不可以嗎?

「聽話!」李成烈拍拍他的屁股,巴掌有些重,清脆的聲音傳來,金明洙羞憤欲死的閉上眼睛!

然後.....那裡就傳來了異樣的感覺。

先是冰冷的液體,然後就是.....手指?!

金明洙無神的睜著眼睛,看天花板上的吊燈,開始幻想它會突然變成UFO,然後從裡面衝出來一群哥斯拉,把自己搶走.....

再或者辦公桌突然裂開,把自己掉下去也好啊.....

本來想靠著胡思亂想來轉移注意力,身體卻敏感的開始發燙,連那裡也開始難受,心裡慢慢湧上一絲一縷的期待,最終匯聚成海。

雖然從未經歷過這種事情,但是畢竟也是寫過H文的人啊,金明洙在極端空虛中,想起了夾血帶淚的兩個大字——春藥。

太卑鄙了啊!小宅男迎風流淚!

看著媳婦兒泛上可愛粉色的身體,李總心裡早就羊駝奔騰!但是他還是忍著沒動,因為金聖圭那個淫魔在醫院的時候,告訴他一定要等五分鐘!

於是他好強壓住**,一邊讓草泥馬在心裡狂奔一陣子,一邊低頭細細親吻他可愛的身體。

「不要再親了」金明洙哭得很可憐。其實這句話想表達的意思就是——我們來做下一步啊!

雖然很不矜持,可是真的真的很想要他。

「乖,再忍一下」李總溫柔的愛撫他。

金明洙哭的更慘烈了,再忍一下什麼的,聽上去簡直就是個飢渴寂寞小0號,各種迫不及待!但是事實真的不是這樣,自己是很自愛很自愛的呀!

「心都要被你哭化了」李總的情話很老土,不過這並不影響效果。

金明洙抱住他的脖子,可憐兮兮的看他。

「想要呀?」李總擦掉他的眼淚。

「.....嗯」金明洙雖然很想沉默,但是還是很銷魂滴回答了他一下。

嗚嗚嗚剛才那個聲音才不是自己發出來的呢!

李成烈感腳自己也快把持不住了!他低頭親了親那柔軟的嘴巴,然後就站直了身體。

手指被撤離,然後.....

「疼!」金明洙眉頭皺起來。

「忍一下,很快就不疼了」李成烈很耐心很耐心。

「嗯」果然就算是在這種時候,乖巧受也還是很乖巧啊.....

漫長的煎熬之後,痛楚終於被另一種感覺所取代。金明洙動了一下腰,輕輕拽了一下他的袖子。

「不疼了?」李成烈眼底有溫柔的笑意。

金明洙臉紅側過頭,原本想不要理他,卻正好看到另一邊的電腦屏幕——是自己剛進公司時候上交的證件照。

屏幕很大,所以那張照片也很大。

被自己盯著H什麼的.....金明洙感腳還是看天花板比較好,於是迅速把腦袋轉回來!

看著他孩子氣的舉動,李成烈俯身,重重吻住他的唇瓣。

心裡的感情積攢太多,此時都急切的想全部發泄出來,李成烈固定住他的腰肢,強迫他和自己保持一個頻率。

金明洙從來不知道,原來身體裡有那麼多未知的開關,只要被輕輕觸碰,就像是到了另一個世界。

還是說這一切,其實都只是因為那個人是他?

幸福太多,反而有點想哭。

說不清過了多久,辦公室裡終於恢復平靜。金明洙失神的躺在桌子上,雙腿都快要合不攏,手裡攥著一張破碎皺巴巴的文件——那是剛剛在高潮的時候,無意識隨便抓的!

李成烈看著紙上那枚扭曲的公司印章,心裡突然就湧起不詳的預感.....

李成烈小心翼翼的把那張破紙抽出來.....我嘞個擦還真的是啊。

他頓時有點哭笑不得,但是這種時候顯然還是媳婦兒比較重要!!於是李成烈彎腰把金明洙從桌子上抱起來,放到了隔壁休息室的小床上,又用熱毛巾幫他擦了擦,最後塞進軟軟的被窩裡!

「乖,好好睡吧」李成烈親親他的臉頰,語氣很溫柔很溫柔。

「你呢?」金明洙嗓子有點啞,大半張臉都縮在被子裡,只留下一對眼睛在外面。

「床太小,兩個人擠你會不舒服」李成烈把被子拉下來一點:「我就在外面沙發,有事叫我」

「嗯」金明洙點點頭,覺得實在是很累很累啊,連眼皮都沉沉的.....

守著自己可愛的媳婦兒睡著後,李總輕手輕腳退出休息室,開始研究那一堆.....破紙!

一本藍色的文件夾攤開在桌上,裡面的文件除了被他媳婦撓的亂七八雜,甚至還濺上了部分.....那個啥,連某些字跡都暈開。

我嘞個擦,這也太淫蕩了啊!李成烈趕緊抽出一張紙巾擦乾淨,又把那堆破紙集中起來,一點一點慢慢拼湊,感腳自己儼然就是一個修補匠!

這些文件是律師昨天送來的資料,全部都是有關於對手公司蓄意竊取李氏商業機密,擾亂市場秩序的證據,大部分都是絕版。律師送來的時候千叮嚀萬囑咐,千萬不要落入他人手!但是因為李總的辦公室一直就是密碼鎖,所以他也沒有把資料放進保險箱.....於是事情就這麼發生了!

真是紅顏禍水啊.....李總一邊拼接一邊感慨。桌上有那麼多文件夾媳婦兒都不撓,偏偏撓這本命根子,還撓的這麼慘烈,這場官司價值幾百近千萬吶!!相比來說,小說裡那些為了討好女主,刻意包機去黃金島度假,然後在總統套房一夜**什麼的真是弱爆了!自己的媳婦兒只是小手輕輕一撓,就特麼給自己撓出去一棟豪華大別墅!

把皺巴巴的文件碎片小心翼翼裝進文件袋裡,李成烈苦惱的揉揉眉頭,只有明天再請律師過來,看看這些玩意兒還能不能繼續作有效證物了。

牆上掛鐘簡短的報了一下時,李成烈擡頭看看時間,發現已經快淩晨四點,但是他依舊是睡意全無,忍不住就又回了媳婦兒的床邊。

金明洙睡相很乖巧,大概是那裡還不舒服,所以整個人都趴在床上,睡的很沉很沉。

真的好喜歡這樣的他啊.....李成烈嘴角上揚,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他。關於沈軒的那段過去,自己大概永遠也不會告訴他吧。現在這樣已經很好很好,又何必再用那麼慘烈的過去去刺激他?而那缺失的十幾年家庭溫暖,自己也會在餘下的日子裡,全部加倍補給他。

屋外下起沙沙秋雨,窗縫裡有秋風襲入。金明洙大概是感覺到了寒意,皺眉往小縮了縮,伸手抓住了身邊人的衣袖。

李成烈往窗口側了側身體,替他擋住了那一絲若有似無的涼意。

公司九點半上班,第二天清晨,李成烈在九點二十的時候把他叫了起來。

「難受」金明洙臉頰有點紅。

李成烈伸手試了試,感腳媳婦兒有點發燒。

也是啊.....那麼冷的辦公桌!李總頓覺自己很禽獸!

「我送你回家休息」李成烈把他扶起來,衣服穿到一半才發現他的襯衫已經在昨晚被撕壞了!.....質量真差啊!李總默默推卸了一下責任,然後勉強套了一件自己的衣服給他。雖然不怎麼不合適.....更確切的說法是雖然一點都不合適,但特麼從私人電梯直接下到停車場,應該也不會有人發現吧!

生平第一次,李總感腳在自己公司裡也很心虛!才抱著媳婦兒剛站起來,突然就響起了一陣敲門聲!

我擦!李成烈被嚇了一跳,差點把手裡的媳婦兒丟出去!但是還好他hold住了!

「誰啊?」李成烈壓抑的咆哮,決定要把這廝找機會炒掉!

「李總是我,今天的《粉紅八卦報》有一些報導,現在門口已經聚集了一大堆記者,您最好能及時處理一下」秘書的聲音很捉急。

特麼又出了什麼幺蛾子啊!李成烈心裡冒火,只好暫時把金明洙放回床上:「乖,等我一下」

「嗯」金明洙很乖巧的點頭:「你去工作吧」

麻痹媳婦兒好萌啊!李總真的很想立刻抱著他飛奔醫院,但是特麼記者守在門口啊!!!!他只好先撥內線讓姜大衛過來,再掩上休息室的門坐回桌後:「進來吧」

秘書拿著幾張報紙進來,雖然穿高跟鞋,但還是走的很快!可見她有多捉急!身後跟著同樣捉急的廣告部總監。

生平第一次上八卦版的李總被題目驚到了《李氏企業少當家竟然是GAY?》——震撼戀情浮出水面,李老太爺開明豁達!而配圖赫然是在別墅區的公園裡,自己的爹推著輪椅媳婦兒散步的場景!

報導內容與題目相差無幾,只是做了更詳細的闡述,除了隱去金明洙的真實姓名外,其餘能寫到的都寫了,甚至還特麼意淫出了許多戀愛情節!文章還特意提到了李爸爸和該男子相談甚歡,情同父子,顯然已經默認了這段戀情!

「到底怎麼回事?」李成烈臉色很陰。自己並沒有刻意隱瞞性向,和明洙的關係在公司裡也一直就有傳聞,現在卻突然被媒體拿去炒,顯然是有人有意為之。

「前段時間這家報紙派業務經理來賣廣告,我們覺得太低端所以沒有投。後來他又來過幾次,都被保安直接打發走了,估計是蓄意報復」廣告總監有些忐忑。

「門口有多少記者?」李成烈問。

「十幾個吧,本地主要媒體都來了,除了財經版還有娛樂版,再加幾個網站」秘書回答。

「打發回去,告訴他們後天我會開記者會」李成烈道。

「可我覺得這件事沒必要鬧大」廣告總監小心翼翼道:「其實媒體和我們都很熟,只要封足夠多的車馬費,再請一些水軍,輿論很快就會扭轉過來」

「我有分寸,去吧」李成烈揮揮手:「叫大衛進來」

李成烈在全公司是出了名的固執,秘書和廣告總監只好告辭。一直守在門口的姜大衛也聽說了這件事,不過他擔心更多的是金明洙。

「上班有沒有開車?」李成烈問。

「有」姜大衛走進辦公室,順手關上門。

「明洙在裡面,他生病發燒了」李成烈站起來:「幫我把他送回家吧」

「.....好的」姜組長在心裡感慨了一下辦公室那個啥啊,好重口!

在姜大衛去停車場之前,李成烈先開著自己的車出了公司。媒體的人固然都很熟,但是難免會有人居心叵測,要是被他們看到昏沉沉的金明洙,不知道又會出什麼驚悚的報導!

十分鐘後,姜大衛不起眼的黑色小車才開出公司,繞彎後朝李家開去!

金明洙穿著李成烈的大外套,坐在車上很痛苦。

頭好疼啊那裡更疼!

李爸爸和李成鍾也看到了報紙,他們一邊感慨媒體什麼的怎麼能這麼不給面子呢巴拉巴拉,一邊捉急的等金明洙回來!門鈴聲剛響半聲弟弟就“嗖”的衝了過去!

「我回來了」金明洙臉色很蒼白。

李成鍾趕緊扶住他嫂子,在心裡斥責了一下他的禽獸哥哥。李爸爸也一瘸一拐的走過來,對姜大衛表示了一下感謝!

「我先回去上班了」姜組長告辭後回到車裡,感腳自己真的很像FBI!穿越到特工電影裡,護送娘娘回到城堡什麼的.....

金明洙顯然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喝完藥後就又繼續睡著。弟弟和他爹在客廳裡摸出報紙,繼續看報導!

「這記者一定是嫂子的讀者」弟弟一邊嗑瓜子一邊分析:「如果把主人公變成妹子,活活就是一段總裁和草根女主的故事啊!!」

「這家報紙早期叫《每日一星聞》,幾十年前就報導過我和艷星瑪麗蓮•賽夢露的八卦!」爸爸怒:「沒想到過了這麼久,他們又盯上了我的兒子!簡直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所以你要去找他們拼命?」弟弟興奮的看著他爹!

「你好像很希望你老子再爆點新聞出來?」李爸爸瞪他的小兒子!!

「.....」人家只是想看熱鬧而已啊!弟弟委屈的想。

「文字記者也就算了,這個攝影記者簡直就應該被逮捕!」李爸爸點了點那張圖:「居然把我拍的像個殘疾人!」

「你當時本來就是殘疾人」弟弟嘟囔。

「你敢頂嘴!」李爸爸大怒:「你是我兒子還是這個攝影記者茍三毛的兒子?」

「當然是你」弟弟感腳茍成鍾實在是太難聽了,而且還很猥瑣!所以他堅定的選擇了他親爹!

「這還差不多」爸爸把手裡的堅果丟回盤子:「走,上網看一下大家有什麼反應」

弟弟扶著他爹緩慢上樓,心想臥槽他爹果然好啊.....

雖然李總裁年輕英俊,但他畢竟不是娛樂明星,新聞爆出來的時候又是早上,所以網絡上討論的人不算多,偶爾有幾個零星提及,也很快就沉了下去。

「根本就沒什麼大事嘛」弟弟鬆了口氣。

「大海之所風平浪靜,是由於它在孕育更大的風浪」李爸爸說了一句像詩歌一樣充滿哲理的話!

弟弟成功的打了個呵欠。

.....擦!李爸爸覺得小兒子特別煩!

由於要處理被金明洙抓壞的文件,還要處理今天的爆點八卦,所以這天李成烈回家不算早,甚至連晚餐都是在公司吃的盒飯。

「哥你回來啦!」弟弟正和他爹在看電視。

「明洙呢?」李總開口就問他媳婦兒!

「樓上臥室,放心吧,他還不知道報紙的事。早上找醫生看過,打了吊針吃了藥,下午又被爸纏著下了會跳棋,估計現在已經快睡了」弟弟很乖巧滴報告。

李總上樓打開門,就看到金明洙正趴在床上看書。

「你回來了」聽到動靜後,金明洙扭頭看他。

「怎麼不休息?」李成烈蹲在床邊,親了一下他的額頭。

畢竟兩人昨晚才剛剛親密過,金明洙還是感腳不好意思,耳朵有點紅!

「早上成鍾打電話說你發高燒,我都沒有趕回來」李成烈看著他:「生不生氣?」

「才不會」金明洙失笑:「我又不是十五六歲的小姑娘」

「乖」李成烈把書拿走,幫他放好枕頭:「休息吧,我陪著你」

「好早,才九點多」金明洙看看掛鐘——他滴手機被弟弟沒收了,官方理由是怕他玩遊戲不睡覺,實際上弟弟是害怕他嫂子會上網看到八卦!

「發燒就是要多喝水多睡覺」李成烈和衣躺在他身邊,輕輕把人摟進懷裡。

兩個人之間的氣場,好像和之前不一樣了啊。金明洙傻乎乎的想,原來做過那種事情之後,真的會變的更加更加親密!鼻尖傳來的香水味道很好聞,再加上感冒藥裡的安眠成分,沒過多久,他果然就又睡了過去。

李成烈吻吻他的臉頰,起身去了客廳。

「你打算怎麼辦?」弟弟撲上來問他哥。

「什麼怎麼辦?」哥哥坐在沙發上,隨手掰開一個開心果。

「這個報導啊,明擺著是要整你,不會就這麼認了吧?」弟弟瞪大眼睛。

李成烈笑笑,沒有說話。

「如果你不知道該怎麼辦,我可以教你一些方法」李爸爸很威嚴。

「今天他們的主編已經約過我,開口就要簽三年全版硬廣,被我堵回去了」李成烈倒水。

「魯莽!」李爸爸指責他。

「然後那位主編就跟我普及了一下,李老爺年輕時是如何處理他的緋聞事件」李成烈似笑非笑看著他爹:「好大一筆錢,怪不得當年我媽一直在納悶」

「那有什麼辦法,她寧可相信報紙也不相信我,我只有破財免災,把報紙壓下去」李爸爸被他兒子看的很不爽。

「這種下三流的媒體,別想威脅我」李成烈不屑。

「那你打算怎麼做?」李爸爸問。

「承認啊,本來就是事實,為什麼不承認?」李成烈很無所謂。

弟弟崇拜的看著他哥,麻痹好帥啊!

「承認?」李爸爸有些頭疼:「明明就可以壓下去,你又不是娛樂明星,為什麼要用這些八卦來炒自己」

「我和你當年不一樣」李成烈坐在他爹身邊:「當年你本來就沒出事,是這家報紙無中生有想訛財,所以壓下去很簡單;但現在我是真的和明洙在一起,隱瞞過這次難保還會有下次。總不能一輩子都偷偷摸摸,還不如趁這次認了,省的以後再出事」

「說得好」弟弟拼命鼓掌。

「你給老子安靜一點!」李爸爸被他吵的心煩!

「放心吧」李成烈替他爹捏肩膀。

「如果他們抓住你的性向不放,會不會對公司造成影響?」李爸爸皺眉。

弟弟托腮嘆氣:「爸你果然是.....僅限於表面」那家報紙也就是實在找不到掐點,才會黔驢技窮的炒一炒性向之類的東西!現在連娛樂明星都敢出軌,更何況是普通人?

「什麼意思?」李爸爸瞪他。

「你知不知道,在哥的小說網站裡,最火是什麼版?」弟弟問。

「言情?」爸爸回憶起了自己年輕時看過的小說。

「錯!是**!」弟弟堅定的回答!

擦!爸爸在心裡豎了一下Q版中指,因為他不知道**是個啥!但是又不好意思問!

為了給他爹安心,弟弟在電腦上調出導航網站,遞到他爹面前:「隨便點一個論壇」

「幹什麼?」雖然爸爸有些疑惑,不過還是隨手點了一個。

弟弟註冊後登陸發帖——勁爆!我們的總裁好像和他的男性小秘書在一起了啊啊啊啊!躺平打滾中!

.....

哥哥無語的去喝水。

「你猜大家會怎麼回?」弟弟問他爹。

爸爸感腳無非就是一些斥責之類。

然後弟弟就刷新了一下頁面。

——臥槽!求下面!沒有下面的樓主不是好樓主!

——這種帖子煩死了,我們公司的老總是個五十歲的禿頭姐完全YY不起來啊嚶嚶嚶嚶!

——總裁和助理什麼的最喜歡了!

——求照片!求公司名!求招聘!求直播JQ!

.....

爸爸森森感腳自己老了。

弟弟繼續輸入——我們的總裁真的很年輕英俊啊!小秘書什麼的最萌了,軟糯糯的像小兔嘰!每天都好乖好乖的坐在辦公室,穿著毛乎乎的拖鞋吃零食!一點都不吵!等總裁下班後帶他一起回家。

爸爸瞪大眼睛,臥槽這種描述好科幻啊!而且哪有這樣的秘書啊!還穿拖鞋吃零食!明顯弱智啊!這下一定會有人說弟弟胡編亂造!

——嗷嗷嗷嗷捧心倒地!這麼萌真的可以嗎!

——求捏秘書小臉!

——求捏臉+10086!

——樓主就是來炫耀的!求版主封IP啊!拖出去鞭屍!

.....

爸爸扶額,瞬間蒼老幾十歲。

「所以說,根本就不會有事」弟弟把電腦塞給他爹:「不然你現在搜一下我哥的名字?」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育珊 的頭像
育珊

烈洙귀엽다-育珊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