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五快下班滴時候,公司院子裡扯起一條大紅橫幅,迎接度假歸來的同事們!

為了凸顯“度假什麼的我們才不羨慕呢”這種偉大情操,姜組長特意在百忙之中抽空,率領著一群苦逼臉的組員們在院子裡列隊歡迎洛薇雅和南優鉉!

但是直到大巴上的人散盡,他們也只接到了洛薇雅。姜組長很納悶:「優鉉呢?」

洛薇雅羨慕嫉妒恨的往外指了指,一輛黑色大吉普正緩緩開進院子,分明就是邪魅總監金聖圭的座駕!

大家不約而同發出一片嘖嘖之聲,世風日下啊!公然秀恩愛什麼的最討厭了最!討!厭!了!

「還暈車嗎?」金聖圭把車停好,問副駕上的南優鉉。

「暈」南優鉉果斷點頭!萬一說不暈又被他壓倒了怎麼辦!嚶嚶嚶禽獸什麼的真的好可怕啊!

「那別回公司了,我送你回家吧」金聖圭親親他的額頭:「早點休息」

「你你你還是放我下去吧,我還要回辦公室收拾東西」南優鉉欲哭無淚,自己為什麼這麼命苦!明明在大巴車上坐的好好的,卻被他強行揪下來,眾目睽睽丟死人了啊.....

「那我陪你下去」金聖圭把車熄火。

「不,不用了吧!」南優鉉結結巴巴:「那個,我今晚說不定還要和同事聚餐啊!」

話音剛落,陶樂樂就歡樂的奔過來敲車窗:「優鉉哥我們一起出去唱歌啦,就不等你了你早點和金總監回去休息吧!再見!」

「我我我為什麼要和他一起回家休息啊?」看著他飛速跑掉的背影,南優鉉簡直要淚流滿面。他拉開車門就想跟著溜,我也是粉紅萌萌水晶心遊戲組的一員我也想去唱歌啊嚶!

「你的同事都說了,讓你好好跟我休息」金聖圭一把摟過他滴小蠻腰,順手反鎖了車門。

「救命啊!」南優鉉驚慌過度條件反射,扯著嗓子開始尖叫。

聽到的同事紛紛淚光盈盈,大白天的就在車裡玩這種重口味的綁架遊戲,真的可以嗎!太沒下限了呀!

於是妖孽就看到他的同事們一邊說笑,一邊嗑瓜子的出了門,完全無視自己的呼救!

麻痹這是什麼同事啊!南優鉉驚呆了!居然見死不救!簡直就是泯滅天良!

金總監笑的胃疼,油門一轟發動了車子。

「我不要回家!」南優鉉鼓起勇氣抗議!

出乎他的意料,金總監居然很爽快的點頭:「好,不回你家」

「真的?」南優鉉一喜:「那那那快放我下去!」

金聖圭方向盤一打,車子直接上了高速!

「喂!」南優鉉急了:「你要帶我去哪裡?」

「聽你的,不去你家」金總監嘴角一揚:「所以只好去我家」

「你家?」南優鉉瞬間就崩潰了!連臉色都變白!腦海裡自動腦補出一座陰森的城堡,門前幾棵枯樹,上面停著烏鴉和蝙蝠!然後破舊的石門推開後,裡面一定全部都是各種沾滿血跡和淚水的SM用品,說不定還有白髮管家捧著皮鞭,單膝跪地說親愛的主人,今天就由我來替你調教這個美貌而又剛烈的0號吧!

啊啊啊我擦.....南優鉉被自己的想象嚇尿了!他哭著抓住金聖圭:「求求你,放過我吧!」

「別鬧」金聖圭皺眉:「這是在高速!」

嚶嚶嚶!南優鉉糾結的放開手,淒慘而又絕望的看向窗外,覺得自己真是紅顏薄命.....

「你到底在怕什麼?」金聖圭實在是理解不能。

「我身體一直就不好,容易胃疼,還容易昏倒」南優鉉向敵人打悲情牌,試圖博取對方同情。

「有空帶你去看醫生,喝幾幅中藥調理一下」金聖圭顯然沒有意會到他的深刻含義!

「我皮膚也不好,容易留疤」南優鉉繼續可憐羸弱!心想這樣的話,他他他應該就不會喪心病狂的虐待自己了吧!

「是嗎?」金聖圭樂了:「回去試試」

試試?居然特麼說出了反效果!南優鉉頓時五雷轟頂,風中淩亂的呆在了座椅上!怎麼辦,這淫魔一定會把自己捆在桌子上,用細細的皮鞭殘忍的抽打自己!

「你不要打我啊!」南優鉉聲嘶力竭。

金總監手一抖,詫異的瞄了他一眼:「我打你幹什麼?」

因為你是個變態啊!南優鉉在心裡嬌弱咆哮,但是他不敢說出來,只好抱著紙巾盒哭的哽咽不已!

金聖圭完全不理解他到底在想什麼,不過這妖孽哭的實在太搞笑,不逗一下都對不起自己!

於是他下高速後,把車停在了一個角落裡。

「你你你要幹什麼?」妖孽警覺萬分的縮到角落。

金聖圭二話不說,把人拖過來狂吻了一番!

救救救命啊!南優鉉淚流滿面的在心裡尖叫,卻無論如何也推不開,暈暈乎乎間只聽到一陣金屬響,然後.....皮帶就被解開了啊!

「你這個禽獸!」南優鉉哭的幾欲昏厥!

「都怪你不好,哭的那麼撩人」金聖圭放平座椅,在他脖頸啃咬。

「嚶嚶嚶!」命根子被人握在手裡,南優鉉動都不敢動一下。

金聖圭強忍著笑,再次堵住他的嘴唇,再讓這個妖精發出這種聲音,自己大概會直接笑場。

「求求你,別再欺負我了」南優鉉眼睛像小核桃,可憐巴巴的求饒。

大概是他的表情實在太驚慌,金聖圭心軟了,他停下動作,低頭親親他的鼻尖:「傻瓜」

南優鉉委屈的癟嘴,還在一抽一抽!

「我對你是認真的」金聖圭在他耳邊低語,語調深情又溫柔:「我們試一試,好不好?」

必須不好啊啊啊!傻子才會相信!南優鉉推開他坐起來,臉色蒼白的說:「你放我下車吧」

金聖圭看了他幾秒,像是沒料到他居然會這麼毫不猶豫的拒絕,麻痹剛才連自己都被感動了啊!他怎麼一點反應都沒有?!

「我真的很怕你」南優鉉不敢看他。

「真不打算給我機會?」金聖圭皺眉,語氣變得有些冷。

南優鉉低著頭,默認。

被同一個人拒絕兩次,再堅持下去未免太丟人.....金聖圭表情有些自嘲,伸手按下了車門解鈕:「去吧」

南優鉉拉開車門,頭也不回的跑了下去。

這下子,大概真的甩開了吧.....

當天晚上,且不論南優鉉睡的好不好,反正金聖圭是悲劇的失眠了!十點上床,直到午夜還在輾轉反側,閉眼就想起妖孽那張臉,正在可憐巴巴的說你放過我吧。

擦!金總監用力翻了個身,自己白天怎麼就把他放走了呢!根本就應該狠狠幹死他才對,看他還敢說分手!

.....

其實也算不上分手吧,嚴格意義來講,完全是他自己太倒霉,撞到了自己手裡,然後被死纏不放。這點自知之明,金總監還是有的。

又過了半個小時,他終於暴躁的坐了起來,打開手機想找幾個舊情人,名單一個個按下去,卻沒有一個感興趣。

難道真是嘗過大魚大肉之後,就再也咽不下青菜豆腐?金總監有些想罵娘,比那妖孽會討自己歡心的人多得是,怎麼就成青菜了,簡直見了鬼!

總歸在家也是煩躁,金聖圭索性一個電話,把李成烈叫了出來!

「這麼晚了,你搞什麼鬼?」坐在酒吧裡,李成烈不滿的抱怨:「就算明天是周末,我也還是有很多工作要做!」

「是兄弟就閉嘴!」金聖圭自顧自的喝酒。

「你叫我來,難道不是為了聊天?」李成烈把酒杯搶過來:「先說好,如果你打算喝悶酒,完全可以一個人獨立完成!」

「我不是叫你來聊天,是叫你來買單」金聖圭顯然已經喝了不少,說話有點含糊。

「我為什麼要給你買單?」李成烈瞪大眼睛:「我又不是你爹!」

「你們公司的南優鉉,真是個妖精!」金聖圭拍桌子!不過幸好空間相對獨立,沒外人看見。

「你們分手了?」李成烈問的很直白!

特麼要是真分手也就好了,根本就是他單方面甩了自己啊!更可悲的是,自己這次似乎認真了.....金聖圭頭疼欲裂,搖晃晃去中央的台子上打沙袋!

「聖圭今天怎麼了?」酒吧老闆端著果盤過來,很詫異的問。

「大概是失戀了」李成烈很沒有同情心的吃東西:「咦,你這芒果不錯,給我打包十個」

「喂!」老闆無語:「堂堂集團總裁來我這小酒吧敲詐芒果,過分了吧!」

「挺甜的,明洙一定喜歡」李成烈現在完全是媳婦兒控!深知媳婦兒一切喜好並且時刻惦記媳婦兒!

酒吧老闆無語,一邊去後廚拿芒果,一邊腹誹談戀愛什麼的果然好兇殘,連個大男人三更半夜不睡覺,一個狂打沙袋,一個勒索芒果,這種逆天的劇情啊.....

這天晚上,金聖圭醉的人事不省,李成烈很不仗義的拒絕帶他回家,直接丟給了酒吧老闆。回家後已經是清晨,一睡就是十二點。

「你錯過了嫂子做的藍莓派」弟弟遺憾的嘆氣。

「明洙呢?」李成烈一邊刷牙一邊問。

「去超市了,說要煮薑母鴨」弟弟乖巧滴看著他哥:「我就不打擾你們啦!」

「你要去哪?」哥哥警覺的看他!「去畫廊」弟弟羞澀滴拽拽衣邊:「我約了陸醫生來看名畫」

.....

看著他弟一臉淫蕩滴表情,哥哥無力嘆氣:「去吧去吧」真特麼弟大不中留!

由於弟弟的臨時缺席,導致薑母鴨做的有些多,李總貼心滴把鴨腿夾給媳婦兒:「多吃點」

「嗯」金明洙啃啃雞腿,擡頭看他:「那個,你昨晚半夜出去了啊」

「是啊,去喝酒」李成烈不以為意的回答。

「和誰啊?」金明洙一邊吃一邊問,把生薑當成鴨肉嚼,居然也沒覺察到辣!

可見有多緊張啊啊啊!其實他心跳的快崩潰了啊!

嗯?李總犀利的聽出弦外之音,於是故意模糊答案:「和幾個朋友」沒錯李總他就是這麼惡趣味!

「是哦?」金明洙低頭戳鴨腿:「幾個人啊?」

「七八個」李總嚴肅滴扯謊。

「幾個男的呀?」鴨腿已經被他戳成了渣!祈禱他千萬要回答自己“全部都是男的啊”之類!

李總差點笑噴出來,這問的也太迂回了吧!

「說呀」金明洙耳朵紅,但是還是很執拗的不肯放過他!

半夜三更,要是他和別的女人一起喝酒,自己就.....哭著回家!

面對著如此可愛的媳婦兒,李總簡直蕩漾的一比那啥!於是他腦袋打鐵的說:「除了我之外,沒男的啊」

.....

咣當一聲,金明洙把碗戳到了地上!

李總大吃一驚,逗逗他而已啊!怎麼反應這麼激烈!

而此時此刻金明洙已經完全崩潰了,他沉浸在自己的想象中無法自拔——滿臉口紅印的李成烈坐在燈光昏暗的包間沙發上,左右大腿各坐著一個豹紋黑絲女,手裡端著紅酒,一邊狂笑一邊往空中撒人民幣,豪氣萬丈的對前方鋼管舞女說「拿去吧這是總裁賞給你們的哈哈哈哈」.....之類!

這這這也太淫蕩了啊!金明洙悲憤的看著他!

「怎麼了?」李成烈被他看的心裡發毛。

本來金明洙想指控一下他的這種無恥行徑,但是他最終還是沒有說出口,因為他及時意識到自己好像沒什麼資格管他!可是心裡就是很不高興啊!甚至是狂怒!於是狂怒的小宅男很生氣的開口:「我我我等會要出去!」

「出去幹嘛?」李成烈問。

哼!金明洙特別沒底氣的挺起小胸膛:「我要去約會!」

.....

李成烈不知道自己該用什麼表情來面對這麼神奇的媳婦兒!

「我現在就走!」金明洙覺得自己有點想哭,於是他跳下椅子就往樓上跑。

然後,就被人從身後抱住了。

時間彷彿被靜止,一分鐘之後.....

「逗你玩的」李成烈收緊手臂,在他耳邊輕笑。

金明洙面紅耳赤大腦空白,自己剛才究竟在幹什麼啊啊啊!而現在這種又是什麼狀況啊啊啊?!

然後他就覺得臉頰一熱,像是.....被人親了一下。

親!了!一!下!

金明洙徹底石化了,他覺得自己的腦袋裡瞬間灌滿了水泥!

李成烈把他的身體轉過來,輕輕吻上他的額頭,然後.....直接跳到了嘴唇!本來按照設想應該眉毛眼睛鼻子臉頰一路溫柔的親過來,最後才是嘴唇!但是李總他特麼實在hold不住了,剛親完額頭就熱血沸騰,於是直接狂野的占有了媳婦兒可愛滴小嘴!

「唔.....」金明洙被他親的暈暈乎乎,意識完全脫離大腦,只剩下一個聲音在叫囂他他他居然在親自己!這種情節太跳脫了啊自己之前完全沒有預料過,所以說**大什麼的果然好邪魅啊!

你們懂的李總他已經飢渴好多年,所以這個吻來的纏綿而又瘋狂,最重要的是,時間特別特麼的長!麻痹媳婦兒的小嘴真的好軟好甜好萌啊!必須狠狠蹂躪一番!時間一分一秒過去,當他終於捨得鬆開時,兩個人已經不知不覺滾到了沙發上,姿勢特!別!不!和!諧!

金明洙還處在完全失神狀態!嘴唇很可憐的又紅又腫,眼睛也濕漉漉的,鼻頭通紅,臉色蒼白,傻乎乎的盯著李成烈,完全是一副剛被蹂躪過的樣子!

「傻了?」李成烈低頭,和他蹭蹭鼻子。

「我我.....你幹什麼啊?」金明洙異常沒出息,結結巴巴的開口,像一個受盡委屈的小媳婦兒!

「我們在一起吧」李總本來想深情款款的說“我愛你”,但是他其實也很緊張,所以嘴巴先於大腦發出聲音!不過幸好這次並沒有差的很離譜,這句話也很溫柔!

「我?」金明洙覺得自己被從天而降的五百萬砸中了頭,狂喜之中又帶著那麼一絲暈眩!

「嗯,你」李成烈看著他:「好不好?」

溫柔而又深情的總裁!這一切一定不是真的!金明洙深呼吸,覺得這一定是自己暗戀李成烈過頭,所以自動腦補出的場景!完全就是幻影!他狠狠掐了自己一把.....果然不疼啊!嗚嗚嗚好失望!

於是李成烈就看到他媳婦兒嘴一癟,哭了出來!

「別哭啊!」李總捉急了:「你掐我我都沒哭,你哭什麼?」

金明洙哽咽的看他:「我什麼時候掐你了?」

「就剛才啊!」李總給他看自己的手背——麻痹都紅裡泛紫了啊!掐的還真狠!

.....

所以掐錯人了?金明洙又陷入了石化!

「給你三秒時間拒絕,不搖頭就算是答應我了,一二三時間到,叫老公!」李成烈很滿意的看著他媳婦兒,名正言順的媳婦兒!

「我我我.....你別騙我」金明洙還是覺得這一切實在是太科幻了,就好像是在大馬路上看到了外星人。

「我不騙你」李成烈拉過他的手,在嘴邊親了一下:「我喜歡你很久了」

金明洙傻乎乎的看著他,喜歡很久了嗎?

恍恍惚惚間覺得.....好像是啊。雖然從未說出口,但那些微小的細節和關心,現在回憶起來,不是愛情,又是什麼?

於是他一邊哭一邊笑,使勁抱住他的脖子:「嗯,我也喜歡你,喜歡了很久很久!」

李成烈心裡柔軟的快要化開,摟緊自己懷裡的小木頭,不知道還能怎麼疼他。小時候一起辦家家,那個哭著不肯做新娘的小傻瓜,現在終於又回到了自己身邊,從童稚時期的朦朧好感到如今的心意相通,真的很好很好,好的不能再好。

墻上掛鐘滴答響,陽光暖暖灑進窗戶,溫柔包圍著沙發上緊緊相擁的兩個人。

過了一會兒,金明洙猶豫著開口:「我們能不能換個姿勢?」

.....

李總壓在他身上不動,這麼親密的時間,多停留一秒是一秒。

金明洙表情很痛苦:「你壓得我腰疼」

李總:.....

重新恢復正常坐姿的兩個人看了彼此一言,突然都覺得有些.....不好意思!

麻痹這不科學!作為一只呆萌的可愛受,金明洙害羞尚且可以理解,但是李總他作為一個精•英•攻,居然也跟著一起特麼害羞了,簡直就是總裁界的恥辱!

害羞的結果就是兩個人都坐在沙發上,看著前方沒有開的電視。

片刻之後,李總從桌上拿起一個橘子:「吃根香蕉吧」

金明洙結結巴巴:「飯,飯還沒吃完呢」

.....

於是餐桌上重新熱鬧了起來,兩人表面狼吞虎咽,內心神思飄忽,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吃什麼!臥槽這就是愛情的力量啊!

金明洙一邊吃一邊想,居然真的和他在一起了呀,美夢成真的感覺真好。↖(^ω^)↗!

李成烈一邊吃一邊想,臥槽表白過了擁抱過了親吻過了下一步那必須就是洞房花燭吃完飯立刻就抱著他去臥室好像有點太飢渴了不符合自己的氣質!擦!可是真的很想立刻欣賞媳婦兒可愛的小身體和害羞的小模樣肉嘟嘟的小屁股什麼的一定要狠狠撫摸才夠給力!

「你別再吃辣椒了」金明洙看的心驚膽戰:「那是四川的朝天椒啊,我配菜調味用的,你怎麼老是乾吃啊」

朝天椒?李總回神一看,我嘞個擦自己盤子裡什麼時候堆滿了朝天椒?!

然後他就趕腳自己的口腔整個燃燒了起來!額頭上的汗珠爭先恐後的湧出來!麻痹怎麼這麼辣啊剛才居然沒感覺到臥槽臥槽!

「快吃一口」金明洙把白飯拌上砂糖,遞給他一小碗。

李成烈辣的魂飛天外,絲毫形象也不顧忌的吞了一大口,咀嚼的兩邊腮幫子都鼓起來,像只屯食的大考拉!

一碗白飯吃下去之後,李總又喝了一瓶冰飲料,終於稍微減輕了一些灼熱感。李成烈叫苦不叠,面紅耳赤的坐在椅子上喘氣。

四川人民真是可怕啊!

「對不起,我不該放那麼多辣椒的」金明洙一邊幫他擦汗,一邊道歉。

「沒事沒事」雖然快被辣成了神經病,李總還是堅定的疼愛著自己的媳婦兒!特別特別溫柔。

「我再去給你泡一點薄荷茶」金明洙穿著小拖鞋跑進廚房,特別特別萌!

李總幸福萬分,就算朝天椒再邪惡,也無法打斷自己的美好人生!

於是這個下午,李成烈和金明洙膩膩歪歪,一起坐在地上看碟片,看美好的愛情片,都腳的特別特別滿足!

趁著媳婦兒去廁所工夫,哥哥給弟弟發簡訊——你今晚不準回家!

弟弟瞬間就淚奔了——為啥啊?

哥哥回覆——回來我就揍你!

弟弟淚流滿面,有個土匪哥哥,人生就是這麼淒惘!

「怎麼了?」陸醫生很溫柔的問弟弟。

「沒事」弟弟有點期盼的看著他:「你剛剛說.....今晚要加班?」

「嗯,臨時和同事調班」陸醫生點頭:「怎麼了?」

「那我能不能和你一起去醫院?」弟弟羞澀滴低下了頭。

「去醫院幹什麼?」陸展風失笑。

麻痹那當然是色誘你啊!弟弟特別小清新的胡扯:「我想試一下在醫院待一晚上,可不可以刺激我創作的靈感!」

陸醫生嘴角一揚:「好」

「真的?」弟弟心花怒放!惡魔醫生檢查身體小遊戲什麼的,自己一點都不期待啊!

於是這天晚上,哥哥弟弟兩個人都滿懷期待激動萬分,一起等待著深夜的降臨。

「該休息了」剛一過十點,哥哥就急不可耐的催促他媳婦兒。

「才十點啊」金明洙劈裡啪啦打字:「答應過讀者周末更新一萬字,我還沒寫完」

工作這麼認真做什麼!李總有一些淡淡的不愉悅,於是他一把扣上了媳婦兒的電腦屏幕:「以後不準熬夜工作!」

「呀!」金明洙大驚失色:「我我我還沒保存!」

「word會自動保存」李總安慰他。

「不行我要檢查!」金明洙重新打開電腦,按下開機鍵。

李總只好在一邊無語的等他。

灰色小電腦閃過windows開機經典畫面,然後.....藍屏了!

「啊!」金明洙驚呆了!

「.....」李成烈也很風中淩亂,這是什麼破電腦啊!

強制關機後再開機,電腦發出銷魂的滋滋聲,然後就有氣無力的自動關閉,似乎還隱隱散發出——焦糊味!

「都是你」金明洙欲哭無淚:「我我我都碼完九千多字還差最後幾百個字就能寫完你幹嘛要關我的電腦啊!」

臥槽媳婦兒生氣了!李總立刻瘋狂的幫他修電腦,剛開始還能勉強開機,到後來,連開機也開不了,小電腦蹲在桌子上,用黑乎乎的屏幕冷艷的鄙視著李總!

「好像.....真的壞了」李成烈很心虛的看想媳婦兒。

「九千字啊!」金明洙悲痛欲絕。

「我幫你給編輯請假!」李成烈抓過手機!

「不行,我都答應過讀者了」金明洙揉揉鼻子:「把你的電腦借我」

「你要幹什麼?」李總心裡湧上不祥的預兆!

「重新寫啊,趁著還沒忘掉情節」金明洙很堅持。

不是吧?李總覺得自己簡直就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他很誠懇的看著媳婦兒:「都快十一點了」你難道不想跟我一起去睡覺嗎!

「那也不行,熬夜也要寫出來的」金明洙催他:「快點快點!」

.....李總苦逼臉的把家裡的台式電腦打開,麻痹這種劇情不科學啊!

「你早點睡吧」金明洙打開文檔,開始十指翻飛的打字,劈裡啪啦鍵盤聲響成一片!

李成烈滿臉黑線,不甘心的做最後一次努力:「熬夜對身體不好,不如我們——」

「你不要說話!」金明洙很緊張的打斷他:「說多了我會忘情節!」

.....

李總愴然淚下,媳婦兒把自己搞到手之後就開始變的冷漠,這不科學!

雖然哥哥今晚的情況已經很臥槽,但是弟弟比起他哥來也好不了多少,這就叫一山還有一山高!陸展風的辦公室在醫院新區,只搬進來了一部分辦公室和病房,所以整棟樓都很冷清,再加上院長最近在號召節能,所以不必要的燈絕對不會開,導致四處都是陰測測!

不過幸好辦公室裡燈光充足,李成鍾坐在床邊,很認真的發呆.....其實只是看似發呆,實為擺姿勢!弟弟努力做出小清新的憂鬱表情,雙眼柔弱的看向窗外,像是在思考人生,又像是在緬懷過去,眉頭微皺,特別特別惹人憐愛。

陸展風坐在辦公桌前,一直在看又大又厚的解剖學!

擦.....弟弟在心裡不滿,麻痹怎麼也不看自己一眼呢!他不看自己還擺個什麼勁!於是弟弟微微的嘆息了一聲,來吸引他的注意力。

陸醫生完全沉醉在知識的海洋裡,對旁邊花癡過度的弟弟視若無睹!

李成鍾有點想淚流,他只好開口問:「你在看什麼呀?」

「人體構造」陸醫生喝了口水,還是沒擡頭。

弟弟更捉急了,你要了解人體構造我脫光給你看呀!翻來覆去看也沒有問題!看書有什麼意思,一點也不活色生香!

於是弟弟特別厚臉皮的說:「你覺得我的構造怎麼樣?」

「你的構造?」陸斬風一愣,擡頭看他。

「嗯」弟弟嬌羞低頭。

「那要做完手術才知道」陸醫生回答:「不過一般人的內臟分佈都不會相差很多」

.....

擦!誰問你內臟了啊我問的是身材啊身材!弟弟崩潰萬分!自己怎麼這麼倒霉呢!陸醫生怎麼能比自己的嫂子還呆呢!

陸展風低頭繼續看書,嘴角不易覺察的一揚。

李成鍾很受打擊的嘆氣,無聊的一比那啥!醫生檢查身體什麼的,確定不要來一發嗎.....真是好失落!

「陸醫生」從門裡進來一個女護士:「有車禍急診」

「我馬上去」陸展風站起來。

手術?弟弟有點鬱悶,那那自己要幹嘛?

「去玩電腦吧」陸展風匆匆拿起白大褂,和護士朝外走去。

這就走了啊。弟弟癟癟嘴,坐在他的位置點鼠標,唯一的遊戲是連連看,沒興趣!沒有電影沒有音樂,工作電腦什麼的果然最無聊了!咦!李成鍾突然眼睛一亮,因為他看到了一張陸醫生的證件照!

麻痹真的好帥啊!弟弟春心萌動,把圖片調到最大化,如癡如醉的欣賞了半天,最後發送到了自己的手機裡!決定晨昏定省,每日一親!

桌上陸展風的手機叮咚亮起來,弟弟好奇的好了一眼,只掃到顯示在最上方的簡訊提醒:陸展風你不要再偷偷摸摸去找她了!否則別.....

後面的字體被截斷,因為手機有密碼鎖,所以也有辦法看全,連提示也是一閃即逝,但是卻被弟弟記在了心裡!

不要再去偷偷摸摸找她,這句話是什麼意思?而且後面的三個字明顯有威脅的意思,這種情節,真的很容易出現在電視劇裡啊,而事情的起因,也往往是因為.....偷情?

一想到這種可能性,弟弟頓時頭暈目眩,坐在椅子上完全愣住。

不,不會吧,這種情節,實在太狗血了呀!

李成鍾安慰自己,這一定不是真的!

陸醫生那麼好那麼溫柔,才不會變成渣男呢!

弟弟委屈的癟癟嘴,覺得鼻子有點酸。

因為是一輛中巴車出了車禍,所以傷患很多,等到陸展風從手術台上下來已經是好幾個小時之後。回到辦公室時,弟弟躺在小床上睡的正香甜,還打著可愛的小呼嚕!

陸展風笑著搖搖頭,幫他蓋好被子後就去了隔壁辦公室,在同事的床上休息。

夜深人靜,弟弟恍恍惚惚就覺得自己被陸醫生溫柔的抱了起來,睜開眼睛後,剛好對上他深情滴眼神。

「你,你幹嘛這樣看著我呀.....」弟弟羞澀萬分。

「因為我深深的愛著你啊」陸醫生說話像念詩:「我愛冬雪的無瑕,也愛秋葉的震撼;我愛夏雨的綿綿,也愛春花的爛漫,但這一切加起來,也抵不過我愛你清新脫俗的容顏」

「.....我,我也愛你呀」弟弟臉頰通紅,用眼神暗示他我嘞個擦快點舌吻啊,我已經期盼很久了有沒有!!

於是陸醫生就真的特別善解人意,輕輕低下了頭,緩緩靠近他。

弟弟使勁嘟著章魚嘴準備迎接激動人心的纏綿,但是就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刻,一個邪惡的紅色觸手突然憑空出現,把陸醫生猛烈卷到了空中!

「老公!!」弟弟發出淒慘滴悲嚎!

「寶貝!」陸醫生神情痛苦,右手費力的向前伸,奄奄一息道:「不要管我,快.....走!擺脫這讓人煩惱的愛情,重回你單純的小世界!」

「不!君當作磐石,妾當作蒲葦,蒲葦韌如絲,磐石無轉移!」弟弟淚流滿面:「山無棱,天地合,乃敢與君絕!」

「哈哈哈哈你這個氣質高貴而又美貌癡情的小清新啊!」觸手突然發出邪惡的笑聲,變成了一個腰細腿長咪咪大的火辣美女姐姐!她穿著金屬短褲鉚釘長靴,在空中揮舞著皮鞭,尖叫道:「覺悟吧,可人兒!陸醫生是屬於我的!」

「不!」弟弟一臉剛毅:「我的愛在心口沸騰!澎湃不已,生死相契!你看那無邊星空,就是我寫給他的情書!」

「成鍾」陸醫生眉頭緊皺:「你,你還是走吧!」

「為什麼?」弟弟聲嘶力竭五雷轟頂:「你居然趕我走,不是說好要做彼此的天使嗎?」

「那是我騙你的!」陸醫生抱住觸手姐姐,正色道:「其實,她才是我的真愛啊!」

「不,這不是真的!」弟弟痛苦的捂住耳朵:「快閉嘴!」

觸手姐姐尖銳的大笑著,和陸醫生激烈擁吻,八只大觸手在背上快速旋轉,超音速旋轉出了一個平行次元的傳送門,然後弟弟就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心上人移動腳步,和她一起消失在了黑洞裡!

「不要!」弟弟失魂落魄的從床上坐起來,小心臟差點停止跳動!!

墻上掛鐘滴答,襯的房間裡愈發安靜。

原來是做夢啊.....弟弟鬆了口氣,抽出紙巾擦了擦冷汗,這夢也太離譜了啊啊啊!觸手怪什麼的好邪惡!時間才剛到淩晨四點,起床太早睡又再也睡不著,弟弟索性坐在桌邊畫畫,不得不說經過長時間的磨練,弟弟畫陸醫生的水平已經達到了大師級別,三兩筆就描出了一個特別英俊的輪廓!

畫臉已經這麼熟練了,什麼時候才能畫鳥呢?讓陸醫生脫光光給自己做人體模特什麼的,光是想想就已經激動的無法自拔啊.....如果真有這一天,自己一定會幸福死掉的!

李成鍾一邊出神的想,一邊在旁邊又畫了一個自己,然後用法語寫了一行特別特別惡俗的情話。

至於之前那半條簡訊,已經被弟弟自覺或是不自覺地,丟進了心裡最隱秘的角落裡。

筆尖繼續沙沙在紙上遊走,慢慢畫出玫瑰和小天使,李成鍾笑的很傻很傻,趴在桌上描背景花紋。

於是當陸展風第二天進辦公室時,就看到弟弟正趴在桌上,睡的流口水。

昨晚自己看他的時候,明明是在床上的啊。陸展風哭笑不得,上前想叫他起來,卻被桌上的素描吸引走視線。

抽出來一看,上面的人分別就是自己和他,手牽手坐在玫瑰叢裡,周圍滿是甜蜜的桃心。

忍不住就笑了出來。

「呃!」弟弟被驚醒,看清解釋後大窘,他站起來手足無措的解釋:「那個,是我亂畫的呵呵呵呵呵.....」

「這是什麼意思?」陸展風指著那行法語問。

「全世界無產階級只有聯合起來,才能獲得自身的解放!」弟弟扯淡速度奇快無比!

「是嗎?」陸展風嘴角一揚。

「嗯」弟弟一把搶過畫,心虛的揉成團裝進自己褲兜裡:「那個,我們去吃早餐吧好餓啊今天天氣不錯你們醫院花園挺好的早餐去吃鮑魚還是佛跳牆?」

陸展風失笑:「食堂豆腐腦」

「好!」弟弟猛烈的點頭,吃吃吃什麼都行啊只要把這件事快點忘掉!

清晨的職工食堂人很多,弟弟站在窗口前左看右看,感慨看到福利這麼好自己就放心啦最起碼英俊的陸醫生不會吃不飽肚子巴拉巴拉!感慨一番後終於買好餐點轉身,卻赫然看見陸展風正被七八個護士圍在中間,一起歡樂的吃早餐!

我嘞個擦!弟弟瞬間就石化了!一大早就上演護士制服什麼的,這也太重口了啊!自己作為一個純潔的小清新,根本就沒有實力打敗洶湧姐姐們!

弟弟摸了摸自己單薄的小胸膛,覺得愴然淚下,風中淩亂!

「抱歉,我朋友在那邊等我」陸展風心裡好笑,端著餐盤和她們告別。

護士順著他的視線看過去,就看到了弟弟,五官清秀的弟弟,一臉憂鬱的弟弟,氣質美少年的弟弟!

「啊!」大家捧頰尖叫:「是是是李成鍾啊,前段時間在藝術台做專訪的那個!」

弟弟虎軀一震,擡頭有些茫然,麻痹遇到粉絲了?!

護士姐姐們更加沸騰了,這種淒惘無助的眼神,真的真的好有藝術家的氣質啊!

於是陸醫生就被殘忍的拋棄了,大家紛紛衝上去,圍著弟弟求簽名求擁抱求合體.....合影!其實平心而論中間也沒幾個人對藝術感興趣,甚至連李成鍾是誰也不知道!但是這一切都架不住弟弟他長的貌美如花啊!氣質憂鬱小清新什麼的不要太美好!

李成鍾有點淡淡的喜悅,在心上人的眼光中被人追捧什麼的,虛榮心滿足的一比那啥!他一邊繼續做出憂鬱狀,一邊不斷用余光偷瞄陸醫生,就見他正坐在不遠處,微笑看著自己!

弟弟成功被電到了!他激動的無法自己,覺得護士姐姐們真是既胸大又美麗!於是在這場簽名會結束後,弟弟羞澀滴道謝,還氣質的鞠了一個躬!於是大家又紛紛稱讚,沒架子什麼的真是太萌了呀!

「人氣不錯哦,大明星」等弟弟回到桌邊時,陸展風逗他。

弟弟害羞萬分,低頭乖巧滴吃飯!麻痹知道我人氣不錯就快點追啊!遲些被外人追跑了怎麼辦!想想都替你捉急!

吃完早餐後,弟弟一個人回了家,開門後就見廚房裡一片狼藉,他哥正趴在地上跳來跳去!

「.....」弟弟站在廚房門口,表情特別複雜。

「快點幫老子抓鯰魚!」哥哥怒吼。

李成鍾脫力,揮手把他哥往外趕:「我來把我來吧,你出去!」

關鍵時刻,果然還是弟弟給力!哥哥狠狠拍了一下弟弟的背:「限你一個小時之內做好一頓大餐!」

.....

弟弟環視了一下廚房,打翻的油瓶,撒滿地的大米,案台上到處都是水,醬油瓶奇跡般的跑到了白糖罐裡,鍋裡有一堆不明焦糊物,水槽裡有青菜,地上有鯰魚.....於是他悲憤的深呼吸了一口氣:「打掃乾淨都要一個小時!更何況是做大餐!」

「哥相信你!」李總堅定的看著他弟,然後轉身跑去樓上看媳婦兒!

金明洙昨晚熬夜太久,所以到現在還在沉睡。李成烈激動難耐的推開門,就看到自己的媳婦兒正仰面躺在大床上,睡衣卷起來露出小肚皮,睡的特別萌!真是可愛萬分啊!李成烈實在控制不住自己的澎湃心情,低頭在他的白肚皮上親了一下!果然又軟又滑!李總心花怒放,又捏了捏媳婦兒的小屁股,咬了咬他的手指頭,就在他蠢蠢欲動,準備近距離觀賞一下媳婦兒的內褲樣式時,金明洙終於被折騰醒了!

迷迷糊糊剛一睜開眼,就看到有人正在專心致志拉自己的睡褲腰,於是他魂飛魄散飛起一腳,把色狼踹下了床!

李總猝不及防,差點摔成神經病,他忍住自己想咆哮的心,盡量微笑著站起來:「乖,起床啦」

金明洙把自己裹進被子裡,臉通紅心狂跳,剛剛剛才是什麼狀況啊!他怎麼能這樣呢!這也太飢渴了啊!大清早偷看自己那裡,這不科學!而且自己穿了一條很搞笑的黃鴨子內褲不不不知道有沒有被他看到啊.....

「小內褲很可愛哦,小鴨子吃小魚」李成烈實在忍不住要得瑟,自己連細節都看到了啊!他撲在被子上摟住害羞滴媳婦兒:「再給我看一下」

「做夢!」金明洙聲音悶悶的。

「自己的老公有什麼好害羞的!」李成烈把他的腦袋從被子裡扒出來,低頭親親可愛滴小嘴。

「我沒睡醒」金明洙又縮進被子裡。

「我陪你睡!」李總速度快如閃電,終於和媳婦兒擠進了一個溫暖的被窩裡!

「不要啊!」金明洙使勁推他!

臥槽這小聲音明顯就是在撒嬌!欲拒還迎求疼愛什麼的最戳萌點了!李成烈心花怒放,把他死死摟進懷裡,狠狠親吻了一番!

「不準親!」金明洙好不容易才推開,面紅耳赤的轉身不理他。

但是這顯然是一個極端錯誤的決定,因為他完全把可愛圓潤的小屁股留給了某淫魔!

李總不負眾望伸出淫欲之爪,準確無誤的捏住了媳婦兒的屁股!然後很下流滴揉了揉!

「呀!」金明洙欲哭無淚,掀開被子想跑,卻被他一把拽回了床上!

接下來就是一番豆腐與反豆腐的慘烈廝殺,弟弟在樓下都聽到了他嫂子的尖叫!於是忍不住連手都開始發抖,這這這太激烈了啊!自己還是清新的美少年啊!長此以往會不會被這種黃色汙濁的空氣所玷汙啊.....真是好憂心!

十幾分鐘後,這場激戰終於結束,金明洙衣衫不整氣喘籲籲,很悲憤的看著李成烈:「以後不許再這樣!」

李總心滿意足攤在床上晾肚皮,豆腐什麼的不要太美好!不僅摸到了小屁股,還親到了小胸膛!肚皮什麼的必須有,連腳丫子也被自己狠狠淫虐了一番!

除了最後一步之外,其餘貌似也差不多了啊!李總看著媳婦兒脖子和身上的吻痕,覺得社會主義真是形勢一片大好!

「去吃早餐吧?」李成烈蕩漾的邀請他!

「才不要!」金明洙氣呼呼的縮成一小團。

「那就再來一次吧!」李總笑的很有內涵:「這次會更過分哦!」

「不!」金明洙三兩步逃下床,哭著去廁所刷牙。

太,太恐怖了啊!自己還完全沒有準備好接受這一切!他怎麼就開始推動劇情了呢!而且自己根本就不知道兩個男人要怎麼樣才能.....和諧!這還是很重要的啊!於是這個下午,金明洙一直偷偷摸摸在**頻道混!

點開第一篇文,開篇就是兇殘的生子情節,小受生不如死,小攻撕心裂肺,特別特別慘烈!這這這太重口了啊!金明洙點開第二篇文,開頭尚且正常,但是在後來,小受某天肚子疼,去醫院檢查後,醫生說他來了.....初潮.....初.....潮.....金明洙默默打了個冷顫,這不科學!第三篇是純肉文,美貌如花的邪教教主被剛硬果敢的正道盟主日日幹夜夜上,最終.....他還是懷孕了!

這都是什麼啊!金明洙崩潰的連連點叉,自己不想懷孕啊嗚嗚嗚!擡頭看到欄目才知道自己誤入生子分頻,於是他趕緊退出,點進了.....人獸頻道!又又錯了啊!金明洙一邊默念不要緊張,一邊點入未來幻想,於是生平第一次知道原來變形機甲也可以用金屬的**和穿越人類那個啥.....等等,金屬?!

金明洙覺得自己屁屁一緊,那也太慘烈了啊!現在看文寫文的妹子怎麼都這麼兇殘呢!想當年自己剛開始寫玄幻的時候,連牽小手都寫的小鹿亂撞啊,比起妹子來真是弱爆了!

他一邊感慨一邊打開現代都市頻道,終於找到了一篇正常的H,沒錯他就是直奔肉去的!一路看下來,金明洙面紅耳赤,開始不自覺的帶入自己和李成烈.....但是但是,要是他在自己耳邊邪魅一笑,說“親愛的,馬上讓你嘗嘗老公威猛擎天大肉棒的滋味”之類,自己一定會奔潰的哭出來,可如果他說:「可人兒,不如今晚我們把純潔的彼此都奉獻給對方吧」,自己又一定會忍不住笑場.....H什麼的對自己來說,果然太難了啊!金明洙一邊憂心忡忡,一邊繼續看的樂不思蜀,原來自己誤會了**大神這麼多年他其實是很英俊的啊!

幾篇**文看下來,金明洙基本有了底,作為0號原來什麼都不用做,只要配合的嬌喘就可以!這個好,沒難度!他微微放了心,片刻後又腳的有些不對,為為為什麼自己是0號啊自己也可以很1很1,連0.9都不是!他挺了挺小胸膛,幻想了一下自己在上面的情形然後就.....蔫了。

嗚嗚嗚為什麼看上起一點都不和諧,天生小0什麼的果然無藥可救!

思緒紛亂之下,他給南優鉉打了個電話,很心虛的問:「那個,你今天下午有沒有空?」

「我?有啊,怎麼了?」南優鉉一邊看電視一邊回答。

「那個,不如一起出來喝飲料吧?」金明洙邀請他。

「我們?」南優鉉很詫異:「李總沒陪你?」

誰誰誰要他陪啊!金明洙在心裡淚奔,然後低聲說:「嗯,他要加班工作」

「好吧」反正閒著也很無聊,南優鉉爽快的答應了他:「一個半小時後,市中心天橋下見」

我才不是想問他做小0的經驗呢!金明洙一邊換衣服一邊想,我只是想多和同事聊天而已啊!

是嗎?心底的小惡魔獰笑,那你為什麼不去找姜大衛?

姜組長?因為他一點做0的潛質都沒有啊!金明洙兇狠的把小惡魔壓回去,你!閉!嘴!

心事被戳穿什麼的最討厭了哼!!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育珊 的頭像
育珊

烈洙귀엽다-育珊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