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洋國際大酒店」,頂層。

「啪」地一聲,面罩寒霜的男子,冷冷朝桌面擲出一封信。

坐到男人對面的長髮美女拿起來,一看到信封上的字,姣美的面孔頓時變得煞白:「你要辭退我?」

「是的」李成烈雙手抱胸,不帶任何感情地看著她:「我已經多付了你三個月的薪水,跟財務部結帳後,馬上走人,不需要任何工作交接。從此,別出現在我視線內」

「為什麽?」沈曼雪猛地站起來,聲音尖得有些失控。

「你還敢問我為什麽,我倒想問問你,到底對金明洙說了些什麽?」李成烈冷哼一聲。

「原來是他!是不是他在背後說我壞話,肯定是.....」

「惡人先告狀,金明洙何嘗說過你一句壞話」李成烈鄙夷地看著她:「我的房間裝有攝影機,全錄了下來。就是因為你這些話,讓金明洙差點離開我,光憑這一點,我就該把你塞進麻袋,丟到海裡餵魚。要是你以後再做任何妨礙到我和金明洙的舉動,相信我,我絕對不會讓你再活著」

這男人是認真的!

沈曼雪驚恐地看著他,一股寒氣,從背脊直往上竄:「至於嗎?他不過是個老男人,比你大這麽多,長得又不怎麽樣.....」

李成烈猛地站起來,一拳砸上桌子:「閉嘴!我從高中時就愛上了他,你說至不至於?不要多廢話,你滾吧!」

「你.....你從來都沒有對我動過心.....對不對?」沈曼雪顫聲問。

「沒有」

男人冷絕的聲音,徹底粉碎她最後一絲幻想,沈曼雪捏著辭退信,捂住臉,像打了敗仗的士兵,狼狽逃走.....

李成烈盯著她消失的背影,如一座雕像,自始至終,表情都沒有絲毫波動。

除了金明洙,他對任何人,都可以如廝殘酷。

暮色已深。

一路開車回家,原本冷凝的線條,在想到男人的瞬間,立即變得如春風般溫柔。

推開門,脫下大衣掛好,室內融融的暖意,頓時驅走一身嚴寒。

客廳僅亮著一排昏黃的小壁燈,壁爐中傳來暖暖的火光。整間別墅走歐式復古古風格,由木磚結構組成,客廳中特地設計了壁爐,冬天既可以取暖,看上去又頗具情趣。

沙發旁的燈亮著,年長的戀人躺在沙發中,閉目憩息,胸口放著一本攤開的詩集,大概是看書看到睡著了吧。

從壁爐傳來的火光,明明滅滅,打在他清臒的側臉,薄薄的唇、挺直的鼻梁,染上不少細紋的眼角,還有那即使在睡夢中、仍泛著皺褶的眉心,看上去都有一種說不出的滄桑與性感。

李成烈躡手躡腳走過去,單腿跪下,輕輕撫了撫他的臉頰,然後,在他眉心落下一吻。

金明洙立即醒了,抖著睫毛,張開迷蒙的眼睛,很尋常的動作,看在男人眼裡,卻覺得他可愛得不得了。李成烈起身坐在沙發上,把他抱在懷裡,圈住他的腰:「睡醒了?」

「嗯,果然上了年紀,才看了一會兒書,就打瞌睡了」金明洙笑道,微涼的手指覆上男人的大掌,與他十指交纏。

「昨天把你累壞了吧?」李成烈吻了吻他的臉頰,低聲道:「是我不好,對你索求無度」

金明洙的指尖輕顫了一下,耳朵有點發紅。

兩人好不容易在一起後,男人每晚都像要不夠似的,和他激情纏綿很久。雖然他一般只做一次,也很小心不傷到他,但冗長暈眩的性愛,在令人沉溺的同時,的確給身體造成一定負擔。

不過,一旦像現在這樣,看到男人用深邃的眼眸,可憐兮兮看著自己時,金明洙就會心軟:「其實.....也還好.....我自己也想要.....」

「真的嗎,老師?」男人的眼睛一亮,透出熾熱光芒。

金明洙當然知道,這種眼神意味著什麽,果然,臀部抵到男人胯下的部位,已不知何時變硬了.....

心頭一陣狂跳,後悔自己不該這麽說,這無疑就像小白兔把自己剝光了,親自送到大灰狼嘴邊一樣。

「你怎麽這麽快就.....」火光映照下,幾縷紅霞染上金明洙蒼白的臉頰,別具風情。

「那是因為對著你」李成烈輕笑道,全身發熱。

忍不住去咬他精緻的耳朵,像吃糖果一樣,把那塊小小的、軟軟的東西吸入嘴裡,細細調弄,再吐出來,上下舔舐。大掌也不安份,從對方的灰色毛衣伸入,撫摸著他腰側細膩的肌膚.....

「嗯.....」金明洙發出輕輕低吟,撩動人心。

「老師.....」李成烈激動起來,俯身將他壓倒,動手除去彼此衣物,金明洙身上的詩集應聲而落,掉到地面.....

燃燒的柴火,在壁爐內一陣劈啪作響,似乎也在期待著即將上演的激情纏綿。

每當兩人裸程相對時,金明洙總是不太敢正視自己的身體。和男人健壯結實的一身肌肉相比,他的身體只能用貧瘠兩個字來形容,這樣的身體,真的能吸引人?

可男人不但沒有一絲厭棄,反而用火熱的眼神盯著他,像要將他整個人一口吞入肚中.....

「幹嘛這樣看我.....」金明洙垂下眼瞼。

「幹嘛不看,老師,你很美啊,對自己多一點自信好不好?」李成烈笑著躺在沙發上,扶住金明洙,讓他騎在自己腰上。

柔和的火光打在他全身,將他白皙的膚色染上一層光輝,修長的雙腿朝兩邊大大敞開,橫跨在自己腰間,極大地暴露出他的下體。隱藏於草叢的性器,羞答答地半擡著頭,那樣子真是可愛極了。

李成烈惡劣地用手指戳了戳軟軟的陰囊,還逗弄著上面的陰毛,惹得金明洙發出喘息,性器也隨之抖動了幾下.....

「老師,你真的很敏感喔」李成烈壞壞地笑起來,金明洙不滿地瞪了他一眼,不過這一眼,在男人看來,也是百媚橫生。

「老師,來,把我『吃』進去吧」

將溫熱的大掌蓋住他綿軟臀部,男人以極其色情的動作,上下揉搓,感受著絕佳的彈性觸感。

「啊.....」後穴被手指撐開,抹入微涼的潤滑劑,突如其來的刺激,讓金明洙的眼眶染上些許嫣紅。

「來啊,吃了我吧,老師」

男人催促著,熾熱的視線彷彿能引發萬丈高溫。在這方面,他還真是一點都沒變,依舊那麽惡劣,那麽喜歡欺負他。

金明洙恨恨地看了他一眼,無奈微擡起腰,羞怯地握住男人早已硬挺的碩大,對準自己的幽穴,一點點,試著把它給「吃」下去.....

「對.....很好.....好棒.....」

「吃」的過程中,男人不斷抽氣,臉上的表情滿足極了。

很帥氣的臉,再配上沉溺於情欲的迷離表情,讓金明洙不知不覺看呆了,突然,腰被輕輕一按,男人的熱鐵長驅直入,一下子頂到了他的花心。

「啊.....」金明洙叫了一聲,全身酥軟,差點癱倒在男人身上,沒等喘過氣來,男人就展開了暴風雨般的掠奪.....

「慢.....慢一點.....」金明洙無力地撐著男人的胸膛,在被掠奪的狂潮中渾身悸顫。

兩具肉體赤裸結合,發出淫猥摩擦聲,大量的火花,一陣陣衝上他的腦海,他的後穴情不自禁牢牢夾住男人,扭動腰部,配合著男人的動作,騎在他腰上忘情顛狂。

被熾熱粗長摩擦的內壁,熱熱的、麻麻的,美妙的快感一波波傳遍全身,讓他忘乎所有,興奮得幾乎連自己是誰都忘了。男人顯然也異常激動,體內的熱鐵越來越硬,滲出的愛液滋潤著他的內壁,溢出絲絲香郁氣味。

「好舒服.....老師.....你熱得都快要把我融化了.....」

男人突然抓過他的左手,一邊繼續自下而上地聳動,一邊親吻著他手腕上猙獰的傷口,深邃的眼眸,無言訴說著自己的歉意與溫柔。金明洙的胸口一陣激蕩,快要掉下淚來,抽出手腕,撫上男人俊冽的五官,同時傾身,主動送上熱吻,告訴對方,一切都已過去。

再也沒有耐心品嘗的餘裕,李成烈猛地翻身將他壓倒在沙發上,把他的身體側過來,擡起一條腿架在自己肩膀,以十字交叉的方式,重重將自己挺入他迷人的幽穴.....

這種性交姿勢,能深入到前所未有的地方,還沒抽插幾下,金明洙就發出很有感覺的高亢呻吟,泛白的指尖揪住沙發的軟皮,面泛紅潮,濕軟的內壁更是貪婪地將他夾得死緊死緊.....

這種媚態,令男人的欲火更加旺盛,幾乎化身為不知饜足的狂獸,一次又一次索取他、壓榨著,逼出他最淫亂甘美的一面。

「啊.....成烈.....」金明洙雙眼迷離地叫著男人的名字,渾身熾熱不已,累積到極限的快意,令他的大腦陣陣暈眩。

火熱的性器,每一次插入都頂到他的身體最深處。兩人的交合處,早已春水泛濫,濕得一塌糊塗。身體緊緊相貼,過多的情熱逼出一層細汗,男人濃密堅硬的體毛,隨著抽送的動作,一再摩擦著他嬌嫩的臀隙和腿根部,讓他癢又麻,渾身燥熱。

「嗯.....啊.....啊.....」

金明洙只覺心跳快得幾乎要蹦出喉嚨,呼吸困難,只能張開嘴,象缺水的魚一樣大口大口吸氣,滿臉都是恍惚的表情。

男人伸手握住他已滲出透明淚液的欲望,上下擼動,同時胯下又是一陣激烈抽送。

「成烈.....成烈.....」

他啜泣哭喊,實在受不了,前後夾擊的雙重快感,讓他幾欲瘋狂。體內的男性滿滿填充著他,熾熱摩擦,令他魂飛魄散。

金明洙覺得自己就快昏過去了,全身像得了熱病般劇烈顫抖起來,後穴連連痙攣收縮.....此時,男人也似乎到了極限,呼吸粗重、汗流浹背,深黑的眼眸綻放出異樣光芒,膨脹至極限的熱鐵,更是不安地勃動起來,火熱的頂端一再頂磨著他的密穴.....

激情瞬間爆發,猶如沸騰的熔焰。

男人撲上去整個抱住他,下體深埋在他白皙的臀間,一下一下聳動,接連低吼,將所有熱情都噴注在他體內.....

慢慢的,男人的動作放緩,當噴出最後一滴愛液後,才輕輕倒在他身上,紊亂的喘息交織在一起.....

當金明洙清醒過來,才發現自己已被男人正面抱在懷裡,仍維持著結合的狀態,未曾拔出。即使爆發後,男人的性器也不見有多疲軟,嬌嫩的內壁,仍有滿脹的感覺。雖然不是不舒服,但清醒後仍維持這種模樣,著實令人難為情。

「我怎麽了?」金明洙不好意思地摟住男人的脖子。

「你都舒服得昏過去了.....」李成烈笑道,愛憐地輕啄金明洙通紅的臉頰。他年長的戀人真的好可愛,害他又蠢蠢欲動,怎麽也要不夠。

「你快點拔出來」金明洙難耐地扭動了一下身子。

「不要,塞滿一點,多留一會兒,說不定你會懷上我的孩子喔」李成烈唇角上揚,露出壞壞的笑容,手掌還在他臀部輕輕摸著。

他似乎很喜歡玩他的臀部,有事沒事就捏來揉去,惹得他敏感的身體一陣陣輕顫.....

「笨蛋,我可是男人」金明洙苦笑不得。

「現在科技這麽發達,男人生小孩又不是不可能.....」

「要生你去生,我才不要」

「我生就我生,你的身體太弱,搞不好會有危險,我可捨不得。對了,老師,你說我們生個男孩好,還是女孩啊?」

「我喜歡女孩子,既可愛又乖巧」

自己一定是瘋了,瘋了!才會跟他這麽認真地討論生小孩的問題,這明明是天方夜譚!

「老師.....」

「嗯?」

「你好像一臉很開心的樣子,我好不好吃?」

原本是猥褻淫靡的話,但從這張性感無比的嘴唇吐出,卻很奇妙的,充滿了讓人心跳加速的誘惑。

「好吃.....很好吃.....」金明洙喃喃道,手指插入男人硬硬的發間,主動送上一個溫柔得能觸及靈魂的吻.....

馬上得到男人熱情的回應,神智又開始迷糊起來。

「老師,你愛我愛得要死吧?」男人撒嬌地用臉輕輕蹭著他的頸部,舌尖在他細膩的肌膚上下遊移。

「嗯.....」金明洙低低喘息。

「那就不要離開我.....」

「再也不會了」

無可救藥。

中了愛情的劇毒。

雖然曾經以為這一世是不行了。

雖然經歷了那麽多痛苦和悲傷,可這些一一成為過去,噩夢之後,是晴空萬里。萬幸還可以和身邊這個男人走下去,不管去哪裡,只要身邊有彼此,哪怕是地獄都不怕。

金明洙抱住男人,緊緊地抱住他,胸口充滿了令人暈眩的幸福感,和一絲淡淡哀愁,情不自禁,落下晶瑩剔透的淚來。

——全文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育珊 的頭像
育珊

烈洙귀엽다-育珊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