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總呢?」金明洙問。

弟弟本來想說他哥正在樓上痛哭,後來覺得這樣太娘了,於是改口道:「我哥正在樓上看星空,他心情不好的時候就喜歡看星空!」麻痹聽上去真是既憂鬱又氣質,像個王子一樣!

「他真的很生氣?」金明洙心虛。

「為了給你做雞腿,我哥冒雨在飯店門口苦等了三個小時,求大廚收他為徒啊!」弟弟不自覺代入某電視劇橋段,覺得非常感人。

「.....可今天沒下雨」金明洙囧。

「不要轉移重點!」弟弟正色臉:「重點是哥哥現在很失落!」

金明洙哭笑不得:「那我上去找他」

「你難道不想聽我哥拜師學雞腿的始末?」弟弟不滿,自己連梗都想好了啊,一定能把嫂子感動到淚流!

「不用了」金明洙斷然拒絕,藝術家的思維什麼的,自己真的很難懂!

弟弟只好失望萬分看著他嫂子上了樓,怎麼能這樣呢,真是一點都不配合!

房門敞開著,李總必須沒有看星空,他正在看文件。

「可以進來嗎?」金明洙站在門口問。

李成烈顯然愣了一下,回來了?要是換做平常,他一定會滿心歡喜的讓媳婦兒進來,順便還會YY一下他會拋棄板凳,直接坐在自己腿上!但是今天不一樣,因為今天李總在生氣!所以他特別淡漠的說:「我正在忙」

「.....那我去煮點甜湯給你喝」金明洙邁進房間裡的腳又收了回去。

用一碗甜湯就想道歉?做夢!必須加上你可愛的小身體!李總一邊冷靜的腦補,一邊冷艷的「嗯」了一聲。

「半個小時後端上來」金明洙轉身往下走,剛好和李成鍾擦身而過。

咦?弟弟覺得有些不解,就算沒有冰釋前嫌的擁吻,沒有催人淚下的告白,好歹也應該探討一下雞腿之類的東西吧,怎麼就這麼下樓了呢,這不符合劇情發展,不科學啊!

於是弟弟進了書房,特別納悶的問:「你怎麼讓他走了呢?」

「去煮甜湯了」哥哥有些淡淡的驕傲:「應該是為了給我道歉」

「道歉?」弟弟睜大眼睛:「你真的在生氣?」

「當然沒有!」哥哥嚴肅,怎麼會跟這麼乖的媳婦兒真生氣呢!心疼還來不及!

「那你裝什麼裝!」弟弟忍不住低聲咆哮:「人都沒有追到,你冷艷個屁啊,氣走了怎麼辦!」

哥哥被這句話驚了一下!麻痹不會這麼慘吧!

然後兄弟兩個人就聽見客廳門響了一下!

「哥!」弟弟頓時緊張了起來,臥槽嫂子離家出走什麼的,哥哥會瘋掉的啊!

幸好李總反應夠快,穿著拖鞋就追了出去!

幸好金明洙沒有落淚狂奔,走的速度也不算快,李成烈很快就追上了他。

「怎麼了?」外面天很黑金明洙又塞著耳機,所以被抓住的瞬間嚇了一跳。

「你不要走」李成烈拉著他的胳膊,眼底有些焦急。

「為什麼?」金明洙莫名其妙。

「你原諒我哥吧」弟弟也追過來求情,特別兄弟齊心!

「為什麼要我.....原諒你?」金明洙囧囧有神的看著李成烈,自己根本就沒有生氣啊!

但是這句話落在哥哥弟弟耳中顯然就是另一種意思,更像是“你都這麼對我了,居然還敢要我原諒你?”這類傲嬌的含義!

於是哥哥更捉急了,他很二缺的一把抱住媳婦兒,堅定道:「你就是不準走!」

弟弟在心裡給他哥鼓掌,幹得好!

「可是不走我怎麼去便利商店買冰糖?」金明洙臉被擠在他胸口,特別困難的說話。

哥哥還沉浸在緊緊相擁的浪漫感中,因此沒怎麼聽清這句話,但是弟弟聽清了!於是弟弟就斯巴達了,麻痹人生一世,要不要這麼多烏龍啊!

「哎呀!」金明洙終於使勁推開了李成烈,哭笑不得的看他:「到底出什麼事了?」

「因為最近這裡有個.....變態殺人狂!」趕在他哥開口之前,弟弟就斬釘截鐵的作出解釋,並且偷偷掐了他哥一下。

兄弟齊心,雖然哥哥萬分不解這個殺人狂的故事有什麼用,但是還是沒有多言。

「殺人狂?」金明洙吃驚:「我怎麼沒聽說?」

「傳聞這種事情,不能信也不能不信」弟弟特別嚴肅:「我哥也是剛聽說,所以他才會追出來,你就原諒他沒有及時告訴你吧!」

「原來是這樣啊」金明洙很感激:「謝謝」

「一起回家」弟弟左手挽著他哥,右手挽著他嫂子往家走,看上去特別和諧。

由於沒買到冰糖,金明洙只好多加桂圓和紅棗代替,趁這個時間,哥哥在書房裡嚴肅的問弟弟:「殺人狂的意義是什麼?說重點!」

「為了冰糖」弟弟果然很重點。

哥哥狠狠敲了下他弟的腦袋:「嚴肅點!」

弟弟只好跟哥哥交代,剛才在他沉醉萬分的時候,嫂子曾經說過一句他出門是為了要買冰糖!

.....

所以說不是要離家出走?哥哥鬆了口氣,想想又很不滿的責怪弟弟:「那你亂說什麼離家出走!」

弟弟委屈萬分,我只是提供一種可能性而已啊!誰知道那麼巧他就出去了,誰知道那麼二你就追出去了!

為了不打擾他哥和嫂子的兩人空間,弟弟忍痛放棄了嫂子牌宵夜,早早躲回房間睡覺!留下他哥一個人迎接三碗甜湯!

「成鍾呢?」金明洙把托盤放在書桌上。

「去睡了」李成烈把文件收起來。

「我以為他要吃夜宵」金明洙端給李成烈一碗湯:「嘗嘗看」

熱乎乎的暖湯在燈下冒出氤氳白氣,李總瞬間覺得特別特別幸福!

「對了」喝了幾口湯後,金明洙終於猶豫著開口:「成鍾說,那個,你今晚給我做了雞腿?」

「.....」李成烈用沉默代替回答,心裡轟然狂奔過一千匹草泥馬,小賤人弟弟怎麼這麼多事!

金明洙覺得有點緊張,所以說話很慢:「我剛剛在做湯的時候吃了一口,挺好吃的」

聽著他軟綿綿的話語,李總頓時覺得心一失重,麻痹這種奇異而又柔軟的感覺是要鬧哪樣!

「謝謝」金明洙鼓起勇氣看著他。

兩人距離太近,再被媳婦兒用這麼真誠的眼神一注視,李總他立刻就可恥的緊張起來了啊!我擦這特麼太丟人了呀!李總覺得自己作為一個攻,實在不應該這麼沒檔次沒內涵!於是他拼命抑制住自己激動而又忐忑的心情,維持出酷帥狂霸拽的總裁形象!

「不然明早我做兩份便當,中午一起在公司吃吧?」金明洙耳朵有點燙:「嗯,我吃雞腿,再做一份糖醋排骨給你」

「好!」李總幾乎要熱淚盈眶,媳婦兒怎麼就這麼招人疼呢!

電腦桌面上叮咚彈出一封郵件,李成烈叼著勺子點開,金明洙順便瞄了一眼,發現滿滿英文完全看不懂,於是很打擊的繼續喝湯。

「下個月在義大利有一個論壇」李成烈看著金明洙:「你跟我一起去吧?」

「我?!」金明洙被嚇了一跳:「我去做什麼?」

培養感情!情侶遊!度蜜月!李成烈在心裡回答他,然後不經意道:「帶你見見世面」

「喂!」金明洙很挫敗,說的好像自己很土一樣.....當然其實真的也挺土的,但是沒必要這麼直白的說出來吧!

如果要編理由,李成烈能變出一大段,諸如“你是公司重點培養的寫手,所以要多見見外面的世界積攢經驗”,或者“和總裁一起出去開會有助於你更好的了解這個圈子”之類,但是這次他卻有點懶得編,只是很認真的看著他:「好不好?」

金明洙猶豫了一下,還是乖乖點了點頭。雖然明知道自己似乎沒有什麼資格,也沒有什麼理由,但有點不想拒絕。

剛開始還自我安慰,大概是因為能去義大利的原因!但是換個思維想想,如果他是去隔壁市開會,自己應該也會想要一起吧?意識到這一點後,金明洙耳朵更燙了,自己根本就不應該煮暖暖的紅棗銀耳啊!冰鎮南瓜綠豆才是王道!

「在想什麼?」見他思緒飄忽,李成烈好奇的問。

「沒什麼」金明洙回神,結結巴巴敷衍:「我在想情節」

「這麼努力?」李成烈失笑。

「沒辦法,總是要賺錢的」金明洙低頭喝湯:「我買房子的錢都是借朋友的,還有貸款,不努力就要喝西北風了」

李成烈聞言有些遲疑,想要說話卻還是咽了下去,只是伸手揉了揉他的腦袋。或許像現在這樣什麼都想不起來,才是上帝給他的禮物吧!

吃完宵夜後,金明洙原本想要去洗碗,卻被李成烈制止:「留給成鍾!」

金明洙愣了一愣,才想起來李成鍾特別愛洗碗,於是很聽話的點頭:「嗯,我不洗!」

「去洗漱吧」李成烈很滿意,媳婦兒真乖!

「晚安」金明洙和他道別。

怎麼就晚安了呢!李成烈不滿:「洗漱完再回來!」

「幹什麼?」金明洙好奇。

還能幹什麼!當然是侍寢啊!李總豪氣萬丈的腦補了一番,然後嚴肅道:「你最近小說訂閱量下降厲害,過來我們深入研究一下到底是什麼原因!」

最近小說收益下降是現實,所以金明洙在洗漱完後,就穿著睡衣抱著電腦,乖乖來到了李總的臥室裡!

李成烈正靠在床上淡定看書,姿勢拗的特別高貴!

「會不會太晚了呀?」金明洙問:「都快淩晨了」

當然不會晚!越晚越好啊!李成烈冷靜的接過電腦:「今天的連載發了嗎?」

「嗯,用自動存稿箱,已經發完了」金明洙坐在床邊。

麻痹怎麼沒有主動爬上床呢!李總淡淡不滿,於是圖謀不軌的點開新章節,一邊看一邊換姿勢,磨磨蹭蹭終於成功把電腦屏幕完全轉向另一邊!

「這段情節怎麼這麼生硬?」李成烈別有目的的嚴肅皺眉。

「哪裡哪裡?」金明洙湊過來。

「這裡」李成烈指指屏幕,就是不肯給他轉過去!

完全什麼也看不到啊!金明洙只好爬上床,和他頭併頭看屏幕。

李總在心裡默默給自己握了一下拳,幹得好!

「你覺得這裡很生硬?」金明洙看著他手指著的地方,覺得有些疑惑:「主角吃完飯去看電影,很正常啊」有什麼好生硬的!

其實李成烈也不知道到底哪裡生硬了,因為他剛才滿腦子都是如何才能把媳婦兒騙上床!所以也就隨手一指,隨口找了個毛病而已啊!誰想到他會當真!

「到底哪裡生硬了啊?」作為一個敬業的網絡寫手,金明洙雖然對蘿莉文沒有大愛,但還是很有職業道德的想要更完美!所以他很執念的要把有缺陷的地方找出來!

臥槽我特麼也不知道啊!就在李成烈拼命想要怎麼糊弄過去的時候,QQ卻突然彈了出來,然後就是一長段話!

編輯好兇猛:你今天的更新怎麼能那麼沒有爆點呢!沒有H也就罷了,居然連最基本的衝突都沒有!男女主人公在吃完飯之後,竟然在沒有任何保鏢的情況下順利就到了電影院?你覺得在他們上一章得罪馬仕愛集團的馬總裁之後,還能這麼平靜嗎?難道你不覺得這個情節很生硬?!

我嘞個擦!這是什麼樣的展開啊!在這一瞬間李成烈真的很想給編輯加工資!要不要這麼及時!

「呃.....」金明洙看的有點囧,原來真的這麼生硬啊。

李成烈用媳婦兒的Q號回過去:說得好!

編輯好兇猛:那就盡快改!最好趁現在還沒多少讀者看過!你這是G國架空文,所以儘管槍戰,那樣才激烈!

「可是上一章才槍戰過」金明洙嘟囔。

李成烈失笑,把電腦遞給他:「改吧,大作家」

「我算什麼作家啊」金明洙囧囧的打開後台,懶洋洋的打了個呵欠。

「睏了?」李成烈問。

「嗯」金明洙揉揉眼睛:「好累」

要是在平常,李總一定會心疼媳婦兒讓他去睡覺!但是今天李總突然有了新的想法,他不動聲色的說:「改完就去睡吧」

「可是這章有六千字,而且要加入新情節的話,還要重新場景過度之類,一時半會改不完的」金明洙殷殷期待的看著李成烈——編輯都說是盡快,也沒說要馬上改,明早行不行啊.....

擦!李總被媳婦兒可愛的小眼神準確無誤的擊中了!賣萌什麼的真是可恥啊!他險些就溫柔的脫口而出“那你早點休息吧”之類的句子!但幸好還是堅強的忍住了!

「能改多少改多少」李成烈拿過床頭櫃上的書:「我陪你」

這到底是為什麼啊.....金明洙風中淩亂,只好睡眼朦朧的打開word!沒辦法,誰讓對方是自己的終極大BOSS!至於在心底某個角落似乎也有那麼一絲絲想要繼續和他多相處一會兒這種事.....因為實在太小啦!所以就直接忽略了吧!

男女主角從餐廳出來後,幾十個便衣保鏢立刻緊緊尾隨保護,但即使是這樣,也還是敵不過馬仕愛集團的黑幫勢力,槍聲激烈的四下響起!男主赤手空拳打退十二個黑幫分子後,不慎胸口中槍,在混亂之中被保鏢護送撤退,但女主卻被殘忍的馬總裁抓走了!

「風!!」楚言可可淚流滿面的掙扎。

「軒轅淩風已經中槍了,你還指望他來救你?」馬金牙狂妄的笑著,右手撫上可人兒嬌嫩的酥兄等會兒揉他hihdh.....

金明洙在迷迷糊糊敲出一串亂碼之後,終於成功的頭一歪睡過去了!

臥槽目的終於達到了呀!讓媳婦兒在自己床上累到睡著什麼的!李總頓時覺得很激動!他輕手輕腳把小電腦拿走,然後又放好了枕頭。

「睏呀」金明洙夢裡還在抱怨,資本家!

小眉頭皺的真是可愛啊!李成烈一邊感慨一邊把他塞回被窩裡,然後就低頭如癡如醉的看了起來!怎麼看怎麼喜歡,比小時候更萌了有沒有!心中愛意積攢的太多,實在是快溢出來了!於是李總很沒素質的低頭,偷偷親了他的臉蛋一下!臥槽好爽啊!

金明洙沒有任何反應,依舊睡的人事不省!

這種情況下那必須要接著親啊!李總激動的無法自拔,索性吻上那微嘟的唇瓣!

麻痹初吻啊!好神聖的感腳!

麻痹幾乎要熱淚盈眶有沒有!

短暫的親吻之後,李成烈真的很想把他摟進懷裡狠狠蹂躪占有!但是理智告訴他千萬不能這麼做,所以他只好去洗冷水澡,然後衝去另一間臥室虐待弟弟!

「你又要做什麼啊.....」弟弟在熟睡中被燈光刺醒,睜眼看到他哥正站在床邊,於是很不滿的嘟囔。

哥哥毫無任何預兆,猛烈的撲上去把弟弟淫虐了一番,李成鍾淚流滿面的掙扎:「到底是怎麼了呀!」

「我親到他了啊!」哥哥和弟弟分享這個喜訊!

「真的?」弟弟瞪大眼睛:「你跟他告白了?」

「還沒有!」哥哥還浸淫在喜悅中無法自拔:「我偷親的!」

.....

「切」弟弟覺得很沒勁,裹著被子又倒回床上,他哥真丟人!

哥哥盤腿坐在弟弟床上,還在不斷的感慨!後來弟弟是在受不了了,他抱著被子坐起來,特別誠懇的看著他哥:「既然你還沒有告白,那嫂子就不能每晚睡在你床上,這種抱在一起睡的機會不常有,你還不趕緊回去珍惜?」

話還沒說完,李成烈就已經消失在了臥室裡,速度快到彷彿已經掌握瞬移技能!

「也不關燈!」弟弟抱怨,然後在接下來的一個小時裡都抱著被子輾轉反側,被吵醒什麼的真的好討厭!

拿出手機玩了兩關遊戲,還是很清醒,於是很無聊的翻簡訊,裡面有一個聯繫人名字叫“好英俊”,那就是陸醫生!沒錯,雖然弟弟表面上特別小清新,實際上內在特別直白特別顏控!

反正閒著也無聊,弟弟猶豫著給他發過去一個笑臉。

好英俊先生一分鐘內就回了簡訊:怎麼還不睡?

弟弟頓時有點小羞澀,還有點小緊張,他斟字酌句的回覆:我失眠。

被哥哥半夜打醒這種事情太丟人了,堅決不能說!況且要是陸醫生問為什麼哥哥要打自己,難道實話是說是因為他終於偷親到了嫂子?麻痹實在太弱智了!相對來說,還是失眠這個藉口好,聽上去既清新又憂鬱,很符合自己的氣質!

陸展風很快回過來:為什麼會失眠呢?

李成鍾依舊走氣質路線:剛才在窗前看浩瀚星空,突然覺得自己太渺小,心裡有些感慨。

麻痹好虛偽啊!

陸展風失笑,乾脆把電話打了過來。

臥槽!弟弟盯著來電顯示緊張的手抖,自己完全沒有準備好啊!他怎麼就打過來了呢!第一反應是把手機藏進被子裡,但鈴聲還在持續不斷的響!躲不過的呀!弟弟深呼吸醞釀了一下,壯著膽子拿起電話,用特別羞澀而又小清新的聲音說:「喂,陸醫生」

然後特麼電話還在響,因為剛才太緊張,忘記了按接通鍵!

擦!弟弟在心裡鄙視了一下自己,接通了電話!

「你好,失眠先生」陸展風聲音帶笑,特別有磁性!弟弟眼睛裡恨不得冒出星星,激動的不知道該幹嘛,最後白癡一樣跪在床上不停的蹭!

「最近經常失眠?」陸展風收了笑,輕聲問他。

麻痹午夜時分情動之時,不要讓老子聽到這麼誘惑的聲音啊!抑制不住心裡的澎湃,弟弟只好盡量讓自己的聲音聽上去不猥瑣:「嗯,睡不好」

「有心事?」陸展風繼續問。

最大的心事,就是你了吧。弟弟趴在被子裡,悶悶的笑。

「明天有空嗎?」陸展風聽到他的笑聲,覺得有些逗:「我來看你」

「當然有!」弟弟驚喜:「你要來我家?」

「明天我休息,如果你不介意的話——」

「我當然歡迎你!」弟弟捉急打斷他!

「好吧,那我明早再打給你」陸展風很溫柔:「睡吧,別再看星星了」

「嗯,你也早點睡」弟弟嬌羞的掛斷電話,快樂的在床上翻滾!

然後窗外就滑過一道閃電,緊接著就是一陣雷鳴!

.....

擦.....

弟弟斯巴達的坐起來,連害怕也忘記了。

臥槽怎麼會是雨夜啊啊啊啊,還看星星啊啊啊啊,看你妹啊啊啊啊!

麻痹這憂鬱裝的太丟人了有沒有!有!沒!有!

淚流滿面!

這個夜晚弟弟過的特別焦慮,因為他一方面擔心自己睡眠不足會有黑眼圈,另一方面又懊惱自己剛才簡直丟死個人,所以直到快天亮才睡著。

相對來說,哥哥倒是摟著媳婦兒睡的很幸福,不僅香甜萬分,還做了美夢!更勁爆的是,第二天清晨當他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的右手神一般的伸進了媳婦兒的睡褲裡,正摸著他軟乎乎的屁股!

我!嘞!個!擦!

在意識到這件事情之後,李總頓時就瘋魔了!他既激動又後悔,既想狂奔又不敢動!麻痹這是怎麼回事呢!麻痹早知道就早點醒來了啊!居然摸到了媳婦兒肉嘟嘟的小屁股!這種美夢成真的感腳真美好!

掌心傳來的觸感溫暖柔軟,李總在心裡咆哮皮膚真是好啊!然後就猥瑣的了揉兩下!簡直陶醉的無法自拔!

當然光揉一揉那必須是不夠的,還要捏一捏才夠給力!但是李總在這個關鍵的時刻不小心被喜悅沖昏了頭,他一邊嚴肅的提醒自己下手要輕,一邊萬分飢渴的大力狂掐了一把!

「唔!」金明洙吃痛的眉頭一皺,擡手揉揉眼睛。

臥槽!李成烈嚇了一跳,按理來說這時候就應該光速把手抽出來,但由於他實在是太緊張了啊!所以只是條件反射的閉上了眼睛,淫欲之爪還留在媳婦兒的屁股上!

金明洙呆呼呼的眨了幾下眼睛,終於清醒了過來,然後就覺得咦好像不是自己的房間,往旁邊看看,是李成烈熟睡的臉。

.....

昨晚自己居然在他床上睡著了?金明洙覺得有點囧,伸了個懶腰想要起來,全!身!卻!一!僵!

如果自己沒有感覺錯的話,那貼在自己屁股上應該是.....他他他他的手?!

啊啊啊啊啊!怎麼會這樣!金明洙頓時風中淩亂了,被總裁摸屁股什麼的,聽上去好猥瑣啊!不過幸好他還沒醒,快點解決掉這個尷尬的姿勢才是正事!

於是李成烈就感覺床一陣輕輕晃動,而媳婦兒柔軟的小屁股正在以一種蝸牛的速度緩慢逃離。

怎麼老想著跑呢!李總微微不滿,但是他依舊沒有睜開眼,只是看似迷迷糊糊的一翻身,左手一攬右手一捏,不僅重新掌握住了媳婦兒的屁股,更是把他整個人都摟在了懷裡!

幹得好!李總很滿意的誇獎了一下自己!

臥槽!金明洙簡直要欲哭無淚,現在整個人被他牢牢抱住暫且不說,屁股被他死死捏住也可以暫且不說,但是剛才他在摟自己的過程中動作有點大,導致睡褲帶著內褲被往下扒了一截,現在自己的半個屁股都暴露在空氣裡啊啊啊!涼颼颼的,連被子也沒有!

這到底是為什麼!金明洙淚流滿面,太丟人了啊!

李總此時必須是心花怒放,反正懷裡的人貌似也沒有太抗拒,那就多吃一點豆腐好了!於是金明洙就覺得李成烈又往過壓了壓,用一個.....硬邦邦的東西抵住了自己的.....腿.....

這這這實在是太重口了呀!宅男金明洙終於魂飛魄散的崩潰了,他使勁推開李成烈跳下床,連褲子被扒掉大半也顧不上了!

於是當弟弟突然推開他哥的臥室門時,就看到他嫂子正站在床邊花容失色的提褲子,而他哥正裸著上身趴在床上,一副被蹂躪過後的嬌花樣!

擦!弟弟瞬間就石化了,麻痹這不科學!

「早」金明洙窘的耳朵通紅,匆匆打完招呼後就奪門而出,如同剛糟蹋完良家少婦一般!

李成烈趴在床上,笑的肩膀直抖。

弟弟驚為天人的撲到他哥床上,瘋狂搖晃他的肩膀:「什麼情況?!」

「肯定不是你想的那種情況」哥哥敲了一下弟弟的腦袋,坐起來穿衣服。

「真的呀?」弟弟略失望,還以為有爆點!

「你衝進來我的臥室幹什麼?」哥哥突然想起來這件事,麻痹萬一自己正在和媳婦兒纏綿呢!也不敲門!

其實弟弟是故意的,因為他想看他哥和他嫂子的現場版!但這個理由顯然不能說出來,於是弟弟嬌羞的說:「今天陸醫生要來我們家」

「陸展風?」哥哥吃驚:「來我們家幹嘛?」

「當然是看我呀!」弟弟驕傲的挺了挺小胸脯!

.....

哥哥嚴肅叮囑:「你們剛開始交往,不要做特別過火的事」

「嗯」弟弟乖巧的點頭,然後在心裡瘋狂的想麻痹要不要去買一些潤滑劑和套套啊,第一次用道具什麼的會不會太重口?!

看著弟弟猥瑣的笑容,哥哥深深無語,真特麼一點都不矜持!

趁著他哥換衣服的空檔,弟弟一直在很嚴肅的思考自己的皮膚夠不夠細嫩這個問題!作為一個稱職的小0號,可以不高,可以不帥,但是皮膚一定要好,這樣才夠科學!於是弟弟拼命摸了一下自己的胸膛,覺得似乎還不錯啊!

哥哥從穿衣鏡裡看到他弟飢渴的舉動,心裡湧上濃濃的崩潰感,他握著弟弟的肩膀正色道:「你已經是成年了人,做事要有分寸」

「嗯!」弟弟很堅定的握住小拳頭:「哥你放心,我不會讓自己未婚先孕的!」

.....

擦!

於是剛準備下樓做早餐的金明洙,被弟弟的慘叫嚇的頓了一下腳步!

這場家族混戰持續的時間有點久,因為哥哥弟弟都有激動的事情需要發泄!好不容易等到他們下樓,餐桌上已經擺滿了早餐,金明洙正在泡咖啡。

哥哥很得意的看了眼弟弟,我媳婦兒真賢惠!

切!弟弟不屑,笑靨如花的拉開椅子:「謝謝明洙」

「不客氣」金明洙笑笑,眼光有些不自然的看著李成烈:「早,早安」

「早」李總成功調回精英模式。

神情似乎很正常?金明洙鬆了口氣,剛發生的事情,他應該睡著完全沒印象吧?幸好幸好!!

一家人和諧萬分的吃完早飯,弟弟目送他哥和嫂子出門後,就開始瘋狂的梳妝打扮,恨不得把衣櫃翻個底朝天!穿襯衣不夠個性,穿睡衣又略略淫蕩了一點,穿西裝好像傻逼啊,穿背心不夠萌,穿卡通t恤又不夠氣質,弟弟捉急的在房間裡團團轉,麻痹自己怎麼就沒有一套清新脫俗的衣服呢!

就在弟弟焦慮萬分的時候,門鈴突然響了!擦!弟弟瞬間緊張的一抖!撲到窗口一看,果然是陸醫生啊啊啊!

臥槽怎麼提前來了呢!自己還沒有換好衣服!弟弟覺得自己頭暈目眩,麻痹這種愛情的感腳真給力!

陸展風不經意的一擡頭,剛好看到在窗口偷偷摸摸看自己的弟弟,於是笑著沖他揮了揮手。

偷窺被人發現,弟弟頓時萬分淩亂,只好忐忑不安的去樓下開門,之前挑衣服的一個多小時全部白白浪費,只匆匆套著一件他哥的白色t恤和大短褲,穿著土掉渣的塑料人字拖,還是哥哥公司的遊戲周邊,上邊印著醒目的土黃色LOGO!簡直傻出風格傻出水平!

「沒想到一路不堵車,所以來早了半個小時」陸展風笑著看他:「沒打擾到你吧?」

「當然沒有」雖然弟弟心裡早已狂奔過一千匹草泥馬,但是他還是成功維持了一貫脫俗而又小清醒的模樣,笑的特別羞澀!

李家的客廳很大,陸展風坐下後四下看看,讚嘆道:「裝修的很漂亮」

麻痹豈止是漂亮這麼簡單啊!弟弟驕傲的回答他:「嗯,是我設計的」

「是嗎?」陸展風有些意外:「我以為你專長是畫畫」

「我其實學的是建築藝術,畫畫是愛好之一」弟弟語調特別氣質!

「很厲害」陸展風看著他,眼神很溫柔!

弟弟又不爭氣的臉紅了。

「昨晚沒睡好?」見他有些靦腆,陸展風主動換話題問他。

「.....」臥槽好端端的為什麼要提昨晚啊真丟人!弟弟淡淡淩亂的回答他:「我,呃,最近就是睡不好」

「不介意的話,試試這個吧」陸展風把手裡的盒子遞給他:「或許可以幫助睡眠」

咦!弟弟眼睛瞬間亮了起來!禮物什麼的.....難道是潤滑劑?等自己打開的時候,他就會溫柔的親過來,邪魅一笑道“在睡前運動一下,就可以好好睡著了喲”之類!

我擦要不要這麼美麗!弟弟盡量矜持的說了一聲謝謝,然後慢慢拆開包裝,順便瘋狂思考待會被他撲倒的時候,自己要不要先欲拒還迎的羞澀一番!

包裝紙被拆開之後,裡面赫然出現一瓶葡萄酒!

弟弟成功鬱悶了,麻痹這玩意不能做潤滑劑吧!

「睡前喝一點,可以幫助睡眠」陸展風聲音很溫柔:「這酒不貴,不過年份和口感都不錯,試試看」

「謝謝」雖然萬分失落,弟弟還是表現出了很感激的神情。

「你不用去畫廊?」陸展風問他。

「嗯,哥哥說讓我在家休息一周,下周再去」弟弟回答他。

「你們兄弟感情很好」陸展風笑笑:「還有明洙,他是不是也住在你家?」

「對呀」弟弟點頭:「他的公寓水管爆裂,家居裝修什麼的都被泡壞掉了,這段時間沒地方去,所以暫時住在了我家」

「怪不得他經常和李總一起來醫院看你」陸展風隨手拿過一個水果,漫不經心道:「他和你們兄弟.....關係很好?」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育珊 的頭像
育珊

烈洙귀엽다-育珊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