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對於金明洙的小胳膊小腿來說,經常去健身的李成烈簡直堪稱孔武有力!於是他壓著媳婦兒又蹭又摸,過足癮才放開他!

「呼.....」金明洙氣喘籲籲,躺在床上哭笑不得。

「你怎麼會在我床上?」李總睜開眼睛做出詫異狀,特別特別虛偽!

「.....因為我要叫你起床」金明洙囧囧有神,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解釋這件事情!

「真的?」李成烈嘴角一揚,伸手戳戳他的腰。

「癢癢!」金明洙本能的一縮身體,傻乎乎的笑了出來。

面對如此呆萌的媳婦兒,實在是很難忍啊!李成烈得寸進尺,又使勁在他腰上捏了一把!

金明洙從小到大最怕癢,於是一邊尖叫一邊躲。李成烈順勢把人重新壓回床上,假借玩笑的名義摸完肚皮摸屁股,吃豆腐吃的不亦樂乎!

麻痹媳婦兒的身體真軟啊!叫的也很好聽!

弟弟聽著從臥室裡傳出來的笑聲,覺得特別欲哭無淚,哥哥怎麼能這樣子呢,只顧自己幸福,自己還在等他起床後去醫院啊!

真捉急!

「不玩了不玩了」金明洙笑的眼淚都出來,舉手投降。

「認輸了?」李成烈虛壓在他身上,伸手捏捏他的鼻子。

這個動作太過寵溺,再加上彼此的臉離的太近,甚至都可以感受到對方呼吸.....金明洙一時之間居然有些恍惚,然後莫名其妙臉通紅!

「明洙?」李成烈驚喜,臥槽小臉紅撲撲是代表什麼?難道開竅了?

「.....我們去吃早餐吧!」金明洙坐起來,覺得心跳特別快!

「臉紅什麼啊?」李成烈語氣似乎很調侃,但實際上內心已經尼瑪激動的快崩潰了!

「我去煮粥!」金明洙幾乎是落荒而逃!

明顯就是在害羞啊!皇天不負有心人!李成烈狂喜的捶了一下枕頭!曙光就在前方,必須繼續努力!

弟弟正在客廳裡哀怨的往樓上看,突然就見他嫂子衣衫淩亂臉頰緋紅的出現,一路狂奔下樓梯直奔廚房,於是吃驚的張大了嘴巴!臥槽臥槽!在這短短的十幾分鐘裡發生了什麼!難道他親愛的哥哥終於得手了?但是時間怎麼這麼短呢!弟弟很不滿,太短了呀,真是給李家的爺們丟臉!

金明洙逃進廚房,覺得耳朵燙的快要燃燒,心也砰砰狂跳,剛才那一幕好像小說啊有沒有!要是他的頭再低五厘米.....就親到了呀!一想到這種可能性,金明洙就覺得而自己簡直頭暈眼花,連粥溢出來都不知道!

「明洙!」弟弟行走速度有點遲緩,只好在客廳扯著嗓子叫:「粥好像糊了啊!」

「呃!」金明洙回神,趕緊把鍋端下來,在心裡拼命安慰自己沒關係,只是兩個男人之間的玩笑而已,自己以前也經常和同宿舍的男生打打鬧鬧的啊,所以根本沒什麼別的含義!一定是自己想多了!自我安慰五分鐘後,臉頰上的熱度終於下去一些,金明洙拍拍腮幫子,端著粥和小菜出了廚房。

李成烈正在從樓梯上往下走,繫領帶穿筆挺的西裝,頭髮清爽整齊,還在嚴肅的打電話,和剛才那個在床上打鬧的大小孩判若兩人!

金明洙鬆了口氣,這樣子的他,才是最正常的樣子吧!

但是他不知道,李成烈現在的狀況完全是裝出來的!因為他覺得媳婦兒一定很緊張,所以作為一個合格體貼的老公,必須要充分為媳婦兒著想,給他足夠多的時間認清現實!

弟弟和哥哥一向心連心,所以雖然他特別想知道剛才臥室那淫蕩的聲音到底代表了什麼!但是還是堅挺的忍住了!因為他怕哥哥會淫虐自己,更怕哥哥會不帶自己去醫院!

餐桌上和以往一樣和平友愛,大家沉默的吞咽著食物,都對剛剛發生的事情選擇性遺忘!

「要不要我先送你去公司?」早餐快吃完的時候,李成烈問金明洙。

弟弟頓時緊張了起來,要是先送嫂子的話,自己去醫院就會遲到了呀!萬一讓陸醫生等太久,生氣不理自己了怎麼辦!

幸好金明洙很貼心,主動搖頭:「我自己坐地鐵就好,你早點送成鍾去醫院吧」

「也行」李成烈沒有勉強他:「路上小心」

金明洙乖乖點頭。李成鍾很感激的看著他嫂子,麻痹好賢惠啊,真是貼心!

醫院裡照舊很多人,李成烈開著車找車位,弟弟實在按捺不住自己激動的心情,扒在車窗上癡迷的注視著那棟白色大樓!

擦!哥哥覺得快崩潰了,自己的弟弟真是又蠢又倒霉!

上了電梯以後,弟弟對著手機屏幕瘋狂整頭髮,還特別緊張的握住了他哥的衣袖!

看著弟弟紅撲撲的小臉蛋,哥哥覺得麻痹陸展風就是個人渣啊!他攬過弟弟的肩膀,特別特別心酸!

因為已經提前預約好,所以兩人越過候診室裡十幾個排號病患,直接進了辦公區。

「他一定也很想見我」走在長長的走廊裡,弟弟特別嬌羞:「所以才不讓我們排隊!」

「不排隊是因為老子多交了三百塊!」哥哥鄙視的看他,簡直是鬼迷心竅,那白大褂到底哪裡好!

「討厭!」弟弟很不滿的瞪了眼他哥,真是一點都不浪漫!

「李總,成鍾」陸展風正在辦公桌後看病歷,見他們進來後,照例笑著打招呼,很溫柔很溫柔。

哥哥淡淡的點了點頭,弟弟則意料之中的春心萌動,聲音特別軟糯糯:「陸醫生好」

「躺到床上吧」陸展風站起來。

擦!哥哥瞬間就瞪大了眼睛,麻痹要不要這麼直奔重點!

可惜弟弟已經特別羞澀滴坐到了床邊,聽話的躺了下去。

哥哥只好在心裡爆了句粗口!

「還疼不疼了?」陸展風捏捏李成鍾的小腿。

「站太久的話,會有一點點」弟弟乖巧的回答。

「我看過你的X光,已經沒事了,不過後續鍛煉還是要按照要求做,才可以恢復的更快」陸展風低頭在病歷本上記錄,側臉特別英俊!

弟弟簡直看的洶湧澎湃,麻痹真的好帥啊!麻痹越來越愛他了怎麼辦!

哥哥看在眼裡,覺得有些擔心又有些替弟弟不值,於是他把怨念都撒到了陸展風身上,特別高貴冷艷的問:「陸醫生周末去哪裡出差了?」

「去了趟天津」陸展風合上筆帽,從櫃子裡拿出一個小盒子遞給李成鍾:「送給你的禮物」

「我?」弟弟頓時驚喜交加驚為天人!

「很可愛的小玩意,覺得你大概會喜歡」陸展風笑笑:「打開看看?」

「謝謝」弟弟激動的手都在發抖!

天津?哥哥在心裡鄙視他,說謊也不打草稿!為了不讓自己的弟弟越陷越深,他最終還是決定快刀斬亂麻,長痛不如短痛,就是這個道理!

於是李成烈冷冷道:「我周末去宜家,剛巧看到你和一個女孩在一起,怎麼可能去天津?別告訴我你有一個雙胞胎弟弟」

弟弟聞言愣了一下,有些無措的看著他哥。

哥哥用眼神向弟弟咆哮,你給老子堅持住!邁過這道坎,哥給你找一個更好的!

然後特麼就聽到陸醫生說:「對啊,我是有一個雙胞胎弟弟,叫陸展羽」

.....擦!這是什麼神展開!哥哥瞬間就風中淩亂了!

「他大概是和楚楚去挑結婚用的東西」陸展風笑笑:「被你遇到了?」

我嘞個擦,真這麼巧!哥哥頓時覺得自己非常像個蠢貨!

大落之後又大起,弟弟莫名其妙就眼眶一熱。

「我出去買水」烏龍事件之後,哥哥自覺消失,把展示新內褲的機會留給弟弟!

目送他哥離開後,李成鍾坐在床上,心情有一點淡淡的複雜!

「打開看看喜不喜歡」陸展風坐在他床邊。

弟弟乖乖解開絲帶,盒子裡並排站著五個小泥人,全部憨頭憨腦傻呆呆。

「噗」李成鍾笑了出來:「好傻」

「沒你傻」陸展風捏捏他的鼻子,語調很溫柔。

弟弟一愣,不可置信的擡頭看他。剛才那樣子,是情人之間才會有的舉動吧?

「等你康復之後,願意邀請我去你的畫廊做客嗎?」陸展風問。

怎麼可能不願意!李成鍾拼命點頭,一點氣質都沒有!鼻子發酸眼睛也發酸,不知道自己還能說什麼!

「那就這麼說定了」陸展風輕笑。

弟弟簡直要神魂顛倒!這樣子的話.....他應該也是喜歡自己的吧?

原來不是一廂情願,真好真好。

等李成烈再次回到病房時,陸展風已經在接待別人,而他弟則坐在角落的沙發上,正乖巧的曬著太陽!

「怎麼樣?」李成烈問他弟。

「特別好!」李成鍾意氣風發,恨不得向全世界宣告自己和陸醫生有一腿!

兄弟連心,李成烈立刻猜到這小賤人十有八九已經得手了!於是哥哥心裡頓時五味雜陳,麻痹老子如花似玉的弟弟啊,就這麼被人拐走了!

「我們回去吧?」弟弟迫不及待要和哥哥分享細節!

哥哥有些淡淡的顯密嫉妒恨,麻痹怎麼全世界都比自己的進度要快呢!輸給金聖圭那個淫魔也就算了,居然連二百五的弟弟也輸掉了,簡直就是恥辱!

老子一定要扳回來!李總很嚴肅的在心裡握拳!

在把弟弟送回家後,李總就開車去了公司,因為他想和媳婦兒一起吃午餐!

但是天有不測風雲,一路遇到紅燈不斷,到公司已經快一點,從地下車庫出來後,剛好看到粉紅萌萌水晶心的組員們一起歡樂的覓食而歸。

李總頓時有一些淡淡的不爽,習慣性的在裡面找媳婦兒,卻沒有找到!

「明洙他今天沒有和我們一起吃飯」姜組長特別體貼的主動告知。

「是嗎?」李總冷靜的激動了一下,麻痹難道是在等自己?心有靈犀什麼的不要太給力!說不定他現在正蹲在辦公室角落,嘟著小嘴淚汪汪等自己投食.....

要不要這麼美麗!

帶著這種濃濃的喜悅,李總一路直奔樓上,卻在餐廳外看到金明洙正坐在裡面,很沒形象的啃一個大雞腿,而在他對面,赫然坐著高大威猛表情寵溺的李熊孟!

我嘞個擦!李成烈覺得這真特麼是平地一聲驚雷響,媳婦兒出軌了呀!

「你怎麼帶這麼多啊,吃不了了」金明洙手和嘴都油汪汪:「其餘的你帶回去吧,丟掉好浪費」

「我媽從老家帶的土雞,你多吃一點好!」李熊孟特別實在,又從包裡掏出來一大透明罐的鹵蛋:「我自己腌的,帶回去吃吧」

「哇,謝謝!」金明洙一直把李熊孟當親哥哥,也沒覺得有什麼不好意思,笑的特別特別開心!

李總在門口看的悲從心中起,麻痹你想吃雞蛋跟我說啊,我幫你買一卡車回來啊,甚至是鵪鶉蛋都可以啊!怎麼能接受別的男人的禮物呢!簡直就是對愛情的背叛!

「那你去上班吧,我也回去睡覺了,好不容易有個假期」李熊孟收拾好食盒和他告別。

「嗯嗯,我吃完就回去,改天請你吃飯!」金明洙沖他揮揮手,然後繼續很奮力的撕扯雞肉。

李熊孟看的好笑,從上大學開始就是這樣,吃的比誰都多卻比誰都瘦,估計不少女孩都要羨慕。一邊想一邊走出餐廳,擡頭卻看到李成烈正站在自己對面。

「領導好」李熊孟完全不記得他姓什麼,但是又不好裝沒看見,只好特別樸實的打招呼。

你才是領導你全家都是領導!李總迅速從吃醋妒夫模式調回來,語氣既精英又冷艷:「你來我公司做什麼?」

「給明洙送飯,他打電話說想吃我做的照燒雞腿」李熊孟笑笑:「下次我給您也帶一些嘗嘗」

誰要吃你的雞腿啊!李總在心裡咆哮,然後高貴的問道:「現在有嗎?」

「啊?」李熊孟有些囧,自己只是客氣一下啊,這領導還真是不客氣!他打開餐盒看了看,為難道:「還有一個,不過是明洙吃剩下的,又有些涼,你看——」

「給我」李成烈不耐煩的打斷他。

「.....」李熊孟略略有些淩亂,這人也和電視裡的太不一樣了吧!隨便攔住一個路人要雞腿吃,真的是正常人可以做出來的行為嗎,聽上去好腦殘啊!

見他站在原地不動,李總索性自己拿過餐盒,然後國王一樣高傲的進了電梯,留下一個霸氣萬分的背影給情敵!

李熊孟被震驚了,麻痹有錢人怎麼都這樣啊,光天化日搶雞腿什麼的.....真的好科幻!

回到辦公室裡,李總裁盯著那個雞腿看了兩分鐘,又聞了聞,然後嚴肅的給金聖圭打了個電話。

「你要來我們購物中心酒店後廚?」金聖圭聽的莫名其妙:「做什麼?」

「借個廚子給我」李成烈語調特別威武:「老子要學做飯!」

金聖圭驚疑萬分:「你為什麼要學做飯?」

「就這麼說定了,一個小時後我過來!」李成烈掛斷電話,抄著飯盒就往外走!

金聖圭聽著手機聽筒裡傳來的嘟嘟聲,覺得麻痹這都什麼人啊.....

一個小時後,李總果然拎著一個阿瑪尼的口袋出現在了金總監辦公室。

居然還準備了禮物?!金聖圭瞬間自責,剛才真是不應該在心裡罵他白癡啊!

「廚子呢?」李成烈直奔主題。

「在後廚等你」金聖圭站起來,熱情的準備接過阿瑪尼!

然後他就眼睜睜看見李成烈從裡面掏出了一個大飯盒,還特麼是塑料的!

.....

金聖圭瞬間坐回老闆椅,冷冷道:「我們的大廚很忙,先等兩個小時吧」

「快點!」李成烈拍桌子!

「李總,請你注意素質和影響,現在是上班時間」金聖圭日理萬機的查閱文件,連頭也不擡一下。

「這周末天氣不錯,不如我約伯父出來一起喝茶吧」李成烈威脅:「他一定很願意深入了解你的私生活!」

「擦!」金聖圭勃然大怒:「你幾歲,居然拿給家長告狀這一招,太卑鄙了吧!」

「快一點!」李總不耐煩。

.....

麻痹真是交友不慎!金聖圭只好帶著他前往後廚,一邊走一邊憤憤問:「你為什麼突然要學做飯?」

「因為要發揚中華美食文化」李成烈一秒都不考慮。

「你覺得我會相信?」金聖圭覺得智商遭到了侮辱。

「那就閉嘴!」李成烈現在滿腦子都是雞腿。

金聖圭深呼吸了一口氣,然後在心裡豎起無數中指!

星級酒店的後廚很乾淨整潔,進門前需要先戴口罩,李成烈頓時鬆了口氣,看不到臉就不知道自己是誰,這個好!

結果金聖圭啪啪啪拍了三下手,聲如洪鐘的在廚房中央介紹:「這位是李氏集團的總裁李成烈先生,他強烈要求來我們廚房學習做菜,大家熱烈歡迎!」

劈裡啪啦的掌聲轟如雷鳴,甚至還有小工敲盆子,喜氣洋洋跟特麼過年似的!李成烈一邊虛偽的跟大家揮了揮手,一邊憤怒的瞪了金聖圭一眼。

金總監心安理得的接下這個眼神,把他交給了一個彌勒佛一樣的大廚,簡單介紹後就出了廚房。

「李總想學什麼?」彌勒佛問。

李成烈打開飯盒:「這個」

彌勒佛看了眼雞腿,皺眉:「就做這個?」

「對啊,就這個」李成烈問:「很難?」

「.....我能先嘗一下嗎?」彌勒佛遲疑道,雖然這個雞腿看上去烹煮過熟,切工異常粗糙,醬汁顏色也過深,簡直一無是處!但是能讓這位爺這麼珍而重之的拿過來,應該多少有點過人之處吧?

「你還要吃?」李成烈不高興了,麻痹這是自己媳婦兒吃過的,怎麼可以給別人呢!

「.....不行?」彌勒佛更好奇了,深深覺得這個雞腿一定不一般!

「行,吃吧」李成烈咬牙答應,為了將來,這次就大方一點好了!

彌勒佛趕緊打發小工拿過一個磁盤,把那個爛糟糟的雞腿擺了進去,蒸鍋加熱時間精確到一分不差,然後切了一小塊送進嘴裡。

李成烈嚴肅的看著他。

彌勒佛咂咂嘴,覺得有些納悶,這貌似就是很尋常的口味啊!難道是自己太愚鈍,沒有吃出精華和內涵?

於是李總就看到對方又切了一大塊送進了嘴裡!臥槽怎麼能吃這麼多呢!

彌勒佛認真吃了半天,最終確定這還真就是最普通的味道啊!

「能不能做出一樣的?」見他乾咂嘴不說話,李成烈忍不住問。

簡直太能了!彌勒佛順手拿過一瓶照燒醬:「雞腿先用少量鹽腌制,下油鍋煎熟,熟之後加兩大茶匙這個醬」

「你等等,我記一下」李成烈在手機上按:「然後呢?」

「.....沒然後了」彌勒佛回答。

「這就行了?」李成烈吃驚。

「保證做出來味道一模一樣,只要你買對這個照燒醬的牌子」彌勒佛點頭。

真不愧是大廚啊!李總滿意的拍拍他的肩膀:「謝謝,果然有水準,以後還找你!」

大廚哭笑不得,這種表揚真的.....一點含金量都沒有!

出了廚房後,李總裁直奔超市買了照燒醬和雞腿,然後連公司也沒去,直接回了家!

「你怎麼現在回來了?」李成鍾正在畫畫,看見他哥後有些詫異。

「晚上做飯給你吃」李成烈把購物袋丟進廚房,隨手倒了杯水喝。

弟弟受驚:「咱家一直就是我和鐘點工做飯,你為什麼會突然有這種想法?」

哥哥欲蓋彌彰,嚴肅的解釋道:「多掌握一門技能也是好事」

「你是想做飯給嫂子吧?」弟弟鄙視的看著他。

「閉嘴!」一般哥哥惱羞成怒的時候,就說明這個答案正中紅心!

「你真浪漫!」弟弟趕緊讚美哥哥。

哥哥高傲的進了廚房。

「我幫你」李成鍾拖著傷殘的腿,很執意的跟了進去!

「你去坐著休息」哥哥皺眉。

「陸醫生說我需要多鍛煉」弟弟加重了陸醫生三個字,一臉嬌羞的小甜蜜!

擦!哥哥無語的把雞腿倒進水槽裡,用開水澆上去。

「不是這樣的」弟弟捉急糾正:「要用溫水洗」

「不早說!」哥哥把雞腿搶救出來,結果燙的一激靈。

弟弟看的提心吊膽,他等等會不會把廚房燒了啊!

「少量鹽是多少?」好不容易洗好了雞腿,哥哥拿著調味瓶不恥下問。

弟弟同情的看著他哥:「那是味精」

.....

哥哥淡定的拿起另一個大瓶子。

弟弟扶額:「那是綿白糖」

「那鹽呢?」哥哥怒了!

弟弟趕緊雙手奉上!麻痹做個飯而已啊!怎麼殺氣騰騰的呢!

真是好可怕!

雖然過程慘不忍睹,但是李總最終還是成功的做好了一盤雞腿!

李成鍾也特別高興,因為他覺得自己功不可沒!不過哥哥認為這完全是愛情的力量,和弟弟一毛錢的關係也沒有!

擦!弟弟特別生氣的看了他哥一眼,過河拆橋!真小人!

「你,去給我雕個胡蘿蔔花」哥哥吩咐弟弟。

弟弟吐血:「你為什麼覺得我會掌握這項技能?」

「你不是學藝術的嗎?」哥哥一臉莫名其妙。

建築藝術和胡蘿蔔雕花有一毛錢關係!弟弟覺得有點胸悶,麻痹自己怎麼會有一個這樣子的哥哥呢!

「快點」李成烈還在催。

弟弟憤怒的回答他:「我是在巴黎學的藝術,不是在新東方學的廚藝!」

哥哥聞言很遺憾:「早知道就送你去學廚了」

弟弟:.....

既然胡蘿蔔花成為了奢望,李總只好退而求其次,在雞翅旁邊擺了一小撮香菜,還切了半個小番茄。

李成鍾吃驚的一比那啥,要知道自己的哥哥平時雖然在外面道貌岸然,但在家可是個很粗糙的爺們啊!一下子變得這麼心靈手巧什麼的真是難以接受!

當然晚餐僅僅有一盤雞腿是遠遠不夠的,所以哥哥又勒令弟弟炒了幾個菜。為了不掩飾雞翅的光芒,這幾道菜分別是蒜蓉西蘭花、熗炒空心菜、耗油鳳尾、乾煸苦瓜和生菜蛋花湯,擺在餐桌上一片綠油油,特別生機勃勃!而那盤雞腿就理所當然醒目萬分,皇后一樣端坐在最中間,想忽視都難!

然後兄弟倆就開始坐在餐桌上看時間,眼看著估摸還有五分鐘金明洙就要進家門,李成烈卻突然接到了一條簡訊——李總李總,我和遊戲組的人一起出去玩啦,今天晚一點回家,不用等我吃飯啦!↖(^ω^)↗!

我!嘞!個!擦!

李成烈瞬間就風中淩亂了,麻痹什麼叫天有不測風雲!

「怎麼啦?」弟弟被他哥的表情驚了一下,也湊過來看了眼,然後特別同情的看著他哥,運氣也太差了呀!

李總覺得自己有些要吐血的跡象,居然不回來吃飯?那自己忙一下午到底是為什麼!雖然他在簡訊裡用了可愛的顏文字賣萌,也是不能原諒的!

「要不要我幫你叫他回來?」弟弟有些擔心他哥,生怕他受什麼大刺激!

「不用了,讓他好好玩吧」李成烈無力的揮揮手:「吃飯」

看著自己親愛哥哥失落的表情,弟弟覺得有點心酸,於是偷摸摸想給他嫂子發簡訊。

「別鬧」李成烈把他弟的手機沒收走,但是並沒有像往日一樣咆哮。

弟弟更驚慌了!平時自己背著哥哥做事情時,都會被他瘋狂的淫虐,怎麼今天這麼平靜呢!難道是哀莫大於心死?!

「哥!」弟弟拖著小板凳,特別乖巧的坐到他哥身邊:「你還有我呀」

「麻痹老子還沒失戀呢」李總食之無味,只是有點受打擊而已啊.....

吃完飯後,哥哥早早就回了書房看文件。弟弟洗完碗後偷偷摸摸在書房門口看了幾次,見他哥一直就保持著一個姿勢,不由更擔心了!最後終於受不了,還是給他嫂子發了條簡訊——你什麼時候回來呀?

然而金明洙此時正在河邊吃燒烤大排檔,吵吵鬧鬧根本就無暇看手機,連弟弟後面的電話也沒有接到!

「優鉉啊,金總監對你真好」洛薇雅突然無限感慨的說了一句。

南優鉉一口飲料差點噴出來,好端端的為什麼要提起那個人渣的名字啊啊啊,真的好可怕!

「你們在一起多久了?」洛薇雅興致勃勃的問。

組裡其他人也歡樂的圍上來,特別特別自覺!沒錯這就是八卦的力量!

「討厭,誰有和他在一起啊!」南優鉉嬌羞成怒!

「怎麼這麼不坦誠呢!」姜大衛恨鐵不成鋼,嫌棄的拍了一下他的腦袋。

「我真的和他沒關係!」南優鉉欲哭無淚:「你們相信我!」

「相信你才,才,才有鬼!」陶樂樂結結巴巴說的很費勁。

「擦!你剛來你知道什麼!」南優鉉怒斥。

「大,大家都告訴告訴我了!」陶樂樂一喝酒就說話費勁,但是大腦還是很清醒的:「他們說金,金,金——」

「金聖圭」小馬實在看不下去,主動幫他接話:「金聖圭就是你的男朋友!」

「對的!」陶樂樂趕緊點頭。

「對個頭!」南優鉉兇神惡煞:「誰都不許在我面他提起他!」

「哦,原來吵架了」洛薇雅恍然:「怪不得」

「怪不得什麼?」南優鉉問。

「他一直在後面店裡吃東西,時不時還會看你!」洛薇雅語出驚人。

「啥?」南優鉉頓時花容失色,刷拉把頭轉過去!

然後就特麼和店鋪裡的金聖圭來了個對視!

於是南優鉉瞬間就石化了!

金總監顯然也沒料到他會這麼猛烈的轉頭,所以也愣了一下,等他反應過來的時候,南優鉉已經撒丫子跑了!

.....

粉紅萌萌水晶心的組員們都有些無語,麻痹這種反應真的很給公司丟人啊有沒有!金聖圭也有些脫力,哭笑不得看著他小內八的背影!

「快去追啊!」組員在組長的帶領下起哄,引得周圍人紛紛看過來!

「呃.....」金聖圭有些窘,追上去?

「快,快點啊!」陶樂樂說話結巴,不由自主的站了起來,伸手直直指著他,表情特別捉急!

金聖圭深深無奈,天知道,自己今天真的只是想來吃碗麵而已,為什麼會鬧出這麼大的陣仗?不過實在抵不過被眾人火辣辣的目光譴責,他最終還是在大家的掌聲裡,拎著外套追了過去!

南優鉉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痛恨過自己的小內八,尼瑪跑起來一點速度都沒有,沒拐兩個彎就被身後的人拎在了手裡。

「你跑什麼啊?」金聖圭又氣又笑。

「救命啊!」南優鉉尖叫。

.....

「叫什麼!老子都說了不會再碰你!」金聖圭咬牙切齒,這妖孽究竟有沒有聽進去自己的話!

「那你跟蹤我吃大排檔!」南優鉉警惕的看著他:「變態!」

「你想太多了」金聖圭無奈:「我從小就在這吃麵,有什麼好跟你的」

「那你不好好吃麵,看我做什麼?」南優鉉不相信,分明就是賊心不死!

「你不也看我了嗎?」金聖圭攤手。

「.....哼!」南優鉉想不出話反駁,只好用眼神鄙視他。

「行了,回去吧,你的同事還在等你」金聖圭和他道別:「我也回家了」

你回家干我什麼事!南優鉉理都不理他,轉身特別有姿勢的走了回去!襯衫紮在牛仔褲裡,顯得腰更細腿更直,屁股也相當翹。

金聖圭盯著他的背影看了一眼,覺得有點惋惜。好不容易碰上一個能讓自己滿意的,卻居然是一場烏龍事件。想起那天他哭著跟自己說那晚是第一次時候的表情.....真的是既招疼又招虐啊!

「你怎麼回來了?」姜大衛見到南優鉉後,吃了一驚:「難道還沒和好?」

「這不科學!」洛薇雅拍桌子!

「嚴重警告!以後不許在我面前再提起他!」南優鉉兇狠的坐回位置,狠狠啃了一口肉串大肆咀嚼,絲毫不顧及竹簽上的辣油蹭滿了腮幫子!

一般如果妖孽南做出這麼不優雅的舉動,那就說明他的心情的確是相當不好,所以大家識趣的噤了聲,順便在心裡嘆息愛情什麼的真是個調皮的小妖精啊!!

因為第二天不是周末,這場聚餐也並沒有持續很久。金明洙回家時還不到十點半,客廳裡燈火通明,李成鍾正在心不在焉的看電視。

「你回來啦!」見到他嫂子進門,弟弟終於鬆了口氣。

「嗯,出去太吵沒注意手機,等看到你的簡訊已經快到家了,所以沒回覆」金明洙坐在他身邊:「你怎麼還不休息啊」

因為我在等你啊!弟弟嚴肅的看著他嫂子:「你今晚怎麼能不回家吃飯呢!」

「因為公司聚餐呀,而且我已經給李總發過簡訊了」金明洙解釋。

居然還叫李總?!弟弟頓時覺得哥哥真是太可憐了!這種進度不行的呀!擦!就算會被他罵也豁出去了!弟弟誠懇的看著嫂子:「可是哥哥都給你做飯了!」

「李總給我做飯?」金明洙被震驚了:「你開玩笑的吧!」

「當然不是!」弟弟站起來:「我帶你去廚房!」

那盤雞腿依舊完整無缺的躺在盤子裡,因為晚餐的時候李成烈一筷子也沒有吃,所以李成鍾也必須不敢吃!白色的磁盤醬色的雞翅,還有可愛的香菜碎和小番茄。

「哥哥說你喜歡吃雞腿,所以特意學的」弟弟替他哥不值:「誰知你還不回家!」

金明洙覺得有些暈暈乎乎,不由自主想起李熊孟中午那條簡訊——你們領導是不是最近在減肥餓慘了啊,還是說他腦袋在發燒?居然把你吃剩下的雞腿從我手裡搶走了!

搶雞腿什麼的,自己之前以為是個玩笑,現在看來,他是為了學做給自己?

金明洙捏緊兜裡的手機,覺得眼眶一熱。

弟弟在旁邊看的很緊張,臥槽眼睛紅了啊!難道自己親愛的哥哥這次有譜?

擦!既然這麼好用的話,那就再編一點感人的情節出來好了!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育珊 的頭像
育珊

烈洙귀엽다-育珊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