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覺得有點氣血逆行,麻痹弟弟怎麼能蠢成這德行呢,自己都這麼直白了!

於是他嘆了口氣,表情更沉重了一些。

「哥」弟弟驚慌的看著他:「你到底怎麼了?」

哥哥深呼吸,決定豁出去了,他嚴肅的說:「人生就像一個滾動著的鐵環,有時候難免會碰出缺口,但往往也只有這些殘缺的鐵環,才能滾的更慢,從而欣賞到更多沿途的美麗風景,你明白了嗎?」

明白你妹啊!弟弟終於被成功嚇哭了,他抓哥哥拼命搖晃:「哥你是不是中邪了,你快醒一醒啊!」

臥槽這是什麼神展開!哥哥風中淩亂的石化了,木偶一樣讓他晃來晃去,看上去真的很像被冤魂附體!

於是弟弟更驚悚了,他手忙腳亂摘下自己脖子上的護身符,塞進了他哥嘴裡,高呼道:「邪靈退散!」

「李成鍾!」李總終於炸毛了,恢覆成了往日那個暴力又霸氣騰騰的哥哥!

「哥!」弟弟終於鬆了口氣,淚流滿面的撲進他懷裡:「你知不知道,剛才你中邪了呀!」

哥哥覺得自己也有點想哭。

「周末咱去廟裡上香吧」弟弟仰著哭花的貓臉:「齋戒沐浴,去求幾道靈符回來!」

.....

「你還是早點睡吧」哥哥心裡湧上濃濃的脫力感。

「嗯」弟弟乖巧的蹭進被子裡,想了想又叮囑道:「你千萬不能有事啊!」

哥淚奔又心酸,麻痹我能有什麼事,我是怕你有事啊!

從弟弟臥室出來之後,剛好碰到金明洙端著一盤蜂蜜甜點上來。

「李總」金明洙笑瞇瞇的打招呼,腮幫子鼓囊囊的。

「這麼晚還吃東西?」李成烈揉揉他的腦袋。

「我連載還沒寫完,肚子餓」金明洙穿著睡衣,頭髮有點亂,特!別!萌!

於是李總暫時把弟弟丟到了一邊:「哪篇連載?」

「.....霸道總裁戀上小乖貓」金明洙說的很沒底氣。

我擦!這標題怎麼這麼切合實際呢!李總瞬間就蕩漾了,他從媳婦兒手裡端過盤子,伸手攬著他往裡走:「給我看一下」

「不用了吧?」金明洙幾乎淚奔:「還沒寫完,很幼稚的」

「幼稚也要看」李總堅定的把人撈進房間!

金明洙完全拗不過他,只好任由他坐在了自己的電腦前!

「軒轅龍翔?」李成烈讚嘆:「這個男主名字好!」

金明洙:..... 

李成烈繼續看的興致勃勃,男女主人公經歷過重重誤解和磨難,終於有情人終成眷屬!新婚之夜,軒轅龍翔看著自己美麗的妻子,吻上她嬌軟的——

「怎麼沒了?」李總覺得略略不爽,卡H什麼的!

「因為我下去拿蛋糕了」金明洙老老實實解釋。

「這裡是嬌軟的什麼?」李總很無恥的問。

金明洙有點崩潰:「嘴」

「寫得好!」李成烈拍桌子。

.....

金明洙淩亂的問:「那我能繼續寫嗎?」

「寫吧」李成烈很豪放。

「可是你坐在我的椅子上」金明洙哭笑不得。

因為老子想抱著你啊!李總在心脾咆哮,很遺憾的讓開了座位。

金明洙打了不到十個字,就覺得自己的脖子快被灼灼目光射傷,於是特別無奈的扭頭:「你不休息?」

「我不睏」李成烈坐在床邊:「陪你」

陪我幹什麼啊啊啊啊!金明洙欲哭無淚,被他這麼盯著,自己根本就一個字也打不出來!

「卡文了?」見他半天不動,李成烈很體貼的問。

「嗯」金明洙保存文檔:「不寫了」

「那一起去吃宵夜?」李成烈約他。

「現在?」金明洙吃驚:「都十點了」

「十點吃宵夜,正合適」李成烈把蛋糕放在桌上:「走吧」

「可是——」

「沒有可是」總裁傲嬌又霸氣:「我去樓下等你,換完衣服下來」

金明洙鬱悶了,怎麼這麼霸道啊.....

不過雖然不是很想去,但對方是自己的老大,又收留自己住在他家,無論如何也沒道理拒絕,只好換完衣服下了樓。

媳婦兒真是軟糯聽話啊!李總很愉悅:「走吧」

「你噴香水了?」金明洙抽抽鼻子,很詫異。

擦!說出來幹什麼!其實李總不僅噴了香水,還整理了髮型,換上了新衣服,麻痹這就是愛情的力量!他冷靜的轉移話題:「想吃什麼?」

金明洙想了想:「大排檔?我知道有一家的麻辣燙很好吃」

「好」李成烈欣然答應。

「可是很廉價哦」金明洙提醒他。

「沒關係」李成烈完全不介意,麻痹怎麼會介意呢,高興都來不及!麻辣燙什麼的,必須刺激又給力!

「那走吧」金明洙幫他拿起沙發上的外套:「那裡不好停車,我們打車走」

臥槽!

媳婦兒好賢惠!李總覺得自己特別幸福!兩人一起出去吃宵夜什麼的,真是浪漫!

金明洙說的那家麻辣燙雖然很偏僻,不過由於很有名,所以出租師傅都知道,也不難找。雖然已經幾近淩晨,店裡卻依舊熱熱鬧鬧,連街上都擺買了桌椅板凳。

「想吃什麼?」李成烈問:「我去選」

「我去吧」金明洙拿過菜筐:「這裡我比較熟,這次我請你!」

「好啊」李成烈樂了,坐在椅子上看他去店裡挑菜。

媳婦兒果然很能幹!吃飯都不用自己付錢!李總裁油然而生一股被包養的幸福感!

幾分鐘後,兩大份麻辣燙就端了上來,還有小菜和啤酒,香氣噴鼻異常豐盛。

「你不是酒精過敏?」李成烈問他。

「叫給你的」金明洙晃晃手上的紅瓶子:「我喝涼茶」

李成烈略略有點遺憾,酒後亂性這種美好的情節,錯過是多麼的可惜!

「你吃這個」金明洙夾起一個肉丸:「好好吃的!」

餵飯什麼的不要太美好啊!李總激動的張開嘴,結果金明洙手一抖,丸子吧唧掉到了李總的阿瑪尼上!

.....

「對不起」金明洙有點囧。

「沒關係」李成烈完全不介意,快點再給老公餵一個!

「你還是自己吃吧」金明洙把筷子遞給他。

擦!李總特別不高興,低頭兇狠的吃了一大口湯粉!然後很不英俊的噴了出來,麻痹怎麼這麼燙啊!

「沒事吧?」金明洙嚇了一跳。

李成烈表情很糾結:「沒事沒事」

話雖然這麼說,但那可是剛從沸鍋裡撈出來的粉啊!上面還封了一層油保溫!金明洙趕緊擰開一瓶冰水遞給他:「快喝一點」

李成烈咕嘟嘟一口氣灌下去大半瓶,才覺得嘴裡火辣的痛感下去一些。

「張嘴給我看一下」金明洙很擔心。

李成烈一愣。

「快點啊!」金明洙又湊近了一點,眼裡滿是認真。

擦!李總突然就有點淡淡的小緊張!要不要湊這麼近啊!

「快一點呀」金明洙還在催他。

李總艱難的咽了下口水,剛才那四個字真的不是撒嬌嗎?真的不是撒嬌嗎?真的不是撒嬌嗎?語調真是又軟又萌又婉轉,像一只可愛的百靈鳥!

「發什麼呆啊?」金明洙在他面前晃晃手。

張嘴這個舉動不管是誰做,都不大可能帥氣逼人,於是李總只好盡量英俊的張開了嘴。

「嗯,沒什麼燙傷,應該過一下就好了」金明洙檢查過後放了心:「不過你有一顆蛀牙」

李總風中淩亂的合住嘴,蛀牙這種毫無氣質東西居然被媳婦兒看到了,真是不應該!

「還能吃嗎?」金明洙問他。

「當然!」李成烈誓死捍衛自己和媳婦兒一起共進夜宵的權利!

「那先放涼一點再吃」金明洙幫他單獨拿了一個小盤子,夾出來一部分菜:「先吃這些吧!」

看著他的細心舉動,李成烈覺得自己的眼眶有點熱,然後情不自禁的想起了一句蘿莉王爺文的經典台詞——你這狐媚的小妖精,寡人要被你寵壞了啊!

真是好應景!

小攤上燈火閃閃,空氣裡充斥著食物誘人的香氣,周圍的人吵吵鬧鬧,每一個人看上去都很幸福。

李成烈一邊替媳婦兒吹涼豆花,一邊想著要怎麼才能自然的餵給他,然而還沒等他想明白,手機卻滴滴響了起來。

「哥!」李成鍾聲音驚恐無比:「你們現在不在家?」

「對啊,出什麼事了?」李成烈被嚇了一跳。

「快點回來啊!」李成鍾捉急萬分:「你最近陰氣那麼重,怎麼能在半夜跑出去呢,小心又被怨靈附體!」

.....擦!

李總冷靜的掛了電話。

「誰啊?」金明洙嘴巴被辣的紅撲撲,好奇問道。

「賣保險的」李成烈盛了一勺豆花遞到他嘴邊:「張嘴」

金明洙乖乖含住勺子,一邊吃一邊感慨,最近賣保險的都好敬業啊,大半夜的還在找客戶!

生活真是不容易!

所謂吃貨,就是在肚子不餓的時候,還能再吃下去一大碗,比如說金明洙!他一只手舉著年糕串,一只手拿著筷子,嘴裡還在不停的吃李成烈遞過來的豆花!

看著自己媳婦兒油嘟嘟的小嘴,李總激動的無法自拔,臥槽要不要上去親一下!看上去好軟好Q好像果凍啊!親上去一定很爽!舌吻什麼的自己才沒有很期待!

「哎呀有蔥!」金明洙抱怨。

李總裁立刻開啟忠犬模式,刷刷把蔥花挑的一乾二淨,速度特別快,簡直就是下箸如飛!

「你也吃啊」金明洙有點不好意思,明明就是他要出來吃宵夜的,為什麼主力變成了自己!

「我看你吃」李總眼神特別特別溫柔。

「你看我吃幹什麼」金明洙臉一紅,吃飯有什麼好看的!

麻痹難道害羞了?麻痹羞澀的媳婦兒好萌啊!李總欣喜若狂,又遞給他一勺甜粥,用充滿愛意的語氣道:「吃吃這個」

「不吃了」金明洙這次沒張嘴,很堅定的搖頭!

這個恃寵而驕的小東西啊,居然膽敢忤逆!李總裁在心裡嘆息,也就仗著寡人疼你憐你,不捨得罰你。

金明洙當然不會意識到在這短短幾分鐘裡,李成烈已經腦補出了一幕狗血淒美的宮鬥劇!他只覺得總裁看自己的眼光實在太驚悚了,於是試探著說:「我們回去吧?」

「不!」李總一口拒絕:「再坐一會!」

「可我們都吃完了,好多人都在等位置」金明洙提醒他。

李成烈四下看看,果然周圍站著許多人,都在眼冒綠光的看著這一桌,看上去尼瑪已經快狼變了!

「那我們走一走?」李成烈站起來:「吃太多了,消化一下」

「可明天還要上班呢」金明洙看看時間:「都淩晨了」

「我都不怕遲到,你怕什麼?」李成烈不滿。

「你當然不怕了」金明洙囧囧有神,誰敢查他的考勤!

「明天允許你遲到」李成烈揉揉他的腦袋,一臉暴發戶的表情!

「你好霸道」金明洙抱怨。

李成烈樂了:「嗯,霸道總裁戀上小乖貓」

「什麼啊」金明洙哭笑不得:「不許提我的小說名字!」

「那現在能走了?」李成烈順勢攬過他的肩膀,幾乎要爽!的!飆!淚!麻痹好纖細的小身體啊!不知道脫光之後是什麼樣!肉嘟嘟的小屁股必須給力!

擦!真是受不了!李總熱血沸騰,默默把他摟緊了一些!

金明洙拗不過他,只好乖乖被他搭著往外走。按理來說兩個男人勾肩搭背很正常,但是他會不會攬的太緊了一點啊!肩膀好疼!

李總此時正在思緒翻飛!既然已經抱到了,那下一步是直接親下去呢,還是應該先表白?麻痹三更半夜孤男寡男,不發生點什麼簡直對不起這種氣氛!

走過喧鬧的宵夜排擋後,小巷子變得很安靜,只有幾盞昏黃的路燈。李總有些淡淡的激動,這分明就是電影裡瘋狂擁吻的經典場景有沒有,特麼豁出去了!於是他深呼吸了一口,低頭在媳婦兒腦袋頂上飛快的親了一下!覺得自己緊張的快窒息了!

但是金明洙卻一點反應都沒有,尼瑪還在看簡訊!因為兩人有身高差,李成烈剛才又親的太快,基本是碰到頭髮就光速撤離,所以他根本就沒有覺察到,最多就是覺得李成烈身體晃了一下。

擦!李總失望的想,怎麼能這樣呢!這可是初吻啊!

「咦,一個小時前優鉉有給我發簡訊」金明洙自言自語。

居然還提及別的男人!李總更不滿了!

「他約我出來吃宵夜,也是在這裡?」金明洙吃驚,太巧了吧?

「南優鉉為什麼要半夜約你?」李成烈頓時有一種淡淡的危機感,臥槽難道媳婦兒被別人瞄上了?!

「不是他,是遊戲組一起出來,可惜我沒看到」金明洙把手機裝回褲兜:「不過說不定能碰到」

話音剛落,特麼巷子另一頭就熱熱鬧鬧的湧出來一大批人,一個比一個臉熟啊有沒有!

「你們說他們現在會不會正在魚水之歡,所以連簡訊也看不到?!」小馬特別歡樂的腦補畫面,然後轉眼就看見李成烈和金明洙出現在了自己正前方!

擦!小馬吃驚的張大嘴,麻痹這幻影好真實啊!

「那是不是老大和娘娘?」姜大衛驚疑道。

尼瑪不是幻影?小馬淩亂之中又有些慶幸,幸好剛才聲音不大啊!

「怎麼辦,我們要不要跑路?」洛薇雅緊張,這種大半夜撞破奸情的趕腳!

「跑你妹!」南優鉉欲哭無淚:「老大在跟我們揮手!」

「千萬不要緊張!」姜組長冷靜的吩咐大家,然後集體做出意外欣喜狀,滿面笑容迎了上去,特別虛偽!

「老大好!」姜大衛熱情如火:「您親自來吃宵夜啊?」

.....擦!組裡其餘人都特別鄙視的看了一眼他!

李總裁顯然不會在意他這個口誤,他很有氣質的隨口問:「出來玩?」

「嗯嗯嗯!」大家集體點頭。

「對不起,我沒看到你的簡訊」金明洙有些遺憾。

「沒關係沒關係!」南優鉉拼命擺手,麻痹幸好你沒看見啊!萬一你看見了,又因為簡訊丟下老大,我一定會被辭退的嚶嚶嚶嚶!

「有新人?」李成烈覺得裡面有一個人略略眼生。

「是啊是啊,今天剛來報道的!」姜大衛把他推到最前面:「陶樂樂,快告訴老大你叫什麼名字!」

.....組員們已經對組長徹底絕望了!

「我我,我叫不緊張!」陶樂樂兩只手拼命撚衣角:「今年五十二歲!」

李成烈:.....

金明洙吃驚:「你看著真年輕」

「不,不是!」陶樂樂快哭出來:「我我我只有二十五!」

李成烈扶額,這都是些什麼人啊。

「別緊張啊!」姜大衛恨鐵不成鋼的看著陶樂樂:「慢慢縮.....說!」

「行了行了,你們去好好玩吧」李成烈實在沒什麼心情聽他做自我介紹:「我們先回去睡了」

我嘞個擦!大家都有些淡淡的激動,回去睡了!老大果然好霸氣!

「要回去啊?」金明洙有些猶豫,其實自己還是很想和同事一起玩的呀!

「不許去!」李成烈看出他的小心思,嚴詞拒絕!

「.....好吧」金明洙蔫兮兮,只好和大家揮手告別。

同事們表面很平靜,內心很沸騰,麻痹好像在看電影啊!嚴厲精英攻戀上可愛呆萌受,要不要這麼溫柔有愛!

目送總裁和娘娘離開後,陶樂樂突然嚴肅的看著姜大衛:「我叫陶樂樂,今年二十五歲」

.....

大家很有默契的繞開他,其樂融融直奔燒烤攤。

「等等我啊!」陶樂樂淚奔著追過去,麻痹陪自己練習一下都不肯,新同事真是不友好!

寂靜的街道上夜風微涼,走了不到半個小時,金明洙就皺著鼻子打了個噴嚏。

按照小說情節,這時候總裁就應該毫不猶豫脫下外套,溫柔的披在他身上,英俊指數一定會飆升!

但是現實偏偏就是這麼不給力,今天李成烈只穿了一件襯衫,脫下來之後上半身就裸了!於是他只好狠狠自責了一下自己的考慮不周!

「我們打個車吧」金明洙覺得自己快凍感冒了。

「不!」李總斷然拒絕,小手還沒牽到呢!

「可是我好冷」金明洙有點囧。

李總不動聲色環住他的肩膀,特別深情的問:「還冷嗎?」

金明洙誠實的打了個噴嚏!

擦!李總略略有些淩亂!但是眼見懷裡的人已經開始哆嗦,也只好千不甘萬不願的站在路邊擋車。

一臉黑色的大吉普停在兩人面前,金明洙頓時緊張起來,他拽了拽李成烈的衣袖,認真叮囑道:「我們不要坐黑車,這種司機會亂開價的!」

麻痹媳婦兒好萌啊!李總裁嚴肅的點了點頭:「嗯!」

金聖圭打開車門:「去哪?」

「我們哪裡都不去!」金明洙搶在李成烈開口之前,就特別特別堅定的做出拒絕!

李成烈嘴角一揚沒說話,臥槽呆死了,好想狠狠的舌吻一番!

「那你們站在路邊幹嘛?!」金聖圭莫名其妙。

「.....因為我們在吹風!」金明洙很嚴肅。

「到底上不上車?我趕著回家!」金聖圭不耐煩的看著李成烈。

你回家幹我們什麼事,現在的黑車司機真霸道!金明洙很不滿,他狠狠瞪了金聖圭一眼:「那就快點走,我們不坐你的車!」

簡直就是莫名其妙,金總監砰一聲關了車門,轟著油門疾馳而去。

「咳咳」金明洙被灰塵嗆的直咳嗽,於是很生氣的握拳:「下次抄車牌舉報他!」

李成烈忍笑忍的很辛苦,他揉揉媳婦兒的腦袋:「嗯,聽你的」

麻痹這種婦唱夫隨的趕腳,真美好!

趕走金總監的黑車後,兩人半天也沒擋到出其他車,只好又繼續往前走。金明洙又累又冷,打完呵欠打噴嚏,簡直堪稱慘烈。

「很累?」李成烈問他。

「不想走」金明洙是缺乏鍛煉的小宅男,從沒走過這麼久的路!

「在前面不遠處,拐彎就有一家酒店」李總面色冷靜的說出這句話,看似漫不經心,實際上已經緊張的快窒息了有沒有!

麻痹洞房花燭夜什麼的,光是想想就很激動啊!

「酒店?!」金明洙眼睛刷拉一下亮了起來!

李成烈有些詫異看著他,臥槽自己是不是眼花了,為什麼覺得媳婦兒看上去貌似很高興?莫非他早就對自己芳心暗許,要不然怎麼會這麼激動呢!麻痹這個假設要不要這麼給力!

李總英俊的沸騰了一把,這種時候就一定要來一個纏綿火辣的法式深吻有沒有!

「有酒店的話,門口一定就有出租車!」金明洙自言自語很歡樂,連腳下的步伐也愈發的輕快了!簡直就是健步如飛!

.....擦!李總覺得自己再次遭到了欺騙。

就在哥哥心情很不爽的時候,弟弟偏偏還在不識趣的打電話!

「又怎麼了?」李成烈很不爽,語調微衝!

「哥,你們怎麼還不回來呀」弟弟特別捉急:「一過子夜時分,街上會有厲鬼冤魂!」

「你給老子閉嘴!」哥哥真的很想回去把弟弟虐待一番。

「我明明就是好心」弟弟很委屈:「而且你明天還要帶我去醫院覆查,要是起不來可怎麼辦呀,之前跟陸醫生約好的!」

「乖,起不來我們就換一個醫生,換一個專家!」聽到陸醫生三個字後,哥哥的語調變得溫柔了一些,麻痹自己的弟弟好歹也算是失戀了,不能太刺激他!

「我不要專家」弟弟很堅決:「我就要陸醫生!我連新內褲都準備好了!」

.....哥哥有點淡淡的脫力,怎麼就這麼死心眼呢。

「哥,你們快點回來嘛」弟弟軟糯糯的撒嬌。

李成烈看了眼不遠處的酒店,覺得特別特別不捨。

「都一點多了」弟弟還在喋喋不休。

「睡吧睡吧,我們馬上回來!」眼見媳婦兒已經擡手攔了輛出租車,哥哥只好不甘不願的接受了這個殘忍的現實!

「快一點!」金明洙拉開車門,遠遠叫李成烈。

李成烈掛斷電話,加快步伐走了過去。

「誰這麼晚還打電話?」坐進出租車後,金明洙有些好奇的問。

「成鍾,他問一下我們怎麼還不回家」李成烈回答他。

「你們感情真好」金明洙有點羨慕:「我就沒有哥哥或者弟弟」

可是你有我啊。李總特別憐惜的看著他,剛剛媳婦兒說話的語調,真是讓人心疼!

「不過我有熊孟!」金明洙自我安慰。

擦!李總瞬間就胸悶了,好端端的為什麼突然提起那個威猛的壯漢!

「他也像是我哥哥啦」金明洙想想又嘆氣:「不知道我的房子什麼時候才可以弄好,已經好久沒有見過他了」

李成烈覺得自己掉進了醋缸裡,這種無限期盼的語氣是要怎樣!

「你可以一直住在我家」李成烈盡量讓自己的聲音聽上去很磁性。

「那怎麼行」金明洙趕緊搖頭:「多不好意思」

到底有什麼不好意思的啊!住在你老公家難道不是理所當然嗎!很不好意思嗎!李總在心裡咆哮!你是老子的媳婦兒啊!媳婦兒!

「不過以後我還是可以來幫你和成鍾煲湯喝」金明洙笑瞇瞇。

李總惡狠狠的想,光煲湯怎麼夠呢!我必須要把你的肉體和心靈全部占有才可以!

「好睏喏」金明洙揉揉眼睛,懶洋洋的打了個呵欠。

就知道賣萌勾引我!李總不滿的腹誹了一下,然後伸手把他樓到自己懷裡:「睡吧」

「呃」這個姿勢太親密,金明洙被嚇了一跳,趕緊刷拉坐直身子:「不用了不用了,那個.....其實也不是很睏」

擦!李成烈覺得自己簡直要抓狂了,遇到這麼一個木頭腦袋的媳婦兒,自己很容易暴躁的有沒有!很容易失控的有沒有!簡直就是忍無可忍!於是李總乾脆頭一歪,靠在了金明洙的肩膀上!

「.....」金明洙很詫異的看他。

「別動」李成烈皺眉:「我睏!」

金明洙覺得自己有些囧,但是也不好說什麼,只好任由他把自己當枕頭!動都不敢動!

兩分鐘後,金明洙覺得自己肩膀好疼,全身都僵硬的難受!於是小心翼翼的看了眼李成烈,發現他已經呼呼睡著了!

要不要這麼高效率啊.....金明洙欲哭無淚,覺得自己半邊身體都已經麻掉了!

而與此同時,李總裁也相當難受!睡著那必須是裝出來的!媳婦兒身高太矮,肩膀又很單薄,所以李成烈的腦袋必須要拗出一個相當奇異的姿勢,才能保持一動不動的歪在他肩膀上!不到半分鐘脖子就開始疼,簡直就是滿清十大酷刑!

但即使是這樣,李總也還是堅持不肯換姿勢!因為他覺得這樣感覺很甜蜜,所以就算是脖子疼,那也是值得的!

李成烈不動,金明洙就更不敢動!這件事情的直接後果就是當出租車好不容易到家時,兩個人走路的姿勢都變的相當奇怪,李成烈一邊走一邊拍脖子,金明洙更慘,連上個台階都腿麻,差點沒摔倒!

「小心啊!」李成烈眼疾手快的扶住他。

「腿有點麻」金明洙扶著他跳跳。

臥槽好像一只可愛的小白兔啊!活潑可愛肚皮軟!李總又一次蕩漾了!他扶著自己的媳婦兒,掏出鑰匙開了門。

「哥!」弟弟正坐在客廳裡!

「你腿還沒完全好,怎麼自己跑下樓了!」哥哥埋怨。

「我慢慢走,沒問題的」弟弟關掉電視:「擔心你們,又睡不著」

「先坐著吧,我扶明洙上去之後,就帶你去臥室」李成烈摟著自己一瘸一拐的媳婦兒,慢慢上了樓。

「腿好點沒?」李成烈扶他坐在床邊。

「沒事啦,大概是哪條神經壓太久」金明洙晃晃腿:「休息一下就沒事了」

「那早點休息吧」李成烈雖然很想給他一個溫柔的晚安吻,但是理智還是戰勝了獸欲!

「嗯,晚安」金明洙沖他揮揮手,表情特別萌!

於是李總覺得自己對他的愛意又加深了幾分!直到出門下樓,還沉浸在那個萌萌的眼神中無法自拔!

「哥!」弟弟一見他哥出線,立刻滿臉激動的坐直身體。

「你這是什麼表情」哥哥非常嫌惡!

「你們剛才,嫂子,不會是!」弟弟簡直要語無倫次。

「你到底想說什麼?」哥哥無語的看著他。

「都不會走路了呀!」弟弟握住哥哥的手,眼裡劈裡啪啦冒星光:「快告訴我,你是怎麼做到的!」

擦!哥哥默默的沉默了一下。

「怪不得要大半夜出去,原來是為了野合啊!」弟弟繼續語出驚人,特別崇拜的看著他哥:「野合什麼的.....你真是好重口!」

「你給老子閉嘴!」哥哥兇狠的看著弟弟。

「不要害羞啊,快講講細節!」弟弟往他哥身邊湊近了一點,興致勃勃無限期待!

「.....你想太多了」哥哥從牙縫裡往外擠字。

「騙人!」弟弟不信。

「騙你妹!」哥哥惱羞成怒。

「真的?」弟弟簡直要難以置信:「可是剛才嫂子明明連路都不會走了呀!還這麼晚才回來,你居然都沒有徹底的占有他!」

擦!哥哥覺得自己被鄙視了!他兇狠的扶起弟弟:「從現在開始不許再提這件事!」

「你真是讓我失望!」李成鍾嘆氣。

「再唧唧歪歪一句,老子就把你丟下樓梯!」哥哥咬牙切齒的威脅。

「.....」弟弟乖乖閉了嘴,安慰自己沒關係,大丈夫能屈能伸,等腿好之後再來瘋狂的鄙視哥哥!

這個夜晚李總輾轉反側久久難以入睡,因為他對現狀特別不滿!媳婦兒雖然就睡在自己隔壁,但是他完全就是一根可愛的小木頭,根本對自己瘋狂的示愛沒有任何反應,還企圖從自己家搬走,回到別的男人身邊!弟弟則為了一個性向不明的男醫生神魂顛倒,成天都在想怎麼樣才能看到人家的鳥!簡直飢渴不忍直視!

人生真是寂寞如雪.....李總深深的嘆了口氣,站在窗前看浩瀚星空,神情特別特別憂鬱!

憂鬱一夜的後果就是哥哥在第二天成功的賴床了!直到弟弟梳妝完畢,直到媳婦兒做好早餐,他還在床上呼呼大睡!

「你去叫他起床」弟弟攛掇他嫂子!

「.....為什麼不是你去?」金明洙繫著小圍裙,站在鍋邊不肯動!

「因為我腿疼!」弟弟很嚴肅。

病痛向來都是最好的藉口,金明洙無奈放下鏟子,接受了這個光榮的任務!

臥室門沒有鎖,裡面安安靜靜,敲門也沒有反應,金明洙只好推開門走了進去。

房間中央的床很大很大,李成烈正窩在被子裡,睡的天昏地暗人事不省,表情比起平時多了一點稚氣,毫不設防像個大孩子。

金明洙坐在床邊叫他:「起床啦」

聲音很小很小,李成烈必須沒有絲毫醒來的跡象!

「李總」金明洙伸手推他:「快點醒來啦,快九點了!」

三兩下之後,李成烈終於睜開了眼睛,有些茫然的和他對視。

「成鍾還在等你帶他去醫——呀!」金明洙話還沒說完,突然就被李成烈一把拉進了懷裡!

「沒睡醒」李成烈聲音沙啞的抱怨,然後轉身把媳婦兒壓在了身下。

「放開我呀!」金明洙大囧,手腳並用的推他。

「.....」李成烈繼續英俊的裝睡,然後緊緊環住他的腰,腦袋在他脖頸處狠狠蹭了兩下!

麻痹真是好爽啊!!!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育珊 的頭像
育珊

烈洙귀엽다-育珊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