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周末,所有人都過的特別充實!麻痹除了弟弟!因為特麼陸醫生出差還沒有回來,弟弟只好寂寞的獨守空閨,眼睜睜看著他哥狂噴啫喱水!

「你覺得我看上去怎麼樣?」哥哥一邊打領帶一邊問。

弟弟靠坐在床上,心裡咆哮麻痹還能怎麼樣,一臉飢渴樣!周末有約會什麼的最討厭了哼!

哥哥沒有理會弟弟的腹誹,他仔細梳妝完畢後,覺得自己真是英俊的不忍直視!於是拎起外套準備下樓去找媳婦兒,結果弟弟在身後幽幽開口:「就去個宜家買家居,你犯得著西裝領帶嗎?裡面很熱的」

.....哥哥愣了一下,旋即埋怨的看著他弟:「我擦你怎麼不早說?」

弟弟望天,傲嬌的想誰讓你不帶我一起去的!

哥哥這次沒有虐弟弟,因為哥哥趕腳時間有點緊張,於是他飛快的扯掉領帶西裝,穿著內褲站在衣櫃前面翻衣服!

弟弟看著他哥扯歪掉的內褲,覺得好像弱智啊,家門不幸,簡直太給李家丟臉了!

好不容易等哥哥捯飭完造型下樓,金明洙已經在餐桌上擺好了早餐,正在廚房打豆漿。

哥哥癡迷的看著他,心想麻痹媳婦兒好賢惠啊.....屁股真翹!

「你眼神還能再淫蕩一點嗎!」弟弟鄙視的撇撇嘴。

「信不信我把你倒下去?」哥哥推著輪椅冷笑。

擦!弟弟頓時睜著水汪汪的眼睛,滿臉無辜的讚美道:「哥你真帥!」沒關係,純爺們能屈能伸,就是這個意思!

「你們起床啦」金明洙聽到動靜後走過來,幫忙把李成鍾一起扶到了椅子上。

「我們什麼時候出發?」李成烈剛一坐下,就迫不及待的問。

「起碼等到家政阿姨來吧,要不然成鍾一個人在家不方便」金明洙遞給李成鍾一碗粥:「這個是沒加蔥的,吃吃看」

「謝謝嫂.....明洙!」麻痹弟弟在感動之下,差點說漏嘴!

哥哥兇狠的瞪了他一眼,還好金明洙並沒有計較,又轉身回了廚房繼續弄小菜。

「哥,你什麼時候才能正式把小軒變成我嫂子啊?」弟弟喝著美味的稀飯,特別期待的看著他哥。

哥哥自尊心被挫傷了,麻痹扯那麼長遠做什麼,你哥到現在連小手都還沒摸到!

「進度太慢了!」弟弟恨鐵不成鋼。

「擦!」哥哥無言以對,只好爆粗口。

「我都給陸醫生看了我的屁股!」弟弟特別自豪。

哥哥無言的看了眼他弟,真是拉低李家平均智商水平!

「對了,最近有部新的恐怖片上映,你們要不要去看?」弟弟熱心建議。

「他一點都不怕恐怖片」哥哥嘆氣,麻痹膽子怎麼就那麼大呢。

「.....那不然去看《大山楂之戀》?」弟弟想了想:「據說是部文藝片!」

「這是什麼爛名字」哥哥嫌棄。

「一聽這名字就知道劇情很無聊!」弟弟嚴肅滴看著他哥:「所以你們一定要去看!」

「為什麼?」哥哥莫名其妙。

「你怎麼這麼遲鈍呢!」弟弟捉急:「你還記不記得上次你去看文藝電影的時候,發生了什麼事情?」

臥槽!哥哥在心裡回答,老子一進去就睡的人事不省,醒過來連片尾曲都已經播了一半!

「所以啊,這次如果小軒睡著在你懷裡——」

「麻痹這個主意好!」哥哥興奮的拍了下桌子。

擦!弟弟不滿:「我還沒說完」

「你不用說了」哥哥豪放的制止他!大山楂之戀,一聽就是一部特別好的電影!必須買情侶票,然後看媳婦兒嘟著小嘴在自己懷裡睡著,一邊流口水一邊說夢話!

「哥你冷靜一點,不要撓桌子」弟弟擔心的看著他哥:「那是咱爸最愛的水曲柳,撓出印子他跟你拼命」

哥哥狠狠的揉了揉他弟的腦袋,以示獎勵,親生弟弟必須給力!

「你怎麼又在欺負他」金明洙一出來,就看到李成鍾正被李成烈使勁蹂躪腦袋,於是皺眉埋怨!

「這是哥哥對我的愛!」雖然弟弟有點暈,但還是堅定的替他哥維護形象!金明洙把盤子放在桌上,有些哭笑不得的幫他整理頭髮。

李總又一次蕩漾了,自己怎麼會有一個這麼賢惠的媳婦兒呢,真是萌!

預約好的家政準時按響門鈴,於是李成烈迫不及待的把弟弟交給了陌生怪阿姨,自己開著車和媳婦兒歡樂的直奔宜家!

雖然時間不是上班高峰,不過因為最近有一個經濟論壇在本市召開,部分道路限行加上大量外地車湧入,大周末居然也堵在了路口。

於是李總心情有些淡淡的狂躁,麻痹怎麼就堵車了呢,自己還要趕著去買情侶票!

金明洙倒是無所謂,一直在低頭玩手機。

「在看什麼?」李成烈沒話找話,和自己的媳婦兒搭訕!

「從前有一個國王,某天去視察監獄」金明洙對著手機念。

所以現在是溫馨可愛的情人講笑話時間?李總立刻眼睛發光。

「然後他指著一個犯人問典獄長,這個人的處罰是什麼?典獄長回答國王,是終身監禁!」

李總做好了爆笑的準備!

「然後國王就說,減去他的一半刑期,判處一半終身監禁!」金明洙放下手機:「念完了」

「哈哈哈哈哈!」李總雖然完全不知道笑點是什麼,不過還是成功的笑了出來,特別逼真!

.....

金明洙吃驚的看著他:「你笑什麼?」

李總笑容瞬間僵住,麻痹難道不應該笑?

「這是智力問答題啊!」金明洙囧囧有神:「我是想問你,典獄長是怎麼才能做到“一半終身監禁”這麼荒謬的指令」

.....我嘞個擦!李總頓時風中淩亂,心裡滾滾踐踏過一群飛奔的草泥馬!飛!奔!的!草!泥!馬!

金明洙和他大眼瞪小眼。

「我只是覺得國王有點蠢」李總冷靜的回答他,然後伸手擰開廣播轉移焦點。

擦擦擦擦!剛才什麼都沒發生!

所幸廣播很彪悍,成功轉移了金明洙的注意力!

「老公!」依舊是上次那個淒楚的女聲,不過換了新內容:「我們離婚吧!」

「為什麼?」撕心裂肺的沙啞男音:「小麗,我們明明如此相愛,怎麼捨得離開彼此,哦!不!我不要和你離婚!」

「我也愛你啊!」女聲哽咽:「可是我們都結婚三年了,還沒有孩子,你媽她,她,她.....」哭泣,哭泣,哭泣。

「小麗!」生離死別。

「老公!」聲嘶力竭。

渾厚畫外音適時響起:「治療不孕不育,就來藍天博愛醫院,給婆婆一個響亮的反擊,讓您明天更美好!」

金明洙笑的肚子痛:「居然還有情節」

看到媳婦兒這麼高興,李總也暫時放下了剛才的烏龍,眼底漫上笑意:「廣告這種東西,當然是效果越誇張越好,記住的人也會越多」

「商場上的東西我不懂」金明洙撓撓腦袋,笑的有點不好意思:「所以說啊,只能寫小說」

「你小說寫得很好」李成烈適時的誇讚媳婦兒。

「哪裡好了」金明洙癟癟嘴,和他做的事情比起來,自己根本就是卑微的不值一提吧!

「有那麼多讀者,這還不算好?」李成烈刮刮他的鼻子,調侃外帶占便宜:「我的當紅果凍兔」

「你不許說!」金明洙捂住他的嘴,臉蛋通紅,這個瑪麗蘇的筆名啊啊啊。

李成烈瞬間就激動了!麻痹送上門的小手,不親白不親!

可惜金明洙動作太快,李總的嘴剛準備嘟起來,他的手已經拿開了!

李成烈不滿的看他,要捂就好好捂,怎麼能這麼敷衍了事呢!

「我們等等去吃宜家的肉圓套餐吧,很大份也很好吃」金明洙建議。

「嗯,吃完順便去看場電影?」李成烈趁機說出自己的要求,臥槽這種時候一定要裝作特別不經意啊有沒有!

「看午夜幽靈?」金明洙瞬間來了精神:「好呀好呀!」

「不!」李總嚴肅滴拒絕他。

「那我們去看什麼?」金明洙小失望:「最近也沒有其他片子」

「我們去看大山楂之戀!」李成烈表情灰常認真。

「可我一定會睡著的」金明洙苦了臉:「換一部行不行?」

麻痹老子就是要你睡著啊!李總在心裡小小的沸騰了一把,然後堅定的搖頭:「不行,我們就看大山楂之戀!」

「.....好吧」對方是自己的老大,金明洙只有乖乖聽話的份。

李總在心裡默默的比劃了一個V字,離革命成功又更進了一步,真是可喜可賀!

周末的宜家人很多,按慣例來說其實李成烈並不是很喜歡這種地方,不過由於身邊有一個可愛誘人的媳婦兒,因此總裁心裡還是充滿了愉悅感!沒錯,男人就應該這麼容易滿足!

一起挑靠墊,一起買果汁,一起試廚房,這種已婚男一般的感腳,真是美好!李總覺得宜家簡直是世界上最美好的地方!沒有之一,就是最!

「你看,這個椅子好好玩!」金明洙又對一把搖椅產生了興趣,坐在上面晃來晃去沖他笑。

面對如此天真無邪的媳婦兒,李總順利成章的再次淪陷,麻痹怎麼能這麼萌呢,麻痹好想親一口啊!麻痹宜家連床都是現成的有沒有,有沒有!意淫這種東西一旦開展就很難剎住,就在他瘋狂腦補今天媳婦兒內褲顏色,並且打算找機會驗證一下的時候,眼角餘光卻突然瞥到了一個人。

再仔細一看,李成烈瞬間就特麼石化了!

在前面不遠處,一個文質彬彬的男人正端著兩杯果汁,滿臉寵溺的看著眼前挑床單的女生,一幅道貌岸然情侶相!

陸展風?李成烈有些吃驚,他怎麼會出現在這裡,而那個女生又是誰!

「你在看什麼?」金明洙好奇的站起來,順著他的視線往過看:「咦,陸醫生」

「嗯」李成烈回過神,心裡簡直五味雜陳!麻痹弟弟知道這件事之後會不會跑去上吊啊!

「要去打招呼嗎?」金明洙問他。

「不用了」李成烈搖頭,心裡還在想要怎麼跟弟弟交代這件事情!自己查到的資料明明就是陸展風從來沒有女朋友啊!不應該在幾天內就發展一個吧?難道是妹妹?姐姐?姑姑?小姨媽?奶奶?李總思緒紛飛,拼命為他弟的未來找出路,結果就看到陸展風笑著湊上前,親了那個女孩的臉頰一下,兩個人手挽手親熱的下了樓!

我擦!現實血淋淋的擺在眼前,李總裁只好愴然淚下,為他弟慘烈的暗戀默哀了一把。

「你的表情好奇怪」金明洙擔心的看著他:「沒事吧?」

「沒事」李成烈搖搖頭:「走吧,我們去看沙發」

「可是你的臉色很不好」金明洙問:「要不要先去喝杯水休息一下?」

「也行」說實話,李成烈現在也特麼沒心情逛宜家!

坐在冷飲店裡,李成烈試著給李成鍾發了個簡訊——幹嘛呢?

弟弟很快就天真可愛的回覆他——在畫畫呀,怎麼啦?

哥哥斟酌字句——畫什麼?

弟弟發了個嬌羞而又歡樂的表情——~(*@ο@*)~畫陸醫生!

擦!哥哥瞬間就崩潰了,尼瑪這下怎麼辦!

一分鐘後,弟弟收到了哥哥的簡訊——為什麼不試著畫畫美麗的大自然?這個世界很大也很美,你永遠都不知道,下一秒會遇到什麼驚喜。

臥槽!弟弟驚疑未定的看著屏幕,麻痹這是什麼狀況,手機那頭真的是自己那個粗糙的哥哥嗎!

而此時哥哥正在用手機瘋狂搜索“如何安慰失戀親友”這個話題,從中搜索具有哲理感悟的小段子,準備用來喚醒弟弟沉醉迷失的心!

「哥」弟弟實在受不了心裡的忐忑,於是乾脆打了過來:「你在做什麼啊?」

「.....」李總不打算在電話裡告訴他這個慘絕人寰的消息,因為害怕他弟會自殘!所以哥哥猶豫著說:「我就想試試簡訊通道有沒有堵塞」

擦!弟弟很無語:「我畫畫一手碳粉,你不要再騷擾我了!」

騷擾?李成烈特別不滿,這明明就是你哥對你的關懷和愛!要是換做平常,哥哥一定會咆哮鎮壓他弟,但是這次不一樣啊!因為弟弟悲慘的失戀了,所以哥哥特別和顏悅色的說:「乖,聽哥的話,多看看美麗的大自然」

.....弟弟茫然納悶,覺得他哥難道中邪了?

「夏末秋初,是風景最美的時候」哥哥聲音很溫柔:「每一片樹葉都有枯黃的時候,雖然有些難以接受,可是至少在盛夏時節,它曾經美麗過」

麻痹這到底是怎麼了呀!弟弟汗毛倒豎,他手足無措的說:「哥你是不是受刺激了是不是和嫂子吵架了,哥我錯了我再也不氣你了你千萬不要出事啊嗚嗚嗚嗚!」

我擦這是什麼反應!真特麼明月照溝渠!哥哥深吸一口氣,盡量平靜的咆哮:「我沒事!」

「哥!」弟弟連手都在顫抖:「你確定你沒事?」

「我真的沒事」哥哥覺得自己被弟弟打敗了,他無語的望天:「我就是看到一些有意思的話,想和你分享一下」

「.....」弟弟不知道自己該說什麼好。

「吃完飯多休息一下,別老畫畫了」哥哥決定晚上回家再和弟弟促膝長談。

弟弟很乖巧的答應下來,然後掛完電話繼續畫陸醫生!麻痹真的好帥啊!比他哥帥多了!

「喏,雪梨芒果汁」金明洙買飲料回來,遞給李成烈一杯。

「謝謝」李成烈接過杯子,覺得還是自己比較幸福一點,最起碼媳婦兒不管是在公司還是在家,都能時刻被自己看到!

「你剛剛臉色有點白,是不是太累了?」金明洙有些內疚,畢竟他平時上班已經很辛苦了,周末好不容易有時間,應該好好在家休息才對。

「沒有,就是想起公司的一些事情」李成烈隨口找了個理由。

「你不要老是想工作,那樣會很辛苦的」金明洙看著他:「就算是很厲害很厲害的人,也需要休息啊」

李成烈笑笑,伸手揉揉他的腦袋。

「不然下周一起去爬山?」金明洙試探著問:「南山區有一片新景點,人不是很多,空氣特別好」

李成烈詫異,這算是他在主動約自己?

「好不好?」金明洙眼底有些期望,連他自己也未曾覺察。

「當然!」李成烈狂喜,臥槽這種多年媳婦熬成婆的幸福感是要怎樣!

「那說定啦」金明洙笑瞇瞇,眼睛像可愛的小月牙。

李總心裡沸騰無比,似乎看到了革命成功的曙光,特別五顏六色!七彩斑斕!燦爛一片!爬山好!最好是爬山的時候遇到暴雨,然後兩個人就被困在了山洞裡!媳婦兒冷瑟瑟發抖,只好脫光濕衣服躲在自己懷裡取暖!然後害羞滴說李總反正閒著也無聊,不如我們來做點好玩的事情吧!你喜歡人家跪著還是躺著?

我擦那必須都喜歡!李成烈默默捏緊了拳頭!然後掏出手機查了下未來七天的天氣預報!特別迫不及待!

CCA|V官方數據——下周末,中到大雨!

我嘞個擦!簡直就是如有神助!天時地利人和什麼的不要太給力啊有沒有!

「你又在想公司的事情?」金明洙歪著腦袋問他。

李成烈冷靜的搖搖頭,在心裡咆哮麻痹你不要再賣萌了!否則老子連這七天都忍不住了!

相對於李成烈和金明洙的曖昧溫馨來說,南優鉉和金聖圭簡直就堪稱慘烈!

這天早上剛八點,金聖圭就土匪一般闖入了南優鉉的單身公寓,用狼吻喚醒了他!

「救命啊!」南優鉉臉都嚇白了,迷糊糊只覺得有個人壓住了自己,於是驚叫出聲!

「是我」金聖圭敲敲他的腦袋,哭笑不得。

南優鉉傻乎乎和他對視了幾秒,逐漸清醒過來,然後特麼叫的更大聲了:「你怎麼會在我家?!」

金聖圭覺得自己耳膜嗡嗡響,只好離他遠一點:「說好的,今天帶你去醫院啊」

「.....你是怎麼進來的?」南優鉉納悶,自己昨晚明明就有反鎖門啊!

「我有你家鑰匙」金聖圭吻了吻他的臉蛋。

「為什麼?」南優鉉震驚,麻痹現在的土匪怎麼都這麼厲害!

「親一下就告訴你」金聖圭指指自己的臉頰,逗他。

人!渣!南優鉉氣鼓鼓的推開他,自己去洗漱刷牙。

金聖圭坐在床上,有些好笑的看著他纖瘦的背影。昨天自己去公司找他,誰知他去談工作不在,本來就想走,結果粉紅萌萌水晶心的筒子們無比熱情,爭先恐後的奉上了南優鉉放在公司的備用鑰匙,建議他去家裡等!

所以說有時候,小情人的同事這種生物還是很給力的有沒有!

「我買了豆漿和包子,吃一點吧?」金聖圭跟進廁所,從身後抱住他。

南優鉉掙開他,叼著牙刷往旁邊躲了躲。

「鑰匙是你同事給我的,放在公司那一把」金聖圭好脾氣的看著他:「不為這個生氣了好不好?」

麻痹這都是什麼同事啊!南優鉉幾乎要淚奔!

「我去幫你熱早餐」金聖圭很識趣的沒有再逗他,轉身進了廚房。

聽著那細碎的碗碟碰撞聲,南優鉉覺得有些無奈,要不然.....跟他坦白了吧?坦白自己不是玩咖,不想玩也玩不起。

洗漱完後到餐廳,桌上已經擺了香噴噴的包子和豆漿,還有兩幅碗筷。

「你也沒吃早餐?」南優鉉坐下。

「當然,六點半就起床了」金聖圭刻意討好他:「這家包子很有名,你嘗嘗看」

南優鉉心不在焉咬了口包子,在心裡謀劃要怎麼跟他開口。

見他心事重重的樣子,金聖圭以為他還在擔憂病情,於是輕聲安慰:「沒事,我幫你預約的醫生很有名,一定會治好你」

南優鉉哭笑不得的看他。

「別怕」金聖圭握過他的手,在自己嘴邊輕輕一碰。

南優鉉抽回手,深呼吸一口剛準備坦白,就聽見金聖圭又說了一句:「那家生殖醫院有點遠,快抓緊時間吃東西」

.....

南優鉉瞪大眼睛,以為自己聽錯了:「什麼醫院?」

「生殖醫院啊」金聖圭看他:「西郊那家」

南優鉉覺得自己又快哭了。

「我得的是肝炎,為什麼要去生殖醫院?」

「別鬧」金聖圭幫他倒豆漿:「快點吃」

「我真的是肝炎!」南優鉉異常認真的看著他:「而且會傳染!」

金聖圭皺眉。

「真的!」南優鉉目光堅定。

金聖圭和他對視了三秒,把手裡的杯子放在了桌上。

麻痹真的嚇走了?南優鉉頓時熱淚盈眶,今天真是個好日子!

結果下一秒,金聖圭的臉就湊到了跟前。

「你做什麼!」南優鉉瞬間緊張!

「給你最後一次機會,你到底有沒有病?」金聖圭陰著臉,一字一句道。

「有啊有!!!」南優鉉拼命點頭:「肝炎!」

「很好」金聖圭咬牙,伸手挽起袖子。

「你你你要幹嘛?」南優鉉聲音顫抖,特麼不會是要打自己吧!

結果金聖圭彎腰,把他猛地打橫抱了起來。

「救命!」南優鉉花容失色的驚叫。

金聖圭陰陰開口:「跟我去醫院檢查,要是結果顯示你在撒謊,看我怎麼收拾你」

.....不用了吧!南優鉉淚奔:「我這病治不好了你放過我吧求你了嚶嚶嚶!」

「那怎麼行」金聖圭冷笑:「明知道自己有傳染病還出來一夜情,想讓我就這麼放過你?」

明明就是你自己硬上的我啊!南優鉉淚流滿面:「你先放我下來行不行!」

金聖圭把人丟在床上,擡手在他屁股上狠狠拍了一巴掌。

火辣辣的痛感混合清脆的巴掌聲,南優鉉終於特麼成功的哭出來了,他聲嘶力竭的控訴:「你怎麼這麼壞啊!」

金聖圭捏著他的下巴,平時在商場上的霸氣陰險暴露無遺:「這就壞了?想不想試試更壞的?」

「不想!」南優鉉哭的打嗝。

「肝炎啊,說不定我現在已經被你傳染了」金聖圭從他腰裡抽下皮帶:「先給我揍一頓出出氣吧」

「你你你要用它打我?」南優鉉瞬間就嚇懵了。

金聖圭慢條斯理的把皮帶對折,在空中揮舞了一下。

空氣被劃破的聲音很有震懾力,南優鉉哭的差點窒息:「我我我我沒病」

「肯承認了?」金聖圭忍著笑,這妖精怎麼特麼這麼好玩啊!

「嗯」南優鉉鼻子通紅,可憐兮兮的看著他。

「為什麼要裝病?」金聖圭聲音很冷。

「我沒病」南優鉉這輩子都沒被人這麼嚇過,因此現在還沒緩過來,只知道重複這個事實!

金聖圭終於被逗樂了,俯身下去咬了下他的耳朵,放軟語調:「傻瓜」

南優鉉還在哭,麻痹土匪好可怕啊嚶嚶嚶!

金聖圭摟住他,輕輕吻著那潔白的脖頸。

「我討厭你!」南優鉉哽咽著說。

「所以就裝肝炎嚇我?」金聖圭在他鎖骨上留下了一個吻痕。李成烈的公司和自己的購物中心一樣,前段時間剛組織員工做完體檢,肝炎.....真以為自己會相信?

南優鉉默認。

「所以,這裡也沒問題咯?」金聖圭手伸到下面,輕輕揉了揉。

「不要碰那裡!」南優鉉瞬間全身汗毛倒立,拼命掙扎著想跑。

金聖圭沒料到居然會惹來他這麼大的反應,於是也愣了一下。

南優鉉趁機從床上跑走,站在一邊驚恐的看著他。

.....

金聖圭很受打擊,也不用把嫌棄表現的這麼明顯吧?

「我們不可能在一起的」南優鉉橫著心說出來:「我不想玩」

「不想玩是什麼意思?」金聖圭皺眉。

「我想找一個能在一起一輩子的」南優鉉看著他:「你不是」

「傳聞裡你不是這樣的」金聖圭嘴角一揚:「欲擒故縱?」

故縱你妹啊!南優鉉覺得自己有點背氣。

「還是說你根本就不喜歡我?」金聖圭猜測。

南優鉉很乾脆的點頭,這倒是實話。

金聖圭臉色一暗。

南優鉉怯怯的縮了縮,有沒有天理啊明明就是你先問的嚶嚶嚶!

「我對你不好?」金聖圭咬牙。

南優鉉覺得自己又想哭:「這和好不好又沒關係」

「還是說那晚我沒讓你舒服?」金聖圭站起來。

南優鉉嗖一下躥到門邊,警惕的看著他。

「這是你家」金聖圭坐在沙發上:「有本事永遠都別回來」

南優鉉淚流滿面可憐無比:「你究竟要怎麼樣才能放過我?」

對方都把嫌惡表現的這麼明顯,金聖圭也覺得有些無趣。不過想想自己縱橫情場這麼久,向來都是甩別人的主,這次好不容易想找個固定的床伴,對方居然死活都不接受,不管是男人的尊嚴還是心裡的障礙,都實在是很難平覆。

南優鉉還在紅著眼睛看他,緊張兮兮又可憐巴巴,像只濕漉漉的小貓,實在是很欠虐。

最起碼,這段時間送的玫瑰不能虧本吧?

金總監嘴角一揚,渣攻之勢盡顯。

「你你,做什麼?」南優鉉覺得危險壓頂,本能的想跑出門,卻被他輕而易舉抓住。

「再陪我一次,以後就放過你」金聖圭把他丟到床上,欺身壓了上去。

「不要!!!!!!」南優鉉幾乎嚇暈過去,麻痹這種事情不要再發生第二次啊!

「為什麼不要?」金聖圭扒掉他的T恤,咬牙道:「多少人求我都求不到」

「你這個混蛋!」南優鉉死命掙扎,卻完全不是他的對手,在褲子被扒掉的時候,妖孽終於徹底崩潰了,他泣不成聲的尖叫:「那晚是我的第一次!!」

金聖圭一愣,擡頭看他。

南優鉉哭的異常慘烈,看上去幾乎快要暈過去,連唇色都變成蒼白。

金聖圭猶豫著放開了他。

失去了束縛和壓制,南優鉉這次卻沒有逃開,只是側身縮成一小團,嗚咽著哭的很可憐。

「.....怎麼回事?」金聖圭艱澀問他。

南優鉉哭聲更大了一點。

回想起那一晚他的生澀和緊窒,還有第二天早上的高燒不退,以及不會用藥的傻瓜行為,金聖圭終於意識到了一些東西。

「我真的不想玩」南優鉉聲音很低:「你走吧」

.....

「對不起」在一陣煎熬的安靜之後,金聖圭很糾結的開口。

南優鉉搖搖頭,依舊把臉埋在枕頭裡。

幾分鐘後,門被打開又鎖上,房間重新恢復寂靜。

南優鉉抱著枕頭,神情木然的發呆。

終於還是結束了啊.....

金聖圭出了他家,第一件事情就是直奔魔の翼。

這家酒吧是兄弟店,哥哥是老闆弟弟是調酒師,就住在酒吧樓上的房間裡。一般這種店都是日夜顛倒,所以當兄弟倆被一陣狂野的敲門聲吵醒後,都幾乎想要掄著菜刀砍人。

然而當他們把門打開,發現外面是金聖圭時,特麼只好把咆哮壓了下去,滿面笑容的迎接這位大爺——圈子裡的人都知道,金總監是出了名的暴!脾!氣!

「知道南優鉉多少事情,全部告訴我」金聖圭臉色陰沉,祖宗一樣坐在沙發上。

兄弟倆欲哭無淚,這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啊,真是沒天理,大清早講故事什麼的最討厭了!

絮叨叨的一個小時過去後,金聖圭終於發現,關於南優鉉的傳聞到底有多離譜,那麼多情節明明就前後矛盾,居然一直都沒人發現?不過想想也是,來這種地方大多是為了尋找刺激,誰又會在意別人故事的真假,或者換言之,誰的過去裡又沒有誇大的成分?

金聖圭覺得自己有些哭笑不得,搖搖頭站了起來。

「好走不送!」兄弟倆趕緊拉開門,尼瑪趕緊走老子要睡覺!

金聖圭回到車裡,覺得腦子有些亂,想起那張哭成皺巴巴的小臉,真不知道自己該是什麼心情。玩了這麼久,對每一個對象都是彬彬有禮,哪怕分手都很紳士,只有這次,算是徹底渣了吧?

金聖圭搖搖頭,開車去了公司,把自己丟進了文件裡。

工作這種事情真的很能混時間,不知不覺就到了晚上十點,警衛拿著手電敲開門,詫異道:「金總監,您還不走?」

「馬上」金聖圭舒展了一下筋骨,覺得心情似乎平靜了一些,於是準備收拾東西回家,卻突然收到一條李成烈的簡訊——失戀了要怎麼安慰?

面對這麼白癡的問題,金聖圭直接無視,關機鎖門。

李總盯著手機等了十分鐘,也沒見金聖圭回訊息,於是憤怒的比了下中指,真是沒義氣!

臥室裡的大床上,弟弟正在乖巧的看書,剛洗完澡的頭髮有點潮,很可愛的支愣起來,睡衣上還印著小鴨子。

哥哥頓時悲從心中起,麻痹老子花朵一般的弟弟啊,為什麼這麼命苦!

「哥?」弟弟聽到動靜擡頭,表情特別小清新。

哥哥更加不忍心了,他坐在床邊看著弟弟,語氣慈愛無比:「其實你真的有很多優點」

「那必須的!」弟弟豪放點頭。

「所以,一定會有很多人喜歡你」哥哥幫他整整頭髮,聲音很溫柔:「有時候兩個人相遇,就好像天空中的流星,雖然很美麗,但是注定只能擁有一瞬間的燦爛,過後就只會餘下回憶。你懂不懂我的意思?」

雖然哥哥很期望弟弟能明白自己的苦心,但默契這種事情真的不能強求!

於是弟弟驚疑未定的摸了一下他哥的額頭。

麻痹會不會是發燒了啊!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育珊 的頭像
育珊

烈洙귀엽다-育珊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