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醫院回家的路上,李成烈還在糾結陸醫生的事情。臥槽怎麼會有這麼奇葩的男人呢,不僅勾引自己的弟弟,還搭訕自己的媳婦兒!

真是壞透了!李總用力握住了方向盤!

「吃糖嗎?」金明洙拆開一袋綜合糖果。

「吃!」李總語氣特別惡毒!比賣蘋果的毒皇後還要惡毒!

金明洙把一小顆圓圓的糖果送到他嘴邊,有些心虛的問:「好端端的,怎麼又生氣了?」

李總沒有回答,低頭兇狠的把糖咬進嘴裡,卻感覺到他微涼的指尖輕輕掃過了自己的嘴唇!

臥槽這是不是等於自己親了媳婦兒一下呢!

那必須是啊!

真的親到了?

擦!李總瞬間覺得草莓糖好軟好萌好甜蜜啊!

「還要!」李成烈有些淡淡的迫不及待。

金明洙不明就裡,又從裡面抽出一根棍狀軟糖遞過去。

李總頓時就不高興了,麻痹這個怎麼這麼長,完全沒有辦法趁著吃糖占便宜!

「很好吃哦,芒果味道的」金明洙見他不張嘴,於是拿著糖果晃晃。

李成烈只好張嘴咬住,一邊嚼一邊讓其餘大半根在嘴外晃,異常猥瑣,一點都不符合總裁冷艷的氣質!

等紅燈的時候,李成烈覺得車裡有些過分安靜,於是隨手打開廣播,交通台正在播放悠揚的鋼琴曲,輕緩流暢,聽上去就特別特別幸福!李總意料之中開始小蕩漾,麻痹氣氛這麼好,要不要表個白呢?要不要表個白呢?要不要表個白呢?然後就在他極度猶豫糾結的時候,鋼琴音樂戛然而止,變成了一個哽咽的女聲:「老公,我.....我又懷孕了!」

「意外懷孕,就來樂天無痛人流醫院!韓國技術,三分鐘解決大問題!今天做人流,明天就上班!」渾厚的男聲霸氣威武,十分值得信賴!

擦!李總只好暫時壓制住自己躁動的內心,傻逼才會伴隨著無痛人流跟媳婦兒表白!

「對了,這個周末我想去宜家」金明洙一邊吃糖一邊說:「之前的床和靠墊都泡壞了,買一些新的」

「我陪你去」李成烈必須不可能放他一個人。

「可是會很久,你要是忙——」

「我不忙」李成烈誠懇的打斷他:「我平時特別喜歡逛家居!」逛完之後再一起晚餐,一起電影,一起牽手,一起擁吻,一起睡覺,簡直美好到不能再多!李總心潮澎湃,覺得生活豁然開朗!

「那我可不可以帶熊孟一起過去?」金明洙問:「他也想買新沙發」

「不行!」李總想都不想一口拒絕。

「為什麼呀?」金明洙有點意外。

「.....」這特麼還要問為什麼?李總冷靜的說:「我不喜歡和陌生人一起逛街」雖然這個理由聽上去有點娘,但是情急之下,也想不出更好的藉口了!

「哦」金明洙悶悶的想,有錢人果然會有很多怪癖.....逛街這種事,難道不是人越多越好麼。

「你和你的鄰居關係很好?」李總“漫不經心”的問。

「嗯,我們是大學同學,一個宿舍睡上下鋪的」金明洙笑瞇瞇:「他人很好哦,幫我打飯還幫我打水」

李成烈有些淡淡的羨慕嫉妒恨,媳婦兒在大學時候一定更軟萌,小只又呆兮兮什麼的,頭髮毛茸茸,小臉一捏一個坑!自己居然就這麼錯過了!想起來就覺得很遺憾啊.....森森嘆氣!

沒有了李成鍾存在,家裡顯得冷清不少,李成烈換完衣服後直接進了書房工作,金明洙則抱著筆記本乖乖在他身邊碼字,順便卡茲卡茲吃薯片。

「少吃一點垃圾食品」李成烈覺得旁邊坐了一只小老鼠,於是揉揉他的腦袋。

「番茄味道的!」金明洙吮吮手指,眼睛瞇起來:「好吃!」

「要不要幫你叫點甜品?」李成烈語氣很寵溺。

「不用,我買了蓮子和銀耳,晚一點可以自己煮糖水」金明洙指指電腦:「喏,還有幾百字就寫完了」

「新連載?」李成烈湊過去,念道:「豪門總裁的單純情人?」臥槽這種神級瑪麗蘇的標題!

「你不許念!」金明洙耳朵滾燙,雖然寫這種小說很賺錢可是.....真的感覺很丟人啊!超級弱智的有沒有!

「為什麼不給念啊?」李成烈樂了。

「呃.....我去煮糖水!」金明洙采取鴕鳥戰術,丟下電腦就跑,生怕被拉住討論情節!

李總一個人在原地淡淡激動!豪門總裁的單純情人,這麼恰到好處的題目,分明就是在寫自己和他!所以這其實是一篇紀實文學?臥槽這種設定果然好美麗!

李成烈興致勃勃的坐在他椅子上,鼠標拉到頭往下看。

他,是來自豪門的皇太子,低調,神秘,內斂,帥氣,逆天.....麻痹逆天是什麼?李總摸摸下巴,繼續往下看。

遇到她,他一眼淪陷!為她發瘋,為她癡迷,為她情有獨鐘,為她不惜放棄億萬家財!

可她卻不愛他,她愛的是另一個他,雖然他對她殘忍,狠毒,無情,冷酷,但是她卻依然

用生命愛著他!

他明知她愛的不是他,卻依然執著的守護著她,希望有一天她能發現他的好,而放棄另一個他!

她,他,和他之間,究竟會產生一番怎樣纏綿而又慘烈的戀情呢?

沒有人知道答案,又或者根本就不會有答案。

她,他,和他,從相遇的第一秒鐘開始,就注定是一場無法挽回的悲劇.....

擦!李總覺得自己有點暈,完全沒搞懂他媳婦兒要表達什麼意思!

這怎麼能行呢!李成烈對自己很不滿,真是太不應該了,居然沒有辦法和媳婦兒心有靈犀!為了解決這個問題,李總幹了一件特別特別猥瑣的事情,他新申請了一個女生QQ,加進了「粉紅果凍兔」的讀者群,想要更加了解媳婦兒!

ぬ蔂不會侢噯ㄋ:歡迎噺人~

可ル厷註:噺亽爆照~

嚸燃①支煙:報哖齡~

潶色血鏃:調戲噺亽

李總瞬間就斯巴達了,麻痹這是哪國語言啊!

ぬ蔂不會侢噯ㄋ:噺亽說話,快①嚸!

貌似是讓自己說話?李成烈猶豫著敲鍵盤。

最愛粉紅果凍兔:大家好。

群裡瞬間就安靜了!一分鐘兩分鐘,三分鐘後,李總突然被特麼殘忍無情冷酷的踢出了QQ群!毫!無!預!兆!這簡直就是恥辱!李成烈憤憤的喝了口水,百折不撓的又加入另一個群組!沒關係,反正媳婦兒在蘿莉界很火,有的是高級群!

申請很快就被通過,所幸這個群主打不是火星文,大家用簡體漢字聊的正歡!

洛蘭容華:歡迎妹妹加入。

李總受驚,妹妹?

傾昭儀:不知妹妹年方幾何?

.....

李總特別糾結,昧著良心敲鍵盤。

最愛粉紅果凍兔:十八

傾昭儀:哦,妹妹年歲大了些,怕是侍奉不了皇上。

李總面部痙攣,麻痹誰要侍候皇上啊!而且十八歲到底哪裡大了啊!

瑤良娣:姐姐莫要這麼說,即便是年歲大了,若是才情可人,門第高貴,知書達理,也是極討人喜歡的。

傾昭儀:這倒也是,果真還是妹妹宅心仁厚。賜珍珠一盒,綢緞十匹!

瑤良娣:謝姐姐賞賜,妹妹願吟詩一首,只為討姐姐心歡。

瑤良娣:彩虹翩翩舞,蝶兒雙雙飛,一撇驚鴻,一生一世,一眼萬年!

傾昭儀:妹妹真是好才情,姐姐自愧不如。

瑤良娣:姐姐過獎。

這特麼又是什麼群啊,穿越群?文學群?李總覺得自己有一點淡淡的疼!

綰芳儀:呀,各位姐妹,娘娘來了~

瑤良娣:參見娘娘~

傾昭儀:娘娘金安~

舒貴妃:娘娘萬福~

塵淑妃:娘娘千歲~

金貴人:娘娘吉祥~

潛水的人頓時一個一個全部冒了出來,李總受驚,誰來了這是。

憐夕皇後:各位妹妹平身。

舒貴妃:謝娘娘恩典,娘娘今日來的似乎比往日遲了些。

憐夕皇後:哀家今日老師拖堂。

憐夕皇後:放學晚了。

李總終於特麼噴出來了!

瑤良娣:對了娘娘,今日來了一位新的妹妹,雖說年紀大了些,但若是娘娘喜歡,倒也不妨留下,這深宮寂寞,多個姐妹相伴總是好的。

憐夕皇後:新人何處?

貴公公:皇後娘娘懿旨,新人還不快快現身?

麻痹居然還有公公!李總覺得自己的三觀正在被哥斯拉摧毀!

最愛粉紅果凍兔:是我。

貴公公:大膽,膽敢對娘娘不敬,拖下去掌嘴二十!

最愛粉紅果凍兔:.....

憐夕皇後:村野女子,真是髒了哀家的眼。

三秒鐘之後,小喇叭一閃一閃,李總毫無懸念的被再次踢出去了!

這簡直太操蛋了!李成烈一邊冷靜深呼吸,一邊申請加入了第三個群!這次一定要成功!一定要忍辱負重!叫叫娘娘怎麼了,打打火星文又怎麼了!只要能和媳婦兒的距離更進一步,讓自己做什麼都可以!因為這就是愛!

這個群裡並沒有人注意到新人的到來,因為大家正在熱烈的討論一部小說——《驚世絕戀——狂野總裁和他的神秘情人》!

《驚世絕戀——狂野總裁和他的神秘情人》是本周綠袖添香網的總榜單冠軍,講述了草根倔強冷漠女主通過一起車禍,認識了狂野瀟灑癡心總裁的故事!淒婉動人纏綿悱惻高潮叠起撕心裂肺!她,不想嫁入豪門;他,卻偏偏就是豪門!這種設定,光是聽一聽就好感人啊!

蘿莉們討論的熱火朝天,李總卻特別特別不屑,這種老套的情節,媳婦兒早就在《霸道總裁的調皮未婚妻》裡寫過了!

隨手點開金明洙的專欄,看著那一排齊刷刷的完結文,李總覺得很滿足,就算自己以後破產了,媳婦兒也完全能養的起自己,媳婦兒真能幹!

「李總」金明洙突然毫無預兆的推門進來。

擦!怎麼不敲門呢!李總瞬間想關閉頁面,結果特麼情急之下沒點對,點成了全屏!於是他只好吧唧扣上了電腦屏幕!

.....金明洙有點風中淩亂。

李成烈冷靜的和他對視:「我在看AV」

大概是李成烈表情太嚴肅,金明洙也腦子短路了,他囧囧的問:「好看嗎?」

李成烈立刻搖頭:「不好看,不給你看」麻痹怎麼能好看呢,AV什麼的才不想看,老子只想讓你陪我演GV!

「嗯,我不看」金明洙很乖巧的點頭,心裡拼命吐槽腹誹誰想看那種東西啊混蛋!

而在醫院裡,弟弟正在一個小本子上塗塗畫畫,連嘴角都幸福的翹起來!沒錯!他就是在畫自己的心上人!

麻痹陸醫生真的好帥啊!弟弟嘖嘖稱讚,要不是紙上滿是碳粉,真的很想撲過去親一大口!

隨手拿過床頭櫃上的鏡子看看,果然自己也很閉月羞花,簡直和他是天造地設的一對!黃梅戲裡唱天仙配的那種!

掛鐘秒針噠噠走,離例行查房還有半個多小時。病房裡安安靜靜,於是弟弟百無聊賴,又在小本子上畫了一個鳥!矮油好羞射!弟弟一邊畫一邊嚴厲譴責自己,怎麼能這麼飢渴呢,一點都不符合自己藝術家的氣質!然後繼續用特別小清新的筆觸,又特麼往大描了一圈,不管形狀還是尺寸都很驚人,簡直蕩漾的無法自拔!

尼瑪尼瑪,真的很想把他推倒啊!弟弟覺得自己簡直就是欲火焚身!

走廊上閃過熟悉的影子,弟弟立刻刷拉合住本子,拿過床邊的哲學書隨手翻開,斜斜靠在床頭,帶著一絲憂鬱的神情,顯得異常有氣質,簡直就是漫畫裡的氣質美少年!

「成鍾」陸展風推門進來,笑容一如既往的溫柔。

「陸醫生」弟弟嬌羞的看著他。麻痹自己連睡衣領子都拉下來了,鎖骨什麼的必須給力!

「感覺怎麼樣?」陸展風坐在床邊。

「有點頭暈」弟弟特別可愛的回答他。

「你的身體已經沒事了,不需要有心理負擔」陸展風看著他:「最近你說的不舒服,全部都是小毛病,放鬆心態就會沒事,真的不需要繼續住院了」

「你在趕我走?」弟弟頓時很捉急。

陸展風失笑:「這裡是醫院,你總不能一直住下去,沒事了當然應該出院啊」

弟弟嘟嘴,明顯不高興。

「不想出去?」陸展風溫和的看著他。

弟弟拼命點頭。

「為什麼?」陸展風問。

麻痹因為我愛你啊!弟弟在心裡咆哮,眼神特別委屈。

陸展風幫他拉攏歪掉的衣領,一顆顆扣好鈕釦。

李成鍾眼眶一紅,覺得自己心裡很軟也很酸。

「好好休息吧」陸展風站起來:「晚安」

李成鍾點點頭,看著他轉身出了病房,背影在走廊越來越遠,直至最後消失不見。

天空飄起細碎的雨滴,刷刷打在窗戶上,整座城市都被夜色籠罩,靜謐無邊。

弟弟難過的拿出了手機:「哥!」

李成烈正在和媳婦兒一起甜蜜的吃糖水,於是被打斷的很不滿:「怎麼了?」

「我不想出院!」弟弟覺得自己都快要哽咽了!

「不想出就別出,沒人趕你」李成烈特別暴發戶的說:「愛住多久住多久!」

「可是他趕我走」弟弟淚流滿面,特別煽情的說:「我想了想,或者還是走的好,留在這也遭人嫌」

「行,那我明天幫你辦手續」李成烈答應的很爽快。

「擦!」弟弟怒:「你怎麼也不安慰一下我呢!」

「好好睡吧,晚安!」李成烈迅速掛了電話!

弟弟生氣的捶了一下床,麻痹這是什麼哥哥!真是討厭!

第二天一大早,李成烈先是開車把媳婦兒送到了公司,然後就掉頭去了醫院接弟弟。

和前幾天一樣,公司遊戲組裡依舊是花的海洋,只不過今天換成了齊刷刷的藍色妖姬。

「簡直浪漫的要死掉了」洛薇雅感嘆。

「那就讓他去死好了!」南優鉉憤怒的翻動著文件夾,麻痹送你妹啊天天送!

「不要這麼絕情啊」姜大衛也苦口婆心的勸他:「你看人家對你多癡心!」

「你連是誰都不知道,就知道他癡心?」南優鉉簡直想鄙視他!

「難道你願意說那人是誰?」姜大衛頓時目光爍爍!

組裡其他人也刷拉圍上來,準備特麼聽第一手八卦!

「我不願意!」南優鉉咬牙切齒。

「切」大家一哄而散,真是無趣!

「明洙,這個給你」南優鉉遞給他一盒巧克力,是和玫瑰花一起送過來的。遊戲組裡沒幾個人喜歡吃甜食,於是按照慣例給了最喜歡巧克力的金明洙。

「你真的不要吃一個?」金明洙當然很樂意幫他解決這個負擔:「很好吃的」

「我才不要呢!」南優鉉傲嬌的扭過頭,然後就特麼看見金聖圭出現在了門口!跟特麼恐怖片一模一樣!

「啊!」南優鉉花容失色的叫了一嗓子。

其餘人嚇了一跳,麻痹這是怎麼了?

「大家好」金總監靠在門框上,笑的迷人又nice。

哇哦!妹子們瞬間嬌羞的臉頰泛紅,好帥!

漢子們淡淡的在心裡吐槽,高富帥什麼的最討厭了哼!

南優鉉把頭埋在文件夾裡,裝死。

看著他的鴕鳥行為,金聖圭心裡簡直樂不可支,他雙手插在褲兜裡,優雅帥氣的走過來彎下腰:「寶貝兒,還在生我的氣?」

老天!金明洙瞪大眼睛:「你們.....」

辦公室裡其餘人也特麼瞬間斯巴達了!大家不約而同的想起了那個雄偉的假JJ,原來是金總監送的嚶嚶嚶,優鉉真是好福氣!

「你閉嘴啊!」南優鉉羞憤欲死,憤怒的看著他。

金聖圭低頭,親了親他的額頭:「乖,別鬧」

同事們紛紛激動的咬住拳頭,麻痹真是活色生香啊有沒有!

南優鉉瞬間就崩潰了,這特麼也太丟人了啊啊啊!於是驚怒萬分推開他就往外跑!

金聖圭笑著搖搖頭,看著其餘人很優雅的道歉:「對不起,打擾大家工作了!」

所有人都表示我擦必須沒關係啊!這種狗血劇情簡直就是百看不厭!真想手牽手一起給金總監唱一曲常回家看看!

南優鉉從小到大都沒怎麼狂奔過,小腦缺失體育細胞基本為負數,再加上心裡緊張,於是小內八左腳踩右腳,特麼啪嘰一聲摔倒在了花園裡!跟言情劇主角一模一樣!簡直嬌弱到讓這世間所有男子都為之心動!

這種時候男主角就應該霸氣的出場了,金聖圭伸手把他抱起來,低聲責怪:「怎麼這麼不小心?」

「你到底想幹什麼!」南優鉉眼眶都紅了:「就算是一夜情也情完了,幹嘛還死纏著我!」

心裡真是委屈的一比那啥!

「因為想追你啊」金聖圭把他放到一邊的長椅上,自己蹲在前面,輕輕把他的褲腿挽起來。

膝蓋上有一個圓圓的傷口,正在往外滲血,金聖圭皺眉:「流血了」

「我又不是瞎子!」南優鉉沒好氣。

「你們公司有沒有急救包?」金聖圭沒有介意他的壞態度。

「我自己會處理!」南優鉉嘴硬:「才不需要你管!」

既然對方這麼不配合,金聖圭乾脆站起來,彎腰把他抱在了懷裡。

「喂喂喂,你幹什麼?」南優鉉花容失色,麻痹這可是在自己公司的院子裡啊!

「去診所」金聖圭抱著他大步朝車庫走。

「放我下來!我不去!討厭死了啊!」南優鉉劇烈掙扎,心想臥槽這人渣怎麼這麼土匪,臥槽要不要喊救命啊!

「再大聲一點,我保證你們全公司都會下來看熱鬧」金聖圭涼涼威脅。

擦!南優鉉瞬間閉了嘴,心虛的看看四周。

「放心吧,只是送你去敷傷口」金聖圭把他放在副駕駛上,眼神一暗:「繼續鬧下去,看我怎麼收拾你」

.....南優鉉頓時眼眶通紅,麻痹自己怎麼這麼倒霉啊!明明就是這個人渣占盡便宜,為什麼現在心虛的人反而是自己!

看著他小媳婦一般委屈的神情,金聖圭覺得.....自己怎麼就這麼想再把這妖精幹一次呢!

金總監的車和他的人一樣霸氣又狷狂,座椅大的可以睡覺!南優鉉委屈的縮在椅子裡,緊張的死捏著手機,準備隨時撥打110!

「膝蓋疼不疼?」金聖圭一邊開車一邊問。

南優鉉神經高度緊張,壓根就沒聽到他在說什麼!

「優鉉?」金聖圭在他眼前揮揮手。

「啊?」南優鉉回神,刷拉轉頭無比警惕的看著他,特別特別堅定的說:「不!」

「不什麼啊」金聖圭好氣又好笑。

「什麼都不!」南優鉉往邊上縮了縮:「快放我下車!」

看著他一臉敵意的樣子,金聖圭簡直恨的牙癢癢。自己對他絕對是前所未有的耐心,偏偏這妖精就是不領情,油鹽不進固執的要命,像只小野貓一樣撓的自己心裡又酥又癢,只恨不得把他狠狠虐到哭。

「你這個壞蛋,快點放我下車!」南優鉉還在不知死活的叫。

金聖圭黑著臉,把車停在了路邊。

咦?南優鉉心裡小詫異,這次怎麼這麼隨便就放過了自己,難道他良心發現了?我擦嘞管他趕緊跑!伸手剛想拉車門,卻被一股強大的力量按回到了座椅上。

「你幹什麼!」看著那張越來越近的臉,南優鉉整個人都在哆嗦:「我告你我我我.....唔.....」

金聖圭咬住那柔軟的唇瓣微微一用力,看到他吃痛的皺起眉頭,才覺得心裡舒服了一些,繼續纏綿的親了下去。

比起懵懂又膽怯的小妖孽,金總監吻技堪稱個中高手,這次又刻意想要討好他,因此沒過一分鐘,南優鉉就已經大腦空白,氣喘籲籲的軟在了椅子上。

「怎麼性子這麼倔呢」一吻結束後,金聖圭在他耳邊嘆氣,收緊雙臂抱住那纖弱的身體:「說說看,我哪裡不好了?」

你哪裡都很好,但是老子不想要玩這種遊戲啊!南優鉉覺得自己簡直想哭,喝醉酒後莫名其妙被人上了已經夠鬱悶,更鬱悶的是招來一大號跟屁蟲,特麼甩都甩不掉!

看著他泛紅的眼眶,金聖圭也沒有再說什麼,只是輕輕吻了吻他的額頭,近似於寵溺的嘆了一句「傻瓜」。

南優鉉把頭扭向窗外,不理他也不說話。

醫院裡,弟弟正在淒楚萬分的看著他哥,特別悲切!

「你看你這出息!」李成烈鄙視萬分,幫他收拾好東西:「走吧」

「我還特意換了性感的新內褲!」弟弟哭訴。

麻痹你換內褲做什麼,哥哥受驚!

「我是怕萬一陸醫生獸性大發呢」弟弟小害羞,狂野的撲上來撕開衣服這種情節,自己才沒有期待過!

哥哥擔心的看著他弟,臥槽這樣下去會不會變成神經病啊!

「我一定要勾引到他!」弟弟志在必得的握拳!

「陸展風到底有什麼好,你就非看上他了?」哥哥實在很納悶這一點,特麼也沒帥到風雲變色啊,必須還沒自己帥!

「愛情這種事怎麼能說清楚呢!」弟弟陶醉的蕩漾了一小下。

「.....」哥哥覺得有點崩潰,特麼真是弟大不中留!

「會不會是你不同意我們在一起,所以派人活活把他趕走了?」弟弟突然想到了一種可能性,於是特別驚恐的擡頭看著他哥!

哥哥實在忍不住了,揮手狠狠拍了他弟腦袋一下:「趕你個頭,快點跟老子回去,再唧唧歪歪一句揍你!」

弟弟傷心欲絕,被他哥抱上了輪椅。

「你這個殘忍的封建家長!」弟弟嘟嘟囔囔的指控。

李成烈面不改色,手輕輕一推,讓輪椅往前傾斜了一點點。

「啊!」弟弟頓時重心偏移,尖叫著向前摔去,麻痹我清秀的臉啊!

李成烈一把撈起他按回輪椅裡,威脅:「還吵不吵了?」

弟弟委屈的癟起嘴:「我是病人」

「我就喜歡欺負病人!」哥哥瞪眼。

弟弟只好怯怯的閉了嘴,哥哥真變態!

電梯門叮咚打開,李成烈剛準備推著李成鍾進去,擡頭卻看見金聖圭和南優鉉一起走了出來!

「你們?」李成烈一愣。

南優鉉幾乎哭出來,臥槽要不要這麼倒霉啊!這世上有那麼多醫院!這家醫院有那麼多樓層!居然這樣都能遇到!

「他腿受傷了,我帶他來看一下」金聖圭面不改色。

「你也骨折了?」弟弟油然而生一種同是天涯淪落人的趕腳!

南優鉉汗顏:「我就是膝蓋受傷而已」

擦!弟弟頓時覺得全世界人民都比自己幸福!

膝蓋破掉啊.....李成烈鄙視的看了金聖圭一眼,真是沒節操!

金聖圭自豪的默認下來,就是做那種事情的時候磨傷的,怎樣!

得瑟你妹!李總嚴肅的看向南優鉉:「請假了嗎?」

南優鉉心虛的搖頭。

「喂!」金聖圭看著李成烈:「我強行把他抱出來的,有事找我」

「哇!」弟弟吃驚的睜大眼睛!南優鉉欲哭無淚,臥槽這種神一般的解釋!

哥哥也冷靜的吃了一驚,麻痹這得飢渴成什麼樣,才能上著班就衝進去搶人,然後做到膝蓋磨破來醫院.....擦,簡直不可想象!

看著自家總裁的表情,南優鉉心灰意冷心如死灰,連解釋的力氣都沒了,跟提線木偶一樣任由那淫魔攬著自己往裡走。

診療室裡,南優鉉坐在椅子上讓護士處理傷口,思緒恍惚神遊天外,決定周末一定要去上香轉運嚶嚶嚶。

小護士一邊幫他上藥一邊想,現在的男人皮膚怎麼都這麼好呢,好滑好嫩,絕對是個受!

「疼不疼?」金聖圭交完錢回來,溫柔的問他。

小護士瞬間激動了起來,果然是個受!

「不疼」南優鉉不肯看他。

小護士心想,嗯,傲嬌受。

「小姐」金聖圭皺眉:「你藥快擦到他的小腿了,不用這麼大面積吧?」

「呃,對不起對不起!」小護士回神,很不好意思的幫他擦乾淨。

金聖圭笑著搖搖頭:「下次遇到個斤斤計較的家屬,可就沒我這麼好說話嘍」

打滾商界的男人成熟沉穩,舉止優雅笑容迷人,對剛出校園的小女孩來說簡直誘惑的要命!被他這麼故意近距離的一笑,小護士瞬間臉就紅了,連手都有點不穩。

南優鉉在心裡狠狠腹誹,沒節操,就知道到處勾引人!淫|魔!變態!死流|氓!哼!

金聖圭當然不會知道他在想什麼,看著他傷口被處理好後,就想帶去一起吃飯,結果再次遭到拒絕。

「那我送你回家」金聖圭帶他到停車場。

「不!」南優鉉拼命搖頭:「我自己打車!」

「最後一遍,自己坐上去,或者被我抱上去!」金聖圭臉色有些變陰,耐著性子哄了一天,怎麼還是這麼抵觸自己!

南優鉉特麼被成功的嚇蔫了,眼前這人體格結實,要真的惹怒他,對自己沒有任何好處!好漢不吃眼前虧,只好乖乖上了車。

所幸金聖圭這次並沒有再多做什麼,安安分分把他送回小區。

「再見!」車子剛一停穩,南優鉉拉開車門就跑。

「回來!」金聖圭把他拉到車裡,欺身壓上咬牙切齒:「連句謝謝都沒有?」

「.....謝謝」南優鉉縮成一小團,可憐巴巴的看著他。

金聖圭被他氣笑了。

「我可以走了嗎?」南優鉉委屈的問。

「不請我上去喝杯水?」金聖圭瞪眼。

一點都不想!南優鉉在心裡使勁回答他!

當然這種抗議一毛錢的作用都沒有,抗衡的結果就是夫夫雙雙把家還,臨上樓前甚至還去了趟超市,買了一堆蔬菜魚肉!

看著購物車裡那一堆菜,南優鉉簡直欲哭無淚,尼瑪怎麼這麼倒霉呢,不僅引狼入室,還要做飯給他吃,早知如此還不如答應去外面啊啊啊啊!

「喜歡吃鱈魚還是三文魚?」金聖圭在冷櫃前一邊挑一邊問他。

「我不會做飯!」南優鉉嘟囔。

「沒關係,我們中間有一個人會就好」金聖圭笑笑:「你來洗碗」

南優鉉受驚:「你會做飯?」

「之前在酒店做過管理,學了兩手」金聖圭趁著四周沒人,湊過去吻吻他的額頭:「保證餵飽你」

誰要你餵啊!南優鉉耳朵一紅,丟了一大把蔥薑蒜到購物車裡。

既然逃不掉共進晚餐,那吃完這個至少就不會被強吻吧,要不要再買一罐臭豆腐啊嚶嚶嚶.....

單身公寓的廚房很小,金聖圭一個人在裡面忙忙碌碌,南優鉉坐在沙發上心不在焉的看電視,腦子裡亂的要死要活,根本就不知道屏幕上在播什麼!

於是等金聖圭出來的時候,電視正在用洪亮的聲音播報:「陽痿,早泄,勃起異常,就來九州男性專科醫院!十年鑄造金口碑,助您重拾男性風采!」

南優鉉端坐在沙發上,眼睛都不眨一下。

金聖圭被逗樂了:「看的這麼認真?」

「啊?」南優鉉驟然回神,條件反射的點頭:「對啊,好看」

「原來我的寶貝兒還有這種煩惱」金聖圭坐在他身邊,曖昧咬咬他的耳垂。

什麼煩惱?南優鉉莫名其妙看了眼電視,廣告已經切換成了大三陽,一個猥瑣男正穿著白大褂在極力推薦肝炎新藥,於是南優鉉靈光一閃,拼命點頭:「對啊對啊!」

臥槽臥槽!快點嫌棄我!

金聖圭原本想逗他,沒想到他居然真的承認,一時間也有些愣:「真的?」

「當然是真的」南優鉉充分發揮演技,慘兮兮的看著他:「你要是嫌棄我——」

「我怎麼會嫌棄你呢」金聖圭關了電視,嚴肅的看著他:「乖,這種廣告不能信,周末我帶你去正規醫院!」

擦!南優鉉囧囧有神的石化了!

麻痹要不要這麼神展開啊!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育珊 的頭像
育珊

烈洙귀엽다-育珊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