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剛一說出來,弟弟就意識到了大事不妙!臥槽自己怎麼這麼蠢呢!

陸展風笑著搖了搖頭:「好好休息吧」

弟弟欲哭無淚,眼巴巴看著自己的心上人出了門!

麻痹他一定覺得自己是個神經病!

於是當哥哥端著水杯回來時,就看到弟弟正神情複雜的坐在床上。

「陸醫生走了?」李成烈問。

「哥!」弟弟突然淒厲的叫了一嗓子。

李成烈被特麼嚇了一跳:「怎麼了?」

「我可能失戀了」弟弟悲觀滴推測。

「你什麼時候戀過?」哥哥鄙視他。

弟弟含淚怒視著他哥!

「好吧好吧,不哭」李成烈坐在床邊:「跟哥說,為什麼失戀了?」

弟弟哽咽著說:「因為我讓他叫我母后」

哥哥瞬間就噴了。

「你還笑!」弟弟傷心欲絕。

「沒事,說不定他會覺得你很可愛」哥哥安慰他。

「真的嗎?」弟弟很淒楚。

「當然是真的」哥哥很嚴肅:「我什麼時候騙過你?」

弟弟嫌棄的看他:「你經常騙我」

擦!哥哥豎了一下中指!

「你幫我把那件鑲鑽的睡衣拿來!」弟弟決定魚死網破.....不對,是拼死一搏。

「麻痹那是毛睡衣,分明就是裙子,還到處是破洞」哥哥嚴厲的拒絕他:「不許穿!」

「你這個沒有藝術細胞的野蠻人!」弟弟怒視他。

哥哥很乾脆的撲上去把弟弟淫虐了一番。

慘叫聲不絕於耳,哥哥很自豪的想,別以為找個醫生老子就不敢調教你!

而與此同時在公司裡,遊戲組的同事們正在瞠目結舌,看著快遞員把一大束一大束的玫瑰源源不斷搬進辦公室!不到十分鐘,房間裡已經變成鮮花的海洋,特別喜慶!特麼跟國慶節似的!

所有人都以為這花是李總送給娘娘的,所以大家都紛紛用心照不宣的眼神互相曖昧的盯來看去,你懂的哦,秀恩愛什麼的最討厭了!

金明洙不明就裡,還在傻呵呵的站在一邊看熱鬧。

最後一盒巧克力玫瑰送進來之後,快遞員掏出簽收單,特別震撼的問道:「請問哪位是南優鉉先生?」

全辦公室瞬間嘩然,臥槽居然不是給娘娘的!當著娘娘的面敢炫幸福,真是活膩了,拖出去槍斃五分鐘!

南優鉉花容失色:「給我的?」

「麻煩您簽一下」快遞員把單子遞過來,收件人一欄清清楚楚寫著南優鉉!

「我不要!那不是我!」南優鉉拼命搖頭,尼瑪這種惡俗又爆發的送花方式,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是誰,早上好不容易才從酒店跑掉的,才不要和那個人渣再一次扯上關係啊救命!屁股好痛!

快遞員很為難的看著其餘人:「請問誰可以代簽一下?」

「你們都不許簽!」南優鉉憤怒的警告道:「我要拒收!」

結果在下一秒,所有人都特麼湧上去了,大家爭先恐後的在快遞單上簽字,爭取能沾一點有人追的喜氣!

南優鉉欲哭無淚,麻痹自己要不要考慮辭職.....

手機滴滴響,打開是一條簡訊——寶貝,願不願意下樓?

南優鉉臉色煞白,小內八跑到窗口一看,一輛黑色的大吉普正停在公司門口,在陽光下熠熠生輝,和它的主人一樣霸氣而又無恥!

南優鉉瘋狂的發簡訊——你離我遠一點!

金聖圭很快回過來——難道我那晚沒伺候好你?

南優鉉臉紅的快要燃燒——不要再提那件事,我喝醉了,什麼都不知道!

金聖圭恍然——原來你沒有爽到,那今晚我們繼續。

南優鉉崩潰的衝出辦公室,所有人都面面相覷,發生了什麼事情?

「你不要再來找我了!」南優鉉跑下樓,憤怒的斥責金聖圭!

金總監把他拉進車裡,關上車門劈頭蓋臉的親了下去。

「你這個變態!」南優鉉大驚失色,使勁掙扎著想跑。

「乖,寶貝我錯了,我錯了行不行?」金聖圭把他牢牢壓在身下:「早上醒來你已經不見了,我真的很擔心」

「擔心你妹!」南優鉉還在胡亂踢他。

「別動!」金聖圭眉宇間有些怒意。

南優鉉特麼被成功的嚇回去了,一臉怯意的看著他。

麻痹好兇啊!

「你那裡傷還沒好,再掙扎會疼」金聖圭放軟語調:「聽話」

「閉嘴!」南優鉉很沒氣勢的瞪他。

「還難不難受?」金聖圭在他耳邊低聲問。

想起那個莫名其妙的晚上,南優鉉眼眶又特麼紅了。

金聖圭沒有再說話,只是牢牢的抱緊他。

這天下班後,南優鉉沒有過多抗拒,讓金聖圭送自己回了家。

高層單身小公寓,裝飾的很卡哇伊,牆上還有胖嘟嘟的草莓貼紙。

金聖圭失笑。

笑你妹!南優鉉沒好氣的拉開冰箱,拿了一罐飲料遞給他。

「你真可愛」金聖圭把他拉到自己懷裡,在那柔軟的雙唇上親了一下:「我搬來和你一起住吧?」

「你敢!」南優鉉怒視他:「那我就去上吊!」

.....金聖圭皺眉:「為什麼?」

你個人渣還有臉問為什麼!南優鉉心虛的轉過頭:「因為房子很小」

「好吧」金聖圭沒有過多計較,放下飲料把他打橫抱起。

南優鉉頓時驚慌失措的尖叫粗聲:「救命啊!」

金聖圭哭笑不得:「救命?」

「放我下來!」南優鉉拼命掙扎,臉色慘白。

金聖圭嘆氣:「這麼怕我?」

南優鉉持續不斷的尖叫著!

金聖圭滿頭黑線,把他放到了地上。

「你出去!」南優鉉嗖一下竄到牆角,警惕心十足的看著他。

「我是想看一下你的傷口」金聖圭解釋。

擦!看個毛的傷口,還不是想扒我褲子!南優鉉覺得自己看穿了他的詭計,於是拼命揮手:「不需要!你敢過來我就跳樓!」

金聖圭無奈:「好吧我走,不過你要好好擦藥,知不知道?」

「知道了知道了」南優鉉隨口敷衍,把他趕了出去。

麻痹這人好可怕!南優鉉靠在牆上猛烈地自責,自己是腦子進水了嗎,怎麼會允許他來自己家!擦!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剛才動作過大,屁股好疼啊!

南優鉉小心翼翼的蹭到沙發上趴了一會兒,覺得還是不舒服,於是拉開抽屜想找一些藥。

可是作為一個純潔的小受,之前根本就沒有任何實際經驗,家裡當然也不會準備傷藥,感冒藥倒是有一堆!於是南優鉉只好穿上外套,打算去樓下藥店買。

生平第一次買這種藥,南優鉉有一種無法用語言表達的心虛感,他躡手躡腳的想偷偷溜進藥房,誰知道特麼門口有個自動感應器,腳一踏進去就開始不停地叫“歡迎光臨”!

臥槽,南優鉉被嚇的一愣。

「請問您需要點什麼?」從櫃台裡站起來一個妹子,大概二十出頭的樣子。

「.....」南優鉉在心裡咆哮,尼瑪平時不都是個大媽嗎,為什麼當自己有難言之隱的時候,就特麼出現了一個萌妹子!

當著她的面,自己要怎麼說出“肛裂”這種無恥的詞匯啊!

「您沒事吧?」面對這麼漂亮的一個男人,妹子也很小鹿亂撞。

南優鉉極度糾結,方圓只有這一家藥店,屁股還在火辣辣的疼痛,麻痹到底要不要開口啊!麻痹拖下去會不會肛瘺啊!

「小夥子,要買什麼藥啊?」大媽大概是剛吃完飯,一邊剔牙一邊走進門。

妹子立刻乖巧的坐回了收銀台邊,估計是懼怕被大媽找藉口扣工資!

南優鉉鼓起勇氣,跟地下黨接頭一樣壓低聲音說:「我肛裂了」

臥槽好想哭。

「哦,肛裂啊」大媽見怪不怪,聲音簡直振聾發聵。

收銀妹子立刻用一種很驚訝的眼神看著他!

南優鉉面紅耳赤,不過反正都這麼丟人了,他索性破罐子破摔的說:「嗯」

「新鮮肛裂還是陳舊肛裂?」大媽繼續聲如洪鐘。

麻痹肛裂還分新鮮和陳舊?南優鉉風中淩亂,那當然是新鮮的,特麼就是前天的事,簡直新鮮的不能再多!

「拿回去坐浴,一次一瓶蓋加半盆水」大媽甩出來一個瓶子。

收銀小妹大概是不可避免的腦補了他“坐浴”的姿勢和場景,臉上緋紅一片!

南優鉉匆匆付完錢,逃命一般拿著就跑。

大媽在身後怒吼:「回來!還要找你一塊二!」

南優鉉捏著瓶子飛奔回家,覺得心裡充滿了濃濃的委屈之情。

別的小0事後都會被好好照顧,自己為什麼要這麼倒霉!不僅沒人照料,連藥都要自己買!

蹲在浴室的地上兌水,南優鉉覺得自己真是命苦又心酸。

第二天早上,金聖圭準時敲門。

「誰啊?」南優鉉虛弱的爬起來打開門。

「怎麼了?」金聖圭皺眉:「怎麼臉色這麼難看?」

看清眼前人後,南優鉉崩潰的哭了出來。

「我特麼昨晚買到了假藥!」

「假藥?」金聖圭嚇了一跳,把他摟在懷裡安慰:「別哭別哭,告訴我怎麼了?」

南優鉉悲悲切切,簡直特麼傷心欲絕:「疼死我了!」

金聖圭完全沒搞懂現在是什麼狀況,只好先抱著他回到沙發上,又是哄又是騙的過了半天,才終於從他斷斷續續的敘述中了解到了大概。

簡而言之,就是昨晚當南優鉉好不容易克服心理障礙,以極其猥瑣的姿勢坐到盆裡之後,那裡瞬間就疼翻了,然後特麼就金星亂冒的昏過去了。

看著他哭成包子的小臉,金聖圭拼命掐著手心才沒有笑出來,麻痹怎麼這麼呆啊!那種情景,光是想想就值得笑五分鐘!

「你還敢笑!」南優鉉惱羞成怒死命踢他:「混蛋都是你害的!」

「乖,我錯了我錯了,錯了還不行?」金聖圭拍拍他的背:「我帶你去醫院」

「哼!」南優鉉傲嬌的怒視他。

金聖圭起身,去一片狼藉的浴室拿了那個藥瓶,透明的大瓶裡還剩下一半藥液。

「之前用都沒事?」金聖圭一邊看說明一邊問他。

麻痹哪有之前啊!老子的第一次就給了你這個禽獸!南優鉉一肚子委屈:「之前沒用過」

「沒用過?」金聖圭皺眉:「那為什麼還剩下小半瓶?」

「因為我昨晚用掉了大半瓶啊!」南優鉉被他問的莫名其妙。

.....

金聖圭嘆氣,智商是硬傷啊。

「怎麼了?」南優鉉不明就裡。

「說明書上有寫,一次一小瓶蓋」金聖圭幫他穿衣服:「大半瓶都倒進去,不疼才怪」

南優鉉悲憤的恍然,才想起昨晚自己逃出藥店時,貌似是聽到大媽喊了一句瓶蓋之類。

擦!自己怎麼會這麼悲劇,人生簡直就特麼是一張茶几!

「應該不會有什麼大事」金聖圭扶著他站起來:「我們馬上去醫院,別擔心」

「我還要上班呢」南優鉉看時間。

「不上了」金聖圭很乾脆:「我幫你請假」

「那你呢,你也不用上班?」南優鉉問。

「你都這樣了,我哪有心情去公司」金聖圭幫他鎖門:「走吧」

等電梯的時候,金聖圭的手自然伸過來,握住他的右手。

南優鉉猶豫了一下,還是把手抽了回來。

不是一路人,也沒必要有太多糾葛。事實顯而易見,他是要找上床的伴侶,自己卻想要一個能相伴一輩子的對象,這樣的兩個人在一起,先動心的一定是自己,最受傷的也一定是自己。

既然已經能猜到結果,也就實在沒有理由再去迷戀這一絲溫柔的假相。

看著一臉戒備的南優鉉,金聖圭嘴角揚揚,也沒有再勉強。

而此時在李家的別墅裡,李總正在浴室裡瘋狂的扯睡衣,確保敞開的領口既能讓胸肌若隱若現,又不會顯得特別淫蕩!

媳婦兒現在一定正在廚房裡賢惠的忙忙碌碌,有家的感覺真是好!捯飭好造型後,李總英俊的粗門下了樓梯。麻痹現在要是CCAV的記者來問,自己一定會特別驕傲的告訴他,老子相當幸福!

廚房裡安安靜靜,並沒有往常慣有的鍋碗聲,李成烈有些納悶,難道今天他還沒起床?

臥槽!李總瞬間激動了起來,這種光明正大偷看媳婦兒睡覺的機會實在太難得!說不定還能看到他可愛的小肚皮,嘟起的小嘴巴,和圓鼓鼓的小屁股!尼瑪會不會是裸睡啊!又或者他這次根本就是要色誘自己,所以特意不起床,現在正跪在床上戴著小兔子耳朵,睜著水汪汪的眼睛說主人,人家的小尾巴好疼喏!

麻痹要不要這麼美好!

李總自己YY的血液沸騰,於是特麼三兩步狂野衝上樓,在金明洙門口整理了一下髮型後,才輕輕用弓起的食指扣了扣門,聲音輕不可聞。

尼瑪千萬不能敲太大聲,萬一真的把他吵醒了怎麼辦!

房間裡並沒有動靜,於是李總心安理得迫不及待的一把推開門,準備欣賞自己可愛的媳婦兒!

結果房間裡連個人影都沒有,被子疊的整整齊齊,李成烈風中淩亂了一下下,怎麼又跳出劇情獨立發展了?!

「明洙」李成烈四處找他。

餐桌上擺著早餐和一張紙條。

麻痹這個場景好電視劇啊!難道離家出走了?李總宛如晴天霹靂!腦海裡瞬間出現自己在機場苦尋媳婦兒而不得,最終撕心裂肺跪倒在地的場景!他顫抖著手拿起紙條!

——我去醫院給成鍾送早餐,然後直接去公司啦,微波爐裡有煎蛋,叮半分鐘再吃哦!

李總鬆了口氣,開始看著落款處的笑臉蕩漾,臥槽畫的好可愛啊!媳婦兒真是萌!

醫院裡,李成鍾正在捉急的對鏡梳妝!

「先吃早餐吧」金明洙站在一邊,有點淡淡的囧。

「不!」弟弟一口拒絕了他嫂子。按照常規,每天早上陸展風都會在九點半的時候準時出現,現在特麼已經九點二十了,自己連髮型都沒有整理好,哪裡還有心情吃早餐!

金明洙百思不得其解,他現在每天躺在醫院動不了,為什麼還要往頭上狂噴啫喱水?

弄完頭髮後,李成鍾還不死心,又從櫃子裡拿出了一個閃亮亮的胸針別在睡衣上,爭取讓自己看上去裊娜多姿!

金明洙:.....

他安慰自己,大概所有的藝術家都會很在意這些細節。

「早餐吃什麼呀?」整理完造型後,弟弟終於覺察到特麼好餓啊!

「雞蛋三明治,還有牛奶和沙拉」金明洙幫他展開小桌子:「你慢慢吃吧,我要去上班了」

「嗯,謝謝」弟弟笑的特別小清新,因為他看見陸展風正在往過走!

金明洙在走廊上和陸展風擦肩而過,陸醫生停下腳步轉身看他,皺眉像是想起了什麼。

弟弟靠在床上,拿著三明治擺出優雅的姿勢,尼瑪等的很捉急,手好酸!

然後他就從窗戶倒影上看到陸展風突然轉身,似乎很著急的跑走了!擦!弟弟瞠目結舌,麻痹怎麼就跑了呢,麻痹怎麼不進來呢!

「喂!」陸展風在草坪追上金明洙,氣喘籲籲的拉住他。

「有事?」金明洙有些意外。

「.....你是李成鍾的家屬?」陸展風問。

「我是成鍾的朋友」金明洙看著他:「怎麼了?」

「能不能冒昧問一下,你姓什麼?」陸展風試探道。

「我叫金明洙」對於李成鍾的主治醫生,金明洙並沒有太多防備。

「金?」陸展風似乎對這個答案很意外,他抱歉的笑了笑:「對不起,我應該是認錯人了」

「沒關係啦」金明洙笑笑:「那我去上班了,再見」

陸展風點點頭,和他揮手道別。

病房裡的弟弟正在狂吃三明治,臥槽好好吃啊,比外賣不知道高了幾個檔次,嫂子真是一個心靈手巧的勞動婦女!蛋液流到手指上,弟弟很沒形象的舔了舔,反正陸醫生也不在!可是話說回來,他為什麼好端端的突然就跑走了呢?

難道是因為感受到了自己熾熱的愛意,被嚇跑了?弟弟一邊推測著這個可怕的原因,一邊神情凝重的吃了一大口沙拉,任由大菜葉子在自己臉上刷,沒形沒象,特別自暴自棄。

「成鍾」正在弟弟使勁咀嚼的時候,陸展風突然推開房門走了進來!

我擦!弟弟一下子就緊張了起來,他傻乎乎的看著陸醫生,整個人都石化了!而且嘴裡還咬著一大口生菜,跟特麼山羊似的!

尼瑪這不是真的!這一定是幻覺!弟弟安慰自己!

「在吃早餐?」陸展風失笑,遞給他一張紙巾:「臉上有醬哦」

弟弟頓時羞憤欲死,接過紙巾狂擦嘴。

「這裡還有」陸展風抽出另一張紙巾,幫他把鼻子擦乾淨。

看著陸醫生近在咫尺的臉,弟弟覺得自己心亂如麻,特別想和他舌吻!

「今天感覺怎麼樣?」陸展風打開病歷本。

其實弟弟感覺特別好,但是他還是嚴肅滴說:「肚子有點疼」

「是嗎?」陸展風坐在床邊:「哪裡疼?」

弟弟主動把睡衣扣子解開,露出白嫩嫩滴肚皮說:「這裡」

「躺好,我幫你檢查一下」陸展風替他放好枕頭。

弟弟乖巧的躺平,雙頰潮紅一臉嬌羞,彷彿剛做完禽獸之事一般!

「是這裡?」陸醫生的手很溫暖,在弟弟肚子上按了一下。

弟弟又激動又癢癢,於是肚皮狂抖!

「怎麼了?」陸醫生被他的反應嚇了一跳。

弟弟繃著臉搖了搖頭:「沒事」

陸展風接著在他肚子上按。

於是弟弟終於忍不住了,他跟個神經病一樣嘿嘿嘿的笑了出來!

陸展風受驚:「你笑什麼?」

弟弟特別短路的讚美他:「按的真好,一下子就不疼了!」

.....

陸醫生哭笑不得:「第一次見你這樣的病人」

弟弟被他盯的小鹿亂撞,麻痹怎麼會有人帥成這樣,真的好想脫光了撲上去啊!

這天下班的時候,金明洙繼續賢惠的回家做飯,哥哥則照例來醫院探望弟弟。

其實弟弟的骨折並不嚴重,完全可以回家休養,但是因為這裡有陽光般溫柔的陸醫生,所以他堅決的拒絕出院!一會說自己腿疼一會說自己頭疼,反正就是不舒服!

哥哥進到病房的時候,弟弟正在看一本巨厚的紅皮書,書名金光閃閃——《骨科手術與解剖學》!

「你想做什麼?」哥哥受驚。

「我一定要和他找到共同語言!」弟弟含著超濃A++++薄荷糖,拼命讓自己清醒!麻痹這就是愛情的力量!

「為什麼不是他陪你聊藝術?」哥哥不滿,自己的弟弟怎麼能受委屈呢!

弟弟目光瞬間悲傷起來,他特別煽情的說:「因為在愛情裡,通常都是先動心的那個人最受傷」

哥哥成功的被噁心到了,他抖抖雞皮疙瘩,坐在一邊上網。

弟弟繼續看他的醫學書,越看越陶醉,陸醫生特麼好淵博啊,這種天書也能看懂!

「哥」過了一會兒,弟弟突然嬌羞的看著他哥。

哥哥假裝沒聽到,這小賤人每次冒出這種語調,一定特麼沒好事!

擦!弟弟拿了一個大紅棗空投過去!

哥哥被成功擊中,他只好糾結的轉頭:「怎麼了?」

「等會陸醫生要來例行檢查,你一定要在他面前瘋狂的誇獎我!」弟弟嚴肅的囑咐。

「你能有什麼優點值得誇」哥哥不屑。

弟弟怒:「我全身上下都是優點!」

「比如呢?」哥哥鄙視的看他。

「這種事情怎麼能自己講呢,多不好意思啊」弟弟臉一紅,然後特麼開始瘋狂的數手指:「比如說清秀可愛,聰明伶俐,清新爛漫,尊老愛幼,知書達理,勤儉持家,善解人意,情比金堅,閉月羞花之類!」

哥哥覺得他弟真是太無恥了!

「拜託」弟弟雙頰泛紅,特別萌特別期待的看著他哥。

哥哥堅定拒絕。

弟弟瞬間就怒了:「麻痹我為了你連腿都摔斷了!」

「要不是進醫院,你也沒機會發騷!」哥哥冷艷的回擊他。

弟弟特別委屈的低下頭,哽咽道:「我的心好疼,一片空白.....」

「少裝!」哥哥毫不留情的戳穿他。

「擦!幫我一下會死嗎!」弟弟憤怒的擡起頭。

「會!」哥哥最喜歡做的事情就是欺負弟弟。

弟弟沒轍了,只好鬱悶的繼續看醫學書,順便在心裡瘋狂的虐待他哥,真是討厭,自己一定要快點嫁出去!

「成鍾」陸展風推門進來,順便打招呼:「李總」

李成烈沖他點點頭。

「陸醫生」弟弟把書藏進被子裡,又恢復成了清新軟糯的萌系路線。

哥哥在心裡豎中指,還敢不敢再虛偽一點!

「量體溫嘍」陸展風坐在床邊,拿出體溫表。

弟弟嬌羞滴解開衣扣,露出單薄胸膛,上面有一個小紅包。

「咦,被蚊子叮了?」陸展風用手蹭了蹭。

「嗯」弟弟靦腆的回應他,看上去特別特別良家。

我擦嘞好爽快點多摸幾下!

冰冷的體溫表接觸到皮膚,弟弟情不自禁的縮了一下,然後又傻乎乎的笑了出來。

「怎麼這麼敏感啊」陸展風失笑,幫他扣好扣子。

麻痹敏感這種詞不能亂說啊!這是敏感詞啊!哥哥和弟弟心裡頓時同時萬馬奔騰,這真的不是挑逗嗎!這真的不是挑逗嗎!這真的不是挑逗嗎!

「你喜歡吃這個牌子的薄荷糖?」間隙時,陸展風看到了床頭櫃上的糖果。

李成鍾心想誰特麼喜歡吃這破糖啊!一點都不甜!涼死了辣死了!吃一個尼瑪舌頭能疼五分鐘!傻逼才會喜歡!

「我也喜歡吃」陸展風隨口說。

擦!弟弟立刻做出認真的表情:「對呀,我最喜歡這個牌子了」

「這個送給你」陸展風從衣兜裡摸出一盒糖果:「新口味」

麻痹弟弟瞬間就幸福的窒息了!

哥哥特別擔心的看著他弟,臥槽怎麼連呼吸都變急促了,臥槽會不會激動的暈過去啊!

真是丟人現眼!

「哥」弟弟扭頭看著他哥。

哥哥心知肚明的拿起杯子:「又想喝水是不是?」

弟弟臉頰紅撲撲,看上去特別純良乾淨,但是哥哥還是在他臉上看到了內涵——特麼知道還不快點走,當電燈泡有意思嗎有意思嗎!

小賤人!哥哥在心裡豎了一下中指,拎著杯子又出了門!

醫生檢查身體之類的遊戲最無聊了哼!

「李總」金明洙拎著餐盒從電梯出來,剛好碰到他。

大概是被剛才弟弟和陸醫生刺激了一下,哥哥特別嚴肅的對媳婦兒說:「下班後可以不用叫我李總」

「.....那叫什麼?」金明洙有些不解的問。

老公?honey?相公?夫君?主人?李總澎湃的YY了一下,然後冷靜滴說:「叫我名字吧」

「那多不好」金明洙覺得有些不禮貌。

麻痹這有什麼不好的!李成烈很堅持:「我不喜歡下班時間聽別人叫我李總!」

金明洙無奈:「好吧,聽你的」

媳婦兒真是又軟又乖又好推,李成烈的心情好了一些:「今天吃什麼呀?」。

「我燉了山藥雞湯」金明洙和他一起往病房走:「成鍾今天好點沒?」李成烈在心裡吐槽,那個小賤人現在每天都專注發騷,簡直好的不能再好!

病房門被推開後,麻痹李總瞬間就驚怒了!因為他看見陸展風正在扒他弟的內褲!而他弟正笑的一臉嬌羞淫蕩!

「你們在做什麼!」哥哥聲音顫抖,特麼要不要這麼高效率!

弟弟顯然沒想到他哥這次會這麼快回來,於是淡淡的愣了一下!

陸展風解釋:「成鍾說他得了——」

「不許說!」弟弟花容失色,一把捂住心上人的嘴。

陸醫生很無辜的看著他。

弟弟小臉紅撲撲,眼神很堅決!

陸醫生舉手投降——好吧我不說。

弟弟特別哀怨的看了眼他哥。

哥哥毫不客氣的回瞪回去——怎麼能隨便讓人扒你的褲子呢!

「我先回辦公室了」陸展風收拾好病歷夾:「你好好吃晚餐」

弟弟乖巧的點頭,深情目送心上人走出病房。

哥哥兇狠揪住他的臉:「剛才在幹什麼?」

弟弟被掐的嗷嗷叫,求助的看向他嫂子。

可惜金明洙沒看見,他正在專心致志的削水果,根本沒有注意到弟弟灼熱的目光!

於是弟弟只好特別小聲的跟哥哥說:「我告訴他我得了痔瘡.....」

哥哥瞬間就淩亂了:「你還能不能再沒有節操一點,怎麼能給自己編造一個這麼猥瑣的病呢!」

弟弟把自己捂進被子裡,有點淡淡的不好意思。

哥哥恨鐵不成鋼,麻痹就知道倒貼,一點都不矜持!

照顧弟弟吃完飯後,李成烈見金明洙好像有點睏,於是就讓他先回家休息。

「嗯,我先去洗手間」金明洙收拾好桌子,一個人出了門。

「哥,你也早點回去吧,我一個人可以的」李成鍾特別乖巧體貼,充分為他哥和嫂子的發展創造機會,當然主要還是為了給自己和陸醫生的獨處創造空間!

夜深人靜孤男寡男,光是想想就覺得特別蕩漾!

哥哥鄙視的看了他一眼,隨手拿過一瓶薄荷糖。

「住手!」弟弟瞬間大驚失色。

哥哥被嚇得一抖,他怒斥弟弟:「又怎麼了!」

「那是陸醫生給我的糖!」弟弟一把搶回來:「你不準吃,我要插香供起來!」

.....

哥哥覺的很胸悶,麻痹自己怎麼會有一個這麼蠢的弟弟呢!

一分鐘兩分鐘,十分鐘過去了,金明洙還沒有回來。李成鍾很納悶的問他哥:「嫂子是不是便秘了?」

哥哥兇狠的瞪了他一眼:「你閉嘴!」

弟弟很委屈:「這很正常啊,以後要讓他多喝水」

哥哥看了眼手錶,怎麼去這麼久呢!

又過了五分鐘,李成烈給他打了個電話,沒人接。

於是哥哥決定自己出去找。

洗手間裡一堆大叔,沒有自己的媳婦兒。

飲料機前一堆蘿莉,也沒有自己的媳婦兒。

李成烈皺眉,給李成鍾打了個電話。

弟弟囧囧的說:「還沒回來呀」

「那他能去哪裡?」李成烈有些著急。

弟弟貼心的安慰他哥:「你放心,嫂子不會被人綁架的!」

「謝謝你提醒我還有這種可能性!」哥哥咬牙切齒。

弟弟特別委屈,我也是好心咩.....

掛斷電話後,李成烈一路往樓下找去,迎面卻剛好看到金明洙和陸展風端著飲料,正有說有笑的進了大廳。

「那我先回去了,你也早點回家吧」陸展風表情一貫很溫柔。

金明洙點點頭,笑瞇瞇的道別後,一直目送他走進了樓梯。

「去哪了?」李成烈走到他身邊問。

「出去買水喝」金明洙捧著奶茶:「剛好遇見陸醫生,他還說我長得很像他一個朋友」

擦!李成烈內心頓時陷入糾結,這分明就是電視劇裡最老套的搭訕情節啊!不管長得像前女友、好朋友或者某親戚,最終目的都是特麼發展成現女友!這個規則男女適用!

怎麼會這樣呢!這種走向也太獵奇了!

李總恍惚覺得自己穿越到了小說裡!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育珊 的頭像
育珊

烈洙귀엽다-育珊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