辦公室裡瞬間亮如白晝,金明洙對光線有些不能適應,於是他條件反射的閉上了眼睛。

李總頓時很激動的想,臥槽這不會是在等我親下去吧!臥槽這不會是在等我親下去吧!臥槽這不會是在等我親下去吧!

「好亮」金明洙低聲嘟囔,努力把眼睛睜開一條小縫。

於是特麼李成烈就被嚇回去了!

沒錯,總裁他就是這麼丟人現眼不爭氣!

「現在去哪?」李成烈問他。

「回去吧」金明洙從他懷裡使勁掙出來,有些淡淡的淩亂。

李成烈不怎麼想回去,因為家裡有李成鍾那個小賤人搗亂,一點都不浪漫!

於是他特別傲嬌的說:「不!」

「為什麼啊?」金明洙莫名其妙。

「因為我還沒吃飯!」李成烈嚴肅的回答他。

「要不.....去吃火鍋?」金明洙提議。

「好!」李成烈心花怒放,火鍋好!小嘴被燙的紅嘟嘟什麼的自己才沒有想!最好辣的受不了,然後就順理成章撲進自己懷裡撒嬌,撅著小嘴求親親安慰,然後蹭來蹭去扭著小屁股說不要嘛還是好辣,人家想把衣服和小內褲都脫掉!

「李總」金明洙糾結的看著他:「你為什麼要笑成這樣?」

李成烈瞬間回神:「沒什麼,我已經很久沒吃過火鍋了!」

.....金明洙將信將疑,怎麼會有人因為吃個火鍋就笑的那麼猥瑣!

「走吧」李成烈鎮定的站起來。

「等我收拾一下東西」金明洙往書包裡裝資料,卻不小心把一根筆掉到了桌子底下,於是趴在地上想撿起來。

T恤卷起一點點,若隱若現露出小腰,運動褲沒有皮帶,看上去鬆垮垮很好脫的樣子.....

臥槽!李成烈左手一把抓住右手,在心裡嚴厲的教育它,怎麼能這麼隨便就想扒別人的褲子呢,快點冷靜下來!

筆還沒有撿到,手機鈴卻突然響起,金明洙從桌下爬出來,看了眼來電顯示:「咦,是成鍾」

李成烈頓時警覺的睜大眼睛,尼瑪那小賤人現在打電話做什麼!

「你是不是和我哥在一起呀?」李成鍾歡樂的問。

「嗯」金明洙問:「你呢?」

「我在家,剛剛叫了水裡撈!要不要一起吃?」

「這麼巧?」金明洙一口答應:「好呀,我們馬上回來」

「回去?」李成烈聞言怒了:「不是說好去吃火鍋!」

「成鍾他叫了火鍋在家等我們」金明洙掛斷電話:「走吧,回家一起吃」

擦!李成烈在心裡咆哮,為什麼自己要有一個這麼討厭的弟弟!

家裡的餐廳有暖洋洋的燈光,咕嘟咕嘟煮著的火鍋,各種新鮮美味的食材,還有圍著圍裙的可愛弟弟。

「哥,你們回來啦!」李成鍾很賢惠的接過他哥的包,完全是一副模範弟弟的樣子!

「我去樓上放東西」金明洙回了自己的臥室。

「哥,我有點你最喜歡吃的青蛤!」弟弟乖巧的賣萌報告!

「青你妹!」李成烈兇悍之勢畢露。

弟弟頓時很委屈:「又怎麼啦?」

哥哥沒有說話,他直接把弟弟摁在沙發上虐了一番!

慘叫聲不絕於耳,哥哥覺得很滿足!

「你們在幹什麼?」金明洙站在樓梯口,顫巍巍的問。

我擦!李成烈迅速放開弟弟,一臉慈祥的埋怨他:「以後不要經常坐在電腦前了,對頸椎不好,都硬了」

臥槽你特麼才硬了你全家都硬了!弟弟在心裡瘋狂的反擊,然後坐在沙發上閃爍著眼睛,手乖乖放在膝蓋上:「嗯,謝謝哥哥」

兄友弟恭,簡直虛偽的不行!

金明洙很感動:「你們感情真好」

「是啊,哥哥經常給我按摩!」李成鍾站起來:「準備吃飯吧,我去調點芝麻醬」

「你還會按摩?」金明洙一邊拉椅子一邊問李成鍾。

「會!」總裁用殷殷期盼的眼神看著他:「你需要?」

「噗!」李成鍾在廚房小小的噴了一下,麻痹什麼叫你需要,自己怎麼會有這麼丟人的哥哥!聽上去好像那種半夜敲酒店門,穿著豹紋超短裙的酒店小姐啊!

「也不是啦,我就問一問」金明洙把飲料遞給他:「我最怕按摩了,好癢又好疼」

「不會,我技術很好」李總真誠的推薦自己。

於是弟弟再一次噴了,技術很好什麼的,必須有歧義啊!

「成鍾沒事吧?」金明洙擔心的看向廚房,為什麼他老是發出奇怪的笑聲!

「藝術家,你要理解」李成烈把話題從弟弟身上拗回來,尼瑪誰想討論那個小賤人啊!按摩才是正題:「你真的不要試一下?」

「不要!」金明洙堅定的搖頭。

李成烈很遺憾。

「我能出來了嗎?」弟弟在廚房門口可憐巴巴的問,情話說起來沒完沒了什麼的討厭死了,麻痹自己好餓啊!

「當然啊」金明洙幫他擺好椅子。

於是李總只好把其余的話咽了下去。

弟弟坐在板凳上,開始埋頭狂吃,以防萬一又出個突發幺蛾子,被哥哥趕下飯桌!

有個禽獸一般的哥哥,生活就是這麼提心吊膽!

「你吃慢一點呀」金明洙幫他夾菜。

「咳!」哥哥兇狠的咳嗽了一下:「吃飽了沒?」

弟弟快哭了出來,他含淚看著哥哥,我才吃了兩分鐘!

「你幹嘛欺負他?」金明洙也看出端倪。

「哥哥從來不欺負我!」弟弟嚴肅的糾正他。

金明洙:.....

晚餐在和諧的氛圍中進行著,金明洙吃飯的樣子像小貓,安安靜靜很可愛,於是李總陶醉的無法自拔。

李成鍾默默的把板凳往邊上挪了一下,以免被哥哥灼熱的目光誤傷!

「這個好好吃」金明洙給李成烈夾了一塊魚豆腐。

李總瞬間特麼就幸福的飛起來了!

李成鍾逃竄到廚房去倒水,這哥哥也太給李家丟人了我擦!

火鍋咕嘟咕嘟煮的很沸騰,一滴湯濺出來,落在了金明洙手背上。

「呀!」他小小的驚呼了出來。

「怎麼了?」李成烈放下筷子。

「被燙了」金明洙用紙巾擦了擦:「沒事」

你就不能嬌弱一點嗎!李總略略有些埋怨,一直這麼下去的話,自己要什麼時候才能追到手!

李成鍾站在廚房門口,決定幫他親愛的哥哥一把!

於是這個夜晚,李成鍾在臨睡前端著一碗銀耳湯去找金明洙,然後順理成章的“一不小心”,把一整碗湯啪嘰灑在了床上!被子頓時濕乎乎黏搭搭,變成了糖水的海洋,連床單也濕了大半!沒錯,弟弟為了確保萬一,特意端了平常全家喝湯用的大海碗,所以效果特別好!

「對不起」弟弟虛偽的道歉。

「沒關係啦」金明洙擺擺手:「我換個床單就好」

「可是我們家沒有別的被子了!」弟弟很嚴肅。

「.....」金明洙囧囧的眨了眨眼睛。

「真的!」弟弟很真誠:「昨天阿姨都拿去洗了!」

「那.....給我個毯子,我睡沙發也可以」金明洙要求很低。

弟弟拼命搖頭:「不行!」

「為什麼呀?」金明洙很不解。

「因為我家的沙發.....貴!」弟弟驕傲的挺了挺小胸脯:「是我設計的!」

金明洙不知道該怎麼接下去。

「你只有和我哥哥一起睡了」李成鍾“遺憾”的看著他。

「啊?」金明洙有些尷尬。

「那也沒辦法,不過反正就一夜」李成鍾把他嫂子往出推:「快點,要不然我哥要睡了!」

「我可不可以和你一起睡?」金明洙扒著門框問。

「不行!」李成鍾想都不想:「我睡覺不老實,會咬你!」

臥槽臥槽,你要是和我一起睡,哥哥一定會把我埋在花園裡!

於是當李成烈正在書房看文件的餓時候,突然就見他弟推著媳婦兒走了進來。

「怎麼了?」李總有些迷茫。

「明洙今晚和你睡」弟弟神采飛揚:「因為我不小心把湯灑在了他被子上!」

金明洙無語的看了他一眼,怎麼一點愧疚的語氣都沒有,聽上去好像還很自豪!

李成烈眼睛一亮。

「我先睡啦,晚安!」弟弟在臨走前拼命朝他哥拋媚眼,臥槽你加油啊!

「有多餘的被子的話,我可以睡沙發」金明洙有點忐忑。

李總秒速拒絕:「我家沒有多餘的被子」

兄弟倆真是默契!

「走吧,早點休息」李成烈把文件丟在桌上,心猿意馬心花怒放!

大概是他的那個啥氣場實在太強烈,金明洙莫名其妙就有點惶恐,其實擠在一起湊活一晚上也不是什麼大事.....但是為什麼感覺這麼怪異啊!

臥室裡燈光很暗,於是就顯得李總目光更加的炯炯有神,他一邊收拾浴室一邊瘋狂的期盼,洗到一半停電什麼的!洗到一半停水什麼的!洗到一半摔倒什麼的!這種事情一定要特麼發生啊!

真是.....淡淡的小激動!

浴室裡水聲沙沙,李總在臥室裡心猿意馬,各種想要衝進去!

水流輕輕滑過小屁股之類的畫面.....光是想想就要噴血啊!我擦怎麼還不停電!

「哥」弟弟穿戴整齊,突兀的出現在了臥室門口。

「不準出去!」李成烈一口拒絕。

「.....我不出去呀」弟弟神秘的在他哥耳邊道:「我去外面,幫你把咱家電閘關了!」

麻痹關鍵時刻果然還是弟弟最給力!

兄弟齊心,合力斷金!哥哥狠狠的擁抱了一下他!

於是弟弟就帶著哥哥的期望和讚許,出發了!

一分鐘兩分鐘,五分鐘之後,燈還明晃晃的亮著,哥哥很焦慮的看時間,時光如梭光陰飛逝,麻痹要不要這麼浪費時間,再拖下去衣服都該穿好了!

正當哥哥在屋子裡轉圈的時候,手機突然響了,接起來之後是弟弟淒慘的哭聲:「哥,救命.....我從圍牆上掉下去了!」

.....

我擦!李總抓著手機就往外衝。

李家的電閘在圍牆高處,弟弟由於身高矮了那麼一點點,於是就踩著大石頭翻上了牆,結果就特麼掉下去了。

此時他正躺在水渠裡,淚眼汪汪的看著他哥。

「你怎麼這麼蠢呢!」哥哥把弟弟挖出來。

弟弟右腿受傷,哭的肝腸寸斷,麻痹老子還不是為了你!

「別哭了別哭了」李成烈把他放進車裡:「我們去醫院」

「哥.....」弟弟抱著紙巾盒,眼神淒惘的看著他哥,特別煽情的問:「要是我以後殘廢了,你會不會照顧我一輩子?」

「不會」李成烈兇狠的替他捆上安全帶。

弟弟瞬間哭的更傷心了。

李成烈剛發動車子,手機就嗡嗡響了起來,接起來是金明洙:「你去哪裡了呀?」

.....李成烈一下子反應過來,臥槽怎麼把媳婦兒給忘了!不過雖然很想和他一起碎叫,但哥哥畢竟還是和禽獸有本質上的區別,他把車倒出院子:「成鍾摔傷了,你先休息吧,我送他去醫院」

「啊?」金明洙嚇了一跳:「沒事吧?你們要去哪家醫院?」

「沒事」李成烈看了眼臉色慘白的李成鍾,心裡有些捉急,這特麼可是自己花朵一般的弟弟啊!

所幸醫院離家並不遠,李成烈很快就辦好了手續,目送弟弟被推進了急診室!

「李總」金明洙氣喘籲籲跑進來:「成鍾沒事吧?」

「你怎麼跟來了」李成烈有些意外。

「我擔心他」金明洙頭髮濕漉漉的,顯然沒來得及吹乾。

李成烈脫下自己的外套,披在他身上。

很溫暖的氣息和味道,金明洙有些臉發燙。

「不小心從圍牆上掉下去,腿摔傷了」李成烈拉著他一起坐在椅子上。

「.....他剛才明明去睡覺了,為什麼要去翻圍牆?」金明洙百思不得其解。

李成烈冷靜的點燃一根煙,臥槽這種真相要怎麼說出來!弟弟為了讓哥哥能看到嫂子洗澡,於是從圍牆上掉下來了!聽上去好科幻啊!

「先生,我們這裡不允許抽煙」小護士雙頰泛紅的上來制止。

「抱歉」李成烈摁滅了煙頭,煩躁的看了眼急診室。

小護士被哥哥狂野的表情征服了,她羞澀的回到辦公室發微博,嚶嚶嚶嚶在我們醫院走廊有個帥哥在抽煙,真的好英俊啊!

底下一堆矮醜挫發出不屑之聲,長的帥有個鳥用,在醫院抽煙什麼的,聽上去就很沒素質!

李成烈打了個噴嚏!

「冷?」金明洙要把外套還回去。

「不用」李成烈制止他:「我不冷」

「你也別太擔心成鍾了,應該不會有事的」金明洙安慰他。

李成烈揉揉他的腦袋,沒有說話。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手術室的紅燈滅掉,弟弟被護士推了出來,右腿纏成木乃伊!輕度骨折,醫生建議住院治療。

於是弟弟被哥哥搞進了高級病房,特別的金碧輝煌!

但是弟弟還是不滿意,他覺得這個房間太暴發戶了,一點都不符合自己藝術家小清新的氣質!於是他不停的向哥哥抗議,最後哥哥忍無可忍,把他丟到輪椅上,推著去多人大病房參觀了一番,於是弟弟瞬間就特麼老實了。

「我回去幫你燉點排骨湯吧」金明洙說:「喝了對骨頭好」

弟弟使勁點頭:「要加玉米不要蔥!」

哥哥瞪他——得寸進尺,怎麼這麼多要求!

弟弟仗著自己負傷在身,毫不客氣的回瞪——他是我嫂子!自己人為什麼要客氣!

「那我先回去了」金明洙看著李成烈:「我順便幫你也把飯帶回來」

李總愉悅的點了下頭,人妻屬性什麼的好萌!

等到他嫂子出門後,弟弟嫌棄的看著他哥:「你的表情太猥瑣了!」

哥哥捏拳頭:「別以為你受傷老子就不敢收拾你」

走廊上閃過一個人影,弟弟突然就全身一震,然後迅速把自己寬大的病號服解開兩個紐扣,露出粉嫩可愛的小胸脯!

哥哥很納悶的看著他:「你幹什麼?」

弟弟完全沒有理會哥哥,他羞澀滴看著門口:「陸醫生好」

哥哥差點噴了出來,麻痹這是什麼語調!

穿白大褂的醫生戴黑框眼鏡,看上去斯文又帥氣。

「他是給我做手術的醫生,姓陸」弟弟很乖巧的介紹:「陸醫生,他是我哥哥」

「你好,我是陸展風」陸醫生笑笑:「之前在報紙上見過李總的專訪」

弟弟很不滿,我也有許多專訪的呀!

「我弟他沒事吧?」李成烈問。

「沒事,休息一段時間就好了」陸展風看著弟弟:「感覺怎麼樣?」

語調太溫柔,弟弟特麼瞬間就臉紅了。

哥哥鄙視的在心裡豎起中指,出息!

「哥,我想喝點水」弟弟迫不及待把他哥往出趕!

哥哥心知肚明的拿著杯子出門,裝模作樣的再飲水機旁邊溜達了一圈,就果斷去了咖啡館喝咖啡,給弟弟留下了足夠的空間!

而在病房裡,弟弟正在瘋狂的小鹿亂撞!麻痹一見鐘情就是這個意思啊!自從在手術台上看了一眼,就再也忘不掉你容顏!

「還疼不疼?」陸展風捏了捏他的腿。

弟弟呆兮兮的搖了搖頭,然後又點了點頭。

陸展風被逗樂了:「到底疼不疼啊?」

笑起來好帥啊!弟弟臉頰緋紅媚眼如絲:「有一點點疼」

「等會護士會過來給你打針」陸展風合上病歷本:「有事按呼叫按鈕,我先回去了」

麻痹怎麼就回去了呢!弟弟捉急了,他很認真的說:「我覺得我有點發燒」

「是嗎?」陸展風坐在床邊,伸手試試他額頭的溫度:「沒有啊」

「有的」被他用手摸了一下額頭,弟弟更加激動了,簡直就是心亂如麻!於是他臉頰滾燙,看上去和發燒一模一樣!

陸醫生從白大褂的衣兜裡拿出一支溫度計。

弟弟瞬間就特麼把上衣扣子全解開了!

陸展風失笑:「不用都解開的,等會著涼怎麼辦」

弟弟磨磨唧唧,試圖用自己單薄的小身板色誘他!

陸展風把溫度計塞到他腋下,然後一顆顆幫他扣好鈕釦。

弟弟不爭氣的大腦空白,這個場景好美麗!

溫度計誠實的顯示弟弟體溫很正常,陸展風拿給他看:「沒發燒哦」

「那我還要打針嗎?」弟弟沒話找話。

「當然,打針是為了消炎,不是退燒針」陸醫生聲音很有磁性,弟弟覺得自己特別特別想撲過去!

「那你能幫我打針嗎?」弟弟得寸進尺。

「我?」陸展風有點意外:「打針是護士的工作」

「不!」弟弟一口拒絕!

「我不見得比她們專業」陸展風對病人很有耐心。

「我對護士有陰影!」弟弟信口胡謅:「小時候她們把針斷到了我身上!」

「.....」陸展風有些無奈。

「拜託」弟弟很委屈的裝可憐。

「好吧」陸展風答應:「我去配藥」

弟弟激動的點頭,早知道就先去做個保養了,自己屁股會不會不夠細嫩啊臥槽!

幾分鐘後,陸醫生端著盤子進來:「打針吧」

弟弟嬌羞的趴在床上,把褲子拉下來一點點。

「太少了」陸展風一邊排針管裡的空氣,一邊瞥了他一眼。

於是弟弟特別奔放的把褲子脫到了膝蓋,露出圓圓的小屁股!

心裡真是爽!

陸醫生淩亂了一小下,坐在床邊用碘酒球輕輕擦拭消毒。

弟弟激動的捏住了被子!

「別緊張」陸展風很溫柔的安慰他:「不會疼的」

弟弟在心裡反駁誰緊張啊誰緊張啊,我特麼是興奮!!

「啊!」在針扎下去的時候,弟弟一嗓子嚎了出來!

陸展風哭笑不得:「放鬆一點」

弟弟激動的想,這句話好有歧義啊!

「放鬆,很快就完了」陸展風聲音很輕,用涼絲絲的碘酒球不斷擦拭,想讓他舒服一點。

弟弟臉頰有點紅,他把腦袋埋進了枕頭裡!

五毫升藥劑實在沒多少,就算弟弟再留戀打針的時光,過程也很快就結束了!

「不疼了吧?」陸醫生把針管丟進托盤裡。

弟弟趴在床上,嬌羞滴“嗯”了一聲。

怎麼辦,好想約他去自己的畫廊啊.....

美好的時光總是短暫的,雖然李成鍾千般不捨萬般不願,惺惺相惜依依惜別,但是他找不出別的理由,只好特麼把陸醫生暫時放走了!

「怎麼樣?」哥哥一回來就問戰況。

弟弟特別自豪的說:「我給他看了我的屁股!」

.....麻痹有你這麼倒貼的嗎!哥哥很不滿。

「嫂子的湯怎麼還不來?」弟弟肚子餓了。

「臥槽會不會是家裡煤氣爆炸了?」哥哥瞬間臉色蒼白。

弟弟鄙視的看著他:「早就跟你說了少看一點小說!」

「那是我媳婦兒寫的!」哥哥很驕傲。

「你看你這智商!」弟弟痛心疾首。

哥哥反唇相譏:「認識不到一天就給人看屁股,一聽就智商好高啊!」

擦!弟弟被反擊的沒有話講,只好特別憤怒的說:「我腿斷了你還欺負我!」

「欺負的就是你!」哥哥擼起袖子,撲上去蹂躪弟弟。

弟弟又生氣又想笑又腿疼又不能動,多種情緒交雜,於是他嗷嗷的呻吟了出來!

哥哥被嚇的虎軀一震,這聲音也太TM驚悚了!

弟弟還沉浸在被他哥撓癢癢的餘韻中無法自拔,嘿嘿嘿笑的跟個二缺一樣,李成烈看的哭笑不得,伸手狠狠敲了一下他的腦袋:「傻死你」

氣氛調回溫情模式,弟弟撒嬌的抱住哥哥:「我喜歡那個醫生」

「嗯,我幫你查查他的底」李成烈揉揉他的腦袋。

「以後我和他的婚禮要選在什麼地方呢?」弟弟很苦惱。

尼瑪這也太飢渴了!哥哥嚴肅的教育弟弟:「要矜持」

「我很矜持啊」弟弟很嬌羞。

「你現在最想做什麼?」哥哥鄙視的問他。

「看他的鳥!」弟弟特別興奮的回答。

哥哥瞬間就怒了:「麻痹你這也叫矜持?」

弟弟小臉紅撲撲。

「總之在我查清他的底之前,你什麼也不許做,知不知道?」哥哥認真的叮囑他!

李成鍾很配合的點頭,心想尼瑪明天要不要穿自己的絲質睡衣啊,醫院的病號服又土又難看,嚴重影響自己發揮色相!

「老子在跟你說話!」李成烈掐住他的臉蛋。

「疼!」弟弟不滿的抗議。

哥哥繼續虐待他。

弟弟疼的啊啊亂叫,然後他嫂子就進來了!

「你們——」金明洙有些淩亂,生病了難道不應該靜養!

「哎呀好舒服啊!」弟弟這次反應神速,他充滿感激的看著他哥:「謝謝你幫我按摩!」

「不客氣,這是哥哥應該做的」李成烈幫他蓋好被子,特別特別和藹。

金明洙鬆了口氣,從保溫盒裡拿出了食物。

李成烈打開小床桌,幫他擺東西。

「謝謝你」弟弟特別乖巧。

「舉手之勞而已」金明洙把勺子遞給他:「慢慢吃哦」

「那我吃什麼?」哥哥迫不及待,宛如餓了幾百年。

「我們去茶几那邊」金明洙拿起另外一個餐包:「時間有限所以隨便做的,你別介意」

李總嚴肅的搖頭,怎麼會介意呢,喜歡都來不及!

李成鍾桌上是清淡的萵筍和排骨玉米湯,還有撒著黑芝麻的米飯;小茶几上擺著番茄炒蛋和肉末豆腐,外加加了蔥花的排骨湯。

麻痹要不要這麼賢惠啊!李成烈覺得自己心裡瞬間被幸福填滿,都特麼滿的快溢出來了!

一家人吃的和和美美,安靜的病房裡只留下一片美麗的喝湯之聲,李成烈挑出最好的小排給金明洙:「多吃一點」

「謝謝李總」金明洙接過湯碗,感激的笑笑。

弟弟坐在床上直嘆氣,尼瑪怎麼還叫李總呢,這種受詛咒一般的進度!

於是弟弟決定再幫他哥一把!

吃完飯後,弟弟找了個藉口讓哥哥去買飲料,自己神神秘秘讓他嫂子坐在了床邊。

「怎麼了?」金明洙問他。

「你知不知道我為什麼會從牆上掉下去?」李成鍾壓低聲音問。

金明洙也被他弄的緊張了起來:「為什麼?」

「因為我最近在占星」李成鍾語出驚人。

.....金明洙淩亂的點了點頭。

「那你知不知道我當時看到了什麼?」李成鍾繼續故作神秘。

金明洙被唬得一愣一愣:「你看到什麼了?」

「我看到了你和我哥的前世!」李成鍾特別特別沉重的看著他!

金明洙不知道自己該是什麼表情。

「你其實是一只九尾狐狸精!」弟弟嚴肅的拍了一下桌子!

「我?」金明洙哭笑不得。

「而我哥,是個專門捉妖的巫師!」弟弟表情很凝重。

金明洙囧囧有神,巫師.....哈利波特那種?好奇怪的亂入感啊!

「按照天條,我哥本應將你壓在五指山下,可惜他卻愛上了你」弟弟煽情的描述著:「玉帝知道後大發雷霆,於是下令將我哥投入萬道輪迴,每一世都要受盡折磨,萬箭穿心歷經艱險披荊斬棘痛徹心扉」

「.....哦」金明洙很擔心的看著他。

「而你!」李成鍾憤怒的指著他:「卻在輪迴後忘記了我哥哥!」

弟弟覺得一般人在聽到這個故事後,一定會特別特別的內疚!

但是金明洙卻落荒而逃:「我去倒點水」

李成鍾瞠目結舌的坐在床上,怎麼不按劇情來!尼瑪怎麼就走了呢!尼瑪高潮還沒講到啊!

李成烈拎著一袋飲料走上樓,就看到媳婦兒正在臉色蒼白的狂奔,於是嚇了一跳:「怎麼了?」

「你,你確定成鍾只是摔斷了腿?」金明洙很擔憂的看著李成烈:「我覺得他的腦袋好像也摔壞了」

李成烈咬牙切齒:「他又跟你說什麼了?」

「他說我是狐貍精,而你是個巫師」金明洙風中淩亂。

.....

麻痹那個小賤人!李成烈和顏悅色的安慰金明洙:「沒事,我弟從小想象力就很豐富」

「你確定?」金明洙不放心:「我們還是給他做個腦部CT吧!」

「我會安排」李成烈敷衍他:「好了,你回家休息一會,然後去公司吧,最近遊戲組的人都很忙」

「那你呢?」金明洙問。

「我下午會幫他找護工,明天再去上班」李成烈揉揉他的腦袋:「去吧,別擔心」

「嗯,那你好好照顧成鍾,有事打電話給我」金明洙囑咐。

李成烈點點頭,很溫柔的注視他離開了醫院。

然後轉瞬間就特麼兇神惡煞的衝進了病房!

弟弟正在含情脈脈的看著他哥!

「麻痹你這是什麼表情!」哥哥成功的被噁心到了。

「我腿斷了,好可憐呀」弟弟拼命想喚起他哥的同情心:「究竟是為什麼會斷掉的呢?」

「我怎麼會知道」哥哥特別忘恩負義。

「我明明就是為了你!」弟弟很委屈。

「剛才都說了什麼?」哥哥兇狠的坐在床邊:「一個字都不許落!」

於是弟弟只好又把那段淒美的愛情故事重覆了一遍。

李成烈聽的快哭出來了,尼瑪你以為全世界都和你一個智商啊!

「是不是很感動?」弟弟看到他哥表情糾結,於是殷殷期待的問。

「感動你妹!」李成烈把他摁在床上:「你以後給老子閉嘴知不知道?」

弟弟被他哥掐的嗷嗷亂叫,覺得生不如死!然後在下一秒,身上的哥哥就被人拉開了。

「李總」陸展風皺眉看著李成烈:「你弟弟腿部受傷,你怎麼能壓在他身上呢?」

弟弟瞬間心花綻放,臥槽英勇的醫生騎士戰勝邪惡的總裁哥哥,從此和清新的藝術家弟弟過上了王子王子的快樂生活!好美麗的情節啊!

哥哥憤憤的看了眼弟弟。

弟弟臉頰緋紅注視著陸醫生,溫柔的幫他哥解釋:「其實哥哥是在和我開玩笑」

「開玩笑也不行,你的腿現在不能碰」陸展風幫他恢覆了一下固定狀況,嚴肅的教育哥哥:「以後別再這樣了」

「謝謝醫生」弟弟嬌羞道謝。

李總鄙視的看了眼他弟,麻痹又被驚了一下,這小賤人什麼時候又把他的扣子都解開了!

「哥,我想喝水!」弟弟打發哥哥的套路特別沒有新意。

「喝吧」這次哥哥沒有配合,他直接從購物袋裡摸出了一瓶飲料。

弟弟瞬間眼神哀怨。

「他目前的狀況,最好喝溫水」陸展風把飲料放回桌上。

弟弟眼睛裡閃爍出無數星星!

看你那傻樣!哥哥在心裡鄙視了一下弟弟,端著水杯出了門。

「是不是又要做檢查?」弟弟羞澀的問醫生。

「不是,剛才從門口經過,聽到你們鬧的很大聲,就進來看一下」陸展風幫他放好靠墊:「以後盡量不要亂動」

弟弟乖巧的點頭。

「還有,要注意防止感冒」陸展風幫他扣衣釦:「要不然又要打針哦」

麻痹我才不怕打針呢!弟弟驕傲的想,臉更紅了。

「好好休息吧,我回去了」陸展風站起來。

「陸醫生!」弟弟特麼一點都不想放他離開!怎麼老是想著走呢!多陪一下自己不行嗎!

「怎麼了?」陸展風停下腳步。

「我覺得你的名字特別好聽!」弟弟沒話找話。

陸展風失笑:「謝謝」

「我叫李成鍾」

「我當然知道」陸展風揚眉:「L畫廊的李先生,很有名」

「你不要叫我李先生」弟弟很不滿,聽上去一點都不親熱,特別土!

「那我要叫你什麼?」陸展風的語調很溫柔,笑容在弟弟眼裡那簡直就是國色天香!

於是弟弟就麻痹大腦短路了!思維能力不知道穿越到了哪個次元!

他特別嚴肅的跟陸醫生說。

「叫我母后!」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育珊 的頭像
育珊

烈洙귀엽다-育珊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