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洙被這一嗓子嚇的肝膽俱裂,臉色發白差點暈過去!

按照一般言情小說的程序,這時候李總就應該發揮作用,霸氣萬分的把媳婦兒摟進懷裡!但是現實它就是這麼不爭氣!總裁什麼也沒有做!因為總裁自己也被嚇得半死!然後在下一個瞬間,他弟已經用飛一般的速度竄上了床!

「呀!」金明洙壓根就沒看清來者是誰,於是順手拎過床頭的書拼命打他。

「是我是我」弟弟委屈的抱住腦袋。

.....金明洙驚魂未定大腦混亂,茫然的和李成鍾四目相接。

李成烈最先反應過來,他咆哮著問弟弟:「發生了什麼事?」

弟弟驚慌失措的跟哥哥報告:「浴室裡有顆豌豆!」

金明洙很糾結的想,他說的豌豆是自己理解的豌豆嗎?

「豌豆?」李成烈顯然也沒理解到位。

「就是豌豆,豌豆!綠的,圓的」弟弟使勁比劃。

「老子知道什麼是豌豆!」李成烈忍不住怒吼著打斷他。

「好可怕」李成鍾捂住胸口。

金明洙:.....

「豌豆有什麼可怕的!」李成烈咬牙切齒,無比想把弟弟塞進馬桶沖走,但是鑒於媳婦兒在場,他只好盡量讓自己和顏悅色。

「難道你們都沒有看過《變態剪刀豌豆人》?」李成鍾坐在他哥和嫂子中間,覺得特別有安全感。

金明洙:.....

李成烈腦袋上青筋暴起。

「好看嗎?」金明洙突然問。

「特別好看」李成鍾狂點頭:「你想不想看?」

「不想!」哥哥咆哮。

「我又沒問你」弟弟委委屈屈,用星星一般閃爍的眼神看他嫂子。

「好呀」金明洙欣然答應。

「好你.....什麼好」李總強壓下心裡的咆哮,狼外婆一般笑的一臉溫柔:「大半夜的,好好睡覺」

「你睏了?」金明洙問他。

李總趕緊點頭:「對啊,睏!」

「那你好好休息」金明洙下了床,看著弟弟說:「我們去別的房間看」

.....我擦!這是什麼神展開!哥哥瞬間就石化了!他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弟弟和媳婦兒一前一後,穿著睡衣,歡樂的走出了臥室門!

分明就是劇情錯誤!李成烈怒髮沖冠,在心裡把他弟蹂躪成了渣!

這個晚上哥哥沒有追過去,因為哥哥傲嬌了!

他寧願在大床上孤枕難眠輾轉反側,也不肯去隔壁找媳婦兒!尼瑪怎麼能說走就走呢!尼瑪他不知道夫唱婦隨嗎!居然還犯這種錯誤!必須重振夫綱!必須家法伺候!於是李總一邊幻想自己正在嚴肅的調教媳婦兒,一邊人事不省的睡了過去!

第二天一早,李成烈被溫暖的陽光喚醒,坐在床上伸懶腰。

然後他突然就神色一凜!伸手在被子裡摸了摸!

臥!槽!濕濕冷冷黏黏的!這種重回十八歲的感覺!

「哥!」弟弟興奮的臉出現在門口:「快下來吃早餐,我們做了香蕉派!」

「派你妹!」李成烈心情很不好!

「來嘛!」李成鍾沒有介意他親愛哥哥的壞態度,快樂的跳到了他哥床上!

「操!給老子滾下去!」哥哥驚慌萬分的壓住被子,把弟弟往下抖!

「小軒特意給你做了奶油湯」李成鍾使勁搖晃他:「是不是很激動?」

李成烈欲哭無淚,尼瑪這種腦殘一樣的弟弟!

「啊!!」弟弟突然叫了出來,因為他的手不小心伸進了哥哥的被子裡!

哥哥立刻緊張的看著他。

「啊啊啊啊!」弟弟哭著去洗手了!

.....哥哥瞬間就斯巴達了!你鬼叫個屁啊!你哥不過是在夢裡自HIGH了一下!尼瑪你不是男人啊!又不是不懂!叫的跟他媽被強暴了一樣!

弟弟瘋狂的洗了半天的手後,終於冷靜了下來!並且覺得自己剛才有點過分!親愛的哥哥都這麼飢渴了!自己怎麼還能刺激他呢!作為貼心小棉褲的弟弟!這種時候就應該好好鼓勵哥哥!安慰哥哥!開導哥哥啊!於是弟弟滿懷內疚之情的出了浴室,重新坐到了他哥床邊。

李成烈正在換衣服。

「哥,你的身材真好」弟弟讚美哥哥。

李成烈冷艷的哼了一聲:「滾!」

弟弟委屈的說:「我剛才不是故意的」

「不許再提剛才的事情!」哥哥壓抑的咆哮。

「那我們去吃香蕉派!」弟弟瞬間笑靨如花,拉著他親愛的哥哥下了樓。

樓下餐廳裡,金明洙正繫著小圍裙往桌上擺早餐,周圍陽光暖暖的。

李成烈在樓梯上看到這溫馨的一幕後,立刻春心蕩漾,頓住腳步嚴肅的看著他弟。

「怎麼啦?」李成鍾問。

「你出去自己買包子吃」李成烈殘忍的吩咐他。

弟弟的玻璃心瞬間就碎了:「為什麼啊?」

「因為哥哥關心你」李成烈從褲兜裡摸出五塊錢,慈祥的遞到了弟弟手裡:「吃好一點,吃肉餡兒的,去吧」

「我可以拒絕嗎?」弟弟弱弱的抗議。

哥哥兇狠的說:「不能!」

於是弟弟只好淚奔著跑回了臥室。

「早安」李成烈微笑著走下樓梯,和剛才那個威脅弟弟的禽獸判若兩人,真是演技派!

「早」金明洙解下圍裙看向他身後:「成鍾呢?」

「他臨時有約,先走了」李成烈說的面不改色。

「哦」金明洙深信不疑:「那你先坐,我去把吐司端過來」

李成鍾坐在椅子上,看著自己心愛的媳婦兒忙忙碌碌跑出跑進,心裡油然而生一股已婚男人的幸福感!

「你臉色不太好,是不是昨晚睡太少?」金明洙隨口問。

尼瑪必須沒睡好!做了一晚上春夢!能睡好才怪!李成烈苦惱的揉了揉太陽穴:「公司事情太多,有點累」

「要不今天別去上班了」金明洙把盤子遞給他:「休息一天吧,我晚上煮湯給你喝」

李成烈幾乎要感動落淚,不比不知道,媳婦兒就是比弟弟要好很多啊!

「那你呢?」李成烈問。

「我早上去公司,下午早回來一個小時」金明洙啃香蕉派。

「你可以全天不用上班」李總一點都不想他去公司!在家陪自己說說情話什麼的!矮油!

「不行的,我今早要交一個草案」金明洙把湯大口喝掉,燙的小嘴紅撲撲。

「慢一點吃」李成烈好笑的看著他。

「要遲到了,我對這邊又不熟,想早點出去」金明洙解釋。

「一起吧,我也要去公司」李成烈恢覆成精英男模式:「早上還有會」

金明洙突然想起來一件事:「為什麼昨晚成鍾會在你的浴室?」

「因為他的馬桶壞了」李總敷衍。

「哦」餐桌上提馬桶之類的感覺太囧,因此金明洙也沒有深究。

公司門口,大家正在三三兩兩往進走,突然就看到總裁的小車威武的開了進來!

然後,金明洙就抱著大書包下了車,乖乖站在路邊等他停車!

眾人紛紛感動落淚,真的同居了呀.....

而與此同時在粉紅萌萌水晶心遊戲組裡,南優鉉正在瘋狂的梳妝打扮,因為他今天要去拉廣告!

「加油啊!」洛薇雅給他臉上拍粉底。

「放心吧!」南優鉉握拳:「我一定會打敗“師妹你別走”遊戲團隊,把讚助拉回來!」

「要不要噴香水?」姜大衛問:「我去李總辦公室給你偷一點!」

「不用了」南優鉉捯飭完頭髮後,對自己今天的造型很滿意。

尼瑪真是如花似玉!

南優鉉去的地方叫財富購物中心,這座城市最大的綜合生活體,處處都洋溢著金碧輝煌的暴發戶氣質!營運總裁叫金聖圭,出了名的陰險無恥!為了今天的面談,南優鉉已經做了整整三天的準備!原本以為肯定萬無一失,但是他還是高估了自己的認路能力,成功的在大廈裡迷路了!

保安室裡,金聖圭正在做每個月的例行檢查,突然就從監控屏上看到在倉庫門口,有一個人正在鬼鬼祟祟的四處看。

「小偷?」保安部長頓時很緊張,臥槽為什麼偏偏在領導檢查的時候出現!於是他果斷帶著一群人,威猛的衝了過去。

一代妖男南優鉉還沒研究出來該怎麼出去,就被一群轟隆隆跑來的壯漢制服了!

「救命啊!」南優鉉尖叫出聲。

「住嘴!」保安部長兇狠的威脅他:「說,來這裡要偷什麼?」

我偷你老母!南優鉉拼命解釋:「我之前約了金總,來談活動的!」

「談活動為什麼會跑到倉庫?」保安部長把他從地上拎起來:「老實點!」

「因為我不認路啊!」南優鉉淚奔:「我有名片還有資料,都在文件包裡!」

.....

二十分鐘後,南優鉉終於如願坐到了金聖圭的辦公室,衣服上都是灰,頭髮也像雞窩,尼瑪簡直心如死灰。

「先介紹一下你們的遊戲吧」金聖圭強忍著笑意。

「嗯」南優鉉把自己的筆記本連上網,準備打起精神重振旗鼓!

但是!他忘記了一件事情!

那就是他的QQ和迅雨下載,一向都是自動登錄的!

「您先看一下我們的遊戲思路」南優鉉打開PPT。

右下角叮咚彈出提示框——您的“驚世不倫戀-兄弟-人獸-野外.RMVB”已自動續傳下載完畢,經檢測無毒,請問是否打開?

我了個大擦!南優鉉趕緊把窗口關掉,欲蓋彌彰的搓手乾笑:「呵呵呵呵怎麼會這樣呢一定是中毒了金總您別介意啊千萬別介意」

「繼續」金聖圭淡淡道,似乎並不是很在意。

南優鉉鬆了口氣,關掉迅雨定定神繼續演示PPT:「這是主要人設,偏向粉嫩萌Q系,玩家一共有十二款角色可以選擇」

話還沒說完,尼瑪QQ對話框突然又瘋狂的抖了出來!

極品猛男腹肌有八塊:小騷貨最近菊花癢不癢?快開視頻哥哥讓你看大鳥!

南優鉉瞬間就石化了!而對面的猛男還在瘋狂的發各種JJ圖!不斷刷新著廉恥下限!

於是在極度緊張和尷尬之下!南優鉉做出了一件極度傻逼的事情!

他把電腦屏幕猛烈的一扣,然後尼瑪抱著電腦跑掉了!留下金總監一個人在辦公室風中淩亂!

臥槽!雖然事後每次想起來這一幕,南優鉉都覺得自己當時一定是腦子進水,但是已經發生的事情永遠也沒辦法改變!這天下午當他抱著電腦邁著小內八往出狂奔的時候,成功被保安部長當成小偷,勇猛的一腳踹飛了!

「格老子的,怎麼又是你嘞?」看清臉後,保安部長很納悶。

南優鉉趴在花園邊沿,看著噴泉裡的筆記本,流下了滿懷委屈的淚水!尼瑪這究竟是為了什麼!不僅沒有談到廣告,還毀了電腦,簡直丟人丟到姥姥家!

於是當天晚上,南優鉉就特麼去夜店藉酒澆愁了!

魔の翼是這座城市最有名的夜店,不僅因為這裡有最齊全的洋酒,也因為這裡的美少年侍應生,更因為這裡的顧客百分之八十都是GAY。

南優鉉顯然是這裡的常客,他熟門熟路的和酒保打完招呼後,就開始端著一杯粉紅色的雞尾酒,坐在角落思緒萬千顧影自憐,尼瑪今天怎麼這麼悲催,尼瑪真是紅顏薄命!

「HI!」對面突然坐了一個人。

南優鉉擡頭一看,整個人都被驚的麻痹站起來了!

「幹什麼?」金聖圭好笑的看著他。

我擦嘞怎麼會是他!南優鉉再度想起了白天的崩潰場景,於是他蠢蠢欲動又想跑路,結果被金聖圭一句話嚇得停住了腳步。

「敢走的話,我就把白天的事情告訴李成烈」

臥!槽!

南優鉉只好不甘不願的坐了回去!臉上委屈忐忑,內心狂豎中指!

「喝什麼,我請客」金聖圭叫過酒保。

「你到底想幹嘛?」南優鉉豁出去問他,擦!反正都這麼丟人了!也不在乎更多丟一點!

「整個問題應該我問你吧?」金聖圭翻著酒單,漫不經心的回答他:「先是跑來我辦公室,然後再給我看奇怪的圖片,最後莫名其妙抱著電腦尖叫跑走,期間我似乎什麼都沒做」

.....操!貌似真的是!南優鉉心虛望天。

「沒關係,剛才只是湊巧看到你而已」金聖圭點了瓶洋酒:「剛才那句是玩笑,我會當今天的事沒有發生過」

「謝謝了」南優鉉鬆了口氣。

「怎麼一個人來喝酒?」金聖圭問他。

南優鉉在內心咆哮,老子是來藉酒澆愁的!

「如果有興趣的話,明天繼續來我辦公室吧」金聖圭靠在沙發上:「關於廣告方面,我可以考慮」

「真的?」南優鉉森森的吃了一驚,臥槽有沒有搞錯,這樣烏龍也能打敗“師妹你別走”遊戲組,自己真是既威武又美麗!

「雖然我對你的遊戲並不熟悉,不過我相信李成烈」金聖圭遞給他一杯酒:「如果你願意再好好闡述一下思路,我覺得應該沒有太大問題」

南優鉉激動而又尷尬的看著他:「明天大概不行,我的電腦今天掉進了水裡,可不可以後天?」聲音越來越小,最後幾乎是在蚊子叫!擦!不要再讓老子一次又一次想起今天的事情啊!

想起泡在噴泉裡的那部白色電腦,金聖圭嘴角一揚:「好吧,後天,提前乾杯!」

南優鉉感激涕零一飲而盡,到底是誰說金總監陰險狡詐的,明明就很善良啊,簡直比神筆馬良還要善良!

金聖圭笑的很有深意,繼續給他一杯接一杯的倒酒,打定主意要把人灌醉,臥槽送上門的肥肉,不吃都對不起自己!

酒瓶見底的時候,南優鉉也徹底暈了!他趴在桌子上很嫵媚的扭來扭去哼哼唧唧,撩的金總監更加欲火沸騰,於是他很乾脆的把人帶到了對面酒店!

「熱!」南優鉉被酒精燒的滿臉通紅,躺在床上無意識的撕扯著自己的衣扣。

於是金聖圭理所當然把這當成了勾引,動手把他迅速扒的一乾二淨。

一夜情從來就不需要太多情話和前戲,尤其是對於金聖圭這種風月老手。他壓著身下一臉茫然的人,輕啃那可愛的鎖骨。

「癢癢」南優鉉皺眉推他。

「乖,喜歡什麼姿勢?」金聖圭一邊替他做擴張,一邊在耳邊問。

後處傳來的異物感並不舒服,南優鉉扭動著腰想逃開,卻換來更加激烈的刺激。

「疼」南優鉉委屈的眼眶通紅,為什麼這人不讓自己好好睡覺?

看著他一臉欠虐的表情,金聖圭下腹快要爆炸,這小妖精撩起男人不要命,那也就不能怪自己不溫柔了。

「聽話,放鬆一點」金聖圭抽出手指,換真傢伙頂進他的身體。

「嗚嗚嗚.....」南優鉉哭的差點斷氣。

「天,寶貝你好棒」金聖圭滿足的喘息著,不斷親吻他含淚的雙眼:「好舒服」

「疼!」

南優鉉還在掙扎。

金聖圭卻再也顧不上許多,身下的人肌膚白皙身材纖細,五官天生就有些媚意,再加上現在楚楚可憐的表情,實在是很對自己的胃口!

「我要睡覺」南優鉉昏昏沉沉抗議,嘟著嘴滑稽又可愛。

「幹完了再睡」金聖圭固定住他的細腰,一下下占有著那柔軟的所在,全身每一個細胞都在滿足嘆息。經歷過的人不算少,像他這麼完美的卻不多,在情欲噴薄而出的一剎那,金聖圭突然有了一個想法——難得遇到這麼對味的人,不如發展成固定床伴?

這個晚上,南優鉉被獸性大發的金總監翻來覆去,裡裡外外吃了個乾淨,直到天亮才得以休息。醉酒加上操勞過度,他這一覺睡得很沉很沉,睜眼已經是下午兩點。

茫然看著腦袋頂上的天花板,似乎不是自己家,再往四周看看,更確定這特麼一定不是自家!

動了一下身體想坐起來,下半身卻像是被車碾過,酸疼的險些窒息。於是南優鉉瞬間臉色蒼白,他想起了自己曾經看過的一則新聞!

——如花美少年酒吧被下迷藥,醒來後痛失腎臟!

「啊!!!!!」南優鉉尖叫了出來!臥槽臥槽!疼成這樣!腎一定沒有了!

「醒了?」金聖圭聽到動靜,一邊擦頭髮一邊出了浴室。

臥!槽!尼!瑪!為啥他會裸著上身出現在這裡?南優鉉目瞪口呆,彷彿看到了阿凡達!

「想吃什麼?」金聖圭坐在床邊,彎腰親親他的嘴唇。

南優鉉腦袋徹底當機了,尼瑪這是幻覺啊啊啊啊!救命啊啊啊啊!擦啊啊啊啊!誰能告訴自己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啊啊啊!

「乖」金聖圭幫他倒了杯水:「昨晚表現不錯」

「昨.....晚?」南優鉉顫抖著問。

「我問過酒保,他們說你要求很高,一般不隨便出去」金聖圭捏他嫩嫩的臉頰:「怎麼樣,我還可以吧?」

.....南優鉉眼眶瞬間就紅了!尼瑪這不是真的!尼瑪這不是真的!尼瑪這不是真的!尼瑪這不是真的!

「我去幫你叫些東西吃」金聖圭以為他還在百感交集,因此也沒有太在意。

南優鉉傻呆呆的看著他出了門,大腦空白內心卻有聲音在叫囂,昨晚昨晚昨晚!身上的吻痕和後處的劇痛無一不在提醒自己,現實無處逃避,昨晚已經什麼事情都已經發生了!

但是一直以來都萬分期待的第一次,居然就是在醉酒人事不省的情況下,被一個只認識不到一天的男人扛上床?更苦逼的是,那個男人堅信自己是慣於歡場的老手,壓根就不知道這特麼是自己的第一次啊啊啊啊!

南優鉉覺得自己現在完全可以去死一死!

魔の翼裡都是這個圈子的名人,誰都有一段或牛逼或心酸的過去,像南優鉉這樣的小處男根本就沒有立足之地,搞不定還會被集體鄙視!所以為了融入整體,也為了那點莫名其妙的可憐虛榮心,南優鉉自己杜撰出一堆莫須有的情史,把自己偽裝成口味挑剔受盡傷害的極品小GAY!憑藉著漂亮的外貌和高超的演技,還有百度來的一大堆經驗,居然也一直沒被人識破,特麼金聖圭當然也不會識破!

現在要怎麼辦?南優鉉簡直欲哭無淚,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告訴他自己其實是第一次?可麻痹那又能怎麼樣,發生過的事情又不會倒帶回去!裝作已經習慣這種事,表現出對昨晚根本不在乎?擦!可這樣心裡好委屈啊!自己明明就是純潔無暇的小白蓮,對方卻以為他上了一朵迎風搖曳的金盞菊!

南優鉉縮在被窩裡,委屈的揪住被角,最後還是決定自作孽不可活,就當是被狗咬了一口吧.....

等到金聖圭從樓下回來,南優鉉還窩在被子裡沒有起床。

「都快吃晚餐了」金聖圭坐在床邊,含笑捏捏他的鼻子,自以為這個舉動很親暱!

南優鉉沒有說話,他在心裡有氣無力的豎中指,麻痹老子頭好暈,你一臉淫笑是要幹嘛!

「發燒了?」金聖圭皺眉,伸手試了試他額頭的溫度。

燙得嚇人。

南優鉉很嬌弱的哼哼唧唧。

於是這天下午,當李成烈正在辦公室日理萬機的時候,突然就接到了一個電話!

「幫我請個假」金聖圭很霸氣。

李成烈莫名其妙的看了眼來電顯示,更加莫名其妙了:「你吃錯藥了吧,給我請假?」

「那個.....王優鉉?是你的員工吧」金聖圭突然間才發現,自己特麼連這妖精叫什麼都沒記明白。

「誰?」李成烈沒聽清。

「李優鉉?張優鉉?劉優鉉?」金聖圭不耐煩:「總之幫他請個假!」

「喂——」李成烈話還沒說完,那頭就把電話掛了!

臥槽!李總在心裡淡淡的不滿了一下,然後就給人力打電話:「幫優鉉請個假」

「李總,哪個優鉉?」人力問:「我們有鄭優鉉,金優鉉,柳優鉉,還有鄧優鉉和南優鉉!」

李成烈聽得有點頭暈。

「還有,要請幾天?」人力繼續問。

李成烈只好先掛了電話,重新給金聖圭打了過去。

「沒空!」金聖圭正在享受給南優鉉餵飯的樂趣,於是他很暴躁的對聽筒怒吼。

「沒空你妹!」李成烈咆哮:「你到底給誰請假,原因,請幾天!」

「喂,你叫什麼名字?」金聖圭問南優鉉。

尼瑪南優鉉瞬間就淚奔了,他神情淒楚的含著粥勺子,油然而生一種黃花大閨女被禽獸活活糟蹋的悲催感!

麻痹這賤人居然連自己的名字都不知道嚶嚶嚶嚶!

「不哭不哭,乖,你叫什麼優鉉來著?」金總監毫無愧疚的繼續問。

「南」南優鉉有氣無力的回答他。

「南優鉉,請假一周」金聖圭繼續對著聽筒說話。

「你在給誰打電話?」南優鉉瞬間有一種大事不妙的預感!

金聖圭擺擺手,示意他安靜。

「請一周?」李成烈皺眉:「理由呢」

「他被我幹到發燒,下不了床」金聖圭向來厚顏無恥。

「住嘴啊!!!!」南優鉉尖叫著。

搶過他的手機,顫抖著看了眼通話顯示——李成烈。

於是他特麼就暈過去了。

李成烈拿著手機,略略有些風中淩亂。

「李總」金明洙在門外叫。

李成烈瞬間恢覆成精英男模式:「進來」

「這個是我整理的文案架構」金明洙把文件夾遞給他,有些忐忑的解釋:「因為之前沒寫過,所以沒什麼經驗」

「寫的真好」李成烈虛偽滴讚美。

金明洙囧囧有神:「可是您剛看了個題目」

「題目就非常非常好」李成烈一臉嚴肅。

「可題目是姜組長起的」金明洙心虛:「他說我原來的名字不合適」

「.....」馬屁完全沒有拍中,李成烈在心裡把姜大衛虐了一番,改你妹!

「其實這個方案是大家討論的結果,每個人都做了許多事」金明洙繼續解釋。

「角色設定很有趣」李成烈仔細往下看。

「那個是之前優鉉的構思」金明洙回答。

.....李總淡淡的糾結,尼瑪怎麼又誇錯人了!

「主線很明晰,暗線也很出乎意料」

「嗯,是組長的提議」

「闖關獎勵不錯,有新意」

「小馬想了很久才做出來」

「最終場景的刻畫——」李成烈話還沒說完,就看到金明洙眼神一亮,於是立刻扔掉節操瘋狂讚美道,」特別細緻,而且很好的融匯了之前的所有主副線,又能簽到好處的迎合網友需求,簡直完美!」

「小雅姐自己也很滿意」金明洙也讚同的點頭。

擦!李總覺得自己又被騙了!

「這份報告真這麼好?」金明洙忐忑的問。

李成烈翻到下一頁,皺眉:「為什麼主角換裝會有野外這個場景設定?」這也太奇葩了,粉嫩萌Q系的蘿莉遊戲,誰會飢渴到喜歡在野外換衣服?

「這是我想出來的」金明洙心虛的回答。

.....

「真好!」李成烈真誠的誇獎。

「可您剛才表情不是這樣的」金明洙很挫敗。

「真的特別好,最起碼很刺激!」李成烈拼命找優點。

金明洙更沮喪了,還不如不解釋呢,很刺激之類,聽上去完全像一個變態的想法!

「我重新改一下再給您」金明洙覺得自己很對不起大家,更對不起李成烈,內疚疊加內疚,導致他在出門的時候,還特麼給李成烈鞠了個躬!

李總裁風中淩亂的坐在椅子上,尼瑪你鞠躬做什麼,我又不是烈士雕像!

麻痹自己怎麼這麼倒霉!

這天下班後,金明洙給李成烈發了條簡訊,說自己要加班。

於是李總裁只好也跟著一起加班,把自己裝的特別日理萬機,簡直就是李總理!

同事們紛紛心照不宣的提前收拾東西回家,矮油,辦公室小遊戲什麼的,大灰狼總裁和小白兔秘書什麼的,玩的不要太刺激!

天色一點一點變暗,走廊裡只剩下保安偶爾的腳步聲,李總在辦公室裡瘋狂的梳妝打扮一番後,就佯裝鎮定的走去了樓下金明洙的辦公室!夜深人靜四下無聲,真不愧是培養奸情的好場所!李成烈一邊走一邊想,等等見到媳婦兒的第一句話要說什麼,說你好?尼瑪好傻逼!說你在幹什麼?貌似有點弱智!問吃了沒?擦,好像知青年代的幹部,一見面就問吃點啥!

思前想後大半天,李總決定自己還是什麼都別說了,微笑就好!全世界都知道,自己笑起來特別有氣質!

於是李總帶著精英男特有的迷人微笑,優雅的推開了辦公室的門。

金明洙正在呼嚕呼嚕吃泡麵!

李總再次感到了淡淡的斯巴達!擦!老子燭光晚餐都已經訂好了,有玫瑰有紅酒,還有美麗的小提琴手!你現在吃個毛泡麵,怎麼每次都這麼不配合!

「李總?」金明洙有些意外的站起來:「您怎麼還沒走?」

「看見這裡亮著燈,就過來看看」李成烈拖過一張椅子,坐到了他旁邊。

眾所周知泡麵是一種神奇的食物,不管吃起來味道如何,聞起來絕對都是奇香無比!紅燒牛肉麵的味道一陣陣傳到李總鼻子裡,於是他的肚子瞬間狂叫著開始抗議!

「您沒吃飯?」金明洙問。

李成烈點頭,剛準備說我們出去吃大餐吧,金明洙就已經光速幫他撕開了一個碗麵!

「沒見過這種包裝,應該是新口味!」金明洙往裡倒水:「不知道您喜不喜歡」

.....李總裁只好把話咽回肚子裡,尼瑪怎麼會這樣子呢!一點都不善解人意!

「我把場景改了一下,這次沒有野外了」趁著泡麵的空擋,金明洙打開PPT給他看。

「其實野外挺好的」李成烈嚴肅的讚美他:「我仔細想了想,野外特別好!」

「哪裡好了?」金明洙反問他。

我怎麼會知道哪裡好!李成烈在心裡咆哮,這分明就是你的idea!如果問這話的是其他人,李總裁一定會怒斥回去,但對方是媳婦兒!於是他只好兇狠的吃了一大口泡麵!

奇怪的味道瞬間充滿整個口腔,李成烈很不優雅的噴了出來!

「呀!」金明洙被嚇了一跳,趕緊遞紙巾給他。

「什麼味道?」李成烈擰開一瓶水瘋狂漱口,尼瑪這種硫酸一般的口感!

「康師傅蔥——」金明洙話說了一半就頓住了,然後用一種風中淩亂的表情看著包裝!

李成烈湊上去看了眼——擦!康師太蔥香小雞麵!康師太是什麼!

「大概是.....山寨版」金明洙很心虛的看他:「對不起,買的時候沒注意」

「沒事」如果排除味覺上的崩潰,李成烈心裡其實很感謝這碗麵,他愉悅的邀請媳婦兒:「跟我一起出去吃吧?」

「不用了,我不是很餓」金明洙拒絕。

李成烈不滿的看著他,不餓你吃什麼泡麵!

「我想把東西先寫完」金明洙解釋:「吃點餅乾就好了」

「不行!」李成烈嚴肅的拒絕他。

「可我真的——啊!」金明洙話還沒說完,整座樓突然就一片漆黑,於是他驚得叫了出來。

臥槽!李總簡直激動的想哭,電機房的大叔我感謝你全家!

「好黑!」金明洙眼睛還沒有適應黑暗。

可是李總已經適應了,尼瑪這就是愛情的力量!他對著黑暗中那個模糊的人影,狠狠抱了過去,把人壓在了桌子上!

終於抱到了啊!簡直要哭了!好軟好萌小腰好細!

「李總!」金明洙被嚇了一跳。

「別怕,我在這裡!」李成烈堅定的安慰他!

「我不怕啊」金明洙在他懷裡掙扎:「你把我壓在煙灰缸上了」

「.....」擦!真是破壞氣氛!李成烈稍稍把他放開了一些,不過還是沒捨得鬆手。

「我們出去吧」金明洙提議。

「不!」李成烈一口拒絕。

「為什麼啊?」金明洙不解。

李總英俊的回答他:「因為我害怕!」

.....

金明洙囧囧有神。

「我們等到來電之後再出去吧!」李成烈陶醉的抱緊他。

「可留在這裡不是更恐怖?」金明洙理解不能。

「你有沒有看過走廊驚魂?」李成烈嚴肅滴問。

「.....我只看過電鋸驚魂」金明洙老老實實回答。

「走廊的盡頭,說不定會有無頭女屍在等我們!」李成烈嚇他。

金明洙打了個哆嗦。

「所以我們別出去了」李成烈把他緊緊摟在懷裡,特麼爽的欲仙欲死!

「嗯」金明洙答應了一句,鼻尖蹭在他胸口,淡淡的香水味道意外好聞。

四周安靜一片,靜到幾乎能聽見兩人的心跳聲。

讓電一直停下去吧。

李成烈在心裡想。

然後在下一秒。

麻痹電就來了。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育珊 的頭像
育珊

烈洙귀엽다-育珊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