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棄的倉庫,大門依舊緊閉,倉庫內,依然是那麼的刺亮.....

強烈的燈光,刺得人睜不開眼.....

倉庫的一角,一個大致白色的身影以怪異的姿勢,斜垂在那裡.....

兩根粗細均勻的繩子緊緊的繫著他的那兩只修長的手臂的手腕,繩子的兩端分別被捆綁在了閣樓的底部的兩端.....

細細的看上去,那緊緊勒著的繩索,已經深深的鑲嵌進了他那有著白玉般肌膚的手腕,原本白玉的膚色,也隨著繩子的勒緊,而變成暗紫色.....

那繩子的邊緣隱約可見那乾固的暗紅色血跡.....

他低垂著頭,一頭整齊的短髮隨著頭的垂下而筆直的向下散落著,遮蓋了那張有著迷人相貌的漂亮的臉龐.....

一件白色的T恤,已經滿佈破裂,失去了原有的清純的感覺.....

尤其是那胸前的那朵朵刺眼的血色梅花,更是刺得人不願意睜開眼.....

腰間由於身體的下垂,露出大片白玉的小腹,那好看的誘人的六塊腹肌清晰可見.....

肚臍的下方,一條黑色的皮帶緊緊的繫著那條修腿牛仔褲.....

原本筆直有力的雙腿,也因為身體的無意識的垂下,而彎曲.....

腳踝處,兩根與手腕處一樣質地的繩索緊緊的套牢,分別被禁錮在地面的兩邊.....

遠遠的看過去,就像是一個現代版的耶穌.....正在被捆綁,鎖吊著.....

這情景,任憑任何人看了都會發顫.....

媽的!好痛!渾身都好痛!

從來沒有過的鑽心疼痛的感覺.....

彷彿手腳,骨頭,甚至腦袋都不是自己的。

大腦好重,眼皮好重.....

自己是漂浮在空中嗎?

為毛感覺像是被什麼束縛了一樣?

手臂快斷了,腳踝已經沒有知覺了.....

金明洙?你是掛掉了嗎?

這種瀕臨死亡的感覺.....好真.....

原來.....掛掉之後,還是會痛.....

還***劇痛!

睜開眼吧!至少看看地府是什麼樣子.....

加油!金明洙!

「嘩嘩—」隨著一陣突然的水聲落下.....

好涼.....好痛.....這種鑽心的像是被啃食的感覺.....

真***糟糕.....

難道.....地獄酷刑開始了?

不是說死了後,就沒知覺了嗎?

為什麼***還是這麼難受?

「嘶!!」金明洙閉著眼呻吟出聲.....

渾身彷彿被異物啃食一樣的撕裂的痛,他費力的擡擡眼皮.....

可是,體虛至極的他,僅僅只是擡眼看了一眼,便又垂下了頭去.....

沒力氣了.....

從上至下的加料水,打濕了他的短髮,大量的水沿著那短髮一直向下.....

從髮尖,一滴滴的滴到衣襟,滴到地面.....

水打濕了那原本就失去本色的白色T恤,那大烈棉質地的T恤緊緊的貼在他的肌膚上.....

那經過特殊加料的水,也滲透過了T恤,直直的刺激著他的肌膚.....

那種鑽心的,像是被萬只惡蟲啃食的感覺.....絲絲的痛入了心脾.....

鹽水?呵呵!

原來地獄也用這招?

真***夠狠!知道老子渾身是傷,還用鹽水澆潑?

下一步,是不是要見到傳說中的上刀山,下油鍋了?

媽的!閻王老子咋滴?有本事,放開老子,好好的和老子打一架!

金明洙微微動了動眼,腦子裡迷糊一片,思緒混亂的想著.....

「呵?還不醒?再潑!潑到他醒來為止!」一個陰冷的女人的聲音響起.....

緊接著,又是一桶加足了料的水從正面潑來.....

身體的刺痛感又增加了好幾分.....

金明洙閉著眼,好看的眉頭緊皺.....

這聲音?

他怎麼也不會忘記!

難道?那醜女人也下了地獄?

呵?不可能!

金明洙,看來你很幸運,你還沒掛!

「嘩嘩—」又是一桶水落下。

越來越強烈的刺痛感侵蝕著金明洙的神經.....

他無力的擡起頭,艱難的睜開眼,看了看眼前的面目猙獰的女人.....

「呵!醜.....醜女人.....」忍著劇痛,扯著蒼白乾裂的唇,對著女人冷冷的一笑。

這樣的女人?真搞不明白,為什麼會是國際大明星?

那麼多男人的夢中理想上床的對象?

看來.....世間的男人,除了自己,都***瞎了狗眼!

連李成烈那狐狸也是一樣,一樣的瞎眼!

呵呵!李成烈.....你知道嗎?

這就是你這寶貝表妹的真面目.....

一個如妖魔般的女人.....

「哈哈!醒了?嘴巴還是這麼的讓人不喜歡呢!難道是這加料的鹽水還沒讓你爽夠?」

女人叉著腰,仰著頭,張著血盆大口哈哈大笑著.....

「.....」金明洙吃力的看了看女人一眼,不再說話。

和這樣的女人鬥嘴,很沒意思,不是嗎?

正常人,都不會和瘋子,和妖魔鬥嘴吧?

何況.....他現在已經沒有多餘的力氣和她爭鬥.....

身體的力量,似乎一直在不斷的流失.....

「嗯?裝死?金明洙!你給我睜開眼,好好的看著我!沒有我瑩瑩的允許.....你不準死.....因為.....我還沒玩夠!雖然你必須死.....哈哈!」

看著不再搭理自己的金明洙,女人上前幾步,伸手抓著金明洙的頭髮,狠狠的說著。

「.....」頭部的劇痛,讓金明洙再次睜開眼,他冷冷的看著眼前這張放大的醜陋的臉,扁扁乾裂的嘴,然後對著女人的臉.....

「噗.....」一口帶著血腥味道的唾沫,直直的噴向女人的面頰.....

「哈!.....哈哈!越來越.....醜.....」金明洙扯著嘴角,強忍著痛楚,大笑著.....

「啊!!你.....」女人捂著臉,驚恐的叫出了聲。

緊接著.....

只聽見「啪—」的一聲,清脆的掌摑聲響起.....

金明洙只覺得,天旋地轉,臉頰和火辣辣的疼痛,讓他大腦再次混沌不清.....

媽的!臭女人.....居然打臉.....

不能饒恕.....如果.....自己還能平安活下去.....

一定不放過她.....即使她是一個不似女人的女人.....

「金明洙!你竟敢.....竟敢.....來人!把那小子帶上來!」女人一邊擦著自己臉上的血腥唾沫,一邊憤憤的吩咐著一邊的黑衣大漢。

很快,阿東便被人連拖帶拽的帶了上來.....

「明洙!明洙.....你怎麼樣了?明洙?」一眼看到這番模樣的金明洙,阿東心如刀絞,留著淚大聲的叫喊著.....

「阿東.....沒事.....呵呵!別哭.....」金明洙擡擡眼,看著對面被捆綁的阿東,淡淡的一笑.....

女人看看金明洙,在看看阿東,然後轉頭,對著金明洙笑著說:

「哈哈!我要讓他看著你.....看著你受折磨.....一直看著.....哈哈哈!」

「變態!你個瘋女人!明洙哥什麼時候招惹你了?你個瘋子,放了他!瘋子!」

阿東對著眼前這個陌生的女人大叫著。

「嗯?你罵我什麼?瘋子?給我掌嘴!狠狠的打!」女人暴怒至極,對著一邊的大漢們吩咐到。

頓時,「啪啪啪—」大力的掌摑聲在倉庫裡響起.....

伴隨著阿東的慘叫聲.....

那聲音.....一絲絲的滲透了金明洙的胸腔.....

一下下的掌摑聲,震動了他那顆快要停止跳動的心臟.....

「停下!住.....住手.....醜女人.....有什麼衝著我來.....與他無關.....」金明洙皺著眉頭看著阿東,對著女人用盡力氣大聲的喝止著。

「呵呵!想知道他到底怎麼招惹我了?好!我會讓你看明白.....看明白你哥哥金明洙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不知廉恥!身為一個男人,居然和我搶男人?」

女人招手制止了大漢的掌摑,對著阿東陰冷的說著.....

聽到女人的話,金明洙神色一暗,擡眼看了看臉已經被打得紅腫的阿東.....

「沒事!明洙哥!我能理解.....你沒錯!」阿東看著金明洙,笑著說著。

「呵呵!」金明洙扯著嘴角艱難一笑.....

「金明洙?你笑什麼?嗯?身為一個男人,和女人搶男人,你居然有臉笑?不要臉的東西!」

看著金明洙,女人怒火中燒,伸手抓著金明洙的頭髮,瘋狂的上下拉扯著.....

另一只手,來回的在那白玉的臉龐上掌摑著.....

金明洙閉著眼,無力的承受著眼前的一切.....

痛似乎已經麻木了,已經分不清哪裡是哪裡.....反正全身都疼痛.....不是嗎?

「住手!你住手!」阿東嘶喊著企圖阻止女人的行為.....

「把他嘴給我堵上!」女人煩躁的回頭,對著黑衣大漢吩咐到.....

沒有了阿東的叫喊,倉庫裡似乎安靜了許多.....

「金明洙?今天.....我不會讓你活著出去.....以後,你也休想和我搶烈!休想!哈哈!」

女人單手插腰,對著金明洙狂肆的笑著.....

金明洙,除掉了你.....以後.....烈和大烈,就都是我瑩瑩一個人的,誰也別想再搶走.....

「咳咳!.....醜女人.....有種.....你現在就殺了老子.....給老子一刀.....」金明洙擡起頭憤憤的瞪了女人一眼,然後開口斷斷續續的說著.....

如此的百般折磨,還不如直接給自己一刀來得痛快.....

反正.....二十年後,老子又是一個風流倜儻的帥哥.....

「一刀殺了你?哈哈!你做夢!金明洙.....我才剛開始玩.....別想著解脫.....」女人瞇著眼笑著說。

「金明洙?你說.....你一個男人,憑什麼和我搶?你到底有什麼特別的地方,讓烈和大烈都圍著你轉?」女人頓了頓,開口接著說著。

「.....」金明洙閉著眼,任由著女人不斷的質問和發狂.....

為什麼?到底是為什麼?

明明是自己在圍著李成烈那混蛋轉.....

為什麼?連他自己也不清楚.....

「說話!!回答我?.....難道.....是因為你這張不男不女的臉?嗯?」女人抓起金明洙的頭髮,細長的手指捏著金明洙的下巴,高高的擡起,靠近了臉,細細的端詳了翻.....

「放開.....別碰老子.....滾!」金明洙皺皺眉頭,看著女人的臉,嫌惡的說著。

要不是受傷嚴重,要不是手腳被束縛,現在.....這女人早就被自己修理到趴在地上起不來了.....

「呵呵!你說.....我要是在你這張不男不女的臉蛋兒上,添一處色彩.....一定很漂亮,是吧?哈哈!」女人看著金明洙的臉,狂笑著。

然後揚揚手,身旁的黑衣大漢,順從的遞上來一把精緻的小刀。

女人瞇瞇眼,看著手裡的這把正散發著銀色光亮的小刀,勾唇一笑.....

晃著小刀,那閃亮的刀尖,慢慢的朝著那張迷人的臉龐靠近.....

金明洙眉頭一皺,眼睜睜的看著那尖利的刀尖的逼近.....

她想幹嘛?

該死的女人!

有機會.....老子一定要踢爆她的頭!

不!

大腦僅存的一絲神智告訴他,他必須反抗.....

使出渾身的力氣,掙扎著.....

可惜一切似乎都是徒勞,雙手手腕被牢牢的栓住,根本不能動彈分毫.....

那緊綁的繩子在他的大力扭動下,已經勒破肌膚,深深的鑲嵌進了肉裡.....

一絲絲艷紅的血液,從那被強硬勒開的傷口裡流出.....

染紅了繩子,也染紅了手腕!

鮮紅溫熱的液體,順著手腕,一路向下,慢慢的朝著手臂的下方流去.....

腳踝也被牢牢的捆綁,根本就擡動不了半步.....

那腳踝被捆綁的地方,也在他的掙扎下,被堅硬的繩索勒破肌膚,同樣的泛著鮮紅.....

「住.....手!.....啊!!!」隨著一聲撕心裂肺的叫喊。

金明洙只覺得臉頰一陣的劇痛,肌膚被利器劃過的感覺.....

那種被人活生生切膚的感覺.....

火辣到麻木的痛.....

一道殷紅立刻從那新鮮的切口處流出,一道道的紅色液體,匯成一條紅色的細流,正朝著那傷口處流出.....

血液染紅了他的半邊臉龐,一部分,順著嘴角流進他的嘴裡.....

染紅了那蒼白乾烈的唇.....

金明洙只覺得渾身如虛脫了一般,每一處都似在被人垂打般的痛.....

身體越來越無力,酥軟.....

神智,也越來越不清醒.....

視線也漸漸的模糊.....

「唔!!唔!!」阿東驚恐的看著眼前的一幕,拼命的流著眼淚搖著頭。

不!明洙!不!!!

「哈哈!現在比之前更好看了呢?金明洙.....看你以後還拿什麼和我掙男人.....哈哈!」女人揚著手裡的小刀,滿意的看著眼前的一幕,狂肆的大笑著。

這樣.....就算他們見了你,還會對你感興趣嗎?

金明洙.....你鬥不過我瑩瑩!

哈哈!

「.....」女人的狂笑沒有得到回應。

金明洙,意識模糊的垂著頭,身體的重量,全數都集中在那被緊綁的手臂上,無力的垂下,牽扯著那手臂的傷口,拉扯得手臂似乎快要脫臼斷掉一般.....

「你罵啊?你踢啊?金明洙?裝死?哈哈!你起來,起來打我啊!起來和我搶男人啊!你不是很能打嗎?哈哈!」

女人似走火入魔般的紅著眼眸,對著金明洙大叫著。

「你的腿不是很厲害?來啊!用你的腿,踢我啊!這麼漂亮的長腿.....」女人近乎瘋狂的,一邊大笑著瞪著眼說著,一邊擡起腳,用那尖尖的高跟鞋底,狠狠的朝著金明洙的腿彎處踩踏著.....

一腳又一腳.....

「.....嘶.....」金明洙閉著眼,咬著牙承受著腿彎處的劇痛.....

現在的他,已經虛脫得連擡眼都費力.....

渾身,彷彿就像是置身於空中一般,漂浮的感覺,好似靈魂都要出竅一般.....

只是.....這樣的空中,有著無數根密集的芒針,正一絲絲的穿透著他身體的每一處.....

媽的!

也許.....他注定要死在這個女人的手上了.....

沒有力氣再掙脫了.....

阿東,對不起!

哥哥失言了,不能救你出去了!

不能陪你過你的小日子了!

更不能給你挑漂亮的媳婦了!

對不起!

還有.....還有李成烈.....

該死的親愛的狐狸!

對不起!.....對不起我的不告而別.....

還拐走你的蘭博.....

本來.....本來打算,活著回去.....

活著回去.....告訴你.....

老子.....喜歡你.....

本來.....想霸道的跟著你一輩子.....

即使是保鏢.....即使是床奴.....

現在.....對不起.....

好累.....

好想長久的睡.....一直睡.....

李成烈.....狐狸.....老子真的喜歡你.....

深夜的別墅,燈火通明,別墅的四周,景色依舊繁華.....

但是.....如今,卻是怎麼看都覺得煩躁.....

「您好,你撥打的電話已關機.....」依然是那一層不變的語音提示.....

「該死!金明洙,你到底在什麼地方?」重重的掛斷電話,皺著眉頭,狠狠的自言自語著。

都已經快淩晨了,依舊是沒有一絲的消息.....

金明洙.....你這只讓人操心的笨貓!

你到底在哪裡?

你知不知道?知不知道我快急瘋了?

這麼久沒有一絲消息.....你現在到底怎樣了?

一陣從未有過的恐慌,和緊張的感覺在體內越來越盛.....

李成烈抱著手臂,捏著自己的下巴,那好看的眉頭就沒有紓解開過.....

天知道,現在他的心情!

天知道,他現在多麼的恐慌.....

多麼的害怕.....

害怕那貓咪的了無音訊沒有結果.....

害怕那貓咪受傷.....

害怕.....

小貓咪.....你千萬不要有事.....

我說過.....沒有我的允許,你哪裡都不準去.....

我一定會找到你.....

「怎麼辦?怎麼還沒有消息?都這麼久了.....小洙洙他到底怎麼樣了?誰能告訴我?」南宮翼揪著自己的頭髮,不安的來回在客廳踱來踱去.....

想到小洙洙現在可能身處的地方,可能遭受的待遇.....

他就控制不住,控制不住著急,控制不住心慌,控制不住發狂.....

「.....」室內依舊沉悶,氣氛比之前更為詭異.....

沒有人回答他的話,整個客廳安靜得,都能聽見,三種不同味道男人的,狂躁急促的呼吸.....

「烈?明洙是開的你的車去?」一直沉默不語的李大烈,摸著下巴淡淡的問。

「嗯!」李成烈點點頭,擡眼看看李大烈,思考著他的問話。

突然.....腦子裡一道靈光乍現.....

「該死!我怎麼忘了.....!」李成烈突然出聲,猛的從沙發上竄了起來,擡腳就朝著客廳的門外大步的走去.....

該死!怎麼忘了這麼重要的一個線索?

既然那貓咪開的自己的蘭博去.....

那麼,為什麼不通過衛星定位,來知道蘭博現在的所處位置?

找到蘭博,就找到了那只貓,不是嗎?

這麼簡單的方法,居然耗了大半天都沒想到,還乾坐在那裡等著手下的人傳消息.....

李成烈?你怎麼也變得這麼的愚笨?

難道真如人家所說的,關心則亂?

可恨!拖延了這麼久的時間!

不知道自己的貓咪怎麼樣了.....

不管怎樣.....金明洙,等我.....

看著急匆匆的往外奔的李成烈,李大烈,一個皺眉,然後眉頭一舒,如恍然大悟般的正了正神色.....

「翼,跟上!記得多安排些人手.....」說完,隨著李成烈的身影,大步的追了上去,.....

沉悶的倉庫.....

時間彷彿停止了一樣,就像是金明洙此刻的心臟一樣.....

那「砰-」的律.動聲,似乎正在減弱.....

今夜,似乎格外的漫長.....

從來不知道,原來夜晚,也可以漫長到這個地步.....

相比之下,人生,似乎就變得如此的簡短.....

簡短到,好多事情都還沒有來得急去做.....

烈.....李成烈.....

你是否因為我的擅離職守感到憤怒?

是否在為我的失蹤而感到焦急?

是否會因為我的安危,而感到不安?

或許.....或許.....你並不知道我的處境.....

又或許.....你並不在意.....

李成烈?為什麼?

為什麼,即使自己此刻腦子混亂,但還是滿是你丫的影子?

你這該死的狐狸,注定了要在老子掛之前,都要折磨老子的思緒.....

混蛋.....

金明洙無力的垂吊在那兩根繩索上,渾身的刺痛已經讓他的思緒已經混亂不堪,腦子裡不斷的重覆著那一段段有著李成烈身影的畫面.....

人家都說,人在死之前,腦子裡會一直想的那個人,就是他心裡最最在意的人.....

真的是這樣嗎?不是扯淡?

呵!李成烈?你是什麼時候偷偷的住進了老子的心?

呵呵!李成烈.....遇上你,注定是老子命定一聲的劫數.....

老子認命!

如果.....如果還有如果.....

呵呵!

「哈哈!這樣就不行了?金明洙?你也就是這樣的本事!.....怎麼?還在想著李成烈會來救你?哈哈!別做夢了!」

女人捏著金明洙的下巴,看著他狼狽的模樣,開心的大笑出聲.....

「告訴你也不要緊,他現在應該正為他公司的危機發愁呢吧?沒有空管你呢.....哈哈!何況.....你也就是一個閒來消遣的玩具而已.....」

女人狠狠的甩開了金明洙的下巴,轉過身去,慢慢的說著.....

「你.....媽的!那危機.....原來是你.....混蛋.....」聽到女人的話語,金明洙迷蒙的思緒,強打著僅存的一絲意識,擡起頭,對著女人罵咧著.....

原來.....原來,他一直在記恨自己,這次的事情,也是她早有預謀.....

金明洙.....你似乎給狐狸帶去了不小的麻煩呢.....

抱歉.....抱歉李成烈.....

「哈哈!是!當然是我!是他李成烈負我在先!」女人突然轉過頭,瞪大了眼,對著金明洙咬牙狠狠的說著.....

那瞪眼張口的模樣,臉部已經扭曲得不成樣,活像一直正在變異的惡靈.....

「金明洙?今天的一切,都怪你!都是你的錯!你不知廉恥,勾引我的男人!因為你!烈表哥才會那樣的對我!也因為你!才導致他的公司正在遭受危機.....哈哈!是你!一切都是你!」

女人一把抓過金明洙的頭髮,貼近了臉,對著金明洙說著.....

那眼神,彷彿要把已經遍體鱗傷的他活吞下腹一般.....

「醜.....真.....醜.....」金明洙擡了擡眼眸,看著已經近乎瘋狂的女人,從牙縫裡艱難的吐出幾個字.....

「呵呵!醜?你好看?哈哈!要是你現在看見你的樣子,你還能說出這種話來?」女人蠻力的扭過金明洙的臉,看著他臉上那條正淌著殷紅血液的臉,笑著說。

「.....」面對女人的話語,金明洙不予理會,他無力的垂著頭,只能任由著女人狂肆的譏諷.....

臉.....現在一定很醜,很猙獰了吧?

呵呵!無所謂了!

反正.....估計.....過了今晚,也沒人能看見.....

沒關係.....二十年後.....他金明洙,又將是一個混跡花叢的絕世美男.....

「呵?不在意?哈哈!好.....你不在意你的臉.....那.....應該也不會在意你的身體吧?今天.....我倒要看看,你的身體,到底是以什麼樣的功夫,讓烈對你如此的感興趣.....」

女人摸著自己下巴,看著金明洙露在半空的小腹,瞇著眼說著.....

隨即,女人朝後面退了幾步,對著一邊的大漢招招手.....

大漢應聲上前.....

「你嘗試過男人的滋味嗎?」女人往一旁的座椅上一靠,隨手點了一根煙,對著大漢問。

「嘿嘿!沒.....沒有.....」大漢看看一邊氣若遊絲的金明洙,挑挑眉說著。

「嗯?那.....今天,我就給你這個機會.....看看,他現在臉蛋兒雖然不能看,但是.....這身體.....你覺得怎樣?」女人勾著唇,瞇瞇眼對著大漢問。

「嘿嘿!謝了!那.....那.....我就不客氣了.....其實.....我早就對這小子感興趣了,嘿嘿!謝謝大姐頭成全!.....」大漢瞇瞇眼,看著金明洙眼睛都快笑成了一條縫.....

一直以來,在ak酒吧的時候,就對這小子心裡直癢癢,但是,苦於他身手太過於厲害,根本沒有辦法靠近,今天,好不容易有了機會,能不高興嗎?

雖然臉蛋血淋淋的,沒有以前好看,但是,只要身體可以就夠,不是嗎?

「哈哈!去吧!我允了!」女人仰頭看著金明洙大笑著點頭。

「謝謝大姐頭!.....嘿嘿!小美人兒.....哥哥我來了.....」大漢連聲道謝,然後轉過身,搓著手,舔著唇,朝著金明洙一步一步的靠近.....

聽到女人的笑聲,和大漢猥瑣淫蕩的聲音,金明洙閉著眼,不喜的皺皺眉.....

媽的!那女人,居然.....居然.....

混蛋!

該死!現在的自己似乎根本就沒有反抗的餘地!

難道說.....連自己在掛之前,都要遭受這些人渣的侮辱?

不!絕不!

大漢咧著嘴,一步一步的朝著金明洙靠近著.....

現在的小美人,很安靜,就像是等待著他的過去一樣.....

就在大漢心裡萬分激動的時候.....

只見,原本無力的垂著頭,吊著身體的金明洙,突然雙腿動了動,借著僅剩的力氣,站直了身體.....

猛的擡起頭,他,一邊臉蛋兒淌著血,那雙漂亮的桃花眼裡充滿了殺氣,正死死的盯著大漢的雙眼.....

彷彿是在警告,如果.....大漢再靠近.....那麼.....他將會不客氣!

那突然的氣勢,讓大漢渾身一顫!

看著眼前突然精神百倍的小美人,大漢頓了頓,神色明顯一慌.....

要知道,如果,這傢伙,還這麼清醒,他要是真的對他做什麼,那下一個躺在地上的屍體,一定是大漢他自己.....

「廢物!他已經沒有反抗的餘地了!你怕什麼?還不快上!」女人憤怒的聲音驚醒了膽戰心驚的大漢。

只見他擡手擦擦自己額頭的冷汗,看看金明洙,然後咧嘴一笑,搓著手大膽的上前.....

三輛罕見的跑車,急速的駛進一處人煙稀少的地帶,一處廢棄的碼頭.....

跑車的後面,緊緊的跟著好幾輛黑色的名車.....

原本安靜非常的廢棄碼頭,突然迎來了多輛豪車.....

汽車燈光點亮了暗黑的碼頭.....

「碰—碰—碰—」隨著三個車門重重的關上。

三個面色陰冷的男人,分別從車上下來.....

「烈?大烈?看!這蘭博!是烈你的!小洙洙一定在這附近!」南宮翼指著不遠處的蘭博,說著。

「嗯!小心!找找看!」李大烈,看看四周,點點頭。

李成烈看看蘭博,皺皺眉,陰冷著面色不說一句話。

小貓咪?你就在這附近了對不對?

為什麼車在這裡,你卻沒有開著車回來?

你不是最擅長逃跑?

車在這裡,從上午就在這裡,那就說明.....

金明洙!你最好不要有事.....

不然.....不然.....

猜想分析到這裡,李成烈心裡一緊,那種不安的感覺在心裡越來越盛.....

金明洙!我警告你!

現在,你最好平安無事!

不然.....不然.....

不然,我該怎麼辦好?

該死!

借著車燈的光亮,一群黑色的影子,快速來回的穿梭在碼頭的貨櫃之間.....

「前面有個廢棄倉庫!」南宮翼指著前面暗黑的方向,對著李氏兄弟緊張的說著.....

聞言,李成烈和李大烈,默契的對望了一眼,然後點點頭,快速的朝著那個方向走去.....

看著越來越逼近的大漢,金明洙皺著眉頭,強忍著撕裂般的痛,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氣,對著大漢冷冷的說:

「滾.....小心老子.....廢了你.....」斷斷續續的話語,嘶啞的聲音,卻也透露著陣陣的寒氣.....

「呵呵!小美人兒.....別費力氣了,你虎不了我的!現在的你沒有能力把我怎樣!乖乖的就範吧.....哥哥我會讓你舒服些的.....」

大漢齜著黃牙,對著金明洙不懷好意的笑笑。

然後瞇著眼上前,那雙不規矩的手,顫抖著在金明洙白玉的小腹上來回的摩挲著.....

「嘿嘿!真嫩!真滑!」大漢笑著,湊近金明洙的脖頸,伸出舌頭,迫不及待的舔了舔金明洙的脖頸,猥瑣的說著。

「滾開.....媽的!.....噁.....心.....」大漢的碰觸讓金明洙渾身不爽到了極點,但是,此刻,虛脫的他,卻是無力反抗。

只得奮力的掙扎著,厭惡的罵咧著.....

這種感覺.....好噁心.....這大漢,好噁心.....

金明洙.....沒想到,你也有這麼被人家侮辱的時候.....

媽的!你人生的最後一刻,難道要以這樣的方式結束?

「別動!別動!讓哥哥好好疼疼你!哈哈!」大漢一邊大笑著,那魔爪一邊大力的撕扯著金明洙的衣服.....

轉眼間,那件混雜著血液的T恤已經在那魔爪的襲擊下碎裂成了好幾片.....

清涼的感覺襲來,本就隨著體力的流失,而感到寒冷的金明洙,此刻渾身一抖.....

「不.....不要.....碰老子.....滾.....」金明洙強撐著意識,對著大漢罵咧到。

他寧可現在就掛掉,也不讓這畜生對自己做那些事.....

該死的醜女人!

如果,有來生,老子,做鬼也不會放過你!

「哈哈!皮膚真嫩,真滑!比女人的皮膚都好!」大漢流著口水,瞪著眼,看著金明洙的肌膚,淫笑著說。

那雙不規矩的手,也隨著眼睛的流轉,從金明洙的小腹,延伸到了金明洙的兩腿之間.....

只見他舔了舔唇,瞇瞇眼,猴急的一把抓住了那最為**的地帶.....

雙手顫抖著,胡亂的解著金明洙的皮帶.....

「唔!!!唔!!」一邊的阿東瞪著眼,搖著頭,看著眼前的這一幕。

不要!不要碰他!不要碰明洙哥!

明洙?明洙!

不要!

「哈哈!金明洙?你就好好的享受我給你安排的最後的聖餐吧!這不是你的特長嗎?哈哈!」

女人翹著腳,看著眼前的一幕,狂肆的大笑著!

煩躁.....好噁心!

從未有過的羞辱感浮上心頭.....

體力已經嚴重透支,快要用盡!

金明洙虛弱的身體,微微的晃了晃.....

只見,他突然一擡頭,對著大漢勾唇一笑,開口無力的說著:

「大哥.....」

「欸?小美人兒,是叫我?哈哈!好,有什麼要說的?」大漢聞聲,停止了動作,咧著嘴開心的笑著。

「反正,我也快不行了.....為了讓你舒服一些.....不如,我告訴你我什麼地方敏感.....最來事好了.....」金明洙無力的擡擡眼皮說著。

「嗯?好!好!你快說?」大漢流著口水笑笑,直直的追問!

「你過來.....靠近些.....」金明洙接著說。

吃力.....原來.....說話也能這麼的吃力.....

大漢連連點頭,聽話的湊近了耳朵在金明洙的唇邊,滿心歡喜的等待著那個所謂的答案!

「那個.....地方.....就.....就是.....」金明洙皺皺眉,悠悠的開口。

突然,只聽得一聲慘叫!

「啊!!!你!啊!!!」大漢捂著耳朵,近乎哀嚎的大叫著。

那被他捂住的臉側,正源源不斷的冒著血.....

「你!啊!!!我要宰了你!啊!!」大漢一邊捂著耳朵大叫著,一邊上前一步,對著金明洙的小腹就是一腳.....

「噗.....咳咳!哈!.....哈哈!」腹部重重的受了一腳,金明洙無力的弓著腰,張著滿是血水的嘴,竟然哈哈哈的大笑了起來.....

笑的同時,半片血淋淋的耳朵,從嘴裡掉了出來,直直的掉在了他的腳邊不遠處.....

呵!半片耳朵!夠本了?

不!遠遠不!

只是.....現在的自己,似乎只能做到這些了.....

好累.....

身上竟然奇跡般的不疼了?

身體好飄.....

真的要睡了.....

老子.....不甘心.....

再見.....阿東.....

再見.....李成烈.....

可惜了.....

身體突然一軟,金明洙重重的跌下,那緊吊著自己身體的雙臂,似乎也隨著他的跌下,而沒了知覺.....

「我要殺了你!啊!!!」大漢捂著耳朵,從懷裡掏出刀子,對著金明洙叫囂著.....

眼看著,那憤怒的瘋子,手裡的刀就要碰觸到金明洙的脖頸.....

只聽得,「碰—」的一聲,倉庫的大門被人重重的撞擊開來。

「該死!住手!」隨著一聲暴喝!

一個類似小刀的物件,直直的從大門處飛出,那急速的利器瞬間沒入了大漢的背心正中.....

「啊!!」一聲慘叫後,大漢應聲倒下.....

看著眼前的景象,所有的人都驚呆了.....

瞪著眼看著眼前的一切.....

李成烈忘記了收回那只揮出利器的手,呆呆的僵硬在半空.....

眼前的血淋淋的人兒是那個自己所擔心,所焦急的貓咪?

他**著上身,雙臂被兩端的繩索緊緊勒住,筆直的吊在那閣樓的兩端。

雙臂因為繩索的緊緊束縛,已經青紫得不成樣,手腕處已經乾固的血跡,伴隨著新鮮的血液正直直的滴落到肩胛.....

白玉的胸膛幾乎沒有一絲的起伏.....

那張原本漂亮異常的臉蛋上,正淌著血,鮮紅的血液染紅了整片臉頰.....

淤青的嘴角正掛著血滴.....

白玉的腹部上,一個清晰的大大的腳印,那麼的刺眼.....

那已經被解開的皮帶,半露著裡面黑色的內褲.....

雙腿無力的彎曲在半空.....

腳踝處,那被緊勒的雙腳,腳踝處,血跡染紅了褲腿.....

膝蓋的下方,靜靜的躺著半片鮮紅的耳朵.....

此刻的他,垂著頭,不像以前那樣,嬉笑,那樣憨厚的抓抓自己頭髮,粗俗的罵咧著自己“臭狐狸!死狐狸”時的囂張樣子.....

安靜得,就像是休眠了一樣!

李成烈心裡重重的一震撼!

鑽心的疼痛感,讓他不能呼吸.....

他到底遭受了怎樣的非人折磨?

金明洙!小貓咪!

不可以!不可以這樣!

睜開你的眼!看看我!

看看你口中的臭狐狸!

不可以!

李成烈大步的竄上前去,揮手割去了那束縛著金明洙手腳的繩索。

那有些冰冷的身體,瞬間滑落在他的懷裡.....

「金明洙!醒醒!不準!不準睡!醒醒!該死!」李成烈慌亂的擦抹著懷裡人兒臉上的血記,大聲的叫喊著。

醒來!快點醒來!

我來了!你的臭狐狸來了!

你沒有權利這樣睡下去!

「金明洙,我命令你,現在立刻給我醒來!.....快點兒醒來!.....求你.....」李成烈抱著金明洙,高昂的命令聲音,漸漸的無力.....

他埋頭在金明洙的脖頸之間,近乎哀求的叫喊著,拍打著懷裡人兒的臉.....

對不起!對不起!

我來晚了!

醒來.....求你!

只要你醒來.....只要你醒來.....以後你想怎樣,都隨你.....

只要你醒來.....

內心的恐慌,和極度的不安,充斥著李成烈的大腦.....

從來沒有過的害怕的感覺,在胸腔裡蔓延.....

他害怕.....害怕失去.....害怕永遠的失去.....

他情願,此刻,懷裡的人兒,蹦躂著,粗俗的叫喊著自己臭狐狸!

奸詐的狐狸!

「小洙洙.....小洙洙.....不,不會的,你不會有事的對不對?小洙洙?醒來.....我們都來了,都來帶你回家.....小洙洙.....」

南宮翼上前,慌亂的拍打著金明洙的臉,緊張的哭喪著急急的叫著.....

李大烈,陰鬱著臉,看著李成烈懷裡,血肉模糊的金明洙。

閉著眼,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明洙.....別玩了.....醒來.....難道?你不想為了那晚,我強吻你的事情報仇嗎?現在醒來.....我站著不動,讓你踢,怎樣?」

淡淡的低沉的聲音,回蕩在倉庫中.....

從來沒有體會過的緊張感,和心痛的感覺.....

金明洙.....只要你醒來.....

可是.....不管他們怎麼叫喊,懷裡的人兒,始終沒有一絲的反應,依舊閉著眼,像是沉睡一般的癱軟在李成烈的懷裡.....

看見突然出現破壞了自己計劃的一幫男人,女人搖搖的站起身.....

「烈表哥?大烈表哥?你們?你們?」女人驚訝的看著眼前的孿生兄弟,伸出手指顫顫的指著他們,戰戰磕磕的說著。

怎麼會?怎麼會?

他們不是應該正在處理李氏集團的危機嗎?

怎麼會突然出現在這裡?

明明自己費了很大的功夫,制造出這場完美的計劃!

怎麼會?

「怎麼?我們出現你很意外?表妹?」李大烈擡眼,看著女人冷冷的說著。

「原來是你?沒想到,我李成烈,一直在找的幕後黑手,居然是你?瑩瑩?我的表妹?」李成烈緊緊的抱著懷裡的金明洙,開口冷冷的說著。

「哈哈!對!是我!一切都是我一手策劃!你公司的危機,是我弄的!要挾金明洙來這裡的是我做的!把他弄成這樣,也是我做的!哈哈!」

女人插著腰,仰著頭哈哈大笑著。

「為什麼?」李成烈冷冷的開口。

「為什麼?你居然問為什麼?李成烈?我那麼喜歡你,從小就喜歡!可是.....你卻那樣的對我?羞辱我!為了這個痞子!我恨你!我恨你李成烈!我更恨他!我要讓他死!」

女人抱著手臂,斜著眼,伸出一只手,直直的指著金明洙說著。

只有他,這個痞子死了,我才甘心!

「你休想!你做了這些.....即使你是我表妹.....我也不會放過你.....」李成烈咬著牙,陰冷的臉,對著女人狠狠的說著。

只要是傷害了他心頭好的人,不管是誰!

都不會放過!

「哈哈!恐怕,你沒有辦法對我怎樣.....你忘了,你爺爺,李氏老爺子,可是心疼著我呢.....烈表哥.....」

聽到李成烈的話,女人插著腰哈哈大笑起來.....

「哦?瑩瑩?你確定你做的事情,老爺子不知道?不巧,他老人家現在正在遙遠的美國聽著呢.....」李大烈揚揚手裡正在顯示著通話的手機,淡淡的說著。

這樣的女人,早就應該解決,不然,也不會害得明洙成了這幅樣子.....

「大烈表哥?你?.....飯桶!你們都站那裡看什麼戲?給我上!」女人神色一變,連忙對著身後的大漢們命令到。

得令的大漢們,猙獰著五官,搖晃著身體,衝了上去.....

另一邊,李成烈身邊的一干壯漢,毫不示弱的迎了上去。

一時間,倉庫裡回蕩著打鬥和慘叫聲,場面混亂做一團.....

「小貓咪.....乖.....快醒來.....我是你的烈.....我來了.....來接你回家.....醒來.....」李成烈低頭吻吻懷裡人兒的額頭,喃喃的說著。

他現在,沒有別的心思,什麼黑手不黑手,都是以後的事,反正遲早都是要解決的.....

此刻.....他只希望,自己懷裡的人兒,快些醒來.....平安無事的醒過來.....

「你是個不稱職的保鏢.....現在居然睡覺?快醒來.....睜開眼,看看我.....不然.....我會扣光你的工資.....讓你一輩子做我的奴隸.....」

李成烈不停的囈語著.....

那模樣,哪裡有平時的那副盛氣臨人的王者氣息.....

現在的他,活脫脫的就是一個正抱著自己心愛的人的,癡情漢子.....

可是.....懷裡的人兒依舊沒有一絲的反應.....

「唔!!唔!」一邊的阿東,大聲的嗚咽著扭動著被捆綁的身體,艱難的蠕動至金明洙的身邊。

眼淚已經控制不住.....源源不斷的從眼眶流出.....

如果.....明洙有事,那麼他阿東也不會獨自活下去.....

沒了至親的哥哥,他獨自活著還有什麼意思?

「明洙?明洙哥?睜開眼,看看我,我是阿東!我沒事了!你也要沒事,知不知道?哥哥.....醒來.....」被解開繩索的阿東,趴在金明洙的身上,哭泣的大叫著。

一時間,所有的精力都集中在金明洙的身上.....

周圍的打鬥聲,似乎都不存在.....

女人看看一邊慌亂的男人們,瞇瞇眼,再看看周圍混亂的場面,勾勾唇,悄悄的朝著門口退去.....

「你想去哪兒?」只聽得一個低沉的聲音,在女人的身後響起.....

「大烈表哥?大烈表哥?放了瑩瑩好不好?瑩瑩錯了,玩笑開大了.....大烈表哥.....」女人緊緊抓著李大烈的手臂,哀求到。

「放了你?我不同意呢!你問烈同不同意?」李大烈嫌惡的甩了甩手,對著女人冷冷的說著。

「烈表哥?烈表哥?念在我們曾經的份上,放了我,放了我好嗎?瑩瑩知錯了!」女人看著求救李大烈無望,轉身對著李成烈哀求著。

「.....」只見李成烈擡眼,冷冷的掃了她一眼,並不理會她的哀求。

傷害自己心頭好的人!就該得到應有的下場,不是嗎?

何況,這個女人,自己已經忍了很久了.....

「你們.....你們不能這麼對我?我是你們從小一起長大的表妹,你們不能為了一個痞子這麼對我.....」女人哭喪著搖著頭。

剛才的狠絕勁兒已經不覆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副,楚楚可憐的動人模樣.....

「怎麼對你?我們說了不算.....估計.....老爺子,現在想念你得緊.....」李大烈緩緩的開口。

要知道,觸怒老爺子的人.....

不管是誰.....下場絕對不會比死來的輕鬆.....

「不!不要把我交給老爺子.....不要.....」女人流著淚哀求著。

哀求的同時,眼角斜斜的掃了李成烈懷裡的金明洙一眼,一絲狠絕再次閃過.....

「烈表哥?烈表哥?瑩瑩求你.....瑩瑩錯了.....以後不敢了.....放過瑩瑩.....放過.....」

女人上前兩步,噗通一聲跪在了李成烈的身邊,抱著李成烈的手臂哭泣著哀求到.....

那抱著李成烈的手臂的手,滿滿的摸進她自己的懷裡.....

趁著李成烈揮臂甩開她的同時,猛的抽出小刀,朝著金明洙的胸口襲擊而去.....

南宮翼,李大烈,一驚,猛的快速上前.....

「不要!!!.....啊!!」只聽得一聲的慘叫,阿東捂著擋在金明洙胸口的手臂,大叫出聲.....

那淌著血的傷口,上面的小刀直直的插進了肌肉的深處.....

「該死!」李成烈狠狠的咒罵一聲。

隨即大手一揮,快速的拾起地上的一把刀,頭也不回的扔了出去.....

「啊!!!李成烈.....你.....」女人慘叫一聲,捂著肩胛,大叫出聲.....

「不管她死與沒死,都交給老爺子,讓他處理.....即使她命大死不了,以後也沒機會在出現在我們的面前了.....」

李成烈斜眼看看躺在地上的女人,開口冷冷的說著。

懷裡人兒滑落的手臂,打斷了他的話.....

「救護車來了沒有?該死!」說完起身抱著懷裡的人兒,急急的出了倉庫.....

「金明洙,小貓咪!堅持住,我不許你有事!不許!」李成烈,一邊奔跑著,一邊對著懷裡的金明洙大叫到.....

血跡已經乾固,懷裡人兒的呼吸也越來越微弱.....

他到底該怎麼辦?

金明洙.....你要是敢有事.....

即使你睡了,也絕不輕饒!

晴朗的天氣,微風吹拂著街道兩邊的綠化花草,給沉悶的夏日,帶來了一絲絲的涼爽的氣息.....

頂級醫院的特護病房.....

門外,三個神色緊張的男人半靠在病房外的窗戶邊上。

透過那剔透的玻璃窗,可以清晰的看見,病床上,一個全身正嚴實的包裹著紗布的男人。

他閉著眼,手腕的上方正懸掛著暗紅的血液急救袋.....

那一滴滴鮮紅的血液通過那透明的輸液管,源源不斷的流進了那蒼白的手臂內.....

隨著身旁,那滴滴作響的心臟檢查器平穩的數據的顯示.....

此刻的他,蒼白的臉龐上,沒有一絲的血色氣息!

正安詳的閉著眼,就像是睡著了一樣.....

沒有那不堪入眼的大字型睡相,也沒有那粗俗又喋喋不休的罵咧.....

隔著玻璃窗看上去.....此刻的他,從未有過的安靜,安靜得讓人心慌,安靜得讓人害怕.....

南宮翼緊握著拳頭,時不時咬著拇指,來回的在病房的門口踱來踱去.....

兩個有著一模一樣身材和長相的男人,分別斜靠在窗戶的兩邊.....

雙眼緊緊的盯著病房床上的男人看,那萬分緊張的神色,不於言表!

那冰冷陰鬱的臉上,明顯的寫著生人勿近的字樣!

「他怎麼樣了?」李成烈抓著一個剛從病房檢查完出來的醫生,冷著臉焦急的詢問著。

「額.....病人生命體征已經平穩,只是.....」看著面前渾身散發著聶人寒氣的男人,白大褂醫生微微一顫,擡手擦擦自己額頭的冷汗,說著。

「只是什麼?」又一個和之前的男人長得一模一樣的男人,長相絕美,且渾身散發著寒氣的男人竄了上來,以同樣的姿勢和語氣,緊緊的抓著醫生冷冷的問。

面對著這對突然竄上來,緊緊拉著自己左右手臂的男人,醫生渾身一顫。

「只是.....只是,病人失血過多,再加上身體多處受傷,所以.....所以,現在還沒有要甦醒的跡象.....額.....不過!不過,我們會進最大的努力,讓病人早日甦醒.....」

看著眼前的兩個臉色越來越冰冷的男人,醫生擦擦冷汗,連忙保證著。

太可怕!這兩個男人.....難道是惡魔轉世?

「你們最好努力.....不然.....你們都別想在這家醫院呆下去.....」李成烈,看看醫生,然後挑挑眉頭,冷冷的說著。

「你.....你這是威脅我們?」聽到李成烈的話,醫生臉色一變,對著李成烈結結巴巴的問。

「威脅?我李成烈從來不會威脅任何人.....如果.....你們這裡的老闆換人.....那還是不是威脅?」李成烈摸著下巴,悠悠的說著.....

聽著李成烈的話語,醫生驚訝得瞪著眼,不敢相信他說的話.....

李成烈?李成烈?好熟悉.....

難道?難道是那個.....李氏.....

太可怕了!這樣的人,還是少惹為妙!

「我們.....我們一定盡力!一定.....」醫生慌亂的應和著。

「那.....我們現在可以進去看他了吧?」李成烈咪咪眼,拽過醫生,低沉著聲音問。

都兩天了,這貓咪一直一個人待在裡面,先是急救,又是觀察.....

兩天來,只見著醫生護士的進進出出,他們根本就沒有一絲進去的機會!

每天看著他那身上的輸液袋換了一袋又一袋,檢測儀器換了一種又一種.....

這種隔著玻璃,焦急等待的感覺.....

這滋味,還真是不好受.....

「現.....現在?可.....額.....好!好!我馬上安排.....」聽到李成烈的要求,醫生為難的看看,然後膽戰心驚的答應了下來,逃一樣的脫離了兩個男人的魔爪。

環境優雅的特級病房.....

風拂過那米色的窗簾,陽光灑房間的一角,折射在床上閉著眼的人兒身上,白玉的肌膚,在陽光的照射下,雖然蒼白無比,但是,依舊散發著點點的光亮.....

房間裡,三個男人以不同的姿勢靜靜的呆坐著看著床上的人兒發呆.....

小貓咪?你為什麼還不醒來?

三天了.....

難道你打算一直這樣睡下去?

該醒來了.....

醒來看看,外面的陽光多燦爛.....

看看我.....看看你的腹黑的狐狸.....

金明洙.....醒來.....

只要你醒來.....

一切都不重要.....

李成烈靠坐在床邊,皺著眉頭,看著床上緊緊閉著眼的人兒,心裡萬分的糾結.....

李大烈半靠在窗戶邊上,擡眼皺眉看著床上的金明洙.....

眼前的這個傢伙,第一個這麼深刻的闖入自己內心的傢伙!

一個粗俗暴躁的傢伙!

一個永遠也不會安靜下來的傢伙!

如今.....卻是以這副模樣,靜靜的躺在床上.....

這樣的他,讓人心痛,讓人著急.....

明洙?玩夠了嗎?

睜開眼,看看.....

我們都在.....

南宮翼,煩躁的從沙發上起身,踱步到床邊.....

伸手摸摸金明洙包裹著紗布的臉,眼裡一絲絲心痛閃過.....

小洙洙.....為什麼你還要睡?

不要一直這樣的睡下去了好嗎?

醒來.....醒來吧!

我還要做一塊黏著你不放的牛皮糖.....

即使你不喜歡,還是要黏著你.....

哪怕.....每天只是靜靜的看著你也好.....

靜脈輸液管裡,晶瑩剔透的藥水源源不斷的流進那白皙的手臂.....

可是.....似乎根本沒有起到作用一樣.....

床上的人兒,依然安睡.....

「金明洙!!你要睡到什麼時候?還不快給我醒過來?」

李成烈拉著金明洙的手,大聲的叫喊著。

這幾天,他受夠了這貓咪的沉睡.....

也受夠了這種擔心,這種焦急的折磨.....

從來沒有人讓他這麼的心痛過.....

這只笨貓卻做到了.....

李成烈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皺著眉頭,強忍著內心的痛楚,看著床上的人兒.....

金明洙.....你不能這樣.....

你挑起了我內心的異樣.....

讓我反常.....

讓我著急.....

在這場遊戲裡,你沒有資格說結束.....

也沒有資格,像現在這樣,一直沉睡.....

沒有我的允許.....你什麼都不準.....

「烈?小聲點兒,會吵到明洙.....」

「烈?你不能這麼大聲,會吵到小洙洙.....」一邊的兩個男人同時開口。

「小聲?難道就讓他這樣一直睡下去?不!不能!金明洙,你給我起來!聽到沒有??起來!睜開你的眼睛!看著我!金明洙!!!」

李成烈沒有理會他們的勸告,拉著金明洙的手臂,急急的叫喊著他的名字.....

「你再不起來.....我扣光你的工資.....聽見沒有?金明洙!」李成烈厲聲的叫喊著,言語雖然犀利,但是,那眼神,卻有著千萬種柔情.....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育珊 的頭像
育珊

烈洙귀엽다-育珊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