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不要告訴我.....這個問題的造成者.....是你.....

「嗯?難道?弟弟認為是哥哥我做的?」李大烈抱著手臂看看李成烈,一臉的冷漠。

被人誤會的滋味.....真不爽.....

「難道不是?惦記產業的,只有哥哥你一個.....不是嗎?」李成烈毫不客氣的繼續質問著。

「呵?烈?我是不甘心,不甘心爺爺把整個家族產業都交給了你.....但是.....請你記住,我姓李,不姓別的什麼?我早說過,我要奪回我應得的東西,但是不會以這種不光彩的方式.....這只是你我之間的戰爭.....與家族產業無關.....」

李大烈強忍著心裡的怒氣,冷冷的說著。

本來.....本來,打算用些別的方式,來和他爭奪,但是.....

不知道為什麼.....自從遇到金明洙後,自己的作風好像變了.....

突然不想用那種見不得人的方式.....

明洙說得對,這是自己和烈兩兄弟之間的事情,如果牽扯大了,就容易讓有心的人鑽空子.....

金明洙.....你果真不是一般人!

「嗯.....」聽著李大烈的話,李成烈皺皺眉頭若有所思.....

的確.....大烈的話沒錯.....

這麼久以來,他從來沒有行動過.....

如果.....真的是他,那麼現在,他就不會出現在這裡了.....

「找到問題根源了嗎?」李大烈問。

「沒有!之前的那股勢力,一直按兵不動!這次突然出力,不知道是為什麼?」

李成烈皺皺眉頭說著。

「哦?那要不要我幫忙?」李大烈摸著自己的下巴問。

「呵呵!不用!謝謝哥哥了!已經派人著手處理了,這點兒小問題,難不倒我.....不過.....我擔心.....對方的目的不在於這裡.....」

李成烈笑笑。

「嗯.....恐怕是這樣.....但是.....對方的目的不是這裡.....那是什麼?」聽到李成烈的話,李大烈,抱著手臂捏著下巴,皺著眉頭問。

「這個.....還不知道!」李成烈皺著眉頭,搖搖頭。

到底是誰?

費這麼大的功夫,敢擾亂李家的產業?

動這手腳的傢伙,也一定應該知道,李家的實力的吧?

他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一定要好好的查查.....不要放過一絲可疑的跡象.....因為.....我可不想替人背黑鍋.....」

李大烈一臉的沉思.....

所有的人,都在為這次的動蕩而奔忙著,焦愁著.....

金明洙托著下巴,安靜的站在一旁.....

突然.....

「嗚—」放在褲袋裡的手機不停的震動了起來.....

誰***這會兒給老子打電話?

沒見正愁著嗎?

真***會挑時間!

金明洙皺著眉頭,掏出手機,不耐煩的看看.....

阿東?

他找自己有事?

一般他很少打電話的?

該不會是身體出了什麼毛病吧?

唉.....這個體弱愁人的弟弟啊!

看看四周,大家都埋頭苦苦的工作著,而李氏兄弟,也都托著下巴,不停的監視著電腦的一絲一毫的動向.....

室內的氣氛緊張非常.....

金明洙皺皺眉頭,為了不打擾他們,於是,他悄悄的退了出去.....

「喂?阿東?怎麼突然給老子打電話?」金明洙站在樓道口,對著窗戶接著電話。

「.....」可是.....電話的那頭,沒有一絲的聲音.....

「靠!你小子說話啊?幹嘛不吱聲?老子現在忙著呢.....阿東?阿東?」金明洙對著電話大聲的罵咧著。

這小子,到底搞什麼飛機?

「阿東?阿.....」

「唔—唔---唔---」突然,電話那頭傳來一陣奇怪的嗚咽聲,打斷了金明洙的罵咧。

這聲音?聽上去,像是被什麼堵住了嘴,嗚咽出聲的一樣,但是.....這聲音是阿東的沒錯?

他怎麼了?出了什麼事?

「阿東?阿東?出了什麼事?阿東?阿.....」聽到阿東嗚咽的聲音,金明洙急急的追問著。

直覺告訴他.....阿東.....出事了.....

「.....」一陣嗚咽過後,電話的那頭,又是一片死寂.....

「靠!到底怎麼回事?說話?有沒有人?」金明洙急了,對著電話大聲的吼叫著。

「呵呵!是金明洙嗎?」一個低沉的男音,從電話的那頭響起.....

陌生的聲音,囂張,不可一世的聲音.....

「你丫的是誰?阿東呢?你把他怎麼樣了?」聽到陌生的聲音,金明洙一驚,對著電話連忙追問著.....

「呵呵!你別問我是誰!你的弟弟,阿東,現在正在我這裡做客.....他很好.....呵呵!我打算好好的招待招待他呢.....嗯?對了.....告訴你哦.....你弟弟的身體,可真是嫩著呢.....這皮膚啊.....手感不錯.....估計.....那後面的地方.....更會讓我和我的兄弟們爽到升天的吧?哈哈!」

電話裡,傳來了那個男人淫蕩的聲音,旁邊還有著幾個不一樣的聲音,同樣的笑得那麼的淫蕩,那麼的欠揍.....

「媽的!混蛋!放了他!你們到底想要怎樣?錢?多少?老子給!但是不要動他!不然.....老子不會放過你們!」金明洙憤怒的對著電話怒吼著。

聽到電話裡的男人的聲音,想著阿東現在的處境,金明洙心裡一陣的緊張.....

那可是自己的弟弟,世界上唯一的親人,比親弟弟還親的人.....

誰都不能動他一根毫毛!

「哈哈!錢?金明洙.....我們不要錢.....想帶回阿東.....就你一個人來.....記住.....不要報警.....也不要告訴你身邊的那兩個雙胞胎男人.....不然.....你就準備好棺材和墓地吧.....不過.....你放心.....我們一定不會讓他痛苦.....只會讓他享受著極樂而去的.....哈哈哈!」

電話那頭,男人的聲音,越來越張狂.....

「.....好!地址.....」金明洙心裡一痛,轉眼看看前面那緊閉的辦公室門,想著阿東現在的處境,咬著牙恨恨的應承了下來.....

「哈哈!夠爽快!為了讓你安心.....我先讓你聽聽他的聲音.....」只聽得電話那頭,男人的聲音停止,一個熟悉的聲音響起.....

「唔—明洙!別來!別---」

「住口!媽的!老實點兒!小心老子忍不住幹死你!」一個狂躁的男音打斷了阿東的話。

「阿東!阿東!.....媽的!你們別碰他!孫子!地址!說地址!」聽到電話那頭阿東的聲音,金明洙心裡一陣的恐慌,心臟都快提到了嗓子眼兒.....

「哈哈!金明洙.....別急.....我們還沒對他怎麼樣.....不過.....如果你違反了我說的話.....哈哈.....那就別怪咱們道上的兄弟們忍不住了.....」男人囂張的笑著.....

「媽的!老子說話算數!!地址!!!」金明洙緊緊的握著電話,對著電話裡大吼著。

「呵呵!你聽好了.....地址是.....」

「混蛋!靠!」掛斷電話,狂躁萬分的他,壓抑至極,握緊了拳頭,一拳的砸在窗戶的框架上,然後皺皺眉,看看辦公室,咬牙頭也不回的下了電梯.....

樓梯口,那被他砸得變形的窗戶,上面正掛著鮮紅的血液,一滴一滴的滴落在地面,很快.....那原本鮮紅的顏色,變成暗紅,漸漸的凝固.....

金明洙大步來到樓下,看了看路上來往川流不息的車輛,皺了皺眉:

如果現在打車去,萬一晚了.....那麼阿東將會.....

不行!

擡手摸摸自己腰間的蘭博鑰匙,仰頭看了看大廈的至高的頂層.....

那強烈的陽光照射的玻璃發出的光亮讓他睜不開眼.....

不知道,他們知道自己不見了,擅自離崗,會怎樣?

現在他們一定正愁得緊吧!

自己卻在這個時候.....

唉!媽的!狐狸.....借你車一用!

對不起.....

金明洙,臉色暗沉,看看樓頂,然後低下頭,深深的呼吸了一口,隨後,打開車門,踩盡了油門,飛馳而去.....

辦公室內,緊張的氣氛依然沒有減緩.....

李成烈靠在座椅上,捏著眉心,閉著眼思考著.....

到底是誰?有這麼大的膽子,敢這樣做?

以前的對手?可能嗎?

如果是.....那又會是誰?

為什麼明明知道這樣的情況頂多只能短暫困住李家的產業?卻還是要如此的大費周章?

要解決這點兒麻煩不難!

關鍵是.....這個幕後黑手.....到底是誰?

「明洙呢?剛剛還在這裡,這會兒跑哪兒去了?」李大烈翹著腳做在沙發上,環視整個房間說著。

「.....哥哥!你來幫我是假,打我人的主意才是真吧?」李成烈皺著眉頭擡擡眼。

視線快速的掃視了一圈.....

卻是沒有那貓咪的身影!不會是嫌棄辦公室裡面太悶,出去泡那些小秘書了吧?

這只該死的笨貓!被自己抓到,一定要好好的懲罰懲罰他!

「呵呵!弟弟,我也只是關心而已,畢竟.....我們的喜好都一樣.....遲早明洙也會是我的.....哈哈!」李大烈笑笑看著李成烈,毫不掩飾的說著。

「哥哥可真是不折不撓!」李成烈抱著手臂,不屑的說著。

兩兄弟閒來時刻,所有的話題焦點都不自覺的牽扯到了金明洙身上.....

兩人你來我往,絲毫沒有退讓的意思,也絲毫沒有在意一邊職員們的臉色.....

「找到了!」一個聲音打斷了兩人的對話。

只見一個職員起身,指著電腦屏幕的一處,大聲的說著。

李成烈摸著下巴,看了看.....

「給你們3個小時時間,處理好!不然.....都去財務部結算走人!」李成烈悠悠的開口說著。

簡簡單單的一句話,使得原本就緊張異常的氣氛,瞬間提升到了最高點.....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埋著頭開始為了自己的飯碗奮戰.....

藍色的豪車飛馳在路上,穿過人潮密集的市區,漸漸的進入了比較偏僻的地方.....

一個廢棄的碼頭,整個碼頭空無一人,岸邊的兩艘快艇顯得格外的打眼.....

金明洙皺皺眉,踩著剎車在碼頭停下.....

「碰!」車門重重的關上,金明洙下車,皺著眉頭,掃眼看看碼頭周圍.....

高高的貨櫃,整齊的置在空地上

那鐵質的貨櫃在烈日的烘烤下正散發著灼人的熱氣,讓人不敢輕易的靠近.....

置身其中,彷彿就是站在了火爐的正中央一般.....

往前走進些許,之間那兩排貨櫃中間,那條不寬的道路的盡頭,一扇黑色的大門,虛掩著.....

在烈日強光的照射下,雙眼望過去,猶如一道散發著死亡氣息的地域之門一樣,虛掩的門,黝黑的空隙,就像是一處不明的深淵.....

媽.的!真***會挑地發方!

這裡地處偏僻,周圍沒有住戶,甚至連來往的路人都沒有.....

高高的貨櫃阻擋了所有的視線,如果什麼不法行動在那裡面進行,是最好不過的選擇!

靠!看來.....今天那幫孫子是鐵了心,要讓自己掛在這裡了!

今天.....自己怕是兇多吉少了!

至少想要平安脫身,恐怕很難!

金明洙皺皺眉,快速的用雙眼查看了周圍的地形,然後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內心糾結萬千.....

媽的!這幫孫子,到底是哪路貨色?

居然為了報復自己而抓了阿東?

是以前自己在黃昏街的時候結下的仇家嗎?

靠!一定是了!

難道他們連最基本的冤有頭債有主都不懂?

「媽的!混蛋!」

想到阿東現在的處境,金明洙緊握著拳頭,看看前面的大門,然後皺著眉頭便朝著那扇大門走去.....

「吱嘎---」隨著金明洙的推動,那扇黑色的大門發出了異樣的聲音。

這樣的聲音,在這樣荒蕪人煙,又安靜異常的地方,顯得是那樣的刺耳,讓人毛骨悚然.....

周圍漆黑一片,即使借著外面的強烈的陽光也沒能夠看到多遠.....這個廢舊倉庫似乎是密閉型的.....

陰沉潮濕的味道,讓金明洙皺了皺眉頭,他擡手揉揉鼻子,原本的那雙勾人的桃花眼,此刻微微的瞇了瞇,左右的流轉著,時刻的監視著周圍的動向.....

靈敏的耳朵動了動,不放過周圍一絲的聲響.....

根據裡面深淺不一的呼吸來看,這裡面的人,估計.....絕對不下於二十個.....

真***大手筆!

就為了對付老子?居然派了這麼多的狗孫子?

話說.....老子到底得罪了道上哪位人物?

貌似對方對老子恨之入骨?

金明洙腦子飛速的旋轉著,分析著現在的情況,瞇瞇眼細細的想著.....

媽的!不管對方是誰.....也不管今天自己到底會怎樣.....

既然來了,就絕對不會做一只丟人現眼的縮頭烏龜!

況且,阿東還在他們的手上,不論如何,今天算是豁出去了!

橫豎就是老命一條,沒***什麼大不了!

金明洙心裡憤憤的想著.....

靠!給老子玩花樣?

明明知道老子來了,還裝什麼神秘?

還不露面?

金明洙翹翹嘴,雙眼四處溜達了一圈兒,然後擡腳大步的朝著那黑暗的深處走去.....

突然.....金明洙耳朵一動.....

只聽得「碰---」一聲巨響.....

身後的黑色大門,在他的身後被重重的關上!

金明洙神色一柄:呵?打算露面了嗎?

他們這是想關門打狗?

可惜了,自己和他們不一樣,並不是一條狗!

所以.....想就這樣輕易解決,還是很不容易的!

接著,「哢哢---」一連串得開關聲音下響起.....

密閉而黑暗的倉庫,突然亮起了十多盞刺眼的白熾燈光.....

那一排排的巨亮的燈光,同時點亮,那刺眼度,就像是十餘個太陽,正置於自己的頭頂一般,讓人一時間睜不開眼.....

金明洙皺著眉頭瞇瞇眼.....

擦!!!真***刺眼!

電不要錢?點這麼多燈?

居然比老子還會裝!

瞬間過後,眼睛漸漸的適應,借著那突然的光亮,金明洙睜開眼,快速的掃眼看看四周.....

只見,他的周圍,分別整齊的站著二十餘個黑衣大漢,硬是嚴嚴實實的把他包裹在了人群中.....

這樣的情況,早就在金明洙的意料之中,所以.....他並不意外!

金明洙勾勾唇,看看四周似曾相似的黑衣大漢們.....

靠!看來自己的身價還真***值錢,這麼大的手筆?

呵?對方還真看得起自己.....看得起自己這個曾經的小混混!

頭目還不出現嗎?就這些小蝦米?

金明洙,摸摸鼻子,擡眼看著前方,等待著那條所謂的大頭出現.....

一般都是這樣的不是嗎?

費盡心思把自己搞來,一定不會不現身的對不對?

只見,正前方端正站立的那兩名黑衣大漢整齊的往一邊大跨一步。

一個肥大的身影慢悠悠的從後面幾乎用滾的方式走了出來.....

「金明洙?好久不見.....」肉山叼著煙斗,仰頭吐了一口煙圈兒,看著金明洙笑著說著。

那肥胖的身子往下一蹲,身旁的黑衣大漢,很懂眼的奉上一把結實的凳子。

肉山翹著腳,架著二郎腿,抽著煙,嘴角含笑.....

那滿是肥油堆出來的臉,被他那麼一笑,臉上的肉幾乎都擠到了一起,頭依然直接省略了脖子的支撐,直接放在了肩膀上.....

「呵呵!寧老大啊.....好久不見,還真十分想念吶!」金明洙看著眼前的肉山笑著說著。

還真他媽的被自己猜對了,果然是這豬!

他還真***不死心吶!

事情都過去了這麼久?

依然不打算放過自己?

不就是在廁所上了他的小妞,在賭場順手“拿了”他那肥豬老婆的那顆小小的鴿子蛋而已!

用得著這麼耿耿於懷?

對自己糾纏不放?還綁了阿東?

唉.....越是身材體格超群的人,那心眼兒吶,就越是小哇!

嗯.....估計是肥油過盛,沾滿了胸腔,擠兌得心眼兒都沒地方擺設所致!

「呵呵!寧老大,您公務這麼繁忙,幹嘛費那麼大的勁兒請小弟我來這裡敘舊呢?派個手下到小弟那兒知會一聲就是,何必勞煩您老大駕呢?」

金明洙揚揚頭髮,對著肉山笑笑。

「哼!我要是派人去請.....你會自動送上門來?金明洙?你小子別跟我貧!」

肉山咬咬煙嘴兒,看著金明洙斜著眼說著。

「哈哈!寧老大?您這麼說就生分了吶!好歹咱們也算是老交情了,即使小弟之前有再多的不是,您也不必要邀請我弟弟阿東來你這兒做客啊?畢竟他為人呆蠢!和寧老大您可是沒什麼交情的,不是嗎?.....嘿嘿!寧老大,您不如就賣小弟我一個面子,放了他好吧?」

金明洙抱著手臂,看著肉山笑笑。

即使知道這招不管用,但是,試試也無妨!

畢竟,這麼多大漢杵這兒,那可不是吃素的!

以一抵二十好幾?

他金明洙可沒有十大的把握,何況這裡密閉,關上了門,根本就沒有逃跑的地方!

硬碰硬始終是自己吃虧吶!

「放了?哈哈!金明洙?你是在和我說笑嗎?我好不容易把他給弄來,為的就是引你過來!」肉山看著金明洙,張著血盆大口,笑得甚歡!

「現在你來了,我幹嘛要放?放了他去搬救兵?我可不是傻子!哈哈!」肉山叼著煙斗接著說著。

那模樣,像極了一個巨大的肉球,正奇跡的咧嘴說話.....

「靠!姓寧的!你個死肥豬!你***說話不算話!你不就是要對付我嗎?現在老子已經來了!放了阿東!咱們的事兒和他沒關係!」

聽到肉山的話,金明洙怒火中燒,對著肉山一陣的罵咧到。

「哼!就沖你著口氣,我也不會放,也不打算放!何況.....這放不放還不是我說了算!金明洙,你就死了這條心吧!今天.....我要把我們之間的新舊賬一併了結了!」

肉山張著大口,翹著腿,看著金明洙冷哼著說。

「媽的!你這孫子!死肥豬!有什麼都沖著老子來!別動他!你要敢對他怎樣,老子一定讓你斷子絕孫!」

金明洙,對著肉山一陣的狂噴.....

反正,和解是沒轍了,既然平靜不了,何不大大的出口惡氣,氣死那斯來的好!

「你!!!媽的飯桶!還都***看什麼戲?還不快給我上?」

只見肉山聽到了這話後,氣得青筋暴跳,惡狠狠的瞪了一眼周圍的大漢們,伸出肥胖的豬蹄,指著金明洙大叫著命令到。

「是!」得到老大的命令,周圍的黑衣大漢們,紛紛揉著手,捏著拳頭一步一步的朝著金明洙靠近.....

金明洙斜眼掃視著周圍正步步逼近的大漢們,眉頭緊皺,隨即勾唇一笑,不慌不忙的掰著脖頸,甩甩手臂,微微彈跳的跳著踢踢腿,做著熱身運動.....

媽的!看來.....這場架是鐵定少不了了!

既然少不了,那就好好的準備準備,迎接戰鬥吧!

呵?一對二十幾?硬碰硬,還是頭一回呢!

加油吧,金明洙!

為了阿東,為了自己,也為了.....

呵!堅決不能豎著進來,橫著出去!

不然很有可能連屍體都找不到,那狐狸.....估計會認為自己攜著他的豪車潛逃了.....

掛了是小!面子是大!

所以.....一定要加油!

「媽的!給我死裡弄!弄死有賞!」一切準備就緒,只聽得肉山又一聲暴喝響起.....

只見,原本還懶洋洋,似乎有所顧忌的壯漢們,一聽到肉山的放話,個個掰著腕子,跟打了雞血一般的興奮,鬥志昂揚的衝了過來.....

頓時,拳腳亂作一團,遠遠的看去,只看見一群身著黑衣的彪形大漢,正圍著一個身材勻稱的白衣男子,下著狠手,雖然人數眾多,卻硬是沒有幾個能靠得了那白衣男子的邊兒.....

金明洙跳躍著,揮著拳頭,一腿猛踢,撂倒一個壯漢.....

接著左邊,右邊,依舊有無數個壯漢的襲擊.....

面對如此眾多的壯漢的圍攻,一個掃堂腿,幾個背摔,在加上無數記鋼鐵般有力的拳頭落下.....

周圍不規則的倒著無數個壯漢.....

他們捂著受傷的地方,痛苦的呻吟著.....

但是.....襲擊依舊沒完沒了.....

又一批壯漢攻了上來.....

幾番輪戰下來,金明洙體力已經開始不支.....

他呼吸微微的急促著,淩厲的雙眼,來回的不停的注意這身前身後的動向,緊張的情況,讓他絲毫不敢懈怠.....

汗水打濕了他的頭髮,一絲絲墨色短髮斜搭在額頭,白玉的臉龐微紅,更添了幾分妖艷的感覺.....

靠!還真***難搞!

這樣的車輪戰下來,估計他自己不死也得殘了!

情況甚為不妙!

得快點兒解決了了事,然後帶著阿東離開這個該死的鬼地方!

金明洙咬咬牙,一掃之前的那微微的疲憊,打足了精神十二分精神,跳躍著使著自己的最有優勢的長腿.....

「啊!---」一個個壯漢在他的腿的力量下應聲倒下。

終於.....解決了一大半的蒼蠅.....

此刻的他,疲憊和汗水已經滲透了他的每一寸肌膚.....

那白色的T恤因為汗水的侵透,緊緊的貼在身上,更是勾勒出了他那傲人的身材.....

金明洙微微的喘著氣,看著周圍的剩下的壯漢們.....

靠!他們手上那是什麼東西?

什麼時候多了根鋼管?

要是被那玩意兒砸中一棍,那自己還不得硬生生斷掉好幾根肋骨?

媽的!死肥豬夠狠!

還真想把自己置之死地呢!

好!既然這樣,老子就和你們拼了!

大不了,不要這條賤命了!

反正一個人,無牽無掛,不是嗎?

擡手,擦了擦額頭的汗珠兒!

雙眼緊緊的盯著大漢們的動向!

只見,一個大漢拍打著手心裡的鋼棍,啪啪作響!

他咧著嘴,露出暗黃的牙齒,笑著朝著金明洙走來.....

「呵呵!金明洙?咱們又見面了!」大黃牙咧著嘴笑著。

「大黃牙!你是誰?老子不認識你!」金明洙擦擦額頭,對著大漢不屑的說著。

「呵?好啊!我可是在你的手下吃過很多次虧的人!今天.....我要一併討回來!」說完,大黃牙齜著牙,揮舞著鋼棍,率先衝了上來.....

「靠!開打也不說一聲?王八行為!」金明洙一邊罵咧著躲閃著。

隨著大黃牙揮出的鋼棍,金明洙一個旋身,高高躍起,躲過了那重重的一擊,隨即一個回旋踢,準確無誤的落在了大漢的頭上.....

「啊!!」只聽得一聲慘叫,大漢應聲倒下.....

「給我打!往死裡打!」大漢躺在地上,指著金明洙叫囂著。

一群手持鋼棍的彪形大漢,叫囂著衝了上來.....

頓時.....拳腳的打鬥聲,和鋼棍的撞擊聲交織在了一起.....

媽的!有武器就***不一樣!

戰鬥力提高了不少!

自己赤手空拳,不是這些個走狗的對手!

得想想辦法脫身.....至少弄根棍子在手裡,這樣比較有勝算.....

金明洙,皺著眉頭,一邊應付著攻來的大漢,抵擋著那要人命的鋼棍的襲擊,腦子一邊飛速的運轉著.....

可是.....就在他失神之際.....

「碰—」只聽得一身悶響,接著一陣的劇痛,從背後傳來.....

那被襲擊的地方,火辣辣的鑽心的疼痛,由於武器是鋼棍,那威力可非比一般.....

金明洙,只覺得頭暈目眩,忍受著劇痛的同時,似乎都覺得自己的內臟都快要被這冷不丁的一棍,給震了出來一樣.....

連帶著呼吸都不順暢.....

金明洙悶哼一聲,單腿猛的跪在了地上.....

靠!真***疼!

但是,現在似乎不是計較疼的時候.....

忽然.....耳邊一陣勁風傳來.....

金明洙神色一柄,強忍著那鑽心的劇痛,隨手抓著腳邊的一根鋼棍,反手一擋.....

「碰—」鋼棍的碰撞聲,刺耳非常.....

不待壯漢們反應過來.....

金明洙一個縱身,從地上躍起.....

緊持著手裡的鋼棍,瞇眼看著蠢蠢欲動的壯漢們,擡手擦擦嘴角的一絲血跡,伸出舌頭舔了舔.....

自己的血液,好腥.....

好久沒有這樣被人揍過了.....這滋味.....還真***不好受!

金明洙深深的呼吸一口氣,猛的睜著雙眼,那雙漂亮的眼睛裡,此刻正散發著嗜血的光芒.....

一個彈跳,重重的一腿,環掃了一周,順勢借著自己手裡的鋼棍,猛烈的快速的出擊著.....

經過幾番的大戰下來.....

大漢們已經躺下了不少.....

而金明洙自己,也因為體力不支,硬生生的吃了好幾棍.....

他喘著粗氣,揮著手裡的武器,戰鬥著,依然沒有絲毫放棄的意思.....

因為他知道,如果.....他現在放棄.....

那麼.....不僅是他自己,甚至連阿東的性命都不保.....

何況.....他還要活著出去.....

他還有好多話沒有和那人說.....

所以.....他決不能放棄.....

一邊觀戰的肉山,見著在金明洙這個身手了得的傢伙的頑固抵抗下,大勢已去,他的人已經倒下了一大半,估計,在過不了多久,目標就會轉移到自己的身上.....

看著眼前的一切,肉山擦擦額頭的冷汗,戰戰磕磕的起身,準備趁著混亂溜走.....

「站住!你們這些沒用的廢物!居然連一個小小的混混都對付不了?我養你們有什麼用?」

一個清脆的女人的聲音,從閣樓上傳來.....

聽得那聲音,只見大漢渾身一震,顫抖著仰頭看著站在上方的女人,不敢開口說一句話.....

打鬥中的金明洙,聽到這個熟悉又陌生的聲音,一震:

好熟悉的聲音!

似乎在哪裡聽過?

但是,眼前的情況根本容不得他多想,只能認真的應付著壯漢們的攻擊.....

「住手!」一聲近乎暴喝的聲音響起,依然是那個女人的聲音。

頓時,所有的大漢們都停止了攻擊,他們喘著氣,捂著傷痛的地方,擡頭恭敬的看著閣樓上的女人.....

金明洙長長的舒了一口氣.....

轉頭,朝著閣樓的方向看去.....

這一看,驚得金明洙張大了嘴,驚訝的眨眨眼.....

那女人???

靠!她不是李成烈那狐狸的表妹嗎?

那個國際明星.....

那個赤裸著身體在那種豬狐狸身上呻吟的女人.....

她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看這些壯漢,和肥豬,看見她都畏畏縮縮的樣子.....

還真讓人難以置信!

難道?主謀不是那肥豬?

是她?

為什麼?仔細想想,好像從頭到尾,自己都沒有和他說到三句話!

她為什麼要抓阿東?置自己於死地?

該不會是因為李成烈?

她記恨自己?

金明洙擦擦冷汗,皺著眉頭看著女人,心裡暗叫不妙!

「金明洙?你很能打嘛?大大的出乎我的意料呢!」女人插著腰,從上面俯視著金明洙冷笑著說。

「是你???」金明洙皺著眉頭淡淡的出聲.....

痛.....媽的!渾身都痛!

快沒力氣了!

「哈哈!沒想到吧?是我?別在掙扎了,看看這是誰?」女人囂張的笑著,從身後拉出一個被捆綁得像個粽子一樣的人.....

「阿東!阿東!你沒事吧?」看著那個被捆綁的人,金明洙心裡一緊,顧不得,自己的身體內部的傷痛,和嘴角的血漬,對著阿東大聲的叫喊著。

看著樓下,傷痕累累的金明洙,阿東眉頭緊皺,搖著頭,嗚咽出聲.....

「醜女人!放了他!」看著阿東的模樣,金明洙急了,他伸出食指指著女人大罵著。

「醜?我醜?金明洙,我看你是不想活了!別忘了他在我手上!哈哈!不過.....不要緊,我本來就沒打算讓你活著出去.....」

女人猙獰著臉對著金明洙笑笑著,隨即一揮手.....

大漢們見著手勢,又開始朝著他撲了上來.....

金明洙神色一緊,靈活的回擊著。

經過剛才這短暫的休息,他還是能夠應付這些傢伙的.....

「哈哈!金明洙?你確定你要反抗?」女人插著腰,看著金明洙的應付自如,張口笑著說著。

只見,她話音剛落下,身邊的一個黑衣大漢上前,高舉著拳頭,對著阿東的小腹就是一拳.....

「唔!!」本就體弱的阿東,哪裡經得起大漢這麼大力的拳頭,只見他蜷縮著身子,痛苦的皺著眉頭,嗚咽出聲.....

「阿東!混蛋!別動他.....混.....噗.....」看著阿東被打,那痛苦的模樣,金明洙一急,心神意亂,出了大大的漏洞,背部猛的受了一棍。

這一棍的力道之大,大到讓他身形向前一撲,一口憋悶已久鮮血從口裡噴灑了出來.....

鮮紅的血液,順著嘴角一直滴下,滴落在地面,滴落在那白色的T恤上,那艷紅的顏色,彷彿是一朵朵梅花一樣,瞬間的盛開在了他的胸前.....

「唔!!唔!!唔!!」看著金明洙的趴下,阿東急急的搖著頭,嘴裡嗚咽著,豆大的淚珠兒從那眼眶裡流出.....

「呵呵!想叫?好!給他揭開嘴巴!讓他叫!讓他哭!哭得越大聲越好!哈哈!」女人高昂著頭,滿意的看著眼前的一幕。

金明洙!你終於落我手上了!

哈哈!我會讓你知道,和我瑩瑩搶男人,到底是什麼下場!

「唔!!明洙!明洙.....你怎麼樣.....嗚!!!」剛被揭開嘴巴的阿東,看著倒在地上的金明洙,留著淚大叫著,不等他喊完,叫完.....

只見那大漢咧著嘴,又是一拳狠狠的砸在他的腹部.....

不忍劇痛的他大叫出聲.....

「阿東!媽...的!不準.....不準碰他!醜.....女人!」金明洙撐著身體,艱難的起身,對著女人含糊不清的罵咧著。

「還嘴硬?讓他給我跪下!」聽到那口口聲聲的醜女人三個字,女人惱羞成怒,叉著腰憤憤的暴喝著。

剛站直身體的金明洙,只覺得背上又是一陣的劇痛.....

緊接著,雙腿的膝蓋後方,那靈活關節的地方,一陣猛烈的鑽心的痛,襲來.....

「碰.....」受到大力的攻擊,金明洙悶哼一聲,雙膝重重的跪在了地上.....

精致的短髮已經淩亂不堪,血液已經染紅了衣襟,膝蓋被襲,此刻的他已經渾身無力.....

頭暈目眩,渾身似乎已經疼痛到麻木的他.....單手撐著地面,強硬的防止自己再次趴下.....

因為.....也許.....這次趴下了,就永遠也起不來了.....

想他逍遙這麼些年的黃昏街出了名的小混混!

人稱女人殺手的金明洙!

今天,卻是栽死在了一個女人手上!

他不甘心.....不甘心.....

阿東沒錯!一切都與他無關.....他不應該遭受這樣的待遇.....

所以.....他不能放棄.....他必須堅持.....他要救他出去.....

說好以後一起過平靜的小日子的!

說好,以後要給他取個漂亮的媳婦.....

說好.....

「不!明洙.....你起來.....不要管我.....明洙.....」看著此刻被強逼著跪在那裡,已經傷得不成樣的金明洙,阿東流著淚,嘶喊著.....

都是自己.....都是自己的錯.....

如果,不是自己的無能!

如果,不是自己,不是自己大意,讓他們抓住.....

那麼,就不會成現在這個樣子.....

明洙就不會為了救自己有所顧忌,就不會受傷.....

更不會這樣的被人羞辱.....

阿東!你真的沒用!

永遠也只會拖後腿!

哭泣的阿東,萬分的自責著.....

「媽.....的!阿東!別.....別在老子.....面前流淚.....收.....收回去!沒志氣的東西!」金明洙吃力的擡著頭,看著阿東艱難的說著.....

胸口好悶,悶得話都說不出來了.....

「明洙.....站起來.....不要.....明洙.....」阿東留著淚叫喊著.....

不要下跪.....不要.....

「別哭.....別哭.....老子.....一定會救.....救你出去.....就像.....小時候,孤兒院的時候一樣.....別哭.....弟弟.....」

金明洙擡眼,忍著劇痛,勾唇一笑.....

雖然傷痕累累,但是,那樣的笑,連帶著嘴角的血跡,都是那麼的好看,那麼的亮眼.....

什麼也比不了.....

「嗯!好!哥哥.....」阿東不再叫喊,抽泣著點點頭。

小時候,他老是護在自己的身前,為自己遮風擋雨,不讓自己受別人的欺負.....

現在.....為了自己,高傲的他,竟然放下尊嚴,放下愛惜得緊的面子和骨氣,停止反抗.....

任由人家棍打.....侮辱.....

明明他可以衝出去,明明可以平安的逃走.....

可是,他卻.....

金明洙,夠了!從小到大,你為我做的已經夠多了.....

「呵?這個時候了,你們還在這裡兄弟情深?哈哈!金明洙,你別做夢了!今天.....你們誰也別想走出這個大門!哈哈!」

女人大笑著看著金明洙,然後轉身,大力的拉扯著阿東的頭髮說著。

那原本漂亮可人的臉蛋兒,已經扭曲得不成型.....

此刻的她,就像是那個變異的女怪一樣,張著血盆大口,狂肆的笑著.....

金明洙!既然你落我手上,我一定不會放過你!哈哈哈!

「醜女.....人!真醜.....」金明洙吃力的擡擡頭,看著女人淡淡的說著.....

那聲音,即使因為是身受重傷,談吐困難,但是那語氣裡的嘲諷之意,依舊表現得淋漓盡致.....

「你!!!給我打!!!」再次聽到這樣的稱呼,女人氣及,她氣憤得顫抖著手,指著金明洙,咬牙說不出一句話來!

又是一棍重重的落在了金明洙的背上.....

「噗—媽的!真疼—」金明洙重重的趴在了地上,他迷糊的看看前方.....嘴裡喃喃的罵咧著.....

眼前的事物越來越模糊,胸腔越來越悶,呼吸.....也越來越困難.....

被打倒在地的感覺.....除了渾身暴疼之外.....似乎也不錯.....

起碼.....不用再費力支撐了,不是嗎?

「明洙!明洙!」阿東見狀,哭咽著大叫著。

「呵呵!阿東.....別哭.....別哭.....好好的.....等我.....我要休息一下.....別哭.....」

金明洙艱難的擡擡眼,看看哭得不成樣的阿東,斷斷續續的安慰道.....

好累!好想休息.....

身體好重.....

以前從沒有這樣的感覺.....

金明洙?你是要掛了嗎?

沒志氣的傢伙!

難道,這樣,你就被打垮嗎?

不能!現在.....你累了而已.....僅僅是累了而已.....

堅持.....一定要堅持.....

不然.....不然那狐狸,真的會以為你攜車潛逃的.....

呵呵!加油.....金明洙!

累了,就稍微休息一下.....

記得不要休息太久.....

記得.....

迷糊的視線,混沌的思緒.....

金明洙勾著唇角,慢慢的閉上了眼.....

李成烈!死狐狸!臭狐狸.....

如果.....如果老子,還能活著出去.....

老子.....一定不會再放縱你.....

老子一定會大聲的告訴你.....

老子,早就看上了你!一直.....喜歡你!李成烈.....

喜歡你.....

如果.....老子還能活著出去的話.....

等我.....

烈日漸漸的西下.....

街道上來往的人群,川流不息的車輛,一片鼎沸的現象.....

大廈的最頂層,那間緊閉的最大的辦公室內.....

氣氛依舊是那麼的緊張壓抑.....

李成烈陰沉著臉,撐著頭,靠坐在沙發上,皺著眉頭,眼睛緊緊的盯著電腦屏幕看.....

他的身旁,窗戶的邊上,一個與他有著一模一樣身材,一模一樣長相的男人,正慵懶的靠在窗戶邊上,

他抱著手臂,捏著下巴,那雙與李成烈一模一樣的漂亮的丹鳳眼,正皺著眉頭,對著電腦屏幕思考著.....

「總裁,已經好了!」一個職員起身,看看在沙發上冷著臉的李成烈,擦擦自己額頭的冷汗,戰戰磕磕的說著.....

「嗯.....時間.....超過了四十五分鐘.....」李成烈看看電腦上那已經平穩的各樣的數據,然後擡手看看手腕兒上的手錶,頭也不擡的淡淡的說著.....

此話一出,只聽得室內,長長的倒抽氣的聲音響起.....

高管們,精英們,紛紛頹喪著臉相互看看.....

「總裁.....請給一次機會.....總裁.....」一個職員,起身哀求著說。

要知道,這裡可是整個g市,薪水最高,待遇最好的公司,能進來這裡工作,簡直比登天還難,何況是當上高管.....

「機會?理由?」李成烈抱著手臂,看著他們冷冷的問。

「總裁.....」職員們紛紛皺著眉頭,看著李成烈哀聲到。

「烈?給他們一次機會!」一邊一直默不住聲的李大烈發話。

「哦?哥哥這是要插手公司的事情?哥哥這樣可有覺得不妥?」李成烈瞇瞇眼,看著李大烈說著。

「呵呵!弟弟你先別急,聽哥哥說完.....」李大烈笑笑。

「既然對方目的不在於這裡.....真正的動機為何.....何不封鎖危機解除的消息,讓他們作假,對外發佈公司危機嚴重.....讓他們好好的抓抓對方的小辮子.....看看對方的廬山真面目.....也好讓哥哥我知道,是誰這麼大的膽子,敢讓我來背這個黑鍋.....」

李大烈摸摸自己的下巴,淡淡的說著。

「哦?呵呵!好!就按哥哥說的做,我也想看看到底是誰,能有這麼大的膽子.....」

聽到李大烈的話,李成烈瞇瞇眼,腦子裡快速的思量了一番,然後笑著答應了下來.....

「你們都明白該怎麼做了吧?」李成烈擡眼看看職員們,慢慢的開口問道。

「是,總裁!」整齊的回答聲響起.....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紛紛暗自鬆了一口氣.....

飯碗.....總算是暫時保住了.....

總算是解決完了這事,接下來,就是等著對方的臉孔浮出水面了.....

李成烈,靠坐在沙發上,單手撐著頭,另一只手不停的捏著自己的眉頭.....

緊張了一天,感覺甚是疲憊.....

不過.....今天那只貓咪似乎異常的安靜,從頭到尾都沒有打擾,參言半句.....

難得,他能這麼的本分,能夠分清楚事情的重要性!

還真是讓人感覺意外呢!

看來.....他也並不是那麼的沒心沒肺!

「明洙?餓了嗎?一會兒想吃什麼?」李成烈捏著眉頭閉著眼,淡淡的開口.....

「.....」沒有人回答.....

「對了!弟弟?明洙呢?從上午就一直沒見到他.....」聽到李成烈的話語,李大烈擡眼座右看看,然後看著李成烈問。

奇怪.....今天明洙那小子跑哪裡去了?

好半天沒見人影了.....

「還沒回來?.....」李成烈聞言,皺著眉頭睜開雙眼,環掃了四周,哪裡有金明洙的身影.....

該死的笨貓!

一定是趁著自己忙的時候,溜出去泡妞了吧?

現在一定樂呵得在什麼地方和別的女人鬼混的吧?

該死!

金明洙,你不要被我抓到!

「呵呵!他可真是貪玩!有意思!」李大烈摸摸自己的下巴,笑著說。

「.....」聽到李大烈的話,李成烈不喜的皺皺眉,斜眼看了看李大烈一眼,然後拉拉衣襟,起身大步的朝著辦公室門外走去.....

想著金明洙酒醉的模樣,那唇瓣兒甜美的味道.....

李大烈,瞇瞇眼,食指指腹在自己的薄唇上來回的摩挲著.....

隨即唇角一勾,大步的跟了上去.....

從那晚過後,似乎自己的腦子裡始終徘徊著他的身影,他痞子一樣的笑.....

似乎.....自己對他越來越在意.....

金明洙.....你可真是一個特別的傢伙.....

辦公室外,走道上四處無人,李成烈左右看看,就連秘書的休息茶水間都看過了,依舊沒有金明洙的影子.....

要知道.....平時,自己開會的時候,只要那笨貓找不見,在茶水間,反正有女人的地方,就一定能找到他的身影!

到底到哪裡去了?

難道是外出?

不可能!

那傢伙雖然平時吊兒郎當,但是對於保鏢這份工作,還是算是盡心盡責,從來不會遠離自己,離開這個樓層.....

但是.....那麼大個人,就像是憑空消失了一樣.....

「您好,您撥打的電話已關機.....」電話裡的語音提醒,讓李成烈心情不爽到了極點。

「該死!金明洙,你到底死哪裡去了?」李成烈皺著眉頭一股煩躁感油然而生,煩悶的胸腔,忽然劃過一絲不安.....

為什麼?為什麼現在會心慌?

感覺像是有什麼不好的事情要發生一般.....

金明洙,你到底去了哪裡?

這時.....一個秘書端著一杯咖啡,笑盈盈的走了上來.....

「總裁.....來杯咖啡吧!」豐滿的女人看著李成烈,低頭笑笑。

李成烈,皺皺眉,看看著眼前討好的女人突然冷冷的開口.....

「你今天一直在這裡?」

「嗯.....今天一整天都在這裡,這是我的工作嘛!」女人半掩著嘴笑笑。

心裡不斷的竊喜:總裁,總裁居然和自己說話了?還問了這麼關心的問題?

太好了!總裁終於注意到我了!

「看見明洙了嗎?」李成烈繼續開口問著。

如果.....她一直在這裡,那麼,她應該知道,那該死的貓咪的去向吧。

「額.....明洙?哦!我看見.....上午,他出來接了個電話,好像發生了什麼事,他很生氣,對著電話一直罵!我從來沒見過他那麼生氣.....」

女人歪著頭說著。

「嗯?生氣?罵?他都說了些什麼?」聽到女人的回答,李成烈心裡一沉,皺著眉頭繼續追問著.....

果然是有事情發生!

但是.....到底是什麼事情,能讓他這個痞子一樣的傢伙在電話裡都能那樣的著急,那樣的生氣?

「好像.....他一直叫一個名字.....什麼阿東?還是什麼.....哦!他還對著電話罵,說什麼不要碰他.....一直很著急的問對方的地址.....然後他掛了電話就急匆匆的下了摟.....」

女人一邊說著,一邊看著李成烈越來越難看的臉色,原本那興奮的聲音,也越來越小.....

「.....」聽到女人模糊的話,李成烈心裡已經大致清楚了。

他閉著眼深深的呼吸一口氣.....

果然還是出事了!

一定是有人用阿東威脅他,那笨貓,一定是自己去了!

該死的笨貓!

怎麼就不告知自己一聲?

難道他以為自己就那麼的冷血?

還是他以為,他自己一個人就能搞定?

心裡越來越煩躁,越來越心慌.....

金明洙,你到底去了什麼地方?

「烈?你看?」這時候,只聽得李大烈站在樓梯口的窗戶邊,看著窗戶的一角,淡淡的叫著李成烈。

那被打得變形,凹陷的窗戶框,裡面還泛著黑色的乾掉的血跡,連帶著地板上的點點暗紅,看上去是那麼的刺眼.....

這一定是那貓咪的傑作,這裡除了李大烈和自己,就只有那貓咪有這樣的本事,能把這窗戶框砸成這幅模樣.....

況且,這頂樓可是封鎖嚴謹,一般人上不來的.....

到底是出了什麼事?

以至於他如此的生氣?

李成烈皺著眉頭看著那凹陷的窗戶,面色陰冷到了極點.....

金明洙.....你個該死的笨貓!

一定不要有事.....

「哥哥.....」李成烈深呼吸一口氣,擡眼看看李大烈,淡淡的開口.....

現在.....當務之急,是要先找到那貓咪的所在地在說。

時間緊迫,就再和這傢伙聯手一次好了.....

何況,他對於自己的那只貓咪,關心度,可是並不亞於自己.....

所以.....找他沒錯.....

「嗯!」李大烈看著李成烈皺著眉頭點點頭。

僅僅一個眼神,雙方都能知道,對方的意思!

兩兄弟,頭一次如此平靜的單獨呆在一起,頭一次如此的默契的配合!

一切,都因為一只衝動又暴躁的笨貓!

有些事情不用講明白,他們也能清楚,能清楚這件事情的大概起因.....

好巧的公司危機.....

更巧的的是,偏偏在他們都忙著處理危機的時候,那貓咪接到了那電話.....

以至於到現在,都沒有消息.....

好巧!不是嗎?

簡直太巧了.....

但是.....到底是誰?敢從他李成烈身邊,從他們李氏兄弟之間搶人?打主意?

絕對不可饒恕!

夜幕的降落,夏日的夜晚,空氣中竟然泛著一陣陣的陰寒的氣息。

別墅裡,陰鬱的氣氛非常.....

好似隨時都有降落暴風雨的可能.....

兩道劇亮的汽車燈光的逼近,一輛火紅色跑車急急的駛進別墅.....

「碰—」隨著車門的重重的關上,一道白色的身影奔入別墅中.....

「李成烈???你不是告訴過我,會好好照顧他?現在小洙洙人呢?你說的話都做到了些什麼?回答我?」

南宮翼急急的奔入客廳,對著沙發上沉默的男人劈頭蓋臉就是一陣的質問。

「.....」李成烈擡擡眼,冷冷的看了南宮翼一眼,並不回答他的質問。

「別裝傻!回答我?」南宮翼氣急,上前一把揪住李成烈的衣襟,怒瞪著雙眼,大聲的吼著。

烈?你不是說,你會好好的照顧他?

讓我不要打他的主意?

你說的,我信了,也開始漸漸的退出這場爭奪.....

可是.....如今,你卻把他弄丟了?

你要我怎麼能夠相信你?

到底還是我的錯.....我不該輕易的放棄.....

如果.....我像以往一樣,一直黏在小洙洙的身邊,即使被他討厭,也黏著不放.....

那麼.....也許,就不會有現在的情況發生了.....

小洙洙.....你到底在哪裡?

是否安好?

南宮翼暗了暗眼眸,心裡一陣的懊悔.....

「放手!你沒資格這麼問!」李成烈一把拽開了那緊抓著自己衣襟的手,冷冷的說著.....

「好!我沒資格?起碼,我會一直跟在他的身邊,不會讓他丟失.....」南宮翼皺著眉頭淡淡的說著.....

「.....」李成烈看看情緒低落的南宮翼,緊皺著好看的眉頭,不說一句話.....

天知道.....他現在多麼的著急!

天知道,他現在多麼的後悔.....

後悔只顧著公司的事情,沒有留意到他的去向.....

可是.....後悔有什麼用?

現在,那貓咪身在何方?是否安好?

通通都不知道!

該死!到底是誰在搞鬼?

李成烈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仰著頭,閉著眼,雙手不停的捏著自己的發痛的額頭.....

「好了!翼!別吵!現在先要查出明洙的下落!人已經不見了,再吵都於事無補!」一邊的李大烈冷冷的開口.....

他也很想知道,到底是誰?敢在他李大烈的眼皮子底下耍花招?

敢動他李大烈看上的人,他.....一定不會輕易的饒恕.....

「我已經派了我的人去查!你們有什麼線索嗎?」南宮翼正了正神色,開口問著。

「暫時,還沒有!不過.....很快就會有消息了!」李大烈抱著手臂,捏著自己的下巴,冷冷的說著。

幾句簡短的爭吵後,氣氛似乎又提升了一級,原本陰鬱的氣氛,現在更是寒冷得讓人發顫.....

三個不同風格,不同味道的俊美男人,分別靠坐在沙發上,他們皺著眉頭,托著下巴,神色凝重.....

深夜的海風,吹拂著海面,借著微微的夜色,都能看到海面的那粼粼的波光.....

今夜的海面,似乎異常的平靜,沒有潮起.....也沒有潮退.....

一切平靜得讓人發毛.....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育珊 的頭像
育珊

烈洙귀엽다-育珊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