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他迷迷糊糊,還是有意識的,只是,實在太羞恥了,所以一直不敢擡頭看人。自己是個己年過三十五的男人,卻不顧身分倫常,不但和比自己小一輪的昔日學生上床,還在他身下低吟宛轉、醜態百出,一想到剛才種種激情畫面,金明洙就恨不得挖個洞,把自己深深埋起來。

「老師,腰擡高一點」

浴室中,男人抱著他,坐在浴缸中,長指伸入他後穴,輕輕撥弄留在他體內的液體。感覺男人的精液隨著手指流出體外,滑過肌膚的異樣感讓金明洙滿臉羞紅,咬住下唇.....

「老師,有什麽好害羞的,我喜歡這樣熱情的你」男人在耳邊輕笑,不時啄著他發燙的耳垂。

清洗完畢後,李成烈扯下白色浴巾,將金明洙抱出浴室,輕輕放到床上。

剛才激烈的情事,讓金明洙全身像被輛坦克車碾過似的,連擡起一根小手指的力氣都沒了。男人將他攬入懷中,大掌輕輕揉捏著他酸脹不堪的腰部.....

籠罩全身的熟悉氣息、擡頭可見的英挺臉龐,都令他內心恍惚,乍悲還喜,幾疑自己仍在夢中。

「老師,幹嘛這麽看著我?」

看到他流淌著淡淡悲傷的眼眸,李成烈低下頭,擡起他的下巴:「放心吧,我不會再像以前那樣欺負你了」

聞言,金明洙立即警惕起來,眼神流露出明顯的懷疑。

「不過.....小小欺負一下,可能還是會的,誰讓你哭的樣子這麽迷人」果然,李成烈又露出了惡劣的笑意。

金明洙瞪了他一眼。江山易改,本性難移。

李成烈抓住他的手,放到自己胸口:「老師,我說過吧,這裡有你。請相信我」

男人的心臟跳得很有力、很沉穩,真的可以相信嗎?

金明洙無意去追問究竟。

這本來就是一場飛蛾撲火般的戀情,從開始那一天,他就很清楚。只是這一次,這次和六年前截然不同。

發生了最親密的關係,任男人步步侵入內心,深入到根本無力抵抗的地方。這種難以抗拒的愛、身陷泥沼的不由自主,令人感覺悲傷而無奈。

為什麽一點都沒有長進?為什麽總是無法說不?為什麽愛一個人,會愛得如此深切而無望,即使躺在他懷中,也無時無刻不在恐懼明天分離的來臨?

這一次,如果自己最終還是被拋棄,他,是否能承受?

「李成烈,明天,太陽會從東邊升起嗎?」

牛頭不對馬嘴的奇怪問題,令男人詫異地揚起劍眉:「當然會。怎麽了,老師,幹嘛突然問這個?」

「沒什麽。既然太陽仍會從東邊升起來,那麽,我想睡了,我累了」金明洙輕輕閉上眼睛。

不去想明天的問題,誰知道明天會怎樣?可能天崩地裂、世界末日,可只要真正的末日還沒有來臨,他就願意像現在這樣,沉溺在男人的懷抱,掩耳盜鈴地生活下去。

「晚安,老師」

耳畔傳來低語,臉頰被輕輕吻了一下,一股溫暖的氣息,將他輕輕包圍。金明洙動了動,在男人懷中找了個舒服的姿勢,枕著他的手臂,靜靜睡去。

李成烈抱著懷中削瘦的身材,心裡感到說不出的滿足。

長夜漫漫,經常動不動就失眠的他,第一次聞著懷中的清淡的氣息,睡得像塊石頭。

「新星幼稚園」,下班時分。

「老師,再見」被家長領走的孩子,朝金明洙揮揮手,小臉像花兒一樣可愛。

「再見」金明洙目送他們離開,唇間始終掛著溫和的笑容。

確信再無人留在園內,金明洙再次檢查了一遍門窗,把外面的鐵門鎖上,一回頭,就看到梧桐樹下的男人。

金明洙怔了怔,快步迎上去:「你什麽時候來的?」

「才來沒幾分鐘,見你在忙,就沒有進去」李成烈今天穿了套黑色西裝,高大的身材及俊冷的五官,吸引了不少路人的目光。

那晚過後,金明洙已經做好了沒有後續的心理準備,不想給自己過多期待,以免受傷。沒想到第二天,李成烈再次出現在自己工作的地方。

「老師,中午打你手機,為什麽不接?」李成烈劈頭就問,臉色不是很好。

「欸?你有打電話給我?」金明洙摸摸褲袋,掏出手機,一看,抱歉地說:「啊,我忘了開機,因為平時都沒什麽人打給我.....」

「以後手機要隨時開著!」李成烈狠狠瞪了他一眼,搶過手機,把自己的號碼輸進去,道:「走」

「去哪裡?」

「吃飯。你喜歡中餐還是西餐?」

「呃.....」金明洙遲疑道:「老是在外面吃太油膩,而且也浪費錢,不如.....在家裡吃吧,我做給你吃?」

「好啊,我求之不得」李成烈壞壞笑道:「沒想到.....老師會主動邀我到家裡去.....」

男人曖昧的低語,不懷好意。金明洙呆了幾秒,才明白他意中所指,不由得漲紅了臉:「李成烈,你不要想歪了。我是真的覺得沒必要浪費這個錢,而且外面的菜會放很多味精,對身體不好」

「知道了,老師」

回答他的,是男人爽朗的笑聲。

因家中的食物不多,回家前,金明洙和李成烈一起去附近的超市購物。李成烈負責推車,他則負責挑選,看到什麽想吃的,就扔入車中。兩個大男人,在超市裡東看西逛,恍惚間很有共同生活的感覺。

李成烈搶先結了帳,金明洙也不和他搶,兩人拎著大包小包,回到金明洙的公寓,開始做晚飯。

出乎意料,李成烈並非下不得廚房的男人。事實上,他做助手很合格,手腳快、動作敏捷,三下五除二就把菜切好了,還切得像模像樣,可見經常在家中幫廚。只是他不善於煮菜,看到他狠狠舀了一大勺鹽,就往鍋裡扔的樣子,金明洙嚇得大叫,連忙叫他住手。

「你去客廳看電視吧,我這裡馬上就好了」金明洙推推他。

「不要,我想看著你做」李成烈賴在廚房不肯走。

「這裡油煙重,你待著幹嘛,去客廳吧」被他熾熱的眼神盯著,金明洙渾身不自在,差點把鹽當成糖。

「老師,你炒菜的樣子真賢慧」李成烈輕笑道,自後面抱住他,熱氣陣陣噴到耳邊,金明洙手一抖,勺子差點沒掉到地上。

「你到底還想不想吃飯了?」金明洙粗聲掩飾著自己臉紅的窘態。

「好啦,走就走。來,親我一下」李成烈把臉湊過去,一副耍賴的樣子,金明洙無奈,只能在他臉頰匆匆一吻。

「不合格!」李成烈抗議,把他揪過來,狠狠堵上了他的唇.....

菜要糊了!心裡有聲音在提醒,意識卻迷迷糊糊,沉醉在濃烈的深吻中.....

好不容易才結束,金明洙紅著臉,把他趕出廚房,要是再這樣下去,他們今晚就休想吃上晚飯。

最終,金明洙還是成功地端出了四道菜,都是家常便飯,一素兩葷再加一個海鮮豆腐煲。看似簡單,但越簡單的菜越難做。聞到濃郁的香味,早坐在餐桌上的李成烈一臉期待地嘗了幾口,豎起大拇指:「真的很好吃,老師,你的手藝絕對可以去飯店當大廚了」

「哪有這麽好?」金明洙坐下,拿起筷子。平心而論,他覺得自己做的菜還可以,但離能當飯店大廚的級別,還是差遠了。不過,辛苦忙了半天的成果,得到男人如此肯定,心裡還是喜滋滋的。

「那我就不客氣了!」李成烈不停往嘴裡塞東西,吃得津津有味,看上去十分香甜。

「慢點慢點,別噎著了,又沒人跟你搶」見他一副餓死鬼的樣子,金明洙連忙給他舀了一勺海鮮煲的湯汁。

「老師,你不知道。我中午都沒吃飯,餓得半死」李成烈可憐兮兮地說。

「怎麽可以不吃午飯,胃會餓壞的」金明洙皺起眉頭。

「我們跑業務的,一忙起來,哪顧得上吃飯?一般就兩頓,早上一頓,晚上一頓」

「這樣不行啊,現在年輕不覺得,萬一把胃餓壞就糟了。我給你準備便當吧,壽司啊三明治之類,我都會做,很簡單。可以放在公文包裡,餓了就可以吃.....幹嘛這樣看著我.....」金明洙摸了摸自己的臉。

「老師,你要改行當我老婆嗎?」李成烈壞笑道。

「什麽老婆.....別胡說八道!」被這個稱呼嗆到,金明洙的臉一下子飛紅:「我只是.....擔心你的胃.....」

自己純粹的擔心,傳到對方耳中,無論怎樣都會被曲意解讀,金明洙開始後悔方才不經大腦思索的直接。

「老師,你這樣會把我慣壞」李成烈含笑看著他:「不過,話既然說出口,就不能收回。以後,你每天給我做一個便當吧,我會把它全部吃完的」

每天一個便當,也就意味著,可以天天見到對方。

看著對方飛紅的臉頰,李成烈怦然心動。

夜已深。

李成烈擺明了一副賴在他家不走的樣子,金明洙看看客廳的掛鐘,再看看窩在沙發中悠閒自在、完全把他當成抱枕的男人,苦悶地說:「李成烈,已經十點半了.....」

「我知道啊」李成烈低頭看著懷中的他,親了親他香香的脖子。

沙發不大,窩著兩個男人,非常擁擠。

兩人前胸貼後背,毫無縫隙。李成烈把他像抱嬰兒一樣,環擁著看電視。金明洙很不適應,卻無法掙脫男人的鐵臂。

柔軟的臀部,抵到了一處不斷膨脹的熱鐵,男人已不知何時勃起,赤裸的欲望令他暗暗驚心。上次狂歡的激情仍殘留在體內,一想到那些片段,就羞愧欲死。現在再次直面男人的熱情,金明洙只覺一陣心跳,口乾舌燥,不知該如何是好。

「老師,我口渴了」李成烈用臉輕輕蹭著他的脖子,新冒出的胡渣,扎著他的肌膚,又麻又癢。

「那你就放開我啊」金明洙無奈地說。給男人泡好的菊花茶,好端端放在茶几上,只需放開他,伸手一抅,就能拿到。

「可是.....我要你餵我.....」李成烈用牙齒輕輕咬著他的耳垂,並往他耳中吹熱氣.....脊柱骨一激靈,金明洙覺得下腹一繃,胯下開始不安地騷動起來。

「你又不是小孩子了」金明洙努力控制自己的呼吸,不讓他聽出異樣。

「不要.....我要你餵我.....不然.....我就在這裡要你」李成烈盯著他的眼睛,深邃的眼眸中欲火閃爍。

金明洙只能拿過茶杯,喝了一口,含在嘴裡,然後偏過頭,以接吻的動作把水餵到男人口中,兩人的嘴唇黏合在一起,有一些水漬溢了出來,流過脖子,卻沒人在意。水喝乾了,深吻仍在持續.....

男人像愛撫小貓般,一邊深深吮吸著他的舌頭,一邊上下輕撫他修長的脖頸,勃起的下體還在他臀部輕輕蹭著.....

「嗯.....」撩人的聲音,不知不覺流泄在室內。

「老師,你好可愛,我忍不住了.....」李成烈激動起來,將他撲倒在沙發中,開始動手脫兩人身上的衣服。

「你說過,只要我餵你喝水,你就不會.....」金明洙後悔不叠,明知男人是個霸道的無賴,還會一而再、再而三地上當。

「我是說過沒錯,不過,在這個時候,誰還能忍住,那他根本不是真正的男人。老師,你明明也很渴望我吧。你看,這裡早硬了」李成烈抓住金明洙胯下的一團。對方脆弱的欲望,很快在他手中悸動。

「還是它老實.....你明明也這麽想要我」李成烈低笑道。

兩人很快裸裎相對,客廳的燈光十分明亮,將一切照得巨細靡遺,金明洙緊緊捂住自己的臉.....

「老師,幹嘛把自己的臉擋住?我想看你的表情.....」李成烈硬是把他的手拉開,金明洙避開他的視線,不與他對視。

「看著我啊」李成烈擡起他的下巴。

「燈光.....太亮了.....」

「亮一點有什麽不好?可以看得很清楚」李成烈笑道。明亮的光線,照出他白得出奇的肌膚。明明是上了年紀的男人,皮膚卻依舊光滑亮澤,像綢緞一樣,摸上去令人愛不釋手。

「不要看得那麽清楚.....我都已經上年紀了.....」金明洙苦惱地搖著頭:「有.....有皺紋.....」

「哪裡有?」

原來男人竟在擔心這個!

李成烈既好笑,又愛憐橫溢,不由得把他緊緊抱在懷裡:「老師,你的皮膚真的很好,滑滑的,像塊玉一樣,一點疤痕都沒有。再說了,就算有皺紋,我也喜歡」

金明洙全身震動了一下,緩緩擡起頭,眼中彷彿有股魔力,瞬間攫住了他的心神:「真的?」

「不信你來摸摸看啊」李成烈一把抓住他的手,放在自己胯間,觸手一團滾燙,金明洙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氣,臉上出現畏懼的表情。

「要不是對你有感覺,我的小弟弟怎麽會這麽大、這麽硬?」

見男人滿臉通紅的羞態,李成烈心癢難耐,緩緩覆上了他削瘦卻迷人的身體。

這一次,李成烈顯然有備而來。從褲袋中掏出潤滑劑,擠出軟膏,均勻地塗在男人後庭.....不一會兒,緊澀感得到很大緩解,再摩擦幾下,內壁漸漸變得鬆軟。

「啊.....」金明洙低低喘息,眼睫毛不斷顫抖,幾乎有點膽顫心驚地看著男人的一舉一動.....

明明比自己年長,氣質卻像未被汙染的礦泉水,難得一見的純淨透明,李成烈胸口熱熱的,抽出手指,將自己業已賁張的驚人雄偉,抵在男人柔軟的入口處。

「啊.....」

即將被貫穿的感覺,讓金明洙渾身顫抖。男人卻壞心眼地將前端抵在他的穴口,遲遲不進去,只是在那裡上下摩擦,將龜頭滲出的黏液,都塗在緊窒的褶皺上,令小菊花亮晶晶一片,彷彿被雨露滋潤過。

「你.....」後庭的空虛感得不到滿足,金明洙睜開眼睛,舔了舔乾燥的唇,淡粉舌尖在潔白的齒隙一閃,展現無心的誘惑。

「想要了嗎?老師?」男人的笑容性感魅惑:「想要就求我啊,要不然,我就不給你」

邊說,他還故意用自己火熱的硬挺戳了戳穴口,惹來金明洙的微弱抽氣,可他就是不肯進去,只在入口處淺淺地戳弄著,又把硬挺夾在他柔嫩的臀隙,色情地上下摩挲.....

「嗯.....別.....別玩了.....」金明洙顫聲道,被下體的酥癢感弄得六神無主。

「說啊,老師,說想要我進來.....說嘛.....不說我就不進去.....」李成烈的大掌掐入男人渾圓的臀部,狠狠揉搓起來。下體在他身上不斷聳動,火熱的粗長眼看就要探入菊穴,卻又壞心地歪開,就是不插進去。

「啊.....」金明洙微啟雙唇,下體摩擦而起的熱意,令體內的空虛感更盛,卻遲遲得不到滿足,內心不由得焦急起來。

「有什麽好害羞的,這裡只有我們兩個人,說一句『想要』沒什麽吧?」男人笑著舔了舔他的下巴。

「你.....我.....想要.....進來.....」金明洙緊緊閉上眼睛,眼眶熱熱的,不敢相信自己竟會說出這種話。

年長者的自尊,已完全被這個比自己小的男人踩在地上,肆意踐踏,金明洙有種無處容身的感覺。

好像有點欺負過頭了.....李成烈連忙俯下身,舔掉他眼角的淚:「別哭了,老師,我現在就給你」說罷,擡起他的雙腿,腰部一挺,就深深插入他灼熱的體內.....

「啊.....」金明洙仰頭哀叫,聲音帶了一絲哭腔,掛在眼角的淚水如珍珠墜落。這副可憐兮兮的樣子,令李成烈更加亢奮。

「老師,你裡面好熱、好緊.....實在太舒服了.....」李成烈吐出滿足的氣息,全根沒入他的最深處。

空虛感一掃而空。

對方火熱的粗長將他塞得滿滿的,傳來一絲刺痛,而被填充的滿足感,卻讓他興奮莫名,柔嫩的內壁,等不及男人律動,就開始不由自主地蠕動,夾緊了男人的分身.....

「老師,你別那麽心急啊.....我馬上就開動了.....」

耳畔傳來男人的調笑聲,身體熱情的本能反應,讓金明洙羞怯難言,正面相對的體位,更令他不敢看他的眼睛。

「好棒.....」淺淺地頂弄了幾下,見他已完全適應,李成烈立即像脫韁的野馬,忘情地在他體內馳騁。

男人健碩有力的裸體,像叢林中奔跑的獵豹,每一次律動,都堅實有力、富有節奏。火熱的碩大,借助潤滑劑的功效,在他濕熱如水的後穴狠狠摩擦,驚人的電流自交合處爆發,全身輕飄飄的,不知身之所至。

「啊.....輕一點.....嗯.....」

金明洙的十指掐入男人寬厚的後背,覆著一層細汗的清臒臉頰,流露出如紙般的脆弱。他的大腦漸漸失去理智,眼前一片迷蒙,欲念如潮翻湧,將他打入甘美酣暢的仙境。

再顧不得羞窘,他的雙腿朝兩邊大大張開,方便男人壯碩的身軀嵌入其中,抽插頂送,甚至他的腿還勾上了男人的腰,緊緊夾住,雙手則掐進男人臀部,在他每次挺入時,都配合著頂向自己,深入到最柔軟的花心。

「嗯.....啊.....」

激烈的情交讓金明洙心神蕩漾,男人每一次抽插,都似乎正好撞進他心坎。不斷累積的快感,將他一直往高潮推,臉頰已是一片暈紅,嘴角不知不覺流出汨汨的津液,舒服得就快虛脫似的.....

「你看上去好誘人,老師」

男人滿足地吸氣,挺直腰身,擡起他的一條腿,架在肩膀,更快更掹地在他體內抽送。激烈的撞擊,令他雪白胸膛上下起伏,連帶著胸口兩朵茱萸都受到刺激,愈發鮮艷誘人。

好熱、好癢!

金明洙忍不住伸手撫摸自己腫脹的乳尖,下體配合著男人的動作扭動,口中溢出撩人的呻吟,低回宛轉。

男人發出激喘,浸淫在炙熱內壁的分身愈發脹大,被牢牢夾緊的快感,令他舒爽得忘乎所以。兩人交合處,不斷發出水漬聲響,心跳愈來愈快,幾乎要從嘴裡蹦出。

金明洙率先到達高潮,在前面沒有被愛撫的情況下,突然全身痙攣,哀叫著噴射了出來。腦中一陣尖銳嗡嗚,意識像被瞬間抽離,整個人輕飄飄的,浮在半空.....

男人咬牙享受著性器被絞緊的快感,在對方到達巔峰後,繼續加重挺進,不斷跨越脆弱的底線,連續激烈抽插幾十下後,他再也繃不住,低吼著射了出來.....

滾燙的精液一股股注入體內,剛射精的後穴敏感異常,內壁陣陣悸動,不由自主夾緊了男人的分身,兩人再度共赴高潮,分享絕美的餘韻。

「老師.....老師.....」

原本渙散的眼眸,漸漸有了焦點,看著男人在眼前放大的俊臉,金明洙的臉頰不由得躁熱起來。

「我的技術這麽棒嗎?你都舒服得昏過去了」男人輕笑起來,就著仍然結合的姿勢,把他抱在懷裡。

加深的體位,令金明洙發出苦悶的聲音。男人精力絕倫,即使在解放後,體內的孽根依舊驚人,根本無法忽視。

李成烈伸手拿過茶杯,含了一口,餵到他口中.....

焦渴的雙唇正急需水分,金明洙悉數喝了下去,仍覺得不滿足,於是繼續纏上男人的舌頭,吮吸他的津液.....

戀戀不捨地纏綿好一陣子後,雙唇才分開,李成烈輕啄著他被唾液濡濕的下唇瓣,笑道:「老師,你的身體這麽淫蕩,居然還打算和女人結婚,我看還是省省吧」

金明洙瞪了他一眼:「還不是你害的.....」

「你和我姐到底是怎麽回事?肯定你又當濫好人,被我姐一番甜言蜜語就拐上船了,對不對?」就算金明洙不說,李成烈也能猜到八九分。

「你姐是我同事的朋友,我同事一心想撮合我和她,幾次接觸下來,我覺得她還不錯,不能害她,於是向她坦承了自己的性向,她卻說這樣正好。因為你媽一直逼她嫁給有錢人,她正想找個假男友蒙混過頭,而我,如果有個名義上的女友,也會減輕很多現實壓力。於是我們就打算假結婚,可是沒想到,會遇到你.....」金明洙老實說出前因後果。

「我就知道。不過你們算得再好,我媽那關實在難過。她這個人,如果凡事不照她的意思做,你就等著天天雞飛狗跳吧。這件事只能慢慢來,我找機會勸勸她,讓她少操心。不過我姐也不是吃素的,真把她逼急了,我看她很可能抓個行李包就離家出走,再也不回來」李成烈苦笑道。

「你們一家人都很有個性」金明洙輕撫著男人硬硬的頭髮。

李成烈嘆口氣:「你該慶幸沒有生在這種家庭」

「與其有空聊天,不如快點把你那根東西拔出來」金明洙紅著臉道。他們依舊全身赤裸,他的分身還埋在他體內,不時顫動一下,這樣的聊天畫面,實在太詭異了!

「我不想拔出來啦,你那裡曖暖的,像回家一樣,讓我多待一會兒,好不好?」李成烈笑著親他的臉頰。

怎麽都品嘗不夠,他迷人的滋味。

「我的身體可不是你家」金明洙不滿地揪了揪男人的頭髮,輕聲道:「我的腰都快斷了」

「那我等會兒替你按摩」

男人壞笑著,突然一把將他抱起,朝臥室走去。他的分身依然插在他體內,每走一步,就深深插入他秘穴.....

「啊.....」整個人騰空而起,金明洙吃了一驚,嚇得用腿死死夾住男人的腰,像八爪魚般掛在他身上。

做夢也沒想到,還有這種驚人的性愛姿勢。體內的雄偉男性,灼熱地摩擦著他的肉穴,金明洙忍不住仰頭髮出呻吟.....

被滿滿注入精液的後穴,因有天然潤滑,沒有一絲困難,就配合起男人的動作,不斷吞吐起來,這份飢渴的熱情,令金明洙羞窘萬分。

已經射過一次,後穴敏感異常,男人一動,又粗又燙的鐵棒就頂到最深處,頂得他全身亂顫,像著魔般不知羞恥地呻吟起來,沒多久便臉色緋紅、大汗淋漓.....

男人將他放到臥室的單人床上,以正常體位再度激烈抽送起來,低宛的呻吟和粗重的呼吸,交織成令人臉紅心跳的情欲樂章。

春意撩人,一室風光。

此後,是一段夢幻般的相處時光。

工作不忙時,李成烈會每天到幼稚園,接金明洙下班,兩人一起回家做飯,金明洙掌勺,李成烈當下手。金明洙手藝不錯,李成烈雖然自稱會做菜,但味道實在是慘不忍吃。

小小的公寓,經常飄出濃郁飯菜香。

平時一個人吃飯,金明洙一般馬馬虎虎應付過去,現在多了一個人,又這麽喜歡吃他的菜,金明洙於是買了不少食譜。開始每天變著花樣,不斷翻新,雖然累一點,卻也甘之如飴。除了晚飯外,每天早上,他還給對方準備可口的午餐便當,而李成烈也遵循承諾,把它吃得乾乾淨淨。

吃完飯後,兩人嬉戲聊天,看看電視、做做愛,一起抱著相擁入眠。

單人床很小,因此金明洙半個身子必須趴在李成烈身上睡,但兩人都沒有提出要換張大點的床。

男人還是很惡劣,每次激烈的情事,都會惹他流下淚來,然後又假惺惺軟語撫慰。鞭子加糖果,一向是男人的拿手好戲。不過也只限於情事中,平時相處,他比從前成熟溫柔多了。

漫無邊際的聊天外,李成烈偶爾會提起自己的工作。

金明洙知道他在一間知名的大公司做,頗得上司重用。大概外形出眾、辦事能力比較強,以致遭人嫉恨,與同事的關係不是很和睦,經常被人「穿小鞋」。李成烈全部忍了下來,但私底下,不時抱怨給他聽。金明洙則安慰他工作不易,他畢竟年輕,要多多忍耐。

金明洙不是擅於言辭的人,也從未在爾虞我詐的覆雜環境待過,他的安慰根本是泛泛而談,毫無用處,但李成烈就是想聽他的絮叨,想裝作心情惡劣的樣子,躺在男人身邊盡情撒嬌。

不知年長的男人是否都這麽溫柔,李成烈在他身上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關懷,這多少彌補了他對父愛的飢渴。

現在他才發覺,為何自己對上了年紀的溫和男子,都抱有一份莫名好感。往深層分析,不啻是因為經常被酗酒的父親責打虐待的童年,給他留下了巨大陰影。於是,當年著魔般天天往醫務室跑的情形,和心中一直對金明洙殘留的莫名眷戀,都一一得到解釋。

他幾乎是貪婪地享受著男人的溫柔,從未想過,這寬廣如海的溫柔,也有被他挖空的一天。

很快,一個月過去,萬欣潔從歐洲回來了。

接到萬欣潔電話的時候,正是深夜。

手機沒響幾下,李成烈就醒了。瞇著睡意蒙眬的眼睛,一看,是熟悉的號碼,他一驚,睡意頓消。

小心把枕著男人的右臂抽出,李成烈側了個身,拉遠與他的距離,接起電話,輕聲道:「欣潔,怎麽這麽晚打電話給我?」如果沒記錯的話,她今晚應該在國際機場,明天中午的班機回國。

「李成烈,你是不是背著我跟別人搞在一起?」

劈頭就是這麽一句,李成烈一驚,隨即鎮定下來:「怎麽突然這麽說?」

「剛才我打電話到你家,居然沒人接。現在是淩晨三點,說,你跟哪個女人混在一起?」

李成烈苦笑,他是和別人混在一起,只是,那人不是女性,而是個不折不扣的男人:「你也知道是淩晨三點,居然還打電話到我家?我媽睡不好被你吵醒的話,第二天倒霉的是我」

「人家不放心你嘛,今天眼皮一直在跳。這麽晚了,你到底在哪裡?」見他不慌不忙,萬欣潔咄咄逼人的口氣開始緩和下來。

「我最近和一位高中的老師重逢,他是男的,一時高興,就多喝了幾杯,睡在他家。我媽和我姐都知道,不信你去問他們」

「真的?」

「真的」李成烈嘆口氣:「大小姐,你休假回來,一身輕鬆,我明天可要上班,中午還得精神抖擻地去接你,你可不可以饒了我?」

「好吧。不過李成烈,你可別騙我,否則你一定會後悔的!」

「是,大小姐,我掛電話了」李成烈關上手機,重新躺回床上。金明洙夢囈了一聲,有點畏寒地湊過來.....

他身上總有好聞的清香,李成烈低頭嗅了嗅,將他攬入懷中,親了親他的額頭,劍眉深鎖。

金明洙一直不知道,他已有位談婚論嫁的女友。不知他是忽略了,還是刻意不問。如果他想知道,很容易,因為他和李琪玲有聯絡,一問便知。反正若金明洙問起,他不會隱瞞,但若他不問,他也不會主動交代。然而現在,萬欣潔回來了,他必須重新審視這段無法曝光的關係。

理智告訴他,最好和金明洙斷得乾乾淨淨,此事若被萬欣潔知道,後果將不堪設想,但他的情感,就是固執地不願放手。

李成烈知道這樣的自己很卑劣、很欠扁,兩把鑰匙擺在他面前,他必須選一把,世上沒有齊人之美。

選金明洙,他放棄的是唾手可得的似錦前程;而選萬欣潔,他放棄的則是內心最柔軟的一片淨土。

孰輕、孰重?

現實與情感激烈交戰,慘敗的,往往是情感,最先被放棄的,也往往是情感。

沒有人能面對金錢權勢而不動心,李成烈更不是這種聖人,他才二十四歲,不是四十二。四十二歲的人會視感情如至寶,而二十四歲的人,只會視感情為包袱,視金錢權欲為畢生追求的目標,尤其是野心勃勃的他。

雖然不是沒有掙扎。

早上起來後,臨走前,李成烈不像平時那樣利落出門,而是突然緊緊抱住金明洙,力道大得幾乎令他窒息。

「你怎麽了?」金明洙似乎察覺了些什麽,靜靜偎在他懷中,一動不動。

「今後,公司會很忙,也許不能像以前那麽頻繁地過來」李成烈啞聲道,眼眶佈滿血絲,一夜沒有睡好。

「嗯,工作要緊」金明洙淡淡道。仔細看,他的眼眶也紅紅的,可他昨晚明明在他懷中睡得很熟啊。

「有空我還是會來」

「嗯,不要勉強自己,隨意吧」

「老師.....」

「嗯」

「老師.....」李成烈又叫道。

「再不走,你要遲到了」

李成烈這才放開他:「那我走了」

「嗯」

關上門前,李成烈忍不住給了對方一個濃烈的吻,然後,才匆匆離去,像個可恥的逃兵一樣。

金明洙站在門口,目送自己離去的削瘦背影,顯得分外孤單。

這背影,與六年前殘留在視網膜的影像,隱隱重疊。歲月吹散多少風塵,卻從不曾吹散這殘像。

當然不是沒有掙扎。

當中午接機時,一身精美的名牌時裝、噴著高級香水的萬欣潔,興奮地撲向他懷中時,他會恍恍惚惚,覺得自己懷抱的,仍是那個溫和靜默的男人;當萬欣潔拉他走向新置的賓利歐陸GTC,並告訴他這是萬家強送給他們的結婚禮物,他會覺得,如果自己有錢了,就給男人買一部靚車,免去他每日上下班擠公車之苦;當他開著豪華新車,和萬欣潔直接奔向本市最高級的別墅區,心裡想的還是男人,如果.....如果自己能購置一幢屬於兩人的房子,也許就能抵擋所有風雪.....

只是,他什麽都沒有,有的,只是一個支離破碎的家、清寒貧困的出身和銀行帳戶上為數不多的存款。

真的不是沒有掙扎!

李成烈知道自己想要什麽,也明白自己是個自私自利、極端冷酷的人,為了一個結果,可以拋棄一切,包括心中最重要的東西,絕不會可惜。

家人固然重要,他固然一直照顧他們,不曾叫苦叫累,但內心深處,童年累積的恨意從來不曾消失。父親、母親、姐姐,這些名字念起來,全是冷冰冰的符號,不具任何意義。如果有必要,他會像丟一塊破布一樣,把他們丟掉,更何況是金明洙?

掙扎歸掙扎,該做的事、該走的路,他仍會堅定不移地走下去。

他渴望成功,他必須要成功!

出人頭地、功成名就。總有一天,他會站在這個城市的頂端,悠然眺望日出,而他自己就是這塊風景中,最耀眼出色的一幅。為了這個目標,無論要丟棄什麽,他都在所不惜!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育珊 的頭像
育珊

烈洙귀엽다-育珊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