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莫不吱聲的李成烈,金明洙心裡一緊:

不說話嗎?

連一句要說的話都沒有嗎?

哪怕是一句謊言的安慰也可以.....但是.....都沒有嗎?

呵呵!也對!面對一個只是上過床的男人而已,他能夠有什麼反應?

看他似乎在笑.....呵呵!估計被自己的大不敬的態度給惹毛了吧!

或許他現在心裡正氣憤至極也不一定的吧?

「還有.....昨晚的事.....我會當做什麼都沒有發生.....如果老闆不介意.....以後我會做好保鏢的本職工作.....」

金明洙暗了暗眼眸,轉過身去,朝著屋內走去.....

為什麼心裡會覺得憋悶?

悶到不能呼吸.....這種異樣的感覺.....

好難受.....

清醒吧,金明洙.....上樓好好睡一覺,醒來一切都會好的,醒來.....就不要再為這些事情煩惱.....記住你的名言:

一切向錢看就好!

金明洙轉身的那一瞬間的失落,全數的落進了李成烈的眼裡,他的話語,讓李成烈眉頭一皺:

他說他會當做什麼都沒發生?

以後都用那種恭敬無比的態度對我嗎?緊緊做一個稱職的保鏢而已?

金明洙,你到底在說什麼?

剛剛勾起了我對你的興趣,就想溜走?

遊戲既然開始,就不能由你說結束!

「上去收拾你的東西.....」李成烈冷冷的話語在金明洙的身後響起.....

金明洙身型一顫.....

收拾東西?

到底還是生氣了嗎?

不能容忍自己的高傲的尊嚴被一個保鏢一再抵觸嗎?

終究是男人,一個只是用來紓解的工具嗎?

收拾東西.....是讓自己滾出他的別墅吧!

呵呵!心裡為什麼會痛?

媽的!李成烈,算你狠!

老子不如你!

我金明洙甘拜下風!

金明洙深深的呼吸一口,那氣息,從胸腔劃過,似乎牽動著那心窩深處的那道莫名的傷口,針扎般的疼!

頓了頓身之後,金明洙微微側頭對著李成烈說了一句:

「老子馬上走人,工資給老子準備好!」

靠!走吧!走了也好.....

走了,看不見了,就不會亂了!

「哈哈!走哪兒?我不放行你想走哪兒去?」聽到金明洙的話,李成烈噗嗤一笑。

起身走到金明洙身邊,勾著唇看著他。

他以為我這是要趕他走?

這可愛的小貓咪啊!

他能不能聽人家把話說完呢?

這毛病還真是.....

「你還想幹嘛?」金明洙愣愣的回頭,看著一臉奸笑的李成烈皺著眉頭問。

媽的!他別以為老子喜歡他,他就可以任意的嘲笑老子!

連踢老子出門,都要嘲笑一番?

這傢伙,果然非人類!

「馬上收拾好你的東西,搬到我房間裡來.....我認床,你房間晚上我睡不著.....」李成烈輕輕攬攬金明洙的肩膀,靠在他的耳邊呢喃著說。

「媽的!知.....欸?什麼?」金明洙不耐煩的拍開了李成烈攬著自己肩膀的手臂。

靠!既然都要敢老子走了,還裝什麼親密?

還搬到他房間.....欸??搬到他房間???

迷糊的金明洙半天才反應過來。

不是要敢自己走嗎?

搬到他房間?

不是趕自己走嗎?

這狐狸,到底在耍什麼把戲?

他眨巴眨巴眼,盯著李成烈,似乎在確認,看自己是否聽錯!

「不要讓我再說第二遍!等會兒,我要看到你的東西和你的人出現在我的房裡!.....不然.....你是知道的.....你鬥不過我.....哈哈哈!」

李成烈拍了拍金明洙的肩膀,看著呆愣的他,滿意的勾勾唇,靠在他的耳邊輕輕的說著,然後囂張的大笑著上了樓。

李成烈知道,這樣的招數,威逼利誘,對於這只不聽話的貓咪來說,是最奏效的方法了!

呵呵!可愛的小貓咪,好奇特的反應!

你終究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呵呵!

金明洙愣愣的站在原地,呆呆的看著李成烈囂張的背影,細細的品味著剛才李成烈的話.....

“搬到我房間來.....我認床,你房間,晚上我睡不著.....”

啥意思?

他認床?和自己搬到他房間有什麼關係嗎?

他認床大可在他自己房間睡覺,跟老子有關係?

搬到他房間.....和他住?

額.....咳咳!是這樣嗎?

好不容易糾結清楚這個問題,金明洙臉頰又是一紅,心裡剛才的難過和怒氣消失了一半,現在的他還隱隱的覺得有著些許的心慌.....

“待會兒我要看到你的東西和你的人出現在我的房間裡.....不然.....”

威脅?赤裸裸的威脅!

那死狐狸,看來是吃定自己了?知道自己打不過他?

這麼霸道!

金明洙紅著臉,強壓著心裡的慌亂,仰頭看看樓上的大大的落地窗窗戶,憤憤的吼道:

「靠!你個死狐狸!剛才戲弄老子!現在又威脅老子!.....這筆賬.....不!兩筆賬!老子記下了!回頭找你算賬!」

這一聲破天的吼聲一出,只聽得.....

「哈哈哈哈!我等著你!」洪亮的笑聲從那大大的落地窗房間內傳了出來。

從那笑聲就能輕易的聽出,那聲音的主人,此刻,心情愉悅非常!

真是一個大好的艷陽天呢!

有人歡喜有人憂.....

別墅裡,每一個角落都到處可感受到那萬分愉悅的氣氛。

可是在同一個城市,的另一個地方,高級酒店裡,整個房間氣氛憋悶,彷彿外界的天氣,連天空都陰鬱得快要下來暴風雨一般.....

一個身姿豐盈的女人靠坐在沙發上,手裡拿著一根剛點燃的煙,微張的紅唇,時不時的吞吐著煙霧.....

那雙杏眼,微瞇,正看著房間的窗戶外面出神.....

「李成烈,你怎麼能夠這樣對我?為了你,我特意的推脫了行程回國,你就是這樣對待我的嗎?為了一個男人!」

女人狠狠的抽了一口煙,眼裡閃過一絲的酸楚之色.....

「金明洙嗎?你得意了?一個男人,居然敢和我爭,你憑什麼?憑什麼和我瑩瑩爭?你破壞了我的計劃,我要怎麼招待你呢.....不如.....哈哈哈!」

女人狠絕的目光,看看窗外,在看看自己手裡的香煙,勾著紅唇,冷笑出聲.....

那漂亮的臉龐,也因為那冰冷的笑,而扭曲,變得猙獰.....

「你永遠也不配和我爭!永遠也不配!哈哈!」一張清大烈天使般的臉蛋兒,開口卻是惡魔般的冷笑的張狂的聲音.....

「阿嚏!.....靠!難到有人在罵老子?一定是那該死的狐狸!混蛋!」金明洙揉揉鼻子,罵咧到。

雖然是嘴上這麼叫囂著說要算賬,但實際上,現在的金明洙哪裡有勇氣在去找李成烈理論什麼.....

先不說他能不能鬥得過那狐狸.....

就說現在.....昨晚的一幕.....加上剛才狐狸的那番話後.....

現在的金明洙覺得自己見著那狐狸都渾身不自在.....

只見他躊躇不安的坐在床邊,雙手的拳頭都快捏出了汗來.....

天知道他現在多緊張.....

到底要不要搬過去?

搬過去?那自己的身份算是什麼?

不搬?那那狐狸將要怎樣對付自己?

很有可能又是霸王那啥啥啥.....

要知道,他想要對自己做什麼簡直是輕而易舉.....

那傢伙什麼事情做不出來吶?汗.....

「唉.....」金明洙長長的嘆息一聲,朝著床上重重的一倒.....

還是躺著舒服吶!

一輩子賴著不起來就好!

金明洙雙手抱著後腦勺,翹著腳躺在床上出神.....

「你這是賴在這裡等我的懲罰嗎?」一個戲謔的聲音響起.....

金明洙猛的睜開眼睛,李成烈一身黑的抄著手臂,半靠在門框上,正勾著唇,戲謔的看著他。

「靠!你丫的屬幽靈的?走路沒聲音的?會嚇死人的老兄!」金明洙坐直身體,看看李成烈說著。

這傢伙感情這是跑來監督自己來了?

真是.....

「怎麼?還不行動?難道.....呵呵!我不介意再懲罰你一次.....」李成烈漫步進屋內,彎腰湊近金明洙,擡手就要勾他的下巴.....

「欸!停!停!媽的!老子去!老子這就去!」金明洙立馬驚慌的彈跳起身,摸摸自己下巴,然後拉拉衣服逃一般的出了臥室.....

「哈哈哈哈!」看著金明洙的背影,李成烈大笑出聲。

逃來逃去也只是在我的手心裡鬧騰!

小貓咪,我看你往哪裡逃!

夜幕隨著天空的暗沉而降臨,夏季的夜晚似乎格外的涼爽。

金明洙翹著腳坐在花園的長椅上,內心翻騰一片。

幾天都沒出去玩樂過了,這幾天的逍遙,讓金明洙覺得自己都回歸到了正常人的生活狀態。

早上早起晨練,晚上就上床休息,這樣的日子似乎也不錯。

看看四處閃亮的燈光.....風景可真是不錯!

有錢人就是好啊,住得都比人家舒服了許多.....

可是今晚到底要怎樣入睡?

難道真的要和那狐狸一起睡?

雖然床都上過好幾次了,但是想著還是覺得彆扭無比.....

男人和男人,以前自己從未想過的荒謬事件,現在居然發生在了自己的身上?

從來都是流連花叢的自己,還從來沒有向現在這樣的慌亂過.....

每當那死狐狸靠近自己的時候,心裡那強烈的慌亂感.....

有時候都會想著,自己的前世是不是一個女人?

不然怎麼會對一個男人上心?

那狐狸注定是自己的死角,永遠也無法勝過的鴻溝.....

「唉.....想我自命風流的金明洙,黃昏街逍遙小混混,居然會栽在一個男人手上?」

金明洙起身,搖搖自己的脖頸,甩甩手臂,喃喃自語著。

仰頭看看樓上,那大大的落地窗的房間,裡面燈火通明。

死狐狸!現在一定翹著腳在哪兒等著自己了吧?

他這是吃定自己沒法反抗?

陰險、腹黑、越是笑的時候,就越是危險.....

金明洙?你丫怎麼攤上了這麼一號人物?

還該死的淪落了下去?

金明洙搖搖頭,擡腳朝著樓上走去.....

一路上心情變化萬千,內心的緊張感是他從未有過的,路過自己的房門時,一個念頭從他腦子裡冒了出來:

不去了,就住這間!

進屋後反鎖著門,他也進不來!

對!就這麼做!

擡手扭動門把手就要開門。

「靠!丫的死狐狸!你把我房間門鎖了?」一陣暴喝回響在樓道。

這只狡猾的狐狸,居然把自己房間門給鎖了起來?

金明洙翹著嘴,挨個試了試其他的房間,結果都一樣,每間都緊緊的鎖著房門!

丫丫的存心逼迫老子是吧?

你小子夠狠!

憤怒的甩甩手大步的朝著那間最大的臥室走去。

猛的推開房門,看看屋內。

那只讓自己咬牙切齒的狐狸,正敞著胸膛,慵懶的坐在沙發上,手裡拿著不知名的文件看著。

「呵呵!這才乖!」李成烈擡眼看看滿臉怒氣的金明洙,勾唇笑笑。

剛才他那高分貝的怒吼,從那音量就能聽出來,他是多麼生氣!

呵呵!都能想象到他那怒氣沖天的樣子!

一只抓狂的貓咪,站在房門口捶胸頓足的樣子!

「靠!你.....」看著笑意滿臉的李成烈,金明洙皺皺眉頭,開口就準備罵咧!

「呵呵!好了!聽話,去洗澡!時間不早了,該休息了!」李成烈放下文件,走到他的身邊,拍了拍他的肩膀,用一種極其溫柔的聲音,打斷了金明洙的暴怒的語言。

還沒來得急說話的金明洙,半張著嘴,被推到了浴室門口。

「媽的!你.....」轉身正欲爆發。

「怎麼?要我陪你一起洗?嗯.....這個主意不錯!」李成烈摸了摸下巴再次打斷了金明洙的話。

「靠!.....不.....不用!」一腔暴怒的話語,被某腹黑男的一句話輕易的堵在了肚子裡,只剩下結結巴巴的幾個字。

浴室的蓮蓬花灑下,黑色的短髮被淋濕,臉龐和身上各處,水珠兒連成線,正源源不斷的往腳部流去.....

不多時,水聲停止。

金明洙圍著一條浴巾,打開浴室門,一邊胡亂的擦著短髮,一邊朝著床邊走去.....

金明洙微微皺眉,心裡翻騰著尋摸著:

就這樣,裝作什麼都沒有發生一樣,直接鎮定的走到床邊,然後正常的拉著被子睡覺!

這樣就可以的吧!

其實,也沒什麼不對的,不是嗎?

不就是換了房間,換了張床而已!

在者,也不就是身邊多了個睡覺的人而已!

以前和阿東不是經常睡一起的嗎?

想想,其實也沒那麼可怕的是吧!

短短的幾步間,金明洙已經在心裡想了千萬種說服自己的方法.....

李成烈光著上身,靠在床頭,正抱著手臂,戲謔的看著他。

只見金明洙,擡眼看看李成烈,身形微微一頓,然後紅著臉,別著頭,自顧自的繞到另一邊.....

仰頭重重的往床上一躺,然後毫不客氣的拉過被子,蜷縮在被子裡,硬是把自己捂了個嚴嚴實實!

整個過程中,沒有和他說過一句話,那樣子就像是做了勞苦的苦力,回家極度疲憊的樣子!

看著這個蜷縮在自己眼前的身影,李成烈勾勾唇:

呵呵!裝作沒看見?

嗯.....看來自己在他的面前,還真是適合做一個這麼大的空氣呢!

不得不說,這貓咪的這招還挺管用!

現在的他心裡一定正緊張著的吧?

「呵呵!」李成烈笑出了聲,隨即也拉開被子鑽了進去。

伸出手臂勾過某人的腰,滿意的感受著某人的那渾身一顫的那一刻。

真是有夠敏感呢!

那大手不規矩的在那光滑的肌膚上遊走,刻意的在那胸膛的紅梅處停留。

金明洙渾身一顫,燥紅著臉不耐煩的開口:

「媽的!別碰老子!睡覺!」

這狐狸,這樣調戲自己算什麼?

他屬種豬類?

「呵呵!好!今晚放過你.....睡覺!」李成烈笑笑,然後攬過金明洙的腰緊緊的抱在懷裡。

這傢伙,昨晚可是被自己累得不輕!

今晚,就暫且放過他好了!來日方長!

感受到自己身後的人的安靜,金明洙暗自鬆了一口氣,看看那只環抱著自己腰身的大手,那麼溫暖,一絲甜蜜湧上心頭.....

這感覺.....不錯.....

其實.....和他一起睡,似乎也不錯.....

彼此間肌膚的溫度毫無保留的相互傳遞著,這種感覺很好,就連那胸腔的心跳聲,似乎都能清楚的聽見.....

清晨的陽光懶洋洋的灑在大地,金明洙撐著腦袋坐在客廳的沙發上。

一連幾天了,都和某狐狸一起睡覺,本以為會怎樣怎樣.....

結果.....

嘿!沒想到那傢伙還是挺紳士的,一點兒也沒有為難他!

每晚似乎都只是抱著他睡覺而已.....

有個人體抱枕似乎也不錯.....

而且這幾晚似乎都還睡得特別的香,連周公都沒有來打擾過.....

那傢伙身上的清香味兒難道有安神的作用?

金明洙悶悶的想著。

話說.....好幾天沒有出去活動過了,在別墅裡都快發霉了!

唉!你說那傢伙,堂堂一個大總裁,居然整天可以那樣的無所事事?

就像個無業遊民!

搞得連金明洙自己都覺得自己已經變成白吃類的人了!

無聊啊.....誰來告訴他,當個保鏢都這麼的無聊?

想想之前,在黃昏街,起碼每天晚上還可以出門泡泡妞,把把妹!

現在呢?唉.....

「我好比籠中鳥.....」金明洙靠在沙發上,仰著頭,有感而發的唱著一句不著調的歌曲.....

「怎麼?寂寞了?」李成烈性感的聲音在他的後腦勺邊響起.....

「咳咳!.....你什麼時候來的?幹嘛突然出聲?會嚇死人的!」金明洙尷尬的抓抓頭髮問。

靠!總是這麼神出鬼沒!

一不留神就會被他嚇個半死!

「籠中鳥?我關著你了?很不滿?」李成烈按著金明洙的肩膀,挑著眉頭看著他。

這只貓咪,還真不是好呢!

本來自己想讓他好好的休息幾天,為了讓他適應適應和自己住一起的日子,自己都忍著這幾天都沒有碰他!

呵呵!看來,他這是無聊了呢!

「嘿嘿!老闆?老子快憋得發霉了,啥時候出去轉轉?」金明洙看著李成烈狗腿的笑笑。

「嗯?呵呵!」李成烈看著他笑笑,然後理了理衣襟大步的走出了別墅。

果然是只頑劣的貓咪,稍微消停一下就受不了了!

「欸.....你去哪兒?」金明洙眨眼看著李成烈的背影,疑惑的問。

「公司!還不快去取車?」李成烈頓了頓腳步,轉頭對他說著。

「公司?你的公司?.....哦!得令!」金明洙愣了愣,好不容易反應過來,然後嬉笑著小跑著出了門。

一輛黑色的勞斯萊斯飛馳在高速公路上。

金明洙,透過反光鏡兒偷偷的往車後看。

今天的狐狸似乎格外的帥氣,一身大烈黑的正統西裝,渾身散發著些許認真和邪魅的味道!

這樣的穿著,他金明洙還是頭一次看見!

這傢伙真是怎麼穿怎麼好看吶!

穿上衣服,高貴,霸氣!

咳咳!.....在床上,脫了衣服.....寬闊的胸膛,結實肌肉,性感的翹臀,又是一番味道.....

尤其是他流著汗,喘著粗氣的時候.....簡直.....

額.....歪了,歪了!

金明洙你可真是無藥可救了!

「怎麼?開個車也會臉紅?」李成烈擡眼看著正偷看自己的金明洙,淡淡的問。

「額.....紅個屁?老子這是自然血色!」被抓包的某人,紅著臉粗俗無比的狡辯著。

「哦?嗯.....自然血色,那也都是我的功勞!」顯然,有人比他臉皮還要厚。

「額.....欸.....李成烈,你什麼時候有公司了?額.....不對!老子是說,你公司還從來沒見你去過!難道每天關在家裡也能賺錢?」

金明洙看看李成烈,直呼著他的大名問。

這幾天來,他似乎更習慣叫他的名字,而且每次叫他名字,他也沒反對過!

更何況.....現在的關係.....額.....實在是微妙.....

「哈哈!你啊.....我當然有公司了,不然你以為,我每天關在書房都是在幹什麼?」李成烈放下手裡的文件,擡眼看著金明洙笑得開心。

「嘿!媽的!現在科技還真是發達啊.....有個電腦在家裡也可以賺錢?那在家裡不就行了,幹嘛突然要去公司?」

金明洙一邊開車,一邊問。

「不要說你是專門好心的帶老子出來放風的!」想想又擡頭補上這麼一句。

「呵呵!剛好有點兒事情要處理,就帶你出來一趟!不然.....把你憋壞了,我晚上抱誰睡覺?嗯?」李成烈笑笑回答著。

「唉.....你.....算了,老子不和你計較!老子開車呢,小心老子情緒激動,咱倆一起掛掉!」

金明洙翹翹嘴,不滿的看看李成烈,然後不再說話。

「哈哈!」一路的笑聲不斷.....

輝煌的大廈,藍色的玻璃在陽光的折射下閃閃發亮,就像是一棟專門用藍色的寶石堆砌的堡壘一般,氣勢非比一般。

「哇!酷斃了!李成烈?這就是你公司的總部?」金明洙仰著頭,看看這座大廈,驚訝的張著嘴問。

「嗯!」李成烈點點頭,然後大步的進了大廈。

「嗯!不錯!不錯!」金明洙抓抓頭,笑笑,然後揚揚頭髮,大步的跟了上去。

話說.....這傢伙,到底有多少錢?

估計自己的手腳加在一起都不夠算得吧?

晶瑩剔透的玻璃門自動門,幹凈得發亮的大理石地板,每一處都透露著奢華與貴氣!

「總裁早!」

「總裁!」

一路上,來往的穿著整齊的職員們紛紛的點頭致敬。

李成烈冷冷的掃眼看看,並不作答,邁著大步,直直的往前走.....

酷哇!這傢伙還有這麼冷酷的一面?

一進公司就跟換了個人一樣,那久違的寒冷的王者氣息不禁然的流露出來.....

金明洙揚揚頭,雙手插在褲袋,勾著唇,痞痞的跟在李成烈的身後,很是享受的,感受著一路上職員們的恭敬問候。

彷彿,人家問候的就是他自己一樣!

多氣派的場面!以後得常跟著他來看看!

金明洙美滋滋的想著。

兩人快步的穿梭在各樣的走道上,一路上所遇的人,男人瞪眼發呆,女人則是乾脆的花癡的張著嘴,流著十尺長的口水.....

要知道,這樣的兩個帥哥同時出現,可是非常罕見的了.....

總裁冷酷絕美,身後的這個不知名的人物,雖是渾身散發著吊兒郎當的痞子氣息,卻有著一種少見的邪魅味道.....

可謂是大飽眼福呢!

電梯快速的升至最頂樓,那急速上升的感覺,好像腳下的東西都與自己無關,都在自己的腳下一樣.....

總裁辦公室,寬敞明亮。

李成烈一進門,便隨手脫下外套,一邊一個身材苗條長相甜美的美女秘書很識相的接了過來,端正的掛在衣架上。

那氣勢,果然有大家風範兒!

金明洙翹著腳坐在沙發上,喝喝手裡的咖啡!

看看屋內的設施,順便看看那美女秘書那快要彈出來的爆乳!

豐乳、細腰、肥臀.....

嘖嘖!果然是高級貨!

不知道把她按在床上是什麼滋味.....

金明洙,一邊喝著咖啡,那雙桃花眼始終在那女人身上打轉兒.....

男人看女人,天經地義!

埋頭處理文件的李成烈,擡眼看了看一臉色相的金明洙,不喜的皺皺眉。

「你可以出去了!」李成烈冷冷的對著一邊的秘書說著。

他怎麼忘了,這貓咪雖然在自己身下乖巧無比,可骨子裡還是一只,見女人就撲的饞貓!

失算.....

「是!」聽到李成烈的吩咐,女人不甘心的翹翹嘴,然後扭著臀,出了門。

女人所到之處,金明洙的視線就沒有移開過,那雙滴溜溜的眼睛,始終在女人的翹臀上流連,直到女人的身影消失在辦公室內.....

「眼珠子掉出來了!」李成烈看看金明洙,冷冷的說著。

膽大,居然當著自己的面,看一個女人?

看來,是自己太慣著他了呢!

晚上,看來是有必要,好好教教他,他到底該看誰!什麼該看,什麼不該看了!

「噗.....額.....嘿嘿!幹嘛趕人家出去?多養眼.....」金明洙擦擦嘴,對著李成烈笑笑。

那死狐狸什麼表情?不就是看看而已!又沒有真的把那女人按床上!

一副要吃人的樣子.....

「飢渴了?那樣的女人也想上?.....嗯.....是我不好!!這幾天沒有讓你好好的放鬆放鬆.....嗯?這樣吧.....等會兒早點兒下班,回去做些早幾天就該做的事!」

李成烈一邊看著手裡的文件,一邊頭也不擡的說著。

「噗.....咳咳咳!工作!工作重要!你就別操心我了,呵呵!」

聽到他的話,金明洙差點兒沒有嗆到背過氣去。

該死的狐狸!威脅!赤裸裸的威脅!

好不容易不再介意和他一起睡覺,他這番話,又讓某人心裡一直打著鼓!

「碰碰」一陣禮貌的敲門聲響起.....

「進來!」隨著李成烈的應答,應聲進來的是一位穿著制服的中年男人。

只見男人,拿著一份文件,走到李成烈的身前,正要說什麼,擡眼瞧見了正斜躺在沙發上的金明洙,臉上閃過一絲驚艷之色.....

他呆呆的看著他,似乎忘記了自己前來的事.....

「你來就是為了看著他流口水的?」李成烈冷冷的聲音打斷了男人的思緒。

該死的貓咪!還真有到處勾引男人的本事!

南宮翼,李大烈,現在.....就連自己的男職員都用那樣的神色看著他!

帶他出來還真是一個錯誤!

「哦!對不起!對不起!總裁!這是和瑩瑩小姐簽合約的文件,請您過目!」男人慌亂的低下頭,連聲的道歉。

「嗯!你可以走了!」李成烈皺皺眉,對著男人擺擺手。

「謝總裁!」男人長長的鬆了一口氣,拍著胸脯轉身就準備出門。

「我是說,你去人事部結算工資!走人!」李成烈冷冷的開口。

「啊!總裁!」男人一驚,哭喪著臉準備求饒。

「出去!別讓我說第二遍!」李成烈冷聲說。

該死!居然看著我的人入了迷,忘了工作的事情,留他有什麼用!

「欸.....幹嘛?火氣這麼大?好端端的辭退人家幹什麼?」金明洙不明所以的從沙發上起身,對著李成烈問。

怪哉!剛才發生什麼事了?

眨眼功夫,一個高薪人士就丟了飯碗?

看來這白領或者金領也不是那麼好當的呢!

這傢伙可真是.....

額.....哪天自己會不會也就這樣莫名其妙的丟了飯碗?

嗯.....看來得早做準備吶!

還真有點伴君如伴虎的感覺.....

他是古代的皇帝老子?

「.....」李成烈擡眼看看這個明顯不在狀態的傢伙,無奈的搖搖頭。

難道他不知道自己那張臉多麼的.....多麼的.....

居然還那樣的躺在沙發上?

該說他什麼好!

「額.....好!我閉嘴!你工作!工作!別回頭把我給炒了!」金明洙縮縮頭,扁扁嘴。

這傢伙,看不出來啊!

這工作起來,可完全是不一樣啊!

家裡的那副禽獸樣子,一進到公司就變樣了呢!

嗯.....難怪年紀輕輕就那麼有錢!

金明洙捏著下巴打量著李成烈,漫步走到李成烈的身邊,那雙滴溜溜的眼睛到處打轉。

擡眼看看桌上,沒有!

怎麼會沒有?

毫不客氣的拉開辦公桌的抽屜.....

還是沒有!

藏哪裡去了?

李成烈訝異的看看到處翻找的金明洙,然後繼續低頭工作。

他到底在找什麼?

閒的發慌嗎?

金明洙,摸摸自己下巴,看看李成烈,有了!

一定是在那兒!

額.....為了不打擾他工作,為了自己的飯碗,果然還是自己動手來的好吧?

這麼“熟”了,自己動手拿東西應該沒什麼的吧?

金明洙勾勾唇,彎下腰,伸出手臂,那雙手來回的在李成烈的腿上一陣亂摸.....

這褲子怎麼這麼緊?

感受到自己大腿上的來回搜尋的手,那輕輕的動作,溫熱的體溫,和那無意間的對自己私處的碰觸.....

幾日來的憋悶的躁動,似乎漸漸的復甦.....

「唔.....我可以認為你是在勾引我嗎?」李成烈皺皺眉,擡眼看看事件的始傭者,悶哼一聲,猛的按住了那雙還在自己的大腿上肆意遊走的手。

「靠!幹嘛?勾引?老子才不屑!」不明情況的金明洙看看李成烈,煩躁的擡擡眼。

「嗯?沒有?那你看看你的傑作.....還說不是勾引?」李成烈勾勾唇,拉著金明洙的手,按在自己那飽脹的兩腿之間.....

「額.....」感受到自己手心的那龐然大物的甦醒,那滾燙的溫度.....

金明洙倒抽一口氣.....

慌亂的抽回手,尷尬的在那褲袋裡一掏.....

「咳咳!老子.....老子只是拿煙.....」金明洙紅著臉揚揚手裡的煙,對著李成烈結結巴巴的說著。

「拿煙?順便拿這兒?.....現在.....你要怎麼負責?嗯?」李成烈拉過金明洙,靠在他的耳邊輕聲的說著。

「額.....咳咳!放開老子!工作!工作要緊!」金明洙紅著臉,尷尬的掙脫開了。

早知道,拿個煙,也能惹麻煩.....

打死他,也不抽了!

「呵呵!好!先記著,等工作完畢,回家再找你算賬.....你個勾人的小妖精!」李成烈勾勾唇,看著金明洙奸詐的笑笑。

今晚.....今晚一定不會放過你.....

「噗.....咳咳咳!你.....你丫的,嗆死老子,你負責?」剛點上煙的金明洙,被某男的一句話驚得,一口煙全數嗆到了鼻腔裡。

該死的狐狸!

陰險、狡詐、腹黑、關鍵還是一色胚!

心裡狠狠的把某男腹誹了一遍。

「哈哈哈哈!好我負責,負全責!」看著金明洙的窘迫樣子,李成烈大笑出聲。

好久沒有這麼開心過了.....

自從遇到這貓咪後,好像自己的心情都愉悅了很多!

每天都很多的樂趣!連笑的時候都多了!

呵呵!金明洙,你真是一只神奇的貓咪!

辦公室內時不時傳來李成烈的爽朗笑聲.....

門口三三兩兩的各樣的豐滿的漂亮秘書,紛紛翹著臀伸長了脖子,耳朵貼在門上,使勁的往裡聽.....

天!太陽打西北邊出來了?

一向冷漠出名的總裁居然笑了?

而且笑得那麼的開心?

到底是什麼情況?

裡面的那個漂亮的男人,到底是什麼人物?

怪事年年有,今年貌似特別多.....

「哎哎!總裁笑了耶?」一個染著紅唇的女人小聲的說著。

「對啊!對啊!天吶!居然笑的那麼開心?」另一個豐滿的女人應和到。

「哇!總裁平時冷冰冰的,本來就很帥,現在笑起來一定更帥了.....」一個穿著制服的女人兩眼冒桃心的說著。

「嗯呢!好想看看哦!裡面的那個男人也很帥啊.....到底是什麼人啊?還從來沒見過呢!」

「嗯嗯!一定和總裁關係匪淺.....」

一幫女人嘰嘰咕咕的說個不停。

突然一個聲音打斷了她們的議論紛紛.....

「呵?這就是烈養的一幫好秘書?簡直是廢物!」一個冷冷又低沉的聲音在她們身後響起.....

誰這麼大膽?居然敢這麼說她們?

要知道,她們可是這總部數一數二的美女!

女人們聽到此話,紛紛憤怒的擡頭.....

這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

「啊.....總.....總裁?」一個女人率先驚叫著出聲.....

怎麼會?總裁不是在裡面嗎?

剛才還笑得很開心來著.....

現在居然神出鬼沒的出現在她們的身後?

簡直比幽靈還幽靈啊!

女人們一個個驚呆了.....

「.....」李大烈斜眼看看驚訝萬分的女人們,不屑的扁扁嘴。

然後擡著腳步一把推開了辦公室的門,大步的走了進去.....

「那個是總裁?.....那.....裡面的那個總裁是誰?」

女人們震驚的看著眼前的人,不解的思索著.....

一模一樣的總裁.....

不速之客的闖進,打破了辦公室內的和諧氣氛。

空氣中沒有了愉悅的味道,取而代之的是沉悶,陰鬱一片.....

「嘿?大烈?你怎麼來了?來來坐!」金明洙看見站立在辦公室內的李大烈,嬉笑著湊了上去,猶如主人一樣的引導著對方入座。

要知道,現在的李大烈,可是他金明洙的救星啊.....

要不是他的出現,怎麼能夠緩和這樣尷尬的氣氛呢?

話說回來,李成烈這小子也太.....太那個了.....

讓一向臉皮不薄的自己,都招架不住.....

還好,還好,李大烈來了.....

不然,該怎麼轉移話題吶!

金明洙,笑著看看李大烈,此刻的李大烈似乎很帥!

比以前帥多了,快趕上李成烈了都.....

雖然他們長得一樣,但是.....

金明洙潛意識裡,還是覺得,李成烈比他帥那麼一點點.....

「呵呵!明洙也在?」李大烈坐下對著金明洙笑笑。

那聲音,溫柔至極,完全不似剛才在辦公室門口的那種冰冷讓人發汗的地獄般的聲音.....

「哈哈!是啊!老闆在哪兒,我當然在哪兒咯!」金明洙抓抓頭髮,憨厚的笑著。

看著聊得甚歡的兩人,李成烈不爽的皺皺眉。

「咳咳!哥哥這是???」李成烈警告似的眼神看了看金明洙,然後轉眼,用冷冷的眼神看了看李大烈問。

「呵呵!聽說弟弟來了公司,哥哥我想念得緊,所以來看看!順便看看明洙!」李大烈笑笑,毫不掩飾的對著金明洙別有深意的一笑。

「呵呵!哥哥來看我,弟弟很是欣慰!但是.....明洙就不勞哥哥記掛了!」李成烈冷眼看看李大烈,直截了當的說著。

呵?哥哥,你還真是明目張膽呢!

搶人家的東西,也不隱晦點兒!

金明洙,看看又抖了起來的兩兄弟,無奈的搖搖頭,半天,悠悠的鄒出一句難得的語句:

「唉.....兄弟本是同根生,彼此相煎何太急吶.....唉.....」末了,還叼著一根煙,學著文雅人士的樣子,搖了搖頭.....

他突然冒出的一段話,打斷了屋內火藥味彌漫的詭異氣氛.....

「噗.....哈哈!小貓咪!這句話,好像是我教你的吧?嗯,不錯!不錯!」

李成烈看看站在窗邊的金明洙,大笑出聲。

呵呵!笨貓一只,還學起了文人雅士?

「額.....這種時候,你笑好像不太合適吧?」金明洙,斜眼看看李成烈,不滿的翹翹嘴。

真是.....好不容易有感而發,平生第一次,能夠完整的咀嚼出一句像樣的句子,還被這丫的給結了老底?

真是掃興!

「哈哈哈!」緊接著又是一陣爆笑聲。

那低沉又顯味道的聲音,當然不是出自李成烈之口.....

李大烈,半靠在沙發上,看著金明洙的模樣,正笑得歡。

他李大烈還不知道,這傢伙,居然還有如此有趣的一面!

難怪烈會拽得死死的不放手!

難怪,翼會為之黯然傷神!

果然是一個極品人物!

看來自己的眼光沒錯!

金明洙!我要定你了!

「靠!笑毛啊!真不愧是兩兄弟!同樣的陰險腹黑,同樣的皮面不要!誰在笑,老子踹爛他的嘴!」

看著笑得歡的兩兄弟,金明洙窘迫得怒火中燒!

有必要嗎?不就是一句詩句而已!

難道!老子就不能文雅?

難道?老子就不能變好人?

怪胎兄弟!

鬥吧!鬥吧!鬥死一個算一個,耳根子清凈!

金明洙翹著嘴,心裡暗自的罵咧著。

「哈哈!好不笑!不笑了!」李成烈和李大烈同時默契的開口說著。

呵呵!真是膽大,不知死活的貓咪啊!

還從來沒有人敢對他們兩兄弟如此的說話!

他金明洙還是第一個!

還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的活寶一個!

「媽的!你們兄弟倆都看著老子幹什麼?你們繼續!繼續窩裡鬥!讓你們家族的對手看笑話,好給人家制造有機可趁的機會!繼續!繼續!」

金明洙,縷了縷自己的短髮,看看兩人,直直的說道。

本來早就想這樣和他們說來著,只是一直沒有合適的機會!

剛好,今天藉著這個機會,說出來也好!

管他們生不生氣!

這麼簡單的道理都不懂!

老子看他們這二十多年算是白活了!

鬧心的兩兄弟!

金明洙斜了斜眼,心裡鬱悶之極!

他無意間的一席話,似乎在這沉澱多年的恩怨湖水裡起到了不小的波瀾。

只見李成烈和李大烈相互對望一眼,然後紛紛的托著下巴沉默著。

那兩張一模一樣的臉上,看不出一絲的表情!

金明洙知道,也許是自己無意的話同時惹怒了他們兩人!

又也許,是自己的一番話起到了那麼一點點的作用!

不管怎樣,現在他還是閉嘴比較好!

畢竟這兩個傢伙,可不是那麼好惹的!

金明洙,看看沉默的兩人,乾脆屁股一扭,抱著腿坐在窗台上自顧自的抽起煙來!

半響後.....

「烈?」李大烈率先開口。

「嗯?」李成烈擡擡眼皮,簡單的應答著。

此刻的他們,心裡都似乎都異常的混亂,混亂得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有一股勢力似乎正在往李家注進!你要留意!別讓爺爺的心血毀於一旦!」

李大烈點上一根煙,平靜的說著。

「嗯!我也有留意到!不知道對方是什麼人,出於什麼目的!」李成烈點點頭,靠在座椅上捏著眉頭陷入了沉思。

「你自己好自為之吧!萬一.....有什麼需要幫忙,開口!哥哥我會盡力!咱們之間的恩怨以後再算.....但是.....別以為哥哥我就這麼放棄了!我告訴你,不可能!」

李大烈沉悶了半響,緩緩開口!

本來.....本來沒有打算說這番話,也沒有要幫他的意思!

但是,自己在得知這個消息後,心裡還是會緊張,還是會擔心!

畢竟是祖業!

在聽到那貓咪的一番話後,腦子裡似乎有什麼東西一閃而過.....

直覺告訴自己,似乎.....應該這麼做.....

李大烈,揉揉太陽穴,看看一邊悠閒自在的金明洙,皺皺眉頭:

金明洙!你到底是怎樣的一個人?

貪財!好色!一副吊兒郎當的樣子!

卻能說出那樣的一番話來?

遇到你.....到底是對是錯?

「嗯!」李成烈頭也不擡,淡淡的應了一聲,算是答應了。

緊接著又是一陣沉悶!

安靜!無比的安靜!

金明洙無奈的抓抓頭:

就沒了?

老子辛辛苦苦開導,就換來這麼簡簡單單的幾句不痛不癢的對白?

也不說到底和好不和好?

思維簡單的金明洙,哪裡知道,就是他的這麼一句話,在這對孿生兄弟的心裡到底掀起了什麼樣的波瀾.....

「欸!你們他媽的倒是開口說句話啊?也不怕悶出屁來?」金明洙煩躁的在屋內踱來踱去。

太安靜了,他受不了!

「哦?明洙悶了?要不我帶你出去轉轉?」李大烈,看看沉思的李成烈,開口對著金明洙說到。

「好啊!去哪兒?老子好久沒有出去泡過了.....人都變得正兒八經了!還真***不習慣!」

金明洙拍著大腿,興奮得直直叫好!

「沒我的同意!你哪兒都不能去!」沉悶了半天的李成烈,開口冷冷的說著。

想和大烈一起出去?

免談!那和送羊入虎口有什麼區別?

頭腦簡單的貓咪!怎樣也不能變聰明!

「欸!李成烈?都這麼久沒出去透風了,難道你不悶?要不.....一起去?順便我還能兼職著保護你的工作!」金明洙嬉笑著對李成烈說著。

想要這兩兄弟和好,估計還得費些神!

「呵呵!明洙!就我們倆去就行了!烈.....怕是不會去了!」李大烈看看李成烈肯定的說著。

「弟弟?今晚就給明洙放假怎樣?作為一個好老闆,員工休息,也是應當!」李大烈對著李成烈說著。

「呵呵!哥哥這是斷定了我不去?很不巧呢!我去.....」李成烈擡頭,對著李大烈勾唇一笑。

哥哥!下次想要搶人家的東西之前,先不要表現得那麼明顯!

不然.....人家怎麼不會防著你呢?

李成烈,無奈的看看金明洙,看著他一臉興奮的樣子,居然不忍心拒絕?

轉念一想,也對,好不容易,讓這貓咪對自己不再那麼防備,不再那麼閃躲,今天就陪著他玩兒玩兒又怎樣?

至於大烈,有自己在,他也不能對他怎麼樣!

「嘿?太好了!李成烈,我發現你越來越帥了!都快超過老子了!哈哈!」金明洙豪氣萬千的拍拍李成烈的肩膀,大笑著說。

「呵呵!是嗎?今晚.....你會發現,我更帥.....」李成烈擡眼看看李大烈,然後攬了攬金明洙的肩膀,故意的靠在金明洙耳邊說著.....

「靠!滾邊去!」金明洙尷尬的掙扎開來,憤怒的對著李成烈說著。

「哈哈哈哈!」又是一陣大笑從李成烈的嘴裡發出。

他喜歡看著他尷尬窘迫的樣子,時不時還很是嘴硬,即使在床上也是一樣.....

李大烈看看得意的李成烈,唇角微微一勾,一絲冷笑浮上面頰:

呵呵!弟弟?你還真是小孩子氣!

你以為,哥哥我會在乎明洙和你上過床?有過關係?

呵呵!你錯了!

明洙是個不可多得的好東西,哥哥我是不會放手的!

“哢”隨著門的一個聲響。

三個俊美的男人從辦公室出來.....

兩個長的一模一樣的俊美男人,同樣的冷漠俊美的面孔,一個身穿白衣,臉上始終掛著迷人笑容的漂亮男人.....

三人的組合,可謂是驚天動地來形容了.....

李成烈大步的走在最前面,金明洙依舊緊隨其後,李大烈瀟灑的跟在金明洙的身後.....

一路上,可謂是賺足了眼球和女人花癡的口水.....

「總裁好.....」一個個職員紛紛恭敬的點頭致敬。

當李大烈經過他們身邊的時候.....

「啊!總裁好.....」伴隨著一聲聲驚叫,接著又是恭敬的行著禮.....

「總裁好!.....總裁又好!!」各種各樣的問候聲層出不窮.....

一路上,職員們紛紛瞪大了眼,張大了嘴,看著眼前的不可置信的一幕.....

兩個總裁?

兩個一模一樣的總裁?

到底怎麼回事?

到底哪個才是真的?

文件掉了一地,也沒有人反應過來要拾起。.....

咖啡倒流了一桌子,也忘記了停止.....

怪異!簡直太怪異了!

金明洙嬉笑著前後看看,心裡樂開了花.....

哈哈!這孿生兄弟一起出現,那效果.....

可比那些個大明星來得震撼的多.....

不可置信的孿生兄弟啊!

兩輛限量級跑車,呼嘯著駛離大廈,穿梭在繁華的都市中.....

夜晚的都市,似乎怎麼都不會沉靜,即使是深夜,也是如此的燈火通明,喧囂不斷。

一輛黑色勞斯萊斯飛馳在公路上。

別墅的夜晚始終寧靜,風景依舊迷人.....

「欸!你說你們兄弟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一晚上要嗎不說話?要嗎,一開口,就鬥個你死我活!」金明洙半靠在沙發上疑惑的問。

一整晚,與其說是放鬆喝酒,不如說是,見證現場版,親身體驗著那沒有戰火硝煙的無形戰爭的威力.....

「呵呵!我和大烈,從小就有很深的矛盾!」李成烈點上一根煙,若無其事的說著。

「嘿?真不理解.....要不就和好!要不,就痛痛快快的打一架!打完一架,所有恩怨一筆勾銷!老這麼磨嘰幹嘛?」

金明洙接著說。

從來沒有見過像這樣的兩兄弟,彼此是最大的仇人,巴不得對方能夠消失在自己的生活中,也巴不得,沒有這樣的一個一模一樣的自己.....

可是,就是這樣的兩兄弟,雖然彼此恨之入骨,但好像也沒見著對對方下什麼狠手.....

怪!真怪!

「哈哈哈!沒那麼簡單!」李成烈笑著說。

如果,事情真的能像這貓咪說的那樣輕易的解決就好了.....

畢竟對方是自己的哥哥,如果真的兵刃相見,估計還真的挺為難.....

不過還好,最近的大烈,似乎比以往要好說話一些了,不在那麼的冷漠了,至少不是見著面連句像樣的攻擊的話都懶得回應了.....

大烈,變了.....


「唉.....你們還真忍心吶,兩人長得一樣,彼此見面,對鬥,想想都覺得怪異.....唉?李成烈,你對著李大烈那樣說話的時候,難到就不覺得是在照鏡子?說自己?」

金明洙抓抓頭發,看著李成烈說著。

「其實,我覺得吧.....李大烈.....也不是那麼壞.....」金明洙看著李成烈試探的說著。

看看一臉無害的金明洙,李成烈瞇了瞇眼.....

「呵呵!小貓咪.....」李成烈勾唇,看著金明洙陰.險的笑笑,身體也刻意的往金明洙身邊靠近,大有要棲身而上的趨勢。

「幹嘛?一臉奸詐欠扁的樣子!」金明洙翹著腿,身體稍稍的朝著沙發的靠背上倒了倒.....眼睛不自在的閃了閃。

這狐狸,這是要幹嘛?

越靠越近?

「你犯規了.....我早說過,不要想著大烈,不要拿我和他做比較.....呵呵!我不高興了.....現在.....到底該怎麼懲罰你好呢?嗯.....對了,還有白天在公司的那筆賬,現在.....咱們一併算了吧!」

李成烈勾了勾金明洙的下巴,輕輕的在他額唇邊啄了啄。

早幾天就已經有些迫,不及待了,現在.....那感覺似乎已經忍到了極點.....

這個比女人還勾人的貓咪,果然讓人上.癮.....

「額.....媽..的!滾!這都什麼事兒?老子是男人,你也是男人!」金明洙漲紅了臉對著李成烈結巴著。

「呵呵!我知道你是男人!早就驗證過!這點你不必和我重申.....男人和男人,我不反感.....相反.....對你.....呵呵.....」李成烈攬攬金明洙的腰,那溫熱的大掌刻意的在金明洙挺翹的臀部上戲謔一抓,然後勾著唇笑著說.....

另一只手不規矩的探入了金明洙的衣襟,在那嫩滑的肌膚上肆意的遊走著.....

「那.....那也要雙方自願!老子現在沒.....沒需求.....唔.....」胸膛處的強烈的酥麻刺激.感,讓悶哼出聲,那刺激神經的感覺,讓他混亂,讓他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

「嗯?沒需.求?呵呵!你嘴硬的樣子,還真是可愛呢.....」

李成烈笑笑,俯下頭,對著金明洙的唇一陣的啃咬,那不規矩的手也沒有停下,遊走到他身體下方的兩腿間,如刻意挑釁一般,變換著各種的方法折磨著那條已經甦醒的蛟龍.....

「唔.....媽的!別碰那裡!你.....你使詐.....唔.....」金明洙紅著臉頰,無力的掙扎喘息著。

「呵呵!使詐?好!使詐也罷,現在目的不是達到了嗎?」李成烈一邊啃咬著金明洙的耳垂兒,一邊呢喃著說。

雙手也沒有空閒,那雙靈活的大手,技巧的挑開著某只迷糊得不像樣的貓咪的衣物.....

「唔.....停.....停下.....媽的!唔.....」感覺到自身衣物得剝落,那一絲絲微涼的感覺,金明洙驚慌的阻止著,某男的動作。

可是.....一切似乎是天注定.....一切都是徒勞.....

原來.....世間一物降一物的定律是真的.....

原來.....想我金明洙,流連花叢的高手,注定要敗在眼前的這個男人手上.....

金明洙?你個沒志氣的傢伙.....

沉淪吧.....不管將來怎樣.....

金明洙微微瞇著眼,雙手情不自禁的攀上李成烈的脖頸,身體也在李成烈的挑逗下燥熱萬分。

「呵呵!這才乖.....」看著身下人兒迷離的樣子,和那已經用行動代替了語言的動作,李成烈勾勾唇,輕輕的在他的耳邊呢喃的吹著熱.氣。

細細碎碎的吻,如雨點兒般落在了金明洙的肌膚上,顏色深淺不一的印記,一點一點的開遍了金明洙白玉的肌膚。

肌膚間的廝磨,讓彼此的體溫都變得滾.燙無比.....

難耐與狂熱的感覺,那種血液間的沸騰,正在這廝磨中極具升溫.....

「嗯.....」金明洙仰著脖頸,迷蒙的眼神看著此刻正赤裸著身體,用著極為高超的技巧在自己胸膛廝磨的李成烈,嘴裡呻吟出聲。

此刻的狐狸,全身赤裸,那有著蜜色的膚色,健碩肌肉的身材正毫無保留的呈現在自己的眼前。

雖然已經不是第一次坦誠相見,但是,不管怎麼看,這傢伙都依然是那麼的迷人。

那每一塊冒著細汗得肌肉,線條都是那麼的唯美.....

沒想到,自己身為一個男人,確在另一個男人的身下沉淪,瘋狂,甚至享受,甚至念念不忘!

金明洙長長的手臂,攬了攬李成烈的腰,閉著眼,細細的享受著,自己下體私處的那種被大手包.裹的感覺。

那種快要爆炸,想要釋放噴湧的感覺.....

「別.....別那樣弄,會.....會受不了的!」自己身某處的頂端,被刻意的撫摸著,那種強烈的刺.激感,每每碰觸一下,就能直達心窩的感覺,讓金明洙驚慌。

他呼吸急促,面色已經開始泛著潮紅,那種由於興奮而起的微紅渲染了他身體的每一寸肌膚。

這傢伙的功夫還真.....真***不錯!

單單就是這樣,就已經讓自己快要達到頂端!

這樣的一個男人,不僅身手了得,床上功夫更是一流,不知道.....如果.....他在別人身下會是什麼樣子?比如在自己的身下,就像現在的自己,這番模樣在他的身下一樣。

那樣子,一定很有味道!

那樣子,是不是能脫下他平時的那層邪魅的,高傲的,霸道的外衣。

混沌之中,欲望的驅使下,金明洙腦子一個念頭一閃,想著李成烈臣服在自己身下的模樣,身體的血液沸騰得直沖頭頂。

「靠!媽的!別.....別套了!唔.....」身體的欲望已經克制到了極致,金明洙瞇著眼,紅著面頰看著李成烈。

媽的!這丫的一定是故意的!

難道?他想就這樣收拾掉老子?

待續.....

創作者介紹

烈洙귀엽다-育珊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