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為什麼?

自從那次,翼對自己說過,要認真的和自己搶這貓咪的時候起,自己似乎對於這從小一起長大的發小,竟然有種敵意的感覺?

尤其是在他看著這貓咪那毫不保留的眼神的時候?

自己內心的隱約的憤怒感,讓自己根本無法忽視!

這貓咪是屬於自己的東西,怎麼能讓他窺探?

李成烈看著南宮翼,冷冷的挑挑眉。

「李成烈?你不是說過不強迫他?你卑鄙!」南宮翼站在房門口,指著床上的李成烈憤憤的說著。

這事,一定是烈這傢伙強迫自己的小洙洙的.....

不然小洙洙一定不會自願!

「呵呵!翼大清早的來,就為了說這個?還是想趕早來看看現場?」李成烈勾勾唇,伸手摸了摸金明洙的臉頰,對著南宮翼玩味一笑。

看見了也好!

起碼,現在他就應該知道,這只貓咪的真正主人是誰?

估計.....他現在也能明白了吧!

想和我李成烈搶東西,從小他就不是對手!

「李成烈!你回答我?是不是你強迫他?」南宮翼憤怒至極,對著李成烈很不客氣的質問著。

「強迫?這種事情.....強迫的,未免也無趣.....呵呵.....這些.....翼應該比我要了解的吧?」李成烈勾唇戲謔一笑。

強迫嗎?

的確,剛開始的時候是,可是後來,不也是兩情相悅嗎?

所以.....呵呵!

翼.....你已經輸了!

「你!.....」南宮翼氣極,擡手指著李成烈正想說些什麼。

只見,李成烈懷裡的金明洙,不安的動了動,擡手揉揉耳朵。

「媽的!吵死.....」金明洙不耐煩的咂巴著嘴,模糊不清的囈語一聲,然後又朝著那溫暖的懷裡拱了拱,接著沉沉的睡去。

「呵呵!翼,可別吵醒了他.....他的床氣可不小!嗯.....還是想看現場?呵呵!今天不行,這貓咪昨晚可累得不輕,得讓他休息.....」

李成烈看看南宮翼,故意的說著。

「李成.....」看著李成烈得意的模樣,南宮翼憤怒無比.....

「噓.....」李成烈笑著對著南宮翼做了個噤聲的手勢。

然後伸手攬著金明洙的腰背,一副寵溺的模樣。

看著床上沉睡的金明洙,南宮翼很不甘心的住了嘴。

他不想吵醒他,畢竟那是自己在意的人.....

雖然.....雖然他到底還是選擇了別人.....

想到這裡,南宮翼不禁暗下了眼眸,看看床上的兩人,轉身出了臥室下了樓.....

「烈?我在樓下等你.....有事要告訴你.....」轉身之前,南宮翼身形頓了頓,微微側頭,對著李成烈說著。

看著南宮翼的背影,李成烈皺了皺眉,低頭看看懷裡,睡得正香的金明洙,唇角一勾,然後輕輕的挪開了那環抱著自己腰的手臂,慢慢的下床,穿衣.....

整個過程中,都小心翼翼,生怕會吵醒沉睡中得某人。

「這麼早來找我什麼事?該不會真的是來看現場的吧?」剛下樓的李成烈,翹著二郎腿坐在沙發上,對著對面臉色並不好看的南宮翼說著。

「烈?你.....你到底是不是認真對待明洙?不是就不要招惹他!」南宮翼臉色鐵青的對著李成烈說著。

「呵呵!他很有趣!」李成烈笑笑,並不回答他的問題,只是開口淡淡的說著不著邊際的話。

認真嗎?呵呵!何為認真?

這個問題似乎很難回答呢.....

「回答我!是不是?」看著李成烈那一副無所謂的模樣,南宮翼憤怒的問。

「他很勾人.....」李成烈靠在沙發上,繼續著不著邊際的回答,完全並不理會,南宮翼的暴躁發狂。

「別逃避!回答我的問題?烈!我們是兄弟,老實告訴我!」南宮翼激動得起身,抓著李成烈的手臂,急急的問著。

「.....」李成烈慵懶的看看南宮翼,並不開口。

「既然不是認真的,為什麼要.....為什麼要那樣對他?」看著李成烈的表情,南宮翼皺著眉頭問。

既然還是把他當玩具.....

又何必占著他不放?

不是認真的,不在意,只是把他當玩具?

這樣對小洙洙太並不公平了.....

聽到南宮翼的話,李成烈平靜的臉上有了一絲的波瀾,只見他眉頭一皺開口淡淡的說:

「我不會放手.....」淡淡的一句話,沒有任何溫度,平靜的就像是湖裡的死水一樣,沒有一絲的波瀾。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往往是這樣的聲音,這樣的話語,從他嘴裡說出來,卻有著一股別樣的力量.....

一股讓人膽戰心驚,毛孔豎立,的力量.....

「.....」聽到李成烈淡淡的話語,南宮翼呼吸一窒,很多的不滿與憤怒全數哢在了喉嚨的深處.....

不會放手.....

他知道烈說出這句話代表這什麼.....

只因為這一句話,就已經有了答案!

似乎.....自己真的敗了呢.....

烈從不輕易的說什麼,但是.....一旦說了,就代表.....他真的會那麼做.....

不達目的絕不罷休.....

客廳裡頓時安靜了,彷彿剛才的爭辯從來沒有發生過一樣.....

半響後.....

「記得好好對他.....不然我絕對和你搶到底!」南宮翼看看沉默的李成烈,緩緩的開口。

「哈哈!翼.....我早說過.....你沒機會.....」李成烈看著南宮翼,哈哈大笑起來。

到底還是發小,最好的兄弟,不管發生什麼事,都不會影響兩個人的感情.....

「我.....」南宮翼不甘心的繼續開口。

「滴滴」一陣,清脆的喇叭聲在別墅的大門口響起,打斷了兩人的談話。

「誰來了?這個時候?」南宮翼抓抓頭,疑惑的對著李成烈問。

「呵呵!看看不就知道了.....」李成烈看看門外瞇了瞇眼說著。

很快一輛黑的發亮的黑色限量版跑車駛進別墅.....

「砰、砰」兩聲,車門重重的關上。

只見,一個身著白衣的女人從車上下來,那白色的衣物緊緊的貼在她那姣好的身段兒,傲胸,柳腰,翹臀,恰到好處的凸顯著她那誘人的身體曲線.....

女人的身後緊跟著一個黑衣男人,男人那熟悉的身影,那與生俱來的王者氣息,面容上沒有一絲的溫度,即使冰冷,也不能阻擋他那超凡脫俗的氣質.....

「大烈怎麼來了?還有瑩瑩?」南宮翼驚訝的看著門口處正往裡走的兩個人,拉拉李成烈的衣角,小聲的問。

要知道,他們兄弟兩人,可是很多年沒有互相走動過了?

冰冷狠絕的大烈,根本不可能主動過來找烈!

怪事了?今天他怎麼來了?

因為瑩瑩?還是別的什麼原因?

或者.....大烈來這裡,是有什麼別的目的?

真是令人費解又頭疼的兩兄弟啊.....

南宮翼皺皺眉頭,抱著手臂捏著下巴問。

「烈表哥.....」遠遠的就聽見女人那酥如骨髓的聲音。

李成烈,擡眼看看女人,眉頭處,一絲不耐煩的痕跡一閃而過.....

「烈表哥.....瑩瑩好想你.....」女人扭著豐臀,搖擺著細腰,飛身進門,掛在李成烈的手臂上甜膩的說著。

說話的同時,那有著一張可人臉蛋兒的面容,正勾著小酒窩,膩歪的在李成烈的肩膀處蹭了蹭。

那模樣,若說是小鳥依人,可是一點兒也沒有錯!

「哦?不是昨晚才見過?呵呵!」李成烈拍拍女人的臉,笑著說著。

呵呵!早就知道了她的性格,在媒體的聚關燈前,她總是一副惹人憐愛的清大烈玉女的模樣.....

可是人後,卻又是另一番模樣.....比如這般.....

善變的女人!

李成烈勾勾唇,眼角微微一斜,早就看見一邊身著黑衣的另一個自己.....

他的臉色還是那麼的冰冷呢!

猶如很多年以前一樣,依舊沒有絲毫的變化.....

「哦!哥哥也來了?請坐.....」李成烈挑挑眉故作驚訝的說。

不等他的話說完,只見李大烈已經冷著臉自顧自的在沙發上,李成烈的正對面坐了下來,。

「呵呵!來看看弟弟!畢竟咱們兄弟多年不見.....」李大烈翹著二郎腿,靠在沙發上說。

聽上去好像就像是兩兄弟間的親密問候,但.....那令人膽寒的聲音,卻總是在向客廳裡散發著寒冷的氣息.....

南宮翼,左右看看,無語的擦擦額頭:

這兩兄弟還真是.....

見了面就不能好好的說上一句話?

非得這樣?

而且這種情況,似乎還沒有自己參言的餘地吧?

「嗯!對!咱們兩兄弟是該好好的聯絡聯絡感情了,不是嗎?我的好哥哥.....」李成烈抱著手臂勾著唇說著。

「嗯.....的確!」李大烈淡淡的看了李成烈一眼,那雙銳利的雙眼來回的在客廳裡面打轉兒。

怎麼沒見到金明洙?

那傢伙不是他的貼身保鏢嗎?

話說,今天,自己可是借著送瑩瑩為借口,特意的來看看他的呢!

不知道為什麼,昨晚,自己的腦子裡,總是想著那小子的醉酒的樣子.....

不知道他到底怎樣了?

李大烈皺皺眉,腦子裡回顯著昨晚金明洙的每一句言語,和每一個笑。

「烈表哥.....」女人半靠在李成烈的懷裡,柔柔的叫著他,似乎對他不理睬她而感到不滿。

「怎麼?哥哥這是在找什麼人?嗯?」李成烈不理睬女人的甜膩,依舊抱著手臂,勾著唇角,對著李大烈,戲謔的問。

果然!

果然他來這裡的目的不簡單,現在看來,他這是奔這自己的那只貓咪來的呢!

自己的料想果然沒錯,自己和他果然是孿生兄弟!

從小的喜好都查不多,現在.....

居然同時對著一只貓咪來了興趣!

看來.....自己的那只笨貓,還得好好的看好了.....

這可是一個比翼還難纏的傢伙.....

李成烈看著李大烈,瞇瞇眼,腦子裡快速的轉動著。

南宮翼,眨眼看看兩兄弟,明顯的不在狀態:

他們到底在說什麼?

怎麼好像聽不明白?

大烈在找人?

找誰?

這裡除了烈就是小洙洙了,還有別人嗎?

難道.....

不可能的吧?

南宮翼看看李大烈,心裡一陣的心慌。

要知道,小洙洙,如果被大烈瞄上.....

後果.....可還真的不敢想象.....

「呵呵!弟弟,明洙呢?怎麼沒見他人?」李大烈也不隱藏,對著李成烈笑著說。

他喜歡挑戰,喜歡掠奪,只要他李大烈看上的東西,他一定會得到,不管采取什麼手段.....

結果最重要.....

「哥哥問他做什麼?我的人什麼時候不聽話,讓哥哥費心了?嗯.....他可真該罰!」聽到李大烈直白的問話,李成烈擡擡眼皮看看李大烈,緩緩的說著。

呵呵!他可真是一點兒沒變吶!

依舊是這樣,想要搶別人的東西,還絲毫不隱晦!

「呵呵!弟弟不要懲罰明洙了,他很不錯,要是弟弟不喜歡.....大可讓給哥哥好了.....」李大烈看著李成烈,臉上浮起了一絲皎潔的笑意。

「哥哥好像老是喜歡搶人家東西呢?」李成烈架著二郎腿,對著李大烈直言不諱。

「嗯?弟弟此言差矣!哥哥我只是見不得好東西被人折磨,呵呵!」李大烈看著李成烈笑笑。

空氣中似乎又擊起了無形的電光火花.....

南宮翼驚訝的看著兩人,聽著他們對話,瞪大了眼,也不敢相信自己的所聽到的言語.....

果然.....越是怕什麼,就越是來什麼.....

本來一個李成烈,自己就已經輸得一敗塗地了.....

現在,居然又冒出個李大烈?

還和烈長得一樣,而且,腹黑度,可一點兒都不亞於烈!

看來,自己以後,還得多多努力了.....

這小洙洙還真是會招惹桃花.....

還淨招惹一些棘手的人物.....

南宮翼斜眼看看兩人,心裡一陣的苦惱。

樓上,金明洙赤裸著身體迷迷糊糊的翻翻身.....

極為不願的睜開眼睛.....

伸伸懶腰.....

揉揉眼.....

這都幾點了?好像很晚了吧?

今天怎麼睡到那麼晚?

不過.....昨晚睡得可真是香,一夜無夢吶!

好久沒有體會過這種感覺了.....

金明洙,甩甩頭,下床起身.....

身體的一陣無力的感覺,那種四肢都要散架的感覺,讓他不禁皺眉.....

昨晚浴室和床上的一幕幕浮現在腦海.....

想想昨晚忘乎所以的自己,在想想李成烈溫柔的叫著自己名字的那刻,臉頰不由得火辣辣的發燙。

心跳似乎也加快了很多.....

怎麼會成那個樣子?

難得一次喝多了,居然出了那樣的亂子?

以後要怎麼收場啊.....

金明洙摸摸臉,心裡暗自的想著。

算了!

人有失足,馬有失蹄!

老子就還真就不信了,就發生過幾次關係,還能沒臉見人?

大丈夫可是能屈能伸!

想痛通了這些個謬論的金明洙,洗漱一番後,穿戴整齊的下了樓.....

人嘛!總要呼吸新鮮的空氣,對不對?

不過.....真心希望那傢伙沒有在花園才對.....

雖然沒什麼大不了,但是.....就這麼貿然碰見,終究是尷尬的事啊.....

雖然難免遇見,但是.....晚一點兒總是好的.....

金明洙搖搖頭,踢踢腿,伸著懶腰,哼著小曲兒,大步的走著,剛到樓梯口,就聽見這樣的一句話.....

「呵呵!哥哥?你就別費心了,那貓咪.....我是決計不捨得讓與任何人的!」李成烈對著李大烈笑著說。

「哦?不讓?呵呵!無妨!不過.....貓咪?是指明洙?嗯.....這名字不錯,挺貼切!」李大烈抱著手臂點點頭。

「烈表哥?大烈表哥?你們在說什麼?瑩瑩怎麼都聽不懂?」

女人靠在李成烈的懷裡,看著兩人,裝作不解的嬌柔的問著。

明洙?就是烈表哥的那個貼身保鏢?

昨晚破壞自己的宴會,讓烈表哥在意的人?

一個漂亮的男人.....

但是,即便他漂亮,他也只能是男人.....

只是,為什麼就僅僅的一個男人而已.....卻讓自己有一種從未有過的危機感?

女人半倚在李成烈的懷裡,臉上揚著燦爛的笑,眼裡卻是閃過一絲的陰霾.....

聽到樓下對話的金明洙突然止住了腳步,呆愣的站在樓梯口處。

現在這是什麼情況?

哥哥?那狐狸到底在和誰說話?

李大烈?

不可能的吧?

那傢伙可是這狐狸的死敵!怎麼可能突然來這裡?

金明洙疑惑的抓抓頭髮,但是那一聲哥哥,可是聽得很清楚的,就連說話的那人的聲音,都和李大烈那斯一模一樣呢!

難道?那傢伙真的來別墅了?

本著越來越重的好奇心,金明洙慢慢下樓,探出半個身子,偷偷的朝著客廳看.....

這一看,可不得了,直直的驚得某人的小心肝怦怦直跳!

靠!怎麼這麼多人?

今天什麼日子?還都聚齊了?

連那礙眼的女人也來了?

本以為可以悄悄的下樓,活動活動!

誰知.....

話說.....那女人這是在幹什麼呢?

沒骨頭?還靠在那該死的狐狸懷裡?

瞧那副狐裡狐氣的樣子!

還明星?還國際明星?

見男人就投懷,跟那夜場的女人沒區別嘛!

不過.....看那死狐狸的樣子,貌似還樂在其中呢吶!

什麼品味?什麼德性?

金明洙翹翹嘴,強忍著心裡的不快,站在樓梯口,猶豫著要不要下樓.....

深呼吸了好幾次,還是沒有擡腳下樓的勇氣.....

金明洙吶!你果然還是臉皮不夠厚的吧?

正想縮回原處.....

突然只聽得一聲,寵溺無比的聲音.....

「嗯?怎麼就醒了?不是讓你多睡會兒嗎?不乖!」

李成烈一早就看見了這個在樓梯口縮頭縮腦的傢伙,在他準備開溜的那一刻,刻意的開口叫住了他。

「額.....」突然的聲音止住了金明洙開溜的叫步。

他身體微微一頓,抽搐著眉頭,僵硬的回頭轉身.....

只見李成烈正橫著雙臂,慵懶的靠在沙發上,嘴角掛著戲謔的笑,正直直的看著自己.....

懷裡還依偎著一只礙眼的不知名生物.....

在看看四周,四雙雪亮的眼睛,猶如聚光燈一樣,直直的投射在樓梯口這別樣的舞台上.....

金明洙剎那間覺得,好像自己就是一個小醜一樣,正被人任意的欣賞.....

這種感覺真***不爽.....

媽的!這丫的一定是故意的!

不然怎麼會在老子準備開溜的時候,這麼準時叫住自己?

果然還是心黑的吧?

金明洙咬著牙憤憤的瞪了李成烈一眼,然後看著他懷裡的軟香玉,嘴角一歪,並不回答他的問話。

女人聽到李成烈的話,擡眼順著李成烈的視線朝著樓梯口的方向看去.....

是他?果然是他?

昨晚的那個破壞自己計劃的傢伙?

可惡!

「小洙洙?起床啦?來來過來坐,我都等你好久了呢!!」看著樓梯口的金明洙,想著剛才看見他安睡在李成烈懷裡的模樣,心裡悶悶的一痛.....

但是那痛很快便隨著他的調節慢慢的退去.....

他深呼吸一口,起身,走到樓梯下方,看著高高的站在上面的金明洙,如以往一樣,笑嘻嘻的說著。

低頭看看南宮翼,金明洙皺皺眉:還是一副千古不變的笑面孔.....

細想想,他除了那方面的喜好特別點兒,其他的地方也沒什麼可討厭的地方!

擡眼再次掃視全場,見著自己的出現,沙發上的各樣的神色都有.....

南宮翼,正仰著頭,笑嘻嘻的看著自己。

李大烈,依舊是一副自己欠了他幾千萬沒還的樣子.....

雖然真的欠他錢沒還.....但是不是說好勾銷了?

出爾反爾?

耶?那女人那是什麼眼神?眼睛瞪得比牛大,那明顯的憤怒的眼神.....

好像誰和她睡了一覺沒付錢一樣?

自己可真不記得什麼時候招惹她了.....更別提上床的事兒了!

冤.....

在看看那該死的傢伙.....

喲呵?瞧那嘴笑得都快勾到耳朵背後了!

撿到大元寶了?

哼!估計是懷裡抱著美女,心情特好,不然怎麼笑得這麼開心?

金明洙淡淡的瞟了一眼,強忍著心裡的異樣和不喜,正正神色,然後擡手縷縷短髮,單手插在褲袋裡,揚揚頭,臉上掛著那常有的痞笑下了樓梯.....

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

媽的!既然被發現了,也就沒必要彆扭了!

大大方方下去就是,不就是裝b嗎?簡單呢!

金明洙勾著唇笑笑,看看一邊的李成烈,在眾人疑惑的目光下,直直的走到李大烈的身邊的坐下。

「嘿?大烈?好兄弟,咱們又見面了!」金明洙翹著腿,擡著手臂,胳膊肘重重的往李大烈的肩膀上一壓,然後笑哈哈的說著。

既然昨晚人家誠意十足,都說了以前的事情一筆勾銷了,那自己何不趁這機會好好套套近乎?

這個社會,少一個對頭,總是好的,不是嗎?

而且還是這麼個聲色人物!

哈哈!金明洙,加油吧!

某人的如意算盤打得鐺鐺響。

如此簡單的一個動作,看在眾人的眼裡,卻是多麼的一個驚人的大膽之舉?

「呵呵!是啊!」李大烈,看看那條壓在自己肩膀上的胳膊,然後對著金明洙笑笑。

但是.....就是這麼一個簡單至極的互動,看在周圍人的眼裡,卻像是看到什麼世紀大新聞一般,在場的,除了李成烈臉上沒有一絲的表情之外,其餘的兩人,紛紛的瞪大了眼,看著笑嘻嘻的金明洙不轉眼.....

大烈?那痞子居然叫大烈表哥為大烈?

他們什麼時候親密到這個地步了?

就連這痞子的那一系列的動作,他都沒有發怒?

他不是最討厭人家碰觸他的嗎?

怎麼能夠容忍這痞子如此的囂張?

還有烈表哥.....

他們這都是怎麼了?中了邪?

都對這痞子如此的好?

居然,還有爭奪不休的打算!

金明洙?你到底是何方神聖?

真的就是一個痞子嗎?

女人看著笑得開心的金明洙,暗自的想著。

「哈哈!大烈?.....」金明洙看著李大烈,對著他眨眨眼,別有深意的笑笑.....

「嗯?」李大烈挑眉看著他,等著他接下來的話。

只見金明洙,看看周圍的六道異樣的目光,皺皺眉,隨即眼珠兒一轉,俯身,靠在李大烈的耳邊,小聲的說到:

「老實交代.....你丫的今天是幹什麼來了?不會是反悔了,來向我討債的吧?」金明洙擠擠眼,用手擋著嘴,細聲的在李大烈的耳邊說著。

那遮掩著覆在李大烈耳邊的模樣,不管從哪個角度看上去,都像極了是在撕咬著李大烈的耳廓,說著親密情話的樣子。

追問這事兒,可是一件丟面子的事兒,怎麼能讓他們聽到?

所以.....還是悄悄說來的好!

周圍的3人無不為他這一大膽的舉動而震驚.....

霎時間,那一道道疑惑的目光似乎變了味道.....

有心痛,糾結的.....有憤怒嫉妒的.....

最為明顯的卻是金明洙背後的那兩道,寒冷刺骨的目光,真有種讓人背脊發涼的感覺.....

好冷!

現在可是夏天呢!怎麼突然感覺背脊發涼?

難到是空調開的太低了?

金明洙縮縮腦袋,冷不丁一個哆嗦。

感受到,耳邊的溫熱的氣息,和那近乎呢喃的聲音,李大烈勾唇一笑:

呵呵!還真是件寶貝呢?

簡單的一個動作,都讓自己那沉浸已久的欲望慢慢的甦醒.....

這麼好的寶貝一件,既然自己看上了,情趣濃厚,豈有讓他人霸占的道理?

「唉.....你可別說你是特意來看你的死對頭弟弟的?老子可不信!」看著笑意滿臉的李大烈,金明洙挑挑眉,奸詐的笑笑,然後又覆在他的耳邊輕聲的細語著。

「哈哈哈!」聽到金明洙的話,李大烈心情大好,竟然大聲的笑出了聲。

好久沒有這麼開心過了.....這貓咪果然神奇!

「我要說.....我是想你.....刻意來看你.....你信嗎?」李大烈接著說,那聲音依舊是那麼的低沉,但是音量卻絲毫沒有掩飾,和壓制,那洪亮的笑聲回蕩在客廳.....

「額.....」李大烈的回答讓金明洙呆愣了片刻,隨即坐直身體,翹著二郎腿,痞痞一笑。

「哈哈!信!怎麼不信?我也想大烈呢.....我是在想大烈昨晚的話算數嗎?」金明洙縷縷頭髮對著李大烈說著。

「呵呵!明洙放心.....對於你.....我說話一向算數.....」李大烈笑著看看金明洙,然後伸出手臂親密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哈哈!那就好!大烈.....這樣的你,我喜歡!哈哈!」金明洙心情大好,同樣伸出手臂親密的攬攬李大烈的肩膀,笑著說。

一來一回,親密調笑的兩人,似乎根本就沒注意到旁邊周圍人的反應.....

李成烈冷眼看著眼前的兩人,面色陰冷到了極點.....

好!好!好!

金明洙!看著李大烈,就無視我的存在?

果然還是不夠乖!

李大烈就那麼好?好到你可以無視我,一直和他卿卿我我?

還喜歡?喜歡李大烈?

不許!沒有我李成烈的同意,你不能看上任何一個人!永遠不許!

你和大烈什麼時候這麼親密了?關係好得就像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

哥哥.....看來你是真的想要和弟弟我搶這貓咪呢?

如果.....我不讓,你有機會?

李成烈皺著眉頭看著李大烈和金明洙,一團莫名的怒火正在胸口熊熊燃燒.....

「唉.....大烈.....你說.....」金明洙心情大好,正打算對李大烈再說什麼.....

「過來!」只聽得李成烈冷冷的兩個字回響在客廳。

那帶著重重的命令味道的口吻,短短兩個間,透露著無比的寒氣,著實的震懾著金明洙的神經!

金明洙一愣,緩緩的轉頭,看著李成烈.....

呵?看樣子.....自己的老闆似乎生氣了?

他到底氣什麼?

難道有美女在懷還不夠?居然有心思管自己?

對著自己呼來喝去?

這又是發的哪門子瘋?

金明洙,看著李成烈懷裡的女人,眉頭一皺,一絲煩躁劃過胸腔.....

「嘿嘿!老闆!請問您有什麼吩咐?」金明洙對著李成烈痞痞一笑,一副任君差遣的乖巧模樣。

「過來!」李成烈看著他,依舊冷冷的命令到。

「表哥.....」看著陰鬱異常的李成烈,女人嬌柔的摸摸李成烈的胸口,趴在他身上,柔柔的叫到,那眼睛卻是高挑著眉頭,死死的盯著金明洙看,似乎在炫耀著什麼一般。

看著女人刻意的挑釁,金明洙怒火中燒,那股莫名的怒火似乎就要噴出.....

懷抱著女人,居然還叫自己過去?

還擡著架子,擺著譜?

呵呵!是看著女人在面前,想和自己撇清關係?

好笑!自己和他也就是上了幾次床而已,沒有特別什麼關係!

他那麼急於撇清是為什麼?

呵!呵呵!

「有事兒說事兒!老子可沒有當電燈泡的癖好!」金明洙看著李成烈翹著嘴說著。

媽的!你讓老子過去就過去?

當老子是旋轉木馬?想怎麼轉就怎麼轉?

老闆又怎樣?

不去就是不去!

金明洙甩甩頭,一副鐵定的模樣。

「過.....來!」李成烈不理會的金明洙的話語,依舊緊緊的皺著眉頭,冰冷的目光直直的射向金明洙。

什麼態度?難道有李大烈撐腰,他就能這麼張狂?

看著李成烈越來越盛的怒氣,金明洙心裡一震:

說不發毛那是假的!

畢竟他自己還是和這傢伙同住一屋檐下,說不定,什麼時候這傢伙一發瘋,又.....又.....

額.....想都不敢想.....

呼.....隨著一聲長長的呼吸,看著李成烈冷眼看著自己的眼神越來越勝,金明洙的心裡越來越不自在.....

但是,高傲愛面子的他,依舊是坐在原地不動彈半分.....

「金明洙!我說的話你沒聽到?」

李成烈氣極,怒氣萬分的他,猛的推開那半趴在自己身上的女人,大步的竄到金明洙的身邊,一把拽過金明洙的胳膊.....

大力的拉扯,讓金明洙從沙發猛的一倒,直直的撲向了他的懷裡.....

「靠!媽的,胳膊斷了!放開!」

金明洙掙扎著怒吼到。

這斯!力氣怎麼就這麼大?

還硬生生的把自己從沙發上拽了起來?

媽的!抽瘋了!

「怎麼?昨晚對你說過的話就不記得了?嗯?」李成烈緊緊的拽著金明洙的手臂,對著他冷冷的說著。

這該死的傢伙!

昨晚答應過自己的話,居然轉眼就忘記得一乾二淨?

很好!很好!

「額.....話?什麼話?」金明洙迷茫的眨眨眼,看看李成烈。

昨晚.....昨晚似乎太過忘情,好像說了很多.....

那些讓他這老臉老皮都會發燙的話語.....現在想著都彆扭!

他是指哪句?

果斷還是裝作不知道比較好吧!

「呵呵!你真是不乖呢!昨晚才告訴過你的話.....現在就不記得了?要不要.....現在.....我再告訴你一次?以哪種方式.....當著大烈的面.....嗯?」

看著金明洙一副裝傻到底的樣子,李成烈斜眼看看一邊抱著手臂正饒有興致的看著自己的孿生哥哥,然後唇角一勾。

手臂大力扯過金明洙,不顧他的掙扎,靠在他的耳邊,唇角輕輕的碰觸著金明洙的耳垂兒,用不大不小的,其他人剛好能夠聽到的聲音,對著金明洙吹著熱氣說著。

手臂也開始緊緊的攬著金明洙的腰身,往自己的身體邊靠攏著.....

那絕美的臉龐上,嘴角始終含著笑意,可明明是在笑著.....

但,看在金明洙的眼裡,卻是猶如冬日裸身站在大街上一般,忍不住瑟瑟發抖.....

靠!他這是幹什麼?

犯病了?當著這麼多人的面?

這讓老子的臉往哪兒擺?

該死的狐狸,這招夠狠!

可是.....到底是什麼話?

真他媽的費腦子!

想想.....

金明洙慌亂的掙扎著,快速的掃眼看了看室內的正用各種眼神看著自己的3人,腦子飛快的轉動著。

昨晚的那一幕幕讓人面紅心跳的場景,再次浮現在他的腦海.....

回想著,李成烈呢喃的有磁性的聲音,在他的耳邊叫著一聲聲的貓咪,一聲聲的明洙,忘情的讓他叫他為烈的場面,還霸道的宣誓著,說“明洙,小貓咪,你是我的.....你只能是我的.....”

那粗聲的喘息,和略微帶點兒沙啞味道的性感呢喃,想著那噴在自己脖子處的溫熱氣息.....

金明洙,面頰一紅.....

昨晚.....他抱著自己的腰肢,瘋狂的撞擊著自己的身體的時候,那帶著懲罰的粗魯動作.....

汗水與濃烈的欲望混雜在一起.....

“以後不能靠近大烈!不然.....我會像這樣懲罰你.....”

那一聲聲帶著喘息的警告.....

金明洙瞬間明白了.....

原來,是這樣.....

現在想想,自己作為他的貼身保鏢,卻和他的死對頭走的進,似乎是有那麼點兒不合適.....

「想起來了嗎?嗯?」李成烈擡起食指,勾了勾金明洙的下巴,艷紅的唇瓣兒,在金明洙的雙唇邊那細微的距離處停下.....

如此近的距離,近到只要金明洙微微的一動,便可碰觸到那火熱的柔軟.....

「咳咳!老闆!別激動!太近了!額.....呵呵!人家會誤會!我記得,記得!您放手,我會好好做!額.....咳咳!」、

金明洙紅著臉,極為不自在的向後偏著頭,嘴裡依舊是死鴨子,嘴硬的趨勢.....

這個一定要裝到底!

不然.....以後可怎麼見人!

雖然底氣不足,但是.....額.....

「哦?你確定你記得?要不.....還是給你鞏固一下記憶比較好.....」李成烈看看他,接著說著。

「額.....哈哈!不用不用!記得!哈哈!」金明洙掙脫開來,看著李成烈尷尬的笑笑。

「呵呵!這才乖.....怎麼不多睡會兒?這麼早起床?難道.....昨晚不夠累?」李成烈拉著金明洙順勢坐在了沙發上,然後看看身旁隔著金明洙而坐的李大烈,刻意的加大了聲音說著。

那刻意攬著金明洙肩膀的手臂,和那輕聲的細語,無不像外界宣誓著自己對這懷裡人兒的所有權.....

金明洙紅著臉,被迫的夾在兩個一模一樣的兩兄弟之間,聽著李成烈話中有話的警告聲,用另一邊,感受著李大烈那百年都不會有一絲的冰冷氣息.....

冷啊!怎麼這麼冷?

慌亂的端著桌上的水杯,大口大口的猛往自己的喉嚨灌!

「噗.....」聽到李成烈曖昧異常的話語,金明洙一驚,一口氣沒提得上來,差點被那一口水給嗆到背過氣去!

「明洙?怎麼?不舒服嗎?」看著被嗆得厲害的金明洙,一邊已經沉默許久的李大烈終於開了口。

他並不理會李成烈的話,依舊體貼的伸出手拍著金明洙的後背!

呵呵!可愛的弟弟啊!你這是在告訴哥哥我.....這貓咪已經被你給拿下了嗎?

呵呵!可惜了,哥哥我是個不忌口的人!

不在乎!依舊感興趣怎麼辦呢?

李大烈勾唇看著李成烈別有深意的笑笑。

「咳咳!謝謝大烈.....咳咳!」被嗆得不清的某人,猛烈的咳嗽著。

「呵呵!哥哥還真是體貼!怎麼好意思呢?弟弟我一向沒有什麼節制,本來有交代他多休息一會兒,可是他還真是不聽話,這麼早就起床了.....讓哥哥費心了!」

看著李大烈對金明洙的關切和緊張度,李成烈心裡泛起一陣的酸酸的味道!

他攬攬金明洙的腰,往自己的懷裡緊了緊,挑著眉頭對著李大烈說著。

如果.....之前的話,算是暗示著某種結果的話.....

那麼.....現在.....他就已經是挑開了面上的那層燈罩,乾脆來個清清楚楚了.....

竟然公然的對著自己的東西,出手?

自己怎麼能夠讓他得逞?

李大烈,我的好哥哥!

對於這只貓咪,弟弟我可是先登了!

「噗.....咳咳咳咳!那個.....媽的.....咳咳!李成.....」聽到李成烈的話,本就被嗆得不輕的金明洙,咳嗽得更加猛烈了,只見他漲紅著臉,指著李成烈的鼻子,情緒似乎異常的激動!.....

靠!靠!靠!

這傢伙到底在說什麼?

他這是在全盤托出?

媽的!他不要臉,老子的面子可是很要緊的!

他怎麼能.....怎麼能說出來.....

以後,要讓老子以什麼身份待在這裡?

保鏢?還是情人?或者是床伴?

聽到李成烈的話,南宮翼看看金明洙漲紅的臉,在看看李成烈那一如平常的神情,心裡重重的一悶,那一絲絲如針扎般的疼痛讓他幾乎不能呼吸.....

烈好狠,為了對付自己的哥哥,居然承認了?

也磨滅了自己讓自己繼續努力的唯一一絲藉口.....

他不是在玩兒.....

他是認真的.....

如果.....他不這樣的說出來多好.....

如果.....他不這樣的說出來,那麼自己至少還可以認為,他只是在玩,只是一時的新鮮.....

自己也會有足夠的理由繼續等待.....

但是.....現在.....

畢竟.....自己和他是從小到大的好兄弟,彼此都太了解了.....

敗了!真的敗了!

南宮翼.....你甘心嗎?

「別說話!來喝水.....」李大烈,看了李成烈一眼,然後體貼的送上一杯水到金明洙的手裡。

既然這樣,何不換種方式.....

「哥哥還真是喜歡對別人的人上心呢!」李成烈皺著眉頭看著李大烈。

該死!就知道他太難纏!

自己都說的這麼的明白了,他依舊是一副勢在必得的模樣.....

溫柔攻勢嗎?居然用了這種方式?

很讓自己以外呢!

「呵呵!我只對應該上心的人上心,如果是我.....我會盡量對他溫柔些.....」李大烈看看滿臉通紅,頭都快要鑽到地縫的金明洙,然後淡淡的說著。

「哥哥可知,這人可早就是弟弟我的人了.....是不是?.....小貓咪.....」李成烈瞇著眼看看李大烈,然後微微向上提了提金明洙的腰,勾著唇角問道。

「.....媽的!你別胡說!」金明洙看看李成烈沉默了半響後開口。

這傢伙到底是怎麼了?吃錯藥了?

居然還什麼都想說?

他到底把自己當什麼了?

「嗯?我說錯了?難道不是.....那晚.....蘭博.....」李成烈摸摸金明洙的臉,刻意的提醒著。

「媽的!李成烈!你.....」金明洙通紅著臉,對著李成烈怒吼到。

這傢伙.....怎麼.....

媽的!

他到底想要怎樣!

「嗯?叫我什麼?嗯?不是說了叫我烈.....」李成烈笑著看著炸毛的某人,當著所有人的面,吻了吻金明洙的唇,溫柔的說著。

“轟隆---”天降驚雷了?

而且直擊某人的內心.....

那一句似曾相似的話語,和那讓人的留戀的聲音,溫柔,火熱,直直的攪動了金明洙,那本就翻騰的內心.....

僅僅一句話,所有的怒氣和不滿,全數的化作沸騰的血液在身體裡四處流竄著。

這樣的場面,他金明洙長這麼大以來,還是頭一次遇到.....

這種慌亂異常的感覺,還真是奇特.....

「嗯?不叫?不乖.....」看著眼神閃爍,慌張無比的金明洙,李成烈唇角一勾,棲身對準那櫻紅的唇瓣兒便吻了下去.....

突然的熟悉的氣息,霸道的吻,那來回在他的蜜腔裡攪動的霸道力量,強烈的刺激著金明洙的神經.....

果然還是貪戀這種氣息,這種味道的吧!

金明洙?你丫的真沒出息!

李成烈,你真是只該死的狐狸!

明明對我沒興趣,卻還是要如此的擾亂我的心緒.....

「唔.....你丫的夠了沒有!抽什麼瘋?」

沉淪了片刻的金明洙,一把推開李成烈,擦著嘴,暴躁的說著。

天知道,此刻他的心跳的有多快!多麼的不正常!

這一切都歸功於他.....李成烈!

「呵呵!害羞了!記住了,這裡.....是我蓋的章.....證明,你是我的,不能讓別人碰觸!.....」李成烈笑笑,攬著金明洙的肩膀,再次的快速的吻了吻,然後勾著唇,斜著眼睛看著李大烈,對金明洙說著。

呵呵!哥哥!弟弟倒要看看你的內心是不是真的這麼強大!

你是不是看見這樣的一幕後依然不死心.....

還打算和我搶,和我鬥嗎?

「靠!你.....」金明洙憤憤的瞪著李成烈,心裡的澎湃的湧潮讓他開了口,卻不知道該說什麼.....

看著李成烈刻意的所為,李大烈眉頭微微一皺,冰冷的臉上沒有一絲的表情.....

此刻的他,目光淡淡的看著李成烈,和金明洙,竟然讓人猜不出一點兒思緒.....

呵呵!弟弟?你何時這麼幼稚了?

居然還玩起了所有物蓋章的把戲?

果然這只貓咪在你心裡的地位非比一般吧?

是不是已經超過了你自己的預想?

就像此刻的哥哥我一樣.....看見你吻他唇的那一刻,心裡那一陣的煩躁和不爽.....

弟弟!知道嗎?

托你的福,哥哥我對這只貓咪倒是越來越感興趣了呢!

「呵呵!弟弟,強人所難可是不好的行為!呵呵!哥哥對明洙一直挺感興趣,只要他沒對我親口表態.....那麼哥哥我是不會放棄的.....知道嗎?明洙.....」

李大烈抱著手臂對著李成烈笑笑,然後伸手拍了拍金明洙的腿,別有深意的說著.....

「哦?好個不放棄!你以為我會給你機會?」李成烈霸道的拍開了李大烈的手,冷冷得說著。

難纏的傢伙!

為什麼自己和他是孿生兄弟,還是連喜好都一樣的孿生兄弟?

麻煩人物!

小貓咪!你可真是一只會惹麻煩桃花的貓!

「呵呵!弟弟,此言差矣!機會是自己找的,不是人家給的.....」李大烈靠在沙發上,翹著二郎腿,若無其事的說著。

那語氣,就像是在說著很平常的話“我就是看上了你的心愛之物,所以,別擔心.....我會努力搶過來”多麼平常的話!

「哈哈哈!好!」聽到李大烈的話,李成烈竟然哈哈的大笑出聲。

那聲音,洪亮至極,卻不由得讓人毫毛豎立.....

兩人你來我往的言語攻擊著,似乎另外的幾人都是空氣一般.....

交鋒的同時,還不忘緊緊的抓著中間的獵物不放.....

金明洙,愣愣的坐在兩兄弟之間,左右看看.....

似乎都沒有他的插嘴的餘地.....

何況,現在他說什麼,似乎都不太適合.....

尷尬的僵硬的坐在中間,動彈不得分毫!

左邊一只正處於暴怒邊緣的原始猛獸.....

右邊,一個似乎是來自地獄伸出的冷面修羅.....

奇特的兩兄弟,不論是誰,都是他金明洙打不過,惹不起的人物.....

既然都惹不起,乾脆鴕鳥好了.....

金明洙偷偷的左右看看,終於確定了一個消息.....

他.....金明洙!現在就是一個被左右包圍的倒霉蛋!

一個不管以什麼姿勢出現都會中槍的悲催娃娃!

「烈表哥?大烈表哥?你們誰能解釋一下現在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一個清脆的聲音打破了沉悶僵硬的氣氛。

女人抱著手臂,從沙發上起身,那雙怒氣沖天的杏眼,正死死的瞪著金明洙。

彷彿,此刻,金明洙就是她的眼中釘,肉中刺一般.....

他們居然.....居然當著自己的面,爭搶一個男人?

自己堂堂一個公眾人物,世界人手中的至寶.....

他們居然這麼對待?

搶一個男人?

金明洙?你到底有什麼能耐?

能同時奪走屬於我的兩個男人!

「回答我?烈表哥?大烈表哥?」看著李成烈和李大烈那副無謂的態度,女人眼眶突然一紅,兩滴晶瑩的淚花瞬間溢出。

「我算什麼?我特意回來是為了什麼?你們怎麼能夠這麼對我?烈表哥!我哪裡不如他.....他只是一個男人!」女人越來越激動,伸出食指憤憤的指著金明洙,對著李成烈問。

李成烈皺著眉頭看看女人,似乎沒有要回答的打算。

「好!你們都不回答我嗎?你們太過分了!金明洙,我和你勢不兩立!」女人滿眼淚花的看看兩兄弟,對著迷茫的金明洙憤憤的說著,然後提著自己的包包,扭著身體出了別墅.....

被人指著鼻子訓斥的金明洙,無奈的眨眨眼:

媽的!這跟老子有什麼關係?

她有病嗎?沒看見老子也是受害者?

這女人,果然不討人喜歡!

「哥哥.....」李成烈正要開口說什麼。

「媽的!你們都他媽的閉嘴!煩不煩!要鬥法,別拿老子當藉口!是看著老子打不過你們哥倆是吧?戲弄老子很有趣?」金明洙猛的起身,伸出食指指著沙發上的兩人憤憤的說著。

媽的!老虎不發威,他們還真的當老子是病貓?

此言一出,頓時,客廳安靜了下來.....

金明洙長長的呼了一口氣,終於安靜了.....

媽的!管不了了!看著都滿肚子火!

不是說呼吸新鮮空氣嗎?

他金明洙都快被憋死了!

話說.....今天到底是什麼日子?流年不利?

金明洙擦擦額頭,正想轉身開溜.....

「沒有拿你當藉口!認真的!」

「沒當藉口,你是我的!」

兩個聲音同時在他的身後響起.....

金明洙身型一頓,呆愣片刻,隨即甩甩頭髮,大步的跨了出去.....

靠!媽媽啊!

老子的心臟啊!

那兩兄弟都屬幽靈的?

同時說話?嚇死人不償命啊!

還都***胡言亂語!

金明洙暗自摸摸胸口,長長的吐著氣.....

天知道,他背上的冷汗冒得有多大.....

他這都是招惹到了什麼人物吶!

以後的日子還能太平嗎?

呼.....果然還是外面的空氣比較新鮮吶!

金明洙踢踢腿,伸伸胳膊,扭扭腰.....

健康運動,真的是太舒服了.....

不知過了多久,三個男人以一前一後的從別墅出來.....

南宮翼率先走了出來。

他垂著頭,一副魂不守舍的樣子,在路過金明洙身邊的時候,擡眼悠悠的看了金明洙一眼,然後對著他淡淡一笑,就轉身離開了.....

那種眼神,沒有平時的那種滿眼激動的靈光.....

滿是幽怨哀傷的眼神,金明洙看看南宮翼的背影,不解的抓抓頭:

這傢伙怎麼了?剛才還好好的?

現在就跟霜打的茄子一般!

平時的活力,那股黏人勁兒都哪裡去了?

這樣的他還真讓人不習慣!

還是之前的他好.....雖然很黏人,但是起碼看起來陽光.....

而不是像現在這樣,看上去就一個幽怨的小老頭兒!

就在他失神之際,一道富有磁性的聲音響起.....

「哥哥好走,弟弟不送!」李成烈抱著手臂,看看李大烈說。

「呵呵!弟弟不必客氣!為了增進我們兄弟倆的感情,以後哥哥會常來.....」李大烈笑笑。

「明洙,我先走了,有機會咱們一起出氣喝一杯,怎樣?」李大烈笑著看看坐在長椅上的金明洙說。

呵!親兄弟嘛!是該經常走動走動了,對不對?

「哦?就走?好!大烈慢走啊!回見!」金明洙翹著二郎腿,對著李大烈招招手。

一紅一黑兩輛豪車駛出別墅.....

「呼.....終於走光了.....」金明洙長長的舒了一口氣,抱著腦袋躺在長椅上,仰望著藍色的天空。

思緒一直在剛才李氏兄弟間的對話中回旋.....

靠!該死的兩兄弟!

不和,鬥法,居然都拿老子開涮?

老子就那麼好欺負?

媽的!大清早的就找了一肚子的晦氣!

倒霉,倒霉啊!

關鍵是.....昨晚還被瘋狗狠狠的咬了幾口.....

可悲的是.....自己貌似也回敬了,咬了那瘋狗幾口.....

這個世界真他媽的是太不正常了!

連自己也跟著變得不正常了!

金明洙閉著眼,看看天空,陽光好生刺眼,刺得他的眼睛都睜不開.....

還是睏.....

突然,只覺得眼簾外的光不那麼明亮了,一道黑影壓了過來,接著金明洙只感覺到自己的唇上一軟,一股淡淡的香氣寮息鼻尖.....

“噗通.....”唇上熟悉的溫度,和那讓人迷戀的味道,讓金明洙心裡不自主的加快。

這麼熟悉的味道,即使不用睜眼,也能知道是誰.....

不知怎麼的,心裡一絲絲甜蜜的味道劃過.....

他.....他丫的這是在幹什麼?

偷吻自己?

這傢伙今天的所作所為,到底是為了什麼?

存心讓人誤會嗎?

死狐狸!最好不要耍什麼花樣!

「怎麼?這樣.....你還打算繼續裝睡?」李成烈摸摸金明洙的臉蛋,再次吻了吻他的額頭和鼻尖,輕聲的說著。

不知道為什麼,明明之前很生氣,生氣所有,生氣他對自己對自己的無視,生氣大烈的搶奪,生氣他對大烈的每一個言語,每一個眼神.....

但是,就在剛才,自己轉身的那瞬間.....

看見躺在長椅上的他,一身白色的休閒運動裝,在那金色的陽光的照耀下,整個身體似乎都閃著光亮.....

那白玉的肌膚,被陽光照射得微微發紅.....

那閉著雙眼的睫毛,忽閃忽閃.....

鮮艷的紅唇,微微張合.....

那瞬間,腦子裡似乎只有一個訊息:

好想吻吻他的唇.....

好想再次感受那唇的甜美味道.....

小貓咪.....你可真是一個奇特的玩具.....

能讓我李成烈如此在意的奇特玩具.....

「額.....打擾人的清夢是不道德的!」被識破,金明洙睜開眼,強裝鎮定的說著.....

「哦?哈哈!不道德又怎樣?」李成烈笑著戲謔的說著。

這樣死撐的貓咪,還真是別有一番風味.....

「小貓咪.....我發現,我對你越來越有興趣了.....怎麼辦呢?」李成烈勾了勾金明洙的下巴,再次在他的唇上啄了啄呢喃著說。

事情好似越來越不受自己控制了.....現在的自己,似乎對這只貓咪越來越失控.....

不知這到底是福是禍.....

金明洙.....你可真是一只勾人的貓咪.....

金明洙眨眼看看李成烈,此刻的他,眼睛裡帶著絲絲久違的溫柔,與剛才在客廳與李大烈鬥法時的眼神不同.....

說是陌生,卻又有那麼一點點熟悉.....

好像是昨晚.....昨晚.....情到濃處的時候,那種感覺.....

那剎那間的恍惚,讓金明洙失神.....

如果.....這是真的該多好.....

可是,之前客廳裡,那女人靠在他懷裡撒嬌的甜膩一幕,讓他的思緒冷不丁清醒.....

金明洙,你丫的是一男人,一個驕傲的男人,你怎麼能去想著另外的一個男人?

何況.....他李成烈是誰?

是個什麼樣的男人,難道你不清楚?

他怎麼可能對你.....對你.....

你自認都什麼資格和那些女人身材一流,臉蛋兒漂亮的女人相比?

男人和男人,終究只能玩兒玩兒而已!

想到這裡,金明洙心裡莫名的煩躁.....

「滾開!別拿老子開涮!老子打不過你,一直栽你手上,老子也認了!但是.....請你別把老子當泄欲工具一樣的使用!高興了就往床上按!不高興了,隨時就甩!老子惹不起!老子雖不是女人!但.....老子也可能會當真!老子.....總之.....你丫的離老子遠點兒!」

金明洙一把推開了李成烈,從長椅上彈跳起身,情緒激動的指著李成烈大聲的吼著。

他就是要吼,把自己心裡的憋屈,和一直想要說的話,用這種方式吼出來!

憋著,不是他金明洙的作風!

他金明洙承認,他就是已經喜歡上了這該死的狐狸!

喜歡上了一個男人!

喜歡上了這個曾經強暴自己的男人!

喜歡上了這個在女人堆裡戲耍的男人!

吼出來,都吼出來!

壓抑的感覺實在難受.....

金明洙,你丫就世界上第一大蠢蛋!

聽到某人連珠炮一樣的抨擊的話語,看著他異常激動的樣子。

李成烈心裡一震:

這樣的貓咪,自己還是頭一次見到!

此刻沒有一絲的痞子氣息!

現在的他是那麼的認真!

說的話字字是那麼有力!

他說他也可能會當真?會當真嗎?

是不是?小貓咪.....你當真了是不是?

這就證明你心裡沒有李大烈的存在對不對?

呵呵!可愛的小貓咪!

你是在向我說,你開始喜歡我李成烈了是嗎?

我可以理解為,這是在向我表白嗎?

呵呵!你還真是特別,連表達白方式都這麼特別!

得到這樣的一個訊息,李成烈心情大好,他勾著唇角,滿臉笑意的抱著手臂,饒有興致的看著正在發怒的金明洙故意的不說一句話。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育珊 的頭像
育珊

烈洙귀엽다-育珊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