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心的怒火徹底淹沒了李成烈的理智,之前一直盡力壓制的怒火,在金明洙自顧自的上樓那一刻起,就已經爆發。

他陰沉著臉,朝著金明洙的方向大步的跟了上去.....

其實.....李成烈自己也不清楚,為什麼此刻,他會這麼的生氣,氣到難以抑制!

冥冥之中,有些東西似乎正在發生著本質的變化.....只是當局者不自知而已.....

金明洙拖著略微沉重的步子,搖晃著來到房間門口。

因為酒精的關係,臉頰發燙,連帶著整個身體都燥熱難耐,白色的西裝,和黑色的襯衫緊貼在肌膚上,更讓他有一種火熱的感覺.....

他無力的靠在門框上,大腦的眩暈讓他恍惚.....

想到酒會上,李成烈對待那女人的種種溫柔,對待自己的那突然而至的冷漠,心裡更是煩躁不堪。

彷彿身上的衣物都成了讓讓不能呼吸的枷鎖.....

他大力的撕扯著自己的襯衫,胡亂的解著自己身上白色西裝的鈕釦.....

他要解脫.....他要放鬆.....

他要回歸到以前的那個瀟灑放蕩的自己.....

一件白色的西服落下.....黑色的襯衫也隨著他的大手的撕扯飄落.....

露出白玉的上身,白玉的肌膚上透著紅,別有一番味道.....

晃悠的邁進房間,一路上,白色的褲也隨著步子胡亂的落在了地上.....

解開了身上衣物的束縛的金明洙,渾身的清涼感,讓他長長的舒了一口氣.....

他赤著腳,也不顧臥室門是否敞開,或許他根本就沒有意識到臥室門的敞開,脫下身上僅剩的內褲,隨意的拋在地上.....

現在的他,只想好好的泡個熱水澡,清醒清醒.....

或許是清醒酒精.....又或許是清醒別的什麼.....

總之,躺在浴池的感覺還真是不錯.....

那種被柔柔的熱水包裹著,蔓延到脖頸的感覺,讓他渾身無比的放鬆.....

「呼.....」金明洙泡在水裡,長長的舒了一口氣。

思緒飄遠,回想著曾今,自己和李成烈的從那次蘭博的意外的相遇,和巧合的相識,最後成為他貼身保鏢的種種。

似乎所有的一切,都是他金明洙自己一個人在有意無意的送上門.....

總以為自己很聰明,但是.....現在卻發現,似乎自己的聰明,無意中把他自己帶進了一個深淵.....

一個讓他自己也無法明白的深淵.....

而且似乎有著越陷越深的趨勢.....

李成烈的臉龐,那漂亮的丹鳳眼,高挺的鼻梁,性感的薄唇,浮現在他的腦海.....

還是那麼誘人.....

那富有磁性的聲音迴繚在耳邊.....

「媽的!怎麼會這樣?金明洙,你他媽真的犯賤!居然會在意一個男人!別忘了你也是個男人!」金明洙捏著拳頭,狠狠的砸著水面,嘴裡憤憤的自言自語著。

那水花滴滴的濺在他那漂亮的臉龐上,借著浴室的燈光,正閃著光亮.....

難道!自己就這麼悲催?

剛解決好李大烈這個大麻煩,好不容易讓他不在追究自己吃黑的事情了!

現在卻要開始看著李成烈這狐狸的臉色過活?

話說,那丫的抽得什麼瘋?

轉變可真的是瞬間呢!

是因為那女人吧?

呵呵!不管怎麼樣,在男人心裡,一個男人永遠也比不過女人的吧!

心裡又泛起一陣陣的酸澀.....

金明洙?從什麼時候開始,你開始在意.....開始在意一個並不應該你在意的人?

還是一個男人.....真是諷刺!

金明洙緊皺著眉頭,煩悶的他,下滑著身體,一頭埋進水裡.....

水漫過頭頂,短髮絲絲的漂浮在水面,臉龐的溫熱讓他貪戀,耳朵裡也有著那溫熱的感覺.....

這一刻世界似乎靜了,水隔絕了他與外界的聲音.....

金明洙,那李氏兄弟前世就是你的克星,這世依舊是你的對頭!

所以.....過了今晚.....清醒過來.....做回你自己!

哪怕是個混混,只要瀟灑,一切向錢看就可以!

其他的都不再重要!

切記!切記!

水底,金明洙屏住呼吸,腦子裡想著。

現在的他需要安靜.....需要徹底的安靜.....

李成烈強忍著怒氣,陰沉著臉,大步的推開金明洙房間那半虛掩的房門.....

門口一直到浴室的門口,那地板上七零八落的衣物,每一樣都告訴著一個訊息.....

此刻他要找的那個囂張的,讓他發燥的傢伙,正在浴室.....

李成烈瞇瞇眼,推開浴室的門,很順利,因為一向粗心的某人,連臥室門都不記得鎖,又怎麼會鎖浴室門?

偌大的浴室,浴池裡正泛著寮寮水霧,水裡的赤裸的身體,在清水的映襯下,顯得更加白嫩,那種彷彿是鏡子裡的波瀾景象,讓人忍不住遐想.....

就像.....就像是一只在水底正安逸的美人魚.....

連那水的一絲絲波瀾都讓人忍不住心癢.....

李成烈不自覺喉結微微的滑動著,頓時感覺口乾舌燥,一股異樣的感覺從下腹升起.....

水面上飄著絲絲的短髮,那樣的順滑,看著真有想讓人上前撫摸一番的衝動.....

好個安逸的傢伙,居然還這麼的悠哉?

李成烈瞇瞇眼,正琢磨著要不要打斷這如畫般的一幕.....

浴池裡漸漸減少的氣泡,讓他突然一陣的心慌:

這傢伙怎麼回事?

難道他想把自己憋死在浴池裡?

這麼久都不用換氣的嗎?

還是.....

不準!他李成烈的玩具,即使是要想不開,或者是意外中的意外!只要他李成烈沒有允許,都不能有絲毫的閃失!

一切,都得他李成烈說了算!

「金明洙!」李成烈深深的呼吸了一口,強忍著怒氣對著浴池裡的某人冷冷的叫到。

「.....」或許是池水隔絕了外界的一切聲音,又或許是別的什麼原因,浴池裡的人兒沒有一絲的反應,依然閉著眼,縮在浴池裡。

那柔柔的水,浸染著金明洙的每一寸肌膚,就連那臉龐上的每一跟細小的毫毛似乎都能絲絲的看見.....)

「金明洙!」又是一聲不耐煩,還帶有些許焦急的味道的叫喚。

「.....」依舊一片安靜.....

金明洙微微的皺了皺眉,他不能睜開眼,池水會澀澀侵染他的眼球,讓他不舒服.....

他想安靜,但是,水面以外那模糊的聲音,似有若無,打斷了他的思緒:

誰?誰在叫自己?

這聲音聽上去,怎麼這麼像是那狐狸的聲音?

還帶著焦急和怒氣?

呵呵!他出現在自己的浴室?

呵呵!怎麼可能?

今晚的他是那麼的陌生!那麼的盛氣臨人!

彷彿自己從來都不曾認識過他一般!

有了自己心愛的女人的陪伴,他還會想起自己身邊的自己嗎?

一個可有可無的人!一個起不到作用的保鏢?

更可悲的是,還是一個需要的時候就壓上床的床伴?

不可能!哈哈!金明洙!

你喝多了!一定是這樣!

果然,酒不是個好東西!

都出現了幻聽!

金明洙,你丫的真的是沒救了!

居然對一個男人牽腸掛肚到如此的地步?

真***可悲!

金明洙紋絲不動,深埋水底,屏住呼吸想著。

經過再三的叫喚沒有得到回應,李成烈心裡莫名的一慌,一瞬間,一種擔心和害怕的感覺浮上心頭。

他大步的朝著浴池一竄,看看水底絲毫沒有動彈的人兒,長臂一伸,一把抓住人兒的肩膀雙手大力向上一提。

「嘩—」「咳咳咳!」人兒被撈出了水面,水聲伴隨著一陣的猛烈的咳嗽,讓他大大的鬆了一口氣。

「很好!金明洙!你是存心找死嗎?」李成烈眉頭一皺,對著正猛烈咳嗽的金明洙一陣的暴喝!

剛才,他叫了他那麼多聲,他都沒有應答!

天知道他多麼的著急!

甚至有些害怕!

現在看來,他能咳嗽得這麼的大聲,一定是沒事了!

呵?一個玩具能在短時間內讓他李成烈的情緒轉換如此的大?

真是不可置信!

這個不知所謂的傢伙!

還真是有千百種惹自己生氣的方法!

難道,自己上輩子欠他了?

李成烈冷著臉看著金明洙等待著他的回答。

「咳咳!媽的!咳咳咳.....」被人突然撈出水面,由於太過突然,他一點也沒有準備,震驚的同時,一口氣破功,結結實實的被嗆了一大口池水。

被這猛烈的一嗆,胸腔難受得肺都快咳嗽出來了!

媽的!還真是他?這丫的是存心的?

闖進老子房間,就是為了謀殺自己?

難道,自己就這麼的礙他的眼?

還用那麼大的聲音對著自己狂躁的吼?

那麼生氣?老子被嗆個半死都還沒來的急喘氣,他丫的又想幹嘛?

難道,在酒會上,他羞辱,警告自己,還不夠?

回家還要繼續?

靠!媽的!果然狐狸的心都是黑的!

金明洙捂著胸口,皺著眉頭,擡眼狠狠的瞪著眼前的“謀殺兇手”。

「說話!我在等你解釋!」李成烈抓著金明洙的肩膀,看著他冷冷的說著。

「咳咳!哈哈!解釋?什麼解釋?嗯?尊敬的老闆大人?」金明洙煩躁的掙脫開了自己那被禁錮的手臂,大笑兩聲,痞痞的說。

解釋?他要聽什麼解釋?

難道??啊還要聽到自己親口說:“對啊!我就是您的保鏢,也只是保鏢而已,以後我會做好自己分內的事,請老闆原諒!”之類的白癡對白?

他還嫌羞辱得自己不夠?

「你!!」看著金明洙一副始終如一的痞子狀態,李成烈煩躁不堪。

他這是什麼意思?對自己這副態度?

和李大烈交談甚歡,面對自己,居然連解釋都沒有一句?

絕對不可原諒!

「我?我怎麼了?我很好啊?」金明洙擦了擦臉上的水珠兒,揉揉胸口,不在意的問。

這狐狸,到這裡到底是為了什麼目的?

解釋?呵!還真是莫名其妙!

我金明洙從小到大,都還沒有對任何人解釋過什麼!

先不說自己沒錯,即使錯了.....要自己解釋,認錯?那也是不可能是事!

「注意你的態度!」李成烈重重的呼吸了一口,對著金明洙冷冷的說著。

他這副樣子,還真是氣人於無形!

高傲!自滿!不知所謂!

這就是他,金明洙的本質?

「哈哈!老闆?我一保鏢,能有什麼態度?嗯?要不?您教教我?」聽到李成烈的話,金明洙心裡一痛,臉上卻依舊痞笑著說。

態度?呵呵!

難道,自己就一定要時刻對他卑躬屈膝?

不可能!即便是自己對他.....對他.....

媽的!就算是那樣,也不可能!

金明洙摸摸臉頰上的水珠,赤裸著身體站在浴池裡,心裡充滿了異樣情緒的他,絲毫沒有反應過來此刻自己正處於原始生態.....

聽到某人狂傲的回答,李成烈面色一冷,那雙銳利的雙眼瞇了瞇,上下的打量了金明洙一番:

此刻的他,身上不著寸縷,白玉的肌膚如初生嬰兒般的粉嫩.....

剛才他從水裡把他撈起來的那瞬間,雙手傳來的嫩滑觸感,讓他內心的震蕩久久的不能平息.....

看看那白裡透紅的肌膚,雙臂上,剛才他抓過的地方,紅得那樣的明顯,五根手指印清晰可見.....

不得不說,這貓咪,還真是個尤物,男人中的極品!

不管看多少次,都不厭煩!

而且他的身體,好似真的迷戀上了替他那具誘人的身體,居然一碰上他就起了強烈的反應?

但是.....即便是這樣,他今晚的所作所為,也是不能夠原諒的!

他那傲慢的態度,居然一點兒也沒有悔過之心?

別以為,有足夠的身體資本就可以挑戰自己的極限!

別以為,他自己有著一張漂亮的臉龐,一個讓任何男人和女人都心動的身體,條件優秀,就可以伸長了腿出去到處勾搭!

居然和李大烈談笑甚歡?

更該死的是,他還親密的叫李大烈那傢伙“大烈”?

叫自己卻是始終的“老闆”長“老闆”短,酒會上居然視自己如無物?

要知道,“大烈”這個字,那傢伙可不是輕易的就能讓別人這麼叫的!

他到底是沒腦子還是故意的?

故意顯示他的魅力大?能夠勾引到素來以冷漠心狠手辣出名的李大烈的親睞?

作為一個玩具!他也太不乖了!

一個不乖的玩具,只有兩條路可走!

一就是回收,好好的重新調教!

二,就是徹底的丟棄!

金明洙?你到底要選擇哪一樣?

「很好!我現在就來教教你.....到底該以怎樣的態度對待自己的主人!!」

李成烈看看金明洙的身體,突然勾唇冷冷一笑,上前猛然的抓住了金明洙的手臂,身體貼在他的胸膛上,覆在金明洙的耳邊輕輕的說著。

他李成烈還沒有玩夠的玩具,怎麼會捨得丟棄?

所以.....他替他選擇,當然是第一條.....

今晚.....他李成烈要讓他金明洙知道,誰才是他該在意的人!

以及,到底以什麼樣的姿態對待這個正站在他面前的男人!

李成烈突然的動作,讓金明洙粹不及防!

被突然擒住雙臂和上身,耳邊傳來某男的喃喃聲,胸膛上那不屬於自己的火辣溫度都無不讓金明洙心驚。

媽的!這狐狸這又是犯的什麼病?

這突然擒住自己是做啥?

聽他那話語.....他該不會是想.....

靠!別以為老子就是他的奴隸!

每天跟前跟後,晚上隨他高興還有陪睡,被壓的義務?

媽的!混蛋!他當老子金明洙是什麼人?想壓就壓?

呵?想霸王硬上弓?

沒門!

反應過來的金明洙又氣又惱。

「媽的!放開!」金明洙怒吼一聲。

只見他臉色一沉,用力一個側身無果後,毫不猶豫的猛的一擡腿,弓起的膝蓋大力的朝著男人的小腹攻去.....

「嘩!!」水花隨著金明洙的擡腿,從浴池裡飛濺起來,四濺在各處.....

李成烈緊緊抓著金明洙的手臂身形一閃.....

雖然早已意料到手裡的貓咪會抓狂,會反抗!

但是,仍然沒有想到,這看似白嫩的貓咪,在被自己束縛的情況下,出腿的速度居然這樣之快!

經過閃身躲避後,仍然重重的落在了李成烈的腰部。

腰上猛然的一擊,讓李成烈眉頭一皺,但是很快變恢復如常:

呵呵!力度居然不小?

看來這貓咪是下了狠勁兒了!

要不是自己反應快躲閃了一下,估計現在自己已經躺在地上起不來了吧?

這樣也能擊中?

看來,自己是低估了這貓咪的本事了!

呵呵!接下來要專心應對了,他李成烈就不信了,憑著自己的本事,能搞不定一只張牙舞爪的貓咪?一個不聽話的玩具?

反抗嗎?很好!

很有意思!

越難教越有挑戰性!不是嗎?

「呵呵!挺疼!不過.....歪了.....」李成烈勾唇嗜血一笑。

剛才金明洙的一腿,不緊沒有讓他安分,反而讓他體內那股蠢蠢欲動的熱流更加澎湃了起來!

獵物的反抗讓他興奮,讓他衝動!

此刻的他,就像是一只被挑起了征服欲的雄獅,正擡著眼用勢在必得的眼神看著自己的獵物.....

今晚,注定了有一方要成為對方的口下之物.....

「媽的!放開!你***抽瘋?」金明洙氣及,扭動著身體,擡腿又是一記猛踢。

這次出腿比剛才更狠更快!

這傢伙,真***是有病?

剛才還氣焰高漲,面色恐怖,現在居然就笑了?

不!應該是說,現在的他雖然是在笑,但是,明顯卻比剛才更加危險了!

真***是個難纏的動物!

有了剛才的教訓,李成烈顯然已經進入了狀態.....

只見他身形一移,輕鬆的躲過,一手抓住猛擊來的腿,牢牢的高舉起,架在自己的肩膀上.....

「呵呵!難道沒人告訴過你,對於我.....同樣的招數不能用第二次.....你輸了,小貓咪!」

李成烈一手按著架在自己肩膀上的腿,一手大力的攬過金明洙的腰,伸出舌頭故意的在金明洙耳朵上一舔,然後戲謔的說著。

「嗯.....」耳朵上的溫熱的酥麻感,讓金明洙渾身一顫,臉頰迅速發燙,情不自禁的出聲。

再次出擊失敗,本就讓金明洙氣憤異常,加之,現在的姿勢?

自己渾身赤裸,腰部被那傢伙緊緊的禁錮在胸膛,單腿著地,另一只腿被某腹黑男高舉在他的肩膀上,私密的部位正毫無保留的呈現在了對方的面前.....

多麼窘迫的姿勢!感覺就像是.....像是.....額.....

金明洙面頰一紅,慌亂的別過頭.....

該死!怎麼每次面對這狐狸,都***束手無策?

總感覺自己就像是那砧板上的肉,隨時任他宰割一樣?

「怎麼?不能動彈了?呵呵!金明洙?你鬥不過我的.....」李成烈摟著金明洙的腰,朝著自己的身體方向緊了緊。

直到自己的身體和他的身體緊緊的切合,彼此的體溫能夠輕易的互相傳遞.....

直到,他能夠清楚的感受到他的體溫,能夠感受到對方身體的每一絲變化為止.....

近距離的感受到到懷裡人兒身體的淡淡的體香,混合著剛剛出浴的清新的味道,李成烈內心一震,霎時間,一股燥熱的感覺油然而生.....

早已有了反應的下腹,在此刻全然的甦醒.....

正高昂著頭,叫囂著.....

果然是只勾人的妖精.....

李成烈越來越強勢的禁錮,讓金明洙用盡力氣也動彈不得分毫。

本就在武力上懸殊,加上現在,胸腔的那物件兒,在這男人的環抱下,居然不聽話的躁動著.....

金明洙瞬間恍惚.....

身體也在這異樣的氣氛裡,變得燥熱不堪,某些不安分的因子正在他的血液裡流竄.....

那曖昧尷尬的姿勢,讓他清晰的感受到了身邊這個緊貼著自己的男人下體的變化.....

金明洙重重的呼吸一口,這感覺.....太微妙了.....

隨著李成烈漸漸發紅的眼眸,和那越來越急促的呼吸聲.....

他停止了掙扎,僵硬的保持著那該死的姿勢,不敢亂動半分.....

「明洙.....」李成烈眼眸一紅,火熱的唇瓣在他的臉頰旁重重的啃咬著.....

伴隨著沉沉的呢喃聲,李成烈抱著金明洙的身體猛的朝著浴池外大力一提,隨即,一個旋身,緊緊的把他靠壓在浴室的牆上.....

「你***.....唔.....」金明洙一驚,正欲開口.....

「吵.....」一個**辣的吻鋪蓋而來吞沒了他的暴怒的話語.....

李成烈大力的壓制著他的手臂,身體緊緊的貼在金明洙的身體上,滾燙的唇,霸道的在他艷紅的唇瓣兒上啃咬著.....

帶著絲絲的急促的喘息.....

這感覺.....

這種快要淪陷的感覺.....

媽的!金明洙!難道你還要做他的玩物?

一個可有可無的物件?

不行!這***算什麼?

「靠!唔.....放.....開.....唔.....」金明洙皺皺眉,唯一的一絲理智讓他猛烈的掙扎著.....

「別吵!」李成烈擡眼,對著金明洙不悅的說著。

為什麼?明明知道自己鬥不過,卻還是要反抗?

到了這個地步,還要反抗?

想逃嗎?.....休想!

李成烈眼神一柄,那壓制著金明洙手臂的雙手更加用力,身體更是刻意的朝著他的身體的方向擠壓,讓那條被高擡在自己肩膀的腿沒有絲毫動彈的餘地.....

「你***放開!這***算什麼?老子不是一個物件,任由你想怎樣就怎樣!滾開!」

終於得到一絲喘息的金明洙,擡眼毫不客氣的對著李成烈冷冷的說。

***!他憑什麼有權利這麼對待自己?

金明洙冷冷的話語,讓李成烈氣惱.....

「你說什麼?.....」冰冷至極的聲音,讓人毛骨悚然。

只見,李成烈臉色一暗,瞇了瞇發紅的眼眸,突然俯下頭,張開嘴對著金明洙那一張一合的雙唇重重一咬.....

「唔.....靠!.....媽的!.....」唇上的突然的一痛,讓金明洙奮力的掙扎著皺著眉頭,嗚咽著。

可是.....不管他怎麼用力,似乎也沒能動搖李成烈分毫.....

李成烈不理會他的掙扎和叫喊,依舊緊緊的咬著他的唇瓣不放,直到,雙方嘴裡都充斥著血腥的味道.....

此刻的李成烈,彷彿就是一頭發怒的猛獸,正死死的咬住自己的獵物,絲毫不鬆口.....

可惡!這個不知所謂的傢伙!

他到底在說什麼?

他當他自己是什麼?

物件?

呵?好個物件!

不知道為什麼,聽到他這樣的話語,李成烈就控制不住氣血上湧,胸腔的怒火,也隨著血腥的味道而更勝.....

他要懲罰他,懲罰這個總是能夠輕易的點燃自己怒火的傢伙.....

或許.....雄獅的征服欲,又或許是什麼原因,此刻他,在金明洙的反抗下,發怒的同時,那下腹的燥熱感似乎更旺了.....

某處的飽脹感讓他眉頭一皺.....

這傢伙.....居然連血液都是甜的?

在金明洙的掙扎和嗚咽下,良久才放開來.....

看著金明洙滿臉怒意的樣子,李成烈滿意的舔了舔唇。

「媽的!你***屬狗的?瘋子!」金明洙擡眼皺著眉頭,紅腫的嘴角掛著一滴艷紅的血液,對著李成烈大罵。

嘶—-真***痛!

這丫的一定是瘋了!不然怎麼亂咬人?

靠!老子這都遇到的什麼人?

媽的沒一個正常的!

看來,四條腿的動物都***危險!

靠!衰神罩頂!

「小貓咪.....我不屬狗.....」李成烈瞇瞇眼,摸摸金明洙的臉,食指指腹輕輕的劃過他的唇邊,對著他輕輕的說著.....

突然他眼角一亮,唇角一勾,俯下頭,伸出舌頭,朝著金明洙的唇角一舔.....

「嗯.....別浪費!.....味道不錯!」李成烈好似享受般的舔舔自己的唇角,點點頭。

呵呵!說來也怪!

自己對著貓咪,似乎怎麼樣都不會膩呢!

果然是新鮮玩具,還沒玩夠嗎?

這大大咧咧,粗俗,炸毛的性格,還真是別有一番風味!

這樣的玩具,怎麼能輕易的讓別人搶了去?

李成烈別有深意的看看金明洙,心裡想著。

「媽的!放開老子!你***變態嗎?丫的,這樣禁錮著老子算什麼好漢?有種放開老子,咱們好好的再打一架!放開!媽的!」

看著李成烈那別有深意的眼神,金明洙不由得一慌,對著李成烈大聲的叫罵著。

靠!那傢伙的眼神?一定是又在打自己什麼主意!

變態!臭狐狸!

血居然很甜?還***別浪費?

嘶—-真***痛!

浪費?的確浪費!

白白的血光之災!

媽的!被狗咬!

真想揍掉他兩顆狗牙!

氣憤的某人,心裡一陣的罵咧著。

「呵呵!你認為我會放開你?你不是我的對手!結果都一樣,所以沒必要!.....」李成烈勾唇一笑,伸出舌頭舔了舔金明洙的鼻尖兒喃喃的說著。

好只狡猾的貓咪,都到這個時候了,居然還不死心?

「你.....你***比李大烈還變態!」鼻尖兒的酥麻,和唇角的疼痛,讓金明洙大腦一陣的迷糊,不知道是刺激,還是痛,於是情急的他對著李成烈一陣的罵。

姓李的,都***沒好東西.....

「.....你說什麼?我比大烈變態?大烈好?是嗎?」聽到金明洙的話,李成烈擡眼,冷冷的看著他,半響悠悠的開口.....

該死!

他說什麼?

他居然說大烈比自己好?

好!好!好!

金明洙!很好!

原本已經漸漸消散的那股莫名的怒火,卻僅僅因為金明洙的一句話,或者說是一個名字,再次的復燃.....

「.....」看著李成烈的臉色,金明洙愣了愣。

貌似,自己說錯話了!

明明知道他呵呵李大烈水火不容,卻還不經意的拿他和李大烈做比較?

金明洙啊.....你這嘴.....

看吧!再次捅到馬蜂窩了吧.....

這下別指望這丫的能放過你了!

金明洙,不經意的縮縮頭.....

靠!不放就不放!

怕什麼?老子說的都是事實!

本來他們兄弟就是無差!

說都說了,也收不回來!

媽的!

想到這裡,金明洙正正脖子,對著李成烈就是一句:

「老子才發現,他就是比你正常!」

氣吧!氣死這只該死的狐狸!

“他就是比你正常.....”這一句話一出,浴室徹底安靜了,安靜到連李成烈那越來越快的呼吸頻率都能聽見.....

“噗通.....噗通.....”靜到連自己的胸腔裡面心臟的跳動聲都能聽見.....

李成烈陰冷著臉,冰冷的視線,直直的看著金明洙的眼睛,不說一句話.....

真的好靜.....這詭異的氣氛.....

似乎就像是暴風雨快要來臨的時刻那般.....

好冷.....

金明洙,不由得打了個哆嗦,眼神閃爍的看看李成烈.....

「呼.....」李成烈重重的呼吸一口,心裡越來越強的憤怒感,讓他暴怒.....

從來沒有人敢對他這麼說話.....

也從來沒有人敢拿自己和大烈做比較.....

好久都沒有這麼的壓抑過.....

金明洙.....你果然是個不怕死的傢伙!

自己的玩具居然不聽話到了這個地步?

狂風四起,暴雨終於到來.....

如撕咬般的吻,如雨點般的落在金明洙的肌膚上.....

每到一處都留下深深的印記.....

「唔.....靠.....」金明洙皺著眉頭,嚶嚀著。

唇上,脖子上,以及胸膛上,沒有了剛才的酥麻的感覺,取而代之的是那火辣辣的撕咬般的痛.....

李成烈俯下頭,毫不客氣的啃咬著他的每一寸肌膚.....

他不允許,不允許他的玩具此刻還想著別的男人.....

更不允許,他拿自己和他人比較.....

絕對不許.....

他李成烈要讓他知道,從以前起,誰才是他金明洙的主人.....

誰才是他該在意的人!!!

一路的撕咬,滾燙的唇瓣遊走到金明洙的胸前,張口,毫不猶豫的咬住了那嬌艷的紅梅.....

「媽的!鬆口!唔.....混蛋!」胸膛上,傳來的帶著疼痛的刺激感,讓金明洙發狂.....

看來,這狐狸真的是發怒了.....

變態.....絕對不饒恕!

對於金明洙的反抗和發狂,李成烈充耳不聞,一邊奮力的禁錮著身下的人兒,一邊,單手大力的揉搓著另一顆紅梅,嘴唇已經遊走到了他的小腹.....

一路啃咬下來,那白玉的肌膚上已經佈滿了青紫色的咬痕.....

「唔.....放.....放開老子.....」金明洙不自在的扭動著身體,吞吐的說著不完整的話。

那強烈的別樣的刺激感充斥著他的大腦,一些些酥麻,帶著一些些疼痛.....

身體也在這樣的感覺下,情不自禁的瑟瑟發抖.....

看著金明洙的反應,在看看他那毫不保留的暴露在自己眼前的私密地帶,李成烈唇角冷冷一勾,毫不客氣的伸手,一把抓住了某個致命而又脆弱的地帶.....

那裡已經蘇醒.....

重重的捏了一把,滿意的看著身下人兒的齜牙咧嘴狀,然後輕柔的套弄一番.....

「嗯.....唔.....媽的.....嗯.....」強烈而又直接的刺激,讓金明洙一陣顫抖.....

臉上的紅霞在次爬上肌膚.....帶著絲絲的粗氣.....

眼神也開始迷蒙.....

金明洙.....媽的!你***這是什麼反應?

靠!

你***注定犯.賤.....

心裡狠狠的把自己身體的反應腹誹了一番。

對於金明洙的反應,李成烈勾勾唇,至少,他這身體,現在是他李成烈的.....

其他的以後也會是.....

他從來沒有失敗過.....這次也不會.....

「媽的.....放.....放開我.....變態.....」金明洙隱忍著身體的強烈的沖擊感,斷斷續續的說著。

看著他強烈的隱忍狀態,聽著他的話語,李成烈再次皺皺眉。

身體都誠實成這樣了,居然還反抗?

是因為李大烈嗎?

不!他絕對不允許!

看來.....這貓咪還真是不乖到了極點!

兩人的扭動之下,李成烈一邊單手解開自己的褲帶,一邊更加瘋狂的啃咬著金明洙的胸膛.....

「唔.....」金明洙紅著臉,半瞇著眼,看著眼前這只已經失控的猛獸.....

下身的清涼感讓他冷不丁一慌,那重重的抵觸在自己的私...處的火辣辣的巨龍,蓄勢待發,他知道那是什麼.....也知道那意味著什麼.....

「李成烈!別.....」金明洙開始慌了,莫名的心慌.....

「別?嗯?你說別?.....金明洙.....我的貓咪.....晚了.....」聽到金明洙叫自己全名的李成烈,心裡悶悶的一頓。

叫李大烈為“大烈”!

叫自己,卻是李成烈!

想到這裡,內心的憤怒無於言表.....話音還未落下,隨著重重的呼吸,李成烈一個挺......身,毫不憐惜的全數闖了進去.....

沒有任何的潤滑.....

「靠!痛!痛!媽的!混蛋!」後道突然的飽脹感,和那被強硬撐開的撕裂感讓金明洙皺著眉頭大叫出聲。

沒有上一次的那種溫和的感覺,這次,似乎感覺很糟.....

混蛋!

「嗯.....」突然的緊致,讓李成烈呢喃出聲。

他喘著粗氣,自己那漲到發痛的分身被那火熱的地方緊緊的包裹著.....

雖然乾澀,但是,感覺依舊強烈.....

伸手環過金明洙的腰,大力的律動著.....

這是給他的不聽話的玩具的懲罰.....

「唔.....痛!媽.的!出去!」金明洙,緊緊的抓著李成烈的肩膀,咬著牙叫喊著。

「痛?嗯?知道痛?」李成烈狠狠的抽送了一番,看著金明洙問。

「痛!.....靠!」金明洙閉著眼,痛苦的回答。

這狐狸存心的.....媽的!

「嗯.....我比李大烈變態嗎?嗯?」李成烈抱著金明洙的腰,咬著他的耳垂兒,下.....身狠狠的律動著,故意的問

他要懲罰,懲罰這只不知所謂的貓咪.....

讓他刻骨銘心!

「靠!你.....唔.....」金明洙皺著眉頭,半趴在李成烈的肩頭,死咬著唇罵咧著。

媽的!這丫的.....

下身的火辣感越來越烈,那感覺.....像是要把他自己撕裂了一般.....

「不回答嗎?嗯?」李成烈勾勾唇嗜血一笑,加大了抽送的力度.....

強烈的撞擊聲回響在浴室,金明洙隨著那一下一下的撞擊搖晃著身體.....

其實.....也不是那樣.....

不知怎麼的,雖然這狐狸這樣的對待自己,但是,依舊覺得,他沒有比李大烈差.....

剛才說的那都是氣話而已.....

但是.....他為什麼要這樣對待自己?

想不通,也沒精力去想.....

金明洙.....面對李成烈這狐狸.....你,注定敗了!

「沒.....痛!唔.....」金明洙抓著李成烈的肩膀艱難的說著。

聽到金明洙的話,李成烈眉頭一舒,心裡的陰鬱消失了一大半,於是他放慢了律動的速度,力度也減少了大半.....

「嗯.....乖.....嗯.....以後.....不準靠近李大烈.....聽見了嗎?嗯?」李成烈吻吻金明洙的唇,喘著粗氣呢喃著對他說著。

「.....」好不容易輕鬆大半的金明洙,迷茫的靠在他的肩頭,不吱聲.....

終於.....終於輕鬆了很多.....那火辣的感覺也減少了很多.....

「嗯?不聽?」沒得到回答的李成烈,勾勾唇,在金明洙的唇上重重的一咬,下身再次加大了力度。

「唔!.....靠!知道!媽的!.....輕.....輕點兒!」金明洙咧著嘴,回答著。

這丫的,這又是發的哪門子癲?

「這樣才乖.....」李成烈滿意的吻獵物吻金明洙的胸膛,柔聲的呢喃著。

果然,不聽話的玩具要靠強制懲罰!

看著金明洙皺眉難受的模樣,李成烈心裡的某處似乎受到了震撼一般,得到了滿意的答案,也該對他溫柔一些了.....

畢竟男人不比女人,相對於女人來講,男人有些部位更為脆弱.....

這只張牙舞爪的貓咪,還真有讓人生氣,讓人疼的本事!

李成烈喘著粗氣吻著金明洙的耳垂兒,那溫熱的唇,沿著金明洙的脖頸,一直延續到胸膛,甚至更下去的部位.....

之前的那火辣的疼痛感不覆存在.....

一陣陣酥麻的感覺刺激著金明洙的神經.....

那本就被挑起的欲火,從身體內部熊熊燃燒了起來.....

這感覺.....挺不錯.....

「唔.....嗯.....」他閉著眼,靜靜的享受著這難得的美好感覺.....

既然反抗無效,何不就此接受?

反正和他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再多一次.....也無所謂的吧?

攀著李成烈的肩膀,金明洙很沒志氣的沉淪著。

「明洙.....嗯.....」李成烈抱著金明洙的腰,把他翻轉過身,下身的強烈感覺,讓他忘情的叫著他的名字.....

「唔.....輕.....輕點兒.....重了.....唔.....」金明洙雙手撐著浴室牆壁,仰著脖子,弓著腰,高擡著臀部,忘我的低吟著。

那白玉的身體,赤裸裸的暴露在空氣中,本就白皙的皮膚,在欲望的熏染下,正透著淡淡的粉紅.....

那結實的沒有一點兒贅肉的腰,在激烈的碰撞的過程中拉長,配合著那挺翹的臀部,成了一條最為完美的,讓人忍不住發狂的誘人弧線.....

為什麼?自己身為一個男人,卻在另一個男人的挑逗下這樣的興奮?

自己身體的迫切的叫囂著渴望.....不是做夢,也不是幻想.....

而是真實的不能再真實,強烈得不能再強烈的感覺.....

居然對一個男人,有這麼強烈的感覺?

金明洙.....你丫的真的完了!

「嗯.....小喵咪.....叫我.....叫我的名字.....叫我烈.....」李成烈伸過長臂勾過金明洙的脖頸,唇瓣不停的在金明洙的肩膀上啃咬著.....

此刻.....李成烈只知道,他全身發熱,被緊緊包裹住的分身處,正滾燙得像是快要溶化一般.....

那美好的感覺,真想讓他把身下的人兒揉進自己的身體裡.....

好久沒有這樣的迫切需要過.....

如果.....能這樣下去.....即使一輩子.....似乎也不錯.....

喘息和汗水的交織,和那時而的媚入骨髓的呻吟聲,回響在浴室.....

那斷斷續續的聲音,低沉的帶著磁性的聲音,此刻就像是蠱惑人心的魔咒一般的傳進金明洙的耳朵.....

每個音律,每個字,都撩撥著他的神經,迷惑著他的大腦.....

這聲音,這麼久以來,還從來沒有聽過.....

彷彿這就是他的內心一直想要聽到的聲音一樣.....

「唔.....嗯.....烈.....烈.....」金明洙搖擺著身體轉過頭,胡亂的吻著李成烈的短髮,貪婪的聞著那讓他瘋狂的清香味兒.....

迷情十分,忘情時刻,強烈的感覺刺激著他們的大腦,那麼的美好,美好的,感覺這一刻就像是夢境一樣.....

「嗯.....明洙.....你是我的.....只能是我的.....」李成烈吻吻他的唇,一邊不受控制的快速律動著,一邊霸道的說著。

沉浸在歡愉中的金明洙,迷蒙著眼,聽到那聲聲的霸道呢喃,微微勾了勾性感的唇角.....

“你只能是我的?”是嗎?是情之所至?還是什麼?

嗯.....不管怎樣.....此刻.....你也是我的,是我金明洙的.....此刻.....

金明洙,迷糊的想著.....

「唔.....烈.....慢.....慢點兒.....我.....唔.....」

面對李成烈的高超的技術,和那讓人迷糊的情話,金明洙紅著臉,體內叫囂的感覺告訴他,他似乎快要達到巔峰了.....

「啊.....嗯.....你.....」分身突然的窒息感,讓金明洙大叫出聲.....

「不準.....等我一起.....嗯.....」李成烈一把抓住金明洙的某處,吻著他的脖頸,霸道的說著,下身也加快了動作.....

喘息聲和呻吟聲在浴室回蕩著,不知道過了多久,隨著兩聲低吼.....白色的煙花,伴隨著濃濃的情欲味道,在浴室裡散開了來.....

金明洙四肢酸軟的滑落在地上,重重的喘著氣,經過一場爭鬥後,臉上的紅霞似乎更艷了,映襯的那白玉的臉龐,更顯得妖嬈萬分.....

李成烈滿意的看看癱坐在地上的金明洙,勾勾唇,上前輕柔的攬過他的腰,抱在懷裡.....

不知為什麼?

此刻.....他就想這樣緊緊的把他抱在自己的懷裡.....

看著他疲憊的樣子,就有種想要好好呵護他的衝動.....

「嘩嘩!」蓮蓬花灑下,兩具赤裸的身體,一蜜色,一玉白,不一樣的顏色,不一樣的味道,卻在同一間浴室,在同一個花灑下。

水珠兒隨著他們的身體流下,晶瑩剔透,霎時好看.....

金明洙紅著臉,看看自己身邊這俱各方面都很不錯的身體的主人,腦子裡回想著剛才的種種,他的每一個動作,每一聲呢喃.....無不讓他臉紅心跳.....

那時候的他們是那麼的親密無間,那麼的忘情.....

就像是情侶一樣.....

如果.....氣氛一直保持那樣該多好.....

莫名,心裡居然有那麼一點點兒小的期待?

想什麼呢?金明洙.....你們根本就不是一類人,那種事情就是玩玩而已!

千萬不能當真.....

金明洙甩甩頭,為自己莫名其妙的想法懊惱著。

李成烈看了看正拿著毛巾想事情想得出神金明洙,勾唇一笑:

「怎麼?不舒服了?」李成烈攬攬他的肩,關切的問。

剛才這貓咪的表現著實讓自己滿意,雖然之前不愉快.....

但是.....味道,真的不錯.....

他那忘情的模樣,還真比女人還勾人.....

估計,那是這貓咪最難得的表現了吧?

怕是他自己都不知道,那時候他是多麼的勾人心魄吧!

好個磨人的妖精!

果然有讓人欲罷不能的本事.....

嗯.....他李成烈喜歡!

以後可以繼續發揚!

「額.....沒有!」金明洙尷尬的朝著一邊挪挪。

有沒有不舒服?

他這是貓哭耗子,假慈悲吧?

明明他自己爽得快要升天,還有臉來這樣問自己?

真是臉皮夠厚!

不過.....要說不舒服?額.....

除了一點兒腰酸外,還到真沒有什麼不適.....

難道?是自己的身體已經習慣他了?

額.....

想到這裡,某人那城牆一樣的厚德臉,居然再次飛上了紅霞.....

「唉?你丫的還待這兒幹嘛?回你自己那豪華地方去!」彆扭至極的金明洙看看李成烈,紅著臉說著,一邊說,一邊朝著臥室床邊走去。

這傢伙啥意思?

該辦的,和不該辦得事情,都被他給辦光了!

居然還賴在這裡?

真是.....

「嗯?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這裡也是我家.....」李成烈勾勾唇,擡步跟了上去。

呵?趕人了?

這膽大的傢伙,居然敢對自己下逐客令?

不過.....看他彆扭的樣子,還真是可愛!

「額.....」聽到他的話,金明洙一陣的語塞.....

是啊!

這裡也是他家呢!

人家想待哪兒就待哪兒,自己好像管不著呢!

自己才是別人一類的吧?

話說.....自己這是身在狐狸窩吧?

難怪!難怪最近時運低,老倒霉!

真是.....靠!有錢人還真可以了不起!

連時運都比自己來得要好.....

瞧瞧,那嘴都笑歪了!

金明洙,赤裸裸的走到床邊,現在的他,或許是經過幾次的磨合,如今,在他面前赤裸著身體,反而倒不會覺得彆扭了.....

他想通了,也認識到了,即使自己包裹得再嚴實,以這狐狸的實力,如果他真的還想對自己做什麼,也能不費多大的精力就能把自己扒個精光.....

既然穿上了也不見得安全,何必費神.....

況且他喜歡不穿衣服睡覺的感覺.....

那種渾身沒有任何的壓力和負擔的感覺.....

不過.....這傢伙,用得著這樣嗎?

在別人的臥室裡,居然學自己?

連浴巾都懶得圍一條?

展示他自己的良好身材?

金明洙斜眼偷偷的看了看李成烈的身體:那有著蜜色肌膚的身體,結實健碩,沒有一點兒贅肉.....在配上那絕色的臉龐.....簡直.....

某人很沒志氣的暗自吞了吞口水.....

不管怎麼看,都還是.....還是誘人吶.....

「媽的!老子要睡覺了.....你自己滾出去!」金明洙強裝著鎮定說著,眼角再次朝後瞟了瞟,然後,快速的朝著床上一倒.....

扯著大字,一副隨你便的模樣!

他那偷偷摸摸的偷看的模樣,全數的被李成烈看在了眼裡,看著金明洙的模樣,他唇角一勾:

「嗯.....我也睡覺了!」李成烈笑笑,爬上床,很自覺的拉過被子蓋在自己的身上。

這彆扭的貓.....真是越發有趣了.....

他突然覺得,現在的貓咪,似乎比較可愛.....

果然還是屬於自己比較好!

「欸??媽的!給我!你不回你窩,擠我這兒幹嘛?」感覺到自己身上一涼,金明洙一愣,毫不客氣的搶過被子。

嘿?這傢伙還真和自己耗上了?

賴上床了都.....還搶自己的被子?

老闆怎樣?床是老子的,被子當然不讓!

「哈哈!這裡也是我家.....」面對金明洙,翹著嘴很不客氣奪回被子的樣子,李成烈笑笑,拉開被子便鑽了進去.....

好像一直以來,和這貓咪拌嘴都挺有意思呢!

被子裡,暖暖的,金明洙那淡淡的體香味道,混合著那著剛出浴的清香味兒,霎是好聞.....

伸手不經意的碰碰他那光滑的肌膚.....

溫度似乎挺燙.....

不知道是自己的體溫,還是別的什麼原因.....

總之.....一靠近他,就忍不住,渾身燥熱,下腹那股難耐,再次油然而生.....

「你!!靠!隨你!」金明洙無言一對,只得扯著部分的被子轉過身,翹著屁股背對著某男。

這傢伙吃錯藥了?

放著對面那麼大的房間不睡?突然要和自己擠?

之前還那麼變態的對待自己,現在就像個沒事兒人一樣?

腦袋被門擠了?

看著某人拋給自己的漂亮的背部曲線,聞著那剛出浴的清香味兒,下身也被某大大咧咧的某人的臀部無意的碰觸著,心裡的那火再次被點燃.....

「小貓咪?」李成烈摟摟金明洙的腰,在他的耳邊輕輕的叫著。

「幹嘛?有事兒說事兒!」金明洙紅著臉,強裝著鎮定的回答著。

天知道,這傢伙的氣息是多麼撩人,那溫熱的體溫,簡直讓他發燥!

原來人家古人說的狐狸精,確實厲害,真神了!

「再來一次如何?」李成烈勾勾唇,在他的耳邊刻意的吹了吹.....

「額.....你.....」沒等金明洙反應,李成烈已經棲身而上.....

喘息和汗水交織,誰知道誰心裡到底是誰?

今夜的奮戰,到底是誰勝過誰?

亦或者,誰被誰征服?

本質發生了變化,這些,似乎都不再重要.....

夏日的清晨,總是陽光明媚,給人一種神清氣爽的感覺,鳥兒鳴叫著催促著人們快快起床.....

陽光燦爛的撒在大地.....

一輛火紅的跑車急速的駛到別墅門口.....

那嗒嗒的喇叭聲,依舊是那樣的震撼著人們的耳膜.....

潔白的大床上,兩具赤裸的身體相互簇擁著,依偎在一起,看上去是那樣的祥和,唯美.....

李成烈煩躁,甚至有些惱怒的睜開眼,看看窗外,然後轉頭看看眼前這個正弓著身子縮在自己懷裡睡得正香的人兒.....

不自覺的勾勾唇,低頭輕輕的在那額頭上印上一吻.....

現在,這個勾人魂魄的傢伙正在自己的懷裡,看著他那甜甜的睡相,一時間,竟恍惚的覺得,現在.....此刻,不就是人生最美好的時刻嗎?

這到底是錯覺還是什麼?

嗒嗒的喇叭聲依舊不絕於耳.....

李成烈皺皺眉,輕輕的挪開了那環抱著自己腰的手臂,正欲起身.....

「唔.....」只見懷裡的人兒嚶嚀一聲,砸巴咂巴嘴,那剛被挪開的手臂再次環了過來.....

趁著環抱的動作,還順勢的往他的懷裡拱了拱,然後又呼呼的睡了過去.....

呵呵!好只可愛的貓咪!

說他是貓,可真是一點兒都沒錯,看看他那蜷縮在一起的身子.....

根本就跟貓無差嘛!

昨晚,自己似乎要得太過了.....

那麼多次,沒忍住,還真是難為他了.....

不過.....他那妖媚萬千的樣子,還真是讓人回味無窮.....

想到這裡,李成烈暗自勾了勾唇,擡手縷了縷懷裡人兒額頭的短髮,動作輕柔的,就像是在呵護一件無上之寶一般.....

身體自發的做出這樣的舉動,讓李成烈自己也為之一驚:

什麼時候起?自己開始這麼在意這只貓咪了?

不是一直把他當玩具的嗎?

看到他和自己的哥哥“大烈”有說有笑的時候,自己心裡的那難以控制的憤怒有事怎麼一回事?

浴室裡.....自己懲罰他的時候.....

看見他在自己身下那痛苦的模樣,自己心裡的那一剎那間的心痛.....是怎麼一回事?

迷情十分,自己總是忍不住想要親吻他身體的每個部位,是怎麼一回事?

當他忘情的叫著自己為“烈”的時候,自己心裡的那一絲絲的甜蜜與滿足又是怎麼一回事?

這些.....難道真的只是自己對一個玩具該有的感覺和態度?

某些事情似乎已經不在自己的控制中了呢?

呵呵!可愛的貓咪,從什麼時候開始,我開始在意起你來了?

真是本事不小呢.....

李成烈笑笑,指腹輕輕的劃過金明洙的額頭,貪婪的留戀著那美好的肌膚質感.....

如若沒有外面那煩躁的聲音,該多好.....

李成烈再次皺皺眉,輕輕的拉長了身體,伸長手臂,不知道按了一個什麼鍵,那吵人的噪音沒有了.....

世界似乎暫時安靜了,能清晰的聽到懷裡人兒均勻的呼吸聲.....

“碰”車門重重的關上,南宮翼臭美的對著鏡子照了照,然後美滋滋的上了樓.....

好幾天沒見到自己的小洙洙了,不知道,那小子這些天好不好?

有沒有被烈那該死的傢伙欺負?

想到這裡,他加快了腳步。

「烈?烈?你在不在?該不會還沒起床吧?你可是很少睡懶覺的哦!」南宮翼笑瞇瞇的推開了李成烈臥室的房門。

房間依舊豪華,給人一種高貴無與倫比的氣質感.....

可是,寬敞的房間內,大床上,被子整齊如初,根本沒有人睡過的痕跡.....

浴室也是空空如也,哪裡有李成烈的身影?

房間好像沒人睡過?

這傢伙.....這麼早,跑哪裡去了?

如果他沒在家?那別墅的門是誰開的?

難道.....?

想到這裡,心裡升起一股不好的預感,南宮翼一頓,轉身大步的朝著臥室門外走去.....

斜對面,金明洙住的房間門,緊緊的關閉著.....

好像裡面的人還沒有起床?

緊緊一道大門而已,似乎就隔絕了這一切的訊息.....

他不會也在裡面吧?

在小洙洙的房間裡?

他們.....他們.....

南宮翼強忍著心裡的不安,擡手輕輕的扭了扭房間門.....

門沒鎖.....

心裡緊張的他,慢慢的推著門.....

應該不在的吧?

烈那傢伙,是不會隨便和誰一起過夜的,從小就是那樣,即使是女人,和他**過後,也都是毫不猶豫的踹開.....

絕對不會留宿.....

況且.....以小洙洙的脾氣,又怎麼會讓他胡來?

嗯!對!不會有什麼情況的!

小洙洙不是一直都有睡覺不鎖門的習慣嗎?

呵呵!這傢伙,還真是沒有防備心理啊!

重重的吐出一口氣,緩緩的推開了房間門.....

只是.....房間裡的情況並沒有像他所想像的那樣.....

最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只見,李成烈正光著上身靠坐在床頭,那絕色的臉龐上陰冷得沒有一絲的溫度,正冷冷的看著他.....

他臂彎處,李成烈的胸膛邊,有一雙白玉的手臂,正橫過他的蜜色身體,環抱著他的腰.....

頭緊緊的靠在李成烈的身邊,嘴角還時不時的咂巴咂巴,那人似乎正睡得香.....

一蜜色肌膚的男人,懷裡摟著一個膚質白玉睡得正香的男人.....

好一副唯美的畫面!

只是.....這樣的畫面,看在南宮翼的眼裡,卻是那麼的刺眼.....

烈懷裡的那人.....不就是自己日思夜念的人嗎?

自己眼花了?還是.....

怎麼會?怎麼會這樣?

他們到底還是.....還是住一起了!

自己敗了嗎?

在自己還沒來得及真正出手的時候,就敗了?

南宮翼心裡悶悶的一痛,看著眼前溫馨的一幕,內心的萬般苦楚,竟讓他一時說不出話來!

「你打算看到什麼時候?」李成烈看看懷裡睡得正香的金明洙,伸手拉了拉那已經滑到他腰部的被子,然後擡眼,看著南宮翼,壓低聲音冷冷的說著。

待續.....

創作者介紹

烈洙귀엽다-育珊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