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他到公司,還沒來得及吃飯,先被王晉叫去了辦公室。

金明洙料到王晉要跟他說些什麼,他也做好了被責難的準備。

王晉沖他微微一笑,指了指沙發:「坐」

金明洙坐了下來:「王哥,有什麼事?」

「我昨天晚上想了想,覺得這個招標的事情,還是應該由你來負責」王晉笑了笑:「一來嘛,你是最熟悉的人,整個投標文件都是你一手策劃的,團隊也是你帶起來的,雖然你來公司時間很短,但是大家都對你挺信服,說實話啊,臨陣換將,我還真找不著合適的人」

金明洙剛想開口,王晉搶先道:「二來,你和李成烈畢竟有些私交,你去跟他周旋,肯定更便利一些,因為你了解他」

金明洙不動聲色道:「王哥,正因為我和他有私交,這反而不合適吧」王晉居然讓他去對付李成烈,這不僅是向李成烈示威,亂李成烈陣腳,更重要的是逼自己表忠。

他如果答應了,他要一個人迎著李成烈的怒火和各種不理智的行為,他如果不答應,王晉不會再信他。

不,可能從來也沒信過。

王晉這一招,真夠歹毒。

「有什麼不合適?你是我公司的員工,明洙,我相信你能做到公私分明,儘管這樣你可能會有些尷尬,不過你和李成烈以前的關係,剛好也可以善加利用一下,這又不違紀,你說對嗎?」王晉態度溫和懇切,一點都不像在給人下套。

金明洙正色道:「王哥,如果真的是我沖在前線和李成烈接觸,只可能把事情鬧得一團糟,絕不會達到你想要的效果。王哥不信任我,是我的過失,既然這樣,我還是辭職吧,免得你心有締結,這時候退出,咱們還能當個朋友」金明洙站起身往門口走去。

背後急促的腳步聲帶起一股風,金明洙的肩膀突然被用力抓住,還沒待他反應過來,他已經被推到了牆上,火熱的唇瓣狠狠貼了上來,有些粗暴地蹂躪著他的嘴唇。

金明洙握了握拳頭,最終沒有打出去,只是用力推開了王晉,他冷聲道:「王總,請你冷靜一些」

王晉按著他的肩膀,低下了頭,喘著粗氣,半晌才擡起頭來,眼睛拉滿血絲,他啞聲道:「明洙,我真的喜歡你,你卻一次次讓我失望」

金明洙有些內疚:「王哥,對不起,但我發誓,我絕沒有聯合李成烈來坑你,他是中顯合夥人的事,我根本不知情,我沒有做對不起公司的事,只是,因為我的原因,給公司帶來了損失,我確實難辭其咎」

王晉明亮的眼睛一眨不眨地在金明洙臉上逡巡,半晌,他道:「好,我相信你,但我不想再看到你和李成烈藕斷絲連了」

金明洙垂下眼瞼:「王哥,我們的事,我沒法和你解釋,但我說辭職,是認真的,我考慮了很久,我.....」

王晉沉聲道:「辭職?什麼意思?」

「王哥,我和李成烈的事已經嚴重影響了我的工作,而且現在直接影響了公司的利益,我不能再呆這裡」

王晉失笑:「你是想跟我說,李成烈是因為你才在背後陰我的?」這理由他實在無法不覺得可笑,在他看來為了感情做如此衝動的事,簡直荒唐,可是看金明洙的表情,他才意識到金明洙不是在說笑。

王晉搖了搖頭,輕笑道:「明洙,該說你什麼呢?紅顏禍水?」

金明洙自嘲一笑:「王哥,別寒磣我了。我只希望你能原諒我」

「你要我原諒你.....」王晉苦笑一聲:「你不如問問,我有沒有捨得怪過你,儘管你總是讓我失望」

金明洙嘆道:「王哥,我真的特別對不起你.....違約金我會足額支付,我真的.....不想再給你們添麻煩了」

王晉拍了拍他的臉:「我可還沒答應」

「王哥.....」

「我理解不了李成烈究竟是什麼心思,但是他這個人,在北京城裡是出了名的小痞子,你這樣的斯文人,只適合動腦,不適合動武,你鬥不過他,並不奇怪。但是,因為這個你要辭職,我接受不了。辭職之後,你打算幹什麼呢?」

「我打算.....去新加坡,我有個大學同學在那兒創業,企業已經很有規模,我隨時都可以去」

看來暫時離開是他唯一的出路,但是他不能接受李立江的邀請,否則他就真的裡外不是人,更加對不起王晉。選一個離國內近的東南亞過年,逢年過節,他可以很快就回來,也可以把父母接過去,恐怕是現在最好的出路了。

王晉嘆道:「你既然執意要走,我知道自己說服不了你,不過,你大可不必辭職,如果你想去新加坡,依然可以為我工作」

「你在新加坡有公司?」

「具體來說,是我太太的」王晉沒有一點心虛的樣子:「我和她早年非常不合,後來分開了,反而能和平相處,現在就跟朋友親人差不多,畢竟我們還有兩個孩子,不過,由於涉及到財產分割的問題,我們無法離婚」王晉看著他:「我一直沒有告訴你,你不會怪我吧」

金明洙搖搖頭:「這是王哥的私事」

王晉苦笑一聲:「你毫不在意,更讓我難過」

金明洙微訕。

「那個公司我是大股東,不過她在管理,她的能力有限,公司勉強能維持,但是一直做不起來,你去了,正好幫幫她。另外,我的兩個孩子也在新加坡,我們還能經常見面。明洙,我不會同意你辭職,如果你真的不願意呆在北京,這是我能給你的最好的安排,你的薪資待遇會跟這裡沒有任何差別」

金明洙第一次沒辦法繼續跟王晉打官腔,他低下頭,啞聲道:「王哥,你還是別對我這麼好了」

「我這也不全是為了你,新加坡那邊的生意,我太太一直做得不溫不火,我也沒時間管,如果你去了,企業肯定能發展起來,這也是雙贏。而且,誰讓我喜歡你呢」

金明洙第一次感到感動。

王晉跟李成烈是截然不同的兩種人,表達感情的方式自然也千差萬別。王晉或許不如李成烈執著,可他給予的卻是理智的、務實的、經過充分考量的喜歡,金明洙雖然無法動心,卻感到很安心。

他想了想,道:「王哥,這樣對我來說,也是個很好的選擇,但是我擔心李成烈會找你麻煩」

王晉笑道:「我怎麼會怕他,放心吧,李立江不會坐看自己的兒子騎到自己頭上的,早晚要收拾他,我看熱鬧就行了」

金明洙嘆了口氣:「王哥,我被一個二十來歲的毛頭小子逼成這樣,讓你看笑話了」

「說哪兒的話」王晉抱了抱他的肩膀,柔聲道:「我心疼你」

金明洙只覺得陣陣心酸。

王晉安慰了他幾句:「既然你決定了,我會讓我的助理給你辦調動手續」他笑了笑:「你知道嗎,其實我挺開心的,好像把你藏起來似的感覺」

金明洙勉強笑了笑。

王晉拍拍他的肩膀:「你走之前,招標的事情,還是幫我個忙吧」

「你說」

「中顯想跟我談判,讓我退出競爭,或者合作開發,合作開發雖然是退而求其次的選擇,卻也是眼下最好的選擇了,但是條件我不太滿意,我希望你去跟中顯談判」

「是跟中顯談判,還是跟李成烈」

王晉笑了笑:「都是」

儘管知道王晉要利用他,他也沒法拒絕。不說他是王晉的雇員這件事,就說王晉對他的幫助,他都沒法拒絕這麼一個任務。

他點了點頭:「好,我去」

王晉滿意地一笑:「我會跟你一起去的」

王晉把談判的時間安排在了兩天後,金明洙趁這時間回了趟家,見了父母,把他的打算說了,並強調是公司需要外派他去新加坡。

他父母很是意外,不過反應並不是很大。來老人退休之後,兒子漸漸長大,而且很有能耐,家裡面大事小事,其實都是兒子說了算,他們覺得兒子去國外發展事業很了不起,完全不會多想。

金母說:「去啊,好事兒啊,聽說新加坡是個特別好的地方,人人都很有禮貌,地上連口香糖都沒有,你去那邊穩定下來,我們倆也去旅旅遊」

「對對,我也想去看看,你要是回不來,我們可以過去嗎,不是離中國挺近的」

金明洙心裡難受起來,幸好,他的父母不知道他是談了一段失敗的徹底的感情,被逼無奈才出的國,面對父母的寬容和單純,他愈發覺得自己窩囊。

金明洙勉強笑了笑:「去那邊可能會很忙,平時就不會像在北京回來那麼頻繁了,逢年過節的,如果我回不來,你們陪我去新加坡過年好嗎?」

「行啊,我們還沒在國外過過年呢」

「我走了之後,你們一定要注意身體,電話還是那個電話,隨時可打通」

金父笑道:「你不用擔心我們,我們身體挺硬朗的,現在你媽自己一個人都能買菜,我也堅持鍛煉呢,你不說兩年就調回來了,工作嘛,是正事兒,放寬了心走,多打電話回家就行」

金明洙眼圈有些發酸,他笑著點了點頭:「我一定經常打電話,你們也經常去,新加坡很近的,飛機兩三個小時就到了」

「啊,這麼快啊,那一定去,一定去」金母笑呵呵地說,然後話鋒一轉,小聲問道:「那.....那個,李成烈,怎麼辦啊?」

金明洙一怔。

倆老人對視一眼,金父的眼神有幾分責怪,金母瞪了他一眼,轉頭看著金明洙,就想等他答案。

金明洙嘆道:「爸,媽,我跟他已經分開了,我們不合適,你看年紀差那麼多,能過到一塊兒去嗎。我走了之後,如果他來找你,就別搭理他了,我們沒有可能了」

金母嘆了口氣:「你們年輕人的事,我也管不著,可我感覺那孩子還挺好的」

金父拽了拽她,示意她別說了。

金明洙搖搖頭:「確實不合適,你們別提他了」

金母張了張嘴,最後還是忍住了:「行吧,你決定的事,我們也不多說,你什麼時候走啊?」

「我明天回北京處理點事,然後就走了」

金母摸了摸他的頭髮:「到了國外好好照顧自己,他們都說什麼話啊,你聽得懂嗎?」

金明洙淡淡一笑:「都會說中文的」

「那就好,反正好好照顧自己」

金明洙握住他媽的手,心裡湧入一股暖流。

「明洙,你是不是有點緊張?」

金明洙笑道:「還不至於」

金明洙和王晉此時正坐在車上,跟兩個下屬一起去XX酒店與中顯談判。通常這類合作談判,沒個七八輪談判都下不來,王晉帶他來,並不是讓他能決定什麼,完全是為了震懾李成烈。

金明洙心裡不想做這件事,卻無可奈何。

這種做法,果然很符合王晉的性格。也罷,他欠著王晉,多少要還。

王晉捏了捏他的手,笑道:「沒事的,我負責說,你負責助陣」

金明洙淡笑不語。

到了酒店之後,中顯的三個人和李成烈都已經到了。

李成烈看到他的時候,眼神一下子變了,臉色也沉了下來,面上的肌肉呈現有些猙獰的僵硬。

金明洙面無表情地看了他一眼,然後跟中顯的人一一打了招呼。

王晉一派大將風範,跟中顯的人說話的態度完全就是“我是大哥你是小弟”,中顯的老總來頭並不小,不過不是王晉的對手,也不願意得罪他,就笑著附和著。

「喲,小李也來了,怎麼去中顯工作了?沒聽你爸爸說啊」

李成烈皮笑肉不笑的說:「王總不至於那麼了解我家裡的事吧」

「好奇嘛,放著那麼大的公司不去學習,卻跑去了.....哦,其實中顯也是個相當有實力的公司,我的意思就是啊,家裡那麼好的條件放棄了,挺讓人佩服的,哈哈」

李成烈的手在背後握成了拳頭:「王總是大忙人,題外話我看咱們就不說了吧」

「對,節省時間」王晉親切地拍了拍金明洙的後背:「明洙,坐,把資料拿出來」

金明洙接過助理遞來的文件夾,取出文件後遞給中顯老總:「陳總,我們對合作開發一事非常有興趣,因此草擬了一份合作意向書,請您過目」

陳總還沒伸手,李成烈已經抓住了那份文件,同時鷹隼般的雙眸冷冷地看著金明洙,以狩獵的姿態。

金明洙笑了笑:「請過目」

李成烈拿過文件草草翻了翻,然後遞給了陳總。

王晉在這時候突然轉臉對金明洙說:「明洙,你想喝點兒什麼?」態度之親近,讓李成烈瞠目欲裂。

他用了極大的意志力,才阻止自己撲上去揍王晉的衝動。他現在恨極了王晉,如果他們之間沒有一個王晉一直在挑撥離間,也許情況會比現在好很多。

王晉這個小人太虛偽,太能裝。

他看著金明洙對王晉和顏悅色的態度,再想想這個人對他的冷漠,心臟就痛得厲害。

他把外在的筋骨鍛煉得再皮實,金明洙卻只要一個眼神一句話,就能輕易戳進他心窩子,傷得他鮮血淋漓。他簡直都害怕金明洙了。

今天王晉把他帶來,目的很明顯,而且,也確實達到了,他腦子裡已經裝不下談判的事,完全因為金明洙和王晉的一同出現而怒火中燒。

一想到金明洙這是在幫著王晉對付他,他就痛得團團轉。

沒有人能這樣對他,沒有人能讓他痛到這個地步,只有金明洙,只有金明洙。

有好幾分鐘李成烈都無法從那種情緒中解脫出來,王晉和中顯談了什麼,他幾乎沒聽進去。

王晉看著李成烈的表情,露出一個淺淺地、得意地笑容。

金明洙同樣如坐針氈,他巴不得這場他本不該出現的談判早點結束。

長達一個小時的時間裡,對面對面坐著、伸手可及對方的倆人來說,是無盡地煎熬。

等到結束的時候,金明洙背脊的衣服已經濕透了,李成烈的眼睛如一潭死水,深不可測。

王晉滿意地拍拍手:「希望這些條款陳總回去好好考慮考慮,咱們是有合作機會的,可就看陳總賞不賞臉了哦」

陳總笑道:「哪兒的話,還要請王總高擡貴手,我們是小公司,王總照顧照顧哈」

倆人說了一堆互相吹捧的廢話,王晉這才帶著金明洙起身告別。

金明洙直到轉身離開,也沒再看李成烈一眼。

就這樣吧,兩個世界的人,硬要湊到一起,結果就是兩敗俱傷。

走出酒店坐上車了,金明洙收到了一條簡訊,是李成烈發來的,他指尖微微顫抖著,猶豫再三,還是刪掉了。

王晉笑道:「明洙,你還好嗎?」

「還好」

「你會怨我嗎?非要帶你來?」

金明洙的聲音毫無波瀾:「不會,應該的,效果不錯」

「我是生意人,我只想在合理的範圍內,達到自己的目的,我相信你能理解的,而且,我想用這種方式跟李成烈做個了斷,挺不錯的,你說是嗎?」

是不是有什麼所謂呢,金明洙根本不想回答,只是敷衍地應和了一聲。

王晉柔聲道:「調職手續都辦好了,你隨時可走,想什麼時候走?」

「什麼時候都可以嗎?」

「可以啊」

「明天」

王晉愣了愣:「這麼急?」

「嗯,就明天」

王晉嘆了口氣:「我會給你安排」

金明洙看向窗外,長安街到處都是他熟悉的風景,尤其是初春的傍晚,樹木開始抽枝發芽,一派盛景,是他非常喜歡的季節。

這個城市凝聚了他太多的東西,是他第二個故鄉,如今卻要無可奈何地離開,此時的心情,實在無法言表。

兩年後他回來,會是怎樣一番情景?他無法想象,面對未知的前路,說不害怕是騙人的,但更多的是遺憾,痛得他不知如何自處的遺憾。

回到家後,他簡單收拾了一下行李。他本就沒打算帶太多東西,到了那邊再買就行,所以拼命縮減行李,減了一圈才發現,居然沒有什麼是不能捨棄的。

用慣了的日用品,穿慣了的衣服,所有習慣了的東西,都可以從頭再獲取,感情也是如此,人生沒什麼過不去的坎兒,說不定兩年後的自己,還會嘲笑他居然為了一個小了他十一歲的毛頭小子失魂落魄。

也許兩年後的李成烈,也早已經幡然醒悟,到時候他們見面,還能相視而笑,當做什麼也沒發生。

不得不說,李立江這個提議真是不錯,兩年時間,足夠改變一個人。

他希望自己能改變,他希望自己變成一個,身上不帶著李成烈氣味的人,就像從前那樣。

當天晚上他沒合眼,他在那個房子裡走來走去,總好像有什麼忘了帶,卻又想不起來是什麼。

有一件很重要的東西,忘了帶,但是,實在是想不起來了,只知道心裡空落落的,無法填滿。

第二天臨上飛機前,他給李立江打了個電話。

李立江很快接了,並直白地問:「我相信你考慮好了」

「是,我考慮好了,我現在正在等飛機,去新加坡」

「新加坡?」

「對,王晉外派我去新加坡,李董,我不想再跟你有什麼牽扯了,從你的公司到你的兒子,這個結果,我相信你是滿意的」

李立江沉默了一下,然後嘆了口氣。

金明洙剛想掛電話,李立江突然說:「如果兩年後,他.....」然後他就頓住了。

金明洙也不太想知道這個問題究竟是什麼,兩年後的事,他懶得預測了。

希望那個時候,他已經是個還能讓他自己佩服、滿意的金明洙。

他關機前做的最後一件事,是他李成烈發給他的所有簡訊,一鍵清空。

徹底清空。

兩年後

金明洙剛出機場,一股熱浪襲來,他提著箱子喘了口氣,身上的汗就下來了。北京的夏天本就熱,尤其眼下還是三伏天。

王晉派來接他的司機剛才給他打電話,說車出了故障壞在路上了,讓他稍等一會兒。小伙子聲音特別急,都快要哭了,估計是個新人,怕挨罰。金明洙安慰了他幾句,就說自己在候機樓等著。

本想站在外面呼吸一下久違了兩年的北京的空氣,但站了一會兒,熱得不行,空氣也不好,他又返回大廳吹空調去了。

剛找了個咖啡廳坐下,王晉的電話打來了。

「明洙,到了啊」

「嗯,剛到」

「不好意思啊,今天公司事情多,出車的是個試用期司機,沒想到出了這個烏龍事兒,你稍等一會兒,我現在就在離機場二十分鐘車程的地方,剛辦完事,我去接你」

金明洙道:「王哥,你不用來接我,車壞了屬於意外,我等一會兒就好了,實在不行我打車,這個點兒是最堵的時候,說是二十分鐘,一個小時你也未必能到」

王晉笑道:「就算是一個小時,我也想第一個見到你」

金明洙哈哈笑道:「成啊你來吧」

兩年的時間,王晉油嘴滑舌的習慣依然沒改,但金明洙終於能夠敞開心扉,接納他為自己的朋友。這兩年間他和王晉見了好幾次面,甚至和王晉分居了七八年的妻子還有兩個可愛的孩子都熟悉了起來。他見識了王晉很多不一樣的一面,王晉也在金明洙一貫冷處理的態度下慢慢停止了激烈的追求。

他們雖然見面次數有限,但經常電話溝通工作,倆人現在的關係反而比之兩年前要坦誠親近很多。

他在回北京之前,經過跟王晉的深入溝通,決定辭職。他覺得自己現在無論是資金的積累、人脈的積累、還是能力的積累,都已經到了時候,甚至35歲的年齡都剛剛好,他想自己單幹了。

兩年的時間,應該足夠很多人忘卻很多東西,他相信自己可以重新揚帆起航。

王晉一開始極力挽留,畢竟能把新加坡那個中規中矩的貿易公司在一年多的時間裡發展壯大十幾倍的能力,不是隨隨便便找個人就能有的,金明洙是個不可多得的人才。可金明洙已經打定了主意,他雖然覺得很惋惜,最終還是尊重金明洙的選擇。

金明洙這樣的人,注定不會一輩子給別人打工,一旦條件充沛了,他肯定要單飛。

現在就是時候了。

堵車情況比倆人預估的好一些,王晉半個小時就到了。

倆人一見面,王晉就給了他一個大大的擁抱,倆人皆是高大英俊,風度翩翩,在機場門口吸引了不少眼球。

王晉拍拍他的背:「終於回來了」

金明洙瞇起眼睛看著當空的烈日,輕嘆一聲:「是啊,終於回來了」

坐上車後,倆人閒聊了一下新加坡那邊公司的情況,隨後話鋒一轉,王晉淡笑道:「明洙,既然你回來了,關於有一個的人消息,我覺得你還是應該知道」

金明洙呼吸一滯,他能猜到王晉在說誰。

他故作輕松地說:「哦,說來聽聽。我們這兩年沒有聯絡,我也沒打聽過他的消息,說不定哪天在什麼場合遇到,還是提前知道一些消息比較好,免得尷尬」

王晉笑看了他一眼:「你平時話不多,除了心虛的時候」

金明洙笑了笑:「王哥,別消遣我,都是過去的事了」

王晉聳聳肩:「我只是給你提個醒,現在的李成烈,已經不是你認識的那個李成烈了,不,應該說在他身上,找不出當初那個橫衝直撞的傻小子的影子了,才短短兩年時間,人的改變能這麼大,也實在是個奇觀」

金明洙心臟不可抑制地傳來鈍痛,兩年了,情況究竟有沒有好轉呢?

他笑道:「是嗎,他現在變成什麼樣了?」

王晉嘲弄道:「出息了,生意做得很大,不過處處跟我對著幹,也挺有意思的」

「是嗎.....」金明洙看著窗外不斷掠過的風景,心思已經飄到了兩年前,昨日種種,一直封印在他記憶裡,從來沒有消失過,只是,他不願意想起。

王晉又看了他一眼,輕聲道:「對了,他交了個女朋友,據說馬上要訂婚了」

金明洙表情有一絲僵硬,旋即道:「好事兒啊,他爸媽這回能放心了」

「是啊,兩年時間,確實改變了很多。你這回可以放心地在北京施展拳腳了」

金明洙露出淡然地笑容:「嗯」

此時正好是中午,倆人找個地方吃了一頓飯,然後王晉把金明洙送回了家,囑咐他好好休息。

金明洙到家之後,先給自己的爸媽打了電話,然後訂了張明天回成都的機票。他兩年多沒回國,跟自己的父母就一共就見了三面,還都是在新加坡,一想到終於能回家了,金明洙就按耐不住興奮和激動的心情。

掛上電話後,金明洙看著久未有人住,落了一屋子灰的房間,感到一陣疲倦。

這個房子本來當時就是為了去王晉公司上班方便才搬過來的,不,應該說,最大的原因是他想躲開李成烈,這個房子他加起來住了不足兩個月,非常缺乏人氣,如今閒置兩年,更是顯得荒蕪。

一點兒都沒有一個家的樣子。

金明洙想坐下都沒有合適的地方。他打電話叫了鐘點工,給他收拾房間,他自己則進浴室洗了個冷水澡,洗去了一身的燥熱,卻沒能讓他內心的浮躁降降溫。

他洗完澡後,浴室已經收拾好了,他倒在床上,想睡一覺,卻發現自己睡不著。

他想起了王晉的話。

李成烈變了,成了大老闆了,有女朋友了,兩年的時間,過得真的很快,人也變得很快,真讓人唏噓。

金明洙苦澀地笑了笑,好事兒,都是好事兒,李成烈終於長大了,他們兩人之間,終於一乾二淨了。

金明洙第二天回了成都,一家三口上次見面是半年多前,二老沒什麼變化,還是成天樂樂呵呵的,身體有一些老毛病,但整體還算健康,金明洙心裡也覺得安慰。

金明洙給他們說了自己的創業計劃,並說以後自己當老闆了,時間更充裕一些,每個月都會回來至少一趟。

二老笑得合不攏嘴,看著自己有出息的兒子,怎麼看怎麼自豪。

吃飯的時候,他媽問起了一個他們一家人一直回避的問題,孩子。

他媽是這麼說的:「明洙啊,我今年都六十二了,我那些老姐妹到我這個年紀,全都抱孫子了,媽看著真是眼饞啊」

金父扒了口飯,眼皮輕擡,偷偷打量著金明洙。

金明洙笑了笑:「媽,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情況」

「我知道啊,我們也沒逼你結婚,現在不是有什麼試管嬰兒嘛,你去要一個,你也不是出不起這個費藥,你今年都三十五了,再過一二十年你老了,爸媽都沒了,誰照顧你啊,孩子啊,必須要有,人才有個盼頭」

金明洙並不太喜歡小孩兒,覺得會在生活拖累他很多地方,但是隨著父母的年齡增大,這確實又是個現實的問題。傳宗接代,哪一代都跑不了。

「媽的意思是,你可以找個合適的男的過日子,但是你也得要個孩子,這才像個家,大不了你們一人要一個,我全都當我親孫子,多少我都不嫌多」

金明洙苦笑道:「媽,養孩子哪兒是那麼容易的」

金母急了:「明洙,你是不答應嗎?這都托了多少年了?七八年前你和媛媛結婚那會兒,我就盼孫子,這麼多年過去了,媽心裡也很苦啊」

金明洙眼看他媽要哭,忙道:「媽,我沒說不答應,我只是覺得還沒到時候?」

「什麼時候到時候?你都這個年紀了」

金明洙求助地看了他爸一樣。

顧夫咳嗽了一聲,輕聲道:「明洙,你年紀確實到了,要一個吧」

金明洙徹底沒招兒了,嘆道:「我知道了,給我兩年時間,我一定給你們一個孫子孫女,這樣行嗎?」

倆老人立馬眉開眼笑。金明洙是有一說一的人,對他們從來是言出必行,他們兩年之內肯定能抱上孫子了。

金母絮絮叨叨地說了好多孩子怎麼怎麼好玩兒,見金明洙不怎麼感興趣,就換了個話題:「哎,明洙,媽一直沒跟你說,怕你工作分心,你出國沒多久,小李那孩子來找過我們一次.....」

金明洙拿著筷子的手頓了頓,擡起頭看著他媽:「哦,他來做什麼?」

「他說就是來看看,帶了些東西,也沒提你,挺奇怪的,不過那孩子就是感覺吧,跟第一次我們見他很不一樣,也說不上哪裡不一樣,就是感覺有點.....陰沉,死氣沉沉的」

金明洙淡道:「我們都過去了,以後就別提他了」

金母小心翼翼地問:「我就是想問問,那孩子過得還挺好的?」

金明洙笑了笑:「好,很好」

看上去他們兩個都很好,皆大歡喜。

金明洙呆了兩天就回北京了。他打算從事他一直比較熟悉的資產處置方面的生意,他把自己以前的下屬和同學挖了幾個過來,跟著他合夥創業,公司在他回國之前就已經有人註冊好了,現在正是招兵買馬的階段,事情又雜又多,他有好多事兒需要忙活。

跳槽過來的下屬也帶過來一些資源,公司的前景充滿了希望。

回到北京大概一個星期之後,王晉邀請他參加一個電影的首映式。這部電影是王晉投資的,大約在一年前,王晉開始瞄準娛樂行業,作為他投資的第一部電影,收益好與不好至關重要。金明洙對這種來快錢的行業還是很感興趣的,所以之前也跟王晉提過,如果有合適的機會,可以跟他說說,因此王晉拿到首映式的票後,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邀請的人是金明洙,目的是帶他入圈,接觸一些導演制片人之類的,這裡面生錢的機會多得是。

當天晚上,金明洙換了一身正裝就去了。

那天的首映式規模不小,除了一些跟電影投產相關的人之外,還邀請了商界和娛樂界有分量的人物出席。一下子見到不少漂亮的男男女女,金明洙的心情也稍好了些,駕輕就熟地周旋在各類人之間,談笑風生,有個頗有風情的女演員,已經偷偷往他西裝口袋裡塞了香噴噴的名片。

像王晉和金明洙這樣俊逸非凡又事業有成的青年才俊,簡直是滿足了女人對男人的全部幻想,怎能不叫人動心。

首映式開始後,金明洙已經喝了兩杯雞尾酒,想去方便。本來最開始不想離席,但這電影太過文藝,他看著無趣,最後挨到半場,還是起身去了洗手間。

他走到劇院大堂外的洗手間,保潔人員卻告訴他洗手間出了點兒問題,讓他上三樓。

無奈他只好上了三樓。三樓沒有任何演藝活動,所以他一路走來都沒看到半個人,異常安靜。

金明洙上完廁所後,剛一出門,迎頭撞上了一個人。

金明洙驚訝地擡頭,在看到來人是誰時,全身的血液都往腳底根跑,身體入墜寒窟,他整個人都僵硬了。

李成烈.....

站在他面前的人,正是兩年未見的李成烈。

李成烈確實變了太多。

明明容貌五官沒有絲毫變化,可是氣質已經和兩年前的那個李成烈截然不同。他穿了一身剪裁合身的西裝,將他完美的身材襯托無遺,他的頭髮沒了兩年前的隨性,而是用髮膠打理得整整齊齊,最重要的是他的眼神,已經徹底不見了當初的年輕和狂妄,反而深邃沉穩。李成烈氣質的變化,是徹底地從一個霸道莽撞的半大小子,變成了一個真正的男人。

簡直和以前判若兩人。

金明洙心狂跳了幾下,但很快恢復了鎮定。

李成烈的表情沒有一絲變化,似乎看到他一點都不意外,甚至眼神都沒有波瀾,他上下打量了金明洙一番,勾唇一笑:「金總,好久不見了」

金明洙看著他,倆人的目光在空氣中接觸,不同尋常的氣息在他們之間流轉。

金明洙推了推眼鏡,也笑了笑:「是啊,好久不見了」

李成烈笑道:「真沒想到會在這裡碰到你,我以為你打算在國外定居,再也不回來了呢」

「人生有很多選擇,說不準的嘛。我說,是不是先讓我出去,咱們就在廁所門口說話嗎?」

李成烈後退了一步,金明洙走出了廁所,倆人站在空曠的走廊上,氣氛詭異異常。

金明洙沒有想到,他和李成烈的再度相遇,會這麼快就到來,而且,李成烈的態度,也絕對不在自己的意料之中。可他也說不清楚,自己意料的是什麼樣,這樣也好,不會太尷尬。

李成烈從口袋裡拿出煙點上,放到嘴邊,看著金明洙道:「這兩年過得怎麼樣?聽說金總在那邊幹得有聲有色、大展宏圖,一定遂了你的心願吧」

「挺好的,我的每段旅程都值得回味,都有所收獲」

李成烈嗤笑一聲:「金總說話還是這麼愛咬文嚼字,所以才跟王總有那麼多共同話題,今天這麼文藝的片兒,你和王總肯定有好多心得可以交流了」

金明洙的手插在褲兜裡,輕輕地握緊了拳頭。他不想再待下去了,和這個男人站在一起,彷彿周圍的空氣都變得黏稠,讓他呼吸困難,讓他頭暈目眩。

他敷衍道:「李總要是沒什麼事兒,我就先回去了?本來應該找個時間好好聊聊的,可是人家首映式我這麼出來不回去,不太合適,那我先走了?」

李成烈嘴角輕扯,露出一個諷刺地笑容:「你真的想跟我好好聊聊?」

金明洙當然只是隨口一說。

李成烈含笑看著他,笑意卻全不在眼裡:「金總,你這麼急著走,不會是害怕我還糾纏你吧」

金明洙一怔,乾笑一聲:「哪兒得話,那都是過去的事兒了。李總現在事業有成,佳人相伴,怎麼還會那麼糊塗呢」

李成烈眼中閃過一絲猙獰,可惜金明洙並沒有捕捉到。

李成烈輕笑道:「金總說的是,兩年的時間真是不短,足夠改變很多事了。比如說,金總就明顯見老,不如兩年前那麼吸引人了」

金明洙笑著點點頭:「我這個年紀,肯定一年不如一年,不過男人嘛,又不靠臉吃飯,謝謝李總的關心,那什麼,我先回去了,李總自便」

李成烈大手一揮,做了個請的手勢。

金明洙轉身的一瞬間,臉上虛假的表情再也支撐不住,嘴唇開始無法抑制地顫抖,心臟的疼痛超過了他的想象,他需要極大的意志力,才能讓自己不至於彎下腰,痛痛快快地走下去。

昔日的情人再相見,是這麼一副分外生疏的情景,金明洙已經無法形容自己的心情,他只覺得可笑,命運可笑,自己可笑。

在金明洙轉身之後,李成烈面上的表情也瞬息變化,他的目光如同怒張的黑網,將金明洙的背影牢牢鎖定在自己的視線內,那眼神如同一匹餓極了的狼,泛著綠瑩瑩的光。

金明洙回到座位後,王晉看了他一眼,放映廳很安靜,王晉俯身過來輕聲道:「去哪兒了?洗手間?」

「嗯」

「這麼久?」王晉眨眨眼睛:「難道吃壞肚子了?」

「不是,洗手間維護,我跑三樓去了」

「維護?我剛才才去啊」

金明洙愣了愣:「可能、可能好了吧」

王晉也沒在意:「你是不是覺得這個電影太文藝了,有些悶?」

「很有藝術欣賞價值,不過票房反響恐怕不會太好」

「嗯,我也覺得,不過這個導演和演員還是有一定影響力的,雖然是做投資,可我不想投資粗制濫造的東西,這部劇本,我很喜歡」王晉聳了聳肩:「反正,我也不在乎少賺點錢」

金明洙附和著王晉恭維了他幾句,心思卻已經因為剛才的相遇,而被分散到了不知名的地方。

他以為兩年的時間足夠他忘記曾經和李成烈之間的種種,現在他才發現,他之所以過得安穩,僅僅是因為見不到李成烈,而兩年的時間,還嫌太短.....

電影結束後,金明洙已經恢復了平靜,一系列講話和宣傳又拖延了一個小時的時間,金明洙才和王晉一同離場。

他們又和李成烈在劇場門口不期而遇,這一次,李成烈身邊還站了一個年輕的女孩子,高挑漂亮,和他非常般配。

散場離開的人群擋在他們中間,金明洙和李成烈就隔著一撥撥的人群相望,眼神複雜到無法形容。

王晉看了看李成烈,皮笑肉不笑地說:「你們見過了」

金明洙點點頭:「嗯,走吧」他扭身往停車場走去。

王晉緊跟了上去,倆人一前一後地往外走,一路上無言。

直到進了車裡,王晉才低聲說:「明洙,你.....」

金明洙笑看了王晉一眼:「你是不是又想問我怎麼樣?王哥,你怎麼這麼多愁善感起來了。人哪,就是這種動物,什麼情緒保質期都是有限的,我和李成烈,早已經沒戲了,今天看著他,只是覺得挺意外的。哎,他女朋友長得真漂亮,比今天那些個濃妝艷抹的女演員好多了」

王晉瞇著眼睛看著他:「你真的不在意?」

金明洙哈哈笑道:「王哥,你可真有意思」

王晉掐了掐他的脖子:「你小子。走,咱們去簋街吃宵夜去」

「成啊,兩年多沒吃,怪想的呢」

金明洙回到家的時候,已經十二點多了,他洗了個澡,上床睡覺前,習慣性地看了看手機,發現有一條簡訊,十點多鐘發過來的。

儘管那個號碼沒有聯繫人的名字,但是這串數字他一直忘不了,那是李成烈的電話,他打開簡訊,只有寥寥四個字:好久不見。

金明洙瞬間有些支撐不住了,砰地躺倒在床上,怔愣地看著空無一物地天花板,久久都沒有任何動靜。

待續.....

創作者介紹

烈洙귀엽다-育珊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