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方是什麼人?瑩瑩小姐請回答!」

「請回答.....」

「對方是那個神秘人物?」

霎時間,都是針對同一個問題的聲音,從各處響起.....

只見,台上的女人對著攝像機笑笑,正欲開口.....

「碰---」突然,宴會廳的大門被推開了來,那本來不大的聲音,但是在這樣大家都等著答案的安靜時刻,顯得是那麼的突出.....

開門的聲音,打斷了女人的話.....

隨著聲音,眾人和記者紛紛回頭,看著大門處.....

女人擡眼,看著突然打開的大門,暗自勾唇一笑.....

只見,從門外,大步的走來三個絕美的男人頃刻間便吸引了眾人的視線.....

走在前面的兩個男人,讓人著實驚艷,一樣是黑色西服,一樣絕色冷峻的臉,一樣健碩迷人的身材,連眼神.....和那渾身散發的冷冽的氣場都是那麼的讓人忍不住發抖.....

好俊美,好陽剛的男人?

還是孿生兄弟?

他們到底是什麼人?

眾人紛紛的瞪大眼珠,張大嘴猜測著。

兩個男人身後,一個身穿白色西服的身影隨著腳步的漸近而顯現.....

上下一身全是純淨的白色,內搭一件黑色襯衫.....如此鮮明的搭配.....

配搭上,男人那白玉的肌膚.....那精緻的五官.....

簡直妖嬈至極.....

只見,次白衣男人,那雙漂亮的眼睛,在場內快速的掃視一圈兒,然後嘴角一揚,桃花眼一彎,揚著一抹迷人的笑,緊緊的跟在兩個黑衣男人中間靠後的位置。.....

好漂亮的三個男人.....

這就是人們經常所說的極品男人嗎?

頓時.....周圍似乎安靜了,所有的目光,如舞台的聚光燈一樣,一道道的直直的投射到他們身上。

眾人紛紛驚艷的看著來人,酒杯的酒忘記了喝.....

記者手裡的相機也停了下來,好像根本就忘記了采訪那檔子事.....

金明洙看看酒會的四周:

靠!這場面可真***不小呢!

這麼多人?看穿著估計個個都是頗有財氣的傢伙吧?

嘿嘿!難得見到這樣的場面,還不得好好裝裝b,雖然自己不是什麼達官顯貴,富豪商家,但是.....好歹自己是那狐狸的貼身保鏢啊!

哈哈!即使自己不是那個像富家公子的料,但是.....哈哈.....自己形象又不差,裝裝就可以的!

有時候.....偽裝是必要滴.....

實際某人行動比心裡所想都還快了一大步.....

他單手抄進褲袋,一只手慵懶的插進自己的髮間,揚揚嘴角,對著眾人勾人一笑.....

本就出色的面容,加上今天特別的白色西服,整個場內的焦點似乎都集中到了他的身上,簡直是十足的明星範兒.....

「大烈表哥.....烈表哥.....」只見舞台上,那猶如眾星拱月般的女子,飛身下台。

她大步的走到李成烈和李大烈中間,擡眼見到緊跟軒轅兄弟身後的金明洙,眼裡閃過一絲的驚艷與訝異的神色!

但那神色也只有讓人不能察覺的一瞬間,很快便恢覆自如.....

然後膩上軒轅兄弟的身前,伸出玉臂,親密的挽著兩人的胳膊,揚著笑臉,對著他們甜甜一笑。

沉浸在自己的偽裝中得意洋洋的金明洙,突然聽到那黃鶯般的聲音,才回過神來。

擡眼,驚艷的看著眼前不遠處的白衣女人,瞪大了眼,張大嘴,看著女人說不出話來:

靠!著女人,不是電視上那個極品的女人嗎?是.....是那個什麼明星來著?

反正***是個厲害的女人吶!

之前自己不是還對著電視上的她yy來著?

嘿!今天還見到了本尊?

媽的!這模樣,可真是比電視上的樣子還甜吶!

金明洙很沒志氣的舔了舔唇。

唉.....等等!

表哥?什麼表哥?

難道?這女人是狐狸兄弟的表妹?

靠!不會吧?世界也太小了吧?

還是說,有錢人家的傢伙,都是這麼的有能力?有錢真***好!

這不?光是這狐狸兄弟的財力,和實力都足以讓人咋舌了!

現在.....居然連表妹都是國際明星?

那他們家族裡,是不是還有什麼國家政要官員之類的?

搞不好,連國家主席都是他們家族的一員吧?

額.....這樣連貫性的推理出來.....還真***恐怖!

這家人.....惹不起啊!

金明洙看看前面的兩男一女,腦子裡震驚的想象著所有更為誇張的可能性!

女人的這一聲表哥,不僅讓金明洙震驚,就連宴會場內的所有賓客都震驚到眼睛瞪得比銅鈴還大.....

看著女人挽著的兩個絕色男人,在看看閉月羞花的女人.....

果然他們是一家人.....樣貌都如此的出色.....

不知是那個娛樂報道的照相機的閃光燈率先閃爍起來.....

呆愣半天的記者們,才反應過來,紛紛拿著照相機拍照搶著新鮮新聞.....

各路的閃光燈閃爍著,李成烈和李大烈同時掃眼一看,不喜的皺皺眉。

「表哥.....好久沒見到你們了.....瑩瑩好想你們呢!」女人挽著兩人的胳膊,甜膩的說著。

「呵呵!瑩瑩倒是越來越漂亮了!」李成烈看看掛在胳膊上的女人,眼裡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不悅,卻還是勾著唇角說著。

呵呵!宴會早就開始了嗎?自己來晚了?

自己可是個守時的人,如果約好了時間,是絕對不會遲到!

因為遲到不是自己的作風!

就算是自己遲到.....但是大烈呢?他也遲到?

呵呵!根據自己多年來對自己哥哥的了解,他可是個在處處方面都不會相讓的人,這種場所,明知道自己也會到場,又怎麼會遲到.....

呵呵,這樣一來,那是不是就是說.....有人故意報晚時間.....故意讓自己兄弟二人晚到?

目的又是什麼呢?

李成烈看看周圍正朝著自己的方向猛拍照的記者,不悅的皺著眉頭想著。

「哪裡啊!烈表哥,你就哄瑩瑩開心!」聽到李成烈的話,女人微微垂垂頭,嬌羞的笑笑。

「嗯?大烈表哥怎麼不說話?是不是見到瑩瑩不高興?」看著從進門就沒有說半句話的李大烈,女人揚著小臉,朝著李大烈的方向靠靠,翹著小嘴問。

那不依的模樣,哪裡像是個國際上炙手可熱的大明星,簡直就跟鄰家的小女孩沒兩樣。

金明洙抱著手臂站在李成烈的身後,擡眼撅了撅正賣力撒嬌顛覆形象的女人:

嘿?好個小鳥依人的女人,不錯!不錯!

銀幕上的大明星,在李氏兄弟人面前卻是另一種風味的女人!

不過.....唉?這丫的形象轉變也太快了吧?

好歹也是個明星啊?就這樣親密的挽著兩個男人的手臂,難道她就不怕緋聞?

明星不都是在意這個的嗎?

看看,那手臂挽得李成烈狐狸的手臂多緊?

表哥?表妹?

用得著這麼親密嗎?還是在這麼多的記者面前?

怎麼看都像是刻意在制造緋聞嘛!

哼哼!照這種勢頭下去,估計.....明天各大娛樂雜志上的頭版頭條,就會出現驚天的大緋聞了,而且此女的緋聞對象還不是一個。.....同時兩個!!

估計標題都會寫得特別的醒目:

國際當紅影星,某某某,和絕色孿生兄弟的不為人知的情事!!!

哢!多勁爆的標題!

金明洙看看女人那緊挽著李成烈的手,不由得扁扁嘴!,腦子裡不停的yy著!

看著李成烈轉頭對著女人那親密的一笑的樣子,不知道怎麼的,金明洙心裡一緊,彷彿覺得那個笑容是那麼的刺眼。

表妹?看上去,根本就不是那麼簡單的樣子嘛!

這女人.....唉.....沒辦法,誰讓人家是他們的表妹呢?

也許是自己想多了吧!

表兄妹很久不見,親密一點兒似乎也正常呢!

腦子裡經過了千百種變化的金明洙,甩甩頭,一掃剛才那短暫的一瞬間的陰鬱,擡頭嘴角微微一勾,對著前面的鏡頭笑笑。

人家不是在辛苦拍照嗎?雖然不是拍自己,好歹自己也在這一群人中間吶!

離這狐狸這麼近,怎麼著自己也跑不了上照片啊!

所以.....哈哈!保持良好狀態和笑容是必要滴!

形象問題嘛!

搞不好,自己就可以借著這女人的一點點間接的光亮而一躍成名呢!

哈哈哈!免費宣傳,不要白不要!

「呵呵!沒有!怎麼會呢!表哥很高興!」李大烈對著女人淡淡一笑。

「那就好!呵呵!」女人嬌笑著說。

兩男一女,三人的親密的對話著,似乎完全已經把周圍的賓客和記者當做旁物一般。

「請問,瑩瑩小姐,這兩位先生是您什麼人?你們是不是有什麼不尋常的關係?」

一個從震驚中清醒過來的記者,拿著話筒躋身上前,大聲的問道。

那記者的問題,就像是一顆突然在海裡炸開的深水炸彈般的在人群中炸開了來。

記者們紛紛的擁擠上前,提著各樣的問題。

「這兩位先生中是不是有一位是您的未婚夫?」

「您這次回國是不是有訂婚的打算?」

「您是為了這兩位先生而回來的嗎?」

「請問.....」

記者們不知疲勞的轟炸著一連串的問題。

「呵呵!他們是我的表哥,大家不要胡亂猜測好嗎?」女人對著鏡頭瑩瑩一笑。

笑著的同時,那緊挽著男人的手臂依舊沒有要放開的意思。

「瑩瑩小姐您是在掩飾嗎?」一個記者接著問。

「沒有哦!要是有什麼情況我會第一時間通知大家的好嗎?」女人依舊笑著回答。

那流波的眼神始終沒有離開過李成烈的臉。

記者是什麼人吶,他們是可以從對方的一個眼神裡就能捕捉到最佳信息的人群,女人這樣含糊的回答,那樣別樣的眼神,怎麼會逃過他們的眼睛。

「請問這位先生?請問你是什麼身份?」

「您是和瑩瑩小姐有什麼特別關係嗎?」

見狀的記者紛紛調轉矛頭,同時的把焦點聚集到了李成烈的身上。

聽到記者們一連串的刺耳的問題,金明洙皺了皺眉。

越聽越是覺得心煩意亂!

靠!搞什麼飛機?

不是說了是表哥?這些個記者怎麼跟蒼蠅一樣,還一直糾纏著不放?

表哥就是表哥!還能是別的什麼關係?

要知道,近親結婚,就是亂倫!

媽的!燥舌的傢伙!

金明洙不由得暗自捏了捏拳頭,心裡一股無名的怒火升起。

現在在看看,眼前這個眼神始終有意無意的對著自己的老闆放著秋波的女人,越發覺得好像這女人似乎也不是那麼好看!

什麼甜妞啊!根本就是一塊膩人的焦糖!

她這些回答,是在哄著小孩子嗎?

故意的吧?

明知道李成烈這狐狸的身份不能輕易的在外人面前曝光,還這樣硬是掉著他不放?

真是越看越是覺得礙眼!

金明洙深深的呼了一口氣,皺著眉頭緊緊的看著眼前混亂的局面。

「先生請您回答?」見著沒有應答,一個記者高舉著話筒問。

李成烈斜眼看了看躋身在最前面,正朝著自己提問的記者,原本偽裝著略帶笑意的臉上,立刻冰冷了好幾分。

只見,他冷著臉,擡眼淡淡的掃了那提問的記者一眼,正欲開口.....

突然一個熟悉的白色身影躋身上前,擋在了李成烈的面前。

「哈哈!各位美女帥哥!這個問題呢就由我來回答了.....」

一個大步蹦躂到李成烈面前的金明洙,對著李成烈眨眨眼,然後笑瞇瞇的對著記者說著。

「你們這問的都是只有白癡才問的問題嘛!」金明洙歪歪嘴,對著一幹記者不屑的說到。

「???」面對這個突然蹦出來的漂亮無比的男人,記者們狐疑的看著他。

「看什麼看?沒見過美男?.....」金明洙抱著手臂,看著一個正張大了嘴看著他出神的男記者毫不客氣的說道。

只見他一出聲,那男記者尷尬的低下了頭。

「喲喲!小妹妹?這麽小當記者?學什麼不好?非得學人家尖酸刻薄?瞧瞧,臉都紅了!」

囂張的不知道場合厲害得某貓,嘴角掛著笑,正抱著手臂,單手摸摸自己的鼻子,對著一個年級不大的女記者痞痞的說著。

某男的這一驚世之舉,成功的吸引了眾記者的視線,紛紛的看著眼前這個渾身散發著痞子氣息,又貌似高貴的男人。

整場的焦點,也由李氏兄弟身上轉移到了他的身上。

「表哥?他是什麼人?」見著自己明星的光環被人奪去,女人拉拉李成烈的胳膊,小聲的問。

「呵呵!」李成烈只是淡淡一笑,並沒有回答。

只見他戲謔的看著身前的金明洙,那只被女人緊緊挽著的手臂,也暗自掙脫了開來。

呵呵!有趣的小貓咪,他到底是想要幹什麼?

難道他不知道,自己此刻正面對的是些什麼人?

還是說,他本身對於記者這一職業根本就沒有什麼了解?

呵呵!不過.....如此的胡來,沒有章法,也確實是他能做出來的事!

「額.....你是什麼人?」只見那個年紀不大的女記者,紅了紅臉,高舉著話筒對著金明洙問道。

「嗯?我是什麼人?這個問題問得好!我嘛.....我就是我.....一個無名小卒!」金明洙縷縷短髮對著眾記者笑笑。

「接下來,我就來回答各位剛才的一連串莫名其妙的問題.....」

「第一,這位英俊帥氣的帥哥呢.....他是誰?呵呵!無可奉告!就一男人嘛!嘿嘿!對吧?大哥?」金明洙笑笑,對著李成烈調皮的眨眨眼。

「呵呵!是!」對於金明洙的話,李成烈笑著很配合的點點頭。

他的這一冷靜的反應,讓身邊的人咋舌:

烈表哥什麼時候對於一個來路不明的男人這麽有耐心了?

而且還縱容這傢伙在自己的酒會上胡來?

這男人到底是什麼人?

為什麼總感覺他和烈表哥的關係非同一般?

女人看著金明洙,眼裡閃過一絲的陰霾,心裡憤憤的想著。

李大烈抱著手臂,看著前面的金明洙,在看看正面帶些許寵溺笑容的李成烈,那好看的眉頭皺了皺:

看來他們的關係真的非比尋常呢!

李成烈?自己還從來沒有見過他對一個人如此縱容!

縱容到連對方破壞瑩瑩的酒會,搶他的白都不管不顧,一副任由著他去的姿態!

李大烈摸摸自己的下巴,瞇著眼猜測著。

不過.....這金明洙還真是個有趣的傢伙!

這樣的場合他似乎也沒有絲毫的畏懼!

那鎮定自如的表情,怎麽看都是那麽的漂亮!

恍惚間似乎都覺得他不是一個男人!

好像總能吸引自己的視線!

呵呵!自己是不是發現了有趣的東西?

至少是自己感興趣的東西.....

看著金明洙李大烈不由得勾唇一笑。

「那接下來第二個問題,你們不是問,我大哥和這位瑩瑩小姐是什麼關係,是瑩瑩小姐什麼人嗎?」

金明洙抱著手臂,斜眼看了看正面面相窺的記者們,在轉眼看了看李成烈身旁的那個此刻臉色並不是很好看的女人,暗自勾唇一笑。

果然沒錯.....這女人,果然對這狐貍有意思!

表兄妹啊!她是禽獸嗎?

不知道近親不可以結婚?

果然自己之前是花了眼,居然覺得這女人好看?

現在看看也就那樣啊?和夜總會那些女人沒區別嘛!

想到這樣膚淺的女人一直糾纏著李成烈的樣子,心裡一陣的煩躁.....

不管怎樣,也不能讓狐貍走上這歪曲的道路哇!

作為貼身保鏢,免費為他糾正道路也是不奇怪的吧?

咳咳!對的!就是這樣!

「哈哈!各位都是白癡嗎?沒聽見她叫他表哥?還問他們什麼關係?哈哈!簡直笑死我了.....哈哈!」金明洙擺擺手,對著記者放肆的大笑著。

「.....」面對金明洙的話,眾記者互相看了看,那一張張青紫色的臉,實在是怪異。

「當然是表兄妹關係了!哈哈!大家明白了吧?如果明白了就都散了吧啊!別在問些無聊的問題了!老是把牛頭按在馬嘴上幹啥?哈哈!」

金明洙摸摸下巴依舊大笑著。

「你.....」面對金明洙一再的嘲笑,記者們終於忍受不住了,一個男記者臉龐氣得青筋暴跳,他高擡手臂指著金明洙就準備怒喝!

突然,只見女人上前一步,斜眼看了金明洙一眼,然後對著眾發怒的記者,甜甜一笑:

「呵呵!各位記者朋友,這是我表弟.....額.....呵呵!他是喜歡開玩笑,大家不要見怪!嗯.....這樣好嗎?今天就先到這裡,如果大家還有什麼問題要問瑩瑩,改天我會專門召開記者會,到時候大家想問什麼,瑩瑩都回答,好嗎?」

「既然瑩瑩小姐開口了,那我們也就沒什麼好說的了.....」見著女人開口,那憤怒的男記者狠狠的看了金明洙一眼,對著女人說著。

「那謝謝大家今天的到來,大家不要客氣,玩的開心!」

女人對著記者們招招手,然後轉身,對著李氏兄弟說。

「表哥.....好久不見,我們到那邊坐坐!」說完便徑直拽著李氏兄弟,越過金明洙,朝著一邊安靜的地方走去。

那樣子,似乎金明洙這麽大個人都是空氣一般!

金明洙看看前面的三個人,再看看周圍那一雙雙直射著自己的異樣目光,木訥的抓抓頭髮:

靠!表弟?

自己什麼時候成表弟了?

有這樣得表姐嗎?居然不管表弟,就這樣拽著表哥走了?

媽的!真是個會裝的女人!

果然.....女人都是千篇一律,都一個樣,即使再好看,再有地位,也只是個膚淺的女人!

哼!想給老子臉色看?沒門兒!

金明洙整了整衣襟,挑挑眉,嬉笑著跟了上去。

很快,酒會熱鬧的氣氛又回來了,賓客們紛紛的端著酒水,和一些認識不認識的人套著近乎.....

金明洙百無聊賴的靠坐在沙發上,看看不遠處,那個正和女人談笑的李成烈,扁了扁嘴。

此刻李成烈正架著二郎腿,靠坐在沙發上,那女人正緊緊的靠在李成烈的身旁,那雙靈動的大眼睛始終在他身上打轉兒。

另一邊李大烈面無表情的坐在沙發的另一邊,並沒有要參言的意思,狹長的丹鳳眼,悠悠的目光,始終朝著自己的方向看.....

金明洙眨眨眼,看看李大烈的目光,茫然的回頭望望:

那丫的在看什麼?美女?

哪兒呢?老子也看看!

靠!什麼也沒有嘛!

難道是老子的英俊容貌吸引了他?

哈哈!這人帥了就是沒辦法,連同性都能吸引呢!

唉.....壓力山大啊!

金明洙摸摸自己的臉頰,臭美的笑笑!

這時.....不知道那女人對著李成烈說了句什麼,只見李成烈,鳳眼彎彎,唇角勾起一抹漂亮的弧度.....

似乎笑的很開心!

唉!那狐狸居然對著那女人笑?

難道他不知道那女人有故意想讓他的身份曝光的嫌疑?

什麼眼神?明星又怎樣?表妹又怎樣?

這樣的女人他金明洙見多了,不都跟其他的女人沒區別!

有心計的女人最不可愛!

嘿!還笑?朝著自己的方向看著笑?

是想顯示他魅力無限嗎?

證明他狐狸的魅力大?能吸引明星?

那樣子就跟種豬有什麼區別?

金明洙無趣的喝了一口酒,眼睛也開始在場內到處打轉兒。

你丫的能泡明星,老子也能釣美婦!

看看咱們誰厲害!

金明洙斜斜眼,朝著李成烈的方向不削的翹翹嘴。

酒會嘛最不缺的就是美女了吧?

好好尋摸尋摸,說不定今晚有艷遇也不一定!

要知道,這種場合的女人,總該是要比夜場的女人來得有味道吧?

金明洙挑著眉頭,腦子裡打著別樣的主意!

嘿?那小妞不錯,長相甜美!

瞧瞧人家正朝著自己這邊看呢!

好好表現表現,來個瞬間秒殺也是不錯一定奏效!

金明洙勾唇一笑,對著不遠處那個黑色禮服的女子看看,擡手縷縷自己的短髮。

擡手的同時,那高舉的手臂牽扯開了衣襟,露出一片白玉的胸膛。

然後痞痞的單手枕在沙發上,對著女人舉舉杯,勾唇一笑。

只見那女人臉頰瞬間一紅,嬌羞的低下了頭,然後擡頭,邁著小步盈盈的朝著他的方向走來。

嘿嘿!看看!泡妞.....其實就這麼簡單!

某貓心裡一喜,內心無限的澎湃著,身體卻是依舊懶懶的靠在沙發上,裝模作樣的鎮定著。

「呵呵!那女人不怎樣!」突然一個低沉的聲音響起。

金明洙一愣,身體僵硬的坐在沙發上:這聲音.....怎麼這麼像李大烈那斯?

木訥的回頭.....

靠!為毛這傢伙會坐在自己的身邊?

他不是在陪那個什麼所謂的表妹嗎?

還一臉無害的對著自己笑?

陰謀!絕對的陰謀!

他該不會是來找自己要讓自己換錢的吧?

金明洙冷汗直冒,對於李大烈,不知怎麼地,心裡始終存在著畏懼!

雖然這丫的和李成烈長得一模一樣,但是,他就是明顯的覺得,這斯比李成烈來的要危險得多!

「怎麼?.....我是李大烈!」看著金明洙一臉驚訝的表情,李大烈勾唇一笑,對著金明洙報著自己的名字,告訴著自己的身份。

「靠!當老子笨蛋?知道你是李大烈!滿身狐狸的騷味兒,一聞就知道!」

金明洙皺皺鼻子,一臉不屑的說著。

「哦?呵呵!貓鼻子也比狗的來的要靈?」出乎金明洙的意料,李大烈並沒有生氣,反而笑著平靜的開著無傷大雅的玩笑。

金明洙震驚了再震驚,原以為,這斯聽見自己那麼說他,會被氣到內傷,沒想到.....

額.....這斯是吃錯藥了?

今天脾氣竟然超好?

見著自己沒有嚷著要收拾自己?

反而還這麼“親切”的開著玩笑?

「額.....你.....你不是要陪你那表妹?怎麼有時間來這邊瞎晃?」

原本準備了好多的犀利的言辭金明洙,遇上人家如此好脾氣的樣子,居然一時間卡殼,結結巴巴的禮貌了起來。

這丫一定是怪咖!

嗯!一定要小心對付!

指不定現在正思考著如何對付自己呢!

某人暗自的下著決心。

「呵呵!瑩瑩不需要我陪,她喜歡我弟弟!從小就喜歡黏著他,有烈陪著他就夠了.....」李大烈勾勾唇,眼帶笑意朝著李成烈的方向笑笑,嘴裡有意無意的透露著某些個消息。

聽到李大烈“無意”間透露的消息,金明洙條件反射的朝著那個方向看了看。

只見李成烈喝了一口酒,任由那女人靠在自己的身旁,嘴角還是掛著那迷人的笑,他們談得似乎很開心.....

好個俊男配美女的場面,男俊女美,看上去真的是一副養眼至極的畫面。

金明洙呼吸一滯,不知怎麼的,心裡一陣的悶痛感襲來.....

就像是一塊巨大的石頭突然壓在了心房上一樣.....

似乎連呼吸都不順暢了!

呵呵!金明洙?你這是怎麼了?

人家俊男泡美女,你心裡堵什麼?

關你毛事啊?

你不就是個男人嗎?

和人家上過一兩次床,就由直變彎,喜歡男人了?

清醒吧你!上上床而已,你情我願!沒什麼大不了!

也沒有什麼特別的意義,你丫的瞎鬧騰個什麼勁?

金明洙暗了暗眼眸,不遠處的畫面越來越刺眼!

心裡似乎有著一股莫名的火焰正在燃燒.....

他端著酒杯,一杯酒仰頭一飲而盡.....

都說紅酒好喝,怎麼***老子不覺得?

都***是苦的!

這些個有錢人都是什麼品味?

不僅對女人瞎眼,對酒都沒造詣!

「真***難喝!」金明洙皺著眉頭,擦擦自己的嘴角說著。

「嗯?難喝?那就別喝了!」李大烈拍拍金明洙的肩,一反常態的體貼的說著。

剛才,金明洙的反應沒有逃過他的眼睛,原本就是略加試探.....

現在看來.....他們的關係,果然不止是保鏢和老闆那麼簡單呢?

李成烈.....沒想到.....你居然也會對男人感興趣?

呵呵!也是.....你是我李大烈的弟弟嘛!骨子裡流著一樣的血液.....喜好相似也不奇怪!

呵呵!怎麼辦?弟弟,你這件寶貝,哥哥我也看上了呢?

從第一眼見他的時候就看上了,原本打算等解決了你,在來慢慢收拾這可愛的傢伙.....

結果.....呵呵!你這算是又搶了我看中的東西呢?

既然是我先看中的,那.....我再搶回來也不過分吧?

還有那些本就該屬於我的東西.....

李大烈笑著看看李成烈。

或許是親兄弟的血脈相連,李成烈也擡著眼,朝著他們所在的方向看來.....

頓時,四目相對!

空氣中似乎有著一道道無形的能量波在兩個相距不遠的地方碰撞著,較量著.....

李成烈,眉頭微微一皺:

他到底是什麼意思?

居然對著自己那樣的笑?

還有,他那手?為什那麼親密的搭在自己的貓咪身上?

那該死的貓咪居然也不反抗?

難道,他忘記了他身邊的人是多麼危險嗎?

還看也不看自己一眼?自己津津有味的喝著酒?

膽子大了!

果然帶他來這裡就是個錯誤!

一絲絲怒氣爬上了李成烈的臉,此刻這張俊美無比的臉龐上,沒有剛才那迷惑人心智的笑,那雙狹長的丹鳳眼裡泛著寒光,正直直盯著金明洙看。

李成烈突然的變化,沒有逃過他身邊一直糾纏著他的女人的眼睛。

烈表哥,生氣了?

是為了那邊那個白衣男人嗎?

一定是!就知道那男人和烈關係不簡單!

可惡!

自己一個女人,怎麼能輸給他一個男人?

絕對不能讓他亂了自己的計劃!

女人臉色變了變,看著金明洙眼裡暗自閃過一絲狠絕,很快便消失不見。

「表哥,怎麼?」女人刻意的挽了挽李成烈的胳膊,嬌柔著聲音問。

「呵呵!沒什麼?瑩瑩剛才說什麼了?表哥沒聽見!」

女人的聲音打斷了四目的能量波的較量,李成烈略微的低了低頭,輕聲的笑著問。

「表哥!你好過分!人家好久沒見你了,你居然對人家不理不睬!說話還走神!是不是在想著哪個女人?」

女人不滿的翹著嘴嬌嗔到。

「呵呵!沒有,有瑩瑩在表哥怎麼會想別人?」李成烈斜斜眼,眼角的餘光看看金明洙,嘴角勾著,笑著,還寵溺的摸摸女人的頭。

「表哥真好!」女人膩膩的笑著。

金明洙,剛剛喝下一杯不知名的酒,擡手擦嘴間,好巧不巧的看見了這一幕。

李成烈對笑著寵溺的摸女人頭的畫面,雖然聽不見他們說的什麼,但是,看見女人那微微發紅的臉,和那幸福的笑容.....猜都能猜到個大概。.....

金明洙眼眸一暗,內心一陣的悶痛!

媽的!這就是所謂的傷?

老子長這麼大二十多年來,還是頭一次體會到!

哈哈哈!真***搞笑!

居然還是在一個男人身上體會到?

金明洙,你丫的果然沒志氣!

轉了轉眼眸,不再看那個方向,桌上剛拿來的不知名的酒,雖然不怎麼好喝,但是,似乎也是現在最好的東西了。

金明洙深深的呼吸一口,接著又端起一杯,仰頭喝下。

已經是好多杯了,連味道都沒有品嘗到,就一口下了肚!

「嘿?李大烈?你也嘗嘗?這酒***都叫些什麼名字?怎麼沒有一種好喝的?」

金明洙拍拍李大烈的肩膀,笑嘻嘻的問。

既然人家不待見自己,何必去在意一些不該在意的東西,瀟瀟灑灑品酒不是很好?

雖然沒品出什麼味道!

「明洙沒喝過這些=酒?.....嗯!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你喜歡喝啤酒!」李大烈看看金明洙說著,思緒回到了之前,第一次見到他的時候。

那時候,這傢伙見到自己的震驚,還有那喝了一口洋酒就噴了自己一臉的樣子,嘴裡還說著:

「這***什麼酒?真***難喝,比啤酒差多了!」

呵呵!那時候的他著實可愛,直率,帶些痞子的氣息!

「唉?你丫的還記得我的喜好?嘿嘿!啤酒是比這些好喝!」金明洙挑眉笑笑。

不知怎麼的,他始終覺得今晚的李大烈很奇怪!

是突然轉了性?還是因為表妹回國,他高興?

不過.....這樣的李大烈,如果一直保持這樣,似乎也不是那麼討厭,也不是那麼恐怖呢!

「呵呵!記得!」李大烈笑著說。

「嗯嗯!李大烈?如果不是因為那些事兒,估計我們也能做好哥們呢!」金明洙又喝下一杯酒,擦擦嘴說著。

「哦?現在不是?」李大烈挑著眉頭問。

「現在?我們不是有仇?還什麼哥們?你不追殺老子,老子都萬幸了!老子打不過你!你丫的和李成烈那狐狸一樣強!打不過!」

金明洙抹抹嘴若無其事的說著。

「呵呵!是嗎?一樣強?.....呵呵!我和烈是親兄弟,我是哥哥、、、」李大烈瞇瞇眼,嘴角一勾。

一樣嗎?呵呵!

明洙,我會讓你知道,我和他不是一樣,我李大烈比他強!

「嗯!也對!孿生兄弟嘛!.....對了!李大烈?你丫今天怎麼這麼親和?是不是在打什麼歪主意?」

金明洙直言問。

「呵呵!難道明洙認為我很兇?很難相處?」李大烈抱著手臂問。

「靠!你丫的不兇!只是黑臉有點兒恐怖而已!.....不過!別以為那樣老子就會怕你!告訴你,我金明洙既然敢黑吞你,就不怕你!」

金明洙揚揚手,對著李大烈笑笑。

本來就是,當初大定主意吞他錢的那會兒,就已經做好最壞打算了,現在說怕,那跟懦夫有什麼區別!

何況現在這麼多的人,他也不會對自己做什麼報復的事!

畢竟,這可是他表妹的酒會!

金明洙心裡一樂,其實他運氣也不那麼糟糕嘛!

「哈哈!原來和明洙說話可以讓人心情愉悅啊!」聽到金明洙的話,李大烈心情大好,竟然哈哈的大笑出了聲。

那笑聲的爽朗,讓不遠處的男女同時擡眼一看。

「大烈表哥居然笑了?還笑得那麼開心!真是件怪事.....是吧?烈表哥?」女人拉拉李成烈的衣角,故意的說著。

「呵呵!是啊!好怪!」李成烈看著對面談笑得開心的二人,沉了沉臉,淡淡的說著。

哥哥?你這究竟是什麼意思?

你該不會.....

想從我手上搶玩具?不可能!

還有你小貓咪,最好給我安分點,玩具就要有個玩具的樣子!

不然.....

李成烈一陣的煩躁,拿著酒杯的手也暗自的用力緊了緊。

「李大烈?我們來做個交易怎麼樣?」金明洙突然坐直身體,攬了攬李大烈的肩膀,靠在他耳邊神秘兮兮的說。

要知道,察言觀色,可是他金明洙的一大本事之一。

閒雜這斯貌似正高興,何不趁熱打鐵,略施小計解決一些後續問題呢?

「明洙要和我做交易?說說看?」李大烈挑挑眉。

呵呵!狡猾的小東西,到底想幹什麼呢?

突然很期待呢!

「李大烈?要不咱們做好哥們怎樣?每天這麼仇恨來仇恨去,多累!是不?」金明洙奸詐的笑笑。

「嗯?有道理!」李大烈裝作若有所思的點點頭。

「那你是答應咯?那既然咱們都是兄弟了.....那.....之前的恩怨,咱們是不是一筆勾銷啊,畢竟我可以作為你們兄弟間的矛盾緩和者嘛!哦!還有!那筆錢.....也不還了!兄弟嘛!你也應該不差那點兒小錢的哈!」

金明洙拍拍他的肩膀,奸詐的笑著說。

嘿嘿!只要他一句話,那以後就真的可以衣食無憂,無煩惱了吶!

不過.....這丫的也不會答應這麼白癡的條件吧!

哈哈!試試看不犯法!

大不了翻臉,再打一架而已!

不會有什麼大的損失!

「嗯.....呵呵!好!」李大烈,佯裝了考慮了一番,然後笑著答應了。

呵呵!果然是個奸詐的傢伙!

居然時刻不忘記為自己某福利?

呵呵!如此一來,不是為自己的行動減輕了不少的麻煩?

李成烈.....我可是離你的寶貝更近了一步呢!

你是不是該恭喜我呢?

李大烈勾唇笑著,那眼神直直的看向李成烈,對上自己弟弟那冰冷的目光,眼角一彎,挑釁的笑笑。

看著李大烈那明顯的挑釁意味的笑,李成烈暗自捏了捏拳頭:

可惡!炫耀?

看來自己哥哥的目的已經很明顯了呢!

該死的貓咪,他到底知不知道自己現在正在幹什麼?

招惹到了最不該招惹的人,居然還一點兒反應也沒有?

還在那兒喝酒?

該死!居然看都不看自己一眼?

無視嗎?很好!膽子肥了嗎?

心裡的怒火越來越盛,到了忍無可忍的地步,正欲起身.....

「烈表哥?去哪兒?」女人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柔柔的問。

感覺到手臂上的阻力,李成烈頓了頓眉頭一皺:

該死!這個麻煩精居然還真黏著自己不放了?

現在掙脫不是時候!

要不是因為某些原因,自己一定一腳踹開她!

這女人!麻煩!

「.....」李成烈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再次如無其事的坐下。

「耶?」聽到李大烈的回答,金明洙不敢相信的掏掏耳朵。

嘿?這丫的腦子該不會被驢踢了吧?

居然就答應?

哈哈!老子開始走運了嗎?

不管怎樣,不管他出於什麼目的!

至少,老子不用還錢了,不是嗎?

以後也沒那麼多鳥麻煩了!

無債一身輕吶!

某人顯然已經樂得找不到北了。

「哈哈!吶!李大烈,好哥們,乾杯!」

金明洙高舉著酒杯,對著李大烈笑到。

說話的同時,那眼神無意的看看李成烈:

呵!果然還是女人的魅力大呢?

瞧瞧?人家根本看都不看這邊.....

呵呵!金明洙.....你丫的屬賤一類的?

心裡的某處再次被觸痛。

借著內心的悶痛,金明洙再次一飲而盡。

末了,還若無其事的對著李大烈,無害的一笑。

「呵呵!」李大烈笑著淺淺的喝了一口酒。

今天自己的心情居然很好?

是因為這傢伙的原因嗎?

呵呵!他果然是塊寶!

連續的不知道多少杯酒下肚後,也許是因為酒喝得雜的原因,金明洙的臉上居然泛起了紅暈!

「李大烈.....」金明洙端著酒杯,臉色微紅的正準備想說什麼。

「叫我大烈就好.....」李大烈突然出聲打斷了他的話。

他看看李成烈,然後刻意的靠近身子,覆在金明洙的耳邊輕聲的說。

遠遠的看去,看動作,就像是在互相的親吻廝磨一般.....

原本還鎮定自如的李成烈,猛然間看見這一幕.....

那股被他強壓下的怒氣,頓時如開閘泄洪一般的一股腦全沖上了大腦.....

只見,他猛的起身,大步的朝著金明洙的方向竄去.....

「表哥.....」女人開口叫著,但是,已經晚了,李成烈的身影已經從他的身邊大步竄出了,動作快到讓她連一句話都沒有說完。

已經略微恍惚的金明洙,感覺到耳邊呢喃的氣息.....

頭微微的眩暈.....

「大烈??那好,大烈!」輕輕的重覆著男人的話,手裡的酒杯也沒有停止往嘴裡送。

果然.....這男人只要不犯病,還是挺不錯的傢伙嘛!

「嗯!.....明洙.....」看著金明洙微醉的模樣,李大烈正想說什麼,突然眼角的餘光發現了什麼,於是,他勾唇一笑,故意的再次覆在金明洙的耳邊輕聲的說:

「別喝了.....喝雜酒容易醉.....」聲音輕柔至極,小到只有金明洙一個人能聽見。

「哈哈!沒事!你太小看我了,大烈.....」金明洙笑笑,絲毫沒有注意到身邊的異常。

「大烈???你叫他大烈?這麼親密?呵呵!」一個冰冷的聲音在金明洙的頭頂響起。

那樣的熟悉的聲音,冰冷得沒有一絲的溫度,又是那麼的陌生.....

金明洙心裡一頓,緩緩的擡頭.....

只見,李成烈渾身散發著前所未有的寒氣,正瞇著眼看著自己.....

那表情也陰沉的可怕!

「嘿嘿!老闆!您怎麼過來這邊了?來一杯嗎?這酒不錯!」金明洙對著李成烈舉舉杯。

這傢伙怎麼回事?

貌似很生氣?

他到底在氣毛?

難道是因為,自己和他的仇人說話,所以生氣?

靠!媽的!

自己泡妞泡得爽歪歪,老子連找個人說話都不行?

雖然對象是他的仇人,但是好歹也是他哥哥啊?

至於仇恨成這樣?

金明洙歪著嘴想著。

「我就不能過來?金明洙?你身為保鏢,居然撇下老闆不管,自己在這裡喝得自在?你眼裡還有沒有我這個老闆?難道我帶你來就是為了讓你在這裡招蜂引蝶,瀟灑快活?」

李成烈冷冷的直直的訓斥著金明洙。

一句句訓斥的話語,傳進金明洙的耳朵,就像一根根芒針,絲絲的刺進他的胸腔.....

「嘿嘿!!老闆消消氣,你這不也沒事嗎?這種地方也沒有人敢圖謀不軌的.....難不成那美女暗藏胸器不成?」

金明洙強壓著心裡的異樣,對著李成烈痞痞的一笑。

「金明洙,你別忘了!你只是個保鏢而已!做好你分內的事情!」李成烈氣及,厲聲的說著。

很好!這傢伙居然還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麼?

他這是在挑戰我的極限?

很好!金明洙你做到了!

李成烈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憤憤的看著金明洙。

「嘿嘿!是!老闆!多謝老闆擡愛,帶我這痞子來這麼高檔的地方,我一定盡責,好好替老闆做事!」金明洙皺皺眉,隨即抓抓髮痞笑著應答。

呵呵!對啊!

金明洙,你只是一個保鏢而已.....

一個幸運的痞子成為這樣有錢有勢的男人的貼身保鏢,難道你不該感恩戴德?

你到底在想些什麼?

保鏢?呵呵!對!只是保鏢!

「呵呵!」金明洙突然冷冷一笑。

「你.....」李成烈氣及正要說什麼。

「呵呵!弟弟?何必這麼生氣?明洙也是高興,就放鬆了一下,你也不用這麼大的火氣嘛!明洙很不錯的.....」李大烈故意的說著。

呵呵!生氣了?

李成烈?你果然在意這傢伙呢?

呵呵!看來,我們兄弟還真要徹底的一較高下了呢?

「呵呵!哥哥這話說的?明洙是我的手下,我管教他,哥哥參言適合嗎?」李成烈也不甘示弱,冷言相對。

「呵呵!弟弟.....」

「都***閉嘴!吵死!老子就上班還不成?」金明洙放下酒杯揉揉腦袋,搖晃著起身。

今天似乎真的喝高了.....好久沒有這種頭暈的感覺了.....

媽的!果然酒不能摻雜著喝.....

剛一邁步,一個搖晃,身形不穩,就朝著後面倒去.....

「明洙?小心.....」李大烈眼疾手快的一把扶住了他,關切的說。

「呵呵!謝謝大烈了!老子沒事,就是有點兒暈!」金明洙站直身體笑笑說著。

「酒喝雜了.....」李大烈扶了扶金明洙說。

言語裡,無不是故意透露出的關心和緊張.....

「金明洙!過來!」李成烈冷著臉,對著金明洙說著,緊接著沒等金明洙反應,長臂一伸,從李大烈手臂拉過金明洙,禁錮在即的臂彎裡。

「呵呵!哥哥謝謝你了,我的人給你添麻煩了,真是不好意思!」李成烈咬牙切齒的對著李大烈說著謝謝的話語。

「弟弟客氣了,我們是兄弟,你的人不就是我的人,自己家人不客氣!呵呵!」李大烈故意的添加著火氣。

「放開!老子不是娘們兒!能站穩!媽的!」金明洙掙扎開來,搖晃的正了正身體。

媽的!這算什麼事兒,在這個場合,這樣攬著老子的腰!

跟爺玩什麼曖昧?

讓人誤會!

果然是只狡猾的狐狸!

面對金明洙的炸毛,李成烈皺皺眉,只是冷眼的看著他,沒有說一句話。

「呵呵!哥哥!我的人喝多了,我要帶他回去了,免得在這裡出醜!你好好的陪陪瑩瑩,弟弟先走一步!」

李成烈再次拉過金明洙的手臂,牢牢的半攬在懷裡,對著李大烈笑著說。

然後在眾人的愣神下,半攬著金明洙轉身就準備離開。

「媽的!放開!老子自己會走!」金明洙紅著臉對著李成烈毫不客氣的說道。

「.....」李成烈並不比理會懷裡某人的不滿,依舊緊緊的攬著某人的腰,半拖著朝著出口的方向走去.....

「烈表哥??」女人愣愣的站在那裡,看著離開的李成烈的背影,弱弱的叫著。

眼裡卻是對那白色的身影的嫉妒的憤恨!

金明洙是嗎?

你究竟是何方神聖?

短短的一年沒有回來,事情就變了!

金明洙,如果.....你是我顧紫瑩的絆腳石.....那麼.....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一路上,李成烈不顧金明洙的掙扎反抗,更不理會酒會裡眾賓客的異樣目光,直直的攬著金明洙出了門。

「放開!媽的,老子不是女人,不需要你摟著走.....」一出門,趁著李成烈打開車門的時候,大力的掙脫了出來。

要搖晃晃的正了正身子,憤憤的吼道。

媽的!這***算什麼事兒?

這狐狸到底在氣什麼?

怪自己打擾了他泡妞?

早說嘛!老子自己回去就是!

看那張臉,都冰冷得能凍死一頭牛!

「你給我安分點兒!」李成烈打開了車門,一把把他塞進車內,然後自己也坐了進去,開著車便急速的離開了。

這傢伙,到底喝了多少酒?

這渾身的酒氣!

還鬧脾氣了?

他到底是白癡,還是真的不知道?

惹了多大的麻煩還不知道!居然還有膽子鬧脾氣?

李成烈皺著眉頭看看金明洙,想著剛才,他和李大烈有說有笑的樣子,還有他叫那人那一聲聲的“大烈”.....

更可氣的是,這傢伙,居然對自己視若無睹?

心裡那股無名的怒火,正熊熊的燃燒著。

「靠!輕點兒,媽的!頭暈!」被大力扔在車座上的金明洙,靠在車座上,撐著頭,不停的揉著自己的太陽穴,閉著眼,頭靠斜靠在後座,嘴裡不滿的嘟囔著。

靠!頭還真不是一般的暈!

看來今晚是真的喝高了!好久沒有體會過這種眩暈的感覺了.....到底有多久,自己也不記得了!

看來!酒還真的不能混雜著喝!

看似不怎樣的酒,沒想到後勁兒還這麼的足!

居然暈到自己都擡不起頭.....

好明洙靠在座椅上,不停的揉著自己的太陽穴,以減輕自己大腦的眩暈和沉重感!

他發誓,以後在也不混雜著喝酒了!

不!而是那些難喝的酒根本就不碰了!

味道真的不咋地!

李成烈一邊開著車,一邊斜著眼看看靠在一旁的金明洙。

他到底喝了多少酒?

想到剛才,他和李大烈有說有笑的模樣,心裡總有一股說不出的怒火!

居然還徹底的無視自己?

看也不看自己一眼?

現在居然也不和自己及解釋?連一句話都不說?

很好!很好!

看來自己真的是太寵慣這只貓咪了!

寵物,玩具,如果不把主人放在眼裡似乎並不是一個好現象!

想到這裡,李成烈緊了緊自己手裡的方向盤,好看的眉頭緊皺,那股莫名的怒火似乎越來越盛,似乎馬上就要從自己的胸腔蹦發出來一樣.....

金明洙閉著眼,腦子的混沌讓他難受.....

剛才酒會裡,李成烈的話,一直在他的腦子裡來回的循環.....

心裡的某處,似乎再次被那莫名的情緒浸染.....

是痛?還是傷心?

「你只是個保鏢而已!」那句話就想是一根深深扎進心裡的芒針,絲絲的刺痛著胸腔的那最柔軟的地方!

金明洙?他說得沒錯!你只是一個保鏢而已.....

一個比人家幸運的保鏢!

你又有什麼資格,去干涉老闆的什麼事?

你***一個保鏢,你痛什麼?你在意什麼?

真***荒謬!

在說了,你丫的是一個男人,居然為了一個男人,而感到如此?

這難道不是最大的笑話?

保鏢而已嗎?呵呵!

金明洙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靠在後座似乎睡著了一般。

此刻他不想說話,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所有的語言,似乎都隨著那一句“保鏢而已”化為烏有.....

他還有什麼權利嗎?

很顯然.....沒有!

異常安靜的氣氛,詭異得無法用言語表達,車內均勻的呼吸聲都能聽見.....

車平穩的開進別墅.....

「下車!」李成烈站在車門邊,對著車內的金明洙,冷冷的說。

聽到李成烈冷冷的聲音,金明洙挑挑眉,睜開眼.....

呵!居然對著自己端起了老闆架子?

記得,從認識以來,這傢伙還從來沒有這樣的對待自己過?

他這到底是抽得什麼瘋?

果然是因為那女人的回來的關係?

急於與自己撇清關係?

所以今晚他不停的提醒著自己,告訴自己,自己只是他的一個保鏢而已?

不對!呵呵!本來他與自己就沒有什麼特別的關係!

對啊!他是老闆!自己是員工!

僅此而已!

呵呵!媽的!金明洙?你難過什麼?事實如此!

你就是一個員工,一個靠著他人吃飯的幸運的混混!

人家給你好吃好住!給你高的薪水!

你就應該感恩戴德!

不是嗎?

心裡一陣的悶痛,當然,驕傲如他,又怎麼會表現出來。

金明洙托著沉重的身體,下車,拉拉自己的衣服。

「嘿嘿!老闆別生氣,我下來了!您看?沒有弄髒您愛車的座椅!」

金明洙強忍著心裡的異樣,臉上掛著痞痞的笑,說話的同時,還彎下腰,用手擦了擦自己剛坐過的汽車座椅。

他的這一動作,李成烈看在眼裡,心裡莫名的一震,說不出的悶悶的感覺.....

剛才心裡的那難以抑制的怒火似乎更旺盛了.....

他這是在幹什麼?

是嫌棄我?

還是嫌棄他自己?

那始終的痞子一樣的笑容,現在看來,居然是那麼的刺眼!

這個不知所謂的傢伙!

真想把他狠狠的揍一頓!

他腦子到底在想些什麼?

明明自己做錯了事,卻沒有一點兒要悔過的意思?

「你.....」李成烈氣及,剛要開口說什麼。

「嘿嘿!那個,老闆!請問您還有什麼吩咐嗎?要是沒有的話,我就先上樓休息了!唉.....媽的!今晚喝高了!頭暈了!嘿嘿!」

金明洙搖晃的站在李成烈的身前,別開眼,不知道在看什麼地方,只是笨拙的抓抓頭髮,含糊不清的打斷了李成烈的話.....

看著眼前這個眼睛四處飄移,卻始終不看自己一眼的金明洙,李成烈氣不打一處來.....

他抱著手臂,瞇著眼,並不回答金明洙的問話.....

他要等,他要等他自己發現自己的錯誤.....

如果,此刻,這只貓瞇能夠及時的發現自己的錯誤,並主動向自己解釋,那麼.....他作為這個玩具的主人,就寬宏大量的原諒他這個玩具一次.....

時間隨著李成烈的沉默一點一點的過去.....

良久.....

金明洙揉揉腦袋,搖晃著身體甩甩頭.....

「老闆.....」金明洙靠在車門上開口。

聽到金明洙說話,李成烈眉頭一挑,唇角微微一勾,靜靜的等待著自己心裡想聽得話語的到來.....

「老闆?既然您沒有什麼吩咐.....那我先上樓睡覺了.....」說完不等李成烈反應,金明洙擡腳就朝著別墅裡面走去.....

在擦過李成烈的身邊的時候,還刻意的頓了頓腳步,對著李成烈說:

「如果,您呼吸完新鮮空氣,就自己上樓.....我先行一步.....」說完,邊搖晃著身體,頭也不回的消失在了那樓梯最後的轉角處.....

看著突然離開的白色的身影,李成烈臉色陰沉到了極點,原本以為會聽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可結果.....卻是得到某貓的再次徹底的無視!

一直被受人家尊重的他,怎麼能夠容忍這樣的事情,一再的出現?

只見他緊捏著拳頭,憤怒的雙眼裡正迸發著聶人的寒光.....

很好!

金明洙?誰給你的這麼大的膽子,敢再次的視我與無物?

李大烈嗎?

很好!

一個玩具居然敢囂張到這個地步?

今晚.....我會讓你知道,什麼樣的態度,才是一個玩具該有的姿態!!!

待續.....

創作者介紹

烈洙귀엽다-育珊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