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什麼看!再看挖你眼珠!靠!」

金明洙張嘴一陣惡狠狠的說,說的同時,一把扯過床上的被單,長臂一揮,快速的披在了自己身上。

媽的!下次一定要記得,在這狐狸面前,一定要注意!

這丫的那眼神,還真讓人.....讓人發毛!

「呵呵!」李成烈抱著手臂開心的大笑出聲。

呵呵!看他那樣子,還真是好笑!這貓咪,居然會害羞?

真有意思!

看他那臉,從醒來開始,那臉上的紅霞就沒有退散過!

這樣的他看上去還真是別有一番風味呢.....

好只勾人的小貓咪!

光看看就能讓人難耐!

「.....」金明洙看看笑得開心的李成烈,別別臉,扁扁嘴,轉身就打算往門口走。

結果,剛邁出一步的他,由於腿軟,重心不穩,重重的朝著前方倒去.....

「呵呵!小貓咪這是在著急投懷送抱?嗯?要不.....咱們繼續?」李成烈眼疾手快,長臂一伸,瞬間便把快要倒地的金明洙牢牢的抱在了懷裡。

他勾勾金明洙的下巴,對著金明洙調笑到。

「胡說!放開!媽的!老子回房洗澡!」金明洙漲紅了脖子根,從他懷裡掙扎出來,對著李成烈一陣的怒喝!

「這裡有浴室.....」李成烈笑笑說著。

「不用!老子回我自己的房間.....讓開!」

金明洙,站直了身體,轉頭瞪了瞪李成烈,然後揉著腰,垂著腿,齜牙咧嘴,一瘸一拐的出了房門.....

一邊走嘴裡還不忘輕聲的嘟囔著:

媽的!馬有失蹄!

昨晚可是損失大了!

居然.....

靠!最近***太不正常了!

到底什麼地方不對勁?

真是.....衰神罩頂吶!

以後.....一定要注意.....

「呵呵!」看著某人的背影,李成烈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笑笑。

呵呵!只要是他李成烈看上的東西,就一定會得到.....

可愛的小貓咪.....那你注定是我李成烈的所有物.....

清晨的陽光,透過窗戶折射進了房間。

金明洙懶懶的趴在床上,他光著上身,正瞪著眼看著床頭的一副至少他看不懂的藝術畫像發呆!

媽的!昨晚拖著酸軟的身體,回到房間,好好的給自己泡了一個澡後,居然就這樣迷迷糊糊的趴床上睡著了?

要知道,他已經好多年沒有像個正常人一樣,晚上睡覺了!

以往,由於職業關係,他就過著那黑白顛倒的生活,當白天,大家都起床迎接新的一天的工作的時候,而他自己,則是迎來了一天的黑夜,自己可以放鬆的睡覺休息的黑夜!

黑夜,人家都睡覺休息的時候,正是他美好的一天的開始,猶如清晨一般.....

這麼多年來,一直是那樣!

而昨晚,他卻是拜那狐狸所賜,難得的享受了一回正常人的生活!

但是,那原因,卻是那麼的難以啟齒!

該死的傢伙!

居然壓了自己一夜?真夠狠的!

話說.....那傢伙?那方面的精力旺盛還真不是一般男人能比擬的!

加上昨晚的休息時間,自己好像是足足的睡了一整天了吧?

累得真夠嗆!

到現在,自己的身體似乎還是不那麼靈活!

真***可惡!

金明洙憤憤的翹著嘴。

嘿?那昨天.....自己是不是算是沒上班?

哼!該死的傢伙!

把自己給.....給那樣了,不上班兒也是應該的!

嗯!回頭老子一定要狠狠的打擊報復!

不然多虧?

「該死的狐狸,改天,我一定要加倍奉還.....」

趴在床上的金明洙握握拳頭,憤憤的自己言自語著。

說話的同時,還張著嘴用牙齒撕。扯著白色的床單,那樣子,就跟一只發狂的野貓沒兩樣。

“咕咕.....”一陣怪異的聲響從某人的肚子裡傳來。

餓了?嗯.....是有很長一段時間沒吃飯了!

話說.....那傢伙真的是周扒皮嗎?還不叫老子吃飯?

怎麼說也是過分!

伸伸懶腰,從床上下來,對著鏡子梳洗一番。

白色的v領t恤,緊身牛仔褲,清爽無比!

翹著屁股近距離的靠在鏡子前面,縷縷短髮,滋滋白牙.....

「嗯!不錯!」金明洙瞇瞇眼,和往常一樣,對著鏡子臭美的笑笑。

突然,脖頸處,鎖骨的上方,一顆暗紫色印記引起他的注意,而且還怎麼看怎麼礙眼。

靠!該死的狐狸,居然還在自己的身上留下這種東西?

別的地方也就罷了,居然還在這裡,這麼明顯的地方?

真是!還讓不讓老子見人了?

唉!這東西,怎麼看怎麼彆扭!

得想個辦法遮蓋一下,不然沒臉見人嘛!

郝東車皺皺俊眉,對著鏡子,自己的脖頸左右比劃著!

「嘿!有了!哈哈!老子真是天才!」突然金明洙雙眼一亮,摸了摸自己的脖頸,咧嘴一笑。

「ok!」金明洙笑哈哈的拍著自己的巴掌,偏偏脖子,對著鏡子滿意的點點頭。

鏡子裡,那個精神抖擻的絕世帥哥,看上去可真是不錯,即使是脖頸上貼的那塊ok繃都那麼帥氣!

「哈哈!人帥就是沒辦法!怎麼整還是怎麼帥!」金明洙滿意的拍拍臉,轉身出了房間。

早上的別墅,空氣真是清新,連周圍的景色似乎都比晚上來的亮眼,還真是別有一番風味!

金明洙一路左看看右望望,下樓,穿過豪華的大廳,來到花園,那鬼祟的樣子,活像一個圖謀不軌的小偷!

「媽的!還好!還好那傢伙還沒起床!媽的!不然還真.....」金明洙拍拍自己的胸口自言自語著。

要知道經過那事後,如果和那傢伙見面,還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畢竟.....有過那樣的關係.....肉.體關係.....

這次可不和上次蘭博一樣,蘭博自己算是側地的被強.....

這次.....額.....畢竟是自己半推半就,抵擋不住那傢伙的誘惑…

不過,那傢伙怎麼說也太誘人了,連作為一個男人的自己都.....

即使臉皮再厚,也不可能那麼自然的吧!

「呵呵!起床了?怎麼不多休息一會兒?什麼還好?」那個熟悉的聲音在前方響起.....

金明洙一愣,擡眼望去。

只見李成烈翹著腳,坐在花園的涼亭裡,正勾唇,對著自己笑著。

「靠!.....額.....擺脫!老兄!不要這麼突然的出聲好不?會嚇死人的!」金明洙摸摸自己額頭的冷汗對著李成烈尷尬的說著。

汗!這傢伙怎麼在那裡?

媽的!這麼大個人杵那兒,自己居然沒看見?

「哦?這麼說,到是我的不對了?呵呵!突然?」李成烈起身,朝著金明洙走來。

「呵呵!怎麼?明洙很怕我?還是.....」走進金明洙身邊,李成烈挑著眉頭,上下打量著金明洙笑瞇瞇的說著。

呵呵!有意思的傢伙!

這一驚一乍的!難道,我是怪獸?

還是.....他在害羞?

李成烈摸著下巴,打量著尷尬的金明洙。

嗯!不錯!白色果然適合他!

今天的他,看上去似乎更有味道了!

連皮膚都似乎比之前更好了!

是經過自己的滋潤嗎?

那雙漂亮的丹鳳眼,遊弋在某人身上,當看到某人脖頸處那塊ok繃的時候,那好看的薄唇勾了勾!

用ok繃來遮擋?呵呵!真是有趣!

虧他想得出來!

難道他不覺得,這樣反而更會讓人家誤會?

有誰會受傷到脖子上去的?

難道是活膩了?

呵呵!到底該說他是聰明還是笨!

「媽的!你.....你看什麼?有什麼好看的!」看見李成烈那審視的目光停留在自己脖頸處,金明洙面頰一紅,忙伸手捂住那“漂亮”的裝飾處,不耐煩的說。

「呵呵!沒看什麼!.....嗯!不錯!很漂亮!」李成烈看著金明洙瞇了瞇眼,然後戲謔的說著。

「你.....」金明洙紅著臉,正欲發飆。

突然,“咕咕.....”肚子傳來一陣怪異的聲響打斷了他的話。

什麼聲音?

金明洙摸摸自己的肚子,尷尬的眨眨眼。

媽的!肚子老兄,要不要這麼頻繁的警告啊!

給老子留點兒面子成嗎?

居然在這傢伙面前.....

金明洙漲紅著臉,愣愣的站在那裡。

「哈哈!餓了吧!呵呵!」李成烈看了看尷尬的某人,心情很好的大聲笑著。

說完,沒等金明洙反應,只見他伸出雙掌“啪啪”一拍。

立刻,三三兩兩的傭人端著上好的菜餚,如遇灌水的從別墅出來。

那一盤盤上好的佳餚,即使蓋上了銀色的蓋子,也能聞到,那濃濃的香味兒!

“咕咕.....”聞到香味兒的某人,吞了吞口水,肚子很不給力的再次響起。

如此狀況,簡直是丟人到家嘛!

肚子大哥,你鎮定點兒!

沒見過美食嗎?用得著這麼大的反應?

不就是一天沒吃而已!這反應也太大了吧!

金明洙尷尬的擡眼看看一邊抱著手臂的李成烈,紅著臉,說不出一句話來。

「哈哈!來吧!知道你餓了!特意叫他們準備的!畢竟.....呵呵!」李成烈拍了拍金明洙的肩膀,然後朝著那石桌走去!

金明洙眨眨眼,撓撓頭,不知如何是好!

這傢伙!還真.....

到底是去還是不去?

面子.....額.....

但是.....

媽的!金明洙,你丫的磨嘰啥?

不是餓了嗎?餓了就上前吃去!

一大桌的美味擺那兒呢!猶豫啥!

不就是和他睡了一晚嗎?

有什麼大不了?

雖然是半勉強,但是不算什麼吧!

你自己不也挺爽快嗎?

這麼扭捏幹啥?又不是女人?

還講什麼貞潔之類的?

屁呢!那玩兒壓根兒不存在!

就當被狗咬了一口好了!

該幹啥還幹啥!

思緒落定,一切似乎撥開烏雲了一般,金明洙暗自捏了捏拳頭。

然後俊臉一揚,甩給李成烈一個迷人的微笑。

「哈哈!老闆!這怎麼好意思!哎呀!別說還真***餓了!那我不客氣啦!」

金明洙縷縷自己的短髮,搖擺著朝著石桌走去。

那十足的痞子模樣,就跟之前在蘭博,李成烈和他相遇的那刻一樣!

那變臉之快,是所有人都為之不及的吧!

「呵呵!」李成烈摸摸下巴對著他笑笑。

呵呵!好只可愛的貓咪!

這變臉,可真比翻書來的快!

短短的幾分鐘時間,就跟變了一個人一樣!

從一只彆扭的煮熟的蹩腳蝦,突然恢復到以前那痞氣十足的混混樣!

還真有他的!

飯桌上,豐富的佳餚,有些連菜名都叫不出來!

金明洙看著滿桌的美味,毫不掩飾的舔了舔唇,那餓得樣子表現無疑。

媽的!有錢人都這麼浪費?

兩個人吃這麼多菜?

就算是兩頭豬也不見得能吃完吧!

浪費啊!浪費可恥!難道這傢伙不知道?

唉!不過.....哈哈!不要緊,為了不浪費,不可恥!

老子今天算是豁出去了,就敞開肚子吃吧!

美味管飽,不吃是傻子!

金明洙兩眼放光的看著桌上冒著熱氣的菜餚,抖抖肩膀,搓搓手掌,然後沒等李成烈開口,就率先的拿起筷子,夾著一塊晶瑩剔透的貌似水晶蝦球類的東西,放進嘴裡。

「嗯嗯!不錯不錯!」一塊美味下肚,金明洙連連叫好。

叫好的同時,還不忘立馬夾著另外一盤不知道名字的佳餚,塞進嘴裡,完了還端著桌上的啤酒猛喝幾口。

話說,他最愛的啤酒,配這美味簡直是天作之合啊!

那狼吞虎咽的模樣,就跟那剛從難民營裡放出來的沒差,似乎完全不在意李成烈看待自己的眼光。

他覺得,男人嘛!幹嘛要扭扭捏捏,該什麼樣就什麼樣!

如果,你是個粗俗的人,那麼,就算是使盡渾身解數,也是沒辦法變得斯文!

與其強裝,還不如坦坦蕩蕩的粗俗來的實在!

李成烈端著一杯紅酒小口小口的喝著,那眼睛看著某人狼吞虎咽的樣子彎了彎,那好看的薄唇始終掛著笑。

「呵呵!慢點兒吃,別噎著!」李成烈勾勾唇,笑著說。

看來,這貓咪還真是餓了個夠嗆呢!

也對,本來頭晚被自己壓在身下狂要了一番,加上體力不支,又休息了一天,一點兒東西都沒吃!現在會餓也正常!

呵呵!只是.....他這吃東西的樣子,還真.....

呵呵!到底是一只張牙舞爪的貓咪!

不僅脾氣爛!睡覺不規矩!連吃飯的樣子都這麼的驚人!

呵呵!正是這樣毫不做作的他,才有資格做自己的玩具,不是嗎?

「嗯嗯!味道不錯!嗯?你怎麼不吃?」專心對付美味的金明洙,迷糊的點點頭,嘴裡塞滿了美味,含糊不清的問著李成烈。

「呵呵!你吃,我不怎麼餓,隨便吃點兒就好!」李成烈笑笑,拿起筷子,夾了一小塊菜餚,放進嘴裡,細細的嚼著。

那優雅紳士的樣子,和某人那鬼子進村的模樣成了鮮明的對比!

金明洙一邊滿嘴吃著美味,一邊擡眼看看對面吃相優雅的李成烈,眨了眨眼,在看看自己的模樣:

靠!這傢伙還真是.....

有錢人就***不一樣!

看看,人家這吃東西的樣子都比自己高雅許多!

相比之下,自己怎麼看也是難民營裡出來的!

嘿?這傢伙,是存心和自己作對嗎?

要不要吃得那麼優雅?顯得自己多麼粗俗?

額.....不對!自己這是餓的!

人家不是說不餓嗎?當然吃得少,吃得慢!

嗯嗯!一定是這樣!

想到這裡,金明洙心裡無比的平衡,滿意的點點頭。

金明洙,就是這樣的一個人,只要他自己認定是不重要的事情,即使天塌下來一樣重要!他都可以很好的暫時忘卻!

這不?此刻的他正全身心的投入美味佳餚中,根本不記得之前和某人之間的那火熱激情的那個場面!

他認為,男人嘛!不要計較那麼多!累!

只要自己也舒坦就沒什麼大不了!

花園裡,香氣四溢,到處散發著美味佳餚的味道,遠遠的看去,那一黑一白,兩個正在一起和諧用餐的場面,還真是說不出來的味道!簡直就是一副出自名師手筆的美妙風景畫!

“嘀嘀嘀---”突然一陣狂躁的喇叭聲在別墅門口響起。

李成烈皺著眉頭斜眼看了看.....

只見一輛火紅色的跑車,張揚的從大門處進來.....

就那車型,那車的顏色,就知道,某某牛皮糖又來了!

「嗯?誰來了?」金明洙端著喝著啤酒,頭也不擡的問著李成烈。

「呵呵!是.....」李成烈笑笑,剛想張口.....

「唉?你們吃飯呢?.....真是!吃飯也不叫我?」只見一個白影快速的飄了過來。

「哎呀!小洙洙.....有沒有想我啊?一天不見,我好想你呢!」

南宮翼,走到金明洙身邊坐下,掛在金明洙的肩膀上,膩膩的說著。

「額.....媽的!沒骨頭?閃開!老子吃飯呢!」金明洙嚼著滿嘴食物,厭煩的說著。

真是,毛病!幹嘛每次見著自己都跟軟體生物一樣,噁心!

「嗯嗯!小洙洙你吃吧!我看著就好!」南宮翼往前靠了靠,對著金明洙笑瞇瞇的說。

那樣子,絲毫沒有因為金明洙對自己的態度而生氣。

「媽的!你變態嗎?你這樣花癡一樣的看著老子,老子能吃下?會吐!」金明洙嫌惡的推了推南宮翼,很不客氣的說著。

「嗯?小洙洙怎麼這樣?人家可是那麼想你.....你都不想我.....還嫌棄我?」南宮翼裝作很是傷心的模樣,摸摸眼角。

突然眼角一閃,又拽著金明洙的胳膊緊張的問:

「唉?小洙洙?你脖子怎麼了?嗯?受傷了?來我看看?怎麼回事?」

南宮翼看著金明洙脖頸出的ok繃,眼眸不著痕跡的一暗。

「噗.....額.....那個.....」突然聽到南宮翼的問話,金明洙一驚,猛的噴了一桌。

只見他面頰微微一紅,偷偷擡眼看了看對面正喝著紅酒的李成烈,然後眼神閃爍著,慌張的擦擦嘴。

「咳咳!老子受傷了不行?」金明洙應付到。

媽的!這該死的變態,眼睛要不要那麼尖?

大驚小怪的幹啥?難道脖子受傷不正常?

額.....到底要怎麼回答他好?

金明洙,暗自冒著冷汗!

「嗯?受傷?怎麼會受傷?還.....傷到脖子上?」南宮翼若有所思的瞇了瞇眼睛,審問試的看著金明洙,然後在擡眼淡淡的看了一眼正喝著紅酒,嘴角始終掛著得意的笑容的李成烈。

頓時,一種不好的預感湧上他的心頭!

剛才自己問小洙洙那問題的時候,他那瞬間紅臉,慌亂的樣子,還有那偷偷的看李成烈的樣子,全數的落入了他的眼裡!

直覺告訴他,情況不妙!

自己看中的人,似乎被那傢伙搶先了一步呢!

這可不是個好消息!

雖然,他不在乎什麼處之說.....但是,對手是李成烈!

畢竟他們現在同住一個屋檐下,加上有了關係,那他南宮翼豈不是又失去一分得到美人心的機會?

但是.....就算是他們真的發生了什麼關係!那也不要緊,只要小洙洙自己不承認,不選擇,那自己就還沒有輸!

自己就還有繼續爭取的機會!

即使有一絲的機會,他也不會放棄!

「額.....媽的!老子怎麼受傷關你什麼事?就算是被瘋狗咬的也跟你沒有一毛錢關係吧!真是!.....唉!媽的!吃飯都吵吵!不吃了,沒心情了!」

面對南宮翼的問題,金明洙尷尬的看看李成烈,然後漲著臉把筷子一放,起身就往別墅裡面走去。

與其說是走,不如說是逃來的更為貼切!

媽的!死變態!要不要這麼打破砂鍋問到底?真***找抽!

金明洙憤憤的咬著牙,快步的離開了花園。

「唉.....小洙洙?」看著金明洙離開的背影,南宮翼開口叫了叫。

待金明洙的背影消失在花園的盡頭,南宮翼那張嬉笑著的臉,瞬間的一黑,臉色明顯變化。

「烈?你是不是該有什麼要對我說啊?嗯?」南宮翼抱著手臂挑了挑眉,斜眼看著李成烈。

「嗯?說什麼?」李成烈勾勾唇,故作不知的回答。

「烈!別裝了!說吧!你是不是對小洙洙.....你對他.....是不是做了不該做的事?」

南宮翼壓低聲音急急的問。

「呵呵!不該做的事?是什麼事?嗯?」李成烈擡眼看看南宮翼,笑著問。

「你!.....你自己心裡清楚!別以為小洙洙脖子上那個東西是什麼我不知道!你也太過分了,說好的公平競爭,你居然.....居然違反規則.....」

南宮翼指著李成烈的鼻子激動的說。

「把你的手指放下!我沒有違反規則.....沒有特別強迫他.....你.....現在,應該明白我的意思了吧!」看著南宮翼指著自己的手指,李成烈面色一沉,冷冷的說著。

他李成烈討厭人家用手指著自己!即使是發小也不行!

「額.....你!.....」南宮翼收回手指,看著李成烈竟說不出一句反對的話來。

畢竟,金明洙的性格他還是了解一些的,如果.....發生那事,是他自己本身極為不願意的話!

那麼,今天他絕對不可能會這麼坦然的坐在這裡和他一起吃飯!

畢竟金明洙也不是一個容易對付的傢伙!

相反.....看今天這情況.....

想到這裡,南宮翼皺皺眉,心裡的某個地方霎時一痛.....那感覺.....

但是.....即使這樣他也不打算放棄,他要努力,要讓小洙洙看見自己的好.....

如果.....因為這樣的事情,自己就退卻,那麼.....自己那心裡的痛,來得也就沒有任何的意義了!

「嗯?怎麼?」李成烈擡眼看著語塞的南宮翼笑笑。

「那.....烈你是真的對他感興趣?還是只是一時興起玩玩?他可不是你之前的那些女人?他不一樣,他雖然粗俗,但是他單純,沒心機,如果.....你不是認真的對待他,那請你退出!我會認真的待他好.....」

南宮翼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對著李成烈說著。

「呵呵!這麼說來,翼.....你倒是對那貓咪動真情了?呵呵!」聽到南宮翼的話,李成烈眉頭一皺,然後勾著唇冷冷的說著。

呵呵!退出?怎麼可能!這麼有意思的玩具!遊戲不是才剛開始嗎?

不知道為什麼,當南宮翼問他這樣的話的時候,說著讓他退出的時候,他心裡極為的不舒服!

一種莫名的煩躁感在李成烈的心裡升起.....

「是!」南宮翼定了定神色,堅定的說。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他南宮翼已經滿腦子都是金明洙的影子,每天都想著他.....連之前他的那些個床伴兒都沒有聯繫過了。

「呵呵!這麼有趣的玩具.....我要是不放呢?你能耐我何?」李成烈抱著手臂擡眼,冰冷的目光直直的看著南宮翼,嘴角雖是掛著笑,但那聲音聽上去卻是那麼的冰冷。

放棄?怎麼可能?

那只小貓咪,注定只能是我李成烈一個人的東西!

我李成烈的東西,沒人能搶走!

李成烈皺著眉頭想著,那捏著杯子的手暗自的用力,心裡一股莫名的怒火開始蔓延.....

「哦?呵呵!那我將繼續和你競爭!這次我怎樣也不會放手!.....」南宮翼隨即正了神色笑笑。

從小時候開始,就一直和李成烈搶東西,但是從來沒有贏過.....

這次,真的遇到了自己心裡的最重要的東西.....

所以.....不管怎樣,自己都不會放棄!

「哦?哈哈!好!.....但是.....你不可能會贏我!那只小貓咪.....我李成烈要定了!」李成烈大笑著,宣佈著某貓的主權。

「呵呵!那咱們試試看!.....哦!對了!烈?告訴你個消息.....呵呵!估計對於你來講也許是個好消息.....」

南宮翼斜眼看看李成烈,突然心情大好的戲謔的說著。

「哦?什麼消息?」李成烈擡眼看看他淡淡的問。

「其實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只是.....聽說.....紫瑩回來了.....呵呵!難道不是好消息?」南宮翼摸著自己的下巴,戲謔的看著李成烈的反應。

要知道,顧紫瑩,年芳22,一個身材樣貌,各方面都很優秀的女人,是演藝界炙手可熱的當紅影星,年紀輕輕居然早已創出國際,在世界各大媒體都是風雲尖端的人物.....

和李家更是淵源頗深.....有著密切的關係!

關鍵是.....曾經.....那女人和李成烈的那段不平常.....

那女人居然然選擇在這個時候回來,嗯.....也許對自己來講會是一件好事,一個好的轉機也說不定!

那.....也就是說,自己對於金明洙的爭奪戰,間接性的又多了幾分勝算,或者是機會了呢!

「嗯?她回來了?呵呵!我還真不知道!.....嗯.....是個好消息!呵呵!」聽到南宮翼嘴裡說出的那個名字,李成烈神色一暗,看著手裡的杯子,冷冷的笑笑。

她怎麼就突然回來了?

呵呵!還不通知一聲!

那樣的女人.....貪婪的女人.....蛇蠍般的女人.....

這突然回來,到底是陰謀還是什麼?

李成烈皺皺眉頭,那絕美的臉龐上表情明顯沒有之前的那麼好,全身似乎都隱約的散發著寒氣,暗自的在心裡想著。

呵呵!不管她的目的怎樣,好歹也是曾經自己的心頭好!

就索性陪她玩兒玩兒也無妨!

想罷,李成烈勾著唇看著花園的某個角落冷冷一笑。

那樣的笑,陰冷至極,無不讓任何人感到膽顫.....

「好了.....我知道了!翼也該回去了吧?我還有事!」李成烈縷縷頭髮起身,看看南宮翼,毫不客氣的下著逐客令!

「哦?哈哈!不要緊,烈你有事就去忙吧!我上樓看看小洙洙去!」對於某人的驅趕,南宮翼充耳不聞,依然笑哈哈的朝著別墅的方向走去。


「呵呵!翼還沒懂我的意思呢!我得上去看看那只貓咪有沒有聽話乖乖的睡覺!呵呵!要知道.....晚上.....消耗體力太多.....他可是很疲勞的.....這就是接下來,我要做的事!」

李成烈拍了拍南宮的翼的肩膀,開口,故意的笑著說。

「李成烈!你.....」對於李成烈的刻意炫耀,南宮翼皺著眉頭看著李成烈,一臉的不滿。

「呵呵!怎麼?還沒明白?不然.....嗯.....你也上去看看現場?我倒是不介意,呵呵!不過.....那貓咪的脾氣,你也是領教過的!我可不能保證,在你觀看的時候,他不會一腳把你從樓上踹下來.....」

李成烈抱著手臂,勾著唇慢慢的說著。

那樣子,明顯就是顯擺,變相的對南宮翼宣佈,宣佈他自己對那金明洙的所有權.....

「烈!你不要太過分.....」聽到他的話,南宮翼皺著眉頭憤憤的對著李成烈說著。

話還沒說完,“叮叮”的電話聲音打斷了兩人的爭執。

南宮翼看看手機上的顯示,接也不接得掛掉電話,然後轉身對著李成烈認真的說:

「我現在有事,要先回我公司一趟!烈!我告訴你.....不要強迫他做他不願意做的事!.....小洙洙.....我是不會放棄的!嗯!我走了!回見!」

南宮翼一本正經的對著李成烈說著,末了還對著李成烈招招手,然後大步的離開了。

「呵呵!」看著南宮翼的背影,李成烈勾唇冷冷一笑。

呵呵!可愛的小貓咪!

沒想到你的魅力居然這麼大?

連一向風流出名的南宮大少都對你動了真格!

嗯?看來你這個玩具想要完全掌控,好像還沒到時候呢!還得加把勁呢!

不過.....不管誰打你的主意,都沒有勝算的可能!

因為.....你注定是我李成烈的所有物.....

永遠是.....呵呵!

李成烈瞇瞇眼,看著酒杯裡的酒勾唇一笑,然後,端著杯子仰頭一飲而盡.....

時間隨著每日的日出日落而流失。

金明洙翹著腳,懶洋洋的靠在沙發上,悠閒的看著電視。

那手裡的遙控器來回的無趣的換了又換。

腦子裡不斷的回想著:

自從那晚和那傢伙發生了不該發生的什麼事情後,每天的日子居然還是那樣,平靜得就跟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雖然剛開始,難免會有些尷尬,但是,很多事情想通了,似乎.....額也沒什麼大不了!

況且,那傢伙,這些日子也很是安靜,也沒有提過什麼非分的要求.....

慢慢的這近兩天似乎又回到了以前,似乎.....也沒有那麼尷尬了!

額.....其實.....每天兩個人就這樣呆著也好.....

哈哈!至少,自己沒煩惱!

每天看他有時候,一個人關在書房,也不知道在做些什麼!

話說,這有錢人的事情,自己一小小的保鏢能干預些什麼!

與其想那些不必要的事情,還不如一個人瀟瀟灑灑的樂呵著住洋房,吃美味來得實在!

自己貌似好幾天都沒有晚上上過班了。

或許是那傢伙良心發現吧!

至那次李大烈出現後,那傢伙居然連續幾天都沒有去視察過那夜場的情況!

真不知道,這兩兄弟到底在搞些什麼東西!

金明洙撐著腦袋靠在沙發上想著。

嘿嘿!其實,這樣的生活也不錯!

悠閒自在,白天似乎還真的比晚上要舒服得多!

空氣都好很多!

哈哈!做個正常人可真不錯!

說實在的,這份工作還真***不錯!

福利待遇一流!

好吃好喝!住高級別墅!還開限量跑車!

如果不是做這傢伙的保鏢!這樣的待遇,估計自己下輩子也沒辦法享受到吶!

哈哈!真***舒服!

雖然.....額.....有那麼一點點兒的小意外!

呵呵!自己不也挺享受嗎!

所以好像並不吃虧.....哈哈!

唉?不過.....話說,是每個保鏢的待遇都這麼不錯嗎?

嗯.....這個問題值得考察!

金明洙若有所思的捏著自己的下巴,短短的時間,腦子裡已經轉了好幾個彎!

唉.....無趣了!那狐狸最近到底在幹嘛?

神神秘秘的把自己關書房也不露面!

金明洙東望望,西看看,那雙勾人的桃花眼,瞇了瞇。

手裡的遙控也隨著他的無趣而快速的轉換著。

突然,屏幕上出現的一個場景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只見,屏幕上,皮膚雪白,身材凹凸有致的長髮高挑的女人,身著一條黑色抹胸晚禮裙,正接受著一堆記者的采訪!

只見那漂亮的女人一笑,臉蛋兒上的兩個深深的酒窩,看上去霎是可愛!

那被眾多記者圍堵的場面,那女人居然臉不紅心不跳,沒有一絲慌張!

反而舉止優雅大方,談吐得體!

如此出眾的女人,站在那些個相貌平凡的記者的中間.....

那場面,說那是眾星拱月,簡直一點兒沒差!

連那芊芊玉指勾頭髮的動作都是那麼的迷人!

金明洙眼睛一亮,突然坐直了身體,如發現獵物一般的,看著電視屏幕擡手摸摸自己下吧,瞇了瞇眼,:

靠!好漂亮的女人!

哇!那臉蛋兒.....那身材.....那皮膚!

哪樣都是女人中的極品,極品中的極品吶!

嘿嘿!要是.....能和那樣的女人睡上一晚.....

那他金明洙願意為了她放棄整整一個月不泡妞!

哈哈!多大的犧牲啊!不容易吶!

金明洙瞇眼一笑。

不過,想法總歸是想法,怎麼可能嘛!

開玩笑,人家可是國際當紅影星啊!

像自己這樣的小小保鏢一枚,連認識人家的機會都沒有!

哈哈!不過,在腦子裡想想,yy一下也是不錯的選擇!

「呵呵!小貓咪在看什麼?這麼入迷?」

突然的聲音打斷了正yy得起勁兒的某人。

金明洙應聲回頭。

只見李成烈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站在他的身後,正抱著手臂,勾著唇,戲謔的看著他。

「唉!老闆!工作完啦?哈哈!來得正好,看看那妞多正點!」

金明洙對著李成烈笑笑,然後擡手指了指屏幕上的女人。

李成烈的隨著他手指的方向看去.....

只是,短短的一瞬間,那原本笑盈盈的臉上,閃過一絲的冰冷。

「哈哈!是吧!多正點的女人!要是能把她拖到床上睡上一晚.....哈哈!一定爽翻了!」

只是沉浸於銀幕美女的某人顯然沒有發現李成烈的異常,還是一味的指著電視裡的女人,放肆的yy著。

「哦?明洙喜歡那類的女人?」看著某人那口水都快要流出來的模樣,李成烈皺皺眉,開口問。

那聲音淡淡的沒有一絲波瀾,似乎沒有任何異常般的平淡!

如果,某人稍微仔細一聽,那麼他就能發現,他老闆對他的稱呼已經轉換為“明洙”而不是平時的小貓咪,或者小東西,之類的稱呼。

「嗯?哈哈!漂亮女人哪個男人不喜歡吶!」金明洙笑瞇瞇的擺擺手。

看著金明洙色狼一般的樣子,李成烈優雅的在他的身邊坐下。

「哦?是嗎?那.....男人呢?你喜歡嗎?嗯?」李成烈靠近金明洙,伸出長臂,趁著金明洙不備,一把攬過金明洙的肩膀,靠在他的耳邊輕聲的問。

李成烈突然的舉動,讓金明洙一驚,只見他面頰一紅,尷尬的朝著一邊挪了挪。

「呵呵!老闆!呵呵!那女人真漂亮,我喜歡!呵呵!」

金明洙顫顫的打著哈哈,明顯的答非所問。

不知怎麼的,每當這傢伙靠近自己,都會有一種怪異的感覺,那種心跳加速的感覺,那種心慌的感覺!

到底是怎麼回事?

雖然自己沒談過戀愛,但是,放倒在自己褲子下的女人卻是不少!

但是,每當面對她們的時候,卻是沒有一個女人讓自己感覺心跳加快,或者心慌!

但是.....面對這只狐狸.....那感覺居然那麼強烈!

難道.....自己對男人動心?額.....難道自己有潛在的同性傾向?

額.....不會吧!

要是.....真的是那樣?

那自己剛才看到那女人的時候,為什麼會忍不住多看幾眼?

所以.....自己的性向應該是正常的.....額.....應該是的吧!

心裡冒出這樣的想法,讓金明洙渾身一震。

他不可置信的眨眨眼,看看正盯著自己看的李成烈。

靠!不管怎麼看,這狐狸都那麼好看!

比電視上剛才的那個女人還好看!

總是忍不住想多看幾眼!

額.....這說明什麼?

媽的!不會的吧?

一定是那個***地方出了問題!

一定是!慢慢會正常的吧!

心裡的想法似乎被進一步得到證實,他慌亂的別別臉,尷尬的又朝著旁邊挪挪!

不能!千萬不能靠得太近!

要是被那狐狸發現什麼,那可不得了.....

「哦?你喜歡那種類型的女人是嗎?不喜歡男人?.....呵呵!好!好!好!」

只見李成烈挑著眉頭,拍了拍金明洙的肩膀,冷冷的笑著連續說了3個好。

那樣的聲音,那樣的笑容,金明洙知道,他的老闆此刻似乎心情不好,或者是說,很糟糕!

但是,為什麼?剛剛不是還好好的?變化也太快了吧?

李成烈看看愣愣的金明洙,心裡突然一驚:

怎麼回事?

剛才聽這貓咪說,就是喜歡女人的時候,自己心裡居然很生氣?

那種煩悶的感覺.....似乎好久沒有體會過了!

呵!似乎有什麼事情正在變化呢!

不過.....呵呵!喜歡女人是嗎?

好!既然你喜歡.....那.....呵呵!

想到這裡,李成烈對著金明洙莫名的勾唇一笑,然後拍了拍金明洙的肩膀說:

「呵呵!好了!晚上準備一下,我要去參加一個宴會!」

「嗯?宴會?什麼宴會?」金明洙一愣,不解的問道。

宴會?突然要去參加宴會?

宴會,不就是端著一杯酒到處晃,和一些可有可無的人瞎扯,裝面子嗎?

有什麼意思!

嘿?有錢人的活動還真是.....

金明洙摸摸自己的下巴心裡暗自的腹誹了一把。

「呵呵!去見你嘴裡說的美女.....」李成烈笑笑,然後起身上了樓。

「美女?欸?.....哈哈!是啊!老子怎麼沒想到?宴會上肯定有好多的女人嘛.....嘿嘿!那樣的場合,估計還都是些極品呢!哈哈!今晚注定艷福不淺吶!」

金明洙腦子一閃,隨即笑嘻嘻的搓著手掌上了樓。

連續多日沒有在夜晚出沒過的金明洙,今晚顯得異常的興奮。

畢竟頭一回參加那個什麼宴會呢!

有錢人的宴會,一定熱鬧非凡吧!

話說.....這麼正式的服裝還是頭一次穿呢!

哢哢!一套純白色的修身西服,內搭一件黑色襯衫,連皮鞋也是白色的!

好隆重的行頭!

金明洙恭敬的站在蘭博車門前,笑盈盈的等待著自己老闆的出現。

神采奕奕的他,時不時摸摸自己的西服,時不時咧嘴一笑:

媽的!.....看這衣服的質地,和做工,這身行頭恐怕價值不菲吧?

這只狐狸,對待自己的下屬還真是大方嘛!

出席宴會,居然把自己的衣服也提前準備好了!

哈哈!不然自己還真犯愁,上哪裡去找這正式又隆重的行頭呢!

嗯嗯!不錯不錯!

連尺碼都剛好!簡直就是為自己量身定做的嘛!

不過.....哈哈!衣服在怎麼好看,也要靠人來穿啊!

人帥氣,穿什麼都好看!魅力擋都擋不住!哈哈!

嘿嘿!如果不是自己玉樹臨風,一表人才,又怎麼能襯托得這身兒衣服的不一般.....

某人站在車門前,心裡美滋滋的想著。

「傻笑什麼呢?」李成烈整理著衣領從別墅離出來。

他一身純黑色的高檔西服,裡面搭配著黑色的襯衫,墨色的短髮在微風中微微的飄揚,那渾身散發的,天生的高貴,與那王者氣息體現無疑,活像一位,來自神秘世界的黑暗的首領,氣場非比一般!

靠!這傢伙,怎麼穿什麼都好看?

瞧瞧人家這架勢,怎麼看都比自己來的強嘛!

金明洙看著由遠而近的李成烈瞇瞇眼。

「嘿嘿!老闆來了!看看我穿這身兒行頭怎麼樣?看看!」金明洙對著李成烈痞痞一笑,對著李成烈臭屁的擺了個poss,那樣子就像是個炫耀自己漂亮衣服的孩子。

聽到他的話,李成烈瞇了瞇眼,繞著金明洙上下打量了一番,然後摸著下巴點點頭:

「呵呵!不錯!我的小貓咪穿什麼都好看.....」伸出手臂,攬了攬金明洙的肩膀,然後靠在金明洙的耳邊輕聲的說著。

遠遠看去,那樣子,就像是兩個穿著一黑一白的情侶裝的情人,在親密的廝磨.....

「額.....哈哈!是嗎?我也覺得這衣服不錯!額.....哈哈!」金明洙尷尬的抓抓頭。

如此曖昧的動作,如此近的距離?近到連對方的心跳聲都能聽到。

那熟悉的氣息,裊繞在他的四周,感覺卻是不錯.....

經過這些天來,某腹黑男的有意無意的親密動作的磨練,金明洙的心臟承受能力似乎增強了很多.....

或許是經過了磨合,居然對這狐狸如此親密的動作沒有任何反感.....似乎習以為常了一樣!

但是.....當這男人那磁性的聲音,輕柔的在他的耳邊響起那一剎那.....

金明洙似乎又想到了那晚.....難免面頰一紅.....

媽的!看來,自己還真***成女人了!

每每面對這狐狸,還都***臉紅!

好吧!老子承認,最近不就是似乎對這傢伙有那種怪怪的感覺嗎?

用得著這樣嗎?真是丟人.....

金明洙看著李成烈笑笑,心裡暗自的把自己腹誹了一遍。

「呵呵!對!」李成烈笑著點點頭。

剛才,他從別墅出來的那一刻,遠遠的就看到這只貓咪,那種突然的眼前一亮,那種勝過驚艷的感覺.....

這小東西果然適合白色,裡面配搭的黑色襯衫,尖尖的三角領翻露在外,脖頸下方,那漂亮的鎖骨連帶著小部分白皙的胸膛隱約可見.....

本是不合格的正裝穿著方式,被他這樣的胡亂的打理,不僅不奇怪,反而還更有種.....夾雜著痞痞味道的高貴.....

閃亮得讓人的目光沒有辦法離開.....

李成烈坐在後座,抱著手臂,看著前面某人專心開車的後腦勺。

精緻的短髮,耳朵上的那一排火紅的亮鑽,把那白皙的肌膚映襯得別有一番風味.....

那一剎那,李成烈恍惚了。

似乎有一種想把這只貓咪藏起來的衝動!

如此漂亮的傢伙,他只是屬於自己一個人的玩具,怎麼能讓他在外面如此的招搖?

瞬間的異常,很快平靜,李成烈揉揉頭,靠在後座上閉目養神,不再擡眼。

金明洙一邊開車,一邊擡眼從後視鏡裡悄悄的看看某人。

他靠在座椅上,單手撐著頭,正閉著眼,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這傢伙,還真是個讓人捉摸不透的傢伙。

生在上流社會,有錢有勢,長得還這麼的吸引人.....

居然一點兒架子也沒有!至少對待自己沒有架子.....

他對自己那時不時的溫柔,到底啥意思?

還真***讓人費解!是個讓人頭疼的問題!

而且,最近不知道怎麼的,自己好像哪裡出了毛病一樣,只要自己和他在一起,眼睛就忍不住會調轉到他所在的方向!總是在不知不覺間,關注著他!

太***奇怪了!

金明洙再次瞟了瞟了後視鏡.....

突然.....鏡子裡,那雙原本緊閉的眼睛,突然毫無預兆的睜開了來。

那黝黑的眼眸閃著異樣的光芒,好似要把他從鏡子裡吸進去一般。

金明洙一陣,愣愣的看著鏡子,連車似乎都忘記怎麼開了。

好在是直道.....不然.....咳咳!

「呵呵!偷看我?」李成烈突然睜開眼,雙眼緊緊的看著前面的金明洙,勾著唇角說著。

呵呵!難得的一次閉目養神,看看,自己都發現了什麼?

這貓咪剛才似乎真的是在偷看自己呢?

呵呵!那是不是說,自己的遊戲已經接近勝利了?

呵呵!有趣的小貓咪,你始終是逃不過我的手掌心的.....

「額.....靠!怎麼可能!呵.....呵呵.....真是好笑!」

金明洙回過神,看著李成烈戲謔的表情,他尷尬的別別頭,視線閃爍著快速的移開,然後結結巴巴的說著。

那慌亂的樣子,就像是一只被人猛的踩了尾巴的貓咪,閃躲著炸了毛!

「哦?呵呵!開車專心.....」李成烈笑笑,擡手指了指前面。

聽到他的提醒,金明洙看看前方,突然眼神一柄,方向盤一打,快速的一個急轉彎兒:

「靠!這***誰修的路,指示牌立在公路邊上.....」金明洙看著那塊指示牌,張嘴毫不客氣的罵罵咧咧著。

他絲毫不覺得差點兒撞到那牌子上是自己開車不專心的錯,更不覺得是自己的開車技術的錯!

錯就錯在,那該死的指示牌,為毛立在路邊,占地方!

還有修公路的人也不合格,路修的這麼“窄”,還得他差點兒撞上!

「哈哈哈!」李成烈看著蠻不講理的某人,頓時心情大好,他抱著手臂,開心的哈哈大笑著,似乎一點兒都沒有因為差點兒撞車而擔心。

「額.....你他媽笑什麼?不準笑!」知道是自己蠻不講理,金明洙漲紅了臉,從後視鏡裡狠狠的瞪了某人一眼,翹著嘴說。

「哈哈哈!」他這一窘迫的樣子,不僅沒有讓某人住聲,反而讓李成烈笑得更為大聲了。

蘭博飛馳著穿過一條條繁華的街道,在一處燈火通明的大型酒店門前停下。

此刻.....酒店門口,早已經站立了一長排身著統一服裝的男女,就光看著酒店門口的布置,和這麼大的迎接排場,就知道,此次,舉辦這場宴會的主人一定身份非凡.....

一定是個不簡單的傢伙.....

也對,能和李成烈這樣厲害傢伙認識的人,能請動他這狐狸出馬的傢伙!又怎麼可能是泛泛之輩!

金明洙心裡一陣的興奮,挑著眉頭,很是期待著,想看看這個能力不小的傢伙的廬山真面目。

下車後,金明洙瞇瞇眼,看看不遠處的接應的生們,然後伸出手指,插進自己的髮間,撥弄著那絲絲的短髮,揚上一抹迷人的笑,然後旋身到車門前,打開車門,對著裡面的人笑笑。

李成烈看著他勾勾唇,緩緩的從車上下來。

那絕美的臉龐,和那與生俱來的王者氣息,毫不掩飾的從他身上散發出來。

他淡淡的厥了一眼酒店的門口,然後看了看金明洙,一個眼神後,邊恢復了以往的冷漠的面孔,邁步朝著宴會的方向走去.....

金明洙很適時宜抖抖肩膀,勾勾唇,頗有氣勢的跟了上去緊隨其後。

“吱—”就在此時,一陣急促的剎車聲,打斷了兩人的腳步。

金明洙回頭看看。

呵!媽的!這種地方,果然是有錢人紮堆的地方啊!

看看眼前這輛黑色的限量版跑車,極品吶!

都與這狐狸的蘭博有得一拼了!

到底是什麼樣的傢伙,這麼的張揚?比自己還張揚?

金明洙摸著下巴看看那輛停在自己不遠處的跑車,心裡想著。

李成烈瞇了瞇眼,看著突然停下的跑車眉頭一皺。

呵呵!來了是嗎?

「呵呵!老闆?那車牛啊!什麼人?」金明洙靠在李成烈的身邊輕聲的問。

李成烈轉頭看著金明洙勾唇一笑,並不回答他的問題。

「呵呵!弟弟好早!」突然一個低沉的聲音在他們身邊響起。

金明洙愣了愣,擡眼看去:

媽的!真是活見鬼了!

李大烈?這丫的怎麼也來了?

怎麼沒聽狐狸說起過?

他這是碰巧?還是刻意來找自己麻煩的?

唉!!!最近真是時運差,早知道這丫的會來,打死老子都不來!

衰神罩頂吶!

金明洙皺皺眉在心裡暗嘆著,雖然突然見到這腹黑的傢伙,心裡霎時不能接受,但是,一向要面子的他,又怎麼會輕易的表現在臉上。

「哥哥!幾天不見,一切可還好?」李成烈抱著手臂看著李大烈,笑著問。

「呵呵!多些弟弟記掛!無恙!」李大烈眉頭一皺,隨後勾著唇笑著回答。

金明洙眨眼看著這兩個像是對著鏡子互相與自己對話的男人,心裡著實對兩人的表面功夫的到位佩服得五體投地!

哈哈!其實,要是有個長得一模一樣的孿生兄弟也不錯呢!

至少從小到大,不用照鏡子,就知道自己長啥樣!

要是念書了,調皮了,還可以讓對方去頂替!多好!哈哈哈!

「呵呵!小兄弟.....我們又見面了!這幾天可好?」李大烈對著一邊暗自笑的開心的某人說著。

那樣子勾唇微笑,問候的話語,絲毫看不出來,此兩人之間曾經有過什麼矛盾般!

「額.....你叫我?哦哦!哈哈!謝謝關心啊!老子最近不錯!」突然被點名的金明洙抓著頭髮硬著頭皮笑哈哈的說著。

媽的!比狐狸還陰險的狐狸!你丫的就裝!使勁兒裝!

明明現在已經恨老子入骨了,還能裝作這樣如無其事?

功力還真***不是一般的高!

看來,當初選擇離這人遠點兒,還真的是對的!

「呵呵!那就好!.....走吧弟弟咱們一起.....不然他們該等急了.....」

李大烈對著李成烈笑笑說。

「呵呵!哥哥請.....」李成烈禮貌的伸伸手,禮貌上做足了弟弟樣子。

「客氣!那一起?」李大烈對著李成烈說著,說話的同時還別有深意的看了一眼一邊的金明洙。

金明洙擡眼看看走在前面的兩個都穿著黑色西服的男人,不解的抓抓頭:

這兩兄弟!要不要這麼的有默契?

不僅相貌一樣!連西服的顏色都一樣!

還都***偏好黑色了!

明明見面就是兩個水火不溶的傢伙,都恨不能把對方扒皮抽筋,在外人面前,見面了卻是表現得跟關係良好的好哥倆一樣!

演技真***高超!

金明洙此刻才發現,原來.....世界上有人比他還能裝!

果然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吶!

就這樣,兩個前一後,三個人以著奇怪的隊形慢慢的步入會場。

會場內,各種顏色的聚光燈的照射下,男男女女衣著光鮮亮麗,正端著酒杯,面帶笑容的紛紛的看著那舞台上,最大的一簇聚光燈下的那個亮麗的身影。

頓時間,周圍“哢哢”的照相聲絡繹不絕,閃光燈從各個角度閃亮著.....

「瑩瑩小姐?請問你這次為什麼會回國?」

一個帶著金絲眼鏡的女記者高舉著話筒問。

只見那白衣女子對著記者溫婉一笑,開口甜甜的回答:

「嗯.....很久沒有回國了,想回來看看,順便宣傳我的新片.....到時候請各位記得捧場哦!」

說畢,女子微笑著轉身,分別朝著各個閃光燈的方向擺著各樣高壓的姿勢.....

把不愧是閃光燈下混出來的女人,對付這樣的場合簡直是家常便飯.....

「請問瑩瑩?您這次回來除了宣傳新片之外還有別的什麼行程嗎?」

一個男記者發問了。

「呵呵!有,我主要是回來看看朋友.....很久沒見了,很想念.....」

女子笑著答。

「朋友?請問是男朋友?還是什麼特殊的人?」

不知哪個記者開口問。

「這是隱私哦.....大家不要刨根問底了好嗎?」

女人臨摹半可的回答著。

「請問瑩瑩小姐?所周知,您的追求者多不勝數,那您有中意的嗎?」

一個女記者搶著問。

「呵呵!哪有啊.....那些要看緣分了.....呵呵!大家不要一直問了好嗎?」

聽到記者的問話,女人半掩著小嘴兒,含羞的回答著。

「那這麼說,您是有意中人或者是男朋友了,請問對方是誰?請瑩瑩小姐透露一下?」

一個女記者奮力擠上前,大聲的問。

就這個問題一提出來,記者群裡跟炸開了鍋一樣,各個記者紛紛高舉著話筒,都想第一時間得知頭條消息。

要知道,眼前這個女人可是國際上炙手可熱的明星,知道她的私生活,就等於給自己的工作帶來不小的業績.....

待續.....

創作者介紹

烈洙귀엽다-育珊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