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就說嘛!好歹是兄弟,怎麼樣,也應該不至於,因為自己沒有斷了他弟弟的腿,毀了他弟弟的臉而為難自己吧?

嗯!估計,這條路還真被自己懵對了!

繼續加把勁!今天就不用拳腳相見了!

「嗯.....你想想看?看我說的是不是那個道理!人家不都是說兄弟如手足!什麼關係有親兄弟來得重要哇?.....唉!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金明洙摸摸額頭,裝做淡然的繼續說著。

唉!媽的!沒想到,他金明洙自己,居然也有為了自身且安全,使出全身解數,胡謅的本事的一天吶!

不過,這胡謅也還真是累,看來,忽悠也還真是一門學問吶!

這不?他現在可是把從幼兒園起,所學到的這些個東西可都是翻出來對付他了!多費腦子!

要是還沒有效果.....唉!拳腳相見也在所難免了!

「哦?這些.....就是你背叛我的理由?」聽到這裡,李大烈突然出聲,那黝黑的雙眸迸發著寒光,正死死的盯著金明洙不放!

那聲音,似乎也隱忍到了極點.....

「嗯?說了,是為你好了!不讓你走讓社會曲折的道路!你想想看,要是你的朋友,親戚,還有社會大眾的人知道,你對自己的親弟弟下毒手,那人家將會怎麼看你?那時候,人家都會鄙視你,看不起你!.....估計還會說你是禽獸不如!.....」看著男人突然的出聲,那迫人的氣勢,金明洙摸摸自己的額頭,暗自擦了擦冷汗。

糟了!媽的!好像馬匹拍錯位置了!

唉.....媽的!管它呢,現在似乎也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了,接著說,或許激將法管用也說不定!

大不了,打不過.....逃!

金明洙已經在自己心裡給自己做好了最壞的準備!

「夠了!看不起?鄙視?禽獸不如?哈哈!好!很好!你是頭一個敢當著我的面,這麼說我李大烈的人,有膽量!呵呵!.....你知道,背叛我的人都有什麼下場嗎?嗯?呵呵!」

李大烈突然坐直身體,身體前傾,靠近金明洙,伸出一條長臂,拍了拍金明洙的肩膀。

那本應該普通又平常的動作,看似沒有任何異常.....可偏偏這樣的動作有李大烈做出來,那大掌落在金明洙的肩膀.....

那強烈的壓迫感和疼痛感,卻讓金明洙不由得皺了皺眉.....

媽的!好強的男人,光一個動作,就讓自己倍感壓力,光從剛才廁所他那快速的移步,和現在簡單的一個動作,就能知道,這男人,真的不簡單.....

這身手,估計和李成烈的不相上下.....

自己決計不是他的對手了!

短短的時間,金明洙心裡已經有了定義。

但是.....以他金明洙的作風,怎麼能就這樣就被嚇倒?

話說,輸什麼也不能輸了臉面和氣勢!

雖然打不過,但是.....他金明洙也不是那麼輕易就能搞定的人!

只見金明洙看了看李大烈,那暗自用力捏著自己肩膀的手,毫不客氣的擡手大力一檔,瞬間掙脫了男人的禁錮。

「媽的!老子可是為你好!既然你不領情我也沒辦法!老子不奉陪了!.....」金明洙扁了扁嘴,起身優雅的縷了縷自己的的短髮,拉拉自己的衣角,擡腳就往外走.....

現在不溜?更待何時吶!

「嗯?想走?沒那麼容易!」只聽得男人淡淡的一聲後,一把椅子瞬間便飛出座位,朝著金明洙的背部飛去.....

那急速飛出的椅子,直直的襲向金明洙.....

如果.....被那椅子打中,今天估計他是不死也得殘廢了.....

說時遲,那時快,只見金明洙身型一閃,縱身一躍,擡起筆直的長腿,一記回旋腿,準確無誤的踢在飛來的那龐大的暗器上。

“碰隆!”椅子被金明洙的長腿擊落在地,因為受到大力撞擊,已經散落成片跌落地上。

如果不是身經百練,哪裡能夠順利的察覺到?

“啊----!”有人打架,自然是引起了周圍賓客的轟動,只見美女們驚恐的瞪大眼睛,從座位上站起身,尖叫著跑得遠遠的.....

依舊是昏暗的燈光,曖昧的音樂.....

只是,現在,自從椅子落地的巨響後,周圍都沒有之前的男男女女的調笑聲,人們自動的讓出好一片寬闊的地方,遠遠的觀看著兩人的戰事,生怕一個不注意,自己成了那最無辜的受害者!

這樣大的轟動,連那遠處看台的人們都伸長了脖頸,站起身從各種角度看了過來.....

瞬間.....兩人居然成了場內最熱門的焦點,連那舞台上的三點兒四的性感美眉跳舞都沒人欣賞!

「媽的!暗算老子!」金明洙回頭,縷縷自己的因為跳躍而淩亂的頭髮,擡眼冷冷的看著不遠處的李大烈,挑了挑眉,似乎很不滿。

要不是他金明洙素來對於那些對自己人生安全有威脅的傢伙總要提防幾分的話.....估計現在他已經趴在地上成挺屍了.....

就知道這傢伙一定不是善茬,真他***倒霉,惹上這麼一個變態.....

「.....」對此,李大烈默不住聲,只是抱著手臂饒有興致的看著他,那讓人摸不著頭腦的目光,就像是探測器般,似乎要把金明洙給看穿。

好個身後利索的傢伙!思維敏捷,動作流暢!

的確是個好手!

只是.....這樣的人才,要相貌有相貌,要身手有身手,怎麼就會背叛自己?

對於背叛自己的傢伙,本來應該碎屍萬段!

現在.....看著他那雙清澈隱約含著怒氣的眼眸,自己居然沒有想要繼續為難他的打算?

呵呵!真是個奇怪的傢伙!

能讓人思維變得不正常!

「靠!怎麼?暗算人還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媽的!.....你丫的也就是個人渣!難怪.....一樣的身材,一樣的相貌,可是.....你還就沒有他來的讓人舒服,至少他不會偷襲!.....」

金明洙摸摸鼻子,揚著頭鄙夷的看著李大烈.....

此刻的李大烈,原本不那麼糟糕的心情,在金明洙說著那番鄙夷的話語的時候,臉色已經陰沉到了極點.....

他討厭人家拿自己和李成烈比較!

優秀如自己,怎麼可能是那樣的人能比擬的!

沒有人能看不起自己!

沒有人.....

「現在.....***該我回敬你了!!!」沒等李大烈爆發,金明洙眼角一斜,猛的一擡腿,身旁的一把座椅已經在他那強勁的腿力下飛了出去.....

他金明洙最討厭的就是偷襲!

出來混那麼多年,從出道開始,偷襲這樣的下流招數,他金明洙從來不屑用!

但是,對於某些個小人,還是會防著,不然的話,哪裡還有現在風流倜儻的他的存在!

對於那些偷襲自己的傢伙,不管是誰,都應給予還擊!

即使知道力敵不過,也要盡力出擊!

有句話不是說了嗎?

寧願硬拼出氣,寧願同歸於盡,也不能讓小人騎在自己的頭上拉shi!

這就是傲氣!

反正***自己就是一顆雜草,生命力頑強!絕對不可能說掛就掛,說沒就沒!

這麼多年拳腳刀槍裡都已經過來了,怕什麼!

即使拼死了也無所謂!

一個人的生活,即使沒了,也不會有人記掛!

當然.....這些都只是實在沒辦法的情況下了.....

他金明洙可沒有活到不耐煩的程度,生命誠可貴吶!能珍惜時則珍惜!

強勁的腿力,旋轉的飛踢,那長腿的提動瞬間,回流的空氣形成一股的腿風劃過桌面,掀開了桌上紅色的桌布.....

那場面,就跟電視裡的武俠打鬥場面無差!

只見李大烈神情一柄,然後看著飛速過來的座椅,突然唇角一勾,一個移步,身形一晃,輕鬆的躲了過去.....

由於李大烈的避讓,那座椅好無懸念的與他擦身而過,飛向場中.....

“砰!---乒乓!”一陣重物墜地的聲音後,緊接著是一瓶瓶酒水掉到地上被摔碎的聲音,還夾雜著男女的一陣陣尖叫.....

整個場面可以用混亂至極來形容!

「呵!脾氣不小!」李大烈抱著手臂,勾唇一笑,似乎剛才因為金明洙的鄙夷的話語生氣的人不是他一樣。

那樣優秀的臉龐上,雖然是在笑,但是,怎麼看都讓人覺得顫栗,一種極為不舒服的感覺!

「.....」金明洙皺皺眉:

居然如此輕鬆的就躲過了,還頭髮都不曾淩亂半分?

看來這傢伙還真不是個省油的燈!

話說.....媽的!這男人到底是什麼東西變的?

變臉高手?剛才那張黑得發紫的修羅臉哪裡去了?

還是有錢人都比較善於偽裝?

媽的!

「脾氣?哈哈!跟你這樣的小人,小爺我不屑動氣!剛才只是回敬而已!」金明洙看著李大烈的臉,突然抱著手臂勾唇笑笑,一副玩世不恭的樣子!

「哦?我小人?哈哈!有意思!.....」聽著金明洙的話,李大烈抱著手臂哈哈大笑起來,彷彿是聽到了什麼世紀笑話般!

突然笑聲嘎止,取而代之的又是一張暗黑冰冷到極點的臉龐,他邁出步子,一步一步的朝著金明洙的身邊走去.....

「李成烈那小子到底給了你什麼好處?你居然要背叛我?嗯?」

低沉的聲音,從齒縫裡鑽出,冰冷得讓人忍不住發抖.....

對於男人的突然變臉,金明洙實在無法適應。

只知道,這男人絕非常人!

看看他那張原本絕色,跟那人一模一樣的臉,如今被某些怒氣給扭曲得不成形,心裡還真不是滋味!

心裡的一把怒火似乎正熊熊燃燒起來!

他怎麼可以讓這樣的一張臉,扭曲成這樣?

真想像不出,如果李成烈用這個樣子的臉對著他,那他自己會有什麼反應!

「哈哈!真好笑!好處?好處就是他不會把自己變得這麼醜!雖然那你們長得一樣,但是,還是他比較漂亮!讓老子看著舒心!這個理由夠了嗎?」金明洙摸摸鼻子,斜著眼角,對著李大烈咧嘴一笑!

面對李大烈的強勢逼問,那壓迫至極的氣勢!金明洙心裡一陣的寒戰,不由得朝向後退卻了幾步!

雖然心裡已經很是心虛,但是面子上總要做足,不能讓自己跌臉!

靠!這男人,這氣勢,還真***讓人不爽!要不要這麼咄咄逼人啊!

金明洙一邊退著步子心裡一邊罵咧著!

突然退縮似乎遇到了阻力,一個不明物體擋住了他的後路。

眼看著李大烈離自己越來越近,自己也還沒想到什麼脫身的辦法!

總不能真的和他硬碰硬吧!

金明洙心裡一緊:媽的!哪個不要命的孫子,這個時候敢到老子身後擋路?沒看見前面這位兄弟正到了爆發邊緣?媽的!那丫的就是魔鬼啊!

要是他真的發了火.....自己今天可真是得躺著出去了!

擡眼看看對面某男的臉,完了!完了!

媽的!那棺材臉怎麼越來越黑了?

難道,自己騙了他一千萬他真的這麼生氣?

還是我剛才的話觸到了底線?

瞧瞧,人家看自己那眼神就已經是恨不得要扒了自己的皮,把自己抽筋喝血的眼神了!

難道我就那麼可恨?

哎呀!到底是哪位仁兄啊,擋著老子的道兒!

真***不識相!

金明洙暗自冷汗直冒。

「呵呵!小貓咪!形容男人不能用漂亮!嗯!我這張臉能讓小貓咪誇讚也還是不錯的.....哈哈!」

一個熟悉又富有磁性的聲音在他的耳邊響起.....

那張狂近乎邪肆的笑聲也是那麼的熟悉!

緊接著,一條長臂,有力的把他的身體往後一撈,牢牢的禁錮在懷裡.....

一陣熟悉的清香味兒撲鼻而來,霎時舒服,那隔著衣物傳遞過來的體溫,暖暖的,讓人貪戀.....

這突然的一切讓金明洙腦子一懵,一時間竟沒反應過來。

木訥的回頭看看,那熟悉的多次讓自己心慌的臉龐,與自己盡在咫尺間,那好看的眼睛彎彎,正掛著玩味的笑意!

李成烈?他什麼時候來的?金明洙眨眨眼,剛才由於過於緊張,自己居然一點兒也沒發現?

「呵呵!傻了嗎?」看著正盯著自己發呆的金明洙,李成烈勾唇笑笑。

笑的同時,那禁錮著金明洙肩膀的手臂,還刻意的朝自己的懷裡緊了緊,伸出食指,寵溺的點了點金明洙的鼻子。

那樣子,寵溺無比,好似在對待一個他自己溺愛至極的女人一般.....

原本火熱的打鬥的場面,突然出現這樣的一幕,簡直讓人不敢相信。

看著近乎相擁的兩個漂亮的男人,如此曖昧的舉動,場內傳出不少的抽氣聲.....

男.....男人.....兩個男人.....

聽到周圍群眾的不大聲的驚嘆聲,金明洙神色一明!

轉頭看看自己現在的情況:現在的自己,就像是一個較弱無助的女人,正被一個充滿正義感的魅力男人摟在懷裡,男人還用一種讓人摸不透的眼神看著自己.....而且,那種醉人的清香味兒.....真的讓人舒心.....

“噗通.....噗通.....”胸腔裡的心臟似乎又不受控制了,再次變得狂躁不已了.....

這種心慌的感覺.....臉頰也開始發燙!

什麼情況?

金明洙眨眨眼,他不知道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反應,反正以前從來沒有發生過.....

最近.....這種現象似乎發生得很頻繁.....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靠!摟夠了嗎?男人有什麼好摟的!真是!」金明洙慌亂的一把推開正攬著自己的李成烈,故作鎮定的對著李成烈吼著。

「哦?呵呵!小貓咪害羞了?」李成烈抱著手臂玩味的看著慌亂的金明洙,故意的說。

「害羞?開什麼玩笑!老子.....」金明洙漲紅著臉狡辯著。

他怎麼會害羞!就算是那該死的害羞,他也不會表現出來!

丟人嘛!

兩人一言一語,似乎完全忘記了眼前還有另外一位身份非比尋常的男人的存在.....

同樣,李成烈的出現,他的一系列舉動,和他的言語,無不讓李大烈震驚,但是深沉如他,又怎麼會輕易的讓人看出他的震驚來。

人們只知道,此刻他的臉上,怒氣明顯的加重了許多.....

就像是天空突然的陰霾,暴雨隨時可能降臨的感覺!

李成烈,你終於出現了?

故意制造這樣的動靜,你終於出現了嗎?

但是.....你這番舉動又是怎麼回事?

呵!你該不會對這小子有意思?

還是你想側面向我展示什麼?

炫耀你有讓我雇傭的人背叛我,並甘心臣服於你的無上魅力?

哼!不管怎樣,我們之間,永遠也只能存在一個.....

我失去的東西,包括你現在擁有的一切,我都會奪回來.....

如果.....你是想向我宣佈,這個有意思的傢伙也是你的所有物?

那麼.....呵呵!很好!我將會不擇手段,同樣的奪過來!

我要你所得到的一切.....我要讓你一無所有.....

「你們夠了嗎?」李大烈抱著手臂皺著眉頭看著眼前這個和自己長的一模一樣的男人,冷冷得開口。

無視他的存在嗎?

很好!

李成烈不把自己放在眼裡,那是一直以來的事!

但是,眼前這傢伙,剛才還緊張成那般.....如今李成烈的出現,他卻把自己當做不存在!

呵呵!這筆賬該算誰的頭上呢?

李大烈的聲音讓金明洙一愣:

靠!這麼迫在眉睫的時刻,自己怎麼會忘記了現在的狀況?

真是不可饒恕啊!

那可是有關自己的小命兒!

眼前這個瘟神還在呢,自己居然和這只狐狸鬥嘴起勁了!

防禦能力降低了如此之多!

金明洙皺著眉頭,看看一臉怒氣一直用目光射著自己的李大烈,在看看眼前這個,眼角彎彎,一直用某種不明目光看著自己的李成烈,心裡一陣的感嘆:

該死的狐狸,明知道自己不是眼前這瘟神的對手,在這關鍵時刻,還露出一副那樣的淫蕩笑相!

勾引誰吶?

雖然,面對他那張臉,似乎有那麼點點心慌,但是,絕對不會亂懷!

欣賞與念想.....應該是有區別的吧.....

畢竟自己也是個男人,還不至於對一個男人起什麼念頭!

話說.....

哇靠!這兩兄弟還真的是一樣的耶!

一樣的氣勢.....

一樣好看的五官,一樣的身高,一樣的身材.....

哇哇哇!連膚色都一樣!!!

那胸肌.....真***誘人!

還有還有.....今天穿得衣服顏色都一樣,風格也都差不多!

真不愧是兩兄弟!

不知道品味是不是一樣啊!

是不是都喜歡一樣的女人.....嘿嘿!床上姿勢是不是也喜歡用一樣的.....

嗯.....這個問題.....值得深究!

原本應該緊張的某人,此刻顯然已經思維嚴重跑題,只見他搖搖自己的腦袋,輕輕的咕噥了幾句:

“媽的!金明洙,你丫腦子跑哪兒去了.....”

真是!關鍵時刻,居然走神!

居然學著女人,泛起了yy思想?

沒見那李大烈就快要生吞了自己了嗎?

.....嗯!哈哈!不過.....現在應該不會了吧!

畢竟他的對頭可不是自己!

正主兒來了,生吞活剝這些事兒還能輪到自己頭上嗎?

人家不是說了嗎?冤有頭,債有主!

怎麼著現在自己也應該會輕鬆不少的吧!

再說了,當初自己選則投靠這只狐狸,不就是尋求庇護來了嗎?

有如此強大的靠山在自己還擔心什麼?

現在,這不就是他們兩兄弟間的事情了啊!

跟自己無關了!哈哈!

唉.....有個聰明的腦子就是好!

至少沒本事,懂的找合適的靠山就行!

越來越發現,老子可真***聰明啊!

金明洙摸摸自己下巴,看看李氏兩兄弟勾唇一笑,然後,正了正神色,朝著李成烈的身邊,跨出一步,恭敬筆直的站在李成烈的身邊。

標準的保鏢禮儀,那模樣,還真有幾分認真的味道!

看著金明洙的樣子,李成烈勾唇一笑,然後慢悠悠的天眼,對著眼前的男人說到:

「呵呵!大哥!別來無恙啊!怎麼回來也不通知一聲?也讓我這做弟弟去迎接迎接你啊?」

李成烈抱著手臂對著李大烈溫婉一笑。

「呵呵!弟弟何必這麼見外?同樣是自己的家,回來不用歡迎!」李大烈抱著手臂,陰沉著臉,卻勾著唇對李成烈冷冷的說著。

金明洙看看正冷言相向的兩兄弟,伸手擦了擦頭上的冷汗:

媽的!不愧是兩兄弟!

明明雙方對對方都恨之入骨,見面卻都裝得這麼若無其事!

演技都***一流啊!

高!實在是高!

「呵呵!哥哥也真是,一回來就把弟弟這點兒小地方給折騰成這樣!.....」李成烈掃眼看了看自己一片狼藉的夜場,淡淡的說。

聽著李成烈一口一個他的小地方,臉上強裝的平靜似乎有了一絲絲的波瀾.....

「呵呵!哥哥!我的人不懂規矩,對哥哥無理了,真是十分抱歉!我代他向哥哥賠禮了!」李成烈,看看身旁的金明洙,對著李成烈說著,說的同時,刻意的加重了“我的人”幾個字。

言語中,充滿了明顯的挑釁,和炫耀意味,語言裡還帶著些許霸道占有的宣誓主權的味道!

金明洙不明所以的眨眨眼:

“我這點兒小地方?”啥意思?

這地兒是這只死狐狸的?

不會吧?他的產業遍佈這麼廣?

噢噢噢!難怪!難怪這傢伙每天都往這裡跑!

話說.....這麼大的夜總會?小地方?

有句話叫什麼來著?

站著說話不腰疼?額.....不對!

飽漢子不知餓漢子飢?額.....***也不對.....

嗯.....反正不可思議就對了!

「哦?你的人?呵呵!不知弟弟這個所謂的你的人.....弟弟是怎麼弄到手的呢?」李大烈暗了暗眼眸,看了看一邊的金明洙說。

呵呵!李成烈,你一定是出高價收買他了吧?這可真是你的一貫作風啊.....

李大烈看看對面的兩個人,瞇了瞇眼,心裡想著。

「嗯?弄到手?.....」李成烈挑了挑眉,掃眼看了看地上.....

看著他的表情,金明洙雙眼一亮,嘴角一彎,立刻會意的屁顛著端來一把坐椅,恭敬的放在李成烈身後。

李成烈勾著唇,賞了他一記你很棒的眼神,隨後一個轉身,瀟灑的坐了上去,悠閒的架著二郎腿!

若無其事的點燃一根煙,慢慢的吞吐著.....

那樣子,似乎沒有要請李大烈坐下的打算.....

「哥哥這話說的,弄到手?嗯.....怎麼說呢.....」李成烈看了看李大烈鐵青的臉,眉頭一挑,突然擡起手臂一把拉過金明洙的手臂,大力一拽.....

一邊的金明洙,由於沒有防備,被他突然大力的一拽,身體失衡,半跌撞在李成烈懷裡.....

媽的!啥情況?

這狐狸搞什麼?

金明洙不明所以的眨眨眼,剛想掙扎發威,兩條修長有力的手臂環了過來,強勢的緊了緊他的腰身.....

金明洙猛的回頭,憤憤的瞪了造事者一眼.....

可是,效果不佳.....

他的身體依舊被人緊緊的環住.....

那姿勢.....簡直.....

該死.....媽的!還掙脫不開!

只見,李成烈一雙狹長的丹鳳眼,看著他微微的眨了眨,那性感的薄唇,嘴角微微上翹,那樣的表情居然有著別樣的風采.....

瞬間,金明洙似乎有些迷惑了.....

他只覺得,如今的李成烈,似乎越了越不一樣了.....

似乎.....越來越.....好看!.....越來越養眼!

但是.....媽的!為什麼卻是個男人?

要是女人多好.....要是女人.....他一定要用盡一切辦法撲倒.....

真是個讓人不能抗拒的男人.....

話說.....額.....其實,現在社會,似乎.....額.....男人和男人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吧!

看著離自己如此近距離得俊臉,金明洙暗自吞吞口水,內心泛起了一陣一陣的騷動!

「呵呵!其實呢.....這只貓咪,早就是我的人了.....」李成烈環著金明洙的腰,把他牢牢的禁錮在懷裡,伸出溫暖的大手,用那指腹,一點一點的劃過他的臉龐.....

當指尖傳來那嫩滑的肌膚觸感,李成烈暗自一顫:好只勾人的貓咪,果然有做自己玩具的潛質!這肌膚的嫩滑,那適宜的溫度,居然讓自己貪戀,不捨得離開.....

「只是,因為某些原因,和他占時分開了.....嗯.....當時我還到處尋找來著.....可是,結果.....哥哥猜怎麼著?」李成烈擡眼看了看對面的黑著臉,和自己長得一模一樣的男人,瞇著眼故意的說。

被強制禁錮的金明洙,很識相的閉著嘴,因為,他知道,狡猾的狐狸,突然這麼做一定有他的道理,所以.....他選擇了忍耐.....

呵呵!其實,說是忍耐也有些不對!

畢竟他自己對這本身似乎也不是那麼反感.....

額.....只是,這姿勢似乎太怪異了些!

唉!不過,這狐狸到底要想幹什麼?這小子,葫蘆裡賣的什麼藥?

怎麼覺得似乎有什麼陰謀?

媽的!臭狐狸!要是敢亂來,老子一定踢爆你的頭!

金明洙看了看正揚著得意的神色的某人,心裡狠狠的發誓到。

「呵呵!結果,真的好巧!嗯.....應該算是緣分吧.....因為某些不規矩的人,呵呵.....那天晚上.....我們再次重逢.....哈哈!哥哥?是不是好巧?你說,我是不是應該感謝那個把他送到我身邊的人呢?呵呵!雖然他很可惡.....很卑鄙!呵呵!我還是得感謝他呢!你說對吧?」

李成烈擡眼挑著眉頭看著李大烈,他很滿意自己說完那番話後的傑作.....

不得不說,看著總是和自己作對的傢伙,臉一點一點的變暗,由白轉紅,再由紅轉綠,由綠轉白,那短短時間的五彩斑斕的顏色,可真是滑稽.....

那種愉悅感,可真是比什麼來得都痛快!

李大烈咬著牙黑著臉,冰冷的目光直直的看著,前面這長得和自己一模一樣的弟弟.....

再看看,他懷裡,那個長得比女人還好看的傢伙,那個背叛自己的傢伙,同時也是第一個勾起自己興趣的男人,金明洙.....

好刺眼的一幕!

憑什麼?憑什麼我李大烈選中的東西,都到了你李成烈的手裡?

呵呵!那小子,早就是你的人?

你的人?什麼意思?

難道,李成烈你這個素來對男人不感興趣的人,今天突然對這小子來了興趣?

真是滑稽?

你那番話,是在故意警告我什麼嗎?

呵呵!那小子,可是個有趣的傢伙!

一個背叛自己的傢伙,居然勾起了自己的興趣!

真是不可思議!

不過.....還真是有緣呢?

從小到大,我李大烈看上的東西.....每次你李成烈都會來插一手?

你的臭毛病還是沒改.....

真讓人苦惱!

讓我這個做哥哥的怎麼對待你好呢?我的好弟弟.....

「嗯?呵呵!是啊.....你該感謝他!也許他現在以已經後悔把這小子送到你身邊了也說不定!呵呵!男人的味道.....應該很不錯吧?」

李大烈瞇瞇眼,突然神色一舒,對著李成烈說著。

說話的同時,那狹長的丹鳳眼,始終在金明洙的身上流連.....

那略帶冰冷的目光,毫不忌諱的直直的看著金明洙的眼睛.....

似乎在思考著什麼.....

「呵呵!哥哥真會說笑!好東西當然要留著自己分享,別人的東西也不應該惦念才對.....不論是人.....亦或者是別的什麼.....比如權?」

李成烈摸著金明洙的臉頰,雙眼卻直直的盯著李大烈不放,那看似笑得燦爛的臉,總讓人迷惑。

那冰冷不帶一絲溫度的話語,卻總是讓人卻步.....不敢輕易的靠近.....

李氏兩兄弟的話,越來越讓某人摸不著頭腦,只見他迷糊的眨了眨眼,半靠在李成烈的懷裡,歪著腦袋,使勁兒的回味著兩人的對話,結果.....還是沒有一點兒頭緒:

靠!這***兩兄弟,說話要不要隱藏這麼深啊?

真是!聽著就***費勁!

喲呵!看看!

人家那兩位高人!

那皮笑,肉不笑的功夫可是修煉到了上層啊!

真不愧是孿生兄弟!

估計.....嗯!沒有一個是好東西!

金明洙,暗自的翹了翹嘴,心裡腹誹到。

「哦?呵呵!弟弟可真是幽默!拿回自己的東西,可是沒錯的!呵呵!」

李大烈也不甘示弱,冰冷的眼神回敬著李成烈。

經過千錘百煉的他,即使自己心裡再怎麼不高興,再怎麼想要把眼前的人拆吃進腹,也不會表現出來!

因為,有些事情,如果做得太明顯,對自己的立場始終都是不利的!

對他自己不利的事情,他李大烈可是從來都不會做!

「哈哈!拿回自己的東西?好!好!那哥哥可要加倍努力了!.....」李成烈笑笑,手下卻始終沒有停下對某人臉部的貪戀。

那動作,那樣的輕柔,那樣的寵溺,就像.....就像是在對待自己心愛的寵物一樣!

此刻的他,似乎完全認為,在他懷裡的傢伙,就是一只懶洋洋的貓一樣!

面對某男緊緊環著自己的手臂,臉龐似乎也在那溫熱的大手不斷的侵襲下,逐漸變得燥熱,發燙.....

那好聞的清香兒一直繚繞鼻尖,久久不散.....

“噗通!噗通!.....”那感覺.....又出現了!

不知怎麼的,這樣的感覺,讓他慌亂,讓他渾身都不自在.....

媽的!吃老子豆腐!

死狐狸!

「媽的!你摸夠了沒有?老子腰都酸了!」異樣的感覺讓金明洙彆扭至極,只見他紅著臉,在李成烈懷裡掙脫開來,對著李成烈一陣的叫嚷!

那一邊一個勁兒揉著自己的腰,嘴上還不忘歪著嘴罵罵咧咧的樣子,著實好笑.....

似乎完全忘記了,自己的身份,忘記了,他只是一個保鏢.....

懷裡原本溫順的貓咪突然的炸毛,讓李成烈一頓,待看清了某貓那紅得跟猴子屁.....股一樣的臉,心情頓時大好.....

「嗯?沒夠.....手感不錯!.....不然.....晚上我們繼續?」李成烈勾勾唇,對著某貓邪魅一笑。

嗯!在這種令人煩躁的的時候,逗逗這只有趣的貓咪似乎是很不錯!

似乎這傢伙的反應一直都這麼可愛呢.....

「靠!繼續?」金明洙揉揉腰,摸摸自己的臉,歪著嘴不屑的反問到。

晚上繼續?

媽的!這狐狸這是在調戲自己嗎?

靠!想自己花叢好手,如今卻被一個男人調戲?

在這種時候?還當著這麼多人的面?

被男人調戲?.....要是傳了出去,那自己還以後還怎麼在道兒上混吶!

不行!丫的死狐狸!

金明洙憤憤的想著,隨即眼珠兒一轉.....

朝著李成烈的身邊靠近一步,單手壓在某烈肩膀,一只手,伸出食指,輕佻的勾了勾李成烈的下巴,動作的同時,還不忘瞇著眼,靠在李成烈耳邊,用不大不小的聲音,笑瞇瞇的說:

「好啊!咱們晚上回家.....繼續.....哈哈!」那動作,那聲音,活像一個調戲良家婦女的無良邪少。

金明洙突然的動作,讓原本處於上風的李成烈措手不及.....

只見他錯愕的看了看一臉得意的金明洙,突然眉頭一挑:

呵?自己這是被反調戲了嗎?

好只大膽的貓咪!

居然敢在大庭廣眾之下調戲自己?

呵呵!有意思!

真是個天不怕地不怕的傢伙!

「哦!哈哈!好!」李成烈並不生氣,反而揚著頭哈哈大笑起來。

這場面,哪裡像是和仇人見面的場面吶.....

看著徑直調笑的,不把自己放在眼裡的兩個人,李大烈,摸了摸自己背怒氣賭塞的胸口,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這是幹什麼?故意冷落自己嗎?

呵呵!明顯是想當眾給自己難堪呢?

「呵呵!弟弟,你們繼續,哥哥還有事,要先離開了,改天咱們兄弟在好好的喝上一杯!」

李大烈拉拉自己的衣角,對著李成烈溫婉一笑。

呵呵!今天似乎沒有白來呢!

多有趣的發現.....

事情似乎變得越來越有趣了呢!

或許.....換種方式玩兒玩兒更有趣!

有挑戰性的東西才有意思.....不是嗎?

呵呵!李成烈!我的好弟弟.....

李大烈,勾著唇角,邁步離開.....

當擦肩到了李成烈與金明洙的身邊的時候,突然停下了腳步,轉身,挑著眉頭,看了看一臉得意的金明洙,笑笑:

「呵呵!小兄弟,呵呵!有意思!咱們下次見.....」

別有深意的看了金明洙一眼,然後擡腳在眾人的注視下邁著步子瀟灑離開了.....

金明洙看看離開的李大烈,不明所以的眨眨眼:

媽的!什麼意思?這樣就走了?

不再追究了?

一千萬吶!那傢伙居然只字不提?

哈哈!是不是不用逼著自己歸還了?

哈哈!媽的!賺了!賺了吶!

話說,還是有這麼一顆靠譜的大樹來的好啊!

金明洙摸摸鼻子,臉上掛著明顯的得意之色。

嗯.....不過.....這兩兄弟長得一模一樣,看著他們對話的時候,有時候還真***分不清到底誰是誰?

一樣的臉!一樣的陰險狡詐!

甚至脾氣都差不多!

不知道,狐狸和他對話的時候,看著那張和自己一模一樣的臉是什麼樣的感覺?

哈哈!估計.....就跟自己在廁所對著鏡子和自己說話差不多吧!

嘿?那感覺,一定很有趣!哈哈!

金明洙看看李大烈離開的背影,再看看李成烈,眨巴眨眼,然後勾著唇暗自發笑。

「笑什麼呢?小東西?」

看著笑得正歡的金明洙,李成烈勾著唇角問。

「哦?哈哈!沒什麼!沒什麼!.....老子只是在想.....老闆你看著他,和他說話.....哈哈!是不是感覺就像是在照鏡子!哈哈哈哈!你們兩兄弟,真***太像了!哈哈哈!」

金明洙插著腰,毫無形象的大笑起來。

「呵呵!你覺得有意思?」李成烈笑笑。

「嘿?當然有意思了!一模一樣!哈哈!」金明洙拍拍李成烈的肩膀,笑著回答。

「呵呵!好!你說有意思就有意思!.....不過.....我現在感興趣的是.....嗯.....等會兒.....我們到底要怎麼繼續.....嗯?」

李成烈擡眼,看了看金明洙,別有深意的說著。

「額.....哈哈!繼續?當然要繼續!等回家在繼續.....哈哈!」聞言,金明洙一瞬間呆愣,隨即,很快的進入狀態,對著李成烈笑笑!

媽的!不就演戲嗎?

小菜一碟!

裝b可是他金明洙的強項!

就算是要繼續.....嗯.....也要自己占主動啊.....

可不能像上次蘭博!

媽的!那可是虧大了!

自己的某某地方可是疼了好多天.....

這個仇.....有機會,一定要報!

其實男人又怎樣?

媽的!雖然沒試過.....估計.....那味道,一定不必女人來得差!

嗯嗯!有機會試試看!

金明洙笑著看看,李成烈,那雙賊溜溜的眼睛冒著精光,心裡不停的打著甜美的小算盤.....

「哦?好!那等會兒回家.....我等著你!」李成烈對著金明洙點點頭。

呵呵!有意思的小貓咪!

他該不會是在打自己的主意吧!

有意思!有膽量!

呵呵!很期待呢!

至於.....結果怎樣?呵呵!到時候就見分曉!

可愛的小東西!你以為.....你能順利的逃過我的手掌心?

呵呵!

李成烈看著得意的某人,勾著唇角,心裡想。

「好!哈哈!」金明洙抓抓頭髮,豪氣萬丈的答應著。

其實.....單線思維的他,並不知道,此刻.....從他有了那樣的想法開始.....一切,似乎都發生了本質的變化.....

讓人意想不到的變化!

命運的天秤,已經在他迷糊簡單的想法中,嚴重的傾斜.....

「烈?欸?大烈呢?」南宮翼從人群裡擠了過來,看了看狼藉的四周,緊張的問著李成烈。

「走了!」李成烈皺了皺眉,淡淡的回答到。

「這麼快就走了?不應該啊?是不是有什麼陰謀?」南宮翼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皺著眉頭一本正經的分析到。

以他南宮翼對李大烈的了解,那傢伙可不是一個這麼容易善罷甘休的傢伙,這次居然這麼快就走了?

絕對不簡單!一定是有什麼陰謀!

「呵呵!不知道!」聽著南宮翼的分析,李成烈擡眼看了看站在自己身邊的金明洙,然後笑著答。

呵呵!從剛才那傢伙離開的時候那句話看來.....

似乎,那傢伙,對這只貓咪來了興趣呢!

呵呵!就算是這樣,那也不意外!

從小,兩兄弟的品味就很相似!

不管什麼東西,只要自己看中的,他都會看上,呵呵!即使是男人應該也不例外!

、但是.....這只貓咪只能是他李成烈的玩物!在自己玩膩之前,誰也不能動彈半分!

「.....唉!小洙洙,怎麼樣?有沒有受傷?來我看看?」南宮翼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沉思了一會兒,然後兩眼放光的拉著金明洙的胳膊,來回的繞著他轉了幾圈兒,緊張的問。

「唉唉唉!媽的!好了,別轉了,眼暈!老子沒事!也不看看老子是誰?有那麼容易傷著?」

金明洙甩了甩胳膊,摸摸鼻子,痞痞的回答。

「真的?太好!小洙洙沒受傷就好!不然.....我會很心疼的!」南宮翼開口膩膩的說。

那模樣,就像是個撒嬌的小媳婦!羞態萬分!

「額.....噁心!一個大男人扭扭捏捏!」金明洙扁了扁嘴說著。

嘿?這傢伙,到底是真的假的?難道以後都要這樣,見到自己就像是蜜蜂見到了蜜糖一樣?

額.....想想都發毛!

還是先溜之.....

「啊!老闆!接下來咱是不是該回去了?今天也差不多了吧?嗯.....走吧!走吧!回去!」

金明洙看看南宮翼,然後拉了拉李成烈的胳膊,臉上明顯一副厭惡到要逃避的樣子。

「嗯!好!」李成烈看了看那毫不忌諱拉著自己胳膊的金明洙,心裡暗自發笑。

「欸??就回去嗎?好!那我也去你們那兒住好不好?」

南宮翼小跑兩步跟了上去。

「不好!」

「不好!」齊刷刷的兩個聲音,整齊又洪亮的在夜場門口響起.....

李成烈和金明洙轉頭看了看,然後同時很有默契的開口。

「欸?為什麼?欸.....等.....小氣!」不等南宮翼說完,那絢麗的蘭博已經呼嘯著疾馳了過去.....

南宮翼,看著遠去的蘭博,清秀的眉頭皺了皺,薄唇扁了扁,很不服氣的自言自語:

「哼!不去就不去!總有一天,我南宮翼,要把小洙洙弄上我的床!走著瞧.....烈.....」

一場風波,看似就這樣簡單的停息.....可是誰又知道如此簡單的結束,恰好是另一場風波的開始.....

翻滾的海潮.....看似退卻到很遠.....很平靜.....也許,在不久的將來,還會迎來更猛烈.....更血腥的風波。.....

淩晨的高速公路上,車輛稀少,可以用暢通無阻來形容了,穿過一棟棟的高樓大廈,豪華的別墅大門打開,蘭博緩緩的駛入.....

“砰砰”兩聲,車門關上。

「呵呵!老闆,您請!」金明洙對著李成烈恭敬的彎了彎腰。

「呵呵!不是說了,不要用這些禮節?一點兒都不適合你!」李成烈拍了拍金明洙的肩膀笑瞇瞇的走了進去。

「哈哈!好!老闆!好哥們兒!夠爽快!」聽到李成烈的話,金明洙揚起笑臉,抓抓頭,對著李成烈笑著說。

聽到金明洙好哈哈的嚷嚷聲,李成烈微微頓了頓,然後,勾著唇角上了樓。

金明洙看著李成烈的背影,摸摸自己鼻子:

不知道怎麼的,總覺得最近的狐狸,越來越有味道了!

連背影都這麼好看!

那渾身聶人都額氣場,讓每個人不由得生畏!

但是,往往就是這樣的氣場,這樣的氣勢,卻怎麼看怎麼吸引人!

似乎沒人能夠比擬!

隱約中.....居然有種讓人著迷,讓人無法移開視線的感覺!

就像是磁鐵遇到了鐵質東西一樣.....總是忍不住想要靠近.....

這感覺.....太奇怪了!

寥寥的水蒸氣模糊了浴室的那一面大大的鏡子,混沌中,隱約可見一個白皙的身影,身材勻稱.....

嘩嘩.....蓮蓬花灑,水聲不斷。

水聲停止,金明洙用手擦了擦模糊的鏡面,視線立刻清晰了。

鏡子裡,人兒白皙的皮膚,因為經過溫水的洗禮,正白裡透著紅,那紅潤的臉龐上,櫻紅的唇瓣兒嬌艷欲滴,好不誘人。

金明洙拍拍自己的臉,對著鏡子咧嘴一笑。

「哈哈!真***帥!」

拿著毛巾擦擦自己濕漉漉的短髮。

再對著鏡子扭扭腰,翹翹臀。

「嗯!不錯不錯!身材一級棒!加油保持!哈哈!」

套上一條休閒運動褲,坐在床邊,點燃一根煙,有口沒口的抽著。

想想之前在夜總會,哈哈!就渾身是勁!

沒想到,自己一直擔心那傢伙的打擊報復,居然簡簡單單的就這樣的被那狐狸給解決了?

真***厲害!

自己的眼光果然沒錯!

還真是大樹底下好乘涼啊!

雷電似乎都不怕了!雖然雷電期間不能在樹下待!

但是,這顆樹似乎不一樣啊!安全!可靠!

嗯???人家幫了自己這麼大的忙.....那自己是不是也應該感謝感謝他呢?

嗯!對啊!做人不能這樣的,禮數還是不能忘記的吶!

嘿嘿!再說了,那傢伙.....居然深藏不露?

那麼大的夜總會,居然是他名下的產業?

這個消息還實在讓人吃驚呢!

嗯.....被蒙在鼓裡的滋味還真***不好受!

對!要去找那傢伙問問清楚!

順便.....額.....真的是順便感謝他一下而已!

考慮一番後,金明洙挑著眉頭,提提自己身上那條休閒褲,光著上身,便出了房門。

咳咳!別說他是色情狂,出門半裸奔!

因為,男人嘛!見個男人難道還要穿得整整齊齊,正正式式?

對方又不是女人.....

嘿嘿!如果是女人的話,那就更好辦了!

那就直接脫了褲子,裸奔過去,豈不是更好?

省事兒!省得一會兒在脫!多好!

哈哈哈!

剛出門口,看看樓道這一間一間的房間,金明洙迷茫了。

話說.....那傢伙到底住哪間?

真是.....來這裡這麼多天,居然還不知道自己老闆的房間?

嗯!看來自己這保鏢做得可真是不稱職啊!

照這個樣子下去,萬一哪天有什麼圖謀不軌的傢伙進來了,把那只狐狸扛走了,自己恐怕都不知道!

因為,自己根本不知道他住哪間啊?

嗯!這還真***是個問題!

看來自己還得費力在找找了!

金明洙左看看,右望望!到底該從哪個方向開始?

媽的!有錢人都這麼無趣嗎?

錢存銀行會發霉?

有事兒沒事兒整這麼大的房子幹嘛?浪費.....

這***房間還真是,該死的多!

一間一間找,多費勁!

要是自己有這麼多錢,一定不整這麼大的房子,浪費的事兒可不幹!

唉.....找吧!找吧!

金明洙東張西望猶豫不定的瞬間,突然眼前一亮:

唉!是那間吧!

一定是,看看?那間的房門都明顯比其他的看起來要高貴!

哈哈!試試看!

金明洙拖拉著拖鞋,一步步走到那間房門前。

話說.....是這間嗎?

怎麼離自己的房間這麼近?

難道?那只狐狸也怕自己睡覺被別人給擄走?

哈哈哈!真是膽小鬼!

擡手輕輕的轉動房門的扶手。

“哢嚓”門開了,居然沒鎖?

某人咧嘴一笑,緩緩推開房門.....

哇!!!這房間還真***大!

比自己那間還大多了!

而且,這裝修風格,略帶古風,看著還真***舒服!

哇哇!那床.....那是床嗎?

那面積.....估計.....可以容納五、六個人同時在上面滾床單吧.....

還可以集體試的吶!

哢哢!真***帶勁兒!

房間裡,金明洙四處看著,那眼滴溜溜的四處轉,那嘴幾乎都沒有合上過。

房間裡的每個小擺件都讓他驚訝到何不攏嘴.....

這些個東西,一定都價值不菲吧?

奸詐的狐狸,還真是會享受!

來回看了半天,才猛的想起來:

媽的!怎麼沒人?到底是不是這間啊?

再看看.....房間的一角的掛著的一件黑色襯衫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嘿!一定是了沒錯!

那衣架上不是還掛了一件狐狸皮嗎?

哈哈!自己可真***聰明,一找就對!

唉.....不過.....皮在這裡.....人呢?

金明洙四處張望著。

「老闆?老闆?」試探性的叫了兩聲,沒有任何反應。

「咳咳!狐狸?狡詐的狐狸?」金明洙再次開口。

哈哈!一定不在,不然那傢伙要是聽到自己這麼叫他,還不得氣得臉都綠了?

咦?那玩兒意兒是什麼?

屏風?這年代居然還有屏風?

嗯.....和這房間的風格挺搭調的!

這狐狸品味還真是不錯!

「老闆?.....狐狸?在不在?狐.....」金明洙慢慢的朝著那屏風走去,邊走嘴裡還得意的喊著.....

他是始終認為,反正沒人在,不喊白不喊,打不過,嘴上占占便宜也是不錯的!

總不能樣樣讓自己吃虧吶!

只是,他得意的神色沒有持續多久。

突然只聽,“哢嚓”一聲響,屏風後面的那扇門打開了來。

「嗯?小貓咪?你剛才叫我什麼?」一個聲音打斷了他的喊聲。

只見李成烈赤著腳從浴室出來,一邊走,一邊正把一條白色的浴巾掖在腰上。

他光著身體,全身只圍了一條剛繫上的浴巾。

墨色的黑發髮,正滴著顆顆晶瑩的水珠,刀削的臉龐上掛著笑意.....

那蜜色的肌膚,裸.....露在空氣中得胸膛正隨著呼吸而起伏.....

晶瑩的水珠兒,從那健碩的胸膛上流下.....

流過那有著六塊腹肌的腹部,再滴滴的滲透進了白色的浴巾裡.....

白色的浴巾,牢牢的繫在腰部,恰好擋住了那無限的春.....光。

浴巾下方,兩條修長的腿暴露在外.....

看見突然出現的李成烈,金明洙眨眨眼,看著此刻的一番景象,竟然忘記了回答:

美男出浴?經典啊!

這味道,還真不比女人來得差!

簡直風味別樣!讓人移不開眼!

媽的!這.....這狐狸.....媽的!還真.....真.....真***夠味兒!

金明洙暗自吞了吞口水:

額.....現在的狐狸,似乎.....似乎.....還真誘人!

一個男人.....居然.....

靠!自己在想什麼呢?

人家只是個男人而已!

金明洙搖搖頭,拍了拍自己的臉。

「呵呵!怎麼?」李成烈眉頭一挑,勾了勾唇,一步一步的朝著金明洙走去。

呵呵!真是有意思!

現在的情況,可以解釋為,這只貓咪,看自己看得入迷了嗎?

呵呵!那樣子還真是可愛!

嗯!這反應不錯!是個自己費心已久的玩具該有的反應!

他李成烈喜歡!

「啊?哦!額.....哈哈!沒!沒什麼?呵呵!」金明洙抓抓頭髮,尷尬的哈哈笑著。

那樣子,就像是做了虧心事被人抓包的樣子沒差!

額.....媽的!最忌怎麼老短路?額.....飢渴太久.....

老子算算.....媽的!一定是飢渴太久.....都這麼久沒碰過女人了.....

估計是被憋到失常了!

這可是創了他金明洙的記錄了.....

「哦?那你這是來找我做什麼?.....該不會是來繼續之前沒繼續完的事?嗯?」李成烈瞇了瞇眼,上前幾步,靠近金明洙,那雙丹鳳眼,由上到下的打量著金明洙那只穿了一條休閒褲的身體。

白玉的肌膚,手感似乎不錯,真想上前感受一番。

勻稱的身材,胸前的那兩顆紅梅,嬌艷欲滴,看著還真想品嘗品嘗那箇中滋味!

呵呵!條件不錯的貓咪!

你成功的勾起了我李成烈的興趣!

你注定逃不了我的手心.....呵呵!

「噗.....呵呵!那個.....老闆!呵呵!之前是開玩笑的,您別當真!」聽到李成烈的問話,金明洙瞪大了眼,再次尷尬的抓抓自己的頭髮,笑呵呵的說著。

媽的!額.....這加伙記性要不要這麼好啊?

難道?這狐狸記仇?

唉!這下可不好辦了!

下屬調戲自己的老闆!貌似是死罪吶?

那情節不就跟大臣調戲皇帝沒差嗎?

多少個腦袋也不夠砍吶!

雖然不至於砍頭.....那自己好不容易爭取上去的工資呢?

額.....可不能讓他給扣了!

李成烈看了看他尷尬的模樣,微微勾了勾唇,也不回答,只是徑直走到沙發前坐下。

悠閒的點上一根煙,那雙始終帶著莫名光亮的丹鳳眼毫不避諱的停留在金明洙的身上,一樣的目光直射金明洙的眼睛.....

好半响,才悠悠的開口。

「要是.....我當真了呢?」淡淡的語氣,說著這話的時候,平靜得沒有一點兒異常。

就像是平時在問:“你吃了飯沒有”那樣。

但是,越是這樣的平靜,某人聽著就越是心慌。

直直覺得:媽的!看來真的踩到老虎尾巴了!

衰啊!開個玩笑人家還記仇了!

這不?威脅著呢!

工資啊!千萬別扣啊!

待續.....

創作者介紹

烈洙귀엽다-育珊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